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江永女书是甲骨文时代的古文字吗?

江永女书是甲骨文时代的古文字吗?.doc

江永女书是甲骨文时代的古文字吗?

巧慧萍了
2017-11-17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江永女书是甲骨文时代的古文字吗?doc》,可适用于战略管理领域

江永女书是甲骨文时代的古文字吗?江永女书是甲骨文时代的古文字吗,第卷第l期年月零陵学院学报JournalofLinglingUniversityVNoJanO江永女书是甲骨文时代的古文字吗宫哲兵(武汉大学人文学院,湖北武汉)摘要:女书是在湖南省江永县流传的一种极为神秘和女性文字,它的发现,引起了世界学者的关注有的专家认为女书是一种甲骨时代的古文字,但经过众多材料的考证与分析,这种说法目前还无法得以证实关键词:江永女书女书起源古文字女书文字中图分类号:HI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女书是在湖南省江永县流传的一种女性文字它是妇女创造,妇女使用,写妇女生活的特殊文字它记录的是当地的一种土话,形体呈斜长的菱形框架,风格飘逸,舒展女书是一种单音节文字,每个音节表示一组同音不同意义的语词八十年代女书的发现,轰动了世界,引起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重视但是关于女书的时代和起源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说它是甲骨文时代的文字,是起源于商周时期的古文字【l与甲骨文有密切的关系,还有人说它直接继承了史前刻划符号,由原始社会演变发展到今天【l这些”难以捉摸的玄想”,妨碍了对女书进行科学的研究笔者认为,女书决非甲骨文时代的文字’一,女书造字者不可能早于唐代围绕一种文字,往往会流传关于这种文字造字者的故事,这些故事会大体上反映这种文字的时代例如汉字传说由黄帝的史官仓颉所创造,这反映了汉字发生于中国原始社会末期关于女书的造字者,江永县流传三种说法女妃造字不知什么朝代,江永县一美女被选进皇宫她远离亲人与姐妹,满腹忧伤,欲诉无人于是她根据家乡的女红图案创造了一种秘密文字,写信诉说自己的不幸,托人带回自己的家乡她转告家乡的结拜姐妹,要用土收稿日期:作者简介:宫哲兵,武汉大学人文学院博导,女书专家话去读字有人认为宋钦宗时代江永荆田村的才女胡玉秀即这位女妃,但胡玉秀并未入选皇宫盘巧造字很久以前,上江圩乡桐口村有一个姑娘叫盘巧,她最会唱歌,擅长女红,喜欢结交姐妹有一年,盘巧在山上砍柴时被道州官府的猎队抓走,关在道州城关亲人和姐妹不知她的去向,无法营救盘巧用织花边的图案创造了一种文字,写的信藏在猎狗身上,传回到家乡姐妹们用土话读出了这些图案字,看懂了信的内容亲人们去道州城关救回了盘巧,从此这种图案字就在当地女性中流传开来九斤姑娘造字古时候,桐口村有个姑娘一生下来就有九斤重,大家都叫她九斤姑娘九斤姑娘爱唱歌,精通女红,与很多姑娘结老庚老庚之间感情深,要写信,但大家都不认识汉字,学习汉字也非常难怎么办九斤姑娘最聪明,她用姐妹们的纺织,女红图案创造了一种文字义年华写过一篇女书《要问女书何处来》:”只听前人讲古话,九斤姑娘最聪明,女书本是姑娘做,做起女书传世间”我认为这三个传说讲的是一件事情造字者名叫盘巧,江永县上江圩乡桐口村人因一出生重九斤,故外号九斤姑娘她擅长唱歌,女红与结交姐妹,她最初用纺织,女红图案创造了一种记录土话的文字,后来大家在使用中又借用了许多汉字第二个与第三个传说,明显地可以看出是一回事而女妃造字与盘巧造字,在根本点上也是一致的女妃与盘巧,家乡是相同的都是江永县上江圩乡桐山岭人,一个住荆田村,一个住桐口村,这两个村子紧挨着,仅隔一条河她们的经历是相同的,都喜欢唱歌,女红,结交姐妹都经历了远离家乡,亲人,姐妹的痛苦她们的造字方法是一样的,都是用纺织,女红图案造字,都要用土话去认字盘巧造字的可信性大些,而女妃造字的编造性明显,可能是盘巧造字的传说演化成了女妃造字的故事那么盘巧是什么时代的人呢不可能早于唐代,因为桐村与荆田村均建于宋代桐村的主要居民为卢氏,据卢氏族谱(木刻本)记载,宋代其祖先由山东曲阜迁来,始建桐村元代以后,才有周,刘,盘等其它姓氏杂居其中荆田村全村为胡氏,据胡氏族谱(木刻本)记载,祖先在宋代从山东青州迁来,始建荆田村由此可见,造字者盘巧(九斤姑娘)或女妃,不可能早于唐代从”九斤姑娘”的称呼看,造字者有可能是清代的入一个姑娘出生时重九斤,人们将她称为九斤姑娘,老了以后称她为九斤老太,这种称谓民俗流行于清代与民国,鲁迅作品中就有九斤老太的称谓盘巧(九斤姑娘)本是桐村人,由当代本村的着名女书传人义年华认定她是造字者,应该是比较可信的二,女书作品具有明清口头文学的风格如果女书是先秦古文字,那么女书作品中应该有大量的先秦故事与文化女书由先秦流传至今,也应该反映出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历朝历代的重大事件与民俗文化然而事实决非如此女书作品有两类,一类是当地妇女自己创作的,反映当地妇女生活,劳动,爱情与家庭的,如卢八女趴《杨细细等这类作品的故事几乎全部发生在清末和民国,清以前的罕见另一类女书作品,是将当地汉字叙事诗翻译改编成女书叙事诗,如梁山伯与祝英台趴王氏女等这些汉字叙事诗绝大多数是流行于明清时代的,说明女书的这一类作品历史并不是非常古老女书作品中叙述的人物,大多是明清文学作品中流行的人物,如玉皇大帝,包公等玉皇大帝在宋以前称天帝,宋真宗赐于他玉皇大帝的封号,明清时进入通俗文学作品中,普及到了民间特另是通过西游记,使玉皇大帝这个神话人物人人皆知再如包公,本宋代人,作为文学人物最早出现在元杂剧中,明清时才广泛流传于民间女书作品中所反映的观念,基本上是明清时代的例如对于女性贞节观念的高度重视,先秦,汉唐文学作品中是不突出的宋明理学开始提倡妇女”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明清时推广到民间,逐渐登峰造极又如佛教中的因果报应观念,大量进入民间文学作品中,也是在明清时代的事女书作品的文体几乎全部是七言叙事诗,这种体裁在先秦汉唐是少见的唐代流行变文,宋代流行说书,把七言叙事诗作为唱词,明清最为盛行华中师范大学的民间文学专家刘守华教授认为:”从文本的形态考察,女书作品与明清时期流行的民间头文学作品有协调一致的风格,看不出它有更古老的文化成份”三,女书借用的汉字是今汉字而非古汉字女书大约有多个表示音节的单字,其中大部分是借用和改造汉字而形成的汉字有几千年的历史,分为古汉字与今汉字古汉字指商周时期的甲骨文金文,籀文,以及战国时期的六国文字今文字指汉代流行的隶书,以及汉代以后通行至今的楷书等研究发现,被女书借用和改造的汉字中,绝大多数不是古汉字,而是今汉字楷书,这证明女书不大可能是先秦古文字在甲骨文中,象形,象事文字占大多数,形声字只有左右如果女书直接借用甲骨文,那么女书中的象形,象事文字应该特另多,然而事实上女书中的象形,象事字很少楷书中,形声字占女书借用的汉字中形声字比较多,说明女书借用的汉字是今汉字而非古汉字甲骨文流行于商周时期,主要在宫廷内使用商周以后,甲骨文埋藏地下,朝野无人得知,史籍从无记载,直到清朝末年才被偶然发现从商周到清末,没有入见过甲骨文,当然江永县的妇女也不可能见过甲骨文,他们(她们)怎么可能直接借用甲骨文而创造女书呢如果说女书在商周时期已经创造出来了,那么这种文字是怎么由北向南推进的呢经过哪种路线,传播过哪些民族和地域如果找不到中间环节的证据,那么几千年的时间跨度,几千里的空间跨度,又怎么去加以说明呢中国是一个重视古代文字,又重视修史修志修谱的国家,假如女书是从北到南,流行几千年的一种活文字,在历史上毫无记载,似乎也不大可能女书的极少数字形与甲骨文相同或相似,这并不能说明女书与甲骨文有直接的关系楷书是由甲骨文发展而来的,因此有些字形与甲骨文相似女书大量借用了楷书,所以有些字形与甲骨文相似是不奇怪的四,女书借用了大量的简体汉字女书借用和改造的汉字,少数是繁体字,多数是简化字如:足偕”双”而非’’曼”身是借”斗”而非’’一”是借”黯”而非’’经”彦是{诗”蔓”非”塑”是借足借缝借足借楚惜是储号”『ffi非”蛲”奔是借”,坷”而非劝”而非”勘”是借”几”而非个”而非”俩”在怒借”堆”丽非经”而非”缝”萌足滑”梦”而非攫”而非”提”蛮足特”变”腑非干”i面jF”冀”够足借”里”而非聋戏雉耀婴褒专岭拿缸按于这样大量地借用和改造简化汉字,证明女书的文字决非古老简化汉字在古代称为”俗字”,宋元俗文学的流行,才使俗字多了起来钱玄同先生说:”现在通行于民众社会的简体字,……十有七八都是从宋元时代流传下来的”清代俗字最多,且知识分子也不以用俗字为耻学者黄宗羲,吕留良,文字学家江永,孔广森都喜欢写俗字,简体字IS清末与民国开始了早期简化汉字的运动,俗字在民间空前普及与流传女书借用大量的俗字,简体汉字,足证它的创造时期应在宋元以后,很可能在清代五,女书中的吉祥图案与字符具有明清的时代特征值得注意的是,有几十个女书文字与汉字没有明显的亲缘关系,它们与当地妇女纺织,女红图案相同或相似在当地关于盘巧(九斤姑娘)造字的故事中,也说女书是根据妇女纺织,女红的图案创造出来的在女书花带,巾扇等物件上,我们可以发现双凤戏萄,彩蝶纷飞,猎人捕鹿,盘王过海,天女散花等吉祥图案,还可以发现女书文字中有(万),(寿)等吉祥字符我们很难找到这类吉祥图案,字符与先秦文化的联系相反,中南民族学院的民俗学专家何红一副教授说:”女书文字与工艺品中所反映的吉祥文化,图案,字符等,带有明显的明清时代的特征”【】大多数研究女书的专家都认为女书有两类文字一类是独创性的文字,独体字多,结构简单,数量较少另一类是借用与改造汉字而成,合体字多,结构复杂,数量较多上面的分析说明,这两类文字都不是先秦古文字,它们被创造的历史并不是很久远,大约是在宋元以后六,没有五代以上的女书传人与女书物件女书的传授方式是妇女在家庭内一代传一代,那么女书大约传了多少代呢我们采取由今及古的方式层层上推,以得出女书的大致时代八十年代后期,桐口村义年华在村子里办了一个女书学习班,培养了几个二十岁左右的女书小传人,这些人如今也有三十多岁了同一时期蒲尾村的高银仙在家中教自己的孙女学习女书她们的女书水平不是很高,但可以认为是最年轻的一代女书传人年笔者在江永县调查时见到女书传人何新艳,她是铜山岭农场河渊村人,岁她外婆是龙田村人,小时候在那里学会了女书,后嫁到道县田广洞村何新艳lO岁时父亲被仇人所杀,就躲难逃到田广洞外婆家里从那以后的几年里,何向外婆学习女书这次调查还见到何静华,岁,允山乡人有一个姨妈在上江圩乡居住,O岁时,何新艳常去姨妈家玩,在那里学会了女书何新艳与何静华是往上推第二代的女书传人八十年代创作了大量女书新作品的高银仙,义年华是往上推第三代女书传人高银仙年逝世时岁,义年华年逝世时岁九十年代最有影响的女书传人是阳焕宜,她年出生,至今健在,已经有岁高龄道县新车乡新车村的陈巨雄老太太也是女书传人,年我去调查时她岁阳与陈也是往上推第三代女书传人高银仙是跟她姑姑学女书的,义年华是跟她伯母学女书的据高与义说,她们母亲那一辈妇女,女书传人特别多,当地每个村子都有几个精通女书的妇女,她们就是往上推第四代的女书传人第四代所经历的是清代与民国的替换时期,现存的大多数女书作品是那个时代的,说明那一代是女书最鼎盛的时期陈巨雄老人是跟她奶奶学会女书的,她奶奶那一辈人就是往上推第五代人笔者是最早发现和研究女书的学者之一,女书流行地区的几乎每一村庄我都去过,几乎每一个女书传人我都见过根据我的询问与调查,当地极少有人提到过比五代更早的女书传人的名字和故事如果一代人按年计算,那么我们只能往上追溯到年左右女书文字大多写在纸,书,巾,扇等物件上有些女书传人过世时,她的亲人将她的女书物件焚烧,表示送入阴间供她继续读唱但并不是全部焚烧,有些要留给后人,例如高银仙,义年华过世时留给后人大量的女书物件笔者O年来见到多件女书物件,也收藏有几十件女书物件,经过询问与调查,没有发现距今五代人以前的女书物件我的这一调查结论与唐功伟先生所调查的结果是基本上一致的他多年担任上江圩乡中学校长,对女书流行地区的情况很熟悉他O年代调查统计了上江圩乡的女书传人人,最早的女书传人距今儿O年前出生距今年前出生的有lO人,距今O岁以下的人,距今年前出生的有人,不祥者人他还调查到有四位男性会写女书,其中有人距今年前出生,人距今年前出生如果女书是先秦古文字,那么民间应该有历朝历代女书传人的故事,民间收藏的各种女书物件中应该有非常古老的文物可是,我们从女书传人与女书物件往前追溯,只能追到距今年左右,大约是清代的后期而江永县的史志文献,也正是在清代后期出现了女书的记载七,清末民国才有女书的文献记载江永县共编纂部县志明代两部,即万历年一部,崇祯年一部清代四部,即康熙年一部,康熙年一部,道光年一部,光绪年一部年又新编县志一部明代两部已亡佚,仅存两志的序言,序言中无女书的记载清代前三部县志保存完好,均无女书的记载女书流行的上江圩乡,消江乡,城关镇等,是江永县经济,文化,交通发达的地区,如果妇女中流行一种文字,写有那么多的作品,举行那么隆重的集体括动,居然不被县志记载,是令人奇怪的,甚至是不可思议的江永县女书活动中心是花山庙,妇女们每年阴历有初十聚会花山庙她们手拿写有女书的巾帕,纸扇,烧香焚纸,高歌赞颂花山庙的主神姑婆娘娘江永县志对于花山庙的记载,是有一个过程的康熙年问的两部县志没有花山庙的记载道光年县志有花山庙的记载:”每当五月间,香火最盛”,但没有以女性参加为主的记载,也没有女书文字的记载光绪年江永县志的记载就不同了,它记载了花山庙会以女性参加为主:”每岁五月,四乡妇女膜拜,香火最盛”又在艺文志中收录了一篇花山行》诗,诗中描述了花山妇女庙会的热闹场面,其中有这样两旬:“巾扇年年逢五月”,”歌喉宛转出高林”这里虽然没有明确地提到女书文字,但根据花山庙会的习俗,巾帕和纸扇上用女书文字写着歌词,妇女们边看歌词边高歌颂神直到民国年出版的湖南各县调查笔记,才有了关于女书文字的明确记载:在江永县的花山庙,”每岁五月,各乡妇女焚香膜拜,持歌扇同声歌唱,以迫悼之其歌扇所书绳头细字,似蒙古文全县男子能识此种文字者,余未之见”这里记载的”蝇头细字”即女书无疑女书写在纸扇上,这与光绪年县志记载的”巾扇年年逢五月”是一致的值得注意的是,在女书最流行的上江圩乡,有许多古老的村庄,始建于唐宋元明的均有,许多姓氏都修有族谱笔者收集到唐氏,义氏等十多种族谱,最早的有宋代的,最晚的有清代中期的,全部是木刻印刷的族谱中有大量的妇女民俗描写,还有很多诗词散文,但所有族谱中均无女书文字的记载清嘉庆年间进士蒋云宽曾任刑部主事,辞官后回家乡江永县长居,收集大量当地民风民俗,写成近游杂缀》一书书中有大量篇幅描述了江永县妇女的生活,劳动,文化和家庭,其细微程度令人惊叹,然而却只字未提女书书中详细记录了自己亲历花山庙会的盛况,却对巾扇,女书毫无叙述这是否说明,清代嘉庆年间,江永县还没有女书流行呢总之,女书不属于先秦古文字,它盛行于清末与民国时期,其发生期不会早于淆代将女书与甲骨文扯在一起,毫无科学根据日本汉学家小幡敏行说:“许多研究表明,甲骨文和隶书以后的字形没有显着不同,因此,不如说女书是对后来的字体加以改造,其结果,反而与甲骨文近似,这种看法是比较自然的例如,女书的’步’字,酷似甲骨文字,但仔细观察其构造,就会发现,甲骨文字左右二足系会意,而女书只不过是’止’与’少’的组合实际上,足的象形并不是构成要素,这一点是明了的从而,女书的’步’字不能认为来源于甲骨文字况且,撇开字义讨论字形的近似,有时可能偶然一致,但缺乏说服力姑且不谈计量语言学的手段,至少对发音和字义置之度外,单纯比较对照形体是无意义的总之,女书与甲骨文类似的观点说到底没有跳出直观印象的框框,不能成为解开起源之谜的根据还有的学者指出,女书与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出土的陶器符号相似,对此总有种荒唐无稽之感”fJ着名文字学家周有光先生也说过:”女书创造于什么时期,也是一个关健性的问题女书创始于近代的说法,或许比较接近事实至于说女书创始于甲骨文时期甚至更早,那是难以捉摸的玄想”ilOl注释:【l谢志明江永女书之谜MI河南人民出版社,年【l李荆林女书与史前陶文研究MI珠海出版社,年I刘守华先生在年武汉”中国女书文化抢救工程研讨会”上的发言【l周有光汉字改革概论IM文字改革出版社,年【l同上,第页【l何红一女士在年武汉”中国女书文化抢救工程研讨会”上的发言【l唐功伟上江圩的妇女文字,奇特的女书,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年【l(日)小幡敏行关于女书的几个问题,原文载日本东方书店((东方杂志第号译文载宫哲兵女性文字与女性社会,新疆人民出版社,年,第页【l宫哲兵:女性文字与女性社会MI新疆人民出版社,年宫哲兵女书时代考【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宫哲兵女书的时代【J】(台湾):妇女研究通信总期,年宫哲兵女书兴衰的社会原因【J求索《)【Ol周有光奇特的女书(序言l【M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年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5

江永女书是甲骨文时代的古文字吗?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