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他们为什么要离开上海

他们为什么要离开上海.doc

他们为什么要离开上海

吕乐天
2019-05-2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他们为什么要离开上海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他们为什么要离开上海:为了永远买不起的房子作者:《东地产》万云选童丹霞梁继贤李金石张婧逸年月日:大中小年来上海新增了万个持有户口本的“新上海人”但更多的外地人是这个城市的过客。他们穿梭在上海各大地铁线中他们埋头于上海高楼林立的OFFICE里他们在灯红酒绿的酒吧里狂high他们在凌晨回到冰冷的出租房里。每一年的春节都是一个新的选择。这一年的飞机票定的是单程还是往返?年上海房价上涨年上海房价上涨近。从当初怀揣梦想到梦想越来越远。他们在韶华渐逝中努力、挣扎、迷茫、彷徨。年他们又长了一岁。这一次他们对上海不再说再见!让男友去找个上海女孩花花离开上海之前特意去厦门旅游了一番。一想到自己不用为下个月的房租发愁还能得到之前租房的押金她就觉得自己“像一个富婆”。花花毕业于西部一所颇有名气的学校一出校门就奔向了上海。但一开始她就尝到上海生活的不易:她花了接近一千元租的是普陀区静安区交界的一个隔间。只是一个隔间。她很难忍受一个大房子里各种人员的嘈杂。而与此同时更大的问题是工作学小语种的她很难一下在上海找到对口的工作。她开始为生存发愁:卖过冰激凌做过服装店的店员。所幸花花是个开朗的女孩即便一个人在上海她也努力认识着不同的人。终于一个网友为她介绍了一份广告文案的工作。花花文笔不错凭此很快便上手。而这时在北京做编剧的表姐也开始让花花一起写剧本赚稿费。花花在每月千元的工资上还能有笔不小的外快。于是花花重新和一个女孩租了曹杨路地铁站附近的二室户。那是一个老公房每月租金元。房子很老客厅很窄几乎没有厨房也很小但花觉得这个地段有自己的一间大卧室还是不错了。生活开始出现转机。年轻的花花很快投入到和一个上海男孩的恋爱之中。没事的时候他们外出吃饭玩耍花花有时候还会从工资里省钱为他买名牌衣服。可是生活似乎总是和她开玩笑。那个男孩提出了分手理由是:父母不喜欢外地的女孩。“什么外地不外地他们无非就是势利!如果我在市中心有一套平方米的大房子如果我的月薪有两万元如果我身家过亿他们会管我是重庆还是四川的吗?!”花花非常愤怒也很难过。在“剩女”这个词汇漫天飞的时代上海的男方家庭在寻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要求对方有房有财并非是女性的专利。一如花花男朋友的家庭他们开始为儿子相亲、介绍所求的不过是孩子能在上海有自己的房子活的安稳、轻松。这时上海在调控之下仍飞涨的物价和房价让花花伤透了心。她并非最穷的人可她觉得非常辛苦每个月的工资除去房租和吃饭再为自己添置点东西已经所剩无几。“就算两年后我月薪千又怎样我依然买不起房我还会孤身一人。”花花有些绝望“我梦想中的上海是繁华的都市和漂亮的老弄堂交相呼应除了忙碌的工作还有丰富的生活……”花花说这个繁华的都市物价与欧美接轨收入和非洲接轨老弄堂里面居住环境恶劣新房的单价接近万交通状况堪忧工作压力巨大。“如果有很多钱的话我也不介意一个人血拼一个人吃饭。可是我的那些钱都是没日没夜熬来的然后就舍不得挥霍了。我不能随心所欲的生活。”她开始考虑回重庆。她为自己算了笔账:如果每个月收入有千元她可以花不到千元来为自己租一套很好的房子然后没事回家蹭饭走路上班重庆的消费很便宜她的朋友也在这里她可以活得很开心。最终花花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的城市。“如果我继续留在上海我只有当一个高薪剩女最后被寂寞吞噬。如果我回到重庆或许就当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企业待嫁小员工。”花花其实心底很遗憾她爱上海的繁华和精致可是她看不到未来。而重庆的生活怎么样梦想怎样实现她亦有些茫然。为了永远买不起的房子庞涵在岁生日过后终于不用强撑惺忪的睡眼去挤一个小时的路公交车了这个城市年之后到底还是与自己无关。年毕业的重点本科生庞涵依然还记得顶着骄阳从上海火车站走出的一霎间自己纵身一跳的畅快那时面对这个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他的征服欲望比行李要硕大得多。第一份工作运气不错证券公司做分析员助理偶尔还能跟着前辈去拉来几个客户。在初入社会的同学们中庞涵元左右的月收入足以让他抬头挺胸。按照他的计划每一年工资和阅历以的增幅上涨的话年以后他就可以考虑在上海安定下来的问题女朋友远在厦门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但现在年过去了庞涵的计划遇到了一些阻碍:首先就是预计的工资涨幅没有出现最初仰望他的那些同学们现在很多超越了他而经过一次跳槽重来后他目前工资水平维持在了K左右的水平但这相对应着上海日渐增高的消费水平而言可谓不增反减。在一次向老板暗示加薪失败后庞涵开始有些动摇:或许自己把这个城市想得太简单了。女友的来电越来越稀疏了房东的涨价口吻越来越坚定了。拿庞涵的话来说:“混到这一步不想撤也要撤了……”他算了笔帐:没有上海户口的他要想在上海定居首先就要解决的是女友过来后的房子问题。“没有公积金靠父母的老本儿再加上每月几千块的房贷这日子还怎么过?”但这些问题就近在眼前:父母的催促和着急已经不允许他再以每月两千块的生活结余来存储未来。庞涵说他越来越怀念厦门蔚蓝的大海和新鲜的芭乐汁。这些在上海只有电视中和超市上的冰柜里可以找到。但隔着玻璃隔着瓶罐总缺乏了真实和幸福的味道。为了归属感为了不再有这么大压力岁的周洲是程序开发员。周洲和女友应该说是真正的白领。三年前周洲和他女友毕业后便一起来闯荡上海滩他一直还记得他来上海的那天年年底正是上海最冷的时候周洲班级来人有余个来到了上海。相对于他的同学来说周洲是十分幸运的他到上海的第三天即找到了一份电子商务软件开发的工作。当初他是同学中第一个找到的工作的后来居上这一直是他在同学中十分骄傲的事情尽管第一份工作的工资只有元每月。对于选择上海他说“上海的平均工资相对来说要高一些就业机会也要多一些当初有许多同学去了北京、深圳、广州等地但后来都混的不怎么样结果显示我来上海还是来对了。”第一份工作周洲做了大概五个月年五月份的时候他跳槽去了一家物流软件开发公司底薪一下涨到了元每月。年年初他再次跳槽去了一家金融证券公司做软件技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班而这次他的年薪达到了万元。这三年周洲女友一直在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工作虽然工资没他高但已经成长为一个部门领导。两个人年薪加起来也有近万左右应该说可以勉强供一套公寓房。不过周洲并没有这样的打算他说“现在存钱也不多之前所赚的也基本用完再过几年打算结婚了我想用年左右存万左右回家买个房然后再买个车基本上没考虑过要在上海买房房价太高了。”他觉得他迟早要离开上海的这个城市让他没有归属感。他认为上海离家远以前的老友都不在同时也不方便照顾父母。自己从事的软件开发行业自己将来会受到年龄的限制而脱离这个行业。同时现在二三线城市发展空间十分大而上海越来越膨胀将来竞争也将越来月激烈。所以他说“再过几年有点积蓄了回家找份稳定的工作或者做点生意可以悠闲的生活不会比在上海差。”上海不再说再见!年来上海新增了万个持有户口本的“新上海人”但更多的外地人是这个城市的过客。他们穿梭在上海各大地铁线中他们埋头于上海高楼林立的OFFICE里他们在灯红酒绿的酒吧里狂high他们在凌晨回到冰冷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l太平洋的出租房里。每一年的春节都是一个新的选择。这一年的飞机票定的是单程还是往返?年上海房价上涨年上海房价上涨近。从当初怀揣梦想到梦想越来越远。他们在韶华渐逝中努力、挣扎、迷茫、彷徨。年他们又长了一岁。这一次他们对上海不再说再见!让男友去找个上海女孩花花离开上海之前特意去厦门旅游了一番。一想到自己不用为下个月的房租发愁还能得到之前租房的押金她就觉得自己“像一个富婆”。花花毕业于西部一所颇有名气的学校一出校门就奔向了上海。但一开始她就尝到上海生活的不易:她花了接近一千元租的是普陀区静安区交界的一个隔间。只是一个隔间。她很难忍受一个大房子里各种人员的嘈杂。而与此同时更大的问题是工作学小语种的她很难一下在上海找到对口的工作。她开始为生存发愁:卖过冰激凌做过服装店的店员。所幸花花是个开朗的女孩即便一个人在上海她也努力认识着不同的人。终于一个网友为她介绍了一份广告文案的工作。花花文笔不错凭此很快便上手。而这时在北京做编剧的表姐也开始让花花一起写剧本赚稿费。花花在每月千元的工资上还能有笔不小的外快。于是花花重新和一个女孩租了曹杨路地铁站附近的二室户。那是一个老公房每月租金元。房子很老客厅很窄几乎没有厨房也很小但花觉得这个地段有自己的一间大卧室还是不错了。生活开始出现转机。年轻的花花很快投入到和一个上海男孩的恋爱之中。没事的时候他们外出吃饭玩耍花花有时候还会从工资里省钱为他买名牌衣服。可是生活似乎总是和她开玩笑。那个男孩提出了分手理由是:父母不喜欢外地的女孩。“什么外地不外地他们无非就是势利!如果我在市中心有一套平方米的大房子如果我的月薪有两万元如果我身家过亿他们会管我是重庆还是四川的吗?!”花花非常愤怒也很难过。在“剩女”这个词汇漫天飞的时代上海的男方家庭在寻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要求对方有房有财并非是女性的专利。一如花花男朋友的家庭他们开始为儿子相亲、介绍所求的不过是孩子能在上海有自己的房子活的安稳、轻松。这时上海在调控之下仍飞涨的物价和房价让花花伤透了心。她并非最穷的人可她觉得非常辛苦每个月的工资除去房租和吃饭再为自己添置点东西已经所剩无几。“就算两年后我月薪千又怎样我依然买不起房我还会孤身一人。”花花有些绝望“我梦想中的上海是繁华的都市和漂亮的老弄堂交相呼应除了忙碌的工作还有丰富的生活……”花花说这个繁华的都市物价与欧美接轨收入和非洲接轨老弄堂里面居住环境恶劣新房的单价接近万交通状况堪忧工作压力巨大。“如果有很多钱的话我也不介意一个人血拼一个人吃饭。可是我的那些钱都是没日没夜熬来的然后就舍不得挥霍了。我不能随心所欲的生活。”她开始考虑回重庆。她为自己算了笔账:如果每个月收入有千元她可以花不到千元来为自己租一套很好的房子然后没事回家蹭饭走路上班重庆的消费很便宜她的朋友也在这里她可以活得很开心。最终花花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的城市。“如果我继续留在上海我只有当一个高薪剩女最后被寂寞吞噬。如果我回到重庆或许就当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企业待嫁小员工。”花花其实心底很遗憾她爱上海的繁华和精致可是她看不到未来。而重庆的生活怎么样梦想怎样实现她亦有些茫然。为了永远买不起的房子庞涵在岁生日过后终于不用强撑惺忪的睡眼去挤一个小时的路公交车了这个城市年之后到底还是与自己无关。年毕业的重点本科生庞涵依然还记得顶着骄阳从上海火车站走出的一霎间自己纵身一跳的畅快那时面对这个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他的征服欲望比行李要硕大得多。第一份工作运气不错证券公司做分析员助理偶尔还能跟着前辈去拉来几个客户。在初入社会的同学们中庞涵元左右的月收入足以让他抬头挺胸。按照他的计划每一年工资和阅历以的增幅上涨的话年以后他就可以考虑在上海安定下来的问题女朋友远在厦门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但现在年过去了庞涵的计划遇到了一些阻碍:首先就是预计的工资涨幅没有出现最初仰望他的那些同学们现在很多超越了他而经过一次跳槽重来后他目前工资水平维持在了K左右的水平但这相对应着上海日渐增高的消费水平而言可谓不增反减。在一次向老板暗示加薪失败后庞涵开始有些动摇:或许自己把这个城市想得太简单了。女友的来电越来越稀疏了房东的涨价口吻越来越坚定了。拿庞涵的话来说:“混到这一步不想撤也要撤了……”他算了笔帐:没有上海户口的他要想在上海定居首先就要解决的是女友过来后的房子问题。“没有公积金靠父母的老本儿再加上每月几千块的房贷这日子还怎么过?”但这些问题就近在眼前:父母的催促和着急已经不允许他再以每月两千块的生活结余来存储未来。庞涵说他越来越怀念厦门蔚蓝的大海和新鲜的芭乐汁。这些在上海只有电视中和超市上的冰柜里可以找到。但隔着玻璃隔着瓶罐总缺乏了真实和幸福的味道。为了归属感为了不再有这么大压力岁的周洲是程序开发员。周洲和女友应该说是真正的白领。三年前周洲和他女友毕业后便一起来闯荡上海滩他一直还记得他来上海的那天年年底正是上海最冷的时候周洲班级来人有余个来到了上海。相对于他的同学来说周洲是十分幸运的他到上海的第三天即找到了一份电子商务软件开发的工作。当初他是同学中第一个找到的工作的后来居上这一直是他在同学中十分骄傲的事情尽管第一份工作的工资只有元每月。对于选择上海他说“上海的平均工资相对来说要高一些就业机会也要多一些当初有许多同学去了北京、深圳、广州等地但后来都混的不怎么样结果显示我来上海还是来对了。”第一份工作周洲做了大概五个月年五月份的时候他跳槽去了一家物流软件开发公司底薪一下涨到了元每月。年年初他再次跳槽去了一家金融证券公司做软件技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班而这次他的年薪达到了万元。这三年周洲女友一直在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工作虽然工资没他高但已经成长为一个部门领导。两个人年薪加起来也有近万左右应该说可以勉强供一套公寓房。不过周洲并没有这样的打算他说“现在存钱也不多之前所赚的也基本用完再过几年打算结婚了我想用年左右存万左右回家买个房然后再买个车基本上没考虑过要在上海买房房价太高了。”他觉得他迟早要离开上海的这个城市让他没有归属感。他认为上海离家远以前的老友都不在同时也不方便照顾父母。自己从事的软件开发行业自己将来会受到年龄的限制而脱离这个行业。同时现在二三线城市发展空间十分大而上海越来越膨胀将来竞争也将越来月激烈。所以他说“再过几年有点积蓄了回家找份稳定的工作或者做点生意可以悠闲的生活不会比在上海差。”为了不在上海当“剩女”看着以前的同学个个结婚生小孩周娜的心空落落的尤其是夜晚虽然上海的夜很明亮但自己却像一座孤岛回到家就是一个封闭的世界。这是岁的时候周娜在个人日志中写道的一句话。如今岁的周娜在半年前离开上海定居西安最市中心的西大街一套大宅内。和其他人逃离上海不同的是周娜并不是担心买不起房也不害怕快速的工作节奏。对她来说婚姻是影响她离开上海的最主要原因。西安科技大学建筑工程系毕业的周娜毕业后来到上海在一家建筑事务所打拼月收入不菲。作为一个女孩子周娜坦言当时班上的男同学找专业对口的工作很简单但对女同学而言却很难班上只有个女同学最后只有她做了安装工程师但付出的代价就是远走他乡来到上海。而一些不愿离开西安的女同学最后多是在当地的企业做行政方面的工作拿着至今还是每月元左右的工资。年来到上海周娜便顺利进入一家建筑事务所工作性质致使她经常奔波于建筑工地。而且那时“大兴土木”工作一天到晚都忙个不停。那时的周娜很满意奔波的生活既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还能在各大城市各个项目上逐一学习。虽然很忙但却很充实虽然那时生活压力也很大但好在只过了一年周娜的月收入就能让她在这个城市生活的还不错。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越来越增长最主要的是个人问题一直未能得到解决家里给予的压力与日俱增。周娜回忆压力最大的是年下半年小自己岁的弟弟也结婚了家里的亲戚都很保守看着老大不小的我直叹气。在上海剩女很多优秀的剩女也很多岁之前周娜工作繁忙虽然身边接触男生的机会很多但却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个人问题也就一拖再拖。加之父母离得远即便他们想管也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岁过后周娜感觉自己内心在发生着变化“有时在上海的公园看到别人一家三口嬉笑玩耍我的眼睛就很难转移开。有时看到大学同学发过来结婚照、小孩照我以前还比较淡定但现在却会觉得自己很寂寞……”对家庭的渴望让周娜开始审视自己目前的生活。虽然不愁吃穿但精神层面却非常匮乏。在上海不像在西安老家邻里关系非常淡漠。在上海的工作圈大家都各顾各忙的不停几乎没有时间能好好地交心。这也就有了周娜回到家便觉得空落落的心情。变化出现在去年上半年周娜遇到了以前的大学同学还没有成家的两人随即顺理成章地走到一起。只是对方工作在西安而让他来上海他并不愿意。“对于这一点我是妥协的。”周娜理解对方感受。年月份周娜义无反顾地辞去了现在的工作离开上海。“工作还是会有的只是遇到合适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于这个年纪的我来说家庭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比工作事业来得高所以我最后还是选择离开这个城市。”想念置地疯狂的打折、想念大学的男友又快到过春节了Selina一个人来到昆明百货大楼想购买几件衣服犒劳自己。可是从圣诞到元旦这里的打折促销活动寥寥无几自己喜欢的品牌折扣也少得可怜。这时候的Selina很想念每年圣诞、元旦时候上海置地、八佰伴、太平洋百货疯狂的打折活动。圣诞节那天大学的闺蜜接二连三的给她发短信问她在昆明过的好不好她一个劲地群发:“我在昆明很想你们”。年从华师大毕业后Selina就回到了昆明谈了年的男朋友因为要留在上海所以很自然地分手。分手那天他和男友一起去他们初次认识的食堂里吃午餐。男友建议说去好一点的环境大吃一顿可Selina说就在这里分手这样我的记忆会深刻很多。回到昆明后Selina进入了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年的时间她升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薪水在昆明过上小资生活绰绰有余可是她找不到在上海生活的感觉。“在这里一个人花钱也没劲。”爸爸妈妈安排了她很多次相亲可是见面的人她都谈不来。每次都是无果而终。Selina总是无意识地拿现在相亲的对象和以前的男朋友比以前的男朋友很高大帅气很时尚很man可是在一个个的相亲对象中她大多数遇到的都是很老土很没情趣的男人。年五一假期的时候Selina回到上海看望大学的姐妹们她们一起去新天地玩、去太平洋疯狂SHOPPING上飞机那一刻Selina恍惚觉得上海才是自己的家而昆明不过是去旅游的一个城市。幸福的小日子很悠长元旦的时候小李参加了单位的汇演。小李记得以前在大学怎么都不会参加这种东西如今当了公务员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小李在上海念的大学如今回到老家湖南的一座小城市做公务员。当了公务员后抽烟比之前多了吃得比以前好了小城的工作比较轻松只是年末有些疲于应付各种上级检查不过也无非是陪领导视察、喝酒、写汇报材料对小李来说都不会太难。小城的生活很轻松。小李目前没有转正每月工资元年后应该会升最近还发了防寒补贴。平时用的生活费其实也很少吃饭都是单位报销也没太多娱乐活动。衣服有时候家里会帮忙买。小李说他每个月存下元已经是单位里存钱很少的人了。小李和同事在单位附近租了一套精装修的二室二厅每人每月的房租元。“不想住公司宿舍自己出来住舒服一点。”小李说这个价格在当地还算比较高了。小城的新房均价是千元平方米父亲希望元旦后就能在当地买套房由家里付首付小李还贷款。“但我还不想这么早当房奴呢。”“如果在上海工作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可以买房。”小李说。当初在选择今后的道路时他也想过如果家乡没有足够好的机会他就在上海自己打拼。不过上海居高不下的房价和物价让他绝望。而作为男人他又觉得怎么可以没有房子呢。在上海的几年大学时间小李似乎已经把这个城市看得很明白。“如果要取得什么成绩的话那需要有冒险的精神还要付出青春的代价。可我会问自己这样忙碌的打拼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只是想和家人在一起不用挤春运的火车工作稳定生活惬意就好。”小李觉得家乡的二线城市似乎更适合自己而公务员的职位未来的发展也更符合家里的期望。“三年买车五年买房八年上省城。”这是小李给自己生活工作定的目标。从他接到公务员的录取通知开始他就确定自己会留在湖南一辈子了。家乡的温暖父母的照顾和二三线城市的悠闲生活再加上稳定的工作和看上去很美的前途小李觉得这就是他想要的。有时候小李也会想起在上海的时光和那些曾一起开心生活过的朋友们而这些是他对上海唯一的感情。“这个城市节奏太快生活环境也不好很拥挤很吵闹。年轻的时候我们可以去冒险而不求安稳但到了岁呢?到了岁呢?”结语花花离开上海的时候她的同学留在了上海未来她们会嫁给一个上海人、或者新上海人。庞涵离开上海的时候他的一些同学留下在为成为“房奴”为努力奋斗。周洲离开上海的时候他的朋友留在上海他们已经忘记了对上海的陌生开始培养对上海的归属感。周娜离开上海的时候周围和她一样的“剩女”在等待属于自己的幸福出现。现在Selina离开上海的日子虽然有失落感但在生活中也有乐趣出现。离开上海留在上海不是成功与失败的差别。我们选择的意义不在于来自他人的评价而只需要忠于自我的内心。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5

他们为什么要离开上海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