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化妆品从中国植物提取物

化妆品从中国植物提取物.doc

化妆品从中国植物提取物

栖息文涵
2019-01-19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化妆品从中国植物提取物doc》,可适用于医药卫生领域

可用于功能化妆品的中国植物提取物(Chineseplantsextractsforcosmeceuticals)一些东方植物的神奇治疗功效已经为世人所知,从太古时代的东方文明开始,它们就已被作为验方,用来治疗各种疑难病症。这些植物药以各种方式应用于缓和症状,以及世界上三分之一人口许多疾病的治疗。从很早的年代开始,这些有关具体植物和草药的医疗,以及有助疾病康复的传统使用方法,就通过无数有文字记载的文章,和帝王颁布命令时期制定的远古药典记录,并得以流传下来。现在东方文化范围内使用的近种药物,来自植物资源,这些药物的调配使用,又产生了多达十万种治疗方法。在几乎全部病例中,这些药物已经常规使用上千年以上。不像现代世纪对抗疗法的药物,这些传统植物药的功效发挥,不取决于最新的合成化学技术,他们也不需要长期的试验,来确定可能潜在的毒副作用实际上,他们已有效地经历了人类最大量,最长时间的尝试,包括了几个世纪无数代人的验证。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许多药和治疗方法显示的毒副作用,也已有了记载。这已经导致一些植物不再被采纳使用,而其他那些治疗作用利大于弊的中草药,则被保留下来,包括那些描述毒副作用,好的文献记载,往往还附带有如何避免或者是改善这些不良作用的介绍。来源于东方植物的药物,与西方植物疗法相比,也有所不同,因为前者不仅仅是干燥的植物部分,或者是它们的提取物或酊剂,实际上都是天然的医药品。在很多情形下,他们是在特定的时间或季节里,通过了选品种、切割、剥皮、粉碎、滤取、烘烤和蒸馏等多道工序,而制造出来。药物制备通常是徒手的手工操作,采用的是:一代传一代的传统技术。这些独一无二的方法,浸透着完全经验的东方智慧,相信已极大地改变了基本原料的状态,同时也改变了这些活性成分的功效,他们类似成分的功效,也随形态的不同而不同。指出相同之处是:当植物被收割时,使用植物作为芳香原料的来源,由于发生酶催化反应和氧化等反应,植物芳香化合物几乎发生了改变。在认识到这些以后,香水公司就会使用headspace分析法,有兴趣去模拟活体植物的香气。一种东方植物药是来自一种草药的某个部位,比如说花蕾,他们能以各种工艺来制取,而且因工艺不同,植物药物在化学成分上也有差异。以JuHua所举为例,从准备的花瓣里生产某种提取物。根据传统的中国方法,在植物药制备过程中,所用的花,即新鲜或者未加工的花,含有已知相关的活性成分。制备类似植物药的这些工艺条件,和特别的制备工艺技术一样,都很独特。每种相关的结构形式,将包含有微量的独特化学成分,并显示出特别的疗效性质,他们与那些化学成分和独特的制备工艺,有紧密的联系。取自同一种植物,但是采用不同的工艺技术,生产出来的相关药物的功效也会有所不同。我们知道,这些独立成分的相互作用,实际上在协同调节着机体的防御机制。(事实上,这是为依赖现代愈伤组织细胞和组织培养技术,制造出新的植物化学衍生物,并证明了这些衍生物的生物合成研究,提供了依据。)每一种相关植物药,都详细说明了它们的制备方法,以及治疗具体病症的剂量和用法。在正统的中草药文献和古代中国帝王颁布的药典当中,每一种植物药物,都用精确的贴切的前缀和后缀来命名,主要的植物药还附有具体的参考文献。CampoResearch已经系统研究和调配了一系列的“关药”和治疗药方,他们在著名的药物学家李时珍编著的《本草纲目》(公元年)中已被系统分类,这些植物药在中国传统的护肤、护发治疗中,以乳、霜剂,油膏等形式被应用。这些百分之百提纯的天然的治疗性成分,尤其适合应用在纯净、天然的化妆品配方中。Campo系列的中国植物提取物,选自植物药中的君药或是臣药,复配用于化妆品配方,无毒而且能非常安全的,见Tab。植物药分类君药臣药佐药使药Tab这些君药是药效的主要治疗成分,占了中草药治疗药剂中的很大一部分比例。他们普遍被认为无毒。臣药往往充当君药的配合剂或者辅助剂,也被视为无毒。“佐药”在配方中,按常规一般小剂量使用,而且作用如同催化剂,协调其他成分的活性,并改进其他成分的正常治疗途径。“使药”附加需要的量不少于佐药,被认为能最有效的发挥相同的功效。佐药和使药通常只在多成分处方(经常能包含上种不同的草药)中添加。以西方医学的观点,佐药和使药在各自的效用内都认为有毒,但是,以低浓度用在多成分治疗方子中,并没有显示出明显的毒副效应。必须注意的是:这些分类仅适用于内服,不适应于外用或化妆品应用。比如,LingLingXiang内用时常常被当作使药来用,但是外用,局部使用,作为芝麻油或者乙二醇的一种提取物,被认为是无毒的。在Campo提取物的工艺中,通过加入少量的陈皮(陈年的柑桔皮)、甘草(甘草黄酮)和草花(特定时间的枣子糖)除去或者中和可能存在的一些毒性,就达到进一步解毒的目的。虽然还有可能在传统使用的中国中草药里,发现某些植物的糖类提取物,比如一般较容易获得的生姜,但是,有必要区分从加工的新鲜植物原料中(使用传统的中国方法)获取的Campo系列植物提取物。在这样的情形下,虽然采用西方的提取技术,从特定植物种获得特殊成分,但是,Campo产品还要与附加植物药协同复配。中国相关植物药的Campo还原糖提取物,是一些天然成分,通过复杂的特色提取和脱色工艺,已经开发为现代化妆品和洗涤用品配方中的成分。包括太阳能加热和使用农业产品发酵而来的天然气等古老的工艺方法,已经转入世纪Campo发明的技术。太阳能的利用已通过太阳光反射镜子传热来实现,释放可循环利用的二氧化碳,也被太阳能发电厂所利用。这些中国植物提取物最初从冷压分馏的芝麻油中分离制备,这种分馏工序在公元十四世纪已有说明,与年前古老经典的BenXing版式相似(见《中国科学与文化》,JosephNeedhamFRS先生著,剑桥大学)。这道工序已经被更新,源自太阳能的电,代替了很传统但在中国仍然广泛使用的烧柴火的方法。对于中国的化妆品工业,所有工序在Campo提取物产品中使用电而不是煤炭资源,并且严格遵从传统技术,使得产品在日本具备权威绿色标签认证的质量。同样为欧洲和美国主要的西方市场所采用的提取物,仅通过改进,以满足现代西方化妆品规格的需求,可作为水溶性的丙三醇,或者,丁二醇的提取物制备获得。这样,他们期望有~个月的货架期。这些中国植物的提取物被开发出来,以确保具体活性化合物含量和组分一致。据现代植物疗法研究报道,在一些病症中,植物的独特功效归功于一种或者两种被分离的活性化合物,例如麻黄(Ephedrasinica)中的麻黄素。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发现活性化合物的整体功效,是协同作用产生的,这种治疗效果,已经被证实。用在化妆品配方中的Campo中国植物提取物,是高质量的产品,是来源于栽培,或者人工种植的草药和植物(收割时完全是在生态平衡条件下)。尽管没有使用杀虫剂,但是,检测其放射性元素和重金属的含量试验,与微生物检查的标准试验一样,都是必须进行。活性成分可以用薄层色谱来鉴定,定量分析则随时可能进行。尽管受东方传统的影响,增长很快的年轻亚洲小孩,例如Campo职员的孩子,还是从西方教育中受益。我们已经选择了禁止近血缘结婚。所有Campo提取物,无论在植物疗法方面,还是在化妆品方面使用,或者是其他中国植物药,都是按照月历时间表来提取的。根据东方智慧的总结,月亮的引力对地球,母性及其孩子的监护人,都会施加较大的影响,例如环绕世界的海洋,都会经历因月亮的引力而涨潮。男性,动物和植物基本上都由的水分组成,同地球的组成相似,因此,万物被认为其行为活动,应该与有规则的每月相位变化相适应。因此,在这些月周期充满着生物化合物期间,这些生物化合物有的是已知的和被确证的,有的至今还是未知的,据此,为了保持其最佳效能,在提取过程中,要选用好的提取溶剂。在此,也许一种最合适贴切的看法,应该是引自于著名的FuChung学者和JosephNeedham(FRS)先生。尽管如此,年以来,许多东方医生确实有着非凡的临床观察力,能用这些如固定的概念,来套近他们对疾病的看法。事实上,术语和这些概念是中世纪(从那时起,现代西方医学的概念)的事,而现代西方医药才是主流科学,这不意味着我们期盼未来无止境的医学。我们认为在保留现代生物科学的基础上,现代医药将包容着所有医学临床观点,以及中国和日本医药的技术特征。我们相信:中国的植物提取物,这一天然活性物总会架通东方与西方化妆品的桥梁,美化人们生活。以下是部分可用于功能化妆品的中国植物提取物,见Tab: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8

化妆品从中国植物提取物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