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青玉案》作者绫浩.doc

《青玉案》作者绫浩.doc

《青玉案》作者绫浩.doc

郑简民 2018-02-03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青玉案》作者绫浩doc》,可适用于战略管理领域,主题内容包含《青玉案》作者绫浩本书籍由为您整理制作更多TXT好书敬请登录新秀TXT电子书库下载书籍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书库不做任何负责《青玉案》作者:绫浩文案:当符等。

《青玉案》作者绫浩本书籍由为您整理制作更多TXT好书敬请登录新秀TXT电子书库下载书籍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书库不做任何负责《青玉案》作者:绫浩文案:当朝太师么子穆停尘集三千宠爱於一身可以享福当少爷的他偏偏爱与贫苦人家交流他认了一群避祸的小鬼头当学生又救了一个异色双眸的落魄少年为他取名「飒」、为他疗伤、教他识字、讨他欢心……然风水轮流转穆家失势全族泰半灭绝。十二年来大夥儿心心念念的「小六哥」居然成了一名人人皆可狎玩的妓、为宾客暖床的礼物~看著自甘堕落、一心寻死的穆停尘严飒心痛、懊悔、愤恨……「你日后也会结草衔环来报答我吗,」「不是那样。我们不是那样的关系。」爱情绝不是结草衔环那般简单……第一章殷宋朝京城的人都说投生官宦世家最好不过像穆停尘。穆家显赫人尽皆知穆韬敕贵为太师位及宰相长子早些年战死沙场封谥卫国大将军次子剽骑将军统领十万大军驻守北疆功勋彪炳三子官拜中书侍郎四子位居礼部尚书员外郎五子是宝章阁学士名满天下的殿试状元个个皆位高权重。「哎还是穆停尘命好是个清清闲闲的六少爷。」勾栏酒肆里杯觥交错世家子弟的聚会酒酣耳热后总免不了这么一句带着酸味的羡妒。「可不是有这么几个哥哥在他顶上罩着。」「姜公子小红敬您一杯。」坐在肥腿上的女人软语劝慰手执金杯蛇腰贴在男人身上。美滋滋的就着女人的手呷了一口酒肥得像猪蹄的手搓揉起她高挺的乳房女人笑声如银铃清脆四、五个锦衣公子哥们鼓噪着一并狎弄起怀中的软玉温香红紫帷幕中又是阵阵调笑嬉闹声。「我要是穆停尘就好啦~下个月初也就省得娶啥劳子的参知政事二千金麻脸黑肤厚嘴唇就我这张脸也强过她。」手脚蜡黄的青年却顶着一张大粉脸本朝男子兴粉妆红唇妆化的比女子还过火。同伴们哄笑不断「你还是多吸点玉硝粉免得洞房花烛夜力不从心让参知政事的二千金回门告状断了你李家仕途呗~」青年垮下一张脸仍是闷闷的嘀咕「我要真是穆停尘该多好哇……」「这个穆停尘当真这么好,」小红斟着酒瓜子脸上满是疑惑。「这个穆停尘哪……」公子哥们啧啧嗤言「今年十六岁武艺功夫比不得他大哥二哥做人处事嘛没他三哥的圆滑内敛容貌普通不像他四哥风流倜傥诗词学问平平也不似他五哥的行云流水。」小红睁圆了眼睛「统统都一般那……是哪里招了爷们的眼啦,」「就是个一般般的人才让人见了眼红哪~」说话的公子爷忍不住拍股大叹「穆相晚年得子疼宠当然不在话下把这六少爷像个闺女似的养在家里不让他沾惹官场是非、人世冷暖大小官员见过他的人屈指可数就这么个平平凡凡的庸才也值这般捧在手心、细心呵护,」你一言、我一句嬉笑怒骂此起彼落气氛高涨小红媚眼举杯姐妹们也争相劝酒莺声燕语中官宦子弟又是一夜的脂香酒浓。月明星稀怡红院外更夫打着铜锣走过吆喝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脚步突的一个跛踬定睛一瞧竟是路边冻死骨。「呸呸呸真他娘的晦气都今晚第五次了~」更夫咒骂着踢开死人尸体继续扯着嗓子一路喊下去。打更的声音远去了妓院隔街的赌坊掷骰推牌声却越发响亮直到天方露白赌客们的精神才蔫了。清早男人仅着中衣瑟手缩脚步下台阶口中唠叨不断。「他娘的~不押了官服不让我走老子难道会亏了他们这么点钱吗,不就欠一欠嘛这回太后要修缮宫院白花花的银子还不落入老子口袋,哼~」男人唧唧哼哼地走了几条街青薄天边仍是蒙蒙的黑路上只有几许人烟忽然一双手抱住了他的左脚男人吓得脸白哀叫。「大爷请您行行好给点饭吃吧。」一张脏污的小脸仰望着垂着杂草般的长发瘦得几乎见骨的身子看起来不过是七、八岁的年纪。原来是个小叫化子~男人惊魂甫定大脚使劲踹了下去「快滚开别碍了老子的路~」小女孩痛叫一声蜷曲起小小的身体街角远远奔来一个少年同样瘦骨嶙峋他低身抱住小女孩紧张地喊:「萱儿,」「我好痛……」小女孩抱着肚子哭嚷「我好冷、好饿。」「是个女孩儿啊……」男人邪邪笑了露出一口黄牙「饿了是吧,卖到怡红院学着张开大腿就不会饿啦~」少年倏地抬头一双狼似的眼墨中透绿地狠瞪住男人眸中尽是冷恨。「居然敢瞪我~」男人踹了男孩好几脚拾起路边枯藤随手一阵乱挥。「老子今晚手气不佳铁定是你们这两饿鬼带衰的~狗娘养的~老子抽你看你还敢不敢再来惹老子~」少年躺倒路边闭眼咬牙紧紧包护住呜咽的小女孩体衰气弱的连逃跑的气力都没有。枯藤刷地鞭鞭打在他脸上皮绽肉开的痛令他睁开了眼隔着街道赤红色的双扇巨大木门映入眼帘一丛丛大红大紫的牡丹沿着高耸的屋墙而植。整个世界都是灰澄澄的只有血般的门紧闭着只存在杀气腾腾的花巴掌大、碗口大吸吮着他的鲜血而门内的人狂笑着啃蚀着他的骨肉。时届立夏他却从心底发出恶寒几乎冻结了他浑身血液般的寒冷。少年缓慢地闭上了眼。直到日近当中朱红大门才悠悠地敞了一条缝六、七名奴仆咿呀地推开大门洒扫门廊。墨字描金的红杉匾额高立当朝天子亲笔题下的斗大两字「穆府」一长串拜见的人从那匾下排了下去个个顶着大太阳汗流浃背。「小哥跟您请教一下。」皱着一张陪笑的老脸列首位的华衣老人拱着手细声轻脚地靠到其中一个仆人身旁。「懂不懂规矩哪~我家老爷刚起身呢一个时辰后才见帖。」洒水的奴仆手没停下口气不耐地打断他一个回身水洒了老人一身。老人忍气的往后缩回脚后头排队的人见状一阵交头接耳没人注意穆府后门也开了个小缝闪出一道人影躲在檐下阴影处。「这个穆家啊就连下人也高一等。」「这用得着说吗,圣上成天跟穆五爷关在宝章阁内颠鸾倒凤政事全由穆太师处置还不一宅子上下全嚣张了起来。」「嘘您小声点。」那人紧张的四处张望后才续问:「您老今日是为何而来啊,」「唉还不就是西北一带旱灾不断秦凤、永兴、利州的百姓都快死绝了。」有人嗤哼了一声「您老难道还盼绿株庠致穑坷霞一锸侵髡降模恍陌压炔至舾慕拥本福墓馨傩账阑睢~「那……至少让南方几个都郡帮忙安置灾民吧,」闻者又是一阵冷笑「您这不是说笑吗,那位穆三爷颇有乃父之风怎能舍得呢~南方各省的茶米丝绸是留给京城内的富商皇胄轮不到穷苦难民的。」「这样讲起来穆四爷反算是穆家里头好伺候的顶多不过是流连花街酒肆胡天胡地、不务正业倒也不妨碍了谁诸位说是吧,」带着反讽意味的结论引发一阵阵笑。躲在阴影处一双黑白分明的灵透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半晌才踮着轻若猫足的脚消失在小巷弄内。穆府大宅高耸的屋墙内行过小桥流水走入亭阁楼台内便可听见几个丫鬟惊惶失措地来回奔着。「六少爷呢,怎么一个闪神人就不见了啊~夫子已经在书房里等了哪六少爷人呢,六少爷啊……」穆停尘蹲在溪边挽起袖子双手捧起水往脸上泼。带着淡淡香味的白粉在脸上糊成一片水珠沿着长长的黑睫毛滴落。他松下了衣袖权充毛巾抹了抹脸这才睁开眼。眼下河水涟漪阵阵一张模模糊糊的脸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子夜般深黝的眸底青葱似的挺鼻樱色唇瓣咧的开开地穆停尘朝自己做了个鬼脸。露出一颗颗整齐的白牙。往后一仰他深深地吸了口搓揉着泥土与杂草的香气头枕松软的青草晴朗如洗的蓝天中只有丝丝白云飘过阳光璀璨得刺眼不自觉地闭上了眼。「小六哥~」一大声喊叫自远而近的传来穆停尘无声地弯起唇角。五个模样十三、四岁的男孩们奔向那一方被压的凹出一个人形的草地。「小六哥你又躲在这里睡懒觉~」一个胆大的男孩伸手去拉穆停尘的后领。「哇」穆停尘睁眼大笑「别扯了我都快没气了。」殷晨曦老大不高兴的嚷:「小六哥你又失约上次说好隔日来教我们打拳的这一隔就是七日还躲在这里睡懒觉~」「是是是是我不好我该罚罚什么好呢,」穆停尘歪头想了想「就……罚呵痒~」说罢一双手便去搔男孩的胳肢窝。男孩笑呵呵地左支右倒往一旁翻去另一个男孩大翻白眼骂道:「小六哥你真是幼稚。」穆停尘跳起伸出魔爪故作狰狞表情「没错我就是幼稚我要大显神威了哪个最慢跑回土地庙的就要呵他痒一刻钟。」男孩们大叫着往回跑穆停尘追在后头不时故意鬼吼威胁一群人喘咻咻地奔回京郊荒烟蔓草中的土地庙。「又野到哪里去了~」小鬼们一踏进土地庙正蹲在前庭井边洗衣的一个妇人虎地直起身手扠腰地骂了起来「还不进去用功练字上次六少教的诗背熟了没,哪个要是不用功辜负六少看我一阵好打。」挨了骂的小鬼头们个个噤了声乖乖地鱼贯往庙内走去。「吴嫂。」最末进来的穆停尘憋着笑礼貌地拱了拱手。「哎唷六少。」妇人迎上前笑容满面的招呼「我这不长眼的没见着您快进来我给您倒杯茶日头烈把您晒晕了可就不好。」「别理会我了您忙您的。」穆停尘笑吟吟摆手。「六少您上回送来的药忒管用的阿光吃了几帖就见效真是感激您。」妇人湿淋淋的手胡乱地在衣摆上抹干又是弯腰又是道谢。「见效就好。」穆停尘点点头低声问:「食粮还够吗,」「还够~」妇人眉开眼笑「我照您的吩咐招呼这附近打西北来逃灾的人三餐一起用大家光闻到米饭香都哭了还当我是济世菩萨娘娘般拜了起来其实是六少您好心肠啊~」穆停尘笑了笑没说什么脱下腕上的一串玛瑙珠链「给。」妇人光瞧那在阳光下流转的褐色光彩便吓得张大嘴直了眼「这、这……」穆停尘不由分说地塞到她慌乱推拒的双手中真心诚意地说:「吴嫂这阵子逃灾的人多了起来这给您您小心点一颗颗当去用若还不足尽管跟我说。」吴嫂捏着那串手链双手颤抖张嘴动了动唇话还不及出口泪水便簌簌而下抽抽噎噎地说了起来。「六少您真是个好心人~要不是遇着您我跟小虎子早饿死在冰天雪地里了您不但救了我们母子还收容了这些无家可归的孤儿教他们念书、练拳脚现在还让那些自西北来逃难的人有饭吃您……」「我要是真有能力你们也就不用窝在这破落的土地庙了。」穆停尘温柔地用衣袖去拭吴嫂的眼泪。土地庙停了香火许久早不见香客或僧侣但吴嫂很是用心内外皆打扫的整齐洁净也对待陆续收容的孤儿一如己出。吴嫂赶紧收了泪。「您快别这么说我们孤儿寡母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行了。那些打西北来逃灾的人才真是可怜连个落脚处都没有又病又饿可惜这土地庙太小了光招待他们吃饭就几乎坐满地哪来的余地再住人呢,要是再多点像六少您这般做善事不求回报的人就好了到如今我都不知道您的名字呢~」「叫我小六就成了。」穆停尘好脾气地笑笑对于吴嫂的叨絮没有丝毫不耐。「唉呀瞧我这记性~」吴嫂一拍自己后脑随即低声谨慎地说:「今晨那群小鬼头打路边捡回一对兄妹当哥哥的排外得很近都不让人近身您要不要去看看,我瞅他们两兄妹浑身是伤令人怪担心的。」吴嫂眼角瞄了瞄土地庙最西侧的一间小茅棚那是她随意搭起养鸡的地方。「他俩啊宁可躲在那儿也不肯进庙里这……」吴嫂忧心忡忡地唠叨。穆停尘负手在后慢慢地踱步过去。棚架搭在庙檐下这个时刻阳光不进显得阴阴幽幽他足尖才踩上干草边便飞跳出几只咯咯乱叫的鸡。穆停尘怔了怔目光停在竹架下隐约可见将身体缩成一团的小小人形下一刻肩头便传来一阵剧痛随即天旋地转脑袋撞上冷硬的泥土地。「噢……」下意识地呻吟出声不知是痛还是极力想看清压在他身上的人影穆停尘眯起了眼朦朦胧胧的一双深幽中透着异样光彩的眸子冷冷地瞪着他。像是一方上等的翡翠墨台。「嗨……」被压的痛极了穆停尘却不急着挣脱仿佛此刻没有比打招呼更适宜的举动。「你是谁,要干嘛,」一把极低极沉的嗓子宛如被侵犯领土的野兽般咆哮着。「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特别吗,」穆停尘弯起了唇角幽暗中紧紧地凝住那双阴鸷的眼瞳。「住口~」倏地冰冷的手指攫住他咽喉将他颈部以上稍微举起又重重压下后脑勺再次撞击穆停尘感到头晕目眩。「你……你想杀了我……」他从鼻腔内发出轻蔑的吗,」穆停尘赶紧抓住他手腕吃痛呜咽地问。「哼冷嘲「你擦粉……你该死……」漆黑里穆停尘睁大了眼忽地咧嘴笑了可以感觉到自己后脑应该是撞出口子冒了血肩膀搞不好也淤青但他忍不住朗声大笑。在这么糟糕的时刻他居然笑了擒住他脖子的手指似乎放松了些这个袭击他的家伙也同样感到荒谬吧。「要是擦粉的人都该死这殷宋朝所有的达官显要、富贵人家恐怕都该死绝吧,」穆停尘笑到喘气语带戏谑。「那些人是该死。」低沉的嗓音压抑着一股深浓的愤恨。「我不喜欢擦粉。」突兀地穆停尘沉缓了声与方才爽朗大笑截然不同的空洞语调「事实上我也觉得那真是一件愚蠢该死的事。」颈上的施压又松了几分好像也很疑惑如此锦衣华冠的人居然会说出如此离奇的话但转瞬穆停尘又回复淘气的笑脸一双眼闪亮亮地看着想置他于死地的另一双眼。「不过我很好奇你的眼力怎么这么好我都洗过脸了这儿又这么暗你是怎么晓得我擦过粉的,」回应他的是一阵沉默。穆停尘挑了挑眉看来对方并不想透露自己的独门绝学。「好就算我该死也先让我救了你妹妹再死吧,她生病了你一直把她放在那里她会比我更快去见阎王。」压迫着他的手指更松了但那双眼眸仍闪烁着凶猛像是护卫巢穴的鹰。「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穆停尘敛了笑仿佛知道他的顾虑害怕一本正经地保证:「我不会把你妹妹卖掉让我治好她然后随便你们想留下或者离开。」好半晌抵住他身体的重量才退去穆停尘缓慢地爬起感觉有些晕眩他甩甩头定睛一瞧眼前站定一个略高于他的身影。「把你妹妹抱进庙中好吗,我让吴嫂去请大夫。」他缓慢温煦的说。对方仍是沉默着但却弯身抱起小女孩一语不发地越过穆停尘身旁往外走穆停尘微仰起头冷峻的半边面容掠过眼底。感觉到他一刻不离的注视少年略微停顿步伐回过头冷漠的迎视他。几缕日光落在少年杂乱的发梢折射出如深壑中水流一般幽碧的色泽消瘦的两颊苍白的脸色却无损那刀凿似锐利立体的眉、眼、唇。「我刚刚是在赞美你。」站在他身后穆停尘轻轻地说「你有一双很美很特别的眼睛。」少年面不改色眸光阴沉无动于衷就当穆停尘以为他会扑过来杀了自己的时候少年抱紧妹妹冷冷地开口。「别靠近我你身上有股恶心的味道。」说完他别过脸走人。穆停尘下意识地嗅了嗅了自己却闻不出个所以然。所以他是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才发现脂粉的痕迹吗,穆停尘苦笑。大夫把脉后开了方子说小女孩是饿昏了腹部有瘀伤幸好无伤筋骨只需多休养吃点营养的食物补身。吴嫂赶紧支使儿子去抓药自己则忙不迭的生火煮饭还忍痛宰了只肥鸡炖汤。庙里收容的都是些臭小子难得来了一个小女娃小鬼头一个个又是让出枕头、又是捐出棉被围在她病榻四周呵护得不得了。「你以后就跟着我混吧~」殷晨曦摆出老大哥姿态对着高了他快两个头的少年发号司令。穆停尘方踏出破庙听见这句忍俊不禁噗嗤一笑。「小六哥~」殷晨曦气得跺脚「在我新收的小弟跟前给点脸面嘛~」「晨曦呀不是我不给脸但你这个新收的小弟手脚可比你厉害多了他可是把小六哥压在地上一阵好打呢~」穆停尘笑嘻嘻地说。「真的,」殷晨曦眼睛发亮地看着少年「那我拜你为师你教教我该怎样才能打倒小六哥吧~」少年看也不看两人迳自关注榻上睡躺着的妹妹。「殷、晨、曦~」吴嫂吆喝「你还在那儿打混快过来劈柴~」殷晨曦搔了搔短短的头发心不甘情不愿劈柴去也。穆停尘不言语站在少年身旁好一会久到足以让少年确认整座庙里的人别无恶意吴嫂是个多话的胖大婶小鬼群内带头的殷晨曦也不过是个调皮淘气的十四岁男孩。「可以跟我过来一下吗,」穆停尘一瞬不瞬地注视少年的侧脸。少年冷硬地睨着他仿佛无声地问做什么,「你不是觉得我该死吗,给你一个好机会还不过来,」穆停尘笑吟吟地迳自往草棚走去。玩笑般的答话让少年拧起了眉正是举棋不定的时候耳边却听见庙外殷晨曦的低呼。「嬷嬷~」他扔了斧头指着吴嫂袖口垂出的半截珠链「这是什么石头怎么闪得这么亮,」「小兔崽子你给我小声点~」吴嫂慌张地将珠链收进袖底的暗袋中「这是六少给的用来买米买菜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我们三餐还要接济西北逃来的灾民这点饭菜哪够六少要不多给点我哪来的钱哪~」「喔……」殷晨曦似懂非懂地低下头。「柴劈完了就赶紧去外头把人找齐再一下就能开饭了。」「哼那些人会自己找上门来的好呗哪用得着我去叫~」殷晨曦小声嘟囔。少年听着当他回过神已经不自觉来到小茅棚前穆停尘倚着竹架嘴角叼了根稻草懒洋洋地扬了扬眼角。「当真想来杀了我啊,」少年阴沉沉地瞪他一眼「……不是。」没想到少年竟会回答穆停尘愣了愣稻草从嘴边掉下。「其实……」穆停尘歪着脸打量他别扭的表情笑了笑「你还满老实的嘛。」少年转开眼看向它处生硬的从口中挤出声音「到底什么事,」忽地脸颊一抹冰凉的感觉少年讶然回头穆停尘笑容可掬指梢上沾着透明的膏状物。「就是这个事。」穆停尘笑的很无辜「你受了不少伤吧,涂点药会好受点。」「不用你多事~」少年伸手要抹去穆停尘涂在他脸上的膏药却被穆停尘扣住了手腕往后擒拿动弹不得这才发现穆停尘刚刚是故意让着自己。「谁让你不吃饭。」穆停尘一脸戏谑「吴嫂说早、中餐都准备了你们兄妹俩的份但你全拒绝了你不吃当然没力气还连累自己的妹妹也没得吃。」少年恨恨地瞪着他。「想再打倒我就多吃点~」穆停尘一手扣押住他一手将涂上他脸颊伤痕的膏药仔细抹匀。口中说着仿佛瞧不起人的话动作却出乎少年意料的温柔少年心中憋着一股闷气发不出来也吞不下去。「不想被这么押着吧,」穆停尘挑起了一道眉「答应我不乱动我就松手怎样,」少年勉强地点了点头穆停尘便放了他接着细细的在他身上看得到的伤痕抹上冰凉凉的膏药甚至还蹲了下来涂抹他脚上的疮。当穆停尘屈膝蹲下嫩嫩的指头敷着药膏贴上他脚上的烂疮时少年几乎震惊的不能呼吸他几乎下意识的要缩回脚想遮掩住那丑陋肮脏的伤口。「会痛,」穆停尘误以为他的颤抖是因为疼痛于是低下头在那流血的创口上轻轻呼气。少年的心口瞬间泛起烧灼的窒息感他不懂为何胸腔激动翻滚只能死死地盯着穆停尘头顶的发旋。穆停尘后脑几绺纠结的发丝沾着干涸的褐渍是血是因为他粗暴举动撞出的血渍。他收紧了手指成拳厘不清心中那股奇异的感受。「我叫小六今年十六岁你呢,」穆停尘抬起头笑弯了双眸仰望他。「……严十七岁。」「严什么,哪个严,」穆停尘疑惑地歪了歪头。「就是严而已。」少年伸出一指笨拙地在半空中一比一划写出严字。「噢……」穆停尘恍然大悟然后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他的注视令少年无端的心生恼怒。他一定是发现了自己不识字、没有名字。少年整张脸涨红只想马上离开这里。「飒好不好,」穆停尘忽然说手指用力在泥土上写出「飒」字「飒翔风也就是很大很大的风。严飒就叫严飒好吗,」少年呆住了一语不发穆停尘很苦恼地垮下了脸。「你不喜欢,那……让我再想想吧。」穆停尘苦笑「但我真的觉得飒很适合你对我来说你真像一阵飓风。」穆停尘起身站直了身体将一只青色小瓷瓶塞进他手里。「其他的地方你自己擦吧我是很想帮忙但怕又惹恼了你。」视线转而望向天际斜阳下晚霞渲染穆停尘皱了皱眉「糟我得回去了……」发现少年一愣一愣地望住自己穆停尘有些惊讶但随即笑嘻嘻地转身面向他垫高脚直直地注视他。「要记得擦药跟吃饭喔否则我就扒光你的衣服在那群小鬼头面前亲自帮你擦~」淘气的威胁完他穆停尘蹦蹦跳跳地翻墙而出身手不算矫健但看得出有功夫底子。少年怔怔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那抹残阳仿佛也被他带走了似天方飞快的降黑收回的视线却落到泥地上那个飒字少年默默地看着直到殷晨曦跑来。「新来的开饭啰快过来吃~你妹妹清醒了吴嬷嬷正在喂她喝鸡汤真好咧我也想喝。」殷晨曦亲热的拉住他手臂「吃饱后介绍我那帮兄弟给你认识叶向阳、石潜光跟我最要好不过我最喜欢捉弄顾旭黎他特好玩的还有小虎是我们最小的弟弟。我叫殷晨曦你叫什么呢,」「……严飒。」少年听见自己的声音如是说。第二章他是个没有名字的孤儿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家乡村里的人喊他「那个严家的小杂种」。母亲姓严是严家众多小妾其一所出的女儿不明不白地怀上了胎生下他后便死了。严家是秦凤有名气的仕绅某天管事叫上正在洗刷恭桶的他冷冷地看着他说:「老爷蒙圣恩出仕京城我可不能带着你这个不清不白的小杂种去丢人现眼把你养到八岁也很对得起你娘了你好自为之吧~」宅内严府的大男人们抹脂涂粉、兴高采烈仆人在拖拉行李一大家子嘈杂喊叫着声音刺耳。宅外他一身破烂的粗麻布衣手脚干活结出的厚茧冷风一刮刺骨的红肿疼痛。后来苏夫子收留他让他在书肆里打杂讨活。秦凤旱灾连年瘟疫四起苏夫子病死后他带着夫子的孤女苏萱一路往东颠沛流离。暑寒交迫、饥饿空腹的生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11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