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古汉语词典.ppt

古汉语词典.ppt

古汉语词典.ppt

上传者: 滕肉丝 2012-07-27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古汉语词典ppt》,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古代汉语词典古代汉语词典ProfXUChaodong一、尔雅《尔雅》大约成书於秦、汉之际作者不详是我国古代最早的语文词典。它的出现标志着我国辞书编纂符等。

古代汉语词典古代汉语词典ProfXUChaodong一、尔雅《尔雅》大约成书於秦、汉之际作者不详是我国古代最早的语文词典。它的出现标志着我国辞书编纂史的开始。尔近雅正指雅正之言《尔雅》就是近正之言的意思。在《尔雅》之后出现了一系列雅学著作都以此书为蓝本。故此书一直得到学者的重视三国魏张揖称之为“真七经之检度学问之阶路儒林之楷素也”。原无作者主名。汉代郑玄《驳五经异义》说:“某之闻也《尔雅》者孔子门人所作以释六艺之旨盖不误也。”魏太和中博士张揖《上广雅表》又以为周公著《尔雅》一篇“今俗所传三篇或言仲尼所增或言子夏所益或言叔孙通所补或言沛郡梁父所考皆解家所说先师口传……疑不能明也。”后人大都以为是秦汉间人所作作者又非一人当是学者采集训诂注释递相增益而成。“尔雅”是近正的意思。汉末刘熙《释名》说:“五方之言不同皆以近正为主也。”唐初陆德明《经典释文》叙录也说:“尔近也雅正也言可近而取正也”《尔雅》在东汉时就有刘歆樊光李巡几家注魏时又有乐安孙炎注都久已亡佚。现在所存最早的注本是郭璞注凡卷。郭璞又有《尔雅音义》卷今已不存。郭璞精究训诂荟萃旧说又补其疏略以成一家言所以流传不废一直为人所重视北宋真宗时邢昺(~)根据郭注作《尔雅疏》卷与注别行。郭璞注《尔雅》一方面用经传文句证明雅训另一方面用今义释古义又用晋代方言以释古语。邢昺疏则又疏解郭注对《尔雅》条例又多所发明并非奉旨虚应故事之作。《尔雅》篇的名称是:释诂对古代词汇的解释释言对一些动词和形容词的解释释训解释连绵词和词组以及形容词和副词释亲解释亲属的称呼释宫对宫室建筑的解释释器对日常用具、饮食、衣服的解释释乐对乐器的解释释天对天文历法的解释释地对于行政区划的解释释丘对丘陵、高地的解释释山对山脉的解释释水对河流的解释释草对植物的解释释木对植物的解释释虫对动物的解释释鱼对动物的解释释鸟对动物的解释释兽对动物的解释释畜对动物的解释前篇即“释诂”、“释言”、“释训”解释的是一般语词类似后世的语文词典。例如:如、适、之、嫁、徂(cú)、逝往也。(释诂)克能也。(释言)明明斤斤察也。(释训)“释诂”是解释古代的词它把古已有之的若干个词类聚在一起作为被训释词用一个当时通行的词去解释它们。“释言”是以字作为解释对象被训释词大多只有一两个。“释训”专门解释描写事物情貌的叠音词或联绵词。后篇是根据事物的类别来分篇解释各种事物的名称类似后世的百科名词词典。其中“释亲”、“释宫”、“释器”、“释乐”等篇解释的是亲属称谓和宫室器物的名称。谓我舅者吾谓之甥也。(释亲)门侧之堂谓之塾。(释宫)肉倍好谓之璧好倍肉谓之瑗肉好若一谓之环。(释器)肉即边好即孔边为孔径的两倍便是璧大鼓谓之鼖(fén)小者谓之应(yìng)。(释乐)“释天”、“释地”、“释丘”、“释山”、“释水”等篇解释的是关于天文地理方面的词语。例如:载岁也。夏曰岁商曰祀周曰年唐虞曰载。  (释天)坟莫大于河坟。(释地)绝高为之京非人为之丘。(释丘)泰山为东岳华山为西岳霍山为南岳恒山为北岳嵩山为中岳。(释山)水注川曰溪注溪曰谷注谷曰沟注沟曰浍注浍曰渎。(释水)“释草”、“释木”以下篇解释的是关于植物动物方面的词语。例如:木谓之华草谓之荣不荣而实者谓之秀荣而不实者谓之英。(释草)枞松叶柏身。桧柏叶松身。(释木)有足谓之虫无足谓之豸。(释虫)鲲鱼子。(释鱼)舒雁鹅。舒凫(fú)鹜(wù)。(释鸟)罴如熊黄白文。(释兽)狗四尺为獒。(释畜)《尔雅》后篇相当于百科词典。在汉代儿童在完成识字阶段的教育后要读《论语》、《孝经》和《尔雅》这部书。学习《尔雅》可以“博物不惑”多识鸟兽草木虫鱼之名增长各种知识。《尔雅》是我国古代的百科全书。历史地位《尔雅》在中国语言学史和词书史上都占有显著的地位。《尔雅》首创的按意义分类编排的体例和多种释词方法对后代词书、类书的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后人模仿《尔雅》写作了一系列以“雅”为书名的词书如《小尔雅》、《广雅》、《埤雅》、《骈雅》、《通雅》、《别雅》等等而研究雅书又成为一门学问被称为“雅学”。由于尔雅解释非常简单它所涉及的许多语言知识不容易被人理解因此后代又出现了许多注释、考证它的著作如:晋朝郭璞《尔雅注》清邵晋涵《尔雅正义》清郝懿行《尔雅义疏》清朝马国翰《尔雅古注》今人周祖谟《尔雅校笺》郭璞注《尔雅》郭璞(年年)字景纯河东闻喜县人(今山西省闻喜县)西晋建平太守郭瑗之子。东晋著名学者既是文学家和训诂学家又是道学术数大师和游仙诗的祖师。西晋末年战乱将起郭璞躲避江南历任宣城、丹阳参军。晋元帝时期升至著作佐郎迁尚书郎又任将军王敦的记室参军。年力阻驻守荆州的王敦谋逆被杀时年岁。事后郭璞被追赐为“弘农太守”。晋明帝在玄武湖边建了郭璞的衣冠冢名“郭公墩”。郭璞之子敦骜被封为临贺太守。郭璞曾注释《周易》、《山海经》、《穆天子传》、《方言》和《楚辞》等典籍。郭璞花年的时间研究和注解《尔雅》以当时通行的方言名称解释了古老的动、植物名称并为它注音、作图使《尔雅》成为历代研究本草的重要参考书。而郭璞开创的动、植物图示分类法也为唐代以后的所有大型本草著作所沿用。郭璞是两晋时代最著名的方术士传说擅长诸多奇异的方术。郭璞一生的诗文著作多达百卷以上数十万言《晋书郭璞传》称“词赋为中兴之冠”。其中以《游仙诗》为主要代表现仅存首是中国游仙诗体的鼻祖。相传着有《葬书》是风水堪舆名著。王祎《青岩丛录》曰:“择地以葬其术本于晋郭璞。”郭璞注《尔雅》一方面用经传文句证明雅训另一方面用今义释古义又用晋代方言以释古语。邢昺疏则又疏解郭注对《尔雅》条例又多所发明并非奉旨虚应故事之作。郭璞《尔雅注》前人的评价很高如清人邵晋涵《尔雅正义序》认为:“魏晋以降崇尚虚无说经者务为凿空凭臆违离道本《尔雅》之学殆将废坠。唯郭景纯明於古文研覈小学择撢群艺博综旧闻为《尔雅》作注。援据经传以明故训之隐滞旁采谣谚以通古今之异言。……盖旧时诸家之注未能或先之也。”就汉晋时期的注释水平来说郭注的确是比较出色的。就“取证之丰”而言郭注徵引的范围确实是很广泛的如《释诂》“林、烝、天、帝、皇、后、辟、公、侯君也”条下郭氏在引《诗》注了“林”、“烝”後说“其余义皆通见《诗》、《书》”。又“功、绩、质、登、平、明、考、就成也”和“揫、敛、屈、收、戢、蒐、裒、鸠、楼聚也”两条下郭氏就分别徵引《诗》、《礼记》、《榖梁传》、《左传》等典籍为证。就“说义之慎”而言《尔雅释天》有“岁阳”、“岁名”、“月阳”、“月名”四组名称郭氏在“月名”後注曰:“自岁阳至此其事义皆所未详通者故阙而不论。”对自己没有把握的地方宁缺勿滥表明了注者审慎的态度。就“旁证《方言》”而言《方言》和《尔雅》在不少地方都相通可取以互证。郭璞既注《尔雅》也注《方言》那么在《尔雅注》中引《方言》为证就是很自然的了。如:“如、适、之、嫁、徂、逝王也”(《释诂》)、“隲、假、格、陟、跻、登陞也”(《释诂》)和“餥、餱食也”(《释言》)等条下郭氏都引《方言》来印证。就“多引今语”而言这是郭氏《尔雅注》的一大特色。具体来看有引晋代通语的:《释诂》:“楼聚也。”郭注:“楼犹今言拘楼聚也。”《释亲》:“女子谓兄之妻为嫂弟之妻为妇。”郭注:“犹今言新妇是也。”有引晋代俗语的:《释诂》:“貉、缩纶也。”郭注:“纶者绳也谓牵缚缩貉之。今俗语亦然。”《释草》:“傅横目。”郭注:“一名结缕。俗谓之鼓筝草。”有引晋代方言的:《释诂》:“契绝也。”郭注:“今江东呼刻断物为契断。”《释言》:“剂、翦齐也。”郭注:“南方人呼翦刀为剂刀。”又:“粲餐也。”郭注:“今河北人呼食为餐。”就“阙疑不妄”而言全书中“未详”“未闻”等语随处可见据《尔雅说略》统计有一百八十条这也反映了注者审慎求实的态度。除此之外郭璞《尔雅注》还有几点值得肯定。一是对《尔雅》体例以及某些理论问题作出了阐释。例如:此所以释古今之异言通方俗之殊语。(《释诂》“初、哉……始也”条)所以广异训各随事为义。(《释言》“济渡也”、“济成也”、“济益也”条)皆所以通古今之异语明同实而两名。(《释宫》“宫谓之室室谓之宫”条)展转相解广异语。(《释器》“繴谓之罿罿罬也。罬谓之罦罦覆车也”条)对《尔雅》体例作了解释。以徂为存犹以乱为治以曩为曏以故为今此皆诂训义有反覆旁通美恶不嫌同名。(《释诂》“徂、在存也”条)肆既为故又为今今亦为故故亦为今。此义相反而兼通者。(《释诂》“治、肆、古故也”、“肆、故今也”条)都对反训现象作出了解释。郭璞是最早注意到词有相反为义现象的他的话对后世影响很大。二是除了采取直训等方法外还采用了多种方法释义。有徵引古训作释的。在体例、内容等许多方面和《尔雅》最接近的是《广雅》了。郭氏深明这一点在注中多次引《广雅》为证据粗略统计不下十馀处在引用次数上要超过《方言》。有通过串讲作释的。如:《释言》:“諈諉累也。”郭注:“以事相属累为諈諉。”又:“基经也。”郭注:“基业所以自经营。”又:“慄慼也。”郭注:“战慄者忧慼。”有通过描写作释的。《释鱼》:“鲵大者谓之鰕。”郭注:“今鲵鱼似鲶四脚前似猕猴後似狗声如小儿啼大者长八、九尺。”《释鸟》:“鶭泽虞。”郭注:“今婟泽鸟。似水鴞苍黑色。常在泽中见人则鸣唤不去有象主守之官因名云。俗呼为护田鸟。”分别对俗称娃娃鱼的鲵和泽虞鸟作了细致的描写。三是在注释中运用了一些训诂术语。有“方俗语”(《释言》“律、遹述也”条)、“方俗语有轻重”(《释诂》“陨、……落也”条)、“语之(变)转”(《释诂》“卬我也”、《释亲》“夫之兄为兄公”、《释器》“不律谓之笔”、《释草》“红蘢古其大者蘬”等条)、“发语辞”(《释诂》“伊维也”、《释言》“憯曾也”、《释训》“谁昔昔也”等条)等等。郭氏也有缺点《尔雅略说》指出两条一是袭旧不明举郭注多用孙炎之说但称举者不过数处有时又公开指斥其说好像孙注全无可采之处不够实事求是。二是不得其义而望文生训。如《释诂》:“载、谟、食、诈伪也。”郭注:“载者言而不信谟者谋而不忠。”清邵晋涵《尔雅正义》指出:“古者为、伪二字通用……盖因有所作为遂生诈巧其声相近其义相通。後世字别为义则‘载’‘谟’训作为之为‘食’‘诈’为虚伪之伪也。”本条也属于二义同条的例子郭璞不察遂有此失。二、广雅《广雅》是仿照《尔雅》体裁编纂的一部训诂汇编相当于《尔雅》的续篇篇目也分为类各篇的名称、顺序说解的方式以致全书的体例都和《尔雅》相同甚至有些条目的顺序也与《尔雅》相同。例如:“释诂”的前条是“始也”、“君也”、“大也”、“有也”、“至也”、“往也”与《尔雅》完全相同。所不同的是《广雅》取材的范围要比《尔雅》广泛。书取名为《广雅》就是增广《尔雅》的意思。《广雅》的作者是三国时魏人张揖。张揖字稚让清河(今河北临清县)人在魏明帝太和年间(年)任博士。他是一个博学多闻精通文字训诂的学者。因为《尔雅》以解释五经的训诂名物为主所收集的训诂还不够完备而由西汉初到三国已经多年由于主产和文化的进步语言和文字都有了新的发展不见于《尔雅》的新词、新义、新字日益增多所以社会需要新的语言文字著作。张揖编著《广雅》正适应了社会的这种需要。此外他还著有《埤仓》和《古今字诂》等书但是都未能流传至今。《广雅》前篇“释诂”、“释言”、“释训”解释的是一般词语。“释诂”多数条目是把许多同义词放在一起编为一组然后用一个常用的、词义宽泛的词来解释。例如:涝(táo)、汰(tài)、淅、涤、潒(dàng)、澡、沐、浴、湔(jiān)、濯、沫(huì)洒(xǐ洗)也。“释言”的条目都很短被释词有的仅一个。例如:徇营也。韪是也。购偿也。将扶也。“徇”是曲从的意思“营”是谋求的意思“徇”和“营”意义相近所以“徇”释为“营”。“韪”即“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韪”“韪”和“是”同义意思是认为正确。“购”是悬赏征求的意思“偿”是酬报的意思所以“购”释为“偿”。“将”有扶助的意思例如《木兰辞》“出郭相扶将”“扶”和“将”同义词连用。“释训”解释的是叠音词和联绵词。例如:孜孜、彶彶(jíjí)、惶惶、俇俇(guàngguàng)剧也。拳拳、区区、款款爱也。踌躇犹疑也。般桓(pánhuán)不进也。“孜孜”形容勤勉不知疲倦。“彶彶”同“汲汲”形容急切追求。“惶惶”形容匆忙仓促。“俇俇”形容心神不定匆匆忙忙。这个词的共同点都是形容程度深、用力甚而“剧”有极、甚的意思所以用“剧”做训释词。“拳拳”形容恳切、忠谨。“区区”形容诚挚、爱慕。“款款”形容忠实、诚恳。这个词都是形容感情好所以用“爱”来做训释词。“踌躇”意思是徘徊不前用“犹疑”解释“踌躇”是用词来释词。“般桓”又作“盘桓”是滞留、徘徊的意思用“不进也”解释“般桓”是用短语来释词。“释亲”以下的篇解释百科名词。其中“释亲”解释亲属称谓以及人的形体的名称。“释宫”解释的是关于房舍建筑方面的词汇。“释器”除了解释器用还解释了一些有关骨骼、肌肤、脏腑、饮食等方面的词语。“释乐”解释的是音乐的名称、乐器的名称、形制和礼乐的制度。例如:翁、公、叟、爸父也。(释亲)埤堄(pìnì)堞(dié)女墙也。(释宫)兜鍪谓之胄。(释器)埙(xūn)象秤锤以土为之有六孔。(释乐)“释天”、“释地”、“释丘”、“释山”、“释水”等篇主要解释的是关于天文地理方面的词语。例如:夜光谓之月。(释天)湖、薮(sǒu)、陂(bēi)、塘、都、(hàng)斥(chǐ)、泽、埏(yán)、衍、皋、沼池也。(释地)小陵曰丘。(释丘)岱宗谓之泰山。(释山)濆泉直泉也。直泉涌泉也。(释水)“释草”、“释木”、“释虫”、“释鱼”、“释鸟”、“释兽”、“释畜”等篇解释的是关于植物动物方面的词语。例如:菅(jiān)茅也。(释草)楚荆也。(释木)孑孓蜎(yuān)也。(释虫)鲢鱮也。(释鱼)野鸡雉(zhì)也。(释鸟)豨(xī)、豠(cú)、豭(jiā)、彘豕也。(释兽)白马里脊驙(zhān)。(释畜)《广雅》原书分为上中下卷总计字。拿《广雅》和《尔雅》相比多出多字。从条目来看前篇中“释诂”篇幅最长计有条比《尔雅释诂》多出多条。后篇中“释器”篇幅最长计有条比《尔雅释器》多出多条。《广雅》是在《尔雅》后出现的“雅”书中最有价值的一部训诂词典。《广雅》书中收录了不见于《尔雅》的许多词语其中包括汉魏以前经传子史的笺注以及《三苍》、《方言》、《说文》等字书当中的训诂为后人考证周秦两汉的古词古义提供了非常宝贵的资料。清人王念孙在《广雅疏证序》中评论《广雅》说:“盖周秦两汉古义之存者可据以证其得失其散逸不传者可借以闚其端绪。则其书之为功于训诂也大矣。”《广雅》在隋代避隋炀帝杨广讳改称《博雅》。隋代秘书学士曹宪为《广雅》作音释自称所著为《博雅音》。三、王念孙《广雅疏证》王念孙(年年)字怀祖生而清羸故自号石臞。江苏高邮人。王引之之父。自幼聪慧八岁读完十三经旁涉史鉴。乾隆四十年(年)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工部主事、工部郎中、陕西道御史、吏科给事中、山东运河道、直隶永定河道。王念孙平生笃守经训个性正直好古精审剖析入微时与钱大昕、卢文弨、邵晋涵、刘台拱有“五君子”之称誉。王念孙字怀祖高邮州人。父安国官吏部尚书谥文肃自有传。八岁读十三经毕旁涉史鉴。高宗南巡以大臣子迎銮献文册赐举人。乾隆四十年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改工部主事。升郎中擢陕西道御史转吏科给事中。嘉庆四年仁宗亲政时川、楚教匪猖獗念孙陈剿贼六事首劾大学士和珅疏语援据经义大契圣心。是年授直隶永定河道。六年以河堤漫口罢特旨留督办河工。工竣赏主事衔。河南衡家楼河决命往查勘又命驰赴台庄治河务。寻授山东运河道在任六年调永定河道。会东河总督与山东巡抚以引黄利运异议召入都决其是非。念孙奏引黄入湖不能不少淤然暂行无害诏许之。已而永定河水复异涨如六年之隘念孙自引罪得旨休致。道光五年重宴鹿鸣卒年八十有九。念孙故精熟水利书官工部著导河议上下篇。及奉旨纂河源纪略议者或误指河源所出念孙力辨其譌议乃定纪略中辨譌一门念孙所撰也。既罢官日以著述自娱著读书杂志分逸周书、战国策、管子、荀子、晏子春秋、墨子、淮南子、史记、汉书、汉隶拾遗都八十二卷。於古义之晦於钞之误写校之妄改皆一一正之。一字之证博及万卷其精於校雠如此。初从休宁戴震受声音文字训诂其於经熟於汉学之门户手编诗三百篇、九经、楚辞之韵分古音为二十一部。於支、脂、之三部之分段玉裁六书音均表亦见及此其分至、祭、盍、辑为四部则段书所未及也。念孙以段书先出遂辍作。又以邵晋涵先为尔雅正义乃撰广雅疏证。日三字为程阅十年而书成凡三十二卷。其书就古音以求古义引伸触类扩充於尔雅、说文无所不达。然声音文字部分之严一丝不乱。盖藉张揖之书以纳诸说而实多揖所未知及同时惠栋、戴震所未及。尝语子引之曰:“诂训之旨存乎声音字之声同、声近者经传往往假借。学者以声求义破其假借之字而读本字则涣然冰释。如因假借之字强为之解则结夋不通矣。毛公诗传多易假借之字而训以本字已开改读之先。至康成笺诗注礼屡云某读为某假借之例大明。后人或病康成破字者不知古字之多假借也。”又曰:“说经者期得经意而已不必墨守一家。”引之因推广庭训成经义述闻十五卷经传释辞十卷周秦古字解诂字典考证。论者谓有清经术独绝千古高邮王氏一家之学三世相承与长洲惠氏相埒云。引之字伯申。嘉庆四年一甲进士授编修。大考一等擢侍讲。历官至工部尚书。福建署龙溪令朱履中诬布政使李赓芸受赇总督汪志伊、巡抚王绍兰劾之。对簿无佐证而持之愈急。赓芸不堪遂自经。命引之谳之平反其狱罢督抚官。为礼部侍郎时有议为生祖母承重丁忧三年者引之力持不可。会奉使去持议者遽奏行之。引之还疏陈庶祖母非祖敌体不得以承重论。缘情即终身持服不足以报罔极制礼则承重之义不能加於支庶。请复治丧一年旧例遂更正。道光十四年卒谥文简。其子王引子也是一位语言学家人称“高邮二王”又与戴震、段玉裁称为“段戴二王之学”。阮元称:“高邮王氏一家之学海内无匹。”作为徽派朴学的嫡系真传大师王念孙运用就古声以求古义、从假借字以求本字和以意参逆而不墨守的方法和态度从事训诂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由于中国古代文字学重形不重音王念孙针对这一局限用了十年的时间采取为《广雅》作注的形式援引经传旁采众说详加考证就古声以求古义改正原书错字、漏字、衍字等讹误甚多遂写成《广雅疏证》该书颇具创见对中国古代训诂学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其自言:“训诂之旨本于声音字之声同声近者经传往往假借学者以声求义破其假借之字而读以本字则涣然冰释。”其子王引之“大人之治经也诸说并列则求其是字有假借则改其读。盖熟于汉学之门户而不囿于汉学之藩篱者也。”王念孙除精通训诂外对于校勘最擅专门对文字谬讹、句读错乱、音训异同一一加以考辨用力甚勤且多创见。对《淮南子内篇》订正字句错误九百余条用归纳法从这些误例中得出古书“致误之由”凡得六十二例。这六十二例总结出古书误例的规律性是王念孙校勘古书字句错误的经验总结被后人用作校勘其他古书的通例具有广泛意义和深远影响。其子引之“述所闻于父”而撰成的《经义述闻》一书也有不少校勘内容书末卷三十一、三十二所载“通说”五十三条更为精粹所在。又有《经传释词》一书专为解释经传中的语词而作自九经、三传以及周秦两汉之书凡有虚词的文句都一一搜讨诠释虚词凡一百六十个。做到“揆之本文而协验之他卷而通”为后来研究虚词开辟了一条门径影响极大。在校勘方面他还提出三个勇改和三个不改的主张非常精当为古籍校勘提供了良好的范例。《广雅疏证》是一部系统整理、阐述《广雅》的著作。实际上《广雅疏证》乃是王念孙借《广雅》一书以畅述其音韵、文字、训诂之学识的集大成之作更是清代语言学史上成就较高的小学要籍。《广雅疏证》之篇章次序一仍《广雅》对其训释逐条加以疏证内容主要有「补正《广雅》文字」、「辨证张揖误采」、「纠正先儒误说」、「揭示《广雅》体例」、「疏证《广雅》的训释」、「兼涉同源探求」、「校正曹宪音释」。《广雅疏证》还有两个优点一是博考典籍取证宏富。二是实事求是态度严谨。但仍然少不了有些缺点一是体例不尽完善二是使用术语不尽精确三是疏证校订或有失误四是徵引典籍或有疏漏。經部二。廣雅疏證序小學有形有音有義。三者互相求。舉一可得其二。有古形有今形。有古音有今音。有古義有今義。六者互相求。舉一可得其五。古今者。不定之名也。三代為古。則漢為今。漢魏晉為古。則唐宋以下為今。聖人之制字。有義而後有音。有音而後有形。學者之考字。因形以得其音。因音以得其義。治經莫重於得義。得義莫切於得音。周官六書。指事象形形聲會意四者。形也。轉注假借二者。馭形也。音與義也。三代小學之書不傳。今之存者。形書。說文為之首。玉篇以下次之。音書。廣韻為之首。集韻以下次之。義書。爾雅為之首。方言釋名廣雅以下次之。爾雅方言釋名廣雅者。轉注假借之條目也。義屬於形。是為轉注。義屬於聲。是為假借。稚讓為魏博士。作廣雅。蓋魏以前經傳。謠俗之形。音義彚綷。於是。不孰於古形古音古義。則其說之存者。無由甄綜。其說之已兦者。無由比例推測。形失。則謂說文之外。字皆可廢。音失。則惑於字母七音。猶治絲棼之。義失。則梏說文所說之本義。而廢其假借。又或言假借。而昧其古音。是皆無與於小學者也。懷祖氏能以三者互求。以六者互求。又能以古音得經義。蓋天下一人而已矣。假廣雅以證其所得。其注之精粹。有子雲必能知之以是質於懷祖氏。竝質諸天下後世言小學者。乾隆辛亥八月。金壇段玉裁序。王氏疏证《广雅》最大的特点是就“古音以求古义引申触类不限形体”打破了文字形体的束缚以声音通训诂从声音和意义的结合关系上去研究词义、探求词源揭示出了语词之间“声近义同”“声转达义近”的原理纠正了前代错误的解说有很多独到的见解也为训诂研究开辟了一条宽广的途径。同时王念孙的治学态度十分严谨依据翔实的文献资料还包括一些对草木虫鱼兽亲自观察的结果所以对很多古词古义作出了准确可信的解释。四、方言扬雄(公元前~公元)西汉官吏、学者。字子云汉族西汉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友爱镇)人。少好学为人口吃博览群书长于辞赋。年四十余始游京师以文见召奏《甘泉》、《河东》等赋。成帝时任给事黄门郎。王莽时任大夫。校书天禄阁。有《太玄》、《法言》、《方言》、《训纂篇》。《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简称《方言》作者扬雄。《方言》是汉代训诂学一部重要的工具书也是中国第一部汉语方言比较词汇集。它的问世表明中国古代的汉语方言研究已经由先前的萌芽状态而渐渐地发展起来。《方言》被誉为中国方言学史上第一部“悬之日月而不刊”的著作在世界的方言学史上也具有重要的地位独创个人实际调查的语言研究的新方法的经典性著作。“方言”一词首见于文献且以此称书名皆始于应劭。(鲁国尧)后世传本全称《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方言之“方”非以中原为中心的“四方”之“方”。“方”邦也。商周有称周边为“土方”、“鬼方”者。“方言”即邦言“别国方言”即指不同邦国之特色语词。刘歆《遗扬雄书》:言“属闻子云独采集先代绝言、异国殊语”。扬雄《答刘歆书》自称:其书为《殊言》“知绝遐异俗之语”。“殊”亦“别”也“殊言”与刘歆称其“异国殊语”义同。张清常认为:“按照中国古代的概念方言包括外族语言。扬雄《方言》里面东齐青徐方言包括夷语南楚方言包括蛮语西秦方言包括氐羌语秦晋北方言包括狄语燕代朝鲜归为一起更不必说。”李敬忠研究《方言》中几乎每卷都有见于现代南方民族语的非汉词语。公元前后虽然大汉帝国已经建立但在汉语使用区域仍是以中原为主的黄河中下游地区北边河套草原是胡狄即阿尔泰语南边江淮湖海是夷越苗蛮即南亚南岛语西边甘川地带是氐羌即藏缅语。因此记录着汉语及其周边民族“汉字记音式”词语的《方言》不是一本西方或现代方言学意义上的Dialectology专著而是一部搜罗并比较多种语言的同义词语的历史比较词汇学或“中国古典方言学”著作。郭璞赞其:“考九服之逸语标六代之绝语”像扬雄这样恣意汪洋、肆心广意的学者撰著《方言》的旨趣正于此。方言调查的做法在周秦时代就已存在了。最早在东汉应劭的《风俗通义序》中都谈到周秦时代的每年月中央王朝都派出乘坐车輶(yóu)车的使者到中国各地调查方言、习俗、民歌民谣。扬雄和应劭称这种人叫“輶輶轩之使”也就是“輶轩使者”的意思。周王朝的这种做法本身虽不属于语言科学研究的范畴它的目的正如东晋人常璩在《华阳国志》中所说:“以使考八方之风雅通九州之异同主海内之音韵使人主居高堂知天下风俗也。”所谓“輶轩使者绝代语释”所指应当是先代使者调查方言所得到的“绝代语”的释义就是古代语言的解释“别国方言”则是就地域而言也就是西汉时代各地方言的意思。这个题目本身就说明此书不只是讲“方言”的它包含了对“绝代语”的释义和“别国方言”的释义两个方面的内容(何九盈《中国古代语言学史》)。不过“绝代语”和“方言”这两个概念具体落实到某一个词儿上只具有相对的意义而不是绝对的。书中明言地域区划的当然是该地的方言至于“绝代语”在扬雄时代也许是较易辩识的今天则不易分辨出来了。扬雄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以周秦残存的资料作为起点进一步收集和整理各地方言。他利用各方人士来京的机会进行调查用了年时间完成这部著作。《方言》刻本北宋有国子监本南宋有蜀本、闽本和赣本现存宋本是宋光宗庆元六年()浔阳(今江西九江)太守李孟传的刻本。《方言》所记载的都是古代不同地区的词汇还掺杂少数当时少数民族的语言。它的体例是先列举词条然后分别说明通行情况。例如第卷第条:党、晓、哲知也。楚谓之党或曰晓齐宋之间谓之哲。《方言》对所记录的词汇往往注明通语、某地语、某地某地之间语、转语。通语即当时通行的语言某地语即当时某个地方的方言某地某地之间语即通行区域比通语小比某地语大的方言转语则是由于时间和地域上的不同而语音发生变化的词。《方言》对所记词汇大都说明通行区域可从中大体了解汉代方言分布的轮廓。《方言》全书十五卷收录余字。今本仅十三卷收多字。应劭记载全书九千余言但今本反而为多大约后人有所增益。《方言》目次编排与《尔雅》类似。其体例也大致有两种:给出一词分列各地称谓的不同如卷八释“猪”再有罗列一组同义词给出共同解释再分别辨析各地之不同如释“嫁、逝、徂、适”。另外《方言》前三卷、卷六、卷七和卷十、卷十二、十三都是语词部分有动词、形容词和一些名词卷四解释衣服卷五释各种物卷八解释动物卷九解释车船、兵器卷十一解释昆虫这种内容编排模式大致与《尔雅》相近。《方言》记录的词语地域范围广泛东起齐地西至凉州北起燕赵南至岭南东北至朝鲜西北至秦晋之北鄙东南至吴越、东瓯西南至梁益、蜀汉几乎概括了汉朝时整个国土。其内容十分丰富综合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类︰(一)通语或称凡语、凡通语、通名。这是指没有地域限制、在西汉时通行地域较广的共同语。例如︰“嫁、逝、徂、适往也。自家而出谓之嫁由女而出为嫁也。逝秦晋语也。徂齐语也。适宋鲁语也。往凡语也。”(二)某地某地之间通语或称四方之通语、四方异语而通者。这是通行地域较广的方言。例如︰“覆结谓之帻巾或谓承露或谓之覆。皆赵魏之间通语也。”(三)古今语又称古雅之别语、古雅均是指在实际语言中残存的古代方言。例如︰“敦、丰、厖、、怃、般、嘏、奕、戎、京、奘、将大也凡物之大貌曰丰。厖深之大也。东齐海岱之间曰或曰怃。宋鲁陈卫之间谓之嘏或曰戎。秦晋之间凡物壮大谓之嘏或曰夏。秦晋之间凡人之大谓之奘或谓之壮。燕之北鄙齐楚之郊或曰京或曰将。皆古今语也初别国不相往来之言也今或同。而旧书雅记故俗语不失其方而后人不知故为之作释也。”(四)某地语、某地某地之间语这是不同地域的方言。“垤、封场也。楚郢以南蚁土谓之垤。垤中齐语也。”(五)转语对于因方言语音差异而形成的词语扬雄称之为“转语”其形成原因则称为“语之转”。“转语”虽然书写形式不同但语音上往往相近。例如︰“庸谓之倯转语也。”《方言》以各地的活方言作为记录对象不受文献记载和文字形义的限制并注意综合时间和地域的不同去研究方言这在研究方法上为后世树立了优良传统。后代学者为《方言》作注疏的著作有多种其中影响较大的有《方言注》、《方言疏证》和《方言笺疏》。《方言》一书所涉及的方言区域东起齐鲁西至秦、陇、凉州北起燕赵南至沅湘九嶷东北至北燕、朝鲜西北至秦晋北鄙东南至吴、越、东瓯西南至梁、益、蜀、汉中原地区则几近包罗无余。由此可以考见汉代方言分布的大致区域绘制出大致的方言地图。《方言》还为提供了研究汉代社会生活某些方面情况的资料。但由于它在分类上缺乏严格的界限编排体例不够科学难以检索这是此书的一个缺点。《方言》提供了研究汉语发展史、汉语方言史、汉语词汇史、汉语音韵史的丰富资料。《方言》一书的价值更在于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用个人力量进行中国方言词汇调查后而撰成的一部书它的编纂在中国语言学史上是一种创举收集材料和编写方法在当时已具有相当的科学性。注疏著作《方言》最早的注本是晋代郭璞的《方言注》常常能用晋代的方言和汉代的方言来人作比较能通古今。清代研究《方言》的也有多家其中成就较高的是戴震的《方言疏证》和钱绎的《方言笺疏》都对《方言》作了很好的整理和阐发。《方言疏证》对《方言》一书作了细致的文字校正并逐条作了疏证是研究《方言》的重要参考书。《方言笺疏》广片博引材料比较丰富而且能从声音上去解释词义成就较高。《方言注》《方言注》是《方言》的第一个注本卷东晋郭璞撰(涵芬楼四部丛刊本)。郭璞继承和发扬了以活的方言口语作为调查对象的传统在为《方言》作注时采用晋代活的语言来和扬雄所记汉代方言相比较。从《方言注》中可以看出某些词语古今的意义已发生变化。《方言注》还指明某些方言词依旧在某地保存或已经在某地消失转而在他处保存。扬雄《方言》的原本虽无可查考但因有郭注本而得以长期保存下来。现在能见到的宋以后的几种《方言》刻本都是郭注本。《方言注序》和扬雄跟刘歆间往来的书信都说《方言》共有篇但今本《方言注》仅存卷这大概是六朝时期的变动。至于字数应劭《风俗通义序》说字清代戴震统计《方言注》正文则有万余字其间变化因时代推移已无从查考。《方言疏证》《方言疏证》清代为扬雄《方言》正伪补漏逐条疏证的第一个校本。卷戴震撰。扬雄《方言》的刻本自宋代以来有多种经流传写刻难免有些错漏。戴震以《永乐大典》本跟明本校勘并进一步搜集古籍中引用《方言》和《方言注》的文字来和《永乐大典》本互相参订共改正讹字个补脱字个删衍字个。辨析疑义取证确凿。例如卷五:“甑自关而东谓之甗或谓之傧”注:“梁州呼。”文中“梁州”为“凉州”之讹戴氏加以改正。又如卷十三:“冢……凡葬而无坟谓之墓言不封也。”“言不封也”下面有脱字戴氏从《永乐大典》本补注“墓犹慕也”个字。卷六:“怠陁坏也。”注:“谓坏落也音虫豸未晓。”戴氏认为“未晓”二字是阅读者所记为衍文故删。《方言疏证》还有疏漏和可以商榷之处。例如卷五:“薄……自关而西谓之薄。”戴氏下脱“南楚谓之蓬薄”六字。卷十二:“莳、殖立也。”戴氏误改“殖”为“植”。清代王念孙撰《方言疏证补》(高邮王氏遗书本)有不少见解可以补戴氏的不足。《方言笺疏》《方言笺疏》清代为扬雄《方言》作注的著作。钱绎撰。卷首有咸丰建元辛亥()自序。《方言笺疏》主要参考戴震的《方言疏证》和卢文弨(~)的《重校方言》这两种本又用玄应《一切经音义》参校一遍。共卷余万字旁征博引资料丰富。如卷一第一条“党、晓、哲知也。楚谓之党。或曰晓齐宋之间谓之哲。”《笺疏》引书有《广雅》、《荀子》、《白虎通义》、《吕氏春秋》、《礼记》、《左传》、《逸周书》、《孟子》、《庄子》、《诗经》、《楚辞》、《史记》、《释名》、《说文》、《广韵》等多种。钱氏不理解《方言》一书以活的方言口语作为调查对象的主旨只是从史传、诸子、类书以及古佚残篇中搜集材料加以考证所以用力虽勤但创见较少。《方言笺疏》在清代有种传本:一为广雅书局本一为徐氏《积学斋丛书》本都有脱文一为光绪十六年仁和王文韶红蝠山房校刊本相传以后者最为完备。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根据红蝠山房刊本影印发行。五、《释名》刘熙(生卒年不详约生于年左右)或称刘熹字成国北海(今山东昌乐)人官至南安太守。东汉经学家训诂学家。生当汉末桓、灵之世献帝建安中曾避地交州。据陈寿《三国志》说吴人程秉、薛综、蜀人许慈都曾从熙问学。著有《释名》和《孟子注》其中《释名》是我国重要的训诂著作在后代有很大影响。刘熙的《孟子注》今已不传。《三国志吴书韦曜传》记载韦曜(即韦昭晋人避司马昭讳改作曜)在狱中上书称:“又见刘熙所作《释名》信多佳者。”韦昭入狱在孙皓凤凰二年(年)据此可知其书在吴末已广为流传为学者所重视。韦昭还提到他见刘熙《释名》内容时有得失所谈爵位之事亦不免或误于是作《官职训》和《辩释名》各一卷为刘熙纠谬补缺。后来北齐颜之推在他的《颜氏家训音辞》中也提到刘熙的《释名》他说:“夫九州之人言语不同生民以来固常然矣。自《春秋》标齐言之传《离骚》目楚词之经此盖其较明之初也。后有扬雄者著《方言》其言大备。然皆考名物之同异不显声读之是非也。逮郑玄注六经高诱解《吕览》、《淮南》许慎造《说文》刘熹制《释名》始有譬况假借以证音字耳。”《释名》是一部从语言声音的角度来推求字义由来的著作它就音以说明事物得以如此称名的缘由并注意到当时的语音与古音的异同对后代训诂学因声求义的影响很大同时也是研究汉语语源学的要典。其体例仿照《尔雅》。刘熙在自序中说:“熙以为自古造化制器立象有物以来迄于近代或典礼所制或出自民庶名号雅俗各方多殊。……夫名之于实各有义类百姓日称而不知其所以之意。故撰天地、阴阳、四时、邦国、都鄙、车服、丧纪下及民庶应用之器论叙指归谓之《释名》凡二十七篇。”这段话说明了他编这部书目的在于探讨各种名称得名的由来书名就表现了他的旨趣。今本《释名》将篇分为卷所释为天、地、山、水、丘、道、州国、形体、姿容、长幼、亲属、言语、饮食、采帛、首饰、衣服、宫室、床帐、书契、典艺、用器、乐器、兵、车、船、疾病、丧制。这代表了刘熙对语词所表示的事物的一种分类。《释名》解释事物的名称完全从声音上去探索它要考求语词音义之间的关系说出事物所以如此称名的缘由。如:“日实也”“月阙也”这本是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的解释。但《释名》却要说出道理来作了进一步的解释。“日实也光明盛实也”“月阙也满则复阙也”其它如:“冬终也物终成也”“彗星光梢似彗也”“身伸也可屈身也”“脊积也积续骨节终上下也”等等。诸如此类都是以音求义在训诂学上称之为声训亦称音训。《释名》就音以说明事物如此称名的缘由有些道理如在《释水》中对“浍”字的注解是:“浍注沟曰浍。浍会也小沟之所聚会也。”前四字是解释词义的。下文以“浍”的声旁“会”字说明“浍”字得名的由来这是以声近的字来推究造这个“浍”字的缘故的。又“沦”字的注解说:“沦水小波曰沦。沦伦也小文相次有伦理也”。这是以“伦”释“沦”又是用同音字来探求词源的。这两条都解释得很自然有道理。但《释名》的不少解释出于主观臆断穿凿附会没有实际的根据也并非是经过系统的探索而得出来的因而缺乏科学性。《释名》虽有明显的缺陷但这部书却是我国音训词典的先河对后代双声叠韵的词书的编撰有不小的影响在古汉语研究方面也颇有用处。首先是它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汉代的语音和方言其次是它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古书中的词义和事物。另外它也启发我们从语音方面去理解词义和探索义近的形声字之间的关系。一千七百多年以前就有这样具有语源性质的书这是很可贵的。其所以能流传至今而没有亡佚既与人们想追寻语源的心理有关系也与它在语源学上的地位和影响有关系。《释名》的传本只有明代的覆宋本缺误甚多。清代毕沅作《释名疏证》纠正了其中的不少讹误有朴尘之功清末王先谦又作《释名疏证补》这是一部集解性的书已包括毕沅的《释名疏证》在内又吸收了同时代人的成果续有补正可称善本最便于研读。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94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