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从炼金术到化学_当代诗学的话语转型问题.pdf

从炼金术到化学_当代诗学的话语转型问题.pdf

从炼金术到化学_当代诗学的话语转型问题.pdf

上传者: 15271622881 2012-07-26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从炼金术到化学_当代诗学的话语转型问题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从炼金术到化学当代诗学的话语转型问题从炼金术到化学当代诗学的话语转型问题王家新年代以来,随着中国大陆社会经济及原有的意识形态语境及文化秩序的大幅度变符等。

从炼金术到化学当代诗学的话语转型问题从炼金术到化学当代诗学的话语转型问题王家新年代以来,随着中国大陆社会经济及原有的意识形态语境及文化秩序的大幅度变化,‘话语转型”被提了出来。而在文化界的这种“后现代热”中,以前曾处在所谓“先锋”位置的诗歌却显得有点过于迟缓。这本身就是一种值得深究的现象。诗人们或是处在某种深刻的不适状态,或是出于逆反心理以“精神持有者”的姿态傲视于当下语境。当然,这一切仍说明了某种历史变化所引起的深刻震荡已远远超出了人们所能省察的程度。二、三年前,欧阳江河曾在一篇文章中谈到八十年代末所标志的一个诗歌时代的结束,可是,在年以后又发生了一次诗歌“中断”,虽然它并不是以一种突然、强烈的形式出现。诗人们渐渐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更复杂也更困难的境地。换言之,历史并没有重复,但它所发生的喜剧性演变,却使诗歌的轮子再一次悬在了空中。这就说明“话语转型”是一个实际存在的问题,而且是与中国诗歌长久以来面对的“意识形态焦虑”相关的问题。为什么在一种巨大压力下诗歌尚且能够发出自己坚执的声音,在前二年却几乎陷入了“失语”为什么信天翁在天空中是王者,放逐到船板上却成为人们捉弄、嘲笑的对象,它“巨大的翅膀反倒妨碍行走”为什么在一种意识形态“对峙仪式”或“反对峙”表演中一些中国诗人能意识到自己的角色,而在一个日益松懈的时代却茫然起来还有,为什么在一个古老文明结束、“价值沦丧”的时代,一种悲剧式的挽歌写作却显得不可能,本身成为一种喜剧性行为总之,这些以前不成间题的问题在今天都成了问题,成为无法再绕过去的障碍。存在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受到了破坏,甚至嘲弄。的确,这是一个给中国诗人们出难题的时代。而只要真正面对这类难题,并伴之于对多少年来写作的反省,就有可能意识到我们以前不曾深刻意识到的中国现代诗歌自诞生以来就陷入的历史性困境。而这个困境是在被给定的话语生存条件与文学的自由之间,以及在文化的承诺与个人的自由之间反复形成的。无论人们把诗歌设想得多么超然,在一个人们一生下来即被意识形态纳入它的再生产程序之下的语境中,其实它一直处在意识形态冲突和焦虑的中心地带。且不说在这一历史语境中的“对峙”以及带有“取代”意味的企图例如在一个缺乏信仰撑持的国家里诗歌甚至被抬到了“准宗教”或“代宗教”的位置,请想想海子以及人们对他的膜拜,那些“反对峙”或逃避对峙的诗人,其实“即使在梦境里也从未走出过那个不可捉摸的寓言”,这就是说除了做出某种姿态外他们口社会科学战线年期文艺学研究一一一一一一一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他们在年代中后期通过各种艺术宣言宣布意识形态已经在他们那里“终结”了这件事本身就已经相当地“意识形态化”了。因此进入年代以来,“老革命”遇上了新问题。在此意义上,“话语转型”与其说是面向未来的,不如说它首先意味着一种历史反省、一种话语的自我清理,意味着“为结束过去而工作”。也许过去永不结束,但我们却有可能在一种“不是借助铁铲的活埋行为”、而是“主要表现为一种技艺精湛的手术刀的行为”中,找到我们的症结所在。而年月下旬在贵州举行的全国诗歌学术研讨会,正是一个话语自我清理的例证。会议上的争执,显然是当下这个“杂语时代”的缩影,只不过富于意味的是,这已不是早年朦胧诗与反朦胧诗之争,而是在所谓现代诗的“同一阵营”中显示出了无穷的差异性或不可通约性。首先,这种话语相遇暴露了“崛起论的批评系统”程光炜语与年代末以来的诗歌写作的严重脱节。崛起论批评系统对朦胧诗的辩护对中国现代诗的“合理化”、“合法化”和“普泛化”起到了重要的历史作用,但是,如同程光炜所说,“崛起论者对朦胧诗的阅读一直滞留在第一文本西方世纪人道主义观念层次,对其潜文本中的存在主义思想性格,则根本没有触及”,因此,这种以人道、启蒙和社会进步为主要神话谱系的批评已无法对具有个人写作性质的诗歌讲话不仅如此,随着时代的演变它还渐渐由一种持异性力量变为话语等级制度的一部分,或者说被意识形态纳入了它的再生产机制。例如,他们在批评实践中形成的那种“覆盖性话语”,那种惯于“对整体讲话”的方式,那种对“集体命名”和流派归类的热衷,导致了对诗歌发展、诗歌写作中差异性与断裂性的遮蔽,导致了对个人诗学存在的简化和取消。可以说,年代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集体兴奋”,以致众多的批评者纷纷被这种风气所愚弄。人们最终看到的只是“集体命名”下的诗歌群体现象,无法归类的诗人等于不存在,可以归类的诗人,也不过是用来为所谓“新生代的美学特征”或“后朦胧与前朦胧之异同”这类“宏大叙事”作证的群众甲或群众乙而已。也许是事与愿违,这种“普遍性话语”的无限增值,恰好与对个人写作的抑制成正比。在这里我们再次看到了意识形态机制运作的后果。当然,诗学批评中还有另一种存在,它以诗人型批评为主,它坚持以差异的而非同一的、个人的而非整体的方式来言说,在意识形态化语境中显示出一种分离的性质。但是,这并不足以改变整个诗学研究与批评的态势。重要的是,这类批评在一个历史转型期也存在着一个话语的自我更新问题。因此就整体而言,诗歌批评已多少显得有点失效,虽然它并没有深刻意识到自身的失效。说它“失效”,在于它既不能积极加入到目前中国的话语实践中,并成为其中充满变革精神和想象力的一部分,也不能和当下的诗歌写作处于一种相互激发的“共生”关系之中。“失效”并不是一种价值宣判,而是说它存在着一种自我解构和转型的必要。问题还在于,在今天应该对自身加以反省的还不只是批评界。多年以来,一种在诗歌写作中普遍存在的风气是那种非历史化的诗学倾向及诗歌口味。出于对历史的反拨,年代末以来人们提出了“回到诗本身”以及“让诗歌成为诗歌”,然而不幸的是,人们在试图摆脱意识形态控制的同时又陷入另一种虚妄。到了年代中期,“语言本体”以及罗兰巴特的“不及物”写作或“零度写作”更是被抬到压倒一切的位置上,加上中国文人的趣味主义与功利之心,致使写作成为一种“为永恒而操练”的竞技,一种与翻译同步却与他们自身的生存从炼金术到化学当代诗学的话语转型问题相脱节的行为。在相当多的诗人的写作中,历史仅被限定为一种背景,文本与语境间老死不相往来,据说这一切都是为了达到艺术的“纯粹”或“自足”。人们试图避开以前中国诗人所曾陷入的历史的陷阱,但是由于他们这种天真的理解,尤其是由于某种“二元对立”式的思维方式的支配,他们并未能给中国诗歌提供出路相反,他们这种被扭曲的诗歌意识在今天看来也许是到了不可思议的畸形程度。我并不否定年代诸诗歌流派在某一阶段或某一侧面的意义,但我要说他们并未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诗歌的问题,倒是形成了一系列积重难返的后果。流派喧嚣之后,一种不断地向存在“敞开”的话语能力却未能形成,一种在中国语境中诗歌品格及诗歌承受力的铸造更是没有怎么想过的事。这就是为什么一旦经历社会生活的重大震荡,诗歌就显得那么苍白、虚幻、不真实的原因。因此,年代末标志着一个非历史化的、看似在反叛实则在逃避诗歌的道义责任、看似在实验实则绕开了诗歌的真正的写作难度的时代的结束。诗人非默对此曾不无沉痛地反省到“年代的喧嚣只不过是西方世界近百年的诗歌在中国一次集中而焦虑的投影而已,其中很少有我们自己的创造。海德格尔说‘我从我的我在’去工作,从我的实际出发去工作。存在就是靠这个实际而怒吼。我们呢我们在膜拜了海德格尔之后,却使存在更加沉默了。而我之所以将这一切纳入我们的反省视野,是为了让历史开口对我们“说话”,更是为了面对我们曾经面对而在今天依然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我欣赏欧阳江河在那篇文章中的精彩之处,但我不能不指出他仍回避了年代末以后那几年中国诗歌的真实困境。在那篇带有回顾与总结性质的长文中,他提出把“中年写作”作为理解年代末之后诗歌写作的首要线索,并在论述中实际上以抽象的年龄状态代替了具体的历史时间以及它给我们每一个人所带来的震撼与颠覆,“中年写作与罗兰巴尔特所说的写作的秋夭状态极其相似”,“中年写作的迷人之处在于,我们只写已经写过的东西直到它们最终变成我们从未写下的”。。这样的描述的确不错,只是这样的“中年写作”可以放在任何一个时代、一个国家、一种语境的诗人身上,但和当时经历了一场巨大震撼的中国国内的诗歌写作并无根本的、切实的关联。我相信诗歌在那时面对的是更为严峻的问题,是自身在一种巨大压力下的生存与死亡、回顾与转变、坚持与承担的问题。且不说其它诗人诗作,就是欧阳江河自己在那时写下的一些诗,也是抽象的时间递进被具体的历史震裂所中断并改变的结果。为什么我们要用一种普泛化的、非历史、非语境化的理论发挥来避开甚至遮蔽这一真实的历史境遇这是真正出于对历史也对诗歌负责呢,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为了“永恒”这就是问题所在。在这里我看到了在中国式的尸意识形态焦虑”中才得以形成的种种“情结”以及它们对人们的支配。这使许多诗人形成了一种非历史化的诗学倾向、玄学风气、写作及接受口味,但却弱化了他们作为一个诗人应该具备的面对现实、处理现实的品格与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一旦社会发生巨大变化诗人们就变得茫然不适的原因。显然,形式技巧的娴熟或长进并不能代替一种内在的缺乏,它只有和一种“不断向存在敞开的特殊的诗歌感受力”减棣。相互结合并构成一种互动关系时,才能切实地恢复自身的“话语”能力。也正是出于这种历史反省我感到了“转型”的必要,感到了使诗歌的轮子重新回到地面上来的必要二时间证明那种“抽象写作”或“驼鸟式写作”什么问题也不能解决,纵然它们可以把一种诗歌写到“完美得毫无意义”的程度。我们只有把写作置于具体的历史语境的压社会科学战线年期文艺学研究力下,把它纳入到时代与我们自身的多重关联中,才能获得一种切实的诗歌意识和一种敏锐的话语转化能力。对此,我们可以再以海子为例,无论说他代表了“一种前工业文明时代的抒情”,还是说他体现了一种意识形态化语境中的某种信仰冲动,他都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在今天,人们不再可能像他那样写作了,甚至连模仿也是不可能的纵然在几年前我们还看到一种铺天盖地的模仿。我想这并不只是因为海子把他那种写作推向了极致,而是因为一个完全有别于海子死亡前后的时代正在我们面前展开。这再一次说明无论人们把诗歌写作设想得多么超越时空,它仍不能不受制于历史语境及文化、文明的演变,受制于不断演变的社会总体的“话语实践”的牵制并且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这样讲可能会冒犯所谓“纯诗”的耳朵,而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够从某种非历史化的虚妄中解脱出来。那种脱离了具体历史境遇及压力的写作,现在人们看清了,无非是一种“无效写作”或“仿写作”,是一种在今天需要从根本上加以疗治的写作。总之,我们正进入到一个历史语境发生重要、广泛变化的时代,并且生活在愈来愈受到全球文明笼罩和压力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文化时代,那种“几十年一贯制”式的,或者说以“静止、固定、延续”为基本特征的把握文学的思想方式,必然会受到质疑、挑战。维特根斯坦当年曾在他的个人札记中这样写到“当困难从本质上被把握后,这就涉及到我们开始以新的方式来思考这些事情。例如,从炼金术到化学的思想方式的变化,好像是决定性的”。。的确,问题正是在于“困难”能否从本质上被把握到。前一段诗歌界一些人对于“转型”的拒斥,我想部分地是不能意识到自身在当今时代经历的危机,部分地是由于批评界的“后现代热”所引起的逆反心理。但是,对于“后学”的反感,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能谈论后现代主义。在我看来,中国的某些批评家,其实是“过于后现代主义,又不够后现代主义”。过于后现代是指他们把一切都变成了“后现代”,把后现代当做了一面新时代的旗帜不够后现代则是指他们其实还缺乏像德里达、福柯那样彻底的、不妥协的解构立场和批判梢神。这就是为什么在一个“后现代”话语无限增嫡的时代,话语转型问题依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的原因。这一切构成了我们的语境,同时这一切说明了许多问题是无法绕过去的。在这个时代,那种以“永恒”的名义拒绝当下并由此踏上“优愤归途”的做法与那种廉价的后现代主义一样都不足取。我想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文化批评的精神,一种对自身困境的深入体察,一种与时代的要求相称的自我挑战与自我变构的能力。在一个我们从未经历过的时代,谁也无法对“话语转型”进行规范,但是如果一个写作者能够深切意识到自身的“困难”,他就不能不要求一种与这种内在经历相称的思想方式的变化,而这才是“决定性的”。注释欧阳江河《后国内诗歌写作》,《花城》,程光炜《误读的时代,,《诗探索》出自波特莱尔《信天翁汤一诗参见王家新‘谁在向我们走来》《文论报》外减棣《后膝脸诗作为一种写作的诗歌》、《中国诗选理论卷非歇《我们这个时代的写作》,《今天》维特根斯坦《文化与价值》,清华大学出版社,年版。作者单位北京教育学院中文来责任编辑王成较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4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