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东亚社会主义同盟与美国的遏制战略_1949_1969_

东亚社会主义同盟与美国的遏制战略_1949_1969_.pdf

东亚社会主义同盟与美国的遏制战略_1949_1969_

cassano
2012-07-10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东亚社会主义同盟与美国的遏制战略_1949_1969_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年月,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写给国务卿的一份备忘录在华盛顿引发了激烈的政策辩论。政策辩论的核心问题是,毛泽东是否可能成为亚洲的铁托。,即将诞生的中苏同盟是否因此产生裂痕乃至瓦解他写道“在可能导致中苏分裂甚或走向战争的众多原因中,最重要的是不甘人下的毛泽东要成为亚洲的列宁。”①司徒雷登的看法虽具有先见之明,但他先验地认定,中苏同盟越紧密必然对美国不利,在中苏同盟间制造摩擦则符合美国利益。然而,年之前的历史事件说明,华盛顿不应对中苏分裂与不和的前景感到欣慰。事实上,一年间的年代中期时,共产党同盟内部关系比较和谐、中苏两国都想限制印支战争,但这一阶段却是用强制性外交来遏制共产党同盟相对比较容易的时期。对于美国及其盟友来说,在中苏同盟的形成阶段一年和分裂时期一年,通过强制性外交来遏制共产党同盟比在世纪年代中期难度更大、成本更高。一年,在中苏同盟的最初阶段,诸多因素使得该同盟相较于苏联主导管理和协调的时期更为强硬,从而导致遏制国际共运的成本更大。这些因素包括各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安全利益不同斯大林怀疑毛泽东对苏联领导的国际共运不够忠诚毛泽东需要向多疑的斯大林证明自己是国际主义者弱小的平壤操纵与莫斯科和北京的准同盟关系来抵抗南韩人侵的能力共产党在朝鲜的军事行动缺乏协调,从而发出错误的示弱信号,使得美国的强制性外交难以奏效。同盟后期一年,对国际共运领导权和威望的竞争提高了北京和莫斯科的革命积极性,促使北京和莫斯科先后支持国际共运的扩张。世纪年代初期,共产党同盟处于不稳定的形成过程,这大大提高了与美国发生军事冲突和冲突升级的可能性。这一时期的主要问题不是共产党之间的竞争,因为毛泽东并不想膺取斯大林在国际共运中的领导位地位。问题在于亚洲共产党和莫斯科之间缺乏协调、斯大林对北京的铁托主义倾向的怀疑以及毛泽东要通柯庆生,,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教授。年月进人美国政府,现任美国国务院主管东亚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本文发表于年,文中论点不代表作者现在的观点。詹奕鑫,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级硕士研究生陈琪,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教授,《国际政治科学》执行主编。著有遏制与绥靖大国制衡行为分析》年等。工,,,,。,一,拍,,过表现革命的国际主义来打消斯大林的疑虑。这一时期,毛泽东的革命积极性明显高于斯大林的期望,这在朝鲜战争爆发前的几个月里表现得十分明显。在某种程度上,毛泽东的确有些担心,朝鲜的进攻计划将把所有的东亚共产党人牵连进来。因此,倘若斯大林能在该地区制定和实施更主动的战略部署,本可以避免这种担心变成事实。金日成一利用中苏之间的不协调和不信任,先后说服斯大林和毛泽东同意并支持他对南韩发动进攻。当进攻遭受挫折和失败时,斯大林把抗击联合国军的重任转给了毛泽东。如果中国仅仅是接受斯大林要它支持金日成进攻的使命,毛泽东采取的朝鲜政策就不会那么主动。从某种意义上说,毛泽东的对朝战略比斯大林更富进攻性。因此,从强制性外交的角度看,在朝鲜战争的前几个月,内部缺乏协调的共产党同盟所发出的不确定信号,使美国的强制性外交难以奏效,并在年秋大大增加了战争升级的可能性。在越南,毛泽东向胡志明的共产党军队提供了大量援助。如果斯大林能更牢固地控制中国的对外政策,胡志明得到的援助可能就要少得多。一年,毛泽东把越南视为中国的战略要地,并认为他可以借此确立自己的国际主义者身份。而苏联对越南则没有那么大兴趣,它对越南明显要比中国谨慎。作为全球性大国,苏联的主要利益在欧洲,它担心共产党人支持越共抵抗法军的国际主义高姿态会削弱法国国内甚至法共内部对苏联的同情。由于北约刚刚成立,欧洲防务的本质尚未清晰,法国的未来走向对冷战至关重要。对苏联而言,越南的重要性要小得多。苏联还担心,越南冲突可能升级为美国介人的战争。最后,斯大林显然对越南共产党以下简称越共的意识形态疑心甚重。在度过相对和谐的时期一年之后,东亚共产党阵营内部出现了新的分裂势力,共产主义变得更难对付、更危险。对美国来说,假若国际共运处在莫斯科的严密控制之下,美国的遏制成本就会低得多。中共和苏共争夺国际共运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内部竟争,使中共更积极地支持越南和其他地区的共产主义革命,而苏联则变得相对保守。不过,由于害怕在与北京的竞争中丧失国际共运的正统地位,莫斯科转而主动向从河内到哈瓦那的革命运动提供军事、经济和外交援助。所以,从遏制共产主义的角度来看,与人们的直觉相悖的是,共产党人同盟内部的民族主义和国际主义之争使它更难于对付。如果考虑到苏联担心丧失全球共产党的领导者地位,并对东亚特别是东南亚不甚重视的话,那么在世纪五六十年代国际共运明显处于苏联领导之时,以强制性外交来遏制国际共运实际上更为容易、成本也更低。金日成和胡志明等共产党领导人都要致力于本国的革命和统一,对他们来说,得到外国共产党人必要的物质援助和政治支持至关重要。为了维持和提升自己的国际主义者身份,为了在与对方的竞争中获得其他共产党的支持,中苏两党都对他国革命提供了援助。其结果是,这些国家的武装革命得到了超乎预期的援助和鼓励。假若朝鲜、越南的共产党和亚洲的其他共产党一样,仅仅充当苏联的仆从,他们将不可能得到这么多好处,因为苏联作为一个拥有全球利益的强国,其利益并非总是与这些忙于反殖和内战的革命运动相一致。例如,在年的日内瓦会议上,美国及其盟国尚能与共产党人达成协议,但世纪年代,社会主义同盟的分裂却使美国难以在老挝和越南协商出一个有效的和平协议。年到世纪年代中期,共产主义国家之间的公开敌对无疑对西方国家十分有利。在中苏、中越和越柬边境上,共产党人耗费大量资源相互对抗。他们的直接冲突给美国提供了与某些共产党人进行合作的机会,比如我们亲眼目睹的一年的中美关系。在年中苏竟争发展成武装冲突之前的这段时间内,越南和其他国家的革命者很难在中苏论战中坚定地支持其中一方,也无法通过支持一方反对另一方来获得援助最大化。不过,在中苏之间的紧张关系发展到分裂,以及共产党阵营内部的武装冲突爆发之前,共产党之间低烈度的竟争对西方而言并没有多少好处。事实上,在一年的年时间里,东亚共产主义运动处于团结协调时,才是美国及其盟友最易遏制这一运动的时候。一、威慑理论、同盟理论与修正现状同盟内部的意识形态主导权问题对于东亚冷战史,本文提出两个相关的理论观点。第一,一年,共产党同盟缺乏内部协调,使东亚反共力量的强制性外交难以奏效。尤其是在朝鲜,组织化程度不高的革命运动发出的信号是不清晰的,别国难以摸清共产党人的底线,①从而无法确证中苏是否会挽救北朝鲜的失败。缺乏透明度和相互协调不仅削关于强制性外交中清晰信号和透明度的重要性,见,“即,,,“。,,。,叩,环‘,,,花,“,”,‘。了,‘,‘嗜‘,,,一。弱了中国阻止美军越过三八线的努力,也削弱了美国阻止中国升级战争的努力。同时,它还意味着冲突一旦升级,就是大规模战争。从威慑理论的角度来看,共产党集团内部缺乏协调使得美国领导人及其盟友难以把强制性威胁和安全保障适当结合起来,从而以可承受的代价来阻止共产主义军事力量在东亚的扩张。①在全面战争中,对手不团结并非总是好事。当一方试图谨慎地权衡威胁和安全保障以避免战争或战争升级,对方的内部竞争和缺乏协调将妨碍该目标的实现。第二,对一的东亚冷战史,本文结合了两种现有的同盟理论,来解释具有某种共同意识形态的修正现状同盟同盟成员借助于该意识形态来竞争国际地位和同盟领导权的行为。在目前的文献中,意识形态被当作是自变量,它的作用在于要么加强或削弱同盟的团结,要么使同盟表现得具有进攻性或防御性。在我的研究中,意识形态所具有的改变现状和革命性本质是给定的,国际共运的凝聚力是自变量,同盟对他国表现出进攻性的程度以及遏制国际共运的难度和成本则是因变量。因而我们可以预期,在修正现状的运动彻底分裂、其成员反目成仇时,国际共运很容易被遏制但是,如果冲突没有公开化,同盟的内部秩序与其他国家通过强制性外交来遏制革命扩张的难度之间将是负相关关系。所以,在同盟内部的不和达到顶点从而导致盟友间武力相向之前,遏制该同盟的难度最大。学者们根据不同理论的视角认为,意识形态既可以增加同盟的团结,也可以导致同盟的裂痕。因此,他们在预测同盟究竟会变得更牢固还是更脆弱时,会得出与政治现实主义者不太一致的结论。换言之,意识形态因素不仅有助于人们理解同盟是否容易形成,而且还可以使人们了解业已形成的同盟是否牢固。即使通常轻视意识形态因素的现实主义者,也大都承认,意识形态具有加强或者削弱同盟的重要作用。例如,斯蒂芬·沃尔特叩即注意到,某些意识形态如共产主义要比自由民主制等其他意识形态更易导致同盟内部不和。他认为,这是因为有些意识形态具有等级性,因而争夺同盟领导权会增加同盟内部的矛盾。比如,共产党国家就会在国际上为意识形态的主导权而相互竞争,而自由民主国家的同盟则没有这种内证倾向,因为自由民主制下的意识形态大体上既无等级制①关于强制性外交中权衡成胁和安全保证的重要性,见,,动,、。,,。,。。。王。,,几,以洲。也不相互敌对。然而,沃尔特没有探讨,一个具有意识形态等级关系的同盟在其形成过程中,或同盟形成之后其成员争夺领导权的斗争,将怎样影响同盟成员对敌对同盟的安全政策。兰德尔·施韦勒在比较了修正现状同盟和维持现状同盟的倾向之后,指出修正现状的意识形态同盟更具进攻性。他认为,在修正现状同盟中,弱小的成员国可能是为了获益而追随强大的进攻性国家。虽然这些弱国有誉行动的自主权,但它们〔比如,法西斯意大利会主动谋求与强国比如,希特勒德国合作,以分享颠覆国际现状的利益。他强调,因为弱国更容易规避“推卸责任”的问题,所以修正现状同盟比防御性同盟即维持现状同盟更加团结、更具进攻性,这一点在国际关系著作中已得到很多讨论。施韦勒的著作解释了为何有些修正现状国家会去追随强大的邻国而不是制衡他们,也解释了为何修正现状同盟比防御性同盟更容易采取集体行动,但他没有解释在这些同盟里,修正现状国家为争夺领导权而进行的竟争如何在意识形态上增强了同盟的进攻性。本文把沃尔特对同盟内部竞争的关注和施韦勒对修正现状同盟进攻性的关注综合起来,重点研究一年间的中苏关系。笔者认为,如果修正现状同盟存在着意识形态主导权的内部竞争,那么在同盟凝聚力下滑且缺乏明确的领导者时,这种同盟就特别具有进攻性,也非常难以遏制。如果这个观点是正确的,那么在修正现状同盟崩溃之前,用强制性外交来遏制曾被沃尔特所讨论的同盟是非常困难的。一旦修正现状同盟的成员反目成仇,同盟的对手就会大大获益但如果内部竞争没有导致同盟彻底瓦解,该同盟就会对对手形成很大威胁。尽管修正现状同盟内部有可能存在竞争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危险,但只要该同盟有很高的凝聚力,使用强制性外交来遏制该同盟就相对较易。在这种情况下,较弱小的同盟成员会调整他们的政策,使之适应一般比较保守的强国的意愿,因为强国掌握着同盟的主导权。在本文所考察的案例中,我认为一年是最容易用强制性外交来遏制东亚共产党的时期。在这一阶段,毛泽东已然证明,他不是铁托,而是国际共运的忠实成员,苏联降低了对这个问题的担心其他国家虽然对苏联并非百依百顺,但无人挑战苏联在国际共运中的领导权中苏的紧张关系已初露端倪,不过总体依然相当亲密。从世纪年代末中苏关系开始紧张和敌对,到年中苏同盟彻底分裂并演变成军事冲突,这一过程对美国来说充满了危险特别是在越南。世纪年代后期开始,中苏争夺国际共运领导权的斗争,使得美国及其盟友更难遏制东亚和其他地区的共产党。在世纪年代,毛泽东之所以援助东亚地区的革命,不仅是他想改善中国的国际安全环境,而且这种援助能提高他的个人威望和中国共产党在国际共运中的革命声誉。至少到年,也就是共产党同盟内部的竞争发展成中苏公开的武装冲突之前,同盟内部的斗争不但没有削弱,反而推动了国际共运的扩张。年后,美国才真正享受到中苏分裂带来的利益。二、潜在铁托主义者面临的矛盾同盟的形成及其对威慑的影响在亚洲共产主义运动的形成阶段,国家利益的差异、领导人间互不信任和各国军事与外交的不协调,通过两种方式使反共力量更难遏制这一运动,遏制的成本也更高首先,如果胡志明、金日成和毛泽东都只是坐等莫斯科的指示,很可能得不到那么多的援助以支持其革命,因为莫斯科的战略重心通常不在东亚。其次,一旦朝鲜半岛爆发战争,尚未协调一致的共产党同盟发出的信号是美国难以读做的,美国因此对中苏的决心产生危险的错误认知。缺乏明确的信号导致强制性外交复杂化,从而在年月和月增加而不是减少了冲突升级的可能性。作为一个有主见的革命者,金日成先后在莫斯科和北京进行游说,以便为年月的冒险获得政治和物质支持。①斯大林固然希望平壤政权统一朝鲜半岛,但他没有金日成那么高的热情,而且不愿意为统一半岛统承担巨大风险。金日成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游说,他至少在年春天和夏末两次遭到中苏的拒绝。直至年月底,金日成才最终说服斯大林重新考虑自己的统一方案。斯大林之所以决定支持金日成,主要原因是他认为国际局势发生了变化美国已全面撤出中国内战,据知在南韩存在着一支数量庞大且愈志坚定的第五纵队革命军,半岛上的力量对比已迅速向有利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转变。不过,需要指出的是,金日成是统一方案的提出者,也认识到孺要为此说服斯大林。他不仅向斯大林兜售国际环境发生变化的观点,还成功地利用同盟政治来鼓动斯大林支持他的计划。年月日,金日成通过苏联大使什特科夫①叮作,“一巴,呜一”口,。,肠法叮尸卿,,一·,希望苏联支持他进攻南韩。金日成充分掌握了斯大林的心理。他宜称自己忠于斯大林的领导。他说,统一朝鲜的机会稍纵即逝而且,如果现在不采取行动的话,自己政权的合法性会受到质疑。他企求什特科夫确保他去莫斯科和斯大林讨论朝鲜统一问题。金日成还补充说,如果这不方便的话,毛泽东从莫斯科回国后,他可能会去北京。无论如何,他都有事情同毛泽东谈。①金日成的话加剧了斯大林对中国在东亚独立影响力的担心。在先前两次拒绝金日成军事统一的请求后,斯大林当然不满意金日成去找毛泽东帮忙的想法。②两个星期后,斯大林改变了主意,对金日成的总体计划表示了同情和支持,并同意找个双方都方便的时间在莫斯科讨论该计划。月,斯大林在莫斯科会见了金日成,并在原则上支持金日成的计划。斯大林的做法充分说明,他主要考虑的是同盟政治因素。斯大林通过有限支持金日成的进攻计划,把责任推给毛泽东。斯大林坚持说,金日成应先去北京,向毛泽东清楚介绍其计划后,苏联才能最终同意。斯大林还强调,如果金日成的计划遭受挫折,只能由中国军队而非苏联军队向他提供援助。③金日成随即在月前往北京。从已解密的苏联档案可以判断,金日成利用斯大林和毛泽东之间没有进行直接磋商的机会,故意误传了斯大林在莫斯科的表述。金日成告诉毛泽东,斯大林已赞成他的进攻计划,他来北京只是咨询北京对这个问题的意见。毛泽东并没有轻信,马上给莫斯科发电报证实此事。斯大林迅速回电,强调莫斯科对进攻的赞同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毛泽东也赞成进攻。④因此,如果毛泽东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战略选择,实际上有权否决这次行动。不管毛泽东如何决定,斯大林都能使苏联在推动亚洲革命的同时,避免自己在朝鲜和①什特科夫关于金日成提出向南方发动进攻问题致维辛斯基电》年月日,沈志华编《朝鲜战争俄国档案馆的解密文件》上册,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史料丛刊,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年,第页。②叮路,“,”肠尸,,行,《什特科夫关于金日成提出向南方发动进攻问题致维辛斯基电》年月日,沈志华编《朝鲜战争俄国档案馆的解密文件》上册,第页。③,“”④《罗申关于金日成与毛泽东会谈情况的电报》年月日,沈志华编《朝鲜战争俄国档案馆的解密文件》上册,第页沈志华《毛泽东、斯大林与韩战中苏最高机密档案》,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年,第份页、吃斯大林关于同惫朝鲜同志建议致毛泽东电年月日,沈志华编《朝鲜战争俄国档案馆的解密文件》上册,第页。台湾与美国发生直接冲突。同盟政治在斯大林有条件支持金日成进攻的决定中起了什么作用我们从俄罗斯的文献中得知,年时斯大林十分担心毛泽东可能变成亚洲的铁托。①当毛泽东年月前往莫斯科就防御条约进行谈判时,斯大林小合翼冀地招待他,连续数周拖延实质性会谈。文安立认为,斯大林不仅要检验毛泽东能为“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奉献多少,而且要他保证苏联在该地区的领土要求。②所以,从逻辑上来推论,当金日成在年月中旬请求莫斯科同意他进攻南韩时,苏联领导人应该认真考虑了其请求,毕竟不好再次拒绝金日成。然而,除了金日成在月日请求苏联支持并暗示可能要去北京,以及月份斯大林以毛泽东支持战争为条件同意金日成的计划之外,我们没有充分的档案材料,可以证明斯大林关于朝鲜问题的决策与中苏之间的同盟政治存在任何联系。不过,根据中美俄三国的主流外交史学家的研究,我们可以判断,正是因为斯大林怀疑毛泽东可能成为铁托主义者或者亚洲的列宁,才使得金日成挽动东亚共产主义运动的努力成为可能。例如,历史学家弗拉迪米尔·祖波克和康斯坦丁·普列沙科夫认为,对毛泽东未来独立倾向的担心,是“解释为什么金日成成功地使斯大林同意进攻南韩的关键”。他们写道倘若斯大林对北朝鲜说不,中国内战那样的情形可能会重演,苏联可能会再次扮演阻止远东革命进程的角色。不过,毛泽东既莱聋不驯,又深不可测。中国人在没有莫斯科认可的前提下也可能支持金日成,就像铁托的南斯拉夫人会淇视莫斯科的反对去支持阿尔巴尼亚和希腊的游击队一样。中苏条约墨迹未干,就去批评中国,这既不可接受,也会祸害无穷。但是,同样也不能承认毛泽东在亚洲革命中的至高地位。⋯⋯年月上旬,斯大林支持金日成的进攻计划时,他相信自己防止了这两种情况的出现。③①铭,。,,雌协,材助耐‘从附叭,,七“,,一②,二脚“侧妞”介心。、肠,多一左,,记,,,一同愈文安立“斯大林不信任毛泽东”这一判断的论述,见,加添血众屁“几’甲爪反‘阴翻,“耐,,即石·③,肋添沈耐几’,凯思林·威瑟斯比也指出,斯大林支持北朝鲜对南韩的进攻,除了要消除日本有朝一日在朝鲜获得军事基地的可能性之外,主要是为了防止中华人民共和国脱离苏联的领导,并维持苏联在国际共运中的声望。①中国学者沈志华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他认为,年初斯大林并不相信毛泽东会成为拥护苏联、对抗美国的先锋,特别是如果中美两国在短期内解决台湾问题的话,斯大林的疑心就会更大。此外,斯大林还担心被他的盟友拖人一场和美国的战争。在他同意中国解放台湾前,为了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并确保中国不挑战他在国际共运中的领导地位,斯大林有条件地支持了金日成的计划以促进朝鲜的武装统一。因此,斯大林要避免美苏直接冲突,并使中国充当国际主义者,让中国无法集中精力解放台湾,由此维持中国对苏联的依赖,毕竟中国以后解决这一难题需要苏联支持。②现在还不能肯定,当金日成月份前往北京转达他和斯大林的会谈结果时,毛泽东是否是因为要消除斯大林对中国共产党的疑虑而决定支持金日成的计划。不过,毛泽东后来回忆说,在中国决定抗美援朝之前,斯大林认为中国共产党还不是真正的列宁主义者。③确实,对毛泽东而言,那时他深知苏联非常担心中国出现铁托。年月,斯大林显然是故意把中国政策顾问科瓦列夫的内部报告透露给毛泽东,因为科瓦列夫怀疑毛泽东对苏联领导的国际共运的忠诚,并认为中国单方面谋求与美国的和平。④有充分的材料说明,年初毛泽东希望消除斯大林对自己的疑心。月日,毛泽东同意把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由朝鲜①叮伪,“,”肠‘‘必加‘叮抢‘,,②沈志华《毛泽东、斯大林与韩战中苏最高机密档案》,第一页。沈志华认为,朝鲜战争的爆发是对中苏同盟的第一次重大考验。在战争爆发前斯大林对毛泽东缺乏信任。斯大林不在乎战争的结果,他的目的是维持苏联对东亚的影响力。根据沈志华的研究,斯大林之所以担心中国可能在朝鲜统一之前解放台湾,是因为首先,解放台湾是一场海空战争,中国在这方面实力不足,而美国十分强大。比起朝鲜战争中国解放台湾更可能把苏联拖人与美国对抗的战争。而在朝鲜,斯大林希望把地面战争的责任推给中国和朝鲜,他只提供武器。其次,斯大林认为在东北亚,中国并非一个可靠的盟友。如果北京能在朝鲜统一前迅速解决台湾问题,中国更可能独立发展,而不会成为苏联在东北亚的主要盟友。此后,中国还可能对苏联在东北亚的利益构成潜在威胁。因此,根据沈志华的论述,苏联有条件支持金日成的进攻方案符合斯大林的战略。③《关于国际形势的讲话提纲》年月,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八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年,第一页。印,,,配‘几住耽,,“亡’·”“材山‘月她‘一,一族人组成的一个师交给朝鲜,这是自年以来他交给朝鲜的第三个朝鲜族师。艾奇逊在新闻俱乐部演讲的第二天莫斯科认为这个演讲的目的是在毛泽东和斯大林之间打人楔子,毛泽东下令没收美国领事馆在中国的财产。②月一日,毛泽东决定承认胡志明在越南建立的政权。③因此,很可能出于同样的目的,毛泽东在月支持金日成的进攻政策。即便这种想法在月时还不是毛泽东决策时的主要考虑,但在朝鲜战争爆发前他的行为也不仅限于象征性的作用。从年月到年月,毛泽东同意向北朝鲜交还三个朝鲜族师在解放战争中归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挥,并允许这些部队带着他们的武器装备回国。④此举看似不经意,但实际上至关重要。这些部队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千锤百炼,身经百战。这些朝鲜族的人民解放军在年月朝鲜战争开始的时候成为先锋。此外,年初,苏联国内支持金日成统一计划的人认为很快就能取胜,因为他们认为朝鲜半岛的力量对比在年底和年初朝着有利于北朝鲜方面发展。所以,尽管毛泽东并不知晓金日成攻击南韩的计划,而且他决定交还朝鲜族师的主要目的是加强北朝鲜的防御而不是要鼓励金日成的进攻,但他的决定仍然导致朝鲜半岛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很大变化。⑤此外,由于抗议被中国没收财产,美国驻华使馆人员全部撤出中国,这使得北京在月初为威慑美国越过三八线以及随后的战争升级所进行的努力变得复杂化。⑥①《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朝鲜族人回国问题致什特科夫电》年月日,沈志华编《朝鲜战争俄国档案馆的解密文件》上册,第页。②,,,口邢血月脱”,③《关于同意与越南政府建立外交关系给刘少奇的电报》年月一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一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年,第一页。④移交朝鲜族师的相关文献资料有《军委同意第四野战军中朝鲜官兵回朝鲜的电报》年月日、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刘少奇文稿》第一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年,第一页关于移交朝鲜族部队的重要性,见二。“花,”扔,,,跪八吮认加,,,,一。⑤徐焰《毛泽东与抗美援朝战争正确而辉煌的运筹帷坦》,第页沈志华《毛泽东、斯大林与韩战中苏最高机密档案》第一页。这两位学者认为,年初毛泽东移交三个朝鲜族师,并非是支持北朝进攻南韩,而是支援北朝的防御。金日成在典斯科说服斯大林给予他有限援助后于月中旬秘密访问北京,此时毛泽东才知晓并且同意了他最后的进攻计划。有关金日成恳求斯大林的情况,以及年月势力均衡状况对苏联最终决定支持进攻的影响,见。。“”,一⑥,咖‘。‘扭,,交位口必,。。·。。刀众,一,,入配朋“,,一如果国际共运非常团结,斯大林就可以命令金日成去进攻,让毛泽东支持金日成。但是,斯大林怎么可能如此关注东亚,并在东亚冒那么大的风险呢斯大林并不漠视亚洲个密切团结的运动中,尤其是东北亚,但他要为国家重建和欧洲事务分心。虽然在一金日成不可能采取利用中苏的战略,就像孩子不可能利用他们的父母一样,孩子不可能分别向其父母分别提出这样的问题“爸爸妈妈说如果你也同意的话,我就可以去做了。”倘若国际共运中不存在对铁托主义的担心,金日成很可能要经过更艰苦的努力,才能使莫斯科和北京同意他的计划。三、年安全利益、意识形态和中苏对越南的不同态度年月斯大林和刘少奇会面时,前者希望北京能够援助东亚革命,并要求中国共产党发挥领导作用。①斯大林尽力要把这些责任推给毛泽东,他不想被东亚牵扯太多精力,因为斯大林及其西方对手都认为,东亚地区在两大阵营的斗争中所起的作用是次要的。②然而,毛泽东给予东南亚共产党的帮助,却比苏联期望的要多。苏联的主要利益在欧洲,而且那时法国对待欧洲防务的态度与苏联利益直接相关,所以斯大林不希望越南问题影响法苏关系,他承认胡志明政权的态度因而略显勉强。③但毛泽东却不会像苏联那样关心法国、北约和重新武装德国的问题,他更关心印度支那,因为那里毗邻局势动荡的中国西南。一年,毛泽东不仅先于斯大林承认了胡志明政权,还给胡志明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组织中国军事顾问团去帮助越南共产党以下简称越共、协助他们谋划对法战争。④虽然中国没有答应越共的某些要求如千万美金的援助,但还是给越共提供了不少援助。⑤年初,中国共产党就已经确定了援越的最终①,,,月‘雌”,一,刀配自沁切,一②,“·,一,”“康,,·一③,‘肠践‘二肠。,一夕乃,,·比,砚旧,④,“流一,一”③《建国以来刘少奇文稿第一册,第、一、页。月初中国给越共提供的紧急援助包括发炮弹、万发笑式三步、机枪子弹,英式三机枪子弹万发和辆汽车。《建国后我对外军事援助情况》,《军史资料》内部发行年第期,第页。目标帮助胡志明“战胜法国帝国主义”。①一本内部发行的中共党史称,尽管表面上中苏都支持越共的反法斗争,但世纪年代初期,只有中国提供了物资援助包括万余支枪、几百门火炮和大批弹药等。中国提供的军火、粮食、油料和医药援助使得胡志明对法军事斗争的态度更为强硬。②很难想象,苏联也会向遥远的越南给予这么多的关注和物资。历史学家陈兼指出,毛泽东援助越南革命的原因之一是维护国家安全。对中国来说,东南亚是一个敌对国家发动侵略的潜在前沿阵地由于这一地区毗邻动荡不安的中国西南如云南和广西,它还是国民党残余部队发动袭击的基地。但中国援助越南并非仅是对冷战升级的反应,也不仅是保障国家安全的措施。③因为这时中国的周边环境不算恶劣美国的国防开支减少,杜鲁门搁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号文件,美军刚刚撤离朝鲜和中国大陆,年月日艾奇逊在关于美国防卫范围的讲话中没有提到朝鲜和台湾。那么,为什么中国在朝鲜战争前就承诺援助越南年月,在强调中国外交政策的国际主义重要性的同时,刘少奇指出,援助亚洲革命是“在国际舞台上巩固中国革命胜利的最重要手段之一”。④历史学家翟强更是一语中的“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通过介人印度支那,来捍卫中国在世界上的身份和自我形象。”⑤除了上面提到的法国和北约这个关键问题之外,即便出于国家安全和意识形态方面的考虑,苏联也不太会积极援助越共。首先,苏联面临的威胁和中国不一样从地缘政治角度看,斯大林比较重视朝鲜而轻视越南,因为越南离莫斯科比朝鲜要远得多。其次,苏联外交政策史学家伊利亚·盖杜克认为,斯大林非常怀疑越南社会主义运动的国际主义性质,因为他觉得越共和西方接触过多。尽管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通过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第号决议,国防预算增长了两倍,但这时斯大林正把主要精力投注在比越南更重要的问题上。所以,他仍然觉得越南是次要的,更不愿冒险在越南发起另一场朝鲜战争这种冒险会①中共早期的对越援助计划分为两个步骤,详见年月日中共中央给罗贵波中共中央驻越共中央联络代表的指示,《中央给罗贵波的电报》,载于《建国以来刘少奇文稿》第一册第一页。②郭明主编《中越关系演变四十年》,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年,第一,贞③,“邝·,一”④转引自卜,记认。让如旧肠叭。,。匀,闭月仍叭”,使他的盟友和美国再次卷人战争。①文安立认为,斯大林不仅不关心越南,而且担优北京支持越共的热情程度。年斯大林让中共“负责”领导亚洲革命的做法符合同盟的等级制。但当苏联获悉年中国的大规模援越计划其中包括中国军队直接介人时,斯大林普告中共不要在越南冒险。文安立解释道,毛泽东建议越共采取进攻行动,而斯大林却主张防御和谨慎。虽然斯大林在原则上支持越共,但他还是不希望中共给越南过多援助。他认为,中共不应过分相信美国不会援助法国。②年月,北京牵头安排胡志明为首的代表团去莫斯科。斯大林接待越共代表团时态度冷淡,而毛泽东和周恩来却是热情洋溢那时毛泽东和周恩来在莫斯科进行中苏条约谈判。盖杜克认为,斯大林同意接见胡志明的唯一原因是,他不愿让正在莫斯科访问的中国领导人为难,因为胡志明的行程是他们安排的。根据尼基塔·赫鲁晓夫的回忆,胡志明抵达莫斯科之后,斯大林并不高兴,而且轻视胡志明。③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如果世纪年代初,如果国际共运紧密地团结在斯大林的领导之下,那么遏制越南的革命就会容易得多。实际上,莫斯科并没有积极插手东南亚局势北京比莫斯科更关注亚洲、更信任农民革命而不重视法国政界的反应,越南因此得到了大量中国援助。总之,越共难以遏制的原因在于中苏各行其是,毛泽东想在国际舞台上证明其革命者身份。四、朝鲜战争和东亚共产党同盟的关系朝鲜战争中的毛泽东满怀国际主义精神和民族主义情绪。月,中共开会讨论战争准备。在中国眼里,朝鲜并不仅是“兄弟国家的问题”,而且应被“看作与我国东北相连接的有利害关系的问题”。④也就是说,北京更担优的是朝鲜社会主义政权的命运,而不是共产党同盟的团结。例如,年初,当毛泽东面对虚弱的反共势力时,他以支持共产党的扩张主义来体现他的国际主义者身份,保证中国①叻名沁。哪肠划。切崖,,花,,一②臼脚亡,③,听。川浅‘。,④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周恩来年谱一》上卷,年月日,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年,第页。革命在国际共运中的声誉,在中国的外围创造更大的战略缓冲区。但当这些政策遇到美国及其盟友的坚决抵制时,毛泽东迅速转变态度,因为他担心自己的国家安全,而遥远的苏联领导层却感觉不到这一点。笔者认为,北朝鲜进攻南韩导致美国做出反应、介人朝鲜和台湾后,毛泽东决策动机中的民族主义和防御性比国际主义和列宁主义更重要。毛泽东担心美国会在未来攻击中国,所以他派遣大军介人朝鲜战争,并大规模增加给胡志明军队的军事援助。①重要的是,共产党同盟并非铁板一块。如果莫斯科能一开始就完全控制整个同盟,美国控制朝鲜战争就不会那么难。年月初到月底,毛泽东不断派遣军队到中朝边境,准备挽救北朝鲜军队全军覆没的命运,而斯大林却嫌他的行动不够迅速。月份前,美国还没有越过三八线,但中苏早在月初就开始讨论中国介人战争以制止美军越过三八线的问题,中苏领导人都预测,如果北朝鲜及其盟友无法进行充分的抵抗,美国会使朝鲜半岛在联合国的操纵下统一。为了制止这种情况出现,苏联希望中国军队支援北朝鲜的防御。因此,当金日成统一朝鲜的军事行动逐渐失利时,苏联催促中国在中朝边境上驻扎到个师,以便在美军可能越过三八线时迅速援助北朝鲜。在美军越过三八线的一周前,斯大林还急切地向毛泽东建议“立刻”派出到个师的部队进军三八线,帮助金日成重新整编军队并防御美国即将对北朝鲜发动的进攻。②中共的战争准备大体上符合苏联的愿望,但北京的战略并非和苏联的计划完全一致。年月到月,中国领导人在中国东北部署了大量军队,而且一直在考虑是否让中国军队跨过鸭绿江。但当斯大林要求中国军队在月日进人朝鲜、抢先部署防御时,北京派中国军队进驻朝鲜的态度显然没有莫斯科那么急切。因为北朝鲜出于民族主义和心理上的原因,不愿联络和咨询中共驻朝代表。月底,平壤仅在形式上请求中苏介人朝鲜,而且一开始只是直接向莫斯科提出请求。,,二,。。具体内容见斯大林年月日给周恩来的电报见,“。“①②,”臼协叮‘,·一门一,“盯姗回,,,”倪一刚,“,,,’一,“记肠‘访‘叮‘“一一。直到年月日晚上,金日成才直接通过中国大使正式请求中国介入。①当中国接到这一请求后,北京才启动了参战的正式决策进程。在苏联援助中国人朝军队的武器级别和类型问题上,北京和莫斯科在战前就缺乏协调,这使得北京的决策进程非常复杂。在中共政治局以微弱优势同意参战、中苏谈完空中掩护和军事援助的问题后,毛泽东在月日才最终决定参战。而天前月日,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北京的强制性外交没有奏效天后月日,联合国军将占领平壤,中国军队准备跨过鸭绿江。中国延迟参战既使苏联感到失望,也证明苏联对共产党同盟缺乏绝对控制力。中国延迟参战还使美国误认为中苏会默认北朝鲜的溃败。月日北京通过印度驻华大使向美国发出最后的威摄警告,但此前共产党的示弱信号十分不利于这次强制性外交的成功。②社会主义阵营缺乏协调以及由此导致的中国延迟参战,提高了朝鲜战争升级的可能性。月底,麦克阿瑟发出向北进军的命令,因为他确信中苏不会大规模干涉。③如果在美军越过三八线前,规模较大但数量有限的中国军队能进人朝鲜,那么美军继续越过三八线的可能性就将大大降低。因为美国的情报部门很可能了解到中国大军已经进人朝鲜,美军越过三八线必然使朝鲜战争升级为中美冲突。即使美国的情报部门没有察觉中国在月初介人朝鲜,美国军方领导人也会知道他们继续北进的话将面临什么对手,这样就可能不会过分北进,也就不会陷人毛泽东月在鸭绿江边设下的埋伏圈。但是,直至年月初,中国、北朝鲜和苏联的领导人还是没有协调好他们的军事政策。分裂的共产主义运动发出捉摸不定的军事信号,增大了朝鲜战争升级的可能性。而战争一旦升级为中美冲突,美国的战争成本就会大大增加。虽然斯大林不满意中共对参战的勉强态度,但当中共决定参战后,其目标却不仅是履行苏联最初的计划守住三八线。在美国忽视中国年月初的警告而越过三八线后,中国决定参战。中国的战争目标不仅是帮助北朝鲜的军队重①关于中国跨过鸭绿江前几个月内,中朝领导人之间的缺乏协调,可见梁镇三《朝鲜战争期间中朝高层的矛盾、分歧及其解决冷战中社会主义阵营内国家关系研究案例之一》,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年月,第一石页。②关于此次威镶的努力和美国对此的反应,见,价咖月奴。,。③彻血,了触肠,肠月“妇,‘以“,,闹,护,一新夺回并守住三八线以北地区,而且是把所有美军赶出朝鲜半岛。为此,毛泽东派出了至少个师去对付毫无防备的美军。毛泽东和彭德怀都拒绝有限的战争目标,因为有限战争会导致中国军队长期被牵制在朝鲜,并促使美国对中国宜战,因而随时会从朝鲜和台湾攻击中国大陆。①所以,毛泽东月日向朝鲜派出的军队规模远超斯大林原先的设想。此外,由于美军迅速北进,中方难以采取阵地防御,毛泽东决定引诱美军继续向北进军,并在月底以超过万人的兵力对美军展开全面反击。②朝鲜战争的升级对中美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军事灾难更别提朝鲜了。不过,导致这场灾难发生的原因共产党阵营协调不足和斯大林对中朝缺乏直接的控制却有点出乎人们的意料。国际共运成员的不同安全利益影响了它们在战争中的决策。例如,年月,苏联准备默许美军统一朝鲜半岛,但北京坚决不同意。在一段有限的时期内,中国没有在参战问题上表态。因此斯大林向毛泽东暗示美国占领整个朝鲜并不是个很糟糕的结局苏联也和阿拉斯加接壤,所以一个新的中美接触点也不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中国的战略环境。斯大林还想说服中国政府同意金日成政权在中国东北成为一个流亡政府。③可是,毛泽东不接受这种结果,因为中国没法像斯大林那样镇定地面对中朝边界上的美军。当然,斯大林这么说,可能只是想和毛泽东谈判,来减轻苏联在战争中的负担。但即使真是如此,斯大林还是利用了中国对国家安全而非意识形态的关注来使中国参战。美国误判了共产党同盟的团结程度,这对于强制性外交的失败和年秋天战争的升级产生了致命的影响。这种误判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在年月准备越过三八线时,美国会低估中国介人朝鲜战争的可能性。虽然美国的情报部门知道中国东北集结了成千上万的军队,但他们不相信这些部队会进人朝鲜。他们判断,这些军队的目的是防止美国对中国的地面进攻。华盛顿的很多美国分析家在假定国际共运非常团结的前提下揣测,既然在美军最容易被击败时即仁川登陆前的年夏天中国军队没有参战,那么中国可能不愿在朝鲜冒战争风险。仁川登①,,。“记‘“‘从陀肠,叭,,一,玩咖叔,②毛泽东对美军采取诱敌深人的战略,见,咖,。,。③,“,,,’,”一,“”斯大林似乎已经认识到,对毛泽东来说,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里有关台海和朝鲜的部分是最重要的。例如,年,月斯大林,告说如果美国俊占北朝鲜中国将永远失去台河。陆后以及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前,美国分析家们仅注意到,虽然朝鲜战场的力量对比朝着有利于联合国军的方向发展,但中苏军队并没有参战以扭转这一趋势。①这增加了他们判断中国不可能参战的信心。月底月初,联合国军和中国军队交战后,共产党同盟团结的程度在战争初期依然被夸大。中央情报局的分析家们据此相信,中国在朝鲜的军事目标可能是有限的。他们猜测,中苏的目标很可能是保住北朝鲜的剩余领土,并在朝鲜的最北部和联合国军形成僵持局面,而不是把所有美军赶出朝鲜半岛。在这个问题上,近期解密的一份国家情报评估报告值得引述很明显,中共在朝鲜战争中的两个关键时刻联合国军在釜山防御圈中危如累卵时以及联合国军仁川登陆时都没有参战。北平对这些机会无动于衷,意味着在美国越过三八线前,中国不愿承担巨大的战争风险。自从美国越过三八线之后,中共逐渐宣传中朝目标一致。看来,中共介入朝鲜的直接目标是要阻止联合国军北进。中共采取军事行动的时间及其使用军队的类型,都说明这是一场目标有限的临时军事行动。②如果共产党同盟真的很团结,这些分析就没错。可要是具有更远大军事目标的中国真的和苏联、北朝鲜同处一个非常团结的同盟中,中国早就应该参战了。美国分析家们先假定共产党同盟从战争一开始就非常团结,然后推论说,年月底月初,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和政治目标应该是有限的,他们的目标只是挡住美军并挽救迅速全面崩溃的北朝鲜部队和政权。而我们现在知道,他们的分析完全不符合现实。五、日内瓦会议西方因中苏团结而获益年月朝鲜战争停战前,毛泽东已向斯大林及其继任者证明,他是国际共运的坚定成员。中国训练越共军队并向这些军队提供大量枪支弹药,毛泽东因而被认为是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当苏联毫不关心印支半岛时,中国的技术和①,“叮,”,,,,邝一礴,跳亡肠,②“。。。。二。。。即健,”一,二,盖叮血刀召。它访比比“咭必吕‘云。“,感、叩‘,卯一,仪日一,以”,,爪,以”,后勤支持对年月越共的奠边府大捷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年,中国几乎是无限地向越南炮兵提供弹药,使越共有力地压制法军。①有人估算,奠边府战役期间,中国输送到越南的军火包括“卡车辆、汽油万桶、加农炮多门、各类枪械支、子弹万发、炮弹万多发和粮食吨”。②越共的胜利成为日内瓦会议的战略背景,这次会议使越南沿着北纬度线被一分为二。虽然会议通过了年在越南举行全国选举的协议,但这一协议最后并未得到落实。虽然美国没有明确支持日内瓦协议,但这个协议显然比战争持续或升级更有利于美国。那么,为什么共产党会接受这个协议,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8

东亚社会主义同盟与美国的遏制战略_1949_1969_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