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14-读史解史举隅.doc

14-读史解史举隅.doc

14-读史解史举隅.doc

mafusheng 2012-07-05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14-读史解史举隅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读史解史举隅马福生(浙江东方职业技术学院,浙江温州)提要:文章针对“后”大学生历史兴趣淡漠不会读史、解史、用史的现象用举例的方法帮助他们入门并为他们符等。

读史解史举隅马福生(浙江东方职业技术学院,浙江温州)提要:文章针对“后”大学生历史兴趣淡漠不会读史、解史、用史的现象用举例的方法帮助他们入门并为他们在实际应用中逐步走上轨道做些许铺垫。关键词:读史解史《尚书牧誓》《史记太史公自序》《党史研究资料田中义一与蒋介石会谈记录》读史随笔史学札记在近年《大学生文化修养讲座》的历史学讲授中发现当今大学生普遍地历史知识贫乏历史兴趣淡漠不知如何读史、解史当然更谈不上治史、用史了。有感于此遂决定以举例之法助其入门。通过举一反三或可收到一些功效。其一读《牧誓》商朝末年暴君纣王“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加重了人民的负担。他又大兴土木“南距朝歌北据邯郸及沙丘皆为离宫别馆”“好酒淫乐”作“靡靡之乐”“为长夜之饮”穷奢极欲恣意挥霍。于是阶级矛盾变得空前尖锐“小民方兴相为敌仇”“如蜩如螗如沸如羹”怨声载道反抗四起整个社会就象开了锅一样。连统治集团中的微子也哀叹“今殷其沦丧若涉大水其无津涯”足见殷商王朝的覆亡命运已是无可挽回。与此同时商的西邻周国则蓬勃发展起来。自文王姬昌即位便一面争取与国结成联盟一面攻击敌国向东发展“自岐下而徙都丰(今陕西长安县西)”进而东窥殷商。迨其子武王姬发即位便率领西方诸盟国对殷商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牧誓》便是在牧野(商都朝歌的南郊今河南淇县境内)与纣军作战前的誓师令它是《尚书周书》中一篇较可信的重要史料。《牧誓》全篇反映出这样几种情形:一、参加这次伐纣之役的有“庸、蜀、羌、髳、微、卢、彭、濮”就是说居住在今湖北、四川、甘肃、陕西等地的方国部落都加入了这个联合阵线充分表现出周的多助与商纣的孤立。伐纣队伍中有“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之设则表明周国的官制兵制已粗具规模实现了相当的“正规化”。二、武王说“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说明妇女的政治地位是早就丧失了故女性干政被视为反常现象而纣王的罪状之一便是“惟妇言是用”违犯了当时的伦理规范。三、纣王的罪状之二是“昏弃厥肄祀弗答”即废弃祭祀不敬神祖而武王则自称“恭行天之罚”即替天行道可见敬天法祖已是殷周时代的正统观念。四、纣王的罪状之三是“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放着自家兄弟不用却去任用不相干的四方之人这还了得!由此可见殷周之际“亲亲是用”的血缘统治原则还是十分牢固的。五、武王于誓师令中一再强调“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齐焉”“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这固然是提出了勿轻进的作战要求但更重要的则是反映了当时条件下的战争水平。而如此保守的作战方法正是由当时还相当低下的生产力发展水平所决定的。六、誓师令末尾武王宣布了两条重要纪律其一曰“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其二曰“尔所弗勖其予尔躬有戮”。前者是告诫部属不许伤害前来归顺的敌方人员目的在利用降者服劳役后者是告诫全军务须服从号令否则格杀勿论。这一方面反映出随着社会生产力的逐步提高劳动力的价值已被重视战败的一方已不是全被杀掉而是沦为种族奴隶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周国最高统治者武王已握有生杀大权文王时代残留的那种氏族制民主气氛已消失殆尽。其二读《太史公自序》《史记》是我国第一部成系统的史书作者司马迁继承父志以自己卓越的文史才华倾毕生精力而成就了这部严谨赡富的巨著给后世留下了珍贵的历史遗产。他开创的纪传体裁成为二千年来历代“正史”编纂效法的楷模他流畅生动的笔法成为后世古文家师法的典范。正如鲁迅先生在《汉文学史纲》中所称赞的那样《史记》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真可谓矗立在我国史学史和文学史上的座丰碑。司马迁是怎样完成这部伟大著作的?他的指导思想是什么?他的写作特点有哪些?这些都是我们阅读《史记》之前希望知道的。而《史记太史公自序》一篇正集中叙述了司马迁的著书目的和《史记》成书经过并且介绍了《史记》的体裁结构为我们开了个了解情况的窗口。因此读《史记》应先读最后一篇《太史公自序》。(一)《史记》成书的客观条件从汉高祖到汉武帝经过了百余年西汉的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都有了较大发展呈现出一派鼎盛局面所谓“汉兴以来至明天子获符瑞封禅改正朔易服色受命于穆清泽流罔极海外殊俗重译款塞请来献见者不可胜道”正是这种强盛局面的一些反映。与经济发展、国家强盛相辅相成封建政治制度、文化学术也空前的完善、发展。“汉兴萧何次律令韩信申军法张苍为章程叔孙通定礼仪则文学彬彬稍进《诗》《书》往往间出矣。自曹参荐盖公言黄老而贾生、晁错明申、商公孙弘以儒显百年之间天下遗文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这里的“太史公”是司马迁对他父亲司马谈的尊称。司马谈官居太史之职仕于建元元封之间曾“学天官于唐都受易于杨何习道论于黄子”博学多识职掌天文而又熟悉史事通晓先秦诸子学术是一位了不起的学者。有这样的家学渊源耳濡目染受益可知。所以司马迁能做到“年十岁则诵古文”从小便打下了坚实的治史根基。(二)《史记》成书的主观条件如果说社会条件和家学渊源提供了成书的客观条件那还只是具备了成功的可能性。要把这种可能变成现实必须通过自己的艰苦努力才行。司马迁在少年时期刻苦学习的基础上又遍游名山大川。“二十而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窥九疑浮于沅、湘北涉汶、泗讲业齐、鲁之都观孔子之遗风乡射邹、峄厄困鄱、 薛、彭城过粱、楚以归。于是迁仕为郎中奉使西征巴、蜀以南南略邛、笮、昆明还报命。”这就是说他从家乡龙门(今陕西韩城)出发足迹几乎遍及西汉版图。经过如此广泛的亲身考察自然是大大开阔了眼界得到了大量在简策上看不到的故老传闻、流风遗俗对于考订前人记载的真伪裨补文字材料的不足无疑是十分重要的。继承父职担任太史令以后司马迁更“紬史记石室金匮之书”综合前代文献典籍整理当时的文书档案融会贯通加工制作加之以所见所闻终于使《史记》成为一部有系统、有根据的信史。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当遭李陵之祸身被宫刑之后仍矢志不移发愤撰述。他有一段著名议论:“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泰《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这段话不仅是司马迁自我激励的座右铭也成为鼓舞后世志士仁人处逆境而不馁、自强不息的名言伟论。(三)司马迁著书的指导思想首先司马氏父子都是责任心很强的史官。元封元年(公元前年)司马谈在“发愤且卒”的前夕“执迁手而泣曰”:“余死汝必为太史为太史无忘吾所欲论著”。司马迁当即“俯首流涕曰:‘小子不敏请悉论先人所次旧闻弗敢阙。’”正是在父亲“所次旧闻”的基础上司马迁开始了独立撰述。受司马谈的教育和影响司马迁也时时以“废明圣德不载灭功臣世家贤大夫之业不述堕先人所言罪莫大焉”警策自己。正因为具有如此强烈的历史责任感故能排除万难竟其全功。司马迁著《史记》还有一个明确目的那就是要“原始察终见盛观衰”“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从整理历史中探求盛衰之理解释现实问题。如《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通过排列“汉定百年之间亲属益巯诸侯或骄奢”“大者叛逆小者不轨于法”因而“殒身亡国”的情形“令后世得览”知道“形势虽强要之以仁义为本”。又如《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排列了“至太初百年之间见侯五余皆坐法陨命亡国”的情形认为原因是“罔亦少密焉然皆身无兢兢于当世之禁也”。当然司马迁的解释未必十分正确但他力求经世致用的用意是很可贵的。(四)司马迁的写作特色这首先表现在“疑者阙之”的严肃态度和详近略远的叙述方法上。即以《太史公自序》中的两条为例:“维三代尚矣年纪不可考盖取之谱牒旧闻本于兹于是略推作《三代世表》第一。”三代(夏、商、周)古远史料亡佚无法得知具体情况只能以“世表”记其世系。“八年之间天下三嬗事繁变众故详著《秦楚之际月表》第四。”秦汉对司马迁来说是近现代史材料较多故以“月表”详记秦汉之际的风云变幻。这种依历史材料多寡而进行不同处理的实事求是态度无疑是值得称道和效法的。其次表现在叙人叙事的严密系统性上。如《史记》多列“合传”有标出类目的《游侠列传》《佞幸列传》等也有虽不标类目但实际上以类相从的《老子韩非列传》、《孙子吴起列传》等 既便于集中了解专门情形也有利于辨章学术、考镜源流。再次是表现在语言的通俗化上。司马迁除了将上古语言对译成汉代语言如“庶绩咸熙”写成“众功皆兴”“克明俊德”写成“能明驯德”等等以便于一般人理解外还引用了大量“谚曰”用俗语来说明问题如“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等等。这些社会上流行的语言不但读来琅琅上口增加兴味而且有助于对文意的深入理解。当然作为伟大的史学家和文学家司马迁的写作特色是极其丰富的如寓褒贬于叙事之中栩栩如生的人物刻画等等这里就不备加介绍了。总之通过读《太史公自序》以了解《史记》概貌及其成书经过了解作者身世及其思想对我们进一步阅读《史记》是大有帮助的。其三读史随笔《田中义一与蒋介石会谈记录》读后读过《党史研究资料》年第期所载邵云瑞译《田中义一与蒋介石会谈记录》觉得这是一篇深入了解近代中日关系和蒋介石其人的重要材料略陈浅见如下。一、如果仅局限于“若不能抓住长江以南那里的共产党必将成长一度摘除了嫩芽的共产党必将再度发芽生枝”的话语很可能认为田中的谈话要旨是为蒋介石反共出谋划策。但通观全篇便可发现田中真意乃在阻蒋二次北伐以保持日本在中国北方特别是东北的特殊地位。这里最可注意的是这样几句话:“唯作为参考应说明之事(黑体为笔者所标下同)是阁下不要过于着急北伐应先巩固自己的地盘”“列强中在贵国最有利害关系者是日本”“日本愿望所在只要满洲能够维持治安即放心”。这些是集中反映了田中真意的关节点。当然田中义一及其所代表的日本军国主义势力无疑是反对中国共产党的但他们更为关心的毕竟是如何尽力保持和扩大在华特殊地位如何尽快变中国为日本独占的殖民地。在灭亡中国这一点上他们对统治中国的反动派也坚决反共是并不多加理会的正如以后打着“共同防共”旗号侵略中国一样利用蒋介石的仇共心理尽力使他“专事南方一带”这才是田中的真实意图反共只是他达到目的的手段罢了。二、蒋介石有这么一段话:“现在与中国交涉的列强很多但其中真正有紧要利害的不过日俄两国。俄国在此意义下对中国加以干涉岂有日本不得加以干涉援助之理?作为革命党的我如果讲这样的话即为卖国贼将招致国人之怨怒。但阁下是我信赖的前辈故披沥衷情仅向阁下诉说。”孤立地看这段话确系引狼入室的卖国言论。但通观全篇便发现事情远非这样简单。田中义一深知蒋介石在中国新旧军阀中是身手不凡的故给蒋戴了一大堆高帽目的自然是指望蒋东山再起后能按日本意愿行事。蒋作何反应呢?他故示淡泊对田中说了这么一番“知心话”:“回国不想立即起事。关于这一点有一秘密即汪兆铭来电要我迅速回国就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我无答应之意即使回国后暂时也不想动。今日对初次见面的阁下透露这样的事是考虑把阁下作为长时间相识的前辈所以无任何之隐瞒处。”究竟有无隐瞒处蒋回国后的行为已作了最好回答。那么蒋介石为什么要故作姿态呢?看下文才知道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说:“中国有排日行为是认为日本援助张作霖。我明确谅解日本的态度但猜忌军阀的中国国民误认为军阀依赖日本所以日本有必要帮助我们同志迅速完成革命一扫国民之误解。而这样满蒙问题也容易解决排日将绝迹。”你不是要我保护你的在华利益吗?你不是要扩大在华特权吗?好请你先助我打掉张作霖完成统一。这才是蒋介石真意所在。由上可见在这次会谈中田中义一欲借反共阻止蒋回国后的北伐以保持日本在山东和东北的特殊地位而蒋介石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表面上卑词谦恭骨子里针锋相对将“满蒙问题”和“排日绝迹”系于“帮助我们”完成北伐的前提下。这正是当时日蒋关系的真实状况。同时也活现了蒋介石的人格。其四史学札记西周史札记(一)职官克商前夕的周职官见于《尚书牧誓》的主要是军事性质的“司马、司徒、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之属。克商后的周职官见于《大诰》的已有“尹氏、庶士、御事”这样一些政务官和事务官到《立政》、《顾命》所反映的成康时代职官制度更为完备了如:“王左右(王左右之臣):常伯(牧民之长)、常任(任事公卿)、准人(守法之有司)、缀衣(掌服器)、虎贲(执射御)”“小尹、左右携仆、百司、庶府”“大伯(大都之伯)、小伯、艺人、表臣百司、太史、尹伯、庶常吉士”“司徒(主邦教)、司马(主邦政)、司空(主邦土)、亚(卿之贰)、旅(卿之属)”“夷、微、卢、烝、三亳阪尹(在上述诸地置管理官员)”。西周职官制度日趋严密的过程也正是西周种族奴隶制国家政权日益完善的过程。用周公的话说“我其立政”“俾乃俾乱相我受民和我庶狱庶慎”“立政”目的就在加强统治。当然除此之外周统治者还从意识形态方面下了一番功夫即所谓周公“制礼作乐”这在《诗》、《书》、《礼记》中都有所反映。(二)种族奴隶《左传》讲到一个种族被征服就会“坠命亡氏踣其国家”“男为人臣女为人妾”这无疑是透露了西周实行过种族奴隶制。据《逸周书世俘》载克殷之后“武王遂征四方”“俘人三亿万有二百二十”。数字虽未必准确但获得了大批战俘是没有问题的。对这么多的俘虏“小邦周”自须有一套妥善的处置办法。在这点上周人是很高明的他们不是采取大批“杀祭”的原始野蛮办法而是规定了“以役西土”的榨取劳动价值的方针《左传》便谈到成王曾分别给鲁公、康叔、唐叔以“殷民六族”、“殷民七族”、“怀姓九宗”。周统治者正是要通过种族奴隶们“纯其蓺黍稷”的劳动来获得大量物质财富。周统治者对种族奴隶还采取了恩威并举、区别对待的政策。对上层分子只要不反抗就给以丰厚的物质待遇和适当的政治地位以示羁縻如封微子启于宋便是但对敢于反抗的所谓“元恶大憝”就要“大伐殛之”“行兹无赦”了如对纣子禄父叛乱的镇压便是。至于对一般种族奴隶则主要着眼于榨取其劳动价值除一再训诫其“纯其蓺黍稷”死心塌地干好农活外还有“惟殷之迪诸臣百工乃湎于酒勿庸杀之姑惟教之”的话也正是要保存这些劳动力以为役使的。作为种族奴隶制的特色西人(周人)与东人(殷人为主的东方被征服者)生活是有很大差别的《诗经大东》有“大东小东杼轴其空”“东人之子职劳不来(得不到慰问)西人之子粲粲衣服”的话便是证明。《大东》是周室东迁后的诗篇可见这种不平等的种族关系是终西周之世一直存在的。只有到春秋以后周王室衰微“礼崩乐坏”局面日趋严重这种东西差别才有可能逐渐改变。(三)“豳颂”按一般说法“豳颂”产生地域是周人发祥地豳即今陕西郇邑县、彬县一带成诗时间是在周初。依此可知它所反映的是周初豳地的农事情况而并非整个西周王朝全貌。诗中描绘了“农夫”们的田间劳作:“或来瞻汝载筐及筥其饟伊黍”“有嗿其饁思媚其妇有依其士”。郭沫若《关于周代社会的商讨》一文认为此“妇”为天子之妻并进而怀疑“农夫”们是否有家室和经济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则认为此“妇”应理解为农夫的“家里人”这样农夫就既有家庭也有独立经济了。我看这里的“妇”恐怕还是解释为“家里人”才说得通否则农夫们怎敢与“天子之妇”“有依”?(朱熹《诗集传》释“依爱。士夫。言饁妇与耕夫相慰劳”)这种“农夫”经济周人自己说是“振古如兹”的即由老早以前的氏族社会沿袭下来的。它代表了西周时“西人”的社会经济一般情况。当然由于社会发展这种情况也并非毫无改变如《臣工》一篇反映的“众人”管理他们的有“臣工”、“保介”之类看来“众人”很可能是破产了的“农夫”他们已经向国家奴隶过渡了。而这正是奴隶制在周人内部发展的必然结果。注释文内引书除《尚书牧誓》外尚有《史记殷本纪》、《史记周本纪》、《尚书微子》、《诗经大雅荡》等为避繁冗概不注出只标引号示有所本。作者简介马福生()男河北宣化人浙江东方职业技术学院社科部教授。发表于《浙江东方职业技术学院学报》(季刊)年第期第页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5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