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中国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研究.pdf

中国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研究.pdf

中国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研究.pdf

上传者: acyoyoxy 2012-07-05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中国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研究pdf》,可适用于经济金融领域,主题内容包含睡扭苦翻阵盆妞曲和和翻口的推动下,农民工市民化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我国提出加年将要基本实现工业化和城市化,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提供的数据,年我国符等。

睡扭苦翻阵盆妞曲和和翻口的推动下,农民工市民化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我国提出加年将要基本实现工业化和城市化,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提供的数据,年我国城市化率平均每年提高了,,按照这个数据计算,年城市化率将要达到左右,这就意味着从现在至年,中国城市将新增加亿人口,其中约有亿农民工及其子女。按照这种发展趋势,未来年内,中国城市人口的一都将是农民工。因此,现在的问题不是政府需不需要推动农民工市民化,而是如何顺应城市化的趋势逐步推动农民工市民化。这就需要测算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一方面打消政府对推动农民工市民化的恐惧,另一方面为政府的相关决策提供依据。在这方面,国内学者从人口城市化角度进行了一些尝试,第一种结果是超大城市农民市民化的社会成本约万元,大城市与中等城市的社会成本约万元,小城市(镇)约万元第二种结果是新增一个城市人口最低投入是万元第三种结果是新增一个城市人口,小城镇需要万元,中等城市需要万元,大城市需要万元,特大城市需要万元。考虑到农民工市民化与人口城市化的区别,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显然与人口城市化的成本有较大的区别,因此我们需要在人口城市成本的基础上更精确地度量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论文正是从这个角度展开研究,首先从发展经济学的角度比较乡城人口流动过程中的人口城市化与农民工市民化,然后分析了人口城市化的成本模型,在这个基础上构建了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模型,并分地区、分类型地测算了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最后基于测算的结果给出了相关的政策建议。二、乡城人口流动过程中的农民工市民化与人口城市化(一)农民工市民化本质上是人口城市化从发展经济学的乡城人口流动理论来看,人口城市化(中国又称为人口城镇化),简单说来是指城市人口的聚集和增长所形成的城市人口占总人口比重的增长过程。从地域结构上看,人口城市化是农村人口转变为城市人口的过程从产业结构上讲,人口城市化是指由农业人口转变为非农业人口的过程。就其本质而言,人口城市化是指随着近代工业化发展而出现的乡村农业人口转变为城市非农业人口的过程,它不仅是乡村人口通过迁移向城市聚集变成城市居民的过程,而且还是他们职业非农化、生产与生活方式和思想意识逐渐具有城市性的过程。与人口城市化相类似,农民工市民化也是在其职业非农化的基础上实现身份、意识、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城市化,解决的是农民工公共产品(服务)享受、基本权力保障、社会经济适应与城市生活融入等问题。因此,农民工市民化与人口城市化都是农村人口的职业非农化、身份城市化、生产生活方式城市化与思想意识城市化的统一,农民工市民化就是人口城市化。(二)农民工市民化与人口城市化的区别由于农民工是农村剩余劳动力职业非农化后在城市的逐步沉淀,作为半个“城市人”的农民工与人口城市化过程中的一般城市化人口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尤其是在中国,农民工市民化还涉及到其他国家人口流动过程中所没有涉及的身份问题,二者的区别就更为明显。首先,在人口城市化的过程中,是先有城市非农产业的快速发展以及对农村劳动力的巨大需求,然后才有农村农业人口向城市的转移,城市非农就业岗位的获得是人口城市化的前提。但对于农民工市民化而言,则是先有城镇的非农化就业,然后才有身份与待遇的市民化转变。农民工已经完成了人口城市化过程中的职业非农化。其次,在人口城市化的过程中,农村农业人口向城市非农业人口转变后一般会较快的融入社会,转变为城市市民。较短的转变过程就意味城市社会并没有拖欠转移人口的社会保障、城市安居等方面的支出,因此也就不需支付额外的费用以抚平转移人口与城市市民在这方面的差距。但对于农民工市民化而言,情况则完全不同。由于城乡二元体制的制约,农民工身份的城市化远远落后于职业的非农化,再加上政府的歧视与监管的缺位,农民工的合法权益经常被侵犯。考虑到农民工在城市长时间的沉淀,城市社会对农民工在社会保障、城市ECNOM}CAFFAI尺S睡理翻限鱼心叮白铆盯」合旧民工无法与城市市民形成平等的竞争,也会对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经济适应和城市生活融入造成影响。三、人口城市化的成本模型人口城市化的成本主要是指随城市人口的增加,政府为解决相应的城市化人口(比如个城市化人口)所花费的经济投资数量,一般包括城市各项设施建设的投资成本以及为了解决这些城市新增人口的就业问题必须支出的就业岗位创造的投资成本。其中城市各项设施的投资成本又包括了四个方面:城市用地投资成本、城市功能设施投资成本、城市社会设施投资成本与城市基础设施投资成本。城市用地投资成本主要是城镇规模扩大过程中的土地非农化成本,在中国表现为征地费用。城市功能设施投资成本是随城市人口的增加,原有的功能设施,如工业设施、商业物流设施、建造业设施以及居民住房等相应增加的投资成本,但主要是城镇居民住房设施的投资成本,可用MXV表示,M指城市人均住房面积,V为单位住房面积的平均造价。城市社会设施投资成本是随城市人口增加,城市中的行政管理、文化教育以及体育卫生等相应扩大的投资。城市基础设施投资成本是城市物质支撑系统,即能源动力系统、水资源和供排水系统、城市道路交通系统、城市邮电通讯系统、城市生态环境系统以及城市防灾系统等随人口增加而相应扩大的投资成本。城市就业岗位创造的投资成本是解决人口向城市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城市社会经济调查总队:《年中国城市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出版社,年月版,第页的资料整理所得。迁移后的就业问题所需要在城市进行的投资,一般而言,平均就业投资成本可表示为yx(mln),y指区域平均的劳均资本量,m指平均每户城镇家庭就业人口数,n指平均每户城市家庭人口数。四、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模型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是指使现有农民工在身份、地位、价值观、社会权力以及生产、生活方式等方面全面向城市市民转化并顺利融入城市社会所必须投入的最低资金量。基于农民工市民化与人口城市化比较的结果,我们认为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必然包含人口城市化的部分成本。因此,我们可以对人口城市化的成本模型进行一定修改,然后在此基础上推导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模型。由于农民工市民化是先有职业的非农化,后才有身份的市民化,因此农民工市民化就不需要城市就业岗位的创造。其次作为半个“城市人”的农民工事实上已经享受了城市部分的公共产品与服务,因此人口城市化成本模型中的城市用地投资成本、城市功能设施投资成本、城市社会设施投资成本与城市基础设施投资成本等可以简化合并。考虑到中国的具体国情以及农民工在城市的长时间沉淀,市民化对城市各项设施的需要可以简化为狭义的属于城市生产型、生活型的共用设施,即通常所谓城市的“三通一平”或“五通一平”。第三,考虑到农民工权益的长时间受损,尤其是社会保障、城市安居等的缺失,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显然需要考虑农民工这方面的需求。第四,正如我们在前面所分析的那样,为保障农民工市民化后能拥有典型城市市民的知识与技能,需要ECNMCAFFARS落珍西洲咋戮妞曲l勿口街口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内陆地区。第一代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以及内陆地区第二代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表,给出了农民工聚集地的城{市人均生活成本,年东部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人均城市生活成}本分别为,元与,元。根据{国家统计局农村经济调查司的统:计数据,农民工在东部沿海地区}与内陆城市的人均消费性支出分!别为,元与么元。这样东部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的农民工市{民化的城市生活成本就分别为,元与,,元。}年东部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人均教育支出分别为元与,,元(表)。根据国家统计局人口与就业统计司的数据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平均受教育年限为年,同}时根据武汉大学经济研究所的调研}数据,第一代农民工与第二代农民:工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分别为年:与年,这样东部地区第一代农{民工与第二代农民工的智力成本约}加元与元,内陆地区第一代农}民工与第二代农民工的智力成本约一为元与元。{根据表给出的数据,年{东部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人均社会保障支出分别为,,元与元。我们假定第一代农民工在城镇的平均务工年限为年,第二代农民工为年,这样东部沿海地区第一代农民工与第二代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保障成本就为,元与,元,内陆地区第一代农民工与第二代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保障成本为元,与,元。由于农民工市民化的城市住房成本、城市基础设施成本等同于城市人均住房成本与城市人均固定资产投资成本。这样东部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农民工市民化的城市住房成本就分别为,元与,元(表),城市基础设施成本分别为,元与,元(表)。、住宅投资状况的年数据来自搜房研究院、中国房地产指数系统:《一中国房地产统计年鉴》,第一年数据来自中国指数研究院:《年房地产统计年鉴》,第一,数据来自于国家统计局、中国房地产业协会编:《中国房地产统计年鉴》,中国大地出版社,年版,第一页的数据整理。基于前面的分析,东部沿海地区第一代农民工与第二代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分别约为万元与万元,内陆地区的第一代农民工与第二代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分别约为万元与万元(表)。六、对策建议,、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对中国政府是个巨大挑战,但正如本文所分析的那样,农民工在城市沉淀的时间越长,其市民化的社会成本就越高,给政府的压力也就越大。因此,政府需要顺应城市化的趋势,加快相关制度改革,尽快推动农民工市民化。、农民工市民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庞大的社会成本意味着政府只能根据农民工本身的细分特征逐步市民化,这就需要政府建立相应的市民化条件,分批逐步推动农民工市民化。、由于中国需要非农化的农民的数量十分庞大,不可能全部都市民化,即使是非农化的农民,比如农村的乡镇企业的农民工,也会有相当部分只能是“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成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村民。因此,需要政府加快新农村建设,为农民工,尤其是第一代农民工的自愿返乡创造条件,尽可能减轻农民工聚集地城市政府压力。本文作者:张国胜云南大学发展研究院,经济学博士杨先明云南大学发展研究院责任编样:姚开建ECNMCAFFA}RS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8
1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