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影响的焦虑:田纳西威廉斯与劳伦斯的互文性阐释.pdf

影响的焦虑:田纳西威廉斯与劳伦斯的互文性阐释.pdf

影响的焦虑:田纳西威廉斯与劳伦斯的互文性阐释.pdf

a_literature 2012-07-03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影响的焦虑:田纳西威廉斯与劳伦斯的互文性阐释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第卷第期年月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JournalofHunanUniversityofScienceTechnology(SocialS符等。

第卷第期年月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JournalofHunanUniversityofScienceTechnology(SocialScienceEdition)  VolNoMay文学研究 影响的焦虑:田纳西威廉斯与劳伦斯的互文性阐释李 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国语学院,北京)摘 要:威廉斯的初期戏剧创作受惠于劳伦斯的影响。这种影响给威廉斯带来性文学创作上俄狄浦斯式既认同又排斥的焦虑感。在质疑劳伦斯式性欲拯救神话的基础上,威廉斯在戏剧创作中发现主体性欲压抑的破坏性表现极端性暴力行为。通过“弑父”,威廉斯成为性文学历史上的强诗人。关键词:欲望互文性强诗人中图分类号:I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文学创作中的性欲与种族、性别、阶级并称为美国社会四个禁忌性话题之一。尽管如此,英国小说大师DH劳伦斯和美国戏剧家田纳西威廉斯却一如既往地在其作品中对人类受到压抑的性欲投以人性的关怀。因此,劳伦斯和威廉斯分别被视为世界性文学史上小说领域和戏剧领域的先驱。然而,与劳伦斯笔下的性欲神圣救赎功能不同,威廉斯在其中、后期主要戏剧中,更倾向于性欲之于主体的破坏性作用。如果说,劳伦斯式性拯救主题是针对维多利亚时代性禁锢的一种观念解放,那么,威廉斯则更关注被传统基督教文化所排斥的诸如强奸、阉割、食人等边缘性性暴力现象。因此,威廉斯在其性欲主题由劳伦斯式性拯救功能向另一个极端性暴力行为转变的过程中,完成了一个性文学历史上强诗人的成长过程。一 劳伦斯与威廉斯的文本互文性权威戏剧批论家德布彻在文章中声称,尽管威廉斯在采访和《自传》(Memoirs)中对其私生活直言不讳,关于创作方法,他却习惯保持缄默。然而,他曾反复提及他的创作灵感受惠于三位欧洲作家:俄国小说家契诃夫(AntonChekhov)、美国诗人克莱恩(HartCrane)和英国小说家劳伦斯(DHLawrence)。其中,劳伦斯对威廉斯的影响贯穿后者戏剧创作始终。在剧作家马尼诺的电话采访中,威廉斯承认他在文学启蒙时期大量阅读了劳伦斯的作品,其中《儿子和情人》、《查太来夫人的情人》以及其他短篇小说和诗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这些影响在其成名作《玻璃动物园》中可见一斑自传式主人公汤姆威廉斯受到母亲痛斥的情景使观众回想起劳伦斯的小说。在劳伦斯的性文学中,人类肉体与精神世界处在永恒的对抗之中,而完美和谐的性爱是使主体获得肉体与心智平衡的重要手段。因此,人类性欲被小说家赋予其神圣的使命:救赎。在劳伦斯笔下,人类主体的性欲和两性性爱是反抗维多利亚时代清教式禁欲主义的解放力量。在灵与肉、文明与蛮荒之间的矛盾冲突中,劳伦斯开拓性地宣扬人的性欲和性爱的救赎功能,从而确立了他在世界性文学领域的先驱地位。列维瑞奇曾经推断,威廉斯在开始戏剧创作之收稿日期:作者简介:李 英(),女,黑龙江哈尔滨人,英语语言文学博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语学院讲师,硕士导师,主要从事英美文学、西方文论研究。前已经听闻到劳伦斯对主体性欲的诠释,他进一步强调,年威廉斯读了贺胥黎(AldousHuxley)编辑的劳伦斯信件以后,决心写一部关于劳伦斯的短剧。列维瑞奇的推断在威廉斯的《自传》中获得证实后者坦承自己青年时期对劳伦斯的崇拜。剧作家对待生活的态度、在艺术作品中表达对美的追求以及对纯洁性爱的崇尚,使他在创作初期认同劳伦斯的精神力量以及他对性爱和生活的理解。观众可以在威廉斯的剧中发现劳伦斯的思想精髓和谐、美好的性爱可以帮助主体恢复肉体与心智的平衡,包括其早期诗歌和散文、《天使之战》、《我在烈焰中崛起,哭泣的菲尼斯》、《夏与烟》、《地球王国》等。读者可以从许多事件中发现威廉斯对劳伦斯的崇拜与认同。年,威廉斯专程拜访了劳伦斯的遗孀寡居在新墨西哥的弗里达(Frieda),并许诺她创作一篇纪念劳伦斯的戏剧。同时,威廉斯在新墨西哥完成了诗作《哭泣的狐狸》,以此献给劳伦斯。年,威廉斯终于完成了献给劳伦斯独幕剧《我在烈焰中崛起,哭泣的菲尼斯》。在注释中,威廉斯谈到性欲:“劳伦斯感知到性的神秘力量,它是原初的生命冲动,如果人们想把它封闭在地窖之中,那么将终身为此而斗争。”剧作家声称,他在戏剧作品中始终探索性欲之于主体的意义和价值,在这一点上,或多或少受到劳伦斯小说的启发,并且这个灵感深深地影响了威廉斯对性欲主题的诠释。威廉斯还将劳伦斯的短篇小说《你碰了我》(YouTouchMe)改编成剧本。此外,德布奇还注意到威廉斯和劳伦斯生平中一系列明显的相似之处。这也许更增加了威廉斯对劳伦斯的亲切感。因此,威廉斯在其创作初期曾经阅读劳伦斯式性爱小说,其戏剧创作亦从中受到启发,劳伦斯小说与威廉斯戏剧作品之间的互文意义为读者和评论家提供了一个透视剧作家戏剧中性欲主题的全新视角。二 俄狄浦斯式影响焦虑在后结构主义精神分析学中,文本被看作人类的精神世界。因此,只有回归作者本身才能挖掘文本的潜在意义。其代表人物哈罗德布鲁姆(HaroldBloom)将佛洛伊德的俄狄浦斯情结发展为后结构主义精神分析中的影响焦虑说(TheAnxietyofInfluence),即寻找作者被压抑的创作欲。弗氏的原始性压抑在布鲁姆的理论中转变为青年艺术家(ephebe)与前辈艺术家(precursor)之间的文本竞争关系,即,青年艺术家在潜意识中遭受前辈艺术家声望与地位所造成影响焦虑,二者以文本为媒介,形成一种互文性的竞争关系。作为布氏理论中的“强诗人”(strongpoet),威廉斯的阅读和写作都是创造性的艺术活动,但是,在性爱主题的文学创作中,与前辈小说家劳伦斯相比,他是在崇拜和模仿中成长的后来者。因此,威廉斯与劳伦斯在文学作品上的竞争是围绕性欲主题展开的。威廉斯阅读劳伦斯的小说,这个阅读过程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家进行艺术再创作的过程,但是,对于威廉斯而言,劳伦斯就是现代性文学中开拓性欲主题的前辈艺术家和“强强诗人”。在本质上,威廉斯的艺术创作是在前辈劳伦斯的符咒之下进行的。无论其艺术创作成败与否,似乎都与前辈的影响息息相关。他的第一个主要剧本《天使之战》上演时间不足两个星期,以舞台演出失败而告终。多年之后,威廉斯遗憾地说,他本可以“以劳伦斯的生活为题材创作出一个优秀剧本可是,却写了《天使之战》。”威廉斯后来对《天使之战》进行了改编三十五年之后,又在《仙秦下凡》(OrpheusDescending,))的作者手记中称,这个剧本“百分之七十五是原创的”。剧本最显著的主题就是劳伦斯式性欲压抑以及其救赎。威廉斯对于劳伦斯和其戏剧创作的态度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他与劳伦斯在艺术创作中的互文性诠释,使观众看到威廉斯对前辈艺术家及其艺术创作的模仿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威廉斯也因此而遭受这个影响所产生的焦虑感。《仙秦下凡》中的瓦尔(ValXavier)是典型劳伦斯式主人公。他使迈拉(Myra)从性压抑中解脱出来,在瞬间的性满足中获得短暂的幸福感。此剧的剧情被黑尔(AlleanHale)称作“当代版的《查太莱夫人的情人》,在一个性饥渴女人与一个性无能丈夫的婚姻中,女人遇见一个生命力旺盛的男人,他唤起她的激情”情节设计上的相似很可能来自威廉斯童年时代阅读劳伦斯小说所获得的灵感,但是,相似的情节和内容无疑使《天使之战》和《先秦下凡》招致负面的批评。另外一个重要的劳伦斯式角色是《两河国》(TwoRiveCountry)中的塔尔博特(VeeTalbot)。由于缺乏性满足,她把性幻想当作一种神秘的宗教体验。从这个意义上讲,Gilbert,Debusscher,“CreativeRewriting:EuropeanandAmericanInfluencesontheDramasofTennesseeWilliams”TheCambridgeCompaniontoTennesseeWilliamsEdMatthewCRoudaneCambridgeUniversityPress,:瓦尔、迈拉和塔尔博特成为威廉斯戏剧作品中第一组劳伦斯式主人公,反映了威廉斯与劳伦斯在第一阶段的互文性“父子”关系,即年轻艺术家对前辈诗人的崇拜和模仿使威廉斯在戏剧中展现由于精神与肉体分裂而造成的人类困境。在这个阶段,威廉斯仅仅借鉴并且试图模仿劳伦斯式性欲主题。其直接影响就是,托马斯拉尼尔威廉斯成长为剧作家田纳西威廉斯。也就是说,在模仿前辈的过程中,威廉斯逐渐以一个全新的身份释放出被抑制的艺术家本我。性欲主题反复出现在《夏与烟》、《玫瑰文身》、以及《蜥蜴之夜》等成熟作品中。清教徒式的精神桎梏与劳伦斯式性欲的矛盾冲突在威廉斯的作品中似乎从未停止过。因此,劳伦斯为威廉斯提供了他所需要的性压抑的基本道理。威廉斯继承并且依赖劳伦斯的创作传统。在这个阶段,威廉斯非但没有对劳伦斯的影响感到焦虑,相反,他假借劳伦斯小说传统的名义进行艺术创作。作为性文学中的“儿子”,威廉斯期望以历史和传统的名义,从“父亲”的成名作品中获得他所需要的身份证,并以此确立他在这个文学创作传统中的地位和合法性。这样,威廉斯一方面凭借劳伦斯在性文学中业已取得的成就来证实自己创作的合法性,另一方面,他则以劳伦斯的身份为庇护,推卸其因禁忌性主题而应承担的道德责任。威廉斯曾经告诫伍德(AudryWood),如果他意外死亡,不要将手稿交给他的父母。威廉斯担心父母为了保全其名声而毁掉这些手稿。也许观众难以理解威廉斯的举动。但事实上,就像威廉斯受到劳伦斯影响一样,观众和评论家也在承受威廉斯戏剧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威廉斯只能在劳伦斯的小说中为自己的剧本中找到一个业已合法的支持者。在威廉斯由于性欲主题而声名狼藉之前,劳伦斯的作品也曾受到公众的歧视和诋毁。而另一方面,劳伦斯小说之后的成功也必将证实威廉斯戏剧创作主题的有效性。威廉斯受惠于与劳伦斯的“父子”关系,剧作家从“父亲”身上发现了一个艺术家的本我,但是,威廉斯也不得不面对性文学创作中另一个更为尖锐问题:如何走出“父亲”的影子三 弑父:强诗人的诞生布鲁姆后结构主义精神分析中的“影响”是指艺术家在进行创新性艺术创作时的一个心理状态,而强诗人必是一位焦虑的诗人,因为年轻艺术家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与影响他的前辈诗人进行较量。劳伦斯对威廉斯的影响使后者在创作初期大受裨益。二者艺术创作的互文性激发了威廉斯的创作灵感,产生了剧作家威廉斯。但是,“父亲”的影响在威廉斯艺术创作的成熟期却变成限制其谋求创新的桎梏。劳伦斯的影响在第二个阶段引发了威廉斯对强大父权影响的反抗。为了摆脱劳伦斯影响所产生的焦虑,从而获得与“父亲”平等的地位,威廉斯在《我在烈焰中崛起,哭泣的菲尼斯》中对劳伦斯进行了弑父式的阅读,在献给父亲的作品中,通过颠覆“父亲”的影响而成就了自己在性文学中身份。在这个短剧中,威廉斯使劳伦斯成为其主人公。尽管观众认为主人公就是小说家劳伦斯,但实际上是威廉斯式劳伦斯。在剧本的结构上,威廉斯从结局开始,第一幕就写了劳伦斯弥留的场面。劳伦斯与妻子既吸引又排斥,虽然他宣扬性欲的救赎的力量,但是弥留之际,他不希望任何女人接触他的身体:“太阳筋疲力尽了,那个妓女吮吸了他的精力,现在开始摧毁它。她吞咽着他啊!但是他要爬出她的躯体,就会有光。终于,永远的光亮。我预言光的永恒。”在威廉斯笔下,劳伦斯一方面对女人感到恐惧,一方面又对女人的身体充满渴望。剧本的主题是两性之间永恒的对抗和吸引。然而,观众不清楚,剧作家意图赞美还是嘲笑劳伦斯。劳伦斯式性欲主题在剧中变成更为复杂的人性讨论。因此,在献给“父亲”的戏剧中,威廉斯并不意图赞美“父亲”,与之相反,威廉斯颠覆了劳伦斯式性欲拯救主题:性欲不但没有拯救“父亲”于垂危之中,而且导致了“父亲”的死亡。威廉斯对此剧的处理是模棱两可的。观众可以感觉到威廉斯对劳伦斯的贬损。尽管“父亲”在所有的作品中赞美肉体,蔑视试图掩藏肉欲的人,但是他却恐惧女人。劳伦斯式性欲的拯救意义在本剧中遭到挑战。主体性欲在意义上的改变开始帮助威廉斯摆脱了劳伦斯对其创作的强大影响。劳伦斯和威廉斯作为性文学中“父亲”和“儿子”的关系发生了根本变化。剧作家凭借艺术表现力使自己的艺术创作在与时间(劳伦斯业已成就性文学中的父亲地位)和死亡(劳伦斯的性欲拯救观已经成为公认的劳伦斯式标签)的较量中获得胜利。威廉斯拒绝为劳伦斯的逝去而悲哀,作为青年艺术Harold,Bloom,TheAnxietyofInfluence:ATheoryofPoetryLondon:OxfordUniversityPress,Tennessee,Williams,IRiseinFlame,CriedthePhoenix:APlayaboutDHLawrenceNewYork:NewDirectionsPublishing,家,他具有更强烈的创造欲。如果艺术家的创造停止了,那么文学的意义也必将枯竭。回到“父亲”劳伦斯的作品和身份才能使威廉斯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作者。在一定程度上,威廉斯由于摆脱劳伦斯式性欲观念而获得艺术创作上的不朽。威廉斯的“弑父”行为在布鲁姆的动力转换过程中得以印证。青年艺术家在与“父亲”的关系中历经压抑、焦虑、对抗和颠覆。艺术创作不仅仅是主体欲望的满足,它起源于焦虑和抑郁的心理斗争,可能导致作家无意识的自我毁灭或者自我塑造。所以,作者会身处危机之中:延宕和死亡,并且以不同的方式回归。威廉斯笔下的劳伦斯是残缺的,因此,剧作家需要为他找到残缺的那一部分,或者至少使之在与他者的关系中获得补偿。于是,通常情况下,性关系变成唯一的途径。然而,不幸的是,对于大多数人物,性关系既不能使之获得圆满,也不能使之完整或者重生,相反,只能导致肉体上的毁灭和精神瓦解。威廉斯与劳伦斯的互文性关系是俄狄浦斯式的,从性欲的拯救功能到破坏作用,威廉斯在认同“父亲”的基础上又通过“弑父”而试图获得“父亲”的身份。威廉斯否定劳伦斯式性欲救赎主题,在剧本中挖掘性欲的破坏作用极端性暴力,因此成为主体性欲话语的权威和性文学历史上的强诗人。四 威廉斯:性文学史上的强诗人布氏影响焦虑论中,“压抑所产生的以修辞为策略的克服焦虑方法,成为艺术创作的必要条件”在影响焦虑的最后阶段,年轻诗人转变成强诗人。前辈劳伦斯在小说中的性欲观以离奇的面貌出现在威廉斯的戏剧中。各种罕见的性暴力情节贯穿威廉斯戏剧创作,如《欲望号街车》中的强奸、《可爱的青春鸟》中的阉割、《去年夏天突然来临》中的食人以及《荒诞悲剧》中的断肢。在这些剧本中,威廉斯不相信性欲纯粹而神圣的拯救力量。事实上,劳伦斯并没有鼓吹纯粹‘兽欲’或对理性的破坏。他认为人的本能和心智已经倾向于心智,造成不平衡的状态:他反复强调,人们需要恢复感性价值的意义在于恢复本能和心智的平衡。因此,劳伦斯强调男性性欲,女性性欲蜷伏在男性话语之中,帮助男性获得其完整性。威廉斯对劳伦斯阳具崇拜的神话产生质疑。劳伦斯的困惑来自男性性压抑,男性是分析评价维多利亚时代社会存在状况的一个代码,他试图以两性之间性欲模式为平衡点,从而确认所谓的拉康象征秩序。而威廉斯通过探求被排斥在异性性欲之外的极端性欲表现方式性暴力行为来超越劳伦斯式性欲关系模式。在威廉斯的中、后期戏剧中,性欲是罪恶的。他最终抛弃了对父亲的认同,转向极端性欲性暴力。《欲望号街车》中斯坦利强奸布兰奇一场的舞台说明已经预示了威廉斯的变化:“(斯坦利)啊,原来你需要一些暴力!好,让我们来点暴力的!他朝她扑过去,掀翻了桌子。她哭喊,用瓶子打他,但是他抓住她的手腕。她呻吟。瓶子掉下来。”与劳伦斯式性爱救赎力量不同,性暴力使布兰奇疯癫,从而直接摧毁了布兰奇幻觉中的欲望。她成为威廉斯戏剧中第一个性暴力的牺牲品。另一个性暴力的破坏性表现是《地球王国》中的谋杀。剧中,劳伦斯式性爱由救赎作用变成腐败堕落的毁灭行为,因为性爱缺少积极的作用,所以就变得“苦涩和玩事不恭”。此剧讨论男人和女人之间可耻的、残忍的性关系,他们之间的性满足以谋杀为代价。尽管威廉斯曾经崇拜劳伦斯,但谋杀的实施者是对劳伦斯式主人公的一个讥讽。威廉斯超越了劳伦斯所信奉的性欲崇高论,或者说拯救论,他看到了性欲罪恶的一面。于是,威廉斯最终摒弃了“父亲”的性欲观念。从这个意义上讲,威廉斯超越了性欲的原始功能,从而转向更极端的表现形式性暴力。经过最后阶段的变化,威廉斯的性文学才摆脱了劳伦斯的影响,成为完全意义上威廉斯式戏剧主题。他在如斯的采访中宣称:“我现在的戏剧创作与早期成名剧是不同的没有受到其他作家或者其他戏剧流派的影响,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威廉斯的声明似乎澄清了两个问题:首先,在世纪年代和年代的早期戏剧遵循传统结构和主题这些戏剧因为迎合了观众的审美需求而给剧作家带来殊荣。其次,威廉斯暗示了他在中后期戏剧中的转变。在年代晚期,《仙琴下凡》,《去年夏天突然来临》、《可爱的青春鸟》具有一个共同点:性暴力情节。这些情节并非是真实的。只是某些现实生活中可怕的事实在戏剧中以浓缩的形式被威廉斯象征性地表现出来。威廉斯相信,道德上强烈的罪恶感是人本性,但是他无法在生活中证明,于是,在戏剧中惩罚那些他本想原谅的人们,他的作品中遂出现一系列损伤性的性暴力情节。因此,《去年夏天突然来临》中的食人(cannibalism)和《可爱的青春鸟》中的阉割从惩罚的意义上讲具有仪式性的功能。仪式在两个剧本中是以暴力形式进行的。区别在于,畅斯(Chance)甘愿接受阉割,而塞巴斯蒂安(Sebastian)是意外地被同类吃掉。主体与欲望对象之间有一个简单的关系约定。在两个剧本中,都存在预兆性的破坏行为。这一点作为原始破坏性行为引发了之后的暴力事件。前者的原始破坏性行为是同性恋,后者是驱逐。在威廉斯的戏剧中,他者被嵌入道德标准,道德标准将主人公置身于问题的核心位置,从而引起主体与原始破坏性行为的关系。道德规范与破坏性行为的关系是一个问题。另一个问题就是,从这个联系中引发出什么。畅斯和塞巴斯蒂安以洗礼的方式在悲剧层面上恢复道德规范,二者的悲剧完美地满足了宗教形式上的再生。他们都是主动接受惩罚,被吃掉或被阉割。于是,在威廉斯的戏剧中,惩罚是揭开性欲人性化的暗藏的钥匙。从这个意义上讲,主体膨胀的性欲不但没有得到满足,反而使主体受到暴力性的惩罚。至此,戏剧作家威廉斯已经成为布鲁姆意义上的强诗人。在认同劳伦斯性欲拯救说的基础上,威廉斯试图挖掘人类主体性欲压抑的另一个极端表现性暴力。通过“弑父”,威廉斯战胜影响焦虑,在戏剧作品中颠覆了劳伦斯式性欲拯救模式,转向性暴力研究,向观众和读者展现了人类性本能的多样性和不可预测性。参考文献:DebusscherGilbertCreativeRewriting:EuropeanandAmericanInfluencesontheDramasofTennesseeWilliamsMTheCambridgeCompaniontoTennesseeWilliamsEdMatthewCRoudaneCambridgeUniversityPress,MianoLouisTennesseeWilliamsandDHLawrenceM(MA)ColumbiaUniversity,LeverichLyleTom:TheUnknownTennesseeWilliamsMNewYork:Crown,WilliamsTennesseeMemoirsMNewYork:DoubledayCompany,Inc,RotheAnneTennesseeWilliamsJCurrentBiography,,():TennesseeWilliamsIRiseinFlameCriedthePhoenixMNewYork,BrownCecilInterviewwithTennesseeWilliamsJPartisanReview,,():WilliamsTennesseeOrpheusDescending:APlayinThreeActsMNewYork:NewDirectionsPublishing,HaleAlleanEarlyWilliams:TheMakingofaPlaywrightMTheCambridgeCompaniontoTennesseeWilliamsEdMatthewCRoudaneCambridge:CambridgeUP,BloomHaroldTheAnxietyofInfluence:ATheoryofPoetryMLondon:OxfordUniversityPress,AdlerThomasPTwoPlaysforPuritansJTennesseeWilliamsNewsletter,,(Spring):RuasCharlesConversationwithAmericanWritersMNewYork:Knopf:RandomHouse,TheAnxietyofInfluence:IntertextualitybetweenTennesseeWilliamsandDHLawrenceLIYing(SchoolofForeignStudies,BeijingUniversityofAeronauticsandAstronautics,Beijing,China)Abstract:TennesseeWilliamswasindebtedtoDHLawrenceforexploringthetaboosubject,therepressedsexualityWilliamspirelationtoLawrenceisanoedipalone,bothretainingandrejectingBeyondLawrence,Williamsdoesnottrustthesublimepowerofsexuality,oritsredemptivequalitybuttheabjectsexualviolenceThus,TeneesseeWilliamsbecomesaBloomianStrongPoetKeywords:DesireIntertextualityStrongPoet(责任编校 王 健)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5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