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莫比乌斯带_污点与凝视_以拉康视角阐释_去年夏天突然来临_中的悬疑.pdf

莫比乌斯带_污点与凝视_以拉康视角阐释_去年夏天突然来临_中的悬疑.pdf

莫比乌斯带_污点与凝视_以拉康视角阐释_去年夏天突然来临_中的…

a_literature 2012-07-03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莫比乌斯带_污点与凝视_以拉康视角阐释_去年夏天突然来临_中的悬疑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莫比乌斯带、污点与凝视以拉康视角阐释《去年夏天突然来临》中的悬疑李 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语学院,北京 )摘 要田纳西威廉斯的力作《去年夏天突然来临符等。

莫比乌斯带、污点与凝视以拉康视角阐释《去年夏天突然来临》中的悬疑李 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语学院,北京 )摘 要田纳西威廉斯的力作《去年夏天突然来临》具有太多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悬疑之处,构成悬疑的三个基石分别是戏剧结构上的莫比乌斯带、人物的污点以及他者的凝视。悬疑不但开启了象征性阐释运动的实在界空洞,而且阐释了拉康意义上的对象小a,即一个“什么都不是”发动了一幕围绕其展开的、性命攸关的故事。关键词悬疑莫比乌斯带污点凝视中图分类号I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  田纳西威廉斯(TennesseeWilliams)是美国二战后杰出的戏剧家,从年到年,他先后两次获得普利策戏剧奖和四次纽约戏剧评论家协会奖,进入其戏剧创作的巅峰时期。然而,与其成名剧和代表剧作相比,创作于同一时期的多幕剧《去年夏天突然来临》(以下简称《去》)(SuddenlyLastSummer,)则给戏剧评论家和观众留下更多的思考空间。威廉斯曾经说过,《去》是“第一部反应精神创伤”的戏剧(Williams,:)。由于此剧涉及焦虑、同性恋、恋童、精神分析、前脑叶白质切除术(lobotomy)、食人(cannibalism)等敏感主题,因此,对此剧的批评往往导致针锋相对的不同结果,例如,汤普森认为剧本唤起西方文明中野性的宏大幕景(Thompson,:),而休斯顿则认为它表明冷漠的上帝创造、剥削直至摧毁人类(Houston,:Item)。在笔者看来,《去》剧之所以不断地引起诸多互相矛盾的批评,其根本原因在于,它本身具有太多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悬念和疑点,纵观全剧,无论是戏剧结构,还是情节和人物塑造或者叙事方式,悬疑之处俯拾皆是:凯瑟琳的回忆性叙事是否是真实的塞巴斯蒂安是诗人还是玩弄流浪儿童的性勒索者维奥莱特夫人与塞巴斯蒂安的亲密关系是否有乱伦嫌疑医生是否会对凯瑟琳实施前脑叶白质切除术直至剧本结束,人们仍然难以对这些问题做出令人信服的判断。因此,如果说悬疑是《去》剧的枢纽,那么,构成悬疑的三个基石,就是戏剧的莫比乌斯结构(Mobius)、污点(Stain)和他者的凝视(Gaze)。   莫比乌斯结构在剧情上,范拉昂把《去》的四幕分为三部分,即第一幕(维奥莱特夫人向医生赞颂塞巴斯蒂安的美德)、第二幕和第三幕(凯瑟琳的叙事)以及第四幕(凯瑟琳与维奥莱特夫人对峙)(VanLaan,:)。然而,四幕实际包含了两个独立的叙事:第一个是第一幕维奥莱特夫人的叙事第二个是凯瑟琳的叙事。因此,我们可以从叙事角度把《去》剧分为两部分:剧本的前三分之一(第一幕)和后三分之二(第二、三、四幕)。这个划分在篇幅上恰好符合“黄金分割”定律,也就是拉                                        年第期外国语言文学(季刊)                              (总第期)康意义上的莫比乌斯带,换言之,第一个叙事与第二个叙事之间的断裂和形态转变隐含着《去》剧莫比乌斯结构性的悬疑。在《去》剧前三分之一的篇幅中,我们认同于维奥莱特夫人对塞巴斯蒂安的回忆性描述,从她的视角了解塞巴斯蒂安平静的中产阶级生活:花园、诗歌、假期田园牧歌般的和谐生活和艺术,充满阳光和快乐。从剧本的后三分之二篇幅开始,我们先后依附于凯瑟琳在催眠状态下的回忆性叙事以及医生在结尾处的医学判断。与维奥莱特夫人的叙事内容完全相反,塞巴斯蒂安留给凯瑟琳的记忆是阴暗、扭曲、无法想象、难以名状的压抑和痛苦同性恋、诱饵、自杀性食人。凯瑟琳认为,塞巴斯蒂安屈从于母亲的文化,自杀是为了摆脱母亲的专制为了使自己的侵略性不再指向母亲,他退缩到同性虐恋之中其反常行为的根源,是他和母亲潜在的乱伦情结。医生的介入,使两个叙事连接在一起,如同莫比乌斯带上两个平面的接合处,他恰如其分地使一个叙事转向另一个叙事,使观众徜徉在无休止的悬念之中。莫比乌斯带的双表面叙事并非处于简单的对立关系之中,如果我们对一个叙事理解得足够深刻,我们就会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另一个叙事上。这一异化关系即拉康名词中的父亲之名和母亲之欲。在凯瑟琳的叙事层面上,塞巴斯蒂安承受着由父亲之名建构的象征性欲望符号,而在维奥莱特夫人叙事层面上,他则屈从于母亲之欲驱力。维奥莱特夫人坚信塞巴斯蒂安的至纯本性,坚信他是艺术家,坚信纯粹的母子之情,作为母亲,她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儿子的名誉名声。塞巴斯蒂安的生命依附于母亲之欲,却以自杀的方式吁求父亲之名。塞巴斯蒂安的自杀导致他在《去》剧中缺席,叙事空间因此被维奥莱特夫人和凯瑟琳占据。一方面,观众并没有亲眼目睹塞巴斯蒂安死亡的真实情景,而是依靠正反两个层面的回忆性叙事对真实情景进行重构,另一方面,无论是维奥莱特夫人还是凯瑟琳,她们在叙事中都有所隐瞒前者把后者当作替罪羊而前者希望得到宽恕。因此,在正常的叙事发展脉络被切断后,我们认同的不是主体,而是他人对主体的回忆,我们对其叙事的认同都是空洞的,或者说是增补性的,所以我们始终无法找到立足点。尽管从篇幅上讲,剧本更侧重凯瑟琳的叙事,但是,似是而非的结尾,使人们难以辨别真相。我们对塞巴斯蒂安的阐释,不得不取决于我们更同情哪一方。尽管两个叙事都围绕塞巴斯蒂安展开,但是从整体上讲,凯瑟琳才是《去》剧的核心。她所承担的悲剧性性创伤也会损伤她的身体,所以,她可以毫无抵触地接受塞巴斯蒂安的反常行为,同时,催眠赋予事件可视性,进而寓言了真实性。尽管凯瑟琳的叙事缺乏事实依据,但是,她用可视性叙事和寓言佐证了艺术性的真实。因此,在结尾处,观众更愿意相信,凯瑟琳击败了维奥莱特夫人。然而,剧本真正的创伤点是,凯瑟琳叙述塞巴斯蒂安的自杀事件转移了凯瑟琳接受前脑叶白质切除术的潜在威胁。维奥莱特夫人在第一幕似乎就宣告将要对凯瑟琳实施前脑叶白质切除术。在目睹了塞巴斯蒂安自杀事件后,凯瑟琳一直被关在精神病院接受各种精神治疗,被迫在催眠状态下不断重复她目睹的情形。她的叙事使观众似乎见证了一个清晰而完整的暴力自杀事件,同时也使观众相信,维奥莱特夫人一定会对她实施前脑叶白质切除术。尽管人们震惊于维奥莱特夫人的残忍手段,但是,人们更期待预期发生的事件最终实现。意料之中和出乎意料之间的辩证关系,使人们可以回避自身欲望的实在界,这就是观众的欲望辩证法。李 英:莫比乌斯带、污点与凝视   污点在第一个叙事中,维奥莱特夫人对医生说:“在塞巴斯蒂安的生活和作品中,一切都是有计划地设计出来的”(,凡本文中注页码处均指《去》的页码),他的生活都符合常规,一切正常,然而,我们不难发现隐匿在秩序中的某些难以解释的异常元素,例如,花园里那株地球上最古老的食虫动植物捕蝇草塞巴斯蒂安拒绝出版他的诗歌他预言自己将先于母亲死去我们姑且用拉康词语把这些异常元素称之为污点。污点玷污了塞巴斯蒂安纯洁的生活记录,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致使原本清新纯真的记忆随之消失,直接导致塞巴斯蒂安生活的自然秩序和《去》剧的自然秩序同时离轨,于是,凝视在这里着落,整个事件和情节围绕污点而展开。在两个叙事中,尽管塞巴斯蒂安的背景永远都是一个完全符合自然规律、甚至过于自然的自然态,但是,他无疑是污点的制造者,是一个反自然的客体,或者说问题客体。在过去的年中,他每年夏天和母亲结伴度假,并为那个夏天写一首诗,去年由于维奥莱特夫人中风,改由凯瑟琳陪同。这一切看起来有条不紊。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塞巴斯蒂安在每年度假的海边被一群黑人流浪儿童围攻并追赶到一处悬崖尽头,继而被他们吃掉。《去》剧的分离点即在此,先是人们熟悉的旅行风光、度假胜地,然后,污点或反常元素使整个秩序离轨,并彻底颠覆了观众的现实感。这个片断中的污点就是血迹。污点是血迹,非常合乎逻辑。尽管观众并没有亲眼看到血,但是,塞巴斯蒂安被吃掉可以预见性地产生血迹,而当时的恐怖情景致使凯瑟琳在一段时间内精神失常,足见其暴力性质的程度,这也是另一个有力的证据。凯瑟琳这样回忆当时的情形:“他们黑人流浪儿童已经吞食了塞巴斯蒂安的部分身体他们用手撕,或者用小刀割,或者他们用敲打节奏的锯齿状锡罐切下他的身体,他们已经撕下了一部分,狼吞虎咽地塞进小黑嘴中。塞巴斯蒂安的尸体像一束用白纸包裹的红色玫瑰,被撕扯、被丢弃、被碾碎!”()塞巴斯蒂安通身穿着白色衣服,在白色的衬托下,红色的血迹也变得反常白色的衣服、鲜红的血迹、黑色的小嘴构成了两对互补色。白色打破了红与黑的对立,被黑色吞噬、被红色玷污,它象征梅尔维尔(HermanMelville)世界中的空白和空虚,唤起真空状态的世界。一旦一个污点被注意到,整个环境就开始变得离奇失控,因此,《去》剧中的悬疑亦是情节逐步被污点玷污的结果。如果说这一运动的观察者是凯瑟琳,那么,悬疑的终极指向对象无疑是性。第二个叙事的内容是“表兄妹情侣”的故事,其中最重要的性场景就是塞巴斯蒂安给凯瑟琳买了一件上下连体的游泳衣:游泳衣是用白色莱尔线做成的,浸水后它就变得透明,塞巴斯蒂安强迫凯瑟琳穿着它,并抓着凯瑟琳的胳膊,把她拖进水里,当她从水里出来的时候,好像完全赤身裸体。这个场景使凯瑟琳意识到,自己和维奥莱特夫人都是塞巴斯蒂安勾引“金发美男”(Bruhm,:)的诱饵塞巴斯蒂安是男同性恋。由于中风,维奥莱特夫人面部一侧已经发生变形,塞巴斯蒂安不能再利用她做诱饵,所以,去年夏天凯瑟琳替代了维奥莱特夫人。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同性伴侣,塞巴斯蒂安就用食物和钱财换取流浪黑人儿童的性服务。这恰恰是《去》剧的关键所在,透明泳衣、金发美男、同性恋,这些污点在本质上是色情的,但是,却使塞巴斯蒂安暴死的缘由逐步合理化。如果说维奥莱特夫人中风、塞巴斯蒂安被追赶时跑错了方向都是偶然性的,那么,塞                                        年第期外国语言文学(季刊)                              (总第期)巴斯蒂安利用母亲和凯瑟琳做诱饵,以及他被吃掉则是必然性的。在两个叙事中,凯瑟琳担当偶然性的角色,而维奥莱特夫人担当了必然性的角色,偶然性存在于必然性之中,偶然性达到必然性的无意识存在,就构成盲视。盲视是一种观看机制,维奥莱特夫人在观看过程中,成为一个假盲人,她什么都看到了,却什么也看不到,并始终认定凯瑟琳是塞巴斯蒂安自杀的原因,其错误在于,她要通过合理合法的医学途径维护儿子的尊严和名声。但是,医生对凯瑟琳的催眠治疗,又恰好击中真相的盲点,促使观众进入假盲人的预设轨道,这样,假盲视与盲点的重合共同制造出《去》剧的悬疑。   凝视塞巴斯蒂安和凯瑟琳“表兄妹情侣”关系是由于外部客体或污点而被迫结合在一起,外部客体或污点进而引发出凝视,因此,在凯瑟琳和塞巴斯蒂安之间必然存在一个第三方,正是第三方凝视将他们结合在一起,使他们只能存在于一种“暂时的三重结合”(menageatrois)(齐泽克,:)之中,即“凯瑟琳塞巴斯蒂安维奥莱特夫人”暂时的三重结合。在这个结构中,凯瑟琳变成观众,其基本动作被还原为观看,从而真正化身为独一无二的凝视客体。维奥莱特夫人之所以能够承载他者的凝视,是因为她能够代表象征秩序的盲目机制一副平庸而得体的小资产阶级面具:她为人和善、举止优雅供养着丈夫的侄女凯瑟琳及其全家准备资助年轻的医生建立医学研究中心。所以,她要求医生对凯瑟琳实施前脑叶白质切除术成为《去》剧一个隐匿的辐射点,它激发并促成“表兄妹情侣”关系,为其提供必要的支撑,但同时又妨碍塞巴斯蒂安的同性恋行为,表明“表兄妹情侣”关系内在的不可能性。这个辐射点代表凝视的着落点,使凯瑟琳和塞巴斯蒂安以一种焦虑状态结合在一起,其主要作用就是抓住凝视。凯瑟琳所遭遇的凝视并不是一个看到的凝视,而是在他者之域中想象的凝视,因此,在《去》剧结尾处,当医生望向空中,沉思道,“我想,我们至少应该考虑一下,这个女孩的故事可能是真的”(),凯瑟琳已经从自己的欲望出发看到医生凝视中的威胁,“凯瑟琳塞巴斯蒂安维奥莱特夫人”的三重结合被“医生凯瑟琳维奥莱特夫人”三重结合所取代,医生的判断不但使叙事空间发生弯曲,而且打破了《去》剧封闭性叙事的可能性,这种基于他者凝视所浓缩的绝对他异性使观众成为维奥莱特夫人的同谋。围绕污点建立起来的凝视与反凝视,实际上代表一种欲望机制,污点所物化的正是主体的欲望目标,所以,污点只能把凝视返还给欲望主体。凯瑟琳在催眠状态下成为他者凝视的客体,进入塞巴斯蒂安自杀的场面,此时,她作为观众看到自己以及自己的欲望,从这个意义上讲,污点是欲望的必要前提,没有污点,欲望主体就不复存在,而凝视是欲望主体建立主体性的有效途径。凯瑟琳误认为自己是旁观者,偶然目睹了塞巴斯蒂安自杀事件,事实上,重复恰好回溯了她的凝视,并且使她在回溯中认出了自己。通过自我复制,凯瑟琳成为真正的欲望主体,偶然性也在回溯中转变为必然性。不同的主体视角并没有在《去》剧结尾进入一个共同领域,因此,两个叙事仍然是孤立的,缺乏真实感,医生的凝视就承载着塞巴斯蒂安的终极秘密。塞巴斯蒂安是拉康意义上的象征客体,《去》剧众多疑点、细节和意外都围绕他有机地结合起来。这个过程不但使暴力事件暴露凝视的功能,而且使它们在叙事中对欲望进行阐释。塞巴斯蒂安缺席恰恰表明一种绝对凝视的在场,因此,他是进入莫比李 英:莫比乌斯带、污点与凝视乌斯带的两个表面之上的同一个元素,它引领我们发现了拉康意义上的对象小a:它是结构上的缺席、内容上的空洞。这个“什么都不是”发动了一场围绕其展开的、对其他人性命攸关的故事,并开启了象征性阐释运动的实在界空洞医生最后的凝视。这个凝视没有任何实质性或结论性内容,但是,它最终界定了两个叙事分离状态一个是主观真理,另一个是客观知识,二者在医生的凝视中重合,就意味着它们之间所有的联系都被割裂了,正如拉康所说,真理的结构总是虚构的。   结束语塞巴斯蒂安是一个复杂的寓言性人物,是一个难以弥合的矛盾体:维奥莱特夫人表明他的艺术志向,凯瑟琳表明他的性欲维奥莱特夫人赞美他的神秘气质,凯瑟琳目睹了他的道德观。如果说前者代表美学体系,表现受到肯定的现实符号,那么,后者则代表伦理规范,表现被禁止的象征符号。两套符号系统之间的矛盾关系,造成一种心理张力,使人们很难把维奥莱特夫人和凯瑟琳的叙事同时放在塞巴斯蒂安身上,进而甄别出一个逻辑对象,换言之,《去》剧把观众完全排斥在戏剧表现的现实主义框架之外,从这个意义上讲,塞巴斯蒂安的死亡仪式是终极的、无可挽回的阉割行为。注释:此文为年“北京市优秀人才培养项目”(E类)中期成果(编号)。莫比乌斯带(MobiusStrip)是公元年德国数学家莫比乌斯(Mobius,)发现的。把一根纸条扭转度后,两头再连接起来,即成莫比乌斯带。莫比乌斯带是一个拓扑图形,可以从它的一个平面上走到另一个平面上,且没有终点,其特性在于,在一个平面上无法解决的问题,可以在莫比乌斯带的拓扑结构上得以解决。参考文献Bruhm,StevenBlackmailedbySex:TennesseeWilliamsandtheeconomicsofdesireJModernDrama,()Ford,ClaireMarilynSuddenlylastsummerAInTennesseeWilliams:AGuidetoResearchandPerformanceCEdPhilipCKolinWestport,Conn:GreenwoodPress,Houston,NealBMeaningbyanalogyinsuddenlylastSummerJNotesonModernAmericanLiterature,()Thompson,JudithJTennesseeWilliams’Plays:Memory,Myth,andSymbolMNewYork:PeterLang,VanLaan,ThomasF‘ShutUp!’‘BeQuiet!’‘Hush!’:TalkanditsSuppressioninthreeplaysbyTennesseeWilliamsJComparativeDrama,():Williams,TennesseeTennesseeWilliamsAConversationwithAmericanWritersCByCharlesRuasNewYork:AlfredAKnopf,Williams,TennesseeSuddenlyLastSummerTheTheatreofTennesseeWilliamsVolMNewYork:NewDirections,斯拉沃热齐泽克不敢问希区柯克的,就问拉康吧M穆青译上海人民出版社,收稿日期:作者简介:李英( ),女,黑龙江哈尔滨人,博士,讲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美国戏剧,文学理论                                        年第期外国语言文学(季刊)                              (总第期)SelectedAbstractsAWittgensteinianGrammaticalInvestigationintothePrivateLanguageArgument()Abstract:LaunchingaWittgensteiniangrammaticalinvestigationintothe“privatelanguageargument”(PLA),thispaperclarifiessomemisunderstandingsconcerningtheuseofwordssuchas“toknow”,“tofeel”,and“same”,revealingthatitisinappropriateanalogybetweentheformsofexpressionsindifferentregionsoflanguagethatgiverisetotheparadoxofPLATheclarificationshowsagainhowsignificantgrammaticalinvestigationcouldbetoaproperunderstandingWittgenstein’slaterphilosophicalviewsTensionsWithintheSaussureanModelandtheScientificParadigmaticRevolutionItEngendered()Abstract:UnderlyingtensionswithinthetheoreticalframeworkofSaussure’sCourseinGeneralLinguistics,centeringontheconceptoflanguage(langue),cannotbeeasilydismissedHisviewoflanguageasasocialinstitutionandtheindividual’scognitivesystemsimultaneouslyleadstoaparadox:languageisregardedboththeaverageandthesumoflinguisticfactsSuchapositionnotonlyblursthedistinctionbetweenlanguageandspeaking,butalsocausesproblemstofurtherdistinctionsbetweensynchronicanddiachronicstudiesTheexistenceoftheseproblems,however,doesnotdiminishthesignificanceoftheSaussureanmodelinahistoricalcontextByshowingthatlinguisticfactsmustbestudiedwithregardtotheideal,theoreticalformofascience,SaussurebroughtaboutascientificparadigmaticrevolutionandunderscoredtheimportanceofametadisciplinaryapproachtothedefinitionoflinguisticsChineseLearners’TendencytoMisusetheEnglishSpatialPreposition“in”:ACorpusBasedCognitiveMetaphoricalStudy()Abstract:ProfounddifferencesexistbetweenEnglishandChineseprepositions,fortheyareinformedwithentirelydifferentculturalandcognitivemodesTheuseofEnglishprepositionsremainsthereforeabigproblemforChineselearnersThispaperdiscussesChineselearners’misuseofEnglishspatialprepositioninbycomparingrelevantdatagatheredfromtheChineseLearnerEnglishCourpus(CLEC)andfromsomenativeEnglishcorporasuchasFLOBFROWNBNCandCLECWithintheframeworkofthecurrentcognitivemetaphortheory,theauthoroffersanewperspectiveontheissueinquestionMobius,StainandGaze:ALacanianReadingofSuspenseinSuddenlyLastSummer()Abstract:MuchambivalenceandambiguityhasbeenbuiltintoTennesseeWilliams’sSuddenlyLastSummer,andapplyingaLacannianperspectivetotheinterpretationofthetextwouldshowthatthesuspenseiscreatedbyWilliams’semploymentofdevicessuchasMobiustheatricstructure,stainedprotagonistsandgazeoftheOtherTheinterpretationcould,inturn,shedlightonLacan’sconceptof“thepetitobjectaintheReal,”whichenablesastorytounfoldfromNothing                                        年第期外国语言文学(季刊)                              (总第期)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6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