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秦汉时期的今文经和古文经之争.doc

秦汉时期的今文经和古文经之争.doc

秦汉时期的今文经和古文经之争.doc

上传者: zhangshulin 2012-06-28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秦汉时期的今文经和古文经之争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  秦汉时期的今文经和古文经之争五经博士五经博士的设置是汉朝廷掌握经学的重要标志。在这以后经学独占了官学。刘邦是一个不喜欢儒生、不喜欢经学的开国皇帝符等。

  秦汉时期的今文经和古文经之争五经博士五经博士的设置是汉朝廷掌握经学的重要标志。在这以后经学独占了官学。刘邦是一个不喜欢儒生、不喜欢经学的开国皇帝。陆贾不断地向刘邦称道《诗》、《书》。刘邦骂他说:老子在马上得天下要《诗》、《书》有什么用!陆贾说:在马上得天下还可以在马上治理它吗?“且汤武逆取而以顺守之文武并用长久之术也。昔者吴王夫差、智伯极而亡。秦任刑法不变卒取灭亡。乡使秦已并天下行仁义法先圣陛下安得而有之?”刘邦听了面有惭色。他要陆贾把秦所以失天下汉所以得天下及古之成败原因写出来。陆贾每上奏一篇刘邦未尝不称善左右呼万岁。号其书曰《新语》。这时大概还没有设置经学方面的博士而陆贾所论引申经义联系实际已是经学博士所职掌。以下夫于汉代博士的考证据王国维《观堂集林汉魏博士考》。  《史记陆贾列传》。    文帝、景帝时见于记载者有一经博士。如张生如晁错乃《书》博士如申生如辕固如韩婴都是《诗》博士如胡毋生如董仲舒乃《春秋》博士。像这样设置的博士虽都属于经学博士还不能说是经学博士的定制。  武帝建元元年(公元前年)诏举贤良方正直言推陈之士帝亲策问。董仲舒对曰:“《春秋》大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理也。今师异道人异论百家殊方指意不同是以上无以持一统法制多变下不知所守。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董仲舒的主张得到武帝的采纳。建元五年(公元前年)武帝罢黜百家专立五经博士。于是除个别情况外儒家经学以外的百家之学失去了官学中的合法地位而五经博士成为独占官学的权威。  五经博士的开始设置不知有多少人。宣帝末年增至十二人。东汉初年博士有十四人。《易》四:施、孟、梁邱、京氏。《尚书》三:欧阳、大、小夏侯氏。《诗》三:鲁、齐、韩氏。《礼》二:大、小戴氏。《春秋公羊》二:严、颜氏。由此至东汉之末博士人数无所增损。  博士的弟子在武帝时为五十人。昭帝时增弟子满百人。宣帝时增倍之。成帝末增弟子至三千人。汉末太学大盛诸生至三万余人。  博士各以家法教授弟子于太学。师生传授之际要遵守一定的师生关系不能混乱。这叫作守师法和守家法。先有师法然后有家法。师法指一家之学创始人的说经。家法是指一家之学继承人的说经。例如董仲舒通公羊学立为博士他的说经即为师法。再传下去其弟子更为章句又衍出小的派别如“颜氏公羊”、“严氏公羊”就是家法。如不守师法、家法非但不能任为博士即使已任为博士一旦发现也要被赶出太学。如西汉孟喜从田王孙学《易》即因不守家法不得任博士。  博士秩卑而职尊。于教授弟子外或出使或议政往往是担当国家大事。  石渠阁议奏白虎观议奏因五经博士的设置经学与利禄之途就密切地联系起来。《汉书儒林传》:瑕丘江公受《谷梁春秋》及《诗》于鲁申公传至子孙为博士。武帝时江公与董仲舒并。仲舒通《五经》能持论善属文。江公呐于口。上使与仲舒议不如仲舒。而丞相公孙弘本为公羊学比辑其议卒用董生。于是上因尊公羊家诏太子受《公羊春秋》由是公羊大兴。  太子既通复私问《谷梁》而善之。其后浸微。唯鲁荣广王孙皓、星公二人受焉。广尽能传其《诗》、《春秋》高才捷敏与公羊大师睦孟等论数困之。故好学者颇复受《谷梁》。沛蔡千秋少君、梁周庆幼君、丁姓子孙皆从广受。千秋又事皓、星公为学最笃。宣帝即位闻卫太子好《谷梁春秋》以问丞相韦贤、长信少府夏侯胜及侍中乐陵侯史高皆鲁人也言谷梁子本鲁学公羊氏乃齐学也宜兴《谷梁》。时千秋为郎召见与公羊家并说。上善《汉书儒林传》。  谷梁说擢千秋为谏大夫给事中。后有过左迁平陵令。复求能为《谷梁》者莫及千秋。上愍其学且绝乃以千秋为郎中户将选郎十人从受。汝南尹更始翁君本自事千狄能说矣会千秋病死征江公孙为博士。刘向以故谏大夫通达待诏受《谷梁》欲令助之。江博士复死。乃征周庆丁姓待诏保宫。使卒授十人。自元康中始讲至甘露元年积十余岁皆明习。乃召《五经》名儒太子太傅萧望之等大议殿中平《公羊》、《谷梁》同异各以经处是非。时公羊博士严彭祖、侍郎申挽、伊推、宋显、谷梁议郎尹更始、待诏刘向、周庆、丁姓并论公羊家多不见从。望之等十一人各以经谊对多从《谷梁》。由是《谷梁》之学大盛。这可见一家之学是否兴盛要看它是否能取得政治力量的支持。武帝在位公孙弘为丞相《公羊》之学兴。宣帝在位太子太傅萧望之等受重用《谷梁》之学兴。  宣帝诏《五经》名儒评议《公羊》、《谷梁》同异连类而及《五经》同异这是经学史上一次重要的盛会是著名的石渠阁议奏。在这次议会中最突出的活动是宣帝以皇帝的名义亲自裁定经书的是非同异。这一活动抬高了会议的政治地位也使皇帝以大家长、大宗师的身份出现突出了皇帝作为文化最高统治者的形象。这事发生在甘露三年(公元前年)。  明帝、章帝都是宣扬儒学的。明帝在即位之初亲临辟雍“正坐自讲。诸儒执经问难于前。冠带缙绅之人圜桥门而观听者盖亿万计”。章帝于建初四年“大会诸儒于白虎观考详同异连月乃罢。肃宗(章帝)亲临称制如石渠故事”。白虎观议奏的规模和经历的时间都要超过石渠阁议奏。《汉书艺文志》于“书类”著录:“议奏四十二篇”注:“宣帝时石渠论”。于“礼类”著录:“议奏三十八篇”注:“石渠”。于“春秋类”著录:“议奏三十九篇”注:“石渠论”。这些议奏都久已佚失。白虎观所论《后汉书章帝纪》称作“白虎议奏”《儒林传》称作“通义”书今存一般称作《白虎通》。经今古文之争由于五经博士设置后立于学官的基本上都是今文经而古文不得立于是乃有经今古文之争。  今文经是用汉代流行的隶字书写的。古文经是用先秦六国时流行的字体书写的。今古文经不只是字体书写上的不同而在文字内容、篇章多寡以及学风等方面也有所不同。在今文经学领域里董仲舒是很有影响的大师。他的大一统思想适应了当时发展中的政治形势他的阴阳五行灾异的说法为汉家的皇权涂上了神秘的灵光他的春秋公羊学很受重视。但今文经学在前进的路程上显然走上了不健康的道路。一是烦琐说经一经说到百余万字少也有数十万字令人生厌。一是宣扬迷信如求雨、止雨的法术和以孔子名义捏造谶纬。这二者都是不能保持今文经学已有的地位而滋长其内部陈腐的因素。汉哀帝时刘歆揭露今文学派的儒生说:“往者缀学之士不思废绝之阙苟因陋就寡分文析字烦言碎辞学者疲老且不能究其一艺。信口说而背传记是末师而非往古。至于国家将有大事若立辟雍、封禅、巡狩之仪则幽冥而莫知其原。犹欲保残守缺挟恐见破之私意而亡从善服义之公心。或怀疾妒不考情实雷同相从随声是非。”这指出了今文学派于烦琐说经的同时甚至疲老不能究一经抱残守缺、目光短浅死抱着师法拒绝进步。这实际上是反映今文学派的衰落但他们仍坚持学官的地位不肯向古文经学让步。《后汉书儒林传》。  《后汉书儒林传》。  参看范文澜著:《中国通史》第二册第三章第十节“经学”。    汉景帝时大会白虎观这正是总结今文经学的良好机会。但今文学派的博士和儒生没有人能把这个任务承担起来。承担这个任务的反而是古文学者班固是他写出了《白虎通》把今文经学系统地作了总结。也还是在章帝时他让高才生受《古文尚书》、《毛诗》、《谷梁》、《左氏春秋》不受学官然皆擢高第和封爵给事廷署。这对于古文学者虽还不能立于学官但承认了其在政治上学术上的合法地位。以上这两件事表明古文经学的势力在相对地增长而今文经学在相应地削弱。  东汉出现了不少的经学大师先有郑兴、郑众、贾逵后有马融、郑玄。他们都是在古文经学上有成就而且不为古文经学所限。  郑兴字少赣河南开封人官太中大夫。以不善谶不为朝廷所重。  郑众字仲师是郑兴的儿子官大司农。建初八年(公元年)卒。贾逵字景伯扶风平陵人官至侍中永元十三年(公元年)卒年七十二。郑兴、郑众、贾逵都以通春秋左氏学见称。郑兴为左氏撰条例、章句、训诂。郑众亦为左氏作注。郑兴和郑众又各著《周官解诂》。贾逵他的父亲贾徽是一个博学的人曾从刘歆受《左氏春秋》兼习《国语》、《周官》又受《古文尚书》于涂恽学《毛诗》于谢曼卿作《左氏条例》二十一篇。贾逵悉传父业深明《左氏传》为之解诂五十一篇。复奉命论次《左传》与二传同异欧阳、大小夏侯《尚书》古文同异齐、鲁、韩诗与《毛诗》同异又作《周官解故》。贾逵的经学已远较前人为恢廓能融合古今文而观其大体。今古之争至此可能已有了新的转变而经学的旧樊篱已有显著的突破了。《后汉书》本传说:“世言左氏者多祖兴而贾逵自传其父业故有郑贾之学。”又说:“郑贾之学行乎数百年中遂为诸儒宗。”这可见郑贾之学影响之大。  马融字季长扶风茂陵人。桓帝时为南郡太守。延熹九年(公元年)卒年八十八。史称融“才高博洽为世通儒。教养诸生常有千数。达生任性不拘儒者之节。居宇器服多存侈饰。常坐高堂施绛纱帐前授高徒后列女乐。”所注书多种有《易》、《尚书》、《诗》、《三礼》、《诗经》、《孝经》、《列女传》、《老子》、《淮南子》、《离骚》不惟不为古今文所限且不为《五经》所限。融尝欲训《左氏春秋》见到了贾逵、郑众注后乃说:“贾君精而不博郑君博而不精。既精既博吾何加焉。”他只著了《三传异同说》。《三传异同说》显然是贯穿古今经学的著作。“既精既博”则可说是马融学风上的特点。精则不烦琐博则不墨守这都是与今文经学流行的学风很不相同的但又不以此自我标榜。马融的成就已跨过经今古文之争了。郑玄字康成北海高密人。早年投师学《京氏易》、《公羊春秋》、《三统历》、《九章算术》又学《周官》、《礼记》、《左氏春秋》、《韩诗》、《古文尚书》。因涿郡卢植的介绍师事马融。融素骄贵玄在门下三年不得见。融使高业弟子传授于玄。玄日夜寻诵未尝怠倦。在一次与计算有关的活动中郑玄以善于计算有较多接触马融的机会得以质疑问难。玄辞归时融喟然谓门人说:“郑生今去吾道东矣。”玄在外游学十余年。归家之日学徒相随已数百千人。刘子骏《移书让太常博士》见《昭明文选》卷四十三。  郑兴、郑众、贾逵、马融、郑玄等均参见《后汉书》各本传。    郑玄不乐仕进。对于朝廷和地方权力的征石他总是避而不就有时甚至于偷偷地跑掉。但当他偶然处在官宦聚集场合的时候他还是以他的学识使人们敬服。所注书有《周易》、《尚书》、《毛诗》、《周礼》、《仪礼》、《礼记》、《论语》、《孝经》、《尚书大传》、《中候乾象历》。又著有《天文七政论》、《鲁礼祫义》、《六艺论》、《毛诗讲》、《驳许慎五经异义》、《答临孝存周礼难》凡百余万言。门人相与撰玄答诸弟子问《五经》依《论语》作《郑志》八篇。建安六年(公元年)玄卒于元城年七十四。  跟郑玄同时的任城樊人何休好《公羊春秋》著《春秋公羊解诂》十七年不窥门。他认为《公羊》义法必须坚持《左氏》已病入膏育《谷梁》已废不能兴因著《公羊墨守》、《左氏膏盲》、《谷梁废疾》以申其说。郑玄站在何休的对立面著《发墨守》《针膏育》、《起废疾》以驳休说。玄休之争已不是简单的今古经学之争。郑玄所主持者有今文经学何休所反对者亦有今文经学。实际上今古文经学之争已近尾声。到了魏晋以后玄学就取而代之了。何休也见到了郑玄所著之书叹曰:“康成入吾室操吾矛以伐我乎!”何休颇有自居下风之慨。何休事迹见《后汉书儒林列传下何休传》又《郑玄传》。两汉经学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历史问题。上文我们已经说到汉朝廷以经学作为思想统治的工具。这种统治可以说已有一定的成效。此外两汉经学还有其他的学术影响其中最显著者一是大一统思想的形成又一是小学方面的成就。大一统思想的形成中国境内某种程度的一统远在宗周时期已经有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统一意识也很早就有了。春秋战国时期战争频仍这种统一越来越残破同时也越来越接近新的一统。孔子、墨子、孟子都有这种新的一统意识不过有的是用历史的语言形式来表述有的是用宗教的语言形式来表述。梁襄王曾经问孟子说“天下乌乎定?”孟子说:“定于一。”“孰能一之?”孟子说:“不嗜杀人者能一之。”把“一”作为一个历史阶段提出来是对新的一统说得比较明白的。  “大一统”的思想《公羊传》的提法是很鲜明的。公羊学家有更明白的阐述。《公羊传》隐公元年(公元前年):元年春王正月。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岁之始也。王者孰?谓文王也。易为先言王而后言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统也。  何休在传文“大一统也”下注云:统者始也总系之辞。夫王者始受命改制布政施教于天下。自公侯至于庶人自山川至于草木昆虫莫不一一系于正月。故云政教之始。  何休所说“自公侯至于庶人”是政权上的大一统“自山川至于草木昆虫”是所有权上的大一统。把这些说成是“政教之始”是政权、所有权和道德规范上的大一统。这种三合一的大一统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的民族特点对于后来历史的发展有深远的影响。一方面它改变了割据局面成为加强地区间和民族间的联系的力量另一方面它也可能成为封建专制主义发展的重要条件。就当时的具体情况来看大一统是有利于历史进步的。如从汉儒的眼光去看大一统的“大”有它极高的境界。《礼记中庸》说: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水土辟如天地之无不持载无不覆帱。辟如四时之错行、日月之代明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教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  又说:唯天下至圣为能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溥博渊泉而时出之。溥博如天渊泉如渊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坠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故日配天这是把“大”神化了。汉儒不只把皇家的政权神化了而且把它的道德规范也神化了。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4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