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偷窃.pdf

偷窃.pdf

偷窃.pdf

上传者: 雨停ξ时分 2012-06-24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偷窃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符等。

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第卷第期年月绍兴文理学院学报做、七评波特的短篇小说《偷窃》项凤靖提要就美国南方女作家波特的短篇名作《偷窃》从主题意蕴和艺术方法两方面作文本分析,然后再就南方文学传统与波特的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作了阐述提起美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兴起的短篇小说,人们总会把凯瑟琳安波特,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美国当代著名作家和评论家罗伯特潘华伦认为,波特的优秀短篇小说在“现代作品中是无与伦比的”‘,而埃德蒙威尔逊干脆说,她“确实是第一流的艺术家”‘。波特的一生虽只创作了一部长篇、二十篇短篇和六篇中篇小说,但她严谨认真的创作态度以及对技巧、方法、风格的精益求精一直得到评论家和同行的交口称赞,并被公认为美国最好的文体家之一。她以为数不多的作品,取得了足以同凯瑟安德森和海明威齐名的文坛地位。波特在创作上取得这样的成就决不是偶然的,作为一名严肃、深沉的作家,她善于观察、体验和反映人的内心世界。她从自己独特的南方女性视角出发,写出了对生活、命运、人性、爱情等的洞察和理解。波特的小说往往没有曲折的故事情节,却有着令人回味无穷的感觉。那些简单、平淡的故事之所以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和思索,原因之一就是她凭着富于想象力的构思和高明的艺术手法使那些故事蕴藏着丰富深刻的内容。而作者的叙述表达却很含蓄,常常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这或许正是波特高明之处,也是她作品的魅力之所在。短篇小说《偷窃》正是这样一篇从内容到风格都颇具波特特色的作品。《偷窃》是一篇富有哲理的作品。故事发生在纽约,时间是三十一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她”小说中主人公是一位卖文为生的作家。“她”拥有一只作为生日礼物的金线锦钱包,它成了财富的象征和情感的标志。然而实际上,这漂亮的钱包仅仅是包孕虚无的象征物钱包中仅有的四角钱又付了一角车费,几乎空空如也钱包中一封来信又暗示着一场爱情的结束。但就是这个唯一的“财富”还要遭剥夺,被女工友窃走。“她”前去索要又遭拒绝,甚至当“她”改变主意决定把钱包送给女工友时,又遭到对方的讥讽。至此,女主角对自己素来持有的不愿固守、听之任之、逆来顺受的生活态度进行了反省,得出结尾那令人沉思的、凉语“我不怕任何窃贼是对的,倒是要害怕我自己,我到头来会什么也不给自己留下来。”波特通过一桩小小的偷窃事件,揭示出对人生有着普遍而重大意义的主题物质外界的压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内部的淡漠、迁就和妥协,因为这意味着个性的异化和自我的消失,这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小说女主人公“不由自主地失掉大量贵重的东西”的根本原因是自身的软弱和人性的弱点。同时,小说中女主角对自己生活哲学的反思,也表现了普遍的人类内心世界的矛盾,即理想愿望和现实生活的差距。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第期项风靖评波特的短篇小说《偷窃》《偷窃》这一深刻的主题集中体现在小说中不同人物、不同层欢、不同意义的矛盾冲突上男人和女人之间,两个女人之间,一个女人理想世界和现实生活之间。而所有这些复杂的矛盾都被波特囊括在一篇短短的小说中。我们先来看看小说前半部分“她”跟几个男人之间的冲突‘如果说为不伤一长米洛的自尊心而作的让步,只是使这个和她一样穷的人淋坏了仅有的新帽子,带来些许负疚感而对剧作家比尔的让步,后果就严重得多。比尔得了七百块剧本预付款,在经济萧条时期买地毯、钢琴等,却自私得拒付剧本合作者“她”应得的五十块稿酬,并且痛哭流涕地说自己付不出,“她本来想对此事一寸步不让’,,结果却说“那么,算了吧’,,不由自主也退步了,使自己濒陷饥饿状况,而对方不会有任何良心上的不安。更有甚者,“她”的男友写信断绝了他们的恋爱关系,而把过错都推到“她”一人身匕,对此,她也默默地接受了。“她”原本并不打算坐出租车,可是在罗杰假惺惺的邀请下,还是改变了主意,结果使钱包中仅剩的四角钱又少了一角。在与罗杰谈话中他们谈到“这纯粹是个坚持的问题,是不是”“坚持是桩很费劲的事儿。’‘确实,很费劲,但这是保持自我的必需。波特正是通过女主角与几位男性冲突中处处迁就、退让的情节,交待了女主角不愿抗争的性格和处世态度,为小说后半部情节的发展和结局中女主角对自我的审视,打下了合乎逻辑的铺垫、小说后半部分情节主要围绕着钱包失窃,为索回钱包,“她”一与女工友之间的冲突而展开。当“她”刚意识到钱包失窃时,本来也尝试“随‘白去吧”,就象原谅比尔那样原谅那位女工友可是“她”发现她的好心实质上是软弱的表示,她一向信任任何人和从不锁门的处世原则只能使自已处处受伤害,美好的愿望在现实生活中社往碰壁,而今,这个她唯一拥有的象征着精神财富的钱包也被人偷去了。因此,“她”决定去索回钱包。一开始,女工友坚决否认,“她”无奈,只好悲痛地往回走、一边联想到她失去了“不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大量贵重东西。就在这当乙,女工友手拿钱包追上“她”,一边把钱包塞还给她,边解释说拿钱包是想送给侄女,“我侄女年轻,需要漂亮的东西”、女主角顿时心生同情和歉意,当即改变主意,“啡,拿去,我确实不要它了”‘、然而故事发展到这‘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足见波特小说的功底女工友不仅拒绝接收这礼物,而且还讥讽女主角比她侄女更需要这钱包作装饰,甚至让‘、她”觉得“仿佛是我偷你的”。到这,,两个女人之间的冲突发展到高潮,而女主角理想愿望和现实生活之间的矛盾也进一步得到激化。“她”丢失的不仅仅是钱包,还育信任、友谊、‘自尊、自我等等。在一次次的挫败后,“她”终一于有了面对现实的勇气,开始进行自我刘沂一日批评、一个人必须坚强到一定程度才能敢于自我否定。在波特略带感伤情调的叙述和描绘中,我们可以窥探到作者对人性的审视和对自我的寻找‘《偷窃》不仅成功地揭示了生活中的哲理,而且具有沁人心脾共勺艺术魅力。波特曾被誉为“精雕细刻的艺术家”‘匀,而《偷窃》的艺术特色正可用“精细’,两字来概括精致刻划的人物、精密组合的结构以及精心设计一的场景。先来看一下波特是如何刻划人物的。女主人公“她”在小说中没育名字,这种手法能让读者很容易地感悟到‘咬也”代表小说描写的大萧条时期众多妇女,“她”的经历,“她”的感受,也正是那时期美国大多数妇女的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波特采用的是意识流手法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绍兴文理学院学报第卷的变体,称之为“全景式或全方位”描写手法。“,作者把焦点聚集在一个人物“她”身上,采用侧面叙述的自由形式,通过一个客观的观察者来从外部描绘这个人物,同时又通过这个人物自己的思想和回忆来从内部刻划。比如,当“她”从浴室里出来,发现钱包不见了时,波特是这样描写的她穿好衣服,煮了咖啡,坐在窗旁喝咖啡。肯定是那个女工友把钱包拿走了,要拿回那只钱包,就得可笑地大吵大闹一顿,还是随它去吧。可是,她心里一作出这个决定,血液里同时冒出一股非常的、简直是势不可档的怒火来。作者运用精炼的词句,细腻地展示了女主角微妙复杂的感情和心理活动,刻划了“她”一向妥协的生活态度,想坚持又不坚决的软弱性格。另外,其他几位人物形象也刻划得十分鲜明,如卡米洛的虚荣、浅薄,罗杰的假仁假义,比尔的虚伪、自私以及女工友的泼辣蛮横等都被描绘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对卡米洛的描绘,卡米洛总要送她登上踏板,在机器里放下一枚镍币后,余交定转车门稍微一推,把她送进门去,并鞠一个躬。他在老远的角落里停了下来,摘下帽子,把它藏进大衣里面,她觉得这样看他,就等于拆穿了他的秘密因为如果他想她甚至猜想他是在设法保护他的帽子,他准会觉得有失面子。寥寥儿笔,就把卡米洛的古板、虚荣、浅薄刻划得入木三分。其次,我们来看一下波特在小说结构安排上是如何独运匠心的试读《偷窃》的开头她刚才进来的时候,手里有只钱包。她站在地板中央,兜住身上的浴衣,一只手提着条湿毛巾,她仔细思量一下刚刚过去的事情一,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不错,她用手帕楷干钱包后,把钱包盖子打开,摊在长凳上。波特没有遵循一般故事结构按时间顺序排列的通常原则,而是拦腰从故事的中间开始揭开情节,把读者带入情节的冲突和特定的氛围之中,让读者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到“钱包”上来。围绕着钱包的出现、失窃和最后的失而复得展开了一系列女主角和小说中各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通过这个开头段落的安排,波特不仪使故事的前半部分钱包跟随着女主角和故事的后半部分钱包离开了女主角’紧密地串在一起,而月使之形成强烈的对比,为女主角和女工友之间的两次冲突打下了合理的铺垫。经过地下室和楼梯上的两次冲突,情节的发展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女工友成功地使自己反败为胜,把这“偷窃”的罪名加在了女主角身上,反唇相讥“她”这钱包是偷来的。巨看小说的结尾剑讨巴钱包放在桌上,拿着一杯凉了的咖啡,坐了下来,心里想我不怕任何窃城是对的,倒是要害怕我自己,我到头来会什么也不给自己留下来。这结尾不仅出乎意料,而月开拓了作品意境,揭示生活中的哲理,留给读者无穷的回味。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下波特是如何精心设计场景氛围的。故事的前半部分情节都发生在一个下雨天的夜晚,雨景的描写在小说中不断地出现“她同他在倾盆大雨中走到车站去”,“在雨打踏级顶棚的一冬丁冬声中”,“她透过窗子看着雨里一切东西都变了形,换了色”漆黑的夜晚,骤然的大雨,给整篇小说打下了幽暗、阴冷的色调。再看雨夜里各色人物形态“她有点踊姗他们俩都在索拉的鸡尾酒会上喝得很有点醉意了”,街上的三个小伙子“他们也不很清醒,身子。‘螃来晃去”,两个姑娘“缩着头,顶着雨”,比尔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第期项凤靖评波特的短篇小说《偷窃》“他头发乱蓬蓬,眼睛红通通”。这些景物的描写,充分表现了大萧条时期不景气的社会造成人物淡漠、消沉、沮丧、悲哀的情绪。物质的贫困几乎使道德沦落、精神崩溃、自我丢失。场景氛围的烘托,更增强了小说女主角人物形象的真实性和普遍性。评论家戴顿科勒曾指出“波特的每一篇小说都是一个整体,都是经过她苦心经营,巧妙地把素材、主题、结构和风格融为一体的完整的艺术品。”短篇小说《偷窃》便是这样的一件艺术品。波特的大多数作品,正象偷窃》一样,在主题意蕴和情感表达上,往往带着紧张而压抑的气氛,色调比较阴冷,字里行间流露出悲观的情绪。从艺术定位来讲,她以其卓越的艺术风格及其苦心孤旨的不懈艺术追求而被视为卓越的文体家。这两方面综合性地造就了她作为一个南方小说家的地位。南方小说的传统可能是美国最古老的了,这个传统可追溯到查尔斯布罗克登布朗和埃加爱伦坡的哥特式作品。在二十世纪,威廉福克纳在他关于约克纳帕陶伐县的神话里又再度创造了南方,在这里历史和现实、诗和寓言剧烈地会合在一起。福克纳的南方风格为差不多同时或稍后的一些作家,如罗伯特佩恩沃伦、约翰。斯坦贝克、托马斯沃尔夫以及一些喜欢探索更细微的感情色彩的女作家们所充分利用了。南方题材的生活代表一种消失的南方生活,南方生活主要是保守的生活,这种生活无不导源于古老的土地,在它追怀过去的感情中带有悲剧性,它熟悉那流血的挫败以及遗留下来的长久不逝的那种被挫败的象征。南方表现为一种强烈的地区特性,这种特性反对对于美国文化的流行看法,即认为美国文化是进步、平等、合理的。南方的思想似乎显著地意识到风俗习惯和仪式。它对于神话或自然力是敏感的,这个思想愿意保留着个人的、家庭的和自己这个集体的观念,愿意保留着本地的民间传统。这个思想留恋那种口头谈论的、聊天的、辩论的和讲些生动故事的调子。作家们给南方涂上了阴暗的色彩。他们强调异化、价值和传说的崩溃以及南方的衰退。在哥特式的、怪异的古老形式中,他们发现了新的和有普遍意义的人类的隐喻。波特出生于得克萨斯州迈阿密海滩附近的印第安河市一个信仰天主教的家庭里,这是个南方世家。她的童年是在南方的农场上度过的,她熟悉南方农村,创作感情和部分创作题材均来自于此。虽然置身于南方文学的整体创作背景和传统之中,作为一个杰出的艺术家,她仍然显示了其特异的风格。正象上面剖析《偷窃》一文时所讲的那样,她的小说情调是阴郁的,既有对愚蠢、残忍而堕落的世界的针贬,也有对这种世界对个体自我投落下的阴影的反省和揭示。因此,她解音两种病症的动力,一是来源于社会,二是来源于个体。这种对南方社会既成秩序和自我心理秩序的背弃就使她的小说必然染有阴暗的调子。这种调子应该说是南方文学的传统,但也与她所敬佩的同代作家威拉凯瑟所着力塑造的明朗的色彩和清新气息的南方小说自觉地保持了距离。在制造阴郁艺术情调的同时,波特同时给她的小说增添了理性的力量。这种理性力量来自于她对创作对象的哲理思考。这种思考更多时候往往借助于抽象的寓意。这个特点更多地下转第页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第期徐志伟新时期教育的思想解放与绍兴教育的改革发展思考之四推进教育的整体改革与发展。教育体系内各个因素之间相互牵连,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这种整体性,要求教育改革与发展要从人财物的条件、教育制度、教育过程等方面加以全盘考虑。今后我市的教育改革与发展必将是诸教育因素的配套改革与发展。具体包括努力增加教育投入,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完善教育投入的保障机制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提高教师待遇大力改善校舍、设备、仪器等办学条件完善教育制度改革教育内容和课程体系改进教育方法与技术,促进教育手段的现代化普通教育与劳动教育、职业教育相结合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办学,使社会力量办学成为绍兴教育新的增长点。思考之五推动教育改革与有关社会改革同步进行。教育改革与社会改革的不同步,是某些教育改革之所以受阻的一个重要原因。片面追求升学率、“应试教育”、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目前仍是我市教育的重要弊端,需要政府、社会、社区、家庭和学校的通力合作,逐步予以克服。绍兴的教育改革要想迈出新的步伐,不仅要走整体改革的道路,还要走同步改革的道路。上接第页表现于她唯一的长篇《愚人船》之中,而在我们所分析的《偷窃》里面也有所体现,那只在故事中象幽灵一样无处不现的钱包既可视为实象,又被演绎为抽象之体,它寓指着主人公所有一切正失去和将失去的美好之物。正是因为这种理性力量才使得她在整个现代南方作家中更多地接近于福克纳而与那些专门注目于描绘强烈南方地域风情的作家产生了反差。注傅景川《二十世纪美国小说史》,吉林教育出版社年版,第仍页。鹿金《波特中短篇小说集》,上海译文出版社年版,第、、页。,、年版、第页。

职业精品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5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