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_起点_与_第一人_问题再认识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_起点_与_第一人_问题再认识.pdf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_起点_与_第一人_问题再认识

远远的说
2012-06-1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_起点_与_第一人_问题再认识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收稿日期:--作者简介:程明欣(-)男河南临颍人郑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与中共党史研究。第卷第期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年月Vol.No.JOURNALOFZHENGZHOUUNIVERSITYMar.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起点”与“第一人”问题再认识程明欣(郑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河南郑州)摘要: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开端及首倡者研究的观点分歧颇大。分歧产生的基础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概念的不同理解实质是理论认知与实际推动两个方面的权重。中国共产党的孕育和创立是马克思主义被初步运用于指导中国革命实践的标志性事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起点”和开端李大钊等最早一批马克思主义者既是马克思主义运用于指导中国革命的最初的推动者同时对马克思主义运用于中国的许多重要原则作出了明确表述他们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首倡者”。关键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共产党李大钊首倡者中图分类号:D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是各国无产阶级政党将马克思主义理论运用于各国实践时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我党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从建党前后中国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者对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和理解以及中国革命事业以崭新姿态展开的事实来看中国共产党建立之时实际上已经开启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程也孕育了中国共产党科学马克思主义观的萌芽。但是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起点”学术界存在许多争论特别是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开始的标志”、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人”的问题上更是观点纷杂莫衷一是。笔者认为通过对建党前后中国最早一批马克思主义者关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认识的考察以及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概念的科学厘定这些分歧可以得到合理的解答。一、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及“起点”分歧的现状随着上世纪最后十年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领域理论研究的繁荣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的具体问题的研究也越来越深入。由于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内涵等基础性概念的理解都不尽相同学术界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起点和发展阶段等许多基本方面认识的分歧很大。特别是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开启的时间、标志、代表人物等的理解更是分歧严重。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开端的分歧集中在建党前后、土地革命之初以及年代末至年代初等几个特殊时刻实际上包含了近十种观点。比如马克思主义传播和五四运动说认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过程实际上已经是将马克思主义用中华民族的语言形式表达和表述的中国化的过程党的二大说认为党的二大制订出党的最低、最高纲领是中国化的重大成果是党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解决中国革命重大问题的成功起点八七会议说认为八七会议通过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对派的总方针是中国革命新道路探索的起点井冈山道路说认为农村包围城市道路的开辟和开创是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主义运用于解决中国革命具体问题的标志性的成就是运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的探索中取得的最重大的成果是党在理论上走向成熟的标志党的六大说认为党的六大同时批判“左”和右的错误标志着党对马克思主义理论驾驭水平的成熟《反对本本主义》说认为《反对本本主义》的写作标志着党已经认识到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具体要求初步表述了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的基本思想等等。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六届六中全会说认为毛泽东在会议报告中第一次明确地提出“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的命题以及“洋八股必须废止…教条主义必须休息而代之以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等的具体要求。至于延安整风与党的七大等的说法依据则是:通过延安整风使得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这样一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核心要求在全党得到普遍的确立成为全党的共识。··与此相联系关于马克思主义的“首倡者”、“第一人”的理解也是各执一端。但是与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起点的争议相一致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或者“首倡者”的分歧基本集中在了三个方面即:是由建党前后的李大钊、李达、陈独秀、瞿秋白、恽代英、周恩来、蔡和森、施存统等开启还是由中国革命新道路开辟之初的毛泽东或者年代中后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提出和具体要求的论述充分展开时的毛泽东、张闻天等开启。按照一贯的理解多数人坚持毛泽东是最早提出“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杰出代表。针对这种观点年笔者与原村撰文提出“李大钊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人”。这被认为是最早提出这种观点的学术代表并且开启了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的研究、讨论[]。近几年随着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研究的展开又有论者分别提出李达、施存统、陈独秀、瞿秋白、张闻天、周恩来、蔡和森开启等近十种不同的观点。二、两种意义的“中国化”概念及中国化“起点”问题的合理解答关于中国化起点与首倡者的争论与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内涵的不同理解密切相关。以当下“中国化”概念使用的普遍语境主要存在两种不同的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质与意义的理解基于对于“中国化”实质及意义把握的两种不同向度:主观体认的认识向度和实际推动的实践向度。第一种使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语境以对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思想认识上的自觉、觉悟程度为主要的考察向度以是否认识到必须坚持把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以及认识的深邃与自觉程度为标准更多侧重考察从思想认识上是否养成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自觉着眼点是人们主观上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实践关系的认识也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中国化[]。第二种考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意义和实质的语境是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际历史向纵深发展的进程和水平为把握向度以是否在实际上具体实践了马克思主义、将马克思主义理论化为中国式的实践为尺度以客观上中国革命历史在具体实践方面展开的水平和效果为着眼点[]。第一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概念中中国化的实质内涵至少需要从三个方面去把握:一是从形式上强调把马克思主义用中华民族的语言形式而不是“洋八股”、欧美语境的形式来表达同时将中国化的经验用马克思主义来表述二是在贯彻落实的具体要求上强调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当做最核心的原则三是在追求的目标上强调废除“洋八股”、拒绝教条主义最终使马克思主义具有“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在这种观念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更多是一种理性、公开、明确的态度和原则。认为中国化的起点始自年代初、年代中后期、年代初以及毛泽东、张闻天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的议论主要是基于这样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解。《反对本本主义》中毛泽东初步表述了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思想年代末毛泽东最早明确提出“使马克思主义具体化”的命题(也有文章提出是张闻天最早使用“使马克思主义具体化”的概念[])以及使马克思主义具有中国形式、“中国气派”的要求并把它上升到党性原则的高度明确提出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统一的态度就是没有党性。在延安整风的报告中毛泽东集中表述了关于“主观主义方法是共产党的大敌是工人阶级的大敌是人民的大敌是民族的大敌是党性不纯的一种表现”、“有实事求是之意无哗众取宠之心。这种态度就是党性的表现就是理论和实际统一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作风”以及“没有科学的态度即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统一的态度就叫做没有党性或叫做党性不完全”等重要思想。也就是从这种意义上长期以来人们坚持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人。毛泽东关于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认识最理性、最深刻、最彻底态度最坚定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要求论述最具体、最系统、最准确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成就最突出、最显著。另外多数关于李达、施存统、张闻天、蔡和森、周恩来等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的主张也都是出于他们明确提出了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反对照搬照抄、“食古不化”、“亦步亦趋”、“固守师说”的思想的缘故。笔者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质与内涵更多地应当从实践、实行的角度去理解。从逻辑与现实的两重角度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少包括三个具有递进的层次关系的内涵和要求需要从主观体认和客观结果的两个向度权衡和厘定。第一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包括将马克思主义理论用中华民族的语言形式来表达同时创造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这既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际进程的理论前提和起点又是其实际结果的一个重要方面。第二将马克思主义运用于指导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推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中国革命事业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最具有根本意义的内容和要求是应当明确的最重要的着眼点是最具有实质性的结果。第三从主观上养成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理论自觉这是伴随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及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的进程深化可以预期的理想结果和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条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主观认识深化和实际进程大大推动的反映。以上三个考察和把握维度的要求实际上体现着思想认知和实际推动的两个方面矛盾平衡与权重。但是就理论与实践的一般关系就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课题的现实意义而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诉求应当更加注重考察马克思主义应用于解决中国问题的实际效果、效率应当立足考察推动中国革命、推动实践发展的效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包括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和创造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容和要求但是显然最具意义的内容是将马克思主义运用到中国解决中国革命与中国社会历史发展问题的过程。藉此也可以比较科学地厘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马克思主义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实践马克思主义等几个重要方面的关系: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是实践马克思主义、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前提和准备但自身不具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意义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内容也是保障中国马克思主义实践成功的重要条件但是显然不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目标本身和最具有意义的内涵明确地主张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坚持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水平提高的重要表现践行马克思主义将马克思主义运用于指导中国革命的实践这才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本质内涵。进而结合目下我们讨论和主张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具体语境在实际上推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事业以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意义较之提高人们对于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思想认识的自觉尺度更具有本质性和现实性。只要将马克思主义运用到解决中国社会的具体问题的实践中就应当意味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的开始。藉此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起点的分歧可以得到合理地解决。建党前后、年代末年代初、年代末、年代初都是中国革命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具有重大影响的时刻但是论及对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的具体影响这四个时刻却具有不尽相同的意义。中国共产党的孕育和诞生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个、也是最有意义的重大成果之一:中国共产党诞生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产物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现实的社会历史运动、社会力量结合的结果。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一个重要思想的表述实际上也契合了我们关于党的创立之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意义的理解《决议》指出:“中国共产党自一九二一年产生以来就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针毛泽东同志关于中国革命的理论和实践便是此种结合的代表。”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起点”及“首倡者”的分歧根源在于讨论与对话基础的歧义源于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质、概念及内涵等核心性、基础性范畴的这两种不同理解而纷争的实质是对于“中国化”理解和考察的两种不同向度理论与实践、思想认识与客观现实两个方面的不同权重。中国共产党产生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的传播、马克思主义对于中国历史的意义的基本关系是:选择了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就一定选择建立中国工人阶级的政党中国共产党的产生就是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的结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开启的标志性事件。加之在思想认识的向度李大钊、李达、陈独秀、瞿秋白、蔡和森以及施存统等建党前后的中国最早一批马克思主义者也都通过具有那个时代特色的语言比较清晰、准确地表达了对于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具有重大意义的关于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所有重要思想。因此中国共产党的孕育和建立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端是起点。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只是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为马克思主义被运用于解决中国社会、中国革命的具体问题创造了条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条件。如果以年代末年代初或者年代末、年代初作为中国化的起点也无法解释在此之前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三、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首倡者”或者“第一人”争论的合理解决(一)基于两种“中国化”概念的两种“首倡者”判断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核心范畴的理解歧义密切相关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首倡者”或者“第一人”争议同样存在对话前提与基础的纠结存在基础性概念理解分歧的矛盾。如果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考察的标高在于是否理性、清醒坚定地认识到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原则是否公开主张并把它上升到理性的原则的高度那么中国化的开启者应该就是毛泽东或者张闻天如果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看是否明确提出要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反对食古不化、照搬照抄那么中国化的开启者就应该是一个群体就是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者中的多数代表比如李大钊、陈独秀、李达、施存统、毛泽东、周恩来、蔡和森等如果认为中国化最本质的意义是考察是否将马克思主义真正用于指导中国革命并运用于解决中国··革命的重大问题那么开启者也是一个群体全部中国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者比如李大钊、陈独秀以及李达、毛泽东、瞿秋白、蔡和森、恽代英等。(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首倡者是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者集体谈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首倡者”的争执还应当看到: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首倡者”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起点”两个问题提问的意义和方式毕竟有所不同。如前所述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起点”的提问更多是考察实践的事实即何时何地、以何种形式开启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历史而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首倡者”的提问显然更多地是立足考察谁最早提出了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原则立足从思想认识的考察向度。从李大钊、陈独秀、李达、施存统、周恩来、蔡和森等最早一批马克思主义者关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的表述中可以看出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者中的多数都以各自不同的语言形式、以那个时代可能的形式比较全面、清楚地表达了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所有基本要求意愿十分清晰(其具体表述容另具文详述)。即如世纪年代末年代初充分展开的毛泽东关于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诉求的表述也多不出乎其外。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首倡者”或者“第一人”的追问的答案就是前述李大钊等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者中的杰出代表一个群体是集体的觉醒。从关于他们思想的全部表述中无法简单判断其中谁的表述更清晰、准确、坚定。认为瞿秋白、恽代英包括李大钊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的认识多数也是从他们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创造性地解决中国革命的一些特殊问题的角度。(三)“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人”或者首倡者的判断的客观认识如前所述如果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质理解的重心放在是否清醒、理性、明确地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具体命题并对其要求展开系统的论述毋庸置疑唯有毛泽东能够堪当其任。历史证明论及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无论是理论论述的深入、充分、准确的程度还是实行态度的坚决、理性和严谨程度抑或是实际推动的效果与成就毛泽东都是无人可比的。尤其是土地革命之初关于中国革命道路成功探索的实践、年代中后期与教条主义的艰苦斗争、年代初关于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原则的充分论述和对主观主义的批判、揭示以及对于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的坚持都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思想成熟和充分展开的表现。从实际效果和论述精辟、深邃、系统的程度上毛泽东确实应该称之是第一人。但是基于时间维度的“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的议论显然不能合理地解释一些基本矛盾。第一他后来展开表述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所有重要要求在建党前后包括他在内的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者都有明确表述第二将马克思主义运用到解决中国革命的具体问题包括特殊的问题远不是自年代后期始第三若以年代中后期毛泽东对中国化原则和要求的充分展开作标志中国化的历史自年代中后期始显然不合事实。第四若以是否完全成熟作依据显然到年代毛泽东的论述为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认识成熟和发展的历史远未结束年代末以来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邓小平关于解放思想的意义的揭示、江泽民关于坚持理论创新和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的揭示、胡锦涛总书记关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命题的提取等都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规律和要求的认识深化发展的重大成果。当然最早一批马克思主义者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规律和要求的揭示远远不够深入、不够成熟。而且关于这一命题的揭示过程到今天也尚未结束毕竟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环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要求会有不同的主题和主张形式。参考文献[]程明欣原村.李大钊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端[J].河北学刊()相关述评见彭学涛龙心刚.近五年来李大钊研究综述[J].毛泽东思想研究().[]张静如.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毛泽东思想[J].新视野().[]庄福龄.毛泽东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J].北京大学学报().[]程中原.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的第一次提出[J].党的文献().(责任编辑郑良勤)··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_起点_与_第一人_问题再认识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