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冯小刚谈姜文

冯小刚谈姜文.doc

冯小刚谈姜文

niwentian888
2012-06-14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冯小刚谈姜文doc》,可适用于幽默滑稽领域

有一位导演曾对我说这样一番话让我出了一身冷汗。他说:电影应该是酒哪怕只有一口但它得是酒。你拍得东西是葡萄很新鲜的葡萄甚至还挂着霜但你没有把它酿成酒开始时是葡萄到了还是葡萄。另外一些导演明白这个道理他们知道电影得是酒但没有酿造的过程。上来就是一口酒结束时还是一口酒。更可怕的是这酒既不是葡萄酿造的也不是粮食酿成的是化学兑出来的。他还说:小刚你应该把葡萄酿成酒不能仅仅满足于做一杯又一杯的鲜榨葡萄汁。对我的电影我听到过很多批评大多都是围绕着“商业”两个字进行的。但上面这位导演的批评却略过了这些表面的现象说出了问题的实质。这位导演名叫:姜文。我给姜文拍过戏《北京人在纽约》他也给我拍过戏《阳光灿烂的日子》。除此之外我们很少来往。平均一年打不了一个电话。我是爱聊天的但非常怵和姜文聊天。觉得跟他说话特别费劲累跟不上他愣往上跟又很做作掌握不了话语权谈话显得非常被动。电影对于姜文来说是非常神圣的一件事也是一件非常令他伤神的一件事。他认为电影应该由爱电影的人来从事这一职业。这种爱应该是非常单纯的不顾一切的不能掺杂别的东西的。对照这一标准我总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像做了对不起电影的事把电影给庸俗化了。因为我基本上还处于把电影当饭吃为了保住饭碗必须急中生智克敌制胜的档次上。这可能和我的处境有关也和我的性格有关。我不能全压上去奋不顾身只为蹬顶。我首先考虑的是如果输了必须在最大的限度上减少损失。这么说吧就像一场战争不同的人都投身其中大家也都很玩命但巴顿那号的是从心里热爱战争想法非常单纯目地只有一个在战争中成为最牛逼的胜利者而加里森敢死的哥儿几个虽然打起仗来也很敬业却个个心怀鬼胎留着后手。巴顿如果战败了叫战犯属于统战对象能进政协加里森敢死队那哥儿几个战败了就拉出去枪毙了。所以巴顿是不怕付出惨重代价的重在过瘾。加里森敢死队却绝不能有任何闪失为了保住小命必须确保胜利还不能牺牲。两种战争的参与者境界完全不同。坐在一起聊战争话语权也是牢牢地把握在巴顿的手里小哥儿几个只有听的份。拍《甲方乙方》的时候巴顿的首选就是姜文请不来才换成的英达当然英达演得也很好他和姜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嘴上绝不服软而且也具备把黑的说成白的的智慧。比如说英达就不承认中医能治病不承认有经络一说。他说:经络只是一股气不是物质不能被科学证明它的存在。称中医惟一的作用就是心理暗示但心理暗示不是医学的范畴。我和他抬扛问他:那为什么还有中医、西医的区分?他说:就不应该有中西医的叫法只有“医学科学”。如果非要区分勉强可将中医称之为“祖国医学”。他还举了很多的例子听起来都对令在场的人无不认为英老师学识渊博。事后我去酒仙桥医院看中医大夫告诉我英达刚在我们这开了几副中药。我说好呵他不让我们信自己却偷着吃中药。看来他心里还是承认中医能治病的。说这件事是想说明抬起扛来英达、姜文他们的聪明智慧是非常够用的。正是因为这一点使他们在谈话中永远保持着胜利者的姿态。姜文经常使用的一个句子就是:你不能这样吧。每次我听到这样的句子直接反应就是我真的不能再这样了。事后又在问自己:我哪样了?久而久之我对他们萌生了这样一个愿望迫切地想听到他们能在所有的聪明智慧都用上了的时候说一声:我错了。记得上个世纪我曾经险些抓住这样一个机会但很可惜事后被证明还是我错了。那是在九一年拍《北京人在纽约》的时候。当时我们住在纽约长岛一个叫奥伊斯特贝的小镇上一天晚上晚饭前几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里播放了一段仅有几十秒钟电影预告是英国影片《桂河大桥》。马晓晴和姜文为了影片的主演是不是大卫尼文发生的争执。马晓晴坚持认为《桂河大桥》的主演是大卫尼文。而姜文则断然予以否认他告诉马晓晴《桂河大桥》里没有大卫尼文但这部影片的导演叫大卫里恩得过奥斯卡奖。还说这部电影他看过遍。他们向剧组的录音师李学雷求证因为学雷是电影学院毕业的而且看过无数电影。学雷说好像是大卫尼文主演的。姜文鼻子都气歪了一口咬定谁说是都没用绝对没有大卫尼文的事。为此姜文和马晓晴两人打了赌。谁输了赢家有权对输了的人做任何事情。剧组的人也分成了两派郑小龙为首的一大帮人坚信姜文不会有误所以站在赞成姜文的一边。我和艾未未站在马晓晴一边。我当时还没有看过《桂河大桥》但我希望姜文输。我答应开车拉马晓晴去租录像带条件只有一个马晓晴若是赢了让姜文当着大家的面说:我错了。当时天已经黑了我开着车拉着马晓晴和艾未未从长岛出发沿着号公路一头扎向百十公里以外的曼哈顿。那一段时间让我最愉快的事情就是拍戏的间歇叫上艾未未拉上马晓晴开着车到处乱蹿只要有艾未未在身边去布鲁克林黑人区我都不惧。我当时开的是一辆租来的出租车车门上还印有每公里的单价不明真相的路人常常伸手截车有时看到几个金发碧眼的姑娘从酒吧出来兴致所至我们也会载她们一程因为是免费的所以分手时我们和姑娘们都会有些依依不舍。我不懂英语刚开始时也不认路所以老得问坐在旁边的艾未未他有时烦了就不好好指路该拐弯时也不说话我就一直往前开开到哪儿算哪儿。有一次我赌气一直开到海边对他说:你要还不说拐弯我就开到海里去。他闭着眼睛躺在车座上说:把玻璃摇上等车完全被水淹没了再逃生。我脑袋一热差点就一脚油门轰到海里去。在岸边我刹住车以后他认真地对我说:我特别想体会一头扎进海里去的感觉。平常开车他也老说:撞一次吧求求你快点再开快点。久而久之弄得我心里也跟着了火似的老觉得自己开的是装甲车。终于有一次在长岛喝了几口酒在停车场附近试着以公里的时速行进不踩刹车撞向一个小土坡其产生的冲力令我至今记忆犹新。由此可想而知如果是多公里的时速撞车会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那一段时间艾未未的出现使我的心里充满了野性对秩序的破坏欲与日俱增要不是我天生怯懦又对未来充满憧憬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后来看到库布里克的电影《发条橙子》一下就理解了那些混蛋的所作所为。艾未未是郑小龙请来为剧组帮忙的朋友也是北京人曾是“星星画会”的主要干将于年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同期的学生日后成为中国电影“第五代”。大学读了不到两年烦了觉得没劲了毅然决然放弃学业来到纽约。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在纽约呆了年。他是一个前卫艺术家住在曼哈顿第一大道和第二大道之间的第七街上那一带集中了很多像他那样不着调的艺术家也有光头党和爆走卒同时那一带也是纽约贩卖来路不明商品的黑市。艾未未和那一带的黑人兄弟亲如一家彼此见面不是FUCK这个就是FUCK那个。他喜欢恶作剧善于随心所欲地把两种不相干的事物嫁接到一起使它们产生一种新的含义。比如说:他会把一个篮球装进一只编织袋中从楼顶上抛下看着一只编织袋在街道上弹跳令许多不知其中奥秘的行人纷纷驻足观望百思不得其解。再比如:他从黑人手里买到一张文革时中国出版的塑料唱片内容是中央台播音员字正腔圆朗读的毛泽东著作《老三篇》。艾未未找来老式唱机接上喇叭开足音量让毛泽东思想嘹亮地响彻在纽约的第七街上。艾未未为人仗义朋友也是五行八作干什么的都有九二年的圣诞节前夜我在他的地下室留宿遇见一个韩国人来串门刚坐下就被艾未未从后面用塑料袋把他的脑袋套上一边拧紧塑料袋憋得韩国人满脸通红一边对我说:这小子是个贼好好搜搜他身上一定有好东西。韩国贼拼命挣脱从怀里掏出一个纸袋子说了一串韩国式的英语把纸袋包着的一瓶酒郑重地送给了艾未未。韩国贼诚恳地说:我今天没偷东西这瓶酒是我自己花钱买的送给你作为圣诞节的礼物。事后艾未未对我说:我来纽约年有两件事让我体会到人间尚有真情在。一个是每年过生日我自己有时都忘了但大西洋赌城从来也没有疏忽过一准寄来生日贺卡。再有就是这个圣诞节收到贼的礼物。他强调说:一个贼能自己花钱买礼物送人可见这种感情是多么的真挚。说到艾未未和贼的感情让我想起一件事。一天我们在他的地下室拍戏负责外联的李争争突然跑进来对我们说他车上的一个价值美元的音响被人敲碎玻璃盗走了。未未听到后出去转了一圈只花美元就从一个黑人手里买回来了一个音响送给了李争争。李争争看见之后惊呼:这就是我丢的那个。那时我们两人经常开着车在长岛上盲目地东游西逛他常常指着一座座花园洋房对我说:这些都是垃圾应该炸掉。看到我露出不胜向往的贪婪目光时他也会一脸坏笑地补充说:可以给你留下一幢。那时他就反对建筑和装修有任何抒情的倾向喜欢冷酷、喜欢简单就是现在常说的“简约”。年前他曾对我说:你回到北京以后买一块地我给你设计一个房子保证花钱不多又非常牛逼。我现在还隐约记得他的方案他说:你买四截加长的集装箱货柜彼此衔接组成一个“口”字形的建筑从外面看不到一扇窗户甚至也找不到门就像一个金属方块所有房间的采光都是从里面的天井获得。我当时听了热血沸腾满处打听买一截最长的集装箱得花多少钱。回国后离开了艾未未的影响和灌输审美观再次堕落到了庸俗的轨道上来。年后艾未未终于在中国找到了一位勇敢的实践者此人就是北京房地产界另类潘石屹先生。潘石屹被艾未未蛊惑在长城脚下投巨资造了十几幢巨冷酷的房子令人看上去不寒而栗。前往参观者生怕自己不识货异口同声说“牛逼!”。一方面极大地满足了潘总的虑荣心另一方面也把他的资金牢牢地冻结在八达岭的寒风里。这些冷酷的房子如同一件打湿了的棉袄穿在潘石屹的身上脱下来冷穿着更冷。现在冷酷和简约已经在北京蔚然成风每次看见那种裸露着水泥墙、水泥地面大铁罩子吊灯黑房顶的装修方案我就马上会想起艾未未。我老想告诉那些自认为很酷的人你们太落后了要知道年前的艾未未就已经很冷酷很简约、非常水泥了。说到艾未未一不小心打了这么大的一个岔没办法只要是提到纽约的事就不能不说他有他在纽约那里就是一个充满刺激和活力的城市。许多年后我再次回到纽约那时他已经回到北京我发现缺少了他的纽约城市竟变得非常平庸。我们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来到曼哈顿。艾未未把我和马晓晴放在他的地下室里自己去租带子。十几分钟后回来带子揣在兜里脸上的表情就像要告诉马晓晴得了癌症一样。未未说:晓晴咱们输了。我没有在录像带的封面上找到该死的大卫尼文。当时马晓晴几乎丧失了回到奥伊斯贝去的勇气叛逃的心都有了。那天晚上我们陪着她在一家名叫CBJB的摇滚乐酒吧耗到午夜过了才回去。回到剧组后大家都没睡几乎全体都等在客厅里。印象中我是溜着边回到卧室里去的。艾未未陪着马晓晴走到人群中。马晓晴对姜文说:你赢了。姜文说:那就按说好的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情。大家都很兴奋不知道姜文要如何处置马晓晴。姜文让马晓晴坐在椅子上对她说:我就是想告诉你心里没数的事别跟人打赌。尤其是别跟我在电影上抬扛。事后马晓晴说:这件事对她的打击特别大。我对她说:我也是太想看姜文认一回输了。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以后一定得手拿把攥了再和他抬扛。从那以后我也落下了一个毛病凡是姜老师说得话就深信不疑凡是姜老师做的事就拍手叫好。觉得他就不可能错。他太聪明了。终于有一天找到了他的破绽。每次见到他都想对他说见了面又把溜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觉得这话要说出来可能会得罪了他还是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了。分手了又后悔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他。毕竟姜老师也诚实地指出过我的软肋在我找不着北的时候给我敲过一次警钟。这次写书忍不住把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说的话写进了书里。兹当我还是个诚实的人吧。一位作家在观摩了《鬼子来了》这部不准出生的电影之后见到我。我问他:喜欢姜老师的这部影片吗?作家说:非常好。姜老师确实值得我们学习。看得出来姜老师的智慧过人有想象力。我又问:不足呢?作家说:没有。非常好。我说:不可能吧?作家想了想说:当然还可以更好。我追问:比如呢?作家说:村里的人非常善良不敢杀人。于是姜老师帮他们想了一个办法从天津请来了一位专业的刽子手杀过“八大臣”斩过谭嗣同杀人只要一刀从未失过手。因此得名“一刀刘”。此人非常老道隔着麻袋一摸就知道是日本人。杀人的过程也非常的戏剧性令村民眼花缭乱也让观众目不暇接。这是非常聪明的人才能编出来的情节也确实给影片带来了趣味。但是非常遗憾这个趣味横生的情节大大地削弱了影片的震撼力。远不如原著中请来邻村杀猪的屠夫帮着杀人更有力量。这是聪明的人一不小心犯下的一个聪明的错误。后来我也学习了《鬼子来了》我认为这是一部非常好看而且对认识自己的民族非常具有价值的一部电影。但我也非常同意朋友的看法“杀人”的戏变成了一幕精彩的活报剧让我的心情有一度变得非常的轻松暂时离开了那个村庄。当然姜老师很快就把我们叫了回去而且在电影结束的时候我们几乎忘了离开过。还有一件事也反映了姜老师聪明过人。记得几年前一位和姜文很熟的朋友对我说他曾听到姜文对电影《活着》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据说他是这么认为的:“活着”是一个动词被电影当作名词使用了。富贵为了“活着”内心应该是非常主动的。他听到了家乡土改枪毙地主的情况预见到了自己的下场。为了“活着”他采取了主动地放弃利用一场赌博把土地和家业输得精光从此沦为贫农。结果如愿以偿躲过一劫活了下来。把“活着”当成动词由此把握“富贵”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这是葛优的“富贵”断然也不会想到的。看得出来姜老师是何等的聪明对“活着”的理解又是何等的充满智慧。每到这个时候我都在想能和这样的演员合作导演得省多大的心。但细一琢磨又觉得不大对劲如果“富贵”真的这么有智慧这么主动那我们还能被“富贵”的苦难所刺痛吗?我们的心情可能也会像看《鬼子来了》里面“杀人”的那场戏一样轻松了许多。我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达到好的标准姜老师则不然他的问题是如何能够节制他的才华。对于他来说最大的敌人就是淤出来的聪明。《新电影》的一帮人非常爱戴姜老师他也非常待见《新电影》你们看电影的眼睛也毒怎么不劝劝他?我觉得姜老师一准听得进去你们的话。但他是不会说我错了的。最后我要说得是尽管姜老师也有失误但仍不能掩盖他对中国电影的帮助和贡献。过去、现在、将来他无疑都是我最喜欢的中国导演之一。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6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