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_单向度的人_是何以成为现实的_马尔库塞_单向度的人_的解读

_单向度的人_是何以成为现实的_马尔库塞_单向度的人_的解读.pdf

_单向度的人_是何以成为现实的_马尔库塞_单向度的人_的解读

feier198612136
2012-06-1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_单向度的人_是何以成为现实的_马尔库塞_单向度的人_的解读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第卷 第期大庆师范学院学报Vol No年月JOURNALOFDAQINGNORMALUNIVERSITY          January,□哲学研究“单向度的人”是何以成为现实的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的解读廖和平,陈 燕(广西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广西桂林)摘 要:马尔库塞认为,当代工业社会尤其是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单向度”的社会,生活于其中的人是“单向度的人”。形成“单向度的人”的原因是当人生活于其中的社会、政治、思想领域、文化艺术、日常生活都成为“单向度”的时候,甚至连人的本能都成为“单向度”的时候,人只能够束手就擒,成为“单向度的人”。由于无产阶级的自身被同化,“单向度的人”就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人的无奈的永远的宿命。关键词:马尔库塞“单向度”“单向度的人”作者简介:廖和平(),男,广西全州人,广西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当代社会问题研究。中图分类号:B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收稿日期:  马尔库塞以“社会批判理论”对当代工业社会尤其是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工业社会的现实做了极为尖锐和深刻的批判,深刻地揭露了西方发达工业社会中人的异化状态,提出了“单向度”理论,认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人已成为“单向度的人”。本文依据马尔库塞的《单向度的人》一书中的“单向度”理论,从发生学的角度对当代发达工业社会的“单向度的人”的形成作一个逻辑梳理与阐释。一、“单向度的人”的涵义“单向度”是马尔库塞描绘当代工业社会尤其是当代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现实时所使用的一个自造的专用术语,表示人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各个方面的评价都只是肯定和认可,不再具有批判性和否定性,变为单向的了。马尔库塞认为,正常社会中的人有两个“向度”或“维度”,即肯定社会现实并与现实社会保持一致的向度和否定、批判、超越现实的向度。而当今资本主义社会已蜕变成了一个新型的极权主义社会,它成功地压制了这个社会中的反对派和反对意见,压制了人内心的否定性、批判性和超越性的向度,因而使这个社会成了单向度的社会,使生活在其中的人成了单向度的人。人们失去了否定性和批判性原则,人们内心的批判性、超越性思想受到抑制,成为统治制度的消极工具。“单向度”的确切说法应该是“肯定性单向度”。马尔库塞认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新社会”,新就新在它是一个极权主义社会,但是它已经基本上实现了“免于匮乏的自由”。发达工业社会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和自动化的实现,减少了肮脏、繁重的体力劳动,使蓝领工人白领化,为社会提供了大量消费品,使人们过上了“幸福”生活。人们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资本主义的统治,不再设想另外的生活方式,“当一个社会按照它自己的组织方式,似乎越来越能满足个人的需要时,独立思考、意志自由和政治反对权的基本的批判功能就逐渐被剥夺”。人们在生活条件的改善中失去了对现实问题的反思,超越、否定、批判、拒绝的内心向度被人们拒斥,“现实的就是合理的”这一黑格尔的哲学信条已经转化为“现存的就是合理的”而被人们所信仰。但马尔库塞认为,这样的幸福只是一种虚假的幸福,因为人们的幸福意识的前提即出自虚假,幸福自然也是虚假的。马尔库塞认为,人们感到幸福、安定,只是因为他们的生活需要不断得到满足。这是技术进步的结果。但他认为人们被满足的需要是虚假的需要,而非真实的需要。他指出:“为了特定的社会利益而从外部强加在个人身上的那些需要,使艰辛、侵略、痛苦和非正义永恒化的需要,是‘虚假的’需要。⋯⋯现行的大多数需要,诸如休息、娱乐、按广告宣传来处世和消费、爱和恨别人之所爱和所恨,都属于虚假的需要这一范畴之列。”他还说,在当代,少数发达工业地区的繁荣“掩盖了在它们的边界内外存在着的‘地狱’:它们的繁荣还扩散着一种压抑性的生产力和‘虚假的需要’。其压抑性程度,恰恰是这种繁荣促进各种需要得到满足的程度,满足这些需要要求进行达到同等生活水平、赶上新旧更替进度的竞争,享受不用大脑的自由,用破坏性手段并为了破坏性手段而工作。”虚假的需要的被满足掩盖了人们的真实需要。马尔库塞认为,真正的需要应该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但是,“发达工业社会的最显著特征是它有效地窒息那些要求自由的需要”。虽然发达工业社会总是打着“自由”的旗号,但“自由”只是资产阶级的一个具有诱惑力的欺骗性统治工具而已。马尔库塞尖锐指出:“决定人类自由程度的决定性因素,不是可供个人选择的范围,而是个人能够选择的是什么和实际选择的是什么。⋯⋯在大量的商品和服务设施中所进行的自由选择就并不意味着自由。何况个人自发地重复所强加的需要并不说明他的意志自由,而只能证明控制的有效性。”人的需要有历史性,不管是人们的政治选择与思想文化选择,还是一般的生活必需品,都体现了人的需要的历史性。他指出:“在超出动物的水准之上,一个自由而合理的社会中的生活必需品,也不同于一个不合理不自由的社会中的生活必需品,不同于为了该社会而生产的生活必需品”。在发达工业社会阶段,生活必需品的生产不只是作为生活必需品的生产那么简单,而是出于控制的目的,是为了维护该社会的正常运转。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的一切选择都不是人们真实意愿的体现,人们也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真实意愿去选择,只能是社会生产什么,提供什么,就选择什么。人的需要、情感、选择、自由等等全部都是虚假的,都是被决定的。人处于虚假之中,但又没有意识到虚假,自然而然地认可与肯定了虚假,从而认可了生活于其中的社会而不再去反抗。这就是“单向度的人”。由此可见,“单向度的人”就是指当代工业社会主要是资本主义社会为了统治的需要,通过物质的和精神的各种手段,制造并满足人们的虚假需要,从而使人们进入并依附于现有制度,甚至于“技术进步和更舒适的生活使性欲成分有可能有步骤地融入商品生产和交换领域”,达到人的本能需要与社会需要之间的“虚假的统一”,人们的意识和生活完全被社会所支配与控制,与现存秩序一体化了。人成为被社会驯化、操纵的人,失去了自己的个性,失去了独立性,失去了对当代社会的内在的鉴别、批判、否定和反抗的能力,而只有对现存秩序的无意识的认同和肯定。人丧失了内在的批评性和超越性,人成了“工业文明的奴隶”,沉溺于虚假的需要和虚假的幸福之中而不再设想另一种社会和生活方式。这就是可悲的“单向度的人”。二、“单向度的人”的成因“单向度的社会”的形成是“单向度的人”形成的社会大环境马尔库塞认为,发达工业社会是个极权主义社会,是个与以前的资本主义社会不同的“新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传统的麻烦之点不是正被清除,就是正被隔离,引起动乱的因素也得到控制。”这个社会不仅消除了危害其继续存在的政治派别,而且“包容了其存在曾经表现为整个制度的对立面的那些阶级。”现实就是,在西方发达国家先前作为政治反对派而存在的社会民主党、共产党都放弃了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主张,走向了遵守议会游戏规则之路被马克思称作资本主义“掘墓人”的无产阶级也心甘情愿地与曾经的敌手资产阶级一起作为资本主义的官僚体制共同利益者而共存于现存秩序中了。这既与东西方两大阵营的对峙有关,也与社会主义的现实让人失望有关,因为现实的苏维埃政权也是一个极权主义政权,西方无产阶级对前苏联社会主义的失望直接导致了当代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失望。结果就是经典的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变革的理论在发达工业社会是被排斥的、过时的。另外,工人阶级自身的变化也是一个原因。马尔库塞认为:“发达工业社会中工人阶级的现实状况使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一词成为一个神话概念当代社会主义的现实状况使马克思主义的理想成为一个梦想。”就是说马克思所赋予历史使命的那个意义上的“无产阶级”已经不再存在,“劳动阶级正经历着一个决定性的转变”。理由是:()“机械化不断地降低在劳动中所耗费的体力的数量和强度。”剥削虽然还存在,但是发达资本主义愈益完善的机械化劳动却在改变着被剥削者的态度和地位,因为工人不再像资本主义早期的工人那样靠牺牲身体来维持肮脏和贫困的生活,在技术社会发达地区的有组织的工人都过着明显缺乏否定性的生活他们跟其他劳动者一样正在被纳入由受到管理的人们所组成的技术共同体之中。不仅如此,在自动化最为成功的地区,某种技术共同体似乎在使工作中的人类原子一体化起来。()“同化的趋势进而表现在职业的层次中。在重要的工业机构里,‘蓝领’工作队伍朝着与‘白领’成分有关的方向转化非生产性工人的数量增加”。工人的白领化和智力化,同时由于生产技术的发展,自动化使个别产量的计量成为不可能,剥削的计算与衡量难以进行。()“劳动特点和生产工具的这些变化改变了劳动者的态度和意识”。物质生产过程的一体化导致了人们的需要、愿望、生活标准、闲暇活动以及政见的一致。自动化削弱了工人的力量,使他们产生了一种无能为力和听天由命的思想。在工作中形成机械共同体的技术组织,同样地也使工人与工厂形成更为紧密的依存关系。这也使得工人想尽可能地加入到生产管理中去,关注企业的效益。前三个变化的直接后果就是:()“新的技术工作世界因而强行削弱了工人阶级的否定地位:工人阶级似乎不再与已确立的社会相矛盾”。技术把不平等、剥削、奴役都掩盖了。无产阶级不再构成发达工业社会制度的对立面,已不是社会变革力量的主体。就此马尔库塞得出了“无产阶级融合论”的结论。阶级的分别似乎不存在了。但他知道这只是一种虚幻的假象,所谓的“融合”并不意味着无产阶级真的与资产阶级平等或者是近似平等了,也没有改变他们的受奴役的地位,而是相反,受奴役更加彻底。他说:“发达工业文明的奴隶是受到抬举的奴隶,但他们毕竟还是奴隶。因为是否是奴隶‘既不是由服从,也不是由工作难度,而是由人作为一种单纯的工具、人沦为物的状况’来决定的。作为一种工具、一种物而存在,是奴役状态的纯粹形式。”只是因为技术的发展,生活的改善,工人乐于在虚幻的满足中作为一种纯粹的物或者工具存在而没有反抗意识罢了。如果说生产特点导致的一系列变化造成的“无产阶级融合”的假象还有缝隙的话,那么生活水平的提高导致的高消费对虚假需要的满足就彻底让这一假象天衣无缝,完美无缺。当代工业社会是靠高生产和高消费来维持其存在的社会,它高水平的生产率已把整个社会动员起来,产生了“维持和改善现制度这个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利益”,而且政治权利通过对机器生产过程与国家结构组织的技术控制,成功地利用高生产率来进行动员和组织以维护自己的存在。这样,技术越进步,“统治者们能够投出的消费品越多,下层人民在各种官僚统治机构下就被束缚得越紧”。当代工业社会就这样控制了一个反对整个社会的有影响的反对派的出现,走向了极权主义。马尔库塞认为不仅政府和政党的统治走向极权主义,生产和分配制度也走向了极权主义。在这种极权社会里,工人很难打破自己生存的奴隶状态而获得真正的自由。“抑制性的社会管理愈是合理、愈是有效、愈是技术性强、愈是全面,受管理的个人用以打破奴隶般状态并获得自由的手段与方法就愈是不可想象”。不再有想反抗的无产阶级,就是想反抗,无产阶级也找不到可以反抗的手段,当代工业社会的政治成为没有政治反对派的“单向度政治”,国家的目的被普遍接受。与此相应,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改变了自己的统治方式。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是以科技理性统治人们的,“科学技术的合理性和操纵一起被熔接成一种新型的社会控制形式”,“在压倒一切的效率和日益提高的生活水准这双重的基础上,利用技术而不是恐怖去压服那些离心的社会力量”。用于征服自然的科学技术同样征服了人,而且是用一种科学的方法巧妙地征服人。科学技术不仅自己取得了合法地位,而且它已经成为当代资本主义合法性的依据。“对现存制度来说,技术成了社会控制和社会团结的新的、更有效的、更令人愉快的形式”。现代社会在科学技术合理性的伪装下,使人们心甘情愿地成为工业文明的奴隶。社会和个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去认可和维护这个社会,而不再去批判这个社会。在这样的情形下,人们感觉不到人对人的统治,便毫无反抗地接受了资本主义的统治。科学技术的进步改善了人们的物质生存环境,却是对人的精神的一种麻痹。生产方式的变化、生活方式的变化和统治方式的改变的直接结果就是所谓的社会一体化,使所有的人看上去都是同一的,国家是一个没有对立的绝对同一的整体的假象,导致各阶级的人对社会、国家的一致的无意识的认同,形成人的集体无意识的一致,这是“单向度的人”形成的社会大环境。思想领域的“单向度”是形成“单向度的人”的内在的精神的心理的直接原因在思想领域,马尔库塞认为,发达工业社会的思想是受控制和操纵的单向度思想,这种思想“是由政策的制订者及其新闻信息的提供者系统地推进的。它们的论域充满着自我生效的假设,这些被垄断的假设不断重复,最后变成令人昏昏欲睡的定义和命令。”现代社会的科学技术意识形态,对人进行全面的操纵和控制,使人丧失了“内心自由”和对现存制度的批判性。马尔库塞认为,科学技术越发展,当代工业社会的意识形态就越具有控制性,社会可以借助最新的“意识工业”手段无线电、电影院、电视、报刊、广告等加强对人们心理的控制。它们对人们进行说教和操纵,压抑人们的自由意识、规定人们的思想观念,建立了“单向度的思想和行为模式”,使人丧失了“内部自由”。这种单向度思想标志着“自由与反对的衰落”,人们把受操纵的生活当作舒适的生活来接受,把压抑性的社会需要当作个人的需要,把社会的强制当成个人的自由。马尔库塞认为,单向度的思想不是道德或精神的堕落与腐败造成的,而是发达工业社会所具有的客观的社会过程。马尔库塞着重分析了现代哲学。他认为“理智地消除甚至推翻既定事实,是哲学的历史任务和哲学的向度。”而语言分析哲学和实证哲学在英、美国家的流行标志着单向度的哲学肯定性思维的胜利与否定性思维的被排斥。实证哲学和语言分析哲学的思考方式本身就是单向度的,因为它把语言的意义同经验事实和具体的操作等同起来,并把既定事实无批判地接受下来,否定理性的超越因素,从而把多向度的语言清洗成单向度的语言。而且,“它一开始就把博学之士们的‘形而上学’词汇拒之门外”,并宣称要对语言中的‘形而上学’幽灵进行治疗。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对语言的清洗就意味着对大脑的清洗:无批判地直接接受既定事实就意味着否定性思维的丧失,亦即它不能使人们对现有的社会环境做出合理的批判。这样,哲学便失去了其自身的向度,成为单向度哲学,成为某种顺从的和附庸的东西。哲学思想是所有思想里面最具有批判性、否定性和超越性的思想,连哲学都成了单向度哲学,成为肯定的哲学,接受这种哲学的人的思想只能是肯定性、认同性的。人的思想变成了“单向度思想”。文化艺术的“单向度”是形成“单向度的人”的外在的精神的心理的间接的原因就文化领域而言,“高层次文化被现实所拒斥。现实超过了它的文化。”什么是高层次文化呢在马尔库塞看来,高层次文化是表达人们理想的文化,是高于现实、对现实持批判态度的文化。他认为,西方的高层次文化属于“前技术”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封建文化。在发达工业社会,高层次文化与现实同化了,文化被赋予商品的形式,“文化中心变成了商业中心、市政中心或政府中心的适当场所”。马尔库塞着重对艺术进行了分析。在马尔库塞看来,艺术原本是唯一能超越一切的东西,能够揭示和述说真理,认为“艺术只有作为否定力量才能拥有这种魔力。只有当形象是拒绝和驳斥已确立秩序的活生生的力量时,它才能讲述自己的语言。”但是,在发达工业社会,艺术与其它事物一样发生了严重异化,原先的艺术异化的超越性在“后技术”社会已经不能够存在了,艺术已经失去了它的传统功能,而且已经变成了纯粹的商品,成为维护现存社会的工具。他说:“不断发展的技术现实不仅使某些艺术‘风格’失去其合法性,而且还使艺术的要旨失去其合法性”。但是在发达工业社会,由于艺术的普遍传播,人已经变成了整个用于改造自己思想内容的文化机器中的零件。艺术虽然可以得到普及,但是却变成了单向度的艺术。一切标志着文明的东西,一方面成为解放的工具,另一方面又成为新的统治和压抑的工具。而在发达工业社会,文化被高度商业化了,成为一种单纯的消费品。表达人们理想的文化,高于现实、对现实持批判态度的文化,即所谓“高层次文化”,被现实所拒斥。“文化中心正在成为销售中心、市政中心或管理中心的一个合适部分”。“发自心灵的音乐可以是充当推销术的音乐”。文学作品中的人物“不再想象另一种生活方式,而是想象同一生活方式的不同类型或畸形,他们是对已确立制度的肯定而不是否定”。人们已失去理想,麻木不仁,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行动上,都顺从于现存社会,而不是去反抗和超越。作为原本是唯一能超越一切的东西的艺术,都变成了对资本主义社会现实的肯定和认同,成为单向度的艺术,这时的艺术不仅不能帮助人们超越自身,艺术的普及反而强化了人的单向性。人再也没有可以借助的外在的东西能够帮助自己,使自己不异化为“单向度的人”。日常生活的“单向度”是形成“单向度的人”的最具体最直接的和最具有束缚性的原因当人的单向度的形成和发展的社会环境和精神环境都已经形成时,意味着人差不多只能成为“单向度的人”。那么,人还有摆脱成为“单向度的人”的机会和途径吗还是有的,这就是日常生活领域。因为在日常生活中人直接和直观地知道什么是自己需要的,什么是自己不需要的,什么是符合自己的利益的,什么是不符合自己的利益,什么是应该批判的,什么是应该赞同的,什么是应该接受的,什么是应该拒绝的。在正常情况下人在日常生活领域是双向度的人。可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把最后一个窗口也给关闭了。现在,即使在日常生活领域,不再是人需要什么,资本家就生产什么,而是资本家生产什么,人才买什么。不是人的需求引导生产,而是生产在引导着人的需求。甚至连人的闲暇时间的玩乐,都有资本家成立的公司帮你设计好了,你只要跟着他就行。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需要人自己动脑筋,人要做的就是选择在资本家提供的选择项里选择,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当然,也没有不好的。一切都是那么舒适,你要做的事就是赞同与接受,一切跟着资本家走就行了。于是日常生活领域也成为“单向度”的了。而且现实是:工人和他的老板享受同样的电视节目,漫游同样的游乐胜地,打字员打扮得和她的雇主的女儿一样漂亮,黑人也拥有凯迪拉克高级轿车,阅读同样的报纸等等,这“表明现存制度下的各种人在多大程度上分享着用以维持这种制度的需要和满足。”当人们在生活方面享用着大致相同的东西时,工人阶级就不会意识到阶级差别,就不会认为现存的社会有何不好,就会完全认可现存秩序,而不是反思和否定现存秩序。人总是生活在日常生活中,当日常生活世界都成为“单向度”的以后,“单向度”的日常生活时时刻刻都直接地影响着人,使人朝着它需要的方面走,使人成为“单向度的人”。三、“单向度”是“单向度的人”的宿命人已经是“单向度的人”,人还可以回复他本来的面貌吗如果可能,途径是什么马尔库塞认为是可能的,但是可能性太小,这就是他的建立一个新的“理想社会”。后面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可能性是多么渺茫和悲凉。马尔库塞对发达工业社会进行了无情的抨击,他认为要想使人摆脱“单向度的人”的命运,不再被异化,就必须建立一个新的“理想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人的本能欲望、精神自主力、创造才能得到完全解放。他认为这个新社会与马克思主义所说的社会主义社会是不同的,后者旨在征服物质匮乏,仍不免存在工业文明的压抑,而前者是质的飞跃、全面解放,是要建立一个绝对自由的社会。那么,如何解决现存矛盾以及如何建立新社会呢马尔库塞认为要进行革命、进行“历史的替代选择”。虽然“与既定生活制度无所不在的效力相对照,其历史的替代选择总显得是一种乌托邦似的东西”,但现存社会“既没有消除日益增长的生产率和对其压抑性使用之间的矛盾,也就没有消除解决这一矛盾的根本需要”。革命在现存社会中不是一种“根本需要”,但它是人类最终的“根本需要”。所以人们应该“绝对拒绝”现存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虽然它软弱无力,因为“如果拒绝的抽象特征是全部物化的结果,那么拒绝的实际根据就必定仍然存在,因为物化是一个错觉。”当代资本主义仍然有被否定的内在矛盾。而且革命也是科技发展的必然,在科技发展的一定阶段,科学政治化,“这种发展使科学面临逐渐政治化的不愉快任务即把科学意识视为政治意识,把科学事业视为政治事业的不愉快任务。”但是,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在有步骤地将自己规定为政治事业的过程中,科学和技术将超过它们曾因其中立而从属于政治的那个阶段,并反对它们作为政治工具的专门功用。”资本主义将失去它的合法性辩护。同时,艺术也具有“还原”社会的功能,能够使人们领悟社会现实,看清楚社会的不合理性,看到“这个社会作为总体是非理性的。它的生产率对于人的需要和才能的自由发展是破坏性的⋯⋯”。因而,革命的客观条件的成熟是迟早的事。必须进行革命,必须建立一个更好的新社会。但是,革命的主观条件却难以具备,所以,马尔库塞对革命的前途很悲观。因为他不理解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客观规律,不理解无产阶级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他认为占人口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尤其是白领工人被发达工业社会融合了,与资产阶级一样成为官僚体制的拥护者,无产阶级本身的被异化为“单向度的人”,他们已经不会反抗,不会再成为革命的依靠力量,因而只能依靠一些社会的边缘人、弱势群体以及社会批判理论本身。而这样的革命是没有物质力量可以依靠的,最根本的是他不大赞成暴力革命,革命只是乌托邦式的,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所以无产阶级只能接受永远成为“单向度的人”的宿命。马尔库塞以瓦尔特·本杰明的“只是因为有了那些不抱希望的人,希望才赐予了我们”这句充满幻灭的话结束了本书,给人们留下了一个不抱希望的希望,这就是他对“单向度的人”的命运的定语。在往后的研究中,他走向了一条以“爱欲”为武器的解放人类的唯心主义道路。【参考文献】李艳霞当代发达工业社会的“单向度”马尔库塞“单向度”理论评析J沈阳: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赫伯特·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M刘继,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责任编辑:希 联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5

_单向度的人_是何以成为现实的_马尔库塞_单向度的人_的解读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