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朝鲜人崔溥_漂海录_的语言学价值.pdf

朝鲜人崔溥_漂海录_的语言学价值.pdf

朝鲜人崔溥_漂海录_的语言学价值.pdf

上传者: 风入松 2012-05-03 评分1 评论0 下载73 收藏10 阅读量238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朝鲜人崔溥_漂海录_的语言学价值pdf》,可适用于语言、文化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年月第!卷第!期东扭学刊伪##()山瓜,,)!初鲜人崔傅《漂漆录》的语言学价值汪如东复旦大学中文系,上海摘要《漂海录》是多年前朝鲜人崔溥撰写的长篇中符等。

年月第!卷第!期东扭学刊伪##()山瓜,,)!初鲜人崔傅《漂漆录》的语言学价值汪如东复旦大学中文系,上海摘要《漂海录》是多年前朝鲜人崔溥撰写的长篇中国见闻录。本文从语言学的角度探讨其价值。日记中记录了大!口语色彩浓厚的对话,为研究当时的口语提供了宝责的资料地名中的儿化、外来语的读音等对汉语史的研究也有参考作用。关键词崔序《漂海录》语言学价值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一!一一研究汉语史,域外人士的中国游记常常是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比较有名的如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的《东方闻见录》和日本高僧圆仁的《人唐求法巡礼行记》。它们或保留了当时的一些重要口语词汇,或记录了鲜为人知的语音现象,成为研究中古、近代汉语的重要参考。朝鲜人崔溥的《漂海录》知道的人不多。这部“摹写中原之巨笔”,同样具有供多方面研究取资的价值。葛振家先生主编的《崔溥漂海录研究》集中了近年来中、日、韩、美各国学者的专题研究成果,标志着《漂海录》研究的最新进展。本文拟从语言学的角度作进一步的探讨。崔溥《漂海录》,是多年前朝鲜人崔溥撰写的长篇中国见闻录,主要记述了明弘治初年中国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交通、民俗等方面的情况。崔溥,字渊渊,号锦南,全罗道罗州人,生于!年朝鲜端宗二年,明景泰五年,岁!年,朝鲜成宗八年,明成化十三年中进士第三。岁中文科乙科第一。相继任校书馆著作、博士、军资监主簿、成均馆典籍、司宪府监察、弘文馆副修撰、修撰。岁中文科重试乙科第一。岁任弘文馆副校理、龙骥卫司果、副司直,官及五品。同年月以推刷敬差官由国王派遣、代表国王出外办理重大事件的官员往济州赴任,次年!::年,朝鲜成宗十九年,明弘治元年闰正月初三在流海返乡奔父丧途中,船不幸遭风,于!日漂至我国浙江宁波府台州附近,后经当地官府查核,转送北京,于月日渡鸭绿江回到朝鲜。承王命撰呈漂海日记即《漂海录》,时年岁。《漂海录》以流畅的汉文写成,计余字。崔溥死后年!年,朝鲜宜祖六年,明万历元年,由其外孙柳希春时任校书提调以校正本正式刊行。朝鲜《海东文献总录》及《文献备考》把它作为重要古籍收录。!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了由葛振家点注的《漂海录》,使这部年前的重要著作得以第一次展现在它的“摹写之地”。《漂海录》是向国王呈送的报告,谨严、简明、完整地叙述了漂海及回国的经过。因为作者精通中国的经籍典章,常将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事情与古籍参证比勘,故使作品的书面语色收稿日期!一一:作者简介汪如东!一,男,江苏海安人,文学博士研究生。彩较浓厚,充分展示了崔溥渊博的汉学功底。但即便如此,《漂海录》中仍有一些反映当时口语特点的记述,弥足珍贵。汉语和朝鲜语当时虽然使用共同的载体汉字,但毕竟是两种不同的语言,口头语言的交流困难很快成为崔溥等人漂流到中国沿海后面临的一大难题。报告中经常提及这方面的困难。《漂海录》卷之一闰正月十二日“一船可十余人,鹿喧叫噪,浑是汉语。”“贼党齐声大叫,莫知所谓”漂海录》卷之一闰正月十七日“语且不通,难以辨明。”《漂海录》卷之一二月初四日“四顾无亲,语音不通,谁与话言”《漂海录》卷之二二月初八日“我到此,言语有异,实同聋哑,望足下如此闻见随即开说,以恤远人。”《漂海录》卷之三四月二十三日“且无通事,就与盲聋同类,故朝廷有事不得闻而知之。”加之中国人把他们误认为楼寇,对他们百般盘问,崔溥等的处境十分狼狈。但随着他们逐渐取得明朝官民的信任,特别是汉字成了跟中国人交流的主要媒介后,处境慢慢有了改善。《漂海录》中载录了大量与官民笔谈的对话,有相当的口语成分!《漂海录》卷之一闰正月十六日“你有胡椒可送我二、三两。”《漂海录》卷之一闰正月十七日“我看你也是好人,随我可行。你有奇物送些与我。”《漂海录》卷之一闰正月二十一日“不要拜”。,《漂海录》卷之二二月初九日“你弓刀,镇守老爹留下看。”《漂海录》卷之二二月二十一日“我于春幕又向北京,寻到会同馆来看你。”漂海录》卷之二二月二十三日“遥起初被风打到扬州扭港寨,守寨官张升差百户桑恺领军捉获,拘囚狱中。”《漂海录》卷之二二月二十五日“杨公元是北京人,调来杭州卫,他不读书,不谙事。我要次谏他,他不听我们说,敢行悖理之事,不足责他。”:《漂海录》卷之二三月十七日“你见此河中有漂尸三个乎”《漂海录》卷之三四月二十一日“兵部及会同馆关文皆已出了<二、三日间你们都起程了<”由于有了共同的交际媒介,他们甚至能共同探讨语言方面的一些问题!《漂海录》卷之二二月十八日“臣曰‘作古二字不晓得。’答曰‘中国人谓死者为作古,谓已作古人类。’因问曰‘你国谓何’巨曰‘谓之物故。’问曰‘物故何义’臣曰‘物,事也故,无也。谓死者无复所能于事。”,#《漂海录》卷之二三月初八日“巨又问曰‘自我到贵地,人皆指我等曰‘大大的乌也机。’此何等语也’荣曰‘此日本人呼我处‘大人’之训。此方人恐你等从日本来,故有此言。”,在呈报给国王的报告中有这样一些白话成分,可想见当时一般书面语与口语脱节的严重程度<我们还注意到,崔溥《漂海录中口语成分更多地保留在跟海盗、平民及明朝中下层官吏的对话中!《漂海录》卷之一闰正月十二日遭逢下山海盗“要到本国去,须到大唐好。”“我是大唐林大,你若大唐去,带你进去。你有宝货可遗我”!《漂海录》卷之一闰正月十六日遇牛头外洋海盗“此地也近官府,你要去,不!舫。”“不同我去,我当作怒。”!漂海录》卷之一闰正月二十八日千户霍勇“外有一人说你是劫绒之人,阻当释官不要供给。我与他说汝是读书君子。他复肆幕。你可写状告他抢去衣包云云,呈于知县。”!漂海录》卷之二二月初七日“有性名顾壁掌释中事者,来谓巨等曰‘你所食之物,系是朝廷与的,作数支摘,待一年有文薄到部。本释垂贵州夷人,专不晓得人亨,就如孩童一般,不会票上司,以至你等食不教也。”,!漂海录》卷之三四月初二日“会同馆副使李怒谓巨等曰‘你四十三人不系本国差来进贡人,一日一人支给只是陈老米一升而已,无盆撰’云云。”!漂海录卷之三四月初七日“礼部吏郑春、李从周等贵兵部所移礼部咨来示臣。春谓臣等‘我二人来讨些人情面皮,或铜钱,或土布,或诸般产物以去用耳,意不在一醉也。”,!:漂海录》卷之三四月二十一日“有百户张祖述来言曰‘我是左军都督府总兵老爹所差,送你辽东者也。兵部及会同馆关文皆已出了<二、三日间你们都起程了<”’!《漂海录卷之三五月十八日“张述祖告别向北京,谓巨曰‘我家在顺城门内石附马家前对门”,《漂海录卷之三六月初四日“江北则不学者多,故臣欲问之则曰‘我不识字。”,这些对话中有不少贴近现代汉语的口语,无疑是当时人们口头交际的实录,跟《漂海录》文言或半文言性的记述不同。!《漂海录》卷之三四月十七日“我国王曾在二十年前差我父送贵国回还,大为人人见爱,常想恩情,我又得与大人相善,得非幸乎”《漂海录》卷之三四月二十二日“程保问曰‘治以何药’曰‘用香火大气汤治之。”,例!中“常想恩情”,用“想”而不用文言色彩的“思”例中“治以何药”是朝鲜人程保的问话,显系文言,太医的答话却有半白话色彩,没用文言词“以”。崔溥等从浙江的台州经陆路到杭州,又从水路经京杭大运河到北京,再从陆路经辽东回国,沿途经过了吴方言区、江淮方言区和北方方言区。日记中记载了一些词的方言差别,如“晓得”和“知道”。“晓得”是一个南方方言词,日记中出现的地方属吴方言区和江淮方言区漂海录》卷之一闰正月二十一日“在桃诸所王海指壁上一真像曰‘你知此画乎’曰‘不晓得。”,《漂海录》卷之二二月初七日“在杭州本释垂贵州夷人,专不晓得人事,就如孩童一般,不会案上司,以致你等食不教也。”《漂海录》卷之二二月初八日“在杭州有一人来问曰‘景秦年间,我国给事中官张宁奉使你国,做却金辛诗《皇华集》,你晓得否”,《漂海录》卷之二二月十八日“至锡山释巨曰‘作古二字不晓得。”,《漂海录》卷之二二月二十三日“过扬州府有扬州卫百户赵鉴者谓臣曰‘前六年间,你国人李遥亦漂来到此还国,你晓得否”,!!“知道”见于北方方言区:《漂海录》卷之三四月十六日“在玉河馆一此人子之切情,礼部岂能知道。”《漂海录》卷之三四月二十一日“在玉河馆缘系处里遭风外夷归国及奉钦依,该部知道事理,未敢搜便。”《漂海录》卷之三四月初七日“该部知道钦此钦遵。”日记中“晓得”的使用比“知道”更频繁,口语色彩强“知道”多见于书面,仅二三例。!《漂海录》卷之二二月十五日“因问曰‘徐居正今为宁禅官职”,宋代洪迈的《容斋随笔》说“宁馨”是吴中语言,《漂海录》如实记录了这一方言词。《漂海录》卷之一闰正月十二日“又问果性名谓谁”“渠”早在《三国志》里就有第三人称代词的用法。《三国志吴志赵达传》“女婿昨来,必是渠所窃。”据吕叔湘先生研究,这是“渠”字最早的用例,是一个口语词,在现代方言里使用的范围还很广。儿化是近代汉语的重要语音现象,引起不少人的关注,也存在着不少有待进一步解决的问题,如儿化音产生的时间、儿化音的音值等。关于儿化音发生的研究始自本世纪年代,主要有辽金南宋说、元代说、明代说和清代说。李思敬先生的《汉语“儿”音史研究》影响最大,作者用韵脚、对音、儿词尾的安排联系来考察,断定“儿”系列字产生于明代初期,到《金瓶梅》时代(=化音已经成熟。《漂海录》不是专门谈论语音的,但却提供了重要的研究儿化现象的材料。崔溥等由南到北行程::余里,所记我国大小地名上千个。《漂海录》中第一个儿化音词出现在经过邢州时《漂海录》卷二三月初一日“干沟儿”然后陆续见于徐州、沛县、临清、德州、天津、通州、滦州、宁远、辽阳至鸭绿江沿线《漂海录》卷二三月初五日“白庙儿锗”《漂海录》卷二三月初六日“金沟儿浅”《漂海录》卷二三月初十日“白嘴儿”《漂海录》卷二三月十三日“双渡儿”《漂海录》卷二三月十九日“桑园儿”《漂海录》卷二三月二十四日“尹儿湾”、“蒲沟儿”《漂海录》卷二三月二十五日“白庙儿”《漂海录》卷三三月二十六日“要儿渡口”、“车荣儿”《漂海录》卷三三月二十七日“长店儿”《漂海录》卷三四月二十五日“兔儿山”《漂海录》卷三四月三十日“崖儿口山”《漂海录》卷三五月初一日“杏儿叽”《漂海录》卷三五月初九日“狗儿河”《漂海录》卷三五月十一日“女儿河”、“寨儿山”《漂海录》卷三五月十二日“杏儿山”《漂海录》卷三五月二十九日“石河儿”、“柳河儿”、“汤河儿”《漂海录》卷三六月初一日“甜水河儿”!《漂海录》卷三六月初三日“长岭儿”、“奴哥河儿”、“千河儿”、“介河儿”这些地名儿化音分布于广大的北方方言区,说明儿化现象自北方方言发生。从《漂海录》所记载的这一批地名的儿化情况看,方言中儿化现象的发生当更早一些,而且读音上可以推断已跟前一音节合为一个音节了,即成为儿尾了。《漂海录》卷三六月十二日“又由城东门而出,至杏山骤。骚东有杏儿山,故名。”“杏山释”因“杏儿山”而得名,前者并没有儿化,大概是正式的骤站名,可见“杏儿”读成了一个音节了。再如同一天日记中的“长岭山”与卷三六月初三日提及的“长岭儿”系指同一山。《漂海录》还提供了其他方面的一些语言现象,上举例!!中“大大的乌也机”就值得引起我们的重视。这大概是明代为数不多的外来词之一<明代实行闭关锁国的中央集权制,严禁海外贸易,汉语较少受到外来影响。但楼寇犯关却意外地带来了异域的语词,“大大的乌也机”便出现在了人们的口头上。“大大的”是义译汉语,即打打叁卜、“乌也机”是日语打冲匕的音译。查《简明日汉词典》“打冲匕>视父貌仁貌」名父亲老人,老头子老板!头目。”这一词出现在当时的吴语及江淮方言区内,今天仍能从这些地方的方音中读出日语这一词来。“乌”在读音近于日语的打!“也”在扬州、通泰等地往往有书面和口头两种读音,口头音为毛#」,同于日语的冲发音。再如“野”也有两读。匕对译为“机”,跟“鸡”同音,“大大的乌也机”即“大大的乌野鸡”日语匕的发音类似汉语“鸡”的声母,是一个舌面塞擦音。一般认为,北方话中见系声母字在清代前期还没有分化为「‘」「(。‘司两套,但有关韵书的记录又让人觉得这一说法值得商榷。明隆庆年间本《韵略易通》说)“见溪若无精清取,审心不见晓匣跟。”可见早在明代隆庆年间,一巧已经分化出了〔!。‘。」,《漂海录》的这一外来译音也可算是一大佐证吧不过从崔溥年的中国漂流看,(。‘司恐怕更早就在一些方言中分化了。「责任编辑文三多“((##:(#<”=>((#ΑΒΧΔΑ<Ε:#ΦΕΓ#Α<ΗΕΒ(Α<Χ〕Ι#ϑΚΑ(>ΑΔ#Α<Ε#<#ΑΒΔϑ#Εϑ,ΛΕΒ#ΑΜΑΝϑ,#Α<#ΟΟΠΘ=ϑ#)“((##、厂(#<”Ρ#ΡϑΑ=>((,#Σ(ϑΤ#ΑΑΝ(,)Α,Α)一ϑ,ΡΦΦ,ϑ(ϑΒΥ,Ν(#<(>Α#ς’#ϑΦ#Κ(Κ##ΕΒ(Α<ΕΝ#ΦΕ,(ϑ>(’,Α(ϑΤ(ϑΒ#Φ(((ΦΦ(ΩΕ#Φ(ϑΑ#ΑΒΙϑ(ΝΒΕΡΝ#ΦΕ#=ΦΦ#Α<Ε#<Β##ςΘΑΒΞ五ϑ(ΑΦΦ#=“ϑ,,(ϑ(ΚΑ#Κ(ΙΦ##ΑΒΙϑ(ΑΕΑ#(Α(Φ(#ΑΡ(ϑΒ#Φ#ϑϑΨΑ(ΕΒ((ϑ(>ΑΦ#Α<Ε#<,ΣΡ(ϑΒ)>沃(,“((##:(#<”,ΦΑ<ΕΝ#ΦΕ

精彩专题

热门资料

不可不学的摄影技巧.docx

Figures of speech.doc

English Resume.doc

谈谈英语语言学中的语音学和音位学.pdf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评分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上传时间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相关资料换一换

资料评价:

/ 5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