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唐代西域服饰考略

唐代西域服饰考略.pdf

唐代西域服饰考略

wygzyy781109
2012-04-17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唐代西域服饰考略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饰急嗯臼很臼一了考急自毋略,亩诊娜也‘月吧‘巨份“,,,勺息长,卜冬伪弘息悠卜董少鲜蔓顾肯衍斌古代服饰是物质文化史的一项重要内容。近年来随着田野考古工作的进展,科学工作者在新强境内发现不少属于唐代的衣饰实物,此乃西域文化史和新疆古代民俗学研究的珍贵资料。本文依据现有考古遗存之服饰实物和有关壁画形象资料结合史籍记载,拟就唐代西域服饰的起源、流行,以及同东西方服饰文化的交流作一探讨。一、唐代西域境内考古遗存的主要服饰二决唐代是中西交通史上极其光辉灿烂的历史时期。唐王朝为了对中国西部地区进行有效的统辖,曾在敦熄以西的广大地区设立安西和北庭两大都护府。因此唐代西域包括今天山以北及巴尔喀什湖一带的广大地区,葱岭以东天山南部地区,甚至东起葱岭西至波斯。仁〕由于唐代西域范围很大,“千城百国”,文献资料又不足,因此只能就新疆境内的考古遗存加以考证。现将考古发掘的服饰列举如下白色尖顶帽吐鲁番阿斯塔那出上唐代彩绘马佚木俑。见《新疆历史文物》图帷头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唐“侍马图绢画”见《新疆考古三十年》图版辫发新疆昭苏种马场唐代突厥墓前石人像。见《新疆考古三十年》图版圆领长袍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唐文吏俑,唐彩绘打马球俑。见《新疆考古三十年》图版粘蝶七事唐末高昌矍画,金花冠辫发,圆领小袖花锦长袍、佩粘裸带回鹤贵族进香人。见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幂篱新疆吐鲁番出土绢画盛唐官吏像。见娜】达先生纪念论文集》图十帷帽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唐戴纱骑马女俑。见《新疆考古三十年》图版胡帽吐鲁番出土绢画,见王弘力、李梗《艺用服饰》高髻吐鲁番出土唐劳动女俑。见《新疆考古三十年》图版义髻神龙开元间一年阿斯塔那出土的“美人图”手中所持“义髻”,见王弘力、李梗《艺用服饰》椎髻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唐代女俑头像。见《新疆考古三十年》图版半臂裙播、披帛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唐代仕女图绢画。见《新疆考古三十年》图版麻线鞋新获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唐代麻线鞋。见《新弧考古三十年》图版叼月花铀窄袖服新疆吐峪沟出土唐代高髻、团花锦翻领小袖胡服、额颊间贴居子妇女残绢画,见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二、唐代西域首服之夕夸、白毡尖帽白毡尖帽是唐代西域地区劳动人民的头饰。考古工作者在新疆吐鲁番县阿斯塔那第号墓共清理出彩绘木俑和绢衣木俑七十多件。两个驼夫俑高厘米,深目高鼻、短须瓷,头戴白毡尖帽,帽沿外翻,露出红色衬里,在尖顶毡帽两侧绘红色四出菱纹图案〔〕。据记载,唐初居住在天山一带的黯戛斯人所戴帽子为“说顶而卷末,诸部皆帽白毡”。〔这种类似的高顶帽在中亚地区也曾流行,以〕对此慧超给我们留下了比较详细的记录,《五天竺国传》云“从大食以东,并是胡国,即安国、曹国、史国、石国、米国、康国⋯⋯中虽各有王,并属大食所管·一衣着叠衫、裤带及皮裘·一康国⋯⋯并剪须发,爱戴白毡帽子”。但是,如果将中亚壁画上骑士所戴高顶卷糖帽与阿斯塔那出土的唐代彩绘马夫俑所戴白色尖顶帽加以比较,我们会发现二者式样有差异,前者卷檐如同倒立的锯齿,后者里衬外翻形成一条美丽的缘带。幢头“唉头”是由汉晋幅巾或者燕巾逐渐演变而来,到北周时代才形成固定形式。“幢头”即“折上巾”可用以代冠,则属于常服,也可以属于一般人的首服。初,盛唐时的助突头”,前低后高施屋分级,两脚后垂叫做“垂脚幢头”也称“软裹”。西域地区流行“璞头”首服。位于拜城县境内的克孜尔石窟号启〔〕券顶有一汉族哄养像头戴蓝色“蹼头”,唐代西安鲜于庭海墓西域人头戴“蹼头”〔〕,新疆阿斯塔那唐墓出土一件男立俑,高约。厘米,该俑头著黑色代幢头”,身着翻领长袍。〔〕据阎文儒先生考订,克孜尔号窟的开凿年代为南北朝至隋代〔〕。如是,“嶙头”至迟在这一时期传入西域本土,而至唐代则更为风行,考古人员在吐鲁番地区发现的唐代时期的宦官俑〔幻,彩绘打马球俑以及侍马图绢画上头戴“幢头”的收马人就是佐证。十分有趣的是,这种“唉头”在中亚粟特地区也有发现。年苏联考古学者在位于泽拉夫善河上的粟特城市喷赤干发现一幅“歌女图”其底层仍保留着一幅绘有一对汉族男女形象的壁画。〕。男子头戴“幢头”着圆领袍服,算袋垂挂腰间。女子梳高髻,着长裙。这是隋唐时期在中国内地和西域风靡盛行的时装,它在中亚粟特地区的出现,对于我们探讨东西服饰交流无疑起着引导作用。粟特唐代又称之“飒株建国”仁〕或“康国”〔〕,约建于公元前世纪,其内城之东北名叫中国门以〕,通过穆格山粟特文书〕正面第、、行所载粟特王爵爷迪瓦什梯奇致哈赫塞尔爵爷艾费伦的信件,略可窥见粟特与中国方面的某些联系。来了,我从可汗一尹那儿将高位与敬意。得到了。而且来了“降临了”这样多的军队。有突厥伪,也有中国的一。“,在一些穆格山经济文书中出现于一系列其他人名中间,因此必须看作是人名。而对文书一来说,这种解释看来完全被排除了。这里“”这个词不可能是人名,而只能是部族的名称。“,,在“突厥”的意义上使用。出自汉文“秦”“中国人”,“中国人的”,比较粟特古书简中的、。摩尼教文乡中的‘‘︵么吐鲁番字意是‘中国人的城”,解释为“中国人”可为定论。〔口由此可见唐朝时中国人曾踏上粟特这块上地,关于这一点与苏联学者在喷赤干发现的带有唐中宗神龙二年公元年年号的中文文牌和地契互为佐证。据此推断,喷赤干发现的身着唐代流行服饰的壁画与中国人曾踏上粟特这块土地不无哭系。不不篱、注巾肾、胡帽“狱澎”是一种大幅方巾,一般用轻薄透明的纱罗制成,戴时披体而下。《中华古今注》称“幂渭”,类今之方巾,全身障蔽,增帛为之”。止谷浑族,男子服裙增冒,或冠幂篱、〔〕新疆吐鲁番出土的绢画上有一官吏身披杯沂〔〕。帷帽是唐代西域与中原地区流行的首服,关于帷帽史籍有不少记载《说文解字段注》“帷帽,如今席帽,周围垂网也。”郭思,《画论》帷帽如今之席帽,周回垂网”。《事物原始》“帷帽创于隋代,永徽中拖裙及颈,今世人往往用皂纱全州级于油帽或毡笠之前,以障风尘,为远行之服,盖本于此。”上列史料阐明了帷帕在形制上的两个基本特征其一,类如席帽。其二周围垂网。吐鲁番阿斯塔那号墓中出土的骑马女俑著长袍,戴笠帽、下垂裙,前拥项下,后披肩背,仅露面部,〔〕此头饰应视为帷帽。着帷帽骑马女俑还可见于麟德元年公元“年郑仁泰墓,郑仁泰曾镇守西北,任凉、甘、肃、伊、瓜、沙六州诸军事,凉州刺史,自然对边地风习多有接触,两俑风格相似〔〕。帷帽是否初创于隋代颇值得研究。克孜尔号两晋窟主室券顶右侧佛旁边一供养形象头着帷帽〔〕。而内地“自永徽中始用帷帽”,可见中原盛行帷帽的时间晚于西域。再者,如果我们将同一时期在吐鲁番县阿斯塔那出土的唐代女俑所着帷帽与敦煌盛唐窟内所见骑马女俑头戴的帷帽加以比较后可发现,二者在形制上不同。敦煌所见帷帽内复有面帽,这种面帽在北魏时期即为中原人所戴,如北魏护面骑马女俑,〔〕头戴面帽外加席州,谁露面之眼、鼻、口部位,敦煌唐代洞窟中所见帷帽与此相似,而西域境内出土的戴纱女俑所舞帷帽是由笠子帽和,四周附有垂网相结合而成。关于幂声和帷帽《旧唐书·舆服志》载「“武德贞观之时,官人骑马者衣齐隋旧制,多着幂胃,虽发自戎夷而全身障蔽,不欲途路窥之,王公之家亦同此制。永徽之后,皆用帷帽,·、拖裙到颈,渐为浅露。⋯⋯则天之后,帷帽大行幂胃渐息。中宗即位,宫禁宽弛,公私妇人,无复幂篱之制。开元初,从驾宫人骑马者,皆着胡帽,靓妆露面,无复障蔽。士庶之家,又相仿效,帷帽之制,绝不行用。”据此,我们可以了解“幂篱”、“帷帽”在中原流行的时闻及其二者的异同。幂篱源自戎夷之族、《魏书·氏族传》《周书·吐谷浑传》及《通典》载有附国,即汉之西夹,其俗“或戴幂篱”和多以幂胃为冠”。武德贞观年间为王公之家所著,永徽之后,帷帽代替了幂窝之地位,则天之后开元初胡帽流行,帷帽遂绝,波斯国妇女也有服幂篱之俗,史书记载女子“服大衫披大帽被”。〔〕“大帽被”即“石不篱,,〔〕。幂篱的蔽障面积大,可合可开,欲窥人和视物时,可用手李开之。宋梅尧巨诗云“素手寨幂胃”即可用手张开,故唐时幂篱之制有“全身障蔽”之语,其作用“不为途路窥之”。但幂罚的长短各不相同,从西域所见到的补篱形式看类似古代的风啼,不具“披体而下”砂兮尸,月协或之之制。而帷榴的遮蔽面积小,郎所谓‘拖裙到颈,渐为浅露”。宋人说帷帽是以障蔽风尘的远行之服,正与西域骑马戴帷帽女俑纵马奔驰之英姿相吻合。这种首服与西北地区多风沙有关,是西域少数民族特有的一种服制。胡帽,又称“浑脱帽”或‘胡公帽”。一般多用较厚的锦缎制成,帽子顶部略呈尖形,四周绣织花纹,间或镶嵌各种珠宝,若在阳光辉映下,熠熠闪耀。西域少数民族皆着翻领古称折领窄袖紧身衣,头戴胡帽。克孜尔、、,库木吐拉号窟中均有“胡帽”形象出现。中亚石国亦盛行胡帽,店刘言史《王中丛宅夜观舞胡腾》诗云〔」“石国胡儿人见少,蹲舞尊前餐如鸟。织成蕃帽虚顶尖,细姚胡衫双袖小⋯⋯”李端《胡腾儿》诗云,’··⋯扬眉动目踏花毡,红汗交流珠帽编。醉却东倾又西倒,双靴柔弱满灯前”。仁〕由刘、李二诗观之,此辈胡腾人,大率戴虚顶尖端胡帽,着窄袖胡衫,帽级以珠,以便舞时闪烁生光,故又称“云珠帽”。开元天宝以来,胡服胡帽伴随胡乐胡舞传入中原地区。唐代著名一待人元镇钩《法曲》’反映了这一盛况“自从胡骑起烟尘,毛器腥擅满城洛。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胡骑与胡妆,五十年来竟纷泊。”至于中亚“昭武九姓”诸国向中原遣送舞女之事屡有所录“开元十五年五月,康国献胡旋女子及豹。史石国献胡旋女子及蒲萄酒,安国献马。七月,史石国王阿忽必多造使献胡旋女子及豹”。仁因此,“天宝初,贵族及士民好为胡服胡帽,妇人则替步摇钗,抖袖窄小。”〔〕西安韦项墓出土的石刻线画上的女侍头戴浑脱金锦帽。但如果我们将其与吐鲁番出土的绢画上所见“胡帽”加以对比即可发现,西域的胡帽掩住双鬓及耳,内地胡帽却不具此特征,这恰好说明中原人民在吸收西域胡帽时,曾对其改造和更新。妇女发矜与面饰唐代西域妇女的发髻花样繁多,丰富多采,有中原内地妇女喜爱的发型,也有木地刻意创新的式样。根据西域境内遗存的墓俑和所能见到的壁画形象资料看来,唐一代在新疆广大地区流行的妇女发拼主要有“宝牡尹、“椎锥”、“高髻”、“螺誉”、“回鹤髻”、“义佑”等。“椎髻”是一种流行甚广的发髻,结合图像考察该发型具有“乌蛮臀”和“抛家誉”的特点。《新唐书·五行志》云“唐末京都妇人梳发以两鬓抱面,状如椎髻,时谓之‘抛家酱’”。而《苗俗纪闻》在解释“乌蛮髻”时又说“妇人髻高一尺,婀娜及额,类叠而锐,倘所谓乌蛮耶。”由此而知,推髻县有“抛家髻”两鬓抱面和“乌蛮付”类叠而锐之特点。关于“椎髻”一词在《周书·吐谷浑传》中就已提及“夸吕椎誉、脱、珠、以皂为帽,坐金师子床”。〔〕《旧唐书·太宗诸子传》说“常命户奴数十一百人,专习伎乐,学胡人谁髻剪彩为衣,寻撞跳剑昼夜不绝。”据魏良强先生考证,胡人即“昭武九姓之民”。胡人在世纪前期仍为塔里木盆地的主体居民。〔」可见,椎瞥应是西域民族最早兴起的一种发型,唐元和年间为中原广大妇女所仿效。敦煌莫高窟、等初唐窟的供养人均作推价,这与《新唐书·五行志》“元和末妇人为圆鬓椎臂,不设翼饰,不施朱粉,,以乌青注唇,状如悲啼者”之记载颇吻合。宝髻章孝标《贻美人》诗有“宝劣巧梳金翡翠”。在髻上鬓间缀以花钡、钗替、金、哪叹‘甲、,碑、,山一一玉花枝等饰物,是宝髻的通称。约当公元世纪前后开凿的克孜尔号窟仁。〕弯庐顶上有一幅精美的伎乐图。乐人头梳宝份,颈饰缨络身着莲花瓣似的喇一叭裤,腰间系带子,姿势优美,楚楚动人。螺髻髻形似螺状,本为佛顶之髻,是指顶中梳单螺髻而言。新疆吐鲁番出土的思维女俑即梳此发饰〔〕。库木吐拉号窟〔〕佛兔下壁有五身立佛,自西至东第一身头髻为蓝色小螺旋式。关于螺髻史籍均有记述。《新唐书·天竺国》云··⋯王大巨皆服锦圃,为螺髻于顶,余发鹅使卷。男子穿耳垂诌,或悬金,耳缓者为上类,徒跳、衣重自。妇人项饰金、银、珠、缨络”。〔〕《大唐西域记》第九卷频毗婆罗王迎佛遗迹中云··⋯时帝释天王变为摩那婆,首冠螺髻,左手执金瓶,右手持宝杖,足蹈空虚,·离地四指在大众中前导佛路”。〔〕印度古代相传梵天王留顶发,结成螺形,称为螺结,又作螺誉〔〕。因此我们认为螺髻最早在印度兴起,之后方传入西域、内地。高材高游二易相对的指髻式高耸之称谓。是古老式样的一种新发展。汉代就有“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的说法,而至唐代高劣极为流行,且式样众多。新疆考古人员在吐鲁番阿斯塔那号墓内共清理出彩绘木涌和绢衣木涌七十多件,其中十五个女俑内有二人梳高矜仁〕。库木吐拉、号窟东西甫道壁上所画的菩萨像头戴小型花里冠,高发脊〔〕。回鹊析“回鹊髻”又称“惊鸽髻”此乃西域地区妇女固有的一种发髻。此髻作向止腾举势,因此文人形容其“离鸯惊鸽之髻”。在新疆喀喇和卓地方出上的泥俑头部多梳此髻。回鹊髻在中原也曾流行,唐代宇文化《妆台记》日“开元中梳‘双鬓望仙髻’及‘回鹊髻’”。在陕西乾县永泰公主墓所见线刻妇女形象即梳“回鹤髻”。义劣“义糙’,又称“假髻”〔」《新唐书·五行志》称“贵妇以假髻为首饰曰‘义髻’”。西域与中原妇女高大,的发髻并非都是真发梳成,大半是娜制的义作,因此唐代以来极为流行。古之“假髻”或以崖祖加添而成,亦有用铁丝织成而编以发加之于髻上者。考古科学工作者在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号墓内发现个女俑,其中三人戴云髻式假髻〔〕。在新疆喀拉和卓发现的盛唐绢画残片中,有一妇女手中就托着一朵“假髻”。近年在吐鲁番地区的唐墓中,发现三件殉葬的“假髻”。〔。〕吐鲁番号墓出土的唐代木假髻,外表涂黑,以薄木制成,其上绘白色忍冬花纹,从其底部圆洞及洞周孔内残存的金属锈迹看来,原来罩于女尸发髻之上,并用铜钗固定。“假臀”进入西域本土与中原乐舞的传入有着密切关系。初唐时期,上层统治者为宣扬武功政绩推广新乐。“庆善乐舞”是在改造隋以前江南旧乐的基础上创作而成的,对其舞服“漆俄髻”“碧纱轻衣”均有吸收。因此舞伎表演“庆善舞”时仍着裙,戴漆髻假髻,并对《西凉乐》的服饰产生影响。〔〕面饰“花锢”是唐代西域地区流行的妇女面饰。所谓“花铀”即是在眉目之间饰有金、银、羽翠制成的五彩花子。唐代西州张雄夫妇墓中出土的女舞俑丰颐花铀〔,新疆吐峪沟出上的残绢画上的妇女额颊间亦贴“局子”,据学者考证面贴“花子”妆饰以南北朝较早〔〕。西域妇女面贴“花子”受内地之风浸染。涂此外还流行“红妆”,吐兽番阿斯塔那出土的店二夕亏、许代奕棋图绢画上的仕女面颊施胭脂,艳如桃花〔玉正如元棋《离思五首》中所咏的“须臾日射燕脂类,一朵红苏旋欲融。”口脂则丰满圆润,嘴角微翘,恬淡可爱。三唐代西域服装又乏于,随着唐代西域与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规模的扩大,西域服饰款式日臻新颖,、种类逐渐增加,质料更趋华美。现拟从以下几种主要服装进行探索。窄衫小袖窄衫小袖衣是西域妇女和庶民特有的一种服装,故唐初中原称之为“胡服”。吐鲁番阿斯塔那号墓共出土个女俑,其中三人是以废纸捻成臂膀,外着花锦和彩色绮绢制成的小袖濡衫,长裙曳地,披帛绕肩,作缓歌曼舞的姿态。〔〕窄袖卿互北诸民族共有的一种服饰特征,对此史籍有专门记述“吐谷浑⋯⋯着小袖袍、小口挎、大长裙帽,女子披发为辫”。〔〕《册府元龟·外臣部·高昌国》云“国人语言与中国略同·一面类高丽辫发垂之于背,着长身小袖袍、漫挡裤”。“滑国者,车师之别种也。⋯⋯人皆善射,着小袖长身袍,用金玉为带,女人被裘。”“渴盘陀,于闻西小国也⋯⋯衣吉贝布,着长身小袖袍、小口裤”。〔〕上列史料告诉我们吐谷浑、高昌、滑国渴盘陀虽不处同一地区、却穿共同的“小袖袍”或“小袖长身袍”,而在新疆境内所见唐代服装也有“小袖”或“窄袖”之特点。吐鲁番阿斯塔那张礼臣墓出土绢画所绘妇女身着的衣服全是窄袖〔〕新疆吐峪沟发现的一幅女子绢画〔。〕头梳高誉,着团花锦翻领小袖胡服,额烦间贴眉子。盛唐以前,中原地区的女服以小袖为尚,主要受西域服装之影响。孰煌莫高窟、窟烧饭的妇女和侍啤均着圆领或窄袖衫。唐诗也有“香衫袖窄裁”“窄衣短袖蛮锦红”的诗句,二者互为佐证。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作为物质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服饰,其传播速度和流行范围极为迅速而广大。衣服窄袖之样式同时在内地、西域、中亚流行的事实充分证明这一点。·被帛在唐代西域境内遗存的绘画和陶俑中可见到妇女肩上披一条长帛,叫做“被帛”,通常以轻薄的纱罗裁成,一民度一般在两米以上,用时将它披搭在肩上,并盘绕两臂之间,唐初在中原广为流行,但均与“胡服”并用。关于被帛起源历来记载不同《事林广记》引实录曰“三代无被。秦时有披帛,以嫌帛为之,汉即以罗。晋永嘉中制绛晕被子,开元中令王妃以下通服之⋯⋯”《中华古今注》云“女人披帛,古无其制,开元中诏令二十七世妇及宝林、御女、良人等寻常宴参侍令披画破帛,至今然矣。‘”《事物原始》“唐制,士庶女子在室搭被帛,出嫁披被子,以别出处之义,今士族亦有循用者。”总结上列史料可得出一秦即有披帛,晋有被子。二披帛和被子开元年间已为中原女子通服。软煌隋代壁画中的女供养人已彼被帛,初盛唐寸期妇女凡着衫裙均服被帛仁。〕,被并非·源自中国。《魏书·波斯传》说其俗丈夫⋯⋯亦有巾破,缘以织成,妇女服大衫披大被”。《旧唐书·西戎传》也说仔波斯国··⋯妇女亦巾披衫裙,辫发垂发”。早在北魏神龟年间,波斯即遣使并送来方物。波斯人常以织成为岐饰,如国王‘衣锦袍,织成被饰”。一般男人“亦有巾被,,缘以纷成”〔〕。马里奥·布塞里在《中亚绘画》一书中说“用飘动着的披巾来对衣饰作逼真的处理以及那长长的纤细的手,这种特色是属子伊朗艺术的”。〔〕他还说伊朗文化的影响在构图上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如那长长的飘动在头部后面的带子以及那用珠粒装饰起来的饰物等”〔〕。可见“歧”应源自波斯,但何时在西域地区流行是颇引人们注意的一个问题。我们从克孜尔第、、、、号窟中的供养人或供养菩萨的衣饰上可见到坡帛绕肩,飘洒飞舞的动势。库木吐拉、号窟东西甫道壁上所画的菩萨像头戴小型花矍冠,高发誉,胸前有复杂的细缨络,披帛下垂,挂旋胸腹之间两道,就连那些在天空中飞行,手中托着花盘或宝盘的飞天几乎都是用飘动着的披帛和被巾装饰起来的。据阎文儒先生之考,克孜尔号为东汉时期窟,第、号为南北朝至隋朝窟,第、当为唐、宋窟。〔〕若先生考订无误,披帛在东汉时期就已流行西域。半臂裙裙唐代西域女子以穿着“半臂裙擂”为美。关于“糯”史籍均有记载《释名》“摇,暖也,言温暖”。颜师古《急就篇注》“短而施要日孺”。孟为齐腰之短衣,且为絮衣。“半臂”又称“短袖衣”是自魏晋以来由上糯发展而出的一种无领或翻领对襟或套头短外衣。其制略同于“辆档”。《唐书。车服志》载“辆档之制,一当胸,一当背不扁玄短袖覆膊”宋高承《事物纪原》述半臂说“隋大业中内官多服半涂,即长袖也。唐高祖减其袖,谓之半臂⋯⋯”又“其形或长不过腰,两袖仅掩肘,是困人之服。”《通鉴·唐纪三十一天宝二年三月条》云“陕尉崔成甫着锦半臂缺胯绿衫,以褐之、红拍首居前船,唱宝歌”。唐代士庶男女均有“中单上加半臂”的制度,此制西域也曾实行。新疆吐鲁番阿斯塔的张礼臣墓内出土绢画,图中妇女头挽高髻,额描花铀,短糯长裙之外,罩一件卷草纹半臂,足穿高头绚履,足见半臂之服在西域也为妇女穿着。至于裙子,东探时新疆民丰地区的土著民族女子已有穿着〔〕。而至唐代无论其质料之贵,色彩之鲜艳,款式之新颖,装饰之精关都大大超过以往。四结语一唐代西域服饰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产物通过对唐代西域服饰的探索,我们得到的突出印象是这里受着中原服饰的强烈影响,同时又向中原输送来自印度、伊朗、中亚的某些服饰。值得注意的是,西方服饰文化在传入的过程中即经历着汇聚,融合的过程。中原和西域的传统服饰各随着自身的需要而加摄取对方的相应成分,但又有改进和创新。汉代西域境内的披风、毡帽,唐代西域境内的吐蕃族仍然穿着,有据可证年新疆考古人员在新疆境内发现了一藏文木简,王尧、陈践先生解释为“交付哲蔑悉腊衣着汉地织成披风一件白山羊皮披风一件,羚羊皮短披肩两件,锦级裘袍一,羚羊皮上衣一件、美哲缎裙一条,新旧头巾两块丝带五条等⋯⋯”。仁〕尸尸,华“悉诺赞多赞等察报⋯⋯已在函札中请安问好⋯⋯给林仁之于阂人有否送去青棵二升。悉诺赞之毡帽交悉诺聂捎来,且⋯⋯”〔〕由第一条史料所举“汉地织成披风一件”看来,披风似乎是由内地兴起,其实不然。考古学者曾在新疆东部孔雀河流域号墓中即发现西域早期的披风比〕,披风这种服饰大概首先起源于西域中亚,尔后传入内地,再影响着西域。敦煌号隋代窟内的供养人穿着一件披风,但这种披风与西域早期披风的不同之处在于增加了袖子。·大量事实说明西域服饰吸取了各民族服饰之长,西域服饰的交流实际上是各个民族在各种形式的交往中互相影响,并分别作出各自贡献的过程。这种交流过程是相关民族各自发挥其服饰特长并进行共同再创造的过程。·但是由于受民族习俗以及气候和环境诸条件限制,服饰交流不等于全盘接受,而是有所拣选乃至舍弃,此乃西域服饰交流之特点。二唐代西域服饰具有防沙御寒,游牧涉猎之作用。为了御寒防沙,西域各族服饰厚实宽大,其质料多半取自牲畜的毛皮。窄衫小袖更利于西域诸民族射猎放牧之需要,对此沈括在其《梦溪笔谈》巾指出“⋯⋯窄袖利于驰射,短衣长勒,皆便于涉草,⋯⋯”三唐代西域服饰具有鲜明的阶级性。服饰的等级差别在西域地区表现鲜明。《唐会要·章服品第》条说“三品以上服紫,四五品以上服排。六品七品服绿,八品九品服青,妇人从夫之色。”到开元年间才逐渐改为“应诸服挎褶者,五品以上通用绸绞及罗,六品以下小续。⋯⋯妇人服饰各依夫子,五等以上诸亲妇女及五品以上母妻通服紫,九品以上母亲通服朱⋯⋯”《唐会要》吐鲁番阿斯塔那号墓中出土有表现贵族妇女的围棋仕女图,被确定为开元前后的作品〔幻,墓主人是安西都护府的官员属张氏家族。总之,衣冠服饰看起来似乎是民俗学的一个侧面,但却标志着当时社会经济文化繁荣的程度。是测定民族文化水平的标准。若潜心研究探索可以考见民族文化发展的轨迹和兄弟民族间的相互影响。我们相信,随着将来考古工作的不断深入,定会有不少珍贵古代服饰实物出土问世,以补充和更新我们探讨的不足和甚微之得。‘、本文承刘锡淦老师指导,特此致谢。令,注〔月杨建新《“西域”辩正》载《新疆大学学报》年第期第页。〔」新砚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编《新疆历史文物》图第页、〔〕〔〕〔〕〔〕金维诺、李遇春《张雄夫妇墓俑与初唐傀垒戏》载《文物》年期。〔《兄叹从江益》《八几及“》邵举加益八弓”及洲朋一脚叭仄八盯》月兄佛八取双双几月班。〔〕〔〕〔〕〔〕〔〕〔〕〔〕据阎文儒先生之考克孜尔窟属南北朝至隋代开凿,克孜尔窟属于第四期唐宋时期开凿库木吐拉号窟属唐宋寸代,库木吐拉、属于三期唐宋参见阎文濡《新疆天山以南的石窟》载于《文物》年第一创姗。〔〕〔〕计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第页、第页。〔〕谭树桐《阿斯塔那唐墓俑塑艺术》载《丝绸之路造型艺术》第页。〔〕〔〕新疆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新强考古三十年》图版、、。〔〕弗鲁姆金著,新强博物馆《苏联中亚考古》第页,图。〔〕玄奖《大唐西域记》〔〕《隋书》《新唐书》。〔〕〔〕〔〕季羡林等《大唐西域记校注》第页,见注释一,第页第页。〔〕穆格山粟特文书是灰白纸文书,正面。行,背面四行,‘为爵爷迪瓦什梯奇致哈赫塞尔爵爷等费伦的信件。其图版见《穆格山文书》影印原件《双。。。中““,“,,八“益、年图版一。《东方学问题》年第期里夫什茨的文章,出自穆格山的三封信《却双“洲,““”一一·一刊布了这份文书的照片,拉丁字母的转写,俄译及注释。文书的转写,俄译及注释收入《穆格山粟特文书》第二集·《城。仑“八。‘““一琳盯叫众》皿兀·职班双《及几“及》。一〔〕伯希和“支那名称的起源”载《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编》年第一页,劳费尔《中国伊朗编》林均因译《中国伊朗编》。第一页,张星娘“支那”名号考《中西交通史料汇编》中华书局年版第一页。〕《新唐书》卷上第页。〔〕〔〕〔」段文杰《莫高窟唐代艺术中的服饰》载《向达先生纪念论文集》第,图十,第页,第页。〔〕〔〕〔〕仁〕金维诺、卫边《唐代西州墓中的绢画》载文物》年第期。〔〕〔〕周锡保《中国古代服饰史》中国戏剧出版社年月版第页女图幻第。页。〔〕〔〕《周书》传、异域下第页,第页。〔〕《周书》列传,异域下第页注④。〔〕《全唐诗》第七函第九册。〔〕《图书染成》乐津卷典八十九舞部引。〔〕《册府元龟》卷〔〕《唐书·五行志》〔魏良强《关于塔里木盆地古代主体居民族属的几个问题》载《新疆大学学报》年第期。〔〕吐鲁番文管所编《吐鲁番出土文物》。〔〕《新唐书》卷第页。〔〕《太平御览》“晋,中兴书征祥说太元中公主妇女缓倾以为盛饰,用发恒多不可胜戴,’乃先于木及笼上装之,名曰假髻”。〔〕《通典》记载“白舞一人,方舞四人,白舞今阔。方舞四人,假髻,玉丈钗,紫丝布褶,白大口挎,五采接袖,乌皮靴”。〔〕《新疆出土文物》图。〔〕【〕《梁书·西北诸戎》。‘一一义尸,私〔〕《魏书》卷《波斯传》。〔〕〔〕朱英荣《论龟兹石窟中的伊朗文化》载《新疆大学学报》年第期第、页,略论一年间新俄贸易关系的扩大邓绍辉,‘一年间新俄贸易关系的扩大,七要表现在四个方面通商权益的扩大商业贸易网的形成,进出口贸易的增长,商品结构的变化。近年来,国内出版的几木沙俄侵华史专著,大多侧重于论述沙俄对中国的政治侵略和领土掠夺,但对沙俄的经济侵略和贸易掠夺却很少涉及,尤其对新俄贸易关系的专题性论述更为薄弱。①因此,木文将利用现有文献和档案资料,试就这一时期新俄贸易关系扩大的趋势作一探讨。夕令‘这一时期新俄贸易关系的扩大首先表现在通商权益的扩大。年《,俄伊犁条约》的签订就是新俄通商权益扩大的重要标志。《中俄伊犁条约》是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签订的。年俄军侵占我国伊犁地区后,沙俄就想利用这一事件,继续保持和扩大在华的各种特权,清政府则想通过外交途径尽快收复失地。由于二者抱着截然相反的目的,致使伊犁问题的交涉长期未能得到解决。为了早日收复伊犁地区,清政府曾先后派出代表团赴俄谈判,并采取“轻商重界”的办法,一再满足沙俄提出的各种苛刻条件,最终在年月,与沙俄签订了不平等的《中俄伊犁条件》该约的内容包括割地、赔款、通商等,涉及当时整个中俄关系。这里重点论述它刘一新俄贸易关系的重要影响。从该约有关新俄贸易关系的主要内容来看,它是年《中俄伊塔通商章程》和年《中俄北京条约》有关条款的继续和扩大。在设领区域方面,《伊塔通商章程》和《北京条约》规定俄国有权在伊犁、塔城、喀什噶尔三处派驻领事,而《中俄伊犁条约》却规定俄国不仅有权在伊、塔、喀三处爪设领事,而且有权在远离边境的吐鲁番和肃州两地也派驻领事。俄国领事对于“附近各处地方关系俄民事件,均有前往办理之责”,即享有领事裁判权。与此同时,条约还规定俄国将来在乌鲁木齐、古城今奇台、哈密等处设立领事。“侯商务兴旺,始由两国陆续商议添、一,口月臼卜,见该文注⑩⑧〔〕李遇春、李新安《建国以来新疆地区民族考古发现与研究》载《民族研究动态》年第期。〔〕〔〕王尧、陈践《吐蕃简犊综碌》第页,第页。〔〕瑞典·贝格曼著、贾应逸译《楼兰人的毛纺织》导言载《新疆和中亚考古译文集》第页。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0

唐代西域服饰考略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