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汉语_语法化_研究综述

汉语_语法化_研究综述.pdf

汉语_语法化_研究综述

acacgogogo 2012-04-02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汉语_语法化_研究综述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作者简介杨玉玲,女,江苏徐州市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汉语“语法化”研究综述杨玉玲(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上海 )摘 要符等。

作者简介杨玉玲,女,江苏徐州市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汉语“语法化”研究综述杨玉玲(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上海 )摘 要 语法化研究是当前语言学界关注的焦点,已经取得较多成果。本文对语法化对语法化诸种诱因加以评介,指出语法化存在的普遍原则是渐进性和单向性,并强调语法化现象仍有深入研究的必要。关键词 语法化 诱因 渐进性 单向性中图分类号:H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近年来,“语法化”问题成为国内外语法学界关注的热点,备受语法研究者的青睐。不少有成就的学者在“语法化”研究上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取得了许多研究成果。现就国内“语法化”研究作以简单回顾,对“语法化”研究特点作简要分析,以明确自己对“语法化”问题的认识。一、“语法化”的界定“语法化”(grammaticalization)在中国传统语言学中称为“实词虚化”,这个概念最早是由中国人于世纪提出来的,西方学者也承认这一观点。元朝的周伯琦在《六书正伪》中说:“今之虚字,皆古之实字。”最先使用“语法化”这一术语的却是法国语家Meilleto(),他指出,“语法化”指语言中实在的词转化为无实在意义表语法功能的成分这样一种过程或现象。并且认为研究“语法化”的目的就是研究“自主词向语法成分作用的演变”。人们常把“语法化”理解为虚化,如孙朝奋()向国内介绍BerndHeine,UlikClaudi和Hvnnemeyet合著的GrammaticalizationAConceptualFramework一书时,将书名译为《虚化论》,虚化仅为“语法化”的一个重要方面,但对“语法化”过程反映得不够全面。“语法化”带来的不单是语义上的虚化,还带来了语音上的弱化,尤其是语法搭配上的泛化,语用上的淡化。虚化只强调词义的变化由实到虚,而“语法化”的范围比“虚化”要广,所以说“语法化”与虚化不等同。中国传统语言学中的实词虚化是“语法化”现象,如动词转化为介词,形容词虚化为副词等,实词意义经虚化衍生出语法意义,表明从词汇领域跨越到了语法领域,这种现象是典型意义的“语法化”现象,但“语法化”不仅限于此。马清华()指出,“语法化”还包括语法意义的再生现象,即词在虚义水平上的意义演变活动,一方面可以从不太虚向更虚义转化,如副词转化为连词另一方面,演化前后的意义差不多处在同等虚灵的层次上,主要见于多义连词,语气词。由此看来,“语法化”其实是词汇“语法化”的简略说法,实词可以“语法化”,虚词也可以“语法化”。我们所说的实词虚化也只是词汇“语法化”的一种形态。二、“语法化”研究简述我国词义虚化研究起步较早,从《马氏文通》第一部汉语语法著作的问世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只是近几年来才上升到“语法化”的理论高度。以年为界,国内“语法化”研究分为两个阶段。年沈家煊和孙朝奋分别在《外语教学与研究》和《国外语言学》上发表文章,介绍国外“语法化”理论和最新成果。年刘坚等人在《中国语文》上发表文章,立足于国外已有理论和国内汉语研究基础,从理论高度对汉语“语法化”机制进行了抽象归纳的首次尝试。年沈家煊补充介绍了国外又语文学刊(高教版)                            年第期一本最新“语法化”著作的有关理论,为渐成热点的“语法化”研究添加了助进剂,这四篇文章的理论框架内容成为后来中国“语法化”研究的基本指导性理论。可以说,我国现代意义上的“语法化”研究是从年开始的。综观前后两阶段的研究,既有量的积累,更有质的飞跃。“语法化”研究由以微观研究为主转向以宏观为主,前后两阶段都有微观宏观两个层次,只是侧重有所不同,前期注重微观研究,即对每一个虚词做深入细致的个例研究,如朱庆之对语气词“那”的考察,刘勋宁对句尾“了”来源的探讨。后期也重个例研究,但往往将孤立的个例研究提升到对整类句法语义范畴或整个词性类别的研究高度,研究其兴替调整的机制,并作出解释。如石毓智、李那分析时体标记“却、去、了、着、过”的诞生机制张谊生分析诱发汉语实词副词化的三种句法结构关系等。有的语法学家进一步拓宽视野,把“语法化”研究纳入到整个词汇兴替的大背景下来研究,以刘丹青、李宗江为代表。刘丹青()说:“‘语法化’似乎可以分出三种不同的程度,即不足、充分和过度‘语法化’。过度‘语法化’的结果是语法范畴弱化、消失或重新一轮‘语法化’过程。新一轮‘语法化’过程往往也是以新的不足‘语法化’为起点的,形成一种‘语法化’的循环。”他所注意的不止是孤立的一次“语法化”过程,而且是若干次或理论上无数次“语法化”之链,并把这些链接的“语法化”过程置放在词汇兴替的大背景下,这就把问题上升到更高的历史层次。并进一步提出“更新”、“强化”等词汇手段跟“语法化”的关系,词汇因素的渗入,使“语法化”进程变得更加复杂。前后两阶段经历了从纯粹单一的历时眼光到联系共时变异的转变。“语法化”属于语言演变的范畴,往往是历时语言学家关注的对象。所以年以前研究差不多都是以探讨“语法化”过程为着眼点,用纯粹单一的历史眼光来观察“语法化”现象。随着研究的深入,尤其是近几年来,共时语言学家也把眼光转向“语法化”。语言共时平面上的变异是语言历时演变在不同阶段不同层次的反映,虚化最终是一个共时平面上的、心理语言学问题,所以把历时考察和共时分析结合起来,应是“语法化”研究的最高层次之一。在这方面做的比较好的有张谊生、方梅等人。张谊生将“个”的分布环境和表义功用、共时特征和历时发展结合起来研究,对“个”通过历时平面的考察说明共时平面上“V个VP”结构的多样性。在年之前我国“语法化”研究主要关注“语法化”过程,针对具体词语的演变做深入细致的描写,很少给以解释或根本不予解释,有部分学者闪现过与现代“语法化”理论一致的思想,但未能上升到普遍理论层次,不得不将理论发明权归于西方学者,如蔡镜浩说,南北朝时“看”由测试义动词向语助词虚化,先是后置于其他测试义动词,构成连动式,然后由它逐渐失去动词性,开始向语助词的过渡,其间经历了一个难以断言“看”是动词还是语助词的阶段。此处所说的两可阶段与“虚化语义链”完全合拍,而后者是年才介绍到我国的。年后,我国的虚化研究在国外理论带动下发生巨大质变,上升到“语法化”这个更高的层次,大多数语法学者把系统探讨“语法化”机制作为研究目标,将“语法化”研究上升到更高的层面,为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作出了有力的解答,在语法学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三、“语法化”的诱因“语法化”机制是当今“语法化”学界关注的焦点,但在使用上却比较混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洪波理解为“语法化”的诱因。沈家煊理解为“语法化”方式马清华对“语法化”机制的理解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上指“语法化”方式,广义上还包括“语法化”的诱因,他认为诱因和方式常有大致对应的关系,所以可以统称为“语法化”机制。可见,“语法化”机制是什么,大家还未达成共识,不能把“语法化”机制简单地理解为“语法化”的诱因。综合各家对“语法化”诱因的研究,“语法化”的动因不外乎词义特点、句法位置、语境影响和认知心理等几个方面。词义特点。德国语言学家BerndHeine认为,虚化的先决条件是一个实词的词义本身。某种涉及基本概念范畴的语言,在特定的语境下,其非焦点义成了主要意思,久而久之,通过约定俗成,经过比喻引申,导致词性发生类变。解惠全()得出,实词的虚化,要以意义为根据,以句法地位为途径。比如“却”由动词“返回”义虚化为转折副词“反而”义。从词汇意义上看,“返回”义还含有位移方说文解字                 杨玉玲汉语“语法化”研究综述向相反这样一个非焦点义,它构成了“却”虚化为转折副词的语义基础,由“位移方向相反”进一步抽象,表示抽象的事物在一般事理或情理上与前面所讲内容相反、相逆,由此引申为“反而”、“倒”。从句法结构上看,连动式“却V(O)”中,句子的语义重心在V上,“却”是次要动词,且处于V前的状语位置,是最容易发生虚化的位置之一。由于“却”和V经常连用,“却”的这种句法位置逐渐被固定下来,动词义逐渐虚弱,虚化为转折副词(董淑慧)。沈家煊曾发问:“为什么有的实词经常虚化,有的实词几乎从不虚化,为什么有些实词朝这方面虚化,有些实词朝那方面虚化”词义本身恐怕是一个有力的解答。句法位置的变化。就多数情况而言,词汇的“语法化”首先是某一实词句法位置改变而致,汉语的虚词多数由动词形容词虚化而来,动词通常的句法位置是在“主谓宾”格式中充当谓语。在这种组合形式中,充当谓语的动词的一般只有一个,它是句子的核心成分,它所表达的动作或状态是实实在在的,如果某个动词不用于“主谓宾”组合格式,不是句子中唯一的动词,并且不是句子的中心动词(主要动词)时,该动词的动词性就会减弱。当一个动词经常在句子中充当次要动词,它的这种句法位置被固定下来之后,其词义就会慢慢抽象化,虚化,再发展下去,其语法功能就会发生变化:不再作为谓语的构成部分,而变成了谓语动词的修饰成分或补充成分,词义进一步虚化的结果便导致该动词的“语法化”,由词汇单位变成语法单位。近代汉语动态助词“将”、“着”、“取”、“得”等均由动词演变而来。它们从动词到助词的演变是从进入连动结构开始的,经常出现在次要位置进而固化在那个位置,导致最终的演变。语境影响。词的意义和功能总是在一定的语境中得以体现,所以在词汇“语法化”的过程中,语境是值得考虑的一个因素。如“敢”由助动词虚化为反诘副词是在反诘句这一语境中实现的,这是狭义的句法环境,实际上,语言使用者所处的环境都会对“语法化”产生重要影响,沈家煊在分析实词虚化机制时,吸收机制吸收的是虚词所处的上下文的语境义,推理机制则吸收的是广义的语境义,即语言使用者所处的环境。认知心理因素。《虚化论》一书指出,虚化的研究不能脱离人类大脑认知上的适应性变化,不能单纯地在语言结构里寻找答案。人们认识总是遵循从具体到抽象的规律,由于人类认知能力的局限和认知的需要决定了人类在表达抽象概念时选用暗示方法,表现为隐喻的盛行。Heine认为,广义隐喻是虚化最主要的驱动力。隐喻是用具体概念表达抽象概念的方式,与“语法化”的演化倾向“具体到抽象或从不太抽象到更加抽象”的路径是一致的。人们只能借助较为具体的空间来把握更为抽象的时间,例如,“她在厨房”和“她在做饭”“在”由表处所的动词变为表时间的副词。许多虚化现象都与隐喻有关。其实,在语法学界存在争议的“重新分析”,也是认知心理在起作用。“重新分析”是指在没有改变表层结构形式的情况下,一个本来可以分析为(A,B)C的结构,由于认知角度的变化,经过重新分析,变成了A,(B,C)也就是说,在句子表层结构不变的情形下,由于人的理解起了变化,同一种语言形式被赋予了一种新的解释。马清华称之为“附会”比如,“善于X,敢于X,勇于X”由于节律缘故,由单音节谓词“A于X”重新分析为“A于X”,造就了双音节“A于”词的产生,同时导致“于”的“语法化”即后缀化。可见,“语法化”的诱因既有内部的因素,又有外部的触动。以上几个因素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对虚词的形成与发展发生影响,同时它们又是相互交错互为条件的,常常是几个因素同时起作用,共同推动“语法化”过程的发生和发展,此外,语言间的接触,书面语和口语的相互影响都可能导致“语法化”的发生。四、“语法化”的规律渐进性。“语法化”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只有渐变,没有突变。也就是说,“语法化”是个连续的渐变的过程。这个原则意味着一个词由A义转变为B义,一般总是可以找出一个中间阶段既有A义又有B义,整个虚化过程一环接一环,相邻的两环是具有相交关系的两个集合,其交集部分即重合部分体现了虚化过程的连续性,从而呈现为一个所谓的虚化(grammaticalizationchain)。以“却”字第二组义项的演变为例,图示如下:语文学刊(高教版)                            年第期“却”字第二组义项的演变图  a为动词“返回”,b开始虚化,到h虚化为转折副词,到z则虚化为情态副词。从a到z虚化程度逐次提高,从b到y各环节之间的区别在于它们与两极单位即a和z虚实程度不同。可以说,整个虚化过程是一个量变过程。h和z是两个质变点,是量变到一定程度必然产生的结果,而a、b和z分别属于不同的概念范畴,a为动词,h为转折副词,z为情态副词。单向性。单向性是“语法化”的应有之义,这一点蕴涵在其定义之中。实词演变为语法标记的过程语义、形态句法和语音音系三个过程,所以单向性通常在以上三个层面都有相应的表现。语用语义 抽象性逐渐增加:具体义较少〉抽象义〉更多抽象义    主观性逐渐增强:客观性较少〉主观性〉更多主观性形态句法 黏着性逐渐增强:自由〉较少黏着〉更多黏着    强制性逐渐增加:可选性〉较少强制性〉强制性范畴性特征逐渐减少:多范畴特征〉较少范畴特征〉完全丧失范畴特征语音音系 音系形式的逐渐减少或弱化:完整的音系形式〉弱化的音系形式这表明“语法化”过程只能是单向性的。刘丹青也认为,“语法化”在单向的道路上是永不休止的,一个实词一旦开始“语法化”,那么它就踏上了语义虚化、句法泛化、语用淡化、语音弱化的不归路,由不足“语法化”(保留部分实义的半虚化)、到充分“语法化”,到过度“语法化”,直到表意功能趋向于零、句法功能似有似无、语音形式走向消失。“语法化”的大量事实也证明了单向性原则的存在。尽管有人提出了反例,如古汉语中代词“是”演变为表判断的动词“是”,但反例是有限的,我们不能以个别反例来否定“语法化”的主流倾向。如果单向性假设不成立,那么“语法化”作为一种独立的语言演变现象就会失去存在的基础,许多已被“语法化”解决的问题,又将成为新的问题,“语法化”也就失去了研究的价值。“语法化”过程中除了渐变性和单向性规律外,还伴随许多其他规则,如“并存性原则”、“择一原则”、“降类原则”等规律性的东西,但它们表现得不是很突出。有的只是在“语法化”过程中的某一阶段起作用,比如“并存性原则”有的则反映了单向性或渐进性原则,比如“降类原则”就说明了“语法化”过程的单向性。“语法化”现象是极其复杂的,尽管已经取得不少研究成果,但仍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虚化机制到底如何运行“语法化”过程中的反例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都需要语法研究者更进一步的探讨。笔者以为,在研究过程中应坚持把历时演变和共时变异结合起来,坚持联系的连续的观点看待“语法化”。同时,我们还要把“语法化”研究放在人类语言的大背景下进行探讨,因为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尽管表现形式各异,但总存在一些普遍性的现象,而且有研究证明“语法化”是人类语言发展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参考文献】沈家煊“语法化”研究综观J外语教学与研究,,()沈家煊实词虚化的机制J当代语言学,,()孙朝奋《虚化论》评介J国外语言学,,()刘坚,曹广顺,吴福祥论诱发汉语词汇语法化的若干因素J,中国语文,()洪波论汉语实词虚化的机制A郭锡良古代汉语语法论集C北京:语文出版社,蒋绍愚近代汉语研究概况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说文解字                 杨玉玲汉语“语法化”研究综述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4
2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