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5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走向寂静》一位外国人的静修经验

《走向寂静》一位外国人的静修经验.pdf

《走向寂静》一位外国人的静修经验

白狼
2012-03-1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走向寂静》一位外国人的静修经验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走向寂靜向智尊者作品選集向智尊者著香光書鄉編譯群譯目錄壹、正念的力量貳、覺知、淨化你的心參、㉂由開放㆞面對煩惱肆、停止與放緩的藝術伍、以直觀看現實世界陸、㆕種崇高的心靈境界向智尊者簡介◎一九○一年七月生於德國法蘭克福漢諾鎮。◎一九三六年六月于錫蘭出家受教于三界智尊者(NyanatilokaThera)。◎一九五四年前後在緬甸仰光隨馬哈希尊者修習念處毗婆舍那。◎一九五八年一月創立錫蘭佛教出版社(BPS)。◎一九九四年十月入滅于錫蘭隱居林(ForestHermitage)。◎重要著作:《法見》(TheVisionofDhamma)、《佛教禪觀心要》(TheHeartofBuddhistMeditation)、《阿毗達磨研究》(AbhidhammaStudies)、《舍利弗的一生》(TheLifeofSāriputta)。壹.正念的力量開啟解脫大門之鑰心純粹接受的狀態是非常短暫的思想過程人們幾乎無法察覺到。培養「念」的方法是為展現心的潛力注意力多強「全然專注」即維持多久。「全然專注」因此成為四念處禪修的鑰匙以開啟通往主宰心靈與究竟解脫之門。「正念」的價值與影響「正念」是否真如文題所說的具有力量呢?就我們日常生活的活動來看似乎並非如此。比起許多看來更重要、為了達成各個願望所需要的種種心理機能「念」或「專注」是處於較謙卑的地位。此處所說的「正念」只是意謂著「小心足下」這樣才不會在追求目標的過程中跌跌撞撞或錯失良機。人們只有在某些特別的工作與技藝上才比較會刻意地培養「正念」但儘管如此仍將它視為只有輔助的功能「正念」更廣大的範疇與可能性並未受到認同。即使我們來看佛教的教義僅瀏覽「正念」在各種心所分類表裏所顯現的情況我們也會認為「正念」這能力不過是「滄海一粟」同樣會產生它是居附屬地位的印象其重要性很容易為其他心理機能所掩蓋。事實上若將「正念」擬人化那麼它的性格相當保守。相較之下其他如奉獻、精進、想像與理解力等心所則顯得較有特色它們會對人們與情境產生立即且強烈的影響有時會迅速並廣泛佔據心但往往並不穩固。「正念」則不然它曖曖含光在日常生活中將大部分的功德留給其他通常會贏得所有讚賞的心理機能。在我們能欣賞「正念」的價值與其靜默的深刻影響之前必須先好好地認識、瞭解它。「正念」的腳步緩慢且從容它日常工作的性質十分單調但一旦立足就不易動搖並真正主宰所盤據的領域。具有這樣特質的心理機能就好像與其同類型的人格一般常常受人忽略或低估。在這種情況中需要像佛陀這般的天才才能在「正念」樸實的外表下發掘其「隱藏的天份」並發展這強力種子的廣大潛力。佛陀能察覺並運用這看似渺小的力量確實是天縱的英明而此處確實發生了「芥子變須彌」的轉變現象改變了大與小的標準種種價值也必須再重新評估。透過佛陀超凡的心靈「念」最後顯現為「阿基米德點」(Archimedeanpoint)在這支點上撬開了世間大量迴圈不已的「苦」的兩個停泊地無明與渴愛。佛陀以非常慎重的語氣來強調正念的力量:「念」我說它是百分之百有益的。(《相應部》:)「念」能主宰萬事萬物。(《增支部》:)甚至在《念處經》的開端與結尾有著嚴肅又有力的敍述:這是唯一的道路諸比丘!能淨化眾生克服憂傷消滅悲苦抵達正道證得涅槃的唯一道路即四念處。培養「全然專注」開發「念」的潛力在日常生活中若我們將「念」或專注導向任何所緣通常很少是為了仔細、實際觀察所緣而維持很久而往往是隨後立即生起情緒反應、分辨的思考、反思或有目的的行為。在佛陀的教義所引導的生活或思想也是如此「念」幾乎與「正知」(sampajañña)正確的目的或適當的行為以及其他的考慮因素連結在一起因而不易看見它。但為了開發「念」真正的潛力我們必須瞭解並謹慎地建立其基本、純正的型態「全然專注」(bareattention)。藉由「全然專注」我們可以瞭解在知覺的連續剎那中所清楚、專心地覺察到的實際發生於身上、身內的事。之所以稱之為「全然」是因為只關注在知覺的事實而沒有以身、語或意的分別來作回應。一般而言如前所述心純粹接受的狀態是非常短暫的思考過程人們幾乎無法察覺到。但培養「念」的方法目標即為展現心的潛力依循這樣的方法注意力有多強「全然專注」就能維持多久。「全然專注」因此成為四念處禪修的鑰匙以開啟通往主宰心靈與究竟解脫之門。「全然專注」可由兩方面來培養:(一)以選定的所緣來修習的禪修法(二)結合「念」與「正知」的態度盡可能地運用於日常事物中。修持的細節在別處已描述過了這裏無須再重複。()本文(編按:即本專輯的前五篇文章)的首要目的是證明並解說這方法的有效性也就是要展現出「念」真正的力量。特別在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外在活動的迷信崇拜從未停止有些人會問:「『全然專注』既然如此被動怎麼可能導向所宣稱的偉大成果?」在回答這個問題時我們可以建議這位質問者不要相信別人怎麼說而要在個人的經驗中檢驗佛陀的主張。但對於不瞭解佛法、尚不足以接受佛法是值得信賴的指南的人如果沒有好的理由要他們開始修習這極度簡樸的修法他們會感到奇怪而躊躇不前。因此下列許多的「好理由」(編按:見後文)提供讀者作為仔細檢查之用這些理由同時也是要簡介四念處的精神以作為其廣大與意義深遠見解的指標。此外更希望已經依方法修持的人們於下列的觀察中(編按:見後文)能認同自己修持的某些特點並鼓勵自己審慎地增長它們。(編者按:本期專輯譯自向智尊者(NyanaponikaThera)所著的《法見》(TheVisionofDhamma:BuddhistWritingsofNyanaponikaThera,Kandy:BPS,)一書中譯本將由香光書鄉出版社出版。專輯中部分標題為編者所加。)【注釋】()見向智尊者著《佛教禪觀心要》(TheHeartofBuddhistMeditation,RiderCo,)。【譯注】「bareattention」字面上可解釋為「只是注意」本文依行文之方便將之譯為「全然專注」采其「全面地專心、注意」之義。知覺(perception)指經由感官以覺知環境中物體存在、特徵及其彼此間關係的歷程亦即個體靠以生理為基礎的感官獲得訊息進而對其周圍世界的事物做出反應或解釋的心理歷程。見《張氏心理學辭典》(臺北東華)頁。貳.覺知、淨化你的心「全然專㊟」的修習之㆒我們心裏黑暗、髒亂的角落是最兇猛敵人的藏匿處敵人從那裏冷不防地發動攻擊唯一安全的對治法是面對它以「念」面對它無須以其他更困難的方法盡可能全然專注於剛生起的念頭上「念」的光明出現心便不會昏暗。我們心裏黑暗、髒亂的角落是最兇猛敵人的藏匿處敵人從那裏冷不防地發動攻擊唯一安全的對治法是面對它以「念」面對它無須以其他更困難的方法盡可能全然專注於剛生起的念頭上「念」的光明出現心便不會昏暗。現在我們要從四方面來討論「全然專注」它們不是「念」力量的唯一來源但就修心的方法所產生的功效來說卻是最重要的來源。這四者如下:一、「全然專注」所應用的「整頓」與「稱名」的功能二、其非暴力、無強制的過程三、停止與放緩的能力四、「全然專注」所賦予的「直觀」(directnessofvision)。整頓心的成員任何未藉由有系統的禪修訓練而使心平和、降服的人應該觀察自己每天的思考與活動他將會看見令人十分尷尬的景象。除了有目的的思想與行為等少數的主要途徑以外他將到處面臨因知覺、思想、感受與隨意動作的糾葛所顯現出的雜亂與脫序。這些情況若是出現在自己的客廳我們是絕對無法忍受的然而在大部分清醒的生活與正常的心理活動中我們卻將之視為理所當然。現在讓我們看看那畫面相當雜亂的細節。首先我們會遇見大量偶然產生的「觸」如影像與聲音不斷地穿越我們的心。它們大部分是模糊、片斷的有些甚至以錯誤的知覺與判斷為基礎。帶著這些與生俱來的缺點它們常常在意識的更高層次中形成判斷與決定的基礎而這樣的基礎往往是不曾受到檢驗的。所有這些偶爾產生的「觸」確實無須也無法成為專注的所緣就像在路上瞥見的石頭只有當其擋住前進的方向或因為某些理由引起人的興趣時我們才會注意到它。然而若太常忽視這些偶爾生起的印象就有可能被路上的許多石頭絆倒或忽略了其他許多寶石。除了偶爾生起的「觸」以外還有更為重要而明確的知覺、思想、感受與意志作用也與我們目標明確的生活密切相關。同樣地在此我們發現其絕大部分都處於極度的混亂中。無數的念頭交錯地掠過心頭處處都有未竟的思想、壓抑的情感與剎那情緒的殘絮它們多半是早夭了。由於它們天生脆弱的本質與我們的缺乏專注或為新的、更強的印象所掩蓋導致它們無法持續、發展。如果我們觀察自己的心將會注意到自己的思想是多麼容易被轉移常常像是未受訓練的爭論者不斷地彼此相互插話拒絕聆聽另一方的論辯。再者許多思路仍未成熟或未成為意志與行動那是因為我們沒有勇氣接受實踐後顯現于道德或理智上的結果。假如我們繼續更仔細地檢視自己日常的知覺、思想或判斷就必須承認它們大多是不實的僅僅是習性的產物受到理智或情緒的偏見、錯誤或膚淺的觀察以及喜愛或厭惡、懶惰或自私所引導。這樣仔細觀看心中長期受忽視的部分對觀察者所造成的震撼是有益的這使他堅信、迫切地需要有系統的心靈文化以便能從心靈的表層擴展至方才造訪的意識的廣大昏暗區域。觀察者便會察覺到與前者相較起來區域顯得較小的心儘管是處於有目的意志與思考的強光下卻不是整體的內在力量與意識清明的可靠標準。他也會明白不能依憑少數成就於短暫、間斷的心理活動所產生的最理想結果來評判個人意識的品質。因為決定意識品質的關鍵要素在於瞭解與控制自我我們日常覺察力的遲鈍特性與每日活動中不受自己控制的部分這兩者是增長或是減少。在我們一生中日常生活裏的身、語、意的微小疏忽持續了好幾年(或如佛陀所教示的已有好幾世)這些都是我們在心中所發現到的造成雜亂與渾沌的主要原因。這種疏忽造成煩擾並延續不斷。因此古德曾說:疏忽會造成許多污垢房舍如此心也如是。一、兩天內只會聚集少許灰塵但若持續經年就會垃圾成堆了。()我們心裏黑暗、髒亂的角落是最兇猛敵人的藏匿處敵人從那裏冷不防地發動攻擊常常成功地擊敗我們。受挫的欲望與壓抑的憎恨、猶豫不決、見異思遷以及許多其他晦暗不明之物充滿了昏昧的心靈世界造成強烈的煩惱貪婪與欲望、憎恨與憤怒可以得到的強力後援。此外那昏昧區域模糊的本質以及它會使事物晦澀的特性正是三不善根(編按:見本刊第六十七期頁)的最強一根無明或癡的組成要素與孕育的所在。只要內心的主要煩惱貪、瞋與癡在心靈未能主宰的昏暗地帶找到庇護或支持或只要這些昏昧不清的念頭與情緒其緊密、複雜的組織形成心的基本結構而當中只羅織了少數的神聖黃金縷線與清晰的思考我們想要滅除這些煩惱的企圖就註定失敗。但平日我們是如何處理這些雜亂無章的狀態呢?通常我們試圖忽略它而仰賴心靈表層的對抗能量。然而唯一安全的對治法是面對它以「念」面對它無須以其他更困難的方法只要盡可能地全然專注於剛生起的念頭上使其成為習慣。而此處的有效原則是來自於一個簡單的事實:一時不存二念「念」的光明一出現心便不會昏暗。當持續的「念」站穩了立足點心如何處理那些才生起的念頭、心情與情緒就是比較次要的事了。我們可以用有目的的念頭來取代、驅離或允許、甚至強迫它們呈現將要表達的東西。而後者的方法常會使它們顯現出貧乏與衰弱一旦迫使其現身我們便不難將之捨棄。這「全然專注」的程式非常簡單且有效困難僅在於要如何持續地運用它。觀察一件複雜的事意謂著要辨認其組成分子指出形成如此複雜構造的個別要素若將之運用在內心與實際生活的複雜流動過程中自然會注意到一種強而有規律的影響力正如在冷靜的審視眼光前人會感到羞愧思考的過程也將以較不失序與不令人厭惡的方式進行不會輕易脫離軌道而愈來愈像一條平靜的河流。理智與情緒的偏執以及身心習慣所組成的緊密系統在現世的數十年與穿越前世的千年輪回中於每個人身上穩定地成長著人們已不再質疑其於人類生命中的合理地位與效用。同樣地運用「全然專注」可以鬆動人心極古老又堅硬的底層將心田整好了地以播下有系統地訓練心靈的種子。「全然專注」能辨認、追查出習慣在細密組織中的單一條理同時也能謹慎地處理感情衝動之後的正當理由或偏見下的不實動機。在無畏的質疑下「全然專注」使往往已變成無意義的舊習之根暴露出來因而有助於去除一切有害的部分。總之「全然專注」在看似不容置疑、無法穿透的心理過程(mentalprocess)的組織中打開了微細的裂縫隨後不斷禪修的有力臂膀揮舞著智慧之劍將能刺穿這些裂縫最終破壞那想要破除的組織。若能理解那看來緊密的整體中單一部分間的內在連結它們就不再是遙不可及的了。當透過禪修揭開了「心的本質是因緣和合而生」的事實與細節之後影響心靈基本改變的機會即隨之增加。依這樣的方式不僅是心至今未受質疑的習性其昏暗地帶與正常的運作狀況甚至那些物質世間中看來堅實、不容懷疑的事實也都變得有待商榷而失去了不少的確定性。虛偽的「堅固事實」所產生的確定性如此平凡無奇卻震撼並嚇阻許多人因懷疑心靈訓練的效果而猶豫不前。在整頓心靈與使其規律化的工作中運用「全然專注」將帶來明顯的成果不僅能消除疑慮且可激發步入心靈之路的信心。我們應該注意到「全然專注」使心整頓與規律的功能對於「淨化眾生」佛陀提及四念處時所說的第一個目標具有基本的重要性當然這段話指的是眾生心靈的整頓而此處的第一步即是將最初的秩序帶入心理過程的運作中。我們已經瞭解「全然專注」如何將之完成從這意義來說《念處經》的注釋因而對於「為了淨化眾生」作如下的詮釋:「心的雜染污染了眾生心的清淨淨化了眾生。」心的清淨依此念住之道而完成。正確叫出煩惱的㈴字如前所述「全然專注」藉由整理與辨認心理過程中各種混亂的組織來「整頓」或管理心。就像其他的心理活動一樣這種辨認的功能與語言的表達有關。換句話說利用清楚地「稱名」的方法以進行「辨認」個別心理的過程。原始人相信語言能行使魔力:叫得出名字的東西便喪失了控制人的神秘力量人們對它也不再充滿未知的恐懼。若知道某種力量、某個人或物體的名字(對原始人來說)就等於主宰了他們()。相信名字有魔力的古代信仰也出現於許多童話故事與神話中認為只要勇敢地面對惡魔並叫出他的名字就能破壞其力量。在原始人的「語言魔力」與修習「全然專注」中有一項真理的要素會在「稱名」的力量上得到印證。心中的「昏暗魔」狂熱的衝動與晦澀的想法連我們簡單、清楚地詢問「名字」它們都無法承受更遑論被人知道名稱。因此單是這點就足以削減它們的力量。只要「念」冷靜而機警的目光一掃就會發現這些惡魔的藏身處再運用「稱名」的方法將之逼出暴露在意識的陽光下屆時它們會自覺窘困而不得不為自己的行為辯護。雖然這個階段的「全然專注」除了知道惡魔的名字與身分以外尚無法更進一步地質問但我們如此強行將它們暴露出來儘管只是初期的階段仍使它們無法忍受審察而漸漸離去。因此在修習的初期階段我們就能贏得第一回合的勝利。心中若出現不善或卑鄙的念頭不論它們如何稍縱即逝、模糊不清仍會對人的自尊造成不良的影響。因此這種念頭常會被推到一邊而未受到注意或排斥它們也常常被更為愉悅與可敬的標記所偽裝而隱藏其真正的本質。依這兩種方式之一所處理過的念頭會加強在潛意識中不善傾向所累積的力量。此外這些過程還會弱化人的意志使其無法對抗煩惱的生起與對人的掌控力並增強回避這些問題的習性。但由於運用這簡單的方法清楚並誠實地「稱名」或標出任何的不善念就排除了忽略與偽裝這兩種有害的方式所以能避免它們對潛意織結構造成不良的影響與轉移心的力量。以正確的名字叫出卑鄙的念頭或缺點心便會對它們產生一種內在的反抗甚至是反感因而遲早會成功地牽制它們最後將之滅除。縱使這些方法未立即控制不善的傾向但仍會鎮伏它們無論其於何時出現反復對抗的衝擊將會削弱它們。如沿用先前的譬喻來說不善念不再是場景中不受挑戰的主人由於被叫出名字的羞怯將使它們更容易對治。在此我們所召喚來的助手即是由這些簡單而微妙的心理技巧有系統地加以強化的慚力(hiribala)。「稱名」與「標記」的方法當然也可以運用在將受到鼓舞、強化的崇高思想與動力上。若不審慎地注意它們往往會忽略了這些善的傾向而使其發揮不出效用但當清楚地覺知它們時則會刺激其成長。這是「正念」特別是「全然專注」最有益的特色之一它使我們能運用一切外在事件與內在心靈的情況而得以進步成長。透過「稱名」與「標記」的方法可使其成為無執取智慧的所緣甚至能使有害者變成有益的起點。在《念處經》的許多篇章中「稱名」或「單純標記」的作用似乎是以直說的方式個別地陳述本經中至少有四例:(一)「體驗樂受時他知道:『我正體驗樂受』」等。(二)「心有貪時他知:『心有貪』」等。(三)「若貪(蓋)出現在心中他知道:『欲貪在我心中出現』」等。(四)「若念覺支於心中出現他知道:『念覺支在我心中出現』」等。總之我們簡單地指出心理過程中的「整頓」與「稱名」這是完全瞭解「觀」(vipassanā)真正的本質所不可或缺的準備工作。「全然專注」所發揮的作用將有助於驅除充滿心理過程的錯覺也有助於分辨其特質或特性並注意到它們的剎那生滅。【注釋】()參見《經集》v的注釋。()見AnagarikaGovinda所著《早期佛教哲學的心理態度》(ThePsychologicalAttitudeofEarlyBuddhistPhilosophy,RiderCo,)。參.㉂由開放㆞面對煩惱「全然專㊟」的修習之㆓「全然專注」的非暴力程式賦予禪修者對所緣輕微但肯定的接觸這樣的接觸對於處理心敏感、逃避與叛逆的本質十分重要也使人們能平順地應付日常生活所遇到的各種困境與障礙。禪修的障礙外在與內心世界都充滿著敵意、衝突與暴力造成我們苦惱、沮喪。我們從自己的痛苦經驗中得知要在公開戰場上面對並征服這些敵對的力量自己還不夠強壯。於外在的世界裏我們無法事事如願而在內心的世界裏我們強烈的情感、衝動與突發奇想常常淩駕于責任、理智與抱負的需求之上。我們也進一步瞭解到若過分壓抑不可意的情境將會變得更糟單憑意志力壓制只會使熾熱的欲望更加增長若這些欲望一再地受到憤怒的反擊或受到企圖擊垮他人地位的妄想所煽動那麼爭論與吵鬧將永無休止。工作、休息與禪修時所受的干擾若以怨恨、憤怒或試圖鎮伏來回應這些干擾將益發增強造成的影響也更為持久。因此雖然我們一再遭遇生命無法強求的情境但仍有方法來主宰生活的改變與心理的衝突那就是非暴力的方法。當我們嘗試以強制性的手法回應內、外在的情境卻失敗時非暴力的方式往往可以成功如此能主宰生命與心靈的非暴力方法就是「念住」。有系統地運用培養正念的基本修法「全然專注」這種非強制方法的全部潛力將伴隨著有益的結果與廣大、深奧的意涵慢慢地呈現出來。在本文(編按:即本專輯的前五篇文章)中我們主要關心的是「念住」對主宰心靈的助益以及運用非強制程式可能產生的禪修進展。但我們偶爾也該注意一下它對日常生活的影響對深思熟慮的讀者而言應該不難將它更周詳地運用在自己的問題上。在禪修過程中可能出現敵對的擾亂力量有三種:一、外在的干擾如噪音。二、內心的煩惱如貪、瞋、掉舉、不滿或昏沈在禪修中隨時可能出現。三、各種難免生起的妄念或放任自己作白日夢。對剛開始學習禪修的人而言這些使人分心的事物是極大的絆腳石因為他們尚未獲得足夠且有效的技巧來處理它們。只在禪修中注意當下生起的這些干擾是不夠的因為若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遇到它們將會多少以隨意或無效的方式與之抗爭如此所產生的惱怒情緒本身反而會成為另一個障礙。各種干擾與對干擾的拙劣反應如果在一段時間內發生好幾次禪修者可能會感到十分沮喪與懊惱而放棄進一步禪修的企圖至少在當下便會如此。事實上即使因飽讀經書或深受老師教誨而十分瞭解業處細節的禪修者在如何善巧地處理可能遇見的干擾上也常常缺乏指導。面對干擾所產生的無助感是初學禪者最難以克服的困難許多人在這關鍵上遭到挫敗而提早放棄任何方法的努力。一個人處理「初期困難」的方式往往是決定成功或失敗的因素世俗事務如此禪修也是如此。面對內在或外在的干擾時缺少經驗或乏人指導的初學者通常會有兩種反應:首先他會試著輕輕地推開干擾如果失敗了就嘗試以純粹的意志力去壓制它們。但是這些干擾就像自大的蒼蠅一樣初學者先將它們輕輕地撢掉接著是大力地、憤怒地揮去或許可以成功地驅離它們一會兒但蒼蠅通常會帶著怒意不斷地飛回來。努力拂去卻徒勞無功以及內心的不愉快已對我們的平靜產生了另一種干擾。透過四念處的「全然專注」法對嘗試強烈壓制無效或甚至受到傷害的人提供了非暴力的選擇。在主宰心靈的方法中成功的非暴力程式必須以正確的態度作為開始。首先必須完全認識並冷靜地接受這個事實這三種干擾的因素是我們在這世間的共住者不論你喜歡與否即使你不認同也無法改變這事實。我們必須與當中的某些干擾妥協而對於其他如內心的煩惱則必須學習如何有效地處理直到完全克服為止。一、我們既然不是這人口稠密世界上的唯一居民就必定有各種不同的外在干擾存在例如噪音與訪客的打擾。我們不可能一直處於「極佳的孤立狀態」或「遠離人的喧鬧與狗的干擾」或住在高聳于人群之上的「象牙塔」內。正確的禪修不是要逃避現實也不是要提供藏匿處以暫時遺忘。實事求是的禪修其真正的目標是要訓練心去面對、瞭解與征服我們所居住的世界而這世界不可避免地存在著許多禪修生活的障礙。二、緬甸的禪修大師馬哈希尊者(MahāsiSayadaw)曾說:在未解脫的凡夫身上煩惱必定一再地生起。他必須面對事實清楚認識這些煩惱以便不斷地運用合適的四念處對治法。煩惱會因而漸漸減弱且變得短暫進而消失殆盡。因此對禪修者而言了知煩惱的生起及其本質與了知崇高念頭的生起同樣重要。藉由面對自己的煩惱激勵我們要奮發努力以消除它們。在另一方面當煩惱出現時若出於不正確的羞愧或傲慢而使我們的注意力轉移這樣將無法真正進入問題的所在也會一直逃避最終的決定性接觸若盲目地打擊它們只會使我們感到疲憊或甚至會傷害自己。但若藉由仔細觀察它們的本質與行為當煩惱在心中生起時就能好整以暇、先發制人最後完全地驅逐它們。因此以自由開放的眼光面對煩惱吧!無須羞愧、恐懼或沮喪!三、第三類干擾禪修者心靈的入侵者是妄念與白日夢它們可能包含過去、最近或遙遠的潛意識深處所浮現的記憶與印象或是對未來的計畫、想像、害怕與希望等念頭或在禪修期間偶然產生的感官知覺常常在之後衍生出一連串的聯想。每當專注與正念鬆懈時妄念或白日夢就乘虛而入雖然它們看來微不足道但由於不斷地出現而形成一種最難應付的障礙。不僅對初學者而言是如此對任何人來說只要心掉舉或渙散時都一樣。然而只要能控制這些入侵者就能長時間持續禪修。妄念與煩惱一樣只有在阿羅漢的階段得到完美的「念」無誤地守護心門時才能完全去除。若這三種干擾因素將要形塑出我們的態度時就必須完全地重視與其相關的一切事實並全心全意地注意它們。如此禪修者透過面對這三種干擾因素的經驗苦聖諦將會在他面前清晰地顯現出來「求不得是苦」。而其他三聖諦也應能依同樣的情況獲得印證。以這樣的方式甚至在禪修者處理障礙的當下都仍不出「四念住」的範圍他將保持對四聖諦的覺知「法隨觀」(dhammānupassanā)的一部分()。這就是正念的特點也是它的任務之一將生活中的實際經驗與「法」的真理連結起來利用它們作為實際體證「法」的機會。在初期的階段我們已致力於建立一個正確又有助益的態度第一次成功地測試了我們的和平武器:藉由更瞭解敵人而鞏固自己的地位先前依情緒的處理方式而削弱了的地位藉由將敵人變為教導真理的老師我們已贏得了最初的優勢。對治禪修干擾的㆔種方式如果我們以實事求是的態度看待這干擾禪修的三種因素心作好了準備那麼當它們實際生起時就比較不會立即以激怒作為回應而是以現在要說明的和平武器在情緒比較平穩的情況下面對它們。當前面的方法無效時應連續使用三種對治禪修干擾的方式這三者都是運用「全然專注」差別只在於對干擾注意的程度與時間。此處的指導原則是:除了實際環境的需要之外不過於重視個別的干擾。一、首先應該清楚地注意干擾但要輕輕地也就是不要去重視它或注意其細節。這樣短暫的注意後應該試著回到原來禪修的業處。如果干擾很微弱或先前的專注力相當強則可以很成功地恢復禪修。在此階段注意不要輕易地與干擾「對話」或辯論要堅持立場不給對方任何停留的理由在許多情況下干擾會快速離去就像未得到熱情歡迎的訪客一般。這種冷漠簡潔的驅離法常常可以使我們回到原來的禪修上而不會對心的平靜造成嚴重干擾。此處的非暴力方法是「全然專注」於干擾但只給予最少的回應並一心向著出離。這正是佛陀自己應付「不速之客」的方法正如《》《大空經》(MahāsuññataSutta)所說:「……一心向隱居……與出離談話的目的在於打發(那些訪客)。」也類似於寂天(Shāntideva)勸告如何應付愚人的方式如果不能遠離他們就應以「紳士般冷漠的禮貌」來對待他們。二、然而如果干擾一直持續則應該耐心、鎮定、一而再地運用「全然專注」干擾的力量在耗盡之後就會消失。此處的態度是反復地說「不」以離開原來行動的決定性「拒絕」來面對一再出現的干擾這就是有耐心又堅定的態度。在此警覺的觀察力必須輔以等待與堅守立場的能力。這兩種方法一般可以成功地應付本質脆弱的妄想與白日夢而另外兩種干擾外在環境的與內心的煩惱也常會因而降服。三、但這些干擾若因某種理由並未投降則我們應審慎地全神專注於干擾使它們成為智慧生起的所緣。以此方式將禪修的干擾轉變為合理的禪修所緣。我們可以持續地專注於新的所緣直到引起注意的內外因素消失為止。或如果滿意這修法的成果甚至在剩下的禪修時間都可以保持這樣的練習。例如當受到持續的噪音干擾時應完全地注意那噪音但我們必須小心區別噪音本身與自己對它的反應。例如無論於何時生起怨恨都應當清楚地依其本質而認出它。如此做時就是在修持《念處經》所敍述的「法隨觀」:「他知道耳朵與聲音以及因兩者而生起的結使(如怨恨)。」若噪音是間歇性的或有各種不同的強度則可輕易地在其出現時分辨出生滅以這樣的方式將可進一步作「無常觀」。面對一再出現的煩惱如貪欲、掉舉等態度也是類似的即要直接面對它們但必須清楚煩惱本身與自己對它們的反應如默許、害怕、憤恨、惱怒等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如此做時即是在使用「稱名」的方法也會得到上述的利益。貪欲或掉舉一波波反復出現時我們也將漸漸地學會區別它們「高、低、起、伏」的時段並知道它們的活動模式。藉由修習「心隨觀」(cittānupassanā)與「法隨觀」(即專注于諸蓋)的過程而同樣地完全保持在「念住」的領域中。將禪修干擾轉變成禪修所緣的方法既簡單又巧妙可視為非暴力過程的極致。這方法極具「念住」精神的特色將一切經驗都作為解脫道的資糧。如此可以化敵為友因為所有的干擾與敵對力量都變成我們的老師而只要是老師都應當視為朋友。在此我們不能不引述一本值得注意的小書中的段落即KatherineButlerHathaway所著的《小鎖匠》(TheLittleLocksmith)這是一份動人的人類文獻充滿著由苦難而成就的堅忍與實用的智慧。我對於人們的無知與浪費感到震驚他們應該不至於如此愚昧地拋棄任何自己不愛的東西。他們丟棄經驗、人群、婚姻、情境等各式各樣的東西只因為他們不喜歡。你若丟掉一樣東西它就不見了。你曾經擁有現在則是一無所有兩手空空無物可用。然而幾乎所有遭丟棄的都可借著一絲奇跡而化腐朽為神奇……。幾乎在每一種最壞的情勢中都有轉變的可能可以藉此將不喜歡的東西變為喜歡的但大多數人從不記得這點。我們先前說過這三種干擾因素的出現是無法避免的它們依循自己的法則來去不論你是否同意都是我們世界的一部分但運用「全然專注」就能避免被它們掃除或驅逐。在「念住」穩固的土地上採取堅定且冷靜的立場適度地但以本質上相同的方式反復地重現菩提樹下的歷史情景:當魔王統領魔軍欲索取未來佛所坐的土地時佛陀拒絕移動。我們要相信「念住」的力量在那種情況下具足信心地不斷復習菩薩的強烈願望:「願魔王無法將我驅離此處。」(Māmaṃṭhānāacavi!)(PadhānaSutta)讓干擾自由來去就像在修習「全然專注」時在身心中所發生的事件其廣大、不止息的序列中所有組成分子在我們觀察的眼前通過它們生起持續一段時間然後消逝。在此我們所擁有的優勢是個明顯的事實二個心剎那不會同時出現。嚴格說來專注不是指當下而是方才逝去的剎那。因此只要仍在「念」的支配下就不會有「干擾」或「染汙的念頭」。這給了我們穩固「觀測者崗位」的機會也就是穩固我們自己潛在的「菩提座」。藉由運用三種方式的冷靜觀察所產生的平靜與消解的作用會使禪修的干擾漸漸失去激怒人的「刺」干擾人的影響力因而不再如此將證實它們是真正「離貪」(virāga)的行為viraga字面上的意義則是「脫色」。當這些經驗退去了引起貪、瞋、惱怒與其他內心煩惱的情緒色彩時將以其真正的本質清淨法(suddhadhammā)而顯現。「全然專注」的非暴力程式賦予禪修者對所緣輕微但肯定的接觸這樣的接觸對於處理心敏感、逃避與叛逆的本質十分重要也使人們能平順地應付日常生活所遇到的各種困境與障礙。《清淨道論》中描述了一種試驗以說明達到禪定所應具備的「精進」的平和特質。古代的外科學生必須經歷這樣的考驗以證明自己的技術:將一片荷葉放入水盤中學生必須在葉子上做個切口他不能將葉片完全切開也不能讓它浸入水中。用力過猛的學生不是將葉子對半切開就是壓入水中膽怯的學生甚至不敢用刀去切劃葉面。事實上像外科醫生這般溫柔又堅定的手就是心靈訓練所必備的而這樣的技術平穩地接觸將是修習「全然專注」無暴力程式的自然結果。【注釋】()見蘇摩比丘(BhikkhuSoma)所著之《念住之道》(TheWayofMindfulness,Kandy:BPS,)頁。肆.停止與放緩的藝術「全然專㊟」的修習之㆔保持不動以運用「全然專注」所成就的益發平靜的心將抑制情感的衝動而已養成的暫停與停止的習慣則可以扮演煞車的角色及時制止我們沈溺於不善的頑強惡習。保持不動是最好的為了完整無礙地展現心的能力需要激發與約束這兩種互補力量的影響。這兩種力量已得到善知「心」的佛陀認可他建議精進根與定根應保持同等的強度與平衡()。此外佛陀還推薦七覺支中的三種覺支適用於策勵心而另外三種覺支則適用于使心平靜()。在五根與七覺支中「念」不只注意當中的平衡還要使遲緩的活躍起來使急進的和緩下來。「念」的本質看似被動實際上卻具有激發的力量可使心警覺而一切有目的的活動不可缺少的正是警覺。但我們現階段的探究關心的主題是「念」的約束力量。我們要來審察「念」如何解結與離執如何在解脫工作所需的心靈特性的發展中產生積極的助益。在修習「全然專注」時我們於內心與空間的觀察處於內、外在世間喧鬧的索求中保持不動。「念」擁有平靜的力量有阻止行動與踩煞車的能力在暫停下來觀察事實並智慧地思索時能使輕率的干預停止並延緩下判斷為急躁衝動的身、語、意帶來有益的「放緩」。保持不動與停止、暫停與放緩即是現在我們所說的「全然專注」約束作用的關鍵語。一部中國古書說道:使物起始與使物終止中沒有比保持不動更好的了。根據佛陀的教法事物真正的「終止」是指「諸行寂滅」的涅槃也就是諸行的完全止息或停止「滅」(nirodha)。「事物」或「諸行」在此意指源於渴愛與無明的有為法與「無我」的現象而「諸行寂滅」是由於「行」的止息也就是創造世間的「業」活動的止息。佛陀宣說「世間」與「苦」的止息無法藉由走路、移居或輪回來達成但可以在我們自己身上成就。每次審慎地保持不動、停止或暫停都預告了世間止息即將來臨。「保持不動」的究竟義是停止「業」的累積不再頻頻關注稍縱即逝的事物斷除無休止的生死輪回中持續加入的纏縛。遵循「念」的方法訓練自己于「全然專注」中保持不動與暫停就拒絕了世間對我們貪或瞋等性格的持續挑戰保護自己免於輕率與虛妄地下判斷克制自己不要盲目地投入干預行動充滿危機的漩渦中。免於干擾者處處皆安穩。(《經集》v)保持不動(靜止)並知道何處停止的人將不會遇到危險。(知止不殆)(《道德經》第品)先前引述的中國諺語第二句提到:使物起始中沒有比保持不動更好的了。若以佛法的角度來解釋事實上保持不動所開啟的即是「用來減少業累積的事物(或特性)」。我們可以遵循傳統對修心的分類:戒(行為)、定(寂靜)與慧(觀)來看待這些這三者無疑地都因「全然專注」所培養出的「不動」態度而得到增益。〔戒(行為)〕我們如何改善自己的行為、品德與作正確決定的技巧呢?一般而言如果我們熱切地想要改善太急於對治深植在舊習或激烈衝動的各種缺點可能會飽嘗挫敗之苦所以最明智的是選擇阻力最少的方式。首先我們應注意存在於身行和語言的各種缺點以及因魯莽與草率所造成的錯誤判斷。在我們的生活中就有許多藉當下的反省而避免錯誤的例子也因此免去因一時疏忽所產生的一連串苦難或罪惡感。但我們如何控制輕率的反應並以片刻的正念與反思來取代它呢?若要做到這點就須仰仗「停止與暫停」以及適時踩煞車的能力而這些能力則藉由修習「全然專注」即可獲得。在這方法的修習中我們訓練自己去「看」與「等待」以延緩或暫緩對事物作出反應。我們先學習簡單的方法在自己所選擇的情境于禪修期間有限的經驗範圍內進行。當一再地面對偶爾出現干擾我們專注的「觸」、感受或妄念當一再地控制自己以某些方式來回應它們的欲望當面對它們而能一再成功地保持平靜不動這即是在更廣泛與無防護的日常生活領域中為保有內在的平靜作準備。即使受到突如其來的驚嚇、誘惑或挑釁時也會現起一「心」使我們得以暫停並停止。我們現在所談的是因粗心或魯莽而易生起的行為缺失它們或多或少都能輕易地由「念」所制止熟練地處理這些問題也會影響更多頑強的、根植於激情衝動或根深柢固惡習的不道德行為。保持不動以運用「全然專注」所成就的益發平靜的心將抑制情感的衝動而已養成的暫停與停止的習慣則可以扮演煞車的角色及時制止我們沈溺於不善的頑強惡習。能夠保持不動而單純地專注其上或暫停而作明智的反思常常會使貪欲的最先誘惑、憤怒的最初浪潮與愚癡的首陣迷霧消失不會造成嚴重的纏縛。但人會在不善念過程中的那一點停止端視「念」的品質而定。若「念」十分敏銳則我們可以在未受控制太久之前於最初就停止一連串染汙的念頭與行為那麼各個煩惱的增長將僅限於剛開始的力量範圍以較少的努力便可制止不會有太多或甚至完全沒有「業」的纏縛。就以令人喜愛、賞心悅目的可見色為例這喜愛起初可能不甚活躍與持久若此刻心已能保持不動而作離貪的觀察或反思便能輕易去除摻入視覺中的微少的「貪」而將所見的標記為「只是看到會引起樂受的東西」或將那吸引人的感覺昇華為一種寧靜的、藝術上的愉悅。但若錯失最早的機會喜愛將會變成執著進一步想要擁有。若立即召回「停止」「想要」的念頭將漸漸失去力量也不會輕易地變為持久的渴愛更不會試圖去實際擁有所喜愛的事物。但若貪欲之流仍未遏止則「想要」的念頭會以言語來表達自己的索求或甚至以衝動的言詞來要求不善口業將隨不善意業而生若拒絕它會使原有的貪欲之流分派成為傷心或憤怒的煩惱支流。然而即使已到了後期仍可以停下來平靜地省思或運用「全然專注」接受心對貪念的拒絕並宣佈已滿足渴望就可避免更進一步的混亂。然而若是在喧鬧的言語之後生起不善身業甚至為渴愛所驅使而想利用偷竊或暴力以獲得期望之物那麼便造就了「業」的纏縛將體驗其後果的全面衝擊。但即使已造作了罪行停下來反思仍然功不唐捐因為以追悔自責的型態而生起的「念」將阻止性格的定型避免相同的行為再度發生。佛陀曾對兒子羅侯羅說:任何想以身、語、意造作的行為你應當思考這行為……若于思量時發現:「我想做的行為有害於己或有害於人或有害於兩者此即是不善行會產生苦導致苦。」如是應堅決地不去造作該行為。同樣地正當以身、語、意造作某行為時你應當思考這行為……若于思量時發現:「正在做的行為有害於己或有害於人或有害於兩者此即是不善行會產生苦導致苦。」如是應停止造作該行為。同樣地甚至在身、語、意已造作了某行為後你仍應思惟該行為……若于思量時發現:「已造作之行為有害於己或有害於人或有害於兩者此即是產生苦導致苦的不善行。」如是未來應避免做作該行為。(《中部》)〔定(寂靜)〕現在我們來思考停止以運用「全然專注」如何有助於獲得「止」並強化其兩種意義:心一般的平靜與禪定。當色身無法遠離外在世界喧鬧不已的噪音時培養暫停以運用「全然專注」的習慣可使我們易於抽離而進入自己內在的平靜中將更能捨棄對他人愚蠢言行的無益回應。當命運的衝擊迭起又令人感到艱困時受過「全然專注」訓練的心會在外表順從或有所警覺但無行動的庇護下找到皈依處而在此地耐心地等待風暴過去。生命中有許多情況最好是順其自然結束在激進或繁忙行動失敗之處能保持不動並等待的人往往可以得到勝利不僅重要的情況如此日常生活的過程中也是如此。警覺地保持不動所贏得的經驗使我們深信不必積極地回應所接收到的每個「觸」或認為每次與人或事的接觸都是在邀請我們採取干預的行動。由於避免了不必要的無事忙外在的磨擦將減少其所帶來的內在緊張也會放鬆更大的和諧與平靜將擴及每天的生活為日常生活與禪修寧靜的鴻溝架起橋樑。如此一來使人煩亂的內在影響司空見慣的、無論粗細的、會侵佔禪修時間並造成身心不安的掉舉將會漸漸減少。定的主要障礙掉舉蓋就會較少出現若現起時也更容易克服。一有機會就培養「全然專注」的態度分心的離心力便會漸漸消失攝心並導致定的向心力則會凝聚那麼渴愛將不再急於追求各種無常的事物。對一連串相續事件持續注意的規律練習使心能在嚴格禪修時不斷專注於一個所緣或數量有限的所緣而另一種修定的重要因素心的平穩與堅定也能同樣增長。因此保持不動、暫停與停止以運用「全然專注」的練習培養出幾個禪定的明顯成分平靜、專注、堅定、所緣數量減少。它提升了心于日常時的平均水準並使其更接近禪心的層次。這點非常重要因為這兩種心的層次若差異太大往往會使心靈專注的嘗試不斷挫敗並障礙禪修中持續平靜的達成。在覺支的序列中我們發現輕安覺支先于定覺支。佛陀說:「若有輕安心即能定。」表達了同樣的事實。現在依據先前的論述將更能瞭解這說法。〔慧(觀)〕佛陀曾說:「心定者見事物之如實面貌。」因此「全然專注」用來強化所有修「定」的方法也為修「觀」提供了支援的條件而「觀」也從「全然專注」的保持不動中得到更為直接、殊勝的助益。一般而言我們投注於處理或使用事物的心力大過於去瞭解其真正的本質。因此我們通常匆忙地捕捉知覺所傳達的前幾個訊號然後由於根深柢固的習慣這些訊號藉由對好壞、苦樂、利害、對錯等的判斷引起一個習慣性的標準反應。我們借著這些判斷來界定與該所緣的關係並導出相應的言語或行為反應。我們將注意力停留在常見的或熟悉的事物上很少超過接收前面幾個訊息所需要的時間。所以在大部分的時間裏我們是以不完整的方式覺知事物更甚者所緣只有於存在期間的最前段或再多一些的時間會進入我們的注意力範圍內因此便容易對它產生誤解。我們甚至未察覺所緣不過是從開始至結束時間的延伸過程除了在有限情境內不經意察覺到的部分以外其實所緣還擁有許多的層面與關係簡單地說所緣本身擁有某種稍縱即逝的特性。以如此膚淺的方式所認知的世界是由不成形的、片斷的經驗所組成而這些經驗又以主觀所選擇的符號或象徵作為特徵。我們所選擇的象徵主要是依自己的興趣而定有時甚至會誤用因而所導致的陰暗世界不只包括外在的環境與他人還包括自己大部分的身心過程這些也都受制於同樣膚淺的概念化方式。佛陀指出四種基本的誤解以不淨為淨以無常為常以苦與導致苦者為樂以無我者為「我」或「我所有」這些都導因於曲解的知覺與紊亂的專注。當與「自我」有關的戳記一再地烙印在每日經驗的世界中「這是我的」(attaniya我所有)的基本誤解就穩固地深植於影響每個人身心的因素裏像植物的鬚根雖然細小卻能蔓延、堅固。事實上若到了這種程度單憑理智上深信「無我」(anatta)幾乎已無法動搖「我」與「我所有」的觀念。這些嚴重的後果源自基本的知覺情境一從知覺接收到最初的少數訊號後便作出倉促或習慣性的反應。但是如果我們凝聚「念」收攝的力量並暫停下來運用「全然專注」則當下成為心所緣的身心過程將更完整、真實地向我們顯現不會馬上陷入自我的漩渦而能在「念」警覺的注視下顯露自己展現出多元性以及與其相應並交互作用的廣大網路。如此狹隘又往往歪曲現實的與自我有關的部分會因獲得更廣大的視野而縮小並退居到幕後。而所觀察的過程中其一連串的發生與組成分子就會顯現出不斷的生滅與起落。這些變化無常的事實便在人心上留下益發深刻的印象。如此對生滅現象的辨認同樣消融了以自我為中心所造成的錯誤整體概念。自我不加分別地駕馭了事物的差異性以有「我」與屬於「我」的偏見將事物連結在一起但「全然專注」揭露出這些虛偽的整體其實是無我的、因緣和合的現象。如此一再地面對生命過程內外的無常、相依、無我的本質我們便會發現其單調、令人不滿的本質苦的真諦。因此藉由放緩、暫停與保持不動以運用「全然專注」的簡單技巧一切存有的三特性無常、苦與無我都將在透徹的「觀」下清楚展現。培養善的㉂發性回應在行動前先專注地暫停這種已學會並強化了的習慣並未排除善的自發性回應。相反地透過訓練暫停、停止與保持不動以運用「全然專注」的修持會變得自動自發。它可以成為心具有選擇能力的機制隨著可靠與迅速回應的增加能避免突然生起邪惡或不智的衝動。若沒有這種技巧我們可能理智上瞭解那些衝動是不善的但由於其強而有力的自發性最後仍會屈服。修習專注地暫停的方法可使不善的自發性回應或習慣由建立在更多瞭解與崇高意向上的善的自發性回應或習慣所取代。正如有些反射動作會自動地保護色身心也同樣地需要自發性的精神與道德的保護「全然專注」的修習會提供這重要的功能。具有一般道德標準的人本能地會畏懼、躲避偷竊或謀殺的想法有了「全然專注」法的幫助這種自發性的道德抑制作用的範圍會大大地擴展而對道德的敏感度也將大幅提高。在未受訓練的心中崇高傾向與正確思想常受到突發的激情與偏見的攻擊它們不是就此屈服便是掙扎一番後堅持下去。但若不善的自發性如上所述地遭到制止或大幅削弱我們所擁有的良善衝動與明智的反思將有更多出現的空間並自動、自在地展現自己。它們自然的流露使我們更相信自身中良善的力量也讓他人增長信心。自發性的善十分值得信賴因為先前有系統的訓練已紮下了穩固的深厚基礎。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5

《走向寂静》一位外国人的静修经验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