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娱乐、生活 >文学艺术 >《亢奋》作者:丁捷.txt

《亢奋》作者:丁捷.txt

上传者: 空山灵雨
363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2-02-13 举报

简介:h

电视台名利场的生态写照:亢奋 作者:丁捷 猪到天边,吃糠   狗到天边,吃屎   马到天边,吃草   狼到天边,吃肉陈振飞青春期之后的二十五年里用掉了一百多本工作笔记簿,每一本的扉页上都写着这句 话。这句在他的江北老家民间流传 的俗语,当年被陈振飞英年早逝的父亲,作为遗言写在他抽的最后一 包红塔山牌香烟纸壳上。第一章加班,小雀雀    一 巫蕾(1) 星期一下午,是电视台惯例的调休。乾洲经济电视台也不例外。   所有的门都紧闭着,沉默地站在过道两侧。清瘦高挑的台长陈振飞,独自拎着他那鼓鼓囊囊的黑皮包,脚 步很有节奏地敲击着人造大理石地板,在楼道的干燥阴暗里,一声接一声,发出坚定而浑浊的闷响。加密室、 会议室、办公室、档案室……这些闷响本来应该被空荡的楼道消耗掉,可它还是顽固地传到档案室的坚固的铁 门里。此刻,办公室秘书科档案管理员巫蕾,正在反锁的门后面,急切地等待这个声音的到来。这是一场狂热 *即将到来的欢快前奏。   起因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巫蕾的手机上出现一行短信息:下午我要查档案,请加个班,等我。小雀雀。“ 雀”就是“飞”,“小雀雀”就是“那个”一下。巫蕾收到信息后,正在台食堂里啃糖醋小排。糖醋小排是巫 蕾的家乡无锡的名菜。巫蕾爱吃糖醋小排,同事就劝她说,巫蕾,别贪吃那么多又甜又酸又肥又腻的东西,看 把你胖的!   巫蕾回答说:“我这是爱家乡,不忘本,你知道这糖醋小排啊,可是我家乡的一个产业。再说,我又不是 主持人,要上什么镜头,要对什么全市人民负责,我的胖是属于我自己的,不是全市人民的共同财富,不影响 全市的形象。”   巫蕾的话像她喜欢的排骨味,别看是有些酸的,但终究是甜占据了上风。巫蕾不在乎她那胖,说这话是真 心的,而且,有些得意。真心的语气能听得出;得意的味道,就只有她自己嗅到。巫蕾一米六二的个头,不高 。一百一十又挂二的体重,不轻。这样的身高上,摊了这么多的体重,当然是胖乎乎的。可对于神奇的女体而 言,体重数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数据怎么个分摊法。要是均摊,那就是个水桶;要是乱摊,那就是丑陋 ,是畸形;要是巧夺天工呢,该摊的地方狠狠地摊,不该摊的地方扣斤掐两地省着,那就出魔鬼效果了。巫蕾 的效果就是那样出来的。那么饱满而挺拔的乳房,那么圆润而肥美的屁股,竟然会有一个小蛮腰!更要男人命 的是,她的小腹紧绷平坦,一点不像那些体态肥美、有个圆鼓鼓腹部的女人,尽可让男人们幻想驰骋之*。   当然,得意也不全是靠女人自己*了,对着镜子自我陶醉出来的。女人得意的电源,是男人。女人就是为 男人活着的,女人的身子就是为男人铸造的!   巫蕾是在市高等职业专科学校读文秘时失的身,同时也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它不寻常,它有鬼力量。一年 级的下学期,巫蕾跟班长、一个号称校园诗人的小个儿男孩谈恋爱,两个人结伴去踏青。在郊外的小山坡上, 两人互相搂抱。月光下的班长把持不住,动手解了女友的衣服,一件又一件,越脱越快。巫蕾有一个很危险的 毛病,男孩一搂抱,她马上胸脯急剧起伏,透不过气来,浑身像被抽光了筋骨,站不住,倒在地上更是动弹不 得。只要男人动了手,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她会轻易被好男人占便宜,或被坏男人*了。班长男友人小体 弱,品行不错,巫蕾对他很有好感。巫蕾被他搂抱了半天,早就只剩下眼睛和大脑能动一动了。他开始解衣服 ,她连说一个不字的力气都飞散了,后来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失去了,就闭着眼,把头歪在草地里,心想坏 东西,坏东西,今天蕾蕾我“栽”在你手里了,是我活该,算我活该吧。 一 巫蕾(2) 可巫蕾这次并没有“栽”,被*后的她平躺在草地上等“栽”,等到露水把她的身子打湿,月光把她的身子晒 得像银子一样了,她还是没有被“栽”。她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男友衣冠整齐地坐在她身边,湿亮的眼睛盯 着她,毛茸茸的唇须颤抖着,嗓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动。她打了一个喷嚏,终于清醒过来,并有力量坐起身

第1页

,抓起自己的衣服胡乱穿着。   男友却一把按住她的手,说,别穿,求你,别穿!   她停住。他托过她的头,与她脸对着脸。男孩的眼睛里流出汹涌的泪水。   “你太美了。我太感动了,太不可思议了!”他呈胡言乱语状,“多么美的身子,你是我的女神,我的维 纳斯,我的玛丽娜,不不,比维纳斯、玛丽娜美一百倍,美一千倍,美一万倍,一亿倍……”   巫蕾见男朋友不停地念叨美啊美的,忍不住笑起来。她心里觉得男朋友是个疯子,或者说是个呆子。那年 她才十九岁,从来没有想过去观察自己的身子。她也知道要美,买了一些化妆品,都是在脸盘子上涂涂抹抹, 认为美不美就是一张脸的事。在这个有月亮的被男友*了的晚上,她懵懂初醒,意识到了一种潜伏在自己身子 上的强大力量,比脸盘子强大、重要。她开始产生了一股强烈冲动,想要认真地看看自己,想找出那股让男人 发呆的力量,到底出自身体的哪个部位。   那是一个星期天,巫蕾回到家里,在浴室里待了一个多小时。洗了一个澡,只花了十几分钟。余下的时间 ,全都用来看自己的身体。起初,站在盥洗池前,只能看到自己的上半身。脖子是圆滑的,肩胛处是两条优美 的曲线,像括弧一样,还分别兜着两个小小的肉窝窝。乳房也是圆圆的那种,两个粉红的小*基本对称地分布 在各自所在乳体的中间。看到这里,她特意穿上衣服,跑到自己的小房间,翻出一本日本人写的关于女体研究 的书。书上说,女人的乳房大致分四种代表性的形状,她这种形状的被那个日本学者奉为乳房中最美、最具母 性特征和最易于被异性把握和亲吻的,又最有适度容量和适于哺乳的。她看到这儿,忍不住又脱掉衣服,在大 衣镜里反复看自己。最后,她看到大衣镜里的少女,目光痴迷,飘满红云的脸上荡漾着青春的得意。   校园诗人每次约会,都会痴迷地欣赏她的身体并带来他为之写的赞美诗,轻声细语地为她朗诵。她经常在 他的朗诵声中,就有浑身瘫痪了的感觉。那些诗不见得写得多华美,多么令人陶醉,但它们针对性很强啊,每 一句都像是在触摸她的肌肤,亲吻她的毛发。有好几次,她忍不住在心里呼唤他,但他好像听到她的声音似的 ,立即喃喃道:多么美好啊,亲爱的,我一定要为你披上婚纱。可是校园诗人没有等到这一天,半途杀出一个 体育系男生。巫蕾稀里糊涂就偷偷跟他约会,结果第一次约会就被这个高大的、满脸青春痘的男生,按在公园 的长椅上,用慌张和粗暴急促的几分钟,夺走了第一次。事情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他们连衣服都没脱,男生更 不知道她的身体长得子丑寅卯。回到宿舍,她发现*上全是血污,感到有些恶心,就再也没有答应去赴那个男 生的约会。   她的校园诗人还在写诗赞美她。她最后一次跟他约会的时候,不肯再脱了。她说:“你赞美的是一个肮脏 的身体,你要,你就脱了拿去,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要,就算了。”   矮小的校园诗人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她怕应对不了他失去理智的样子,就拔腿跑了。后来她又谈过几个朋 友,其中还有一个四十七岁的有妇之夫,是一个品牌服装的地区代理。她与之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性关系, 最后她无法忍受他每次*后给她钱,就主动离开了。丈夫是她的第五个男人,性生活的表现跟他的为人一样, 老实、木讷、被动。陈振飞的出现,使结婚不满两年的她,情不自禁地红杏出墙。   陈振飞与其他男人不一样,至少与她经历过的那些男人不一样。他懂得看她,吼她,把弄她,一跃而起撕 咬她,把她撕成七零八落,抛撒在空中,狠狠地吃她,疯狂地吞咽她,咀嚼她。让她兴奋,让她惊心,让她奇 幻,让她狂欢,让她的血液里充满尖声叫喊,味蕾里充满甜蜜,感情里充满热烈的惊雷。   这就是为什么,他的脚步声就能让她的*急剧起伏的最好答案。    二 有请 偷腥不是第一次,是好多次了,断断续续有一年多了。今天上午,陈振飞就准备约巫蕾,搞搞。他感到自己太 累了,近一个月来好像忘掉了那事。看到台历上标着星期一,想起下午是电视台例休,就想弄一个放松或者叫 放纵自己的休息方式。于是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顺手捞起手提电话,给巫蕾发了信息。可那个信息还在机屏 上闪动没完,就有一个来电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   “让我猜一下,台长大人此时在干什么呢。”   一个怪声怪气的家伙,用老朋友一样的语气自顾嚷嚷着,可声音明明比较陌生。声音继续在那头说:“在 为党的新闻事业工作,忘了吃饭,埋头工作?在为党的新闻事业,大吃大喝,搞好接待,当好三陪?当然不是 ,不是!这哪是朝气蓬勃的老同学陈振飞呢?陈振飞应该是,为了党的新闻工作,在女主持人的身上大写春秋 呢!”   “老同学”三个字,加上这搞怪的腔调,终于使陈振飞想起他东吴大学的老同学顾东岳。陈振飞不禁哈哈

第2页

大笑起来,也学对方的语调说:“我哪敢跟地方父母官比呢,人家可才叫忙呢,走了一乡又一乡,乡乡有二娘 ;过了一村又一村,村村有情人。日理万‘鸡’,日理万‘鸡’啊!”   这顾东岳在大学时,是班上的副班长,专门负责做些考勤点名的活儿。这些活儿往往得罪人,又烦琐得很 ,而且自己是一年到头逃不成课。这样的“官”,是那些自认为目光远大前程似锦的,只想当学生会主席、班 长和团支部书记的人,怎么也不愿干的。辅导员就让他顾东岳干了。顾东岳却干得很认真。顾东岳一认真,从 早操到晚自修,班上就没人敢轻易旷课,男生睡不成懒觉,女生约不成会,他还讨人喜欢吗!可顾东岳不管这 些。其人五短身材,相貌平平,智商中等,功课一般,他没有其他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拿考勤当专长。不仅如 此,这老兄还爱事无巨细,向系辅导员做日报,向总支书记做周报。这可省了辅导员和书记不少心,他们足不 出户,就知道班级之“天下”。毕业的时候,系里获得市委组织部一个调干生的名额,系总支书记和辅导员心 照不宣,把这机会给了顾东岳。有人不服气,总支书记语重心长地劝导他们说:“你想一想,有什么人能像顾 东岳这样‘勤政’,四年如一日,甘于做平凡小事?有谁能像顾东岳这样‘公正’,敢于坚持原则,不怕得罪 人?谁敢说这不是一个好干部的苗子!”书记一席话,说得大家口服心服。顾东岳被组织部选走了,临走前满 眼噙泪,在毕业纪念册上留言,感谢系领导、老师和广大同学的培养和支持。   陈振飞还记得自己当时也在他的纪念册上说:“……尤其不要忘记同学们对你的培养——同学们四年来孜 孜不倦、此起彼伏的迟到旷课,为你的革命政治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革命尚未成功,同学仍需努力。希 望你一如既往勤政为民、廉正为公,避重就近、不断进步,做官,做人民的官,做人民的大官!”   据说这顾东岳先是去了老家县级市——乾水市的一个小镇,当团委书记。后来到县里当了领导。不过他自 毕业就没有跟同学们联系过。此时突然冒出来,还真让陈振飞感到些许意外。   电话那头哈哈大笑。笑完了,顾东岳请陈振飞出来一起吃个饭。陈振飞说:“哪能呢,应该我请你,我是 地主啊。”   顾东岳说:“别客气了,我们县里的到市里来,见到的都是领导,哪能让领导破费。”陈振飞想找忙的借 口,话未出口,就觉得不合适,赶紧咽了进去。这顾东岳却像听到他的心里话似的,说你老兄架子大了,当了 台座,老同学都请你不动了?别犹豫了,你出来一趟,我这儿可有重要情报要告诉你,你不向我磕头才怪呢。   陈振飞只好放下手中的活儿,驾驶着他那辆旧福特轿车,穿过大半个城市,来到坐落在乾湖畔的市里唯一 的五星级酒店湖滨饭店。    三 透风(1) 在中餐厅的VIP包间里,早已等候在里边的顾东岳从沙发上跳起来,与老同学紧紧握手。两个人坐下来就开 始算,有多少年没见面了。一算,时间还真不算短,毕了业一晃就过去十六七年啦。   陈振飞说:“我记得你比我大一岁,应该有四十岁了吧?”   “是啊,我开始奔五啦,你还在奔四呢。”顾东岳拍打着自己微微发福的肚子,说,“我儿子都上高中了 ,你呢?”   “女儿一个,初中生。”   说起这话题,陈振飞想起女儿,赶紧借故去洗手间,出了包厢,在走廊尽头,用手机向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好一会儿,妻子王素琴软弱无力的声音在那头响起。陈振飞问起女儿,王素琴抱怨说:“亏你能想起她,今 天是星期几啊?”   陈振飞这才明白,今天是星期一,女儿是住校生,怎么可能在家呢。于是他问:“你身体这几天好吗?”   “还好啊,暂时死不了,你不要操心”。   王素琴好像不愿意跟他多说话,把电话挂了。   陈振飞靠着墙,点了一支烟,吸完了,才回到包间。见菜已经上了好几道,服务员正在桌子边的餐车上, 为两只大非洲干鲍做最后的一道加工。一股浓郁的熟海鲜香,飘逸而出。   “跟小蜜打电话的吧?”顾东岳坏笑着。   “是家里那个,老蜜了。”   “查岗啊,还是抽空热个陈饭啊什么的呢?”   “我那位,就是这样,知道我喜欢她管我!”陈振飞心里隐隐不舒服,但他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顾东岳看了老同学一眼,说:“咳,还是王素琴吧?没换?没换,那就是个好帮手,可以做政治上的高参 。王素琴不就是政治哲学系学生会那个王主席嘛,凶不凶哪个不知道啊。”

第3页

相关资料推荐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资料阅读排行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76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