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诸子百家之艺文:中国官场学.pdf

诸子百家之艺文:中国官场学.pdf

诸子百家之艺文:中国官场学.pdf

上传者: 万宝全 2012-02-12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诸子百家之艺文:中国官场学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中华古典精华文库中国官场学清汪龙庄万枫江著中国官场学目录序中国官场学学治臆说译文中国官场学佐治药言中国官场学佐治药言译文中国官场学续佐治药言续佐治药符等。

中华古典精华文库中国官场学清汪龙庄万枫江著中国官场学目录序中国官场学学治臆说译文中国官场学佐治药言中国官场学佐治药言译文中国官场学续佐治药言续佐治药言译文中国官场学序清代著名小说《官场现形记》中写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名知府想编写一部《官学分类大成》的书其手下人赶紧给他出主意说何必劳神费力自己动手去编呢?随便到书铺里买一本《官场要则》保证一看什么都明白了。果然知府大人派手下买来一本《官场要则》通读一遍不禁大为感叹:这样的书就像做八股文时要读的《制艺声调谱》一样“只要把它读熟将来出去做官自然无往而不利。”在以官为本位的中国封建社会当官是每个人求取功名利禄的唯一途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的目的只是为了一朝金榜题名戴上乌纱帽荣华富贵出人头地连祖宗八代也跟着沾光。延绵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官僚制度造就了专制社会一个地位显赫、权势熏天的特殊阶层官僚阶层使整个社会的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都总是不得不以官为轴心转动。诚如鲁迅先生在《学界的三魂》一文中谈及“官魂”时所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深汉重孝廉而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而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以官为轴心的社会搭起了一个令人垂涎而又生畏的大舞台官场。官场有聚光灯下大放异彩的荣耀也有千尺水中触礁沉船的危形有万人之上一呼百应的显赫也有中箭落马踩成肉浆的惨状。自古“官途有夷有险运来则加官晋爵运去中国官场学则身败名裂有多少宦海茫茫吁可怕那风波陡起天来大。单听得轿儿前唱道喧哗可知那心儿里厉乱如麻到头来空倾轧。霎时间坠缺锦上添花蓦地里被严参山砂落马。”如此歌谣形象地描绘出了官场这个特殊舞台上惊心动魄、神幻莫测的剧情变化。无论各路武林高手还是四方三教九流跻身官场不能没有几手绝招。那雍容肃穆的丹墀凤阙每一道墙面上都贴着公之于众的典章制度每一个墙缝中都藏着密不可泄的机关暗道这些都正是幕前幕后的主角或配角们渴望弄个明白的。于是便有人专门编纂了这样一类书为置身官场中的各色人等身居要职的官委以重任的吏投入幕府的僚受人差遣的役们枕中鸿宝的必读书:《官经》、《官海指南》、《入幕须知》、《仕途轧范》、《长随论》汇聚成形形色色的中国古代官场教科书系列。这些书的作者大多是久居官场深诸官场之道的“法家老手”其内容大多针对官场中的某一类人为读者对象而专门编纂具有明显的“专业特徽”大而化之地可分之为官员用书、幕僚用书、书吏用书、差役用书等。而其中可同时适合各色人等新闻阅读堪称古代官场教科全书的就以清代名幕汪龙庄的几部传世遗书最为典型。汪龙庄本名汪辉祖字焕曾号龙庄归庐。其父汪楷曾任河南杞县狱吏八年。龙庄早年丧父不得不为生计和赡养家庭而奔波。他十七岁中秀才二十一岁入岳父江苏金山知县王宗闵幕府开始涉足官场研习刑名案件。以后在江苏、浙江各地十六位官员幕内充当刑名师爷长达三十四年之久。其间他多次应试八次落第之后终于在三十一岁时中举直到四十六岁时再经三次落第之后才中进土授湖南宁远知县。几十年的幕府生涯积累了丰富的官场经验致使他做起官来颇为干练。史书中讲他“治事廉平尤善色听援引比附律穷者中国官场学通以经术诀狱者皆曲当”“两署道州又兼署新田县皆有惠政”。不幸的是由于其人秉性正直嫉恶如仇“持论挺特不可屈”反遭恶人暗中低毁终被夺职不得不以足疾告老还乡。如此倒成全了他的学问。作为著名历史学家的汪龙庄在完成大量历史著述之余写下了两部论述为官之道的名著《佐治药言》和《学治臆说》。民国建立之前这两部书一直被视为地方官必备的指南。诚如他的好友、著名藏书家鲍廷博在首次刊印《学治臆说》一书的序言中所说:“龙庄先生《学治》一书居官典幕者皆宜日览居官佐幕与立身之道均在其中“晚年的汪龙庄历经宦海浮沉对官场扑朔迷离的人和事看得入木三分。由于是对他的家庭和亲密弟子传授秘道汪龙庄的官场教科书虽也不乏种种官场机变与权术但更多的却是教授如何做一个正直、善良、有责任心的官场中人。无论是位居官长或是投身幕府为官之道造福一方。关键在于汪龙庄所说的四个字:“立心要正”。立心正者虽讷于变通以致贬滴去职不一定真不会做官立心不正者虽老谋深算爬上高位未必真精通当官的诀窍。中国官场学中国官场学学治臆说官声在初莅任时官声贤否去官方定而实基于到官之初。盖新官初到内而家人长随外而吏役讼师莫不随机尝试一有糖漏群起而乘之。近利以利来近色以色至事事投其性之所近险窃其柄。后虽悔悟已受牵持官声大拈不能符民口之矣。故莅任时必须振刷精神勤力检饬不可予人口实之端。勿彰前官之短人无全德亦无全才。所治官事必不能一无过举且好恶之口不免异同。去官之后瑕疵易见全赖接任官弥缝其闪失。居心刻薄者多好彰前官之短自形其长。前官以迁擢去尚可解嘲。若缘事候代寓舍有所传闻必置身无地。夫后之视今犹今之视音不留余地以处人者人亦不留余地以相处徒伤厚德为长者所鄙。中国官场学勿苟为异同立身制事自有一定之理。催人是倚势必苟同以己为是势必苟异。苟同者不免苟异。苟同者不免党随苟异者必致过正。每两失之。惟酌于理所当然而不存人己之见则无所处而不当。故可与君子同功亦不防为小人分谤。为治不可无才才者德之用有图治之心而才不足以济之则内外左右皆得分盗其柄以求自济其私。故一事到手须自始彻终通盘熟计实能收之然后发之。万一难以收局且勿卤莽开端。盖治术有经有权惟有才者能以权得正否则守经犹恐不逮耳。多疑必败疑人则信任不专人不为用。疑事则优柔寡断事不可成。二者皆因中无定识之故。识不定则浮议得以摇之。凡可行可止必先权于一心。分不应为者咎有不避分应为者功亦不居。自然不致畏首畏尾是谓胆生于识。中国官场学宜因时地为治有才有识可善治矣。然才资练达识资明通。遇有彼此殊尚今昔异势者尤须相时因地筹其所宜。若自恃才识有余独行其是终亦不能为治。譬之医师用药不知切脉加减而专袭成方则蘰蓍杀人未始不与砒信同祸。旧制不可轻改今人才识每每不苦前人前人所定章程总非率尔不能深求其故任意更张则计划未周必致隐贻后累。故旧制不可轻改。陋规不宜遽裁裁陋规美举也。然官中公事廉俸所入容有不敷支给之处。是以因俗制宜取赢应用忽予汰革月前自获廉名连用无所出势复取给于民且有变本而加厉者长贪风开讼寡害将滋甚板之陋规不能再复而公事棘手不自爱者因之百方扣别奸定从而藉端善良转难乐业是谁之过软?陋规之目各处不同推吏役所供万无受理他若平余津贴之类可就各地中国官场学方情形斟酌调剂去其太甚而已不宜轻言革除。至署篆之员详革陋规是谓慷他人之慨心不可问君子耻之。常例应酬不宜独减凡有陋现之处必多应酬。取之于民用之于官。谚所谓以公济公非实宦囊也。久相沿已成常便万不容于例外加增断不可于例中扣减。倘应出而各象齿之焚不必专在贿矣。美缺尤不易为俗所指美缺大率陋现较多之地岁例所入人人预筹分润。善人而善出惟才者能之。或不善于入而不能不出则转自绌矣。虑其细而入之不谨过不旋履。惧有祸而入之稍慎又不足以应人之求。故美缺尤不易为。自好者万不宜误听怂恿垂涎营调。白香山诗云劝娱懂仆饱始知官职为他人。今之为美缺者饱僮仆而已妻妾欺娱其名也实且贻子孙之累为。余向客归安夜中闻雁有“稻粱群鹜共霜露一身寒”之句非有所感也。主人正晴川讽咏数过潸然泣下。明年以终养去官居美缺者可不常自敬乎?须为百姓惜力中国官场学先儒有言一命之士苟留心于爱物于物必有所济。身为牧令尤当时存此念。遇地方公事不得不资于民力若不严察吏役或又从而假公济私扰累何堪故欲资民力必先为民惜力不惟挥怨亦可问心。勿以土物充馈遗地产土宜非有上官之利也。偶因取给之便奉上官、赠僚友后造沿为故事甚至市以官价重累部民毒流无既如之何可为厉阶也。故旧规所有尚宜斟量裁减。若所产之物素未著名断不可轻用馈遗赔后人之害祸同作俑。官价家宜有检制境当孔道酬酢殷繁器用食物闻有官价之名。或取自铺户或供自保役非摊派即垫赔原非善政。然陋习相仍概予裁革。转恐事多棘手此宜量为节制。可己则已万勿任见小幕客渔利家人借端市索教民力不堪激而上控。保富中国官场学藏富于民非专为民计也。水旱戎役非财不可长民者。保富有素遇需财之时恳恻劝谕必能捐财给匾虽吝于财者亦感奋从公而事无不济矣。且富人者、贫人之所仰给也。邑有富户凡自食其力者皆可藉以资生。至富者贫而贫者益无以为养有公事必多梗治之思。故保富是为治要道。保富之道官不洁已则境之无赖偕宫为孤注扰富人以逞其欲。官利其驱富办而讼可以生财也。阳治之而阴亮之。至富人不能赴诉于官不得不受无赖之侵凌而小人道长官为民化矣夫!朝廷设官除暴安良有司之分。怜暴是纵惟良是侮。负国负民天岂福之故保富之道在严治诬扰使无赖不敢藉端生事富人可以安分无事而四境不治者末之有也。办赈勿图自利此不便言且不敢言。然亦不忍不言。地方不幸而遇歉岁自查灾以至报销屑屑需资不留馀地。费从何出?不便言不敢言者此也。但克减赈项以归私果被灾之户必有待赈不得流为饿殍者。上负圣恩下伤民命丧心造孽莫大于是。此吾所为不忍不言也。昔济源卫公哲治牧郑州尽出赈赢设楼流所赡养仳离雁户全活无算。同时办赈之吏竞笑其迂。中国官场学然肥橐者多不善后公独简在。宸衷不数年累迁至安徽巡抚陆工部尚书致仕尹中堂。文端公继善总督两江时余尝见其办赈条告末云:千末云倘不肖有司克赈肥家一有见闻断不能幸逃法纲。即本部堂稽察有所不到吾知天理难容其子孙将求为饿殍而不可得。痛哉言乎!读至此而不实力救荒其尚有人心也哉!法贵准情余昔佐幕遇犯人有婚丧事案非重大必属主人曲为矜恤一全其吉一慰其凶。多议余迂阔。比读辍耕录匠官仁慈一条实获我心。匠官者杭州行金玉府副总管罗国器世荣也。有匠人程限稽违案具吏请引决。罗曰:吾闻其新娶取责之舅姑必以新妇不利口舌之馀不测击焉姑置勿问。后或再犯重加惩治可也。此真仁人之言。乾隆三十一二年间江苏有干吏张某治尚严厉县试一童子怀挟旧文依法枷示童之姻友环跽乞恩称某童婚甫一日访满月后补枷。张不允新妇闻信自经。急脱枷。童子亦投水死夫怀挟宜枷法也。执法非过独不间律设大法礼顺人情平?满月补枷通情而不曲法何不可者而必于此立威忍矣后张调令南汇坐浮收漕粮拟绞勾决。盖即其治怀挨一事而其他惨刻可知。天道好还捷如桴鼓。故法有一定而情别于端。准情有用法庶不干造物之和。能反身则恕中国官场学且身为法吏果能时时畏法事事奉法乎?贪酷者无论即谨慎自持终不能于廉俸之外一介不取。如前所云陋现何者不干国法。特宿弊因仍民与官司法所不及相率幸免耳。官不能自闲于法而必绳民以法能无愧欤故遇愚民犯法但能反身自问自然归于平恕。法所不容姑脱者原不宜曲不宜曲法以长奸情尚可以从宽者总不妨原情而略法。宜求不干清议是非之心人皆有之当未遇时闻谈长吏害民之政未尝不扼腕太息。乎得志则昧殷鉴之谓当局者迷古今同慨。故幸而居官能回念扼腕之故常求不干清议自无失政。吏不可墨我朝立贤无方用惟其才。高门贵胄世受国恩目染耳德蚤娴吏治所虑生长华贵止如富贵吾所自有当日凛象齿焚身之戒力求无替家声至寒怆之士科第起家视白首穷经者遭逢天坏岂可遽舍所学同于猾吏之为?若乃进以他途尤必自问可用于时而后求为时用何致一登仕版即不自爱既为牧令皆有廉有俸有自然之利无论美缺即缺甚不堪总股舌耕糊口尽心为之尚恐未能称职有孤民望如复民以生重负设官之义鬼神鉴之矣。昔孙西林先生含中官浙藩时中国官场学常禄之外不名一钱或劝为子孙地曰吾未见红顶官儿孙至于行乞。如其行乞则祖宗之咎也。闻者至今诵之。墨吏不必为吏不可墨固已。余则以为匪。惟不可亦且不必。数十年前吏皆洁谨拆狱以理。间以贿胜深自讳匿。自一二亏帑之吏藉口弥补稍稍纳贿。讼者以贿为能官推贿径不开莫得而污之。偶一先检墨声四播。盖家人吏役皆甚乐官之不洁可缘以为奸。虽官非事事求贿而若辈必日:非贿不可假官之声势实役之橐囊。官已受其挟持不能治其撞骗且官以墨著讼者以多财为雄未尝行贿亦昌贿名。其行贿者又好虚张其数自诩。富豪假如费藏镪三百两必号于人口五百两。而此三百两者说合过付吏役家人在在分肥。官之所入不能及半而物议讹传多以虚数布闻上官之贤者必被他事弹劾即意甚怜才亦必予以愧厉之方其不贤者则取其半以办公而所出之数已浮于所入之数不得不更求他贿自补其匮而上官之风闻覆至。故贫必愈墨且愈贫阳谴在身阴祸及后。则何如洁已自守者。临民不作事上无尤乎。清不可刻清特治术之一端非能事遂足也。尝有洁己之吏傲人以中国官场学清为治务严执法务峻。雌黄在口人人侧目。一事偶失环聚而攻之。不原其过所由起辄曰廉吏不可为夫岂廉之过裁。盖清近于刻刻于律己可也刻以绳人不可也。假命案断不可蔓延应抵命案吏役尚知畏法。惟自尽践毙等事更易蔓延滋扰。盖百姓无知最惧催人命牵连恐吓撞骗易于藉口全赖相验时力归简易。凡自尽人命除乌起威逼或有情罪出人尚须覆鞫其于口角轻生仅可当场断结不必押带进城令有守候之累如死由路毙及失足落水则验报立案不待他求。有等鹘突问官妄向地主两邻根寻来历以辗转扯拉徒饱吏役之橐造孽何有纪极哉。盗案宜防诬累安良必先治盗而寄赃买赃之累又因治盗而起凡诬扳窝伙犹可留心访察。至寄买赃物之处实为舆论之所不著。不惟黠于贼易挟嫌嫁祸且有捕役牢头择殷教柔因而为利者即官为审释良民已受累不堪矣。浙中旧习获赃到官率供无主之案混认多赃指某某寄顿某某价买。承行之吏据供吊赃佥差四出治赃无着落终以游供完结。而役婪于秦吏分其肥愿民被获贼之害境内不受治盗之益。余居乡时深知此弊中国官场学故佐主人治盗惟严究有主之贼而不起无主之赃。前于药言约略言之今录简易之法于在以备采录:寻常窝赃止须饬地保谕吊谕内注明速将原赃交保禀解不必到官。如果被诬许自行呈诉。慎毋托放倭延致干差扰响。在嘉湖幕中行之民以为便未有不缴不诉者。案重赃多必须差吊者檄内注明止许吊脏不必带审。如未买米寄听本人吴诉毋许提人滋扰。庶捕役不敢肆横。以被诬呈诉者受词时即提犯质释俾免守候。或干词内批释不必令乎民与赃匪对簿以恤善良。无论为窝为伙买赃寄赃有恤称与贼并不相识横被诬扳者其中必有教供之人可令被诬者亲立调人之中先令贼犯指认如指办模糊立时逾归安业专治贼犯以诬良之罪。然此法须时时变通用之习以为常则其人状貌教供者亦能预先说知。倘以识面为非诬恐又成冤狱耳。至印官事冗小窃案件有不能不发佐贰代讯之势但听其查办即不兔有需索之弊。应今讯毕即送革供一切传主传主希赃俱由亲核庶权不下移民不受扰。办重案之法一人治一事及一事止数人者权一而心暇自可无误。或同寅会鞫事难专断或案关重大牵涉多人稍不静细即滋冤抑。遇此等事须理清端绪分别重轻可以事为经者以人纬之可以人为经者以事纬之。自为籍记成算在胸方可有条不紊不堕书吏术中其主音各别须用通事者一语之讹毫厘千里尤宜慎之又慎。办案宜有断制中国官场学断制云者非师心自用也。案无大小总有律例可援。援引既定则例很无干者皆无庸勾摄人少牵连案归简净矣。乡见貌为精慎之吏不知所裁以极细事而累及邻证延曼不休。有因而破家酿命者曾为寒心敢陈苦口。邻境重案不宜分畛域守土之官治不越境似也。然遇邻境命盗重案一有风闻即宜星火缉访。稍分畛域受之以需致犯得远窜已失敬公之义。其或假道境内终且牵连被议岂非自取之乎!社义二仓之弊设积贮于民间社义二仓尚已然行之不善厥害靡穷。官不与闻则饱社长之橐。官稍与闻则恣吏役之好。盖贷票之户类多贫乏出借难缓须臾还仓不无延宕官为钩稽吏需规费莞论之司终多赔累。故届更替之期畏事者多方规避牟利者百计营求。甚有因而亏那仅存虚籍者。此社长之害也。其或勤捐之日勉强书捐。历时久远。力不能完官吏从而追呼子孙因之受累。此揭户之害也。此等良法固不宜因噎废食究不容刻舟求剑。欲使吏不操权仓归实济全在因时制宜因地立法。旧有捐置者务求社长得人为之设法调剂捐户。如果无力完缴亦不防据实详免。若本末捐设断中国官场学不必慕好善虚名创捐贻思。清理民欠之法花户欠赋是处有之顾亦有吏役侵收冒为民欠者。余署道州因前两任皆在官物故累年民欠不得不收因创为呈式令投谋之人于呈面注明本户每年应完条银若干仓谷若干。无欠则注全完。未完则注欠数除命盗外寻常户婚田上钱债细事俱批今完欠候鞫欠数清完即为听断。两造乐于结讼无不克输将间有吏役代完侵蚀字据可凭立予查追清款其无讼案者。完新赋时饬先完旧欠。行之数月欠完过半。第此事必须实力亲猪。方有成效倚之幕宾书交总归无济。申明上下易隔之故或问:何以谓之上下易隔?曰“理甚易明事则不能尽言也。为上官者类以公事为重万不肯苛求于下。而左右结事之人不遂其欲辄相与百方媒孽。昔吾浙有贤今素为大吏所器。会大吏行部过境左右沫求未厌一切供储皆阴险为撤去。晓起灯烛夫马一无所备遂撄大吏之怒摭他事劾去此隔于上之一端也。又有贤今勤于为治织矩必亲赏罚必信。其吏役有不得于司阍者遇限日未必德迟而出此其反也。又不即为转禀率令枉受逾限之谴。此隔于下之一端也。被害中国官场学者据实面陈何尝不可立徵其弊然若辈势同狼狈所易之人肆毒尤甚。安能事事演禀频犯投鼠之忌故帮下情终不可以上达曰易隔也。用人不易吾友邵编修晋涵曾经言今之更治三种人为之官拥虚名而已三种人者幕宾书吏长随也。诚哉言乎官之为治必不能离此三种人而此三种人者邪正相铝求瑞人于幕宾已什不四五。书吏间知守法然视用之者以为转移。至长随则罔知义理惟利是图倚为腹心鲜不偾事而官声之砧尤在司间。呜呼其弊非说所能馨也。约之获恐稽察难周纵之必致心股并肆由余官须自做之说而详绎之其必有所自处乎?宜防左右壅弊给事左右之八利在朦官舞弊最惧官之耳目四彻。凡余所云款接绅士勤见吏役皆非左右所乐。必有多其术以相扰制者须将简号房不得阻宾及交役事应面禀之放开诚宣布示贴大堂研人人共见共闻并于理事时随便言谕庶左右不敢弄权耳目无虞壅弊。中国官场学差遣吏役不可假手代笔署中翰墨不能不假手亲友至标吏办稿签役行脾虽公事甚忙必须次第手治。若地处冲要实有势难兼顾之时不便留续以待。则难理词状即付值日书吏承办。应差班役可于核稿时填定姓名。总不可任亲友因忙代笔。开寅缘贿诧之渐。拒捕不宜轻信此条已具佐治药言。今复及之者幕不见役而念民故意常平官未见民。而信役放气易激役不得逞志于民。辄貌为可怜之状或毁檄或毁衣以民之顽横面陈于官从而甚其辞焉。谓其目无官法也官未有不色然骇勃然怒者。官怒而役狡行民害生矣。大拒捕有罪人尽知之为监臬为盗劫犯罪而求幸免脱是以敢拒捕也。若催赋传讯民尚无罪何致拒捕、偏听而轻信之一役得志群役转相效仿民之得自全者几何?当役禀时平心熟察。则装点之弊自然流露。姑将原檄存销而止以应办之事另缴改差、及其人到官事结告以拒捕罪名及所以不速办拒捕之故。民知爱畏即亦役不敢再前故技。宜勿致民破家中国官场学谚有之破家县令非谓令之权若是。其可畏也谓民之家恋于今不可不念也。令虽不才必无忍于破民家者。然民间于金之家一受讼累鲜不破败。盖子金之产岁息不过百有余金。婚丧衣食仅取足焉。为以五六金为讼费即不免称贷以生。况所费不止五六金乎?况其家木皆于金乎?受牒之时能恳恳侧恻剀切化诲止一人讼即保一人家。其不能不讼者速为激结使无大伤元气犹可竭力补苴亦庶几无乔父母之称与?与上官言不宜径书是说也有所受之也。余性率直言无不尽。居乡、佐幕无不皆然。将谒选人故人赠别谓对上官言须慎默。余虽服膺猝难自制。凡遇上官询问公事无不被款直陈幸叨信任免于咎戾。然有赏识最优之上官一日询及家世遂缕述鸟私备据素悃。上官田:于有退志乎又谨对曰:不敢冒昧他日力不能支惟祈恩鉴矣。甚蒙许可并喧谕不宜恋残之故。越一年余伤足告病。忽以前语致疑指为规避再三验实甫获放还。益感故人之戒非身世不知。放对上官言不宜径尽机不密则失身。可不慎哉!事未定勿向上官率陈中国官场学率陈之故有二一则中无把握姑舌上官意趣一则好为夸张冀博士官稍誉。不知案情未定尚待研求上官一主先人之言则更正不易。至驳诘之后难以声说。势必护前迁就所伤实多。上官必不可欺天下无受欺者矧在上官一言不实为上官所疑。动辄得咎无一而可。故遇事有难为及案多牵窒宜积诚沥悃陈禀上官自获周行之示若诳语支吾未有不获谴者。苍猾之名宦途大忌。勿臧否上官寮友事有未惬于志者上官不妨婉净寮友自可昌言。如果理明词达必荷听从。若不敢面陈而退有藏否交友不可况事上乎?且传述之人词气不无增减稍失其真更益闻者之怒惟兴口戎可畏也。告下之语必须详细中国官场学吏役乡氓均无达识。凡差道听断不将所以然之故详细谕知必且倍于遵率吏役则周折。贻误乡氓则含混滋疑均足累治。旧典关动徵者不可不举教民之要不外勤惩二端。如朔望行香宜讲圣谕。劝农课士乡饮宾兴尊礼师儒采访节孝之类皆劝恳之灼然者。近多目为具文。余初莅宁远时方孟夏示日劝农皆讶异。数至乡饮酒礼吏莫详其仪注。不揣迂腐一切典次第行之。三四年中耳目一新。顽情本面士奋科名妇知贞节。用力无多收效甚矩。夫通都大邑犹曰公务殷繁不逞兼顾。若简僻之区何致夙夜鞅掌而亦发驰不举乎?吾愿图治者先由此始。治莠民宜严剽悍之徒生事害人此莠民也不治则已:治则必宜使之畏法可以破其胆可以杀其翼。若不严治不如且不治。盖不速治若辈犹俱有治之者治与不治等。将法可玩而气愈横不至殃民罗辟不止。道德之弊酿为刑名。韩非所为与老子同传而省待多盗。先圣蔌子产为遗爱也。中国官场学干才可备缓急者宜留意然其中间有勇干之才错走路头者亦宜随时察识阴为籍记或选充练保或收补民壮。慑之以威。怀之以德使其明晓礼义就我范围。设遇缓急未始不可收驱策之功。第此乃使诈使贪之妙用非有知人之明者不能略一失误关门养虎矣。安命饮啄前定况任牧民之职百姓倚为休戚乎?不有宿缘安能为治。缘尽则去非可以人谋胜也。能者有迁调之势而或以发扬见抑庸者无迁调之才而或以真朴极受知且有甚获上而终蹉跌甚不获上而荷携据者。谋而得不谋而亦得愈谋而愈不得有定命焉。知其为命而勤勤焉求尽其职则得失皆可不计即不幸而遇公过挂碍可质天地祖宗可见。寮友姻族不足悔也。勿为非分之事趋吉避凶理也。公而忘私不当存趋避之见惟贪酷殃中国官场学民业业脞矿职及险诈险谋因而获罪者咎由自取。外是则皆命为之矣。然福善过淫天有显道以约失鲜至觉不罹大戾恣行威福之人、幸保今名、百无二三。不败则已败必不止发黜。能辨吉凶者为吾分之所当为而不为吾分之所不当为。自符吉兆而远凶机趋避之道如是而已。事慎创始非万不得已止宜率由旧章。与民休息微特孽不可造即福亦不易为。不然如社仓如书院、岂非地方盛举?而吾言不必创建独非人情乎能?社仓之弊前已言之书院之名经始劝捐于民总不无所费、及规模既定、或简要人情而荐刘主讲其能尽心督课者什不得三四。师既公属空名弟亦遂无实学。以间阎培植子弟之资供长吏摩酬情面之用已为可愧。其尤甚者资不给用则长吏不得不解案以益之而归咎于始谋之不藏是何为乎?夫书院犹有遗累况其他哉!故善为治者切不可有好名喜事之念冒昧创始。遇仓猝事勿张皇天下未有不畏官者。官示以不足畏则民玩至官畏民。而犷悍之民遂无忌惮矣。抗官哄堂犯者民而使之敢犯者官也。事起仓猝定之以干尤贵。定之以静在堂勿退勿避。座庄中国官场学以临之诚以谕之望者起敬闻者生感犷悍者无敢肆也。张皇则酿事矣。临民者不必碎遇其事而不可不豫其理。所以豫之者全在平日有亲民之功民能相信则虽官有小过及事遭难处亦断断不致有与官为难者。进退不可游移仁而进经也不获已而思退权也。志乎?进则尽职以俟命。虽遇吹毛之求索分不能辞。斩于退则知止而洁身。虽有破格之恩荣义无可恋故既明去就之界当择一途自立。如游移不决势必首鼠两端进退失据。退大不易进之难非难进之谓也。凭人力以求进必好为其难往往天不可以人股徒有失已之悔此其故。难难言之。至退亦不易、则非及之者不能知也。不获乎上万无退理。然遇上官宽仁体恤、转得引身以退幸而获上重其品者欲资为群僚矜式爱其才者欲藉为官事赞襄、责以匪懈之义不可偷安督以从公之分不宜避事病则疑为伪饰老则恶其佯衰、感恩以恩縻之惧威以威怵之非平素无牵挂之处必临事多瞻顾之虞须客得官轻立得身稳方可决然舍去嗟乎!是岂一朝一夕之故哉!中国官场学治贵实心尤贵清心治无成局以为治者为准能以爱人之实心发为爱人之实政则生人而当谓之仁。杀人而当亦谓之仁。不然姑息者养奸则愎者任性邀誉者势必河人引嫌者谁知有我意之不诚治于何有。若心地先未光明则治术总归涂饰有假爱人之名而滋厉民之弊者恶在其为民父母也。故治以实心为要尤以清心为本。余既徇坊培两儿之请开雕臆说同门生归安慎习严咸熙选河南夏邑令假还春雪载涂不还数百里渡江相访曰:某之辞韩城而出都门也吾师授佐治药言一册命求教于左右愿有以益之。嗟乎!迂拙如药言乃重为吾师所契至于斯乎!因出臆说商定烧烛剧谈引前绪而申之不觉东方遽白既别去又手疏得五十则古人综谕治理言约旨该余琐细条分至悉数之不能终其物自维衰废无用于世而益望吾党友朋尽亲民之义安斯民于太和乐育之中鉴此心者知不以辞费为嫌也因续付剞氏邮致习严正其可云甲寅三月既望辉祖跋。中国官场学中国官场学学治臆说译文走马上任就要建立声望一个做官的人名声的好坏一般在他离任时才能够得出结论。但是实际上在他刚刚走马上任的时候就开始定下了好坏的基础了。新官上任时在内有自己的家人伴随在外则有官吏和师爷们他们这些人没有哪个不想找个机会尝试一下。假如一旦有了漏子可钻他们就会蜂拥而上见机而动。如果当官的喜欢得利他们便让他获利当官的如果好色他们就让他占有各色美女。总之每一件事情都投其所好从而在暗中抓住了当官者的把柄。后来当官的虽然后悔了醒悟了但却由于授人以柄迫不得已受这帮人的要挟和控制这样当官者的声誉就受了极大的玷污怎能让老百姓不议论纷纷。所以说在刚刚上任的时候当官的就要振作精神尽力检点自己的行为不要让人把自己的行为作为口实也不能让人把自己的行为作为对象来议论。不要随意揭前任之短人无全德亦无全才所以在他处理的官事中一定不会没有出错的地方。再说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好恶标准对问题的看法也就不可能相同。做官的离任之后继任的人对前任的缺点和过失都容易看得见这样就完全要依靠接任官员为他掩饰短处弥补过失。只有那种居心叵测心地奸狡的接任官员才喜欢揭自己前任的疮疤同时夸大自己的长处。假如是前任因迁升而离职那么这种做法还可以聊以解嘲平衡一下中国官场学自己的心理。如果是前任因为有事等候补缺让他听见了前任一定会觉得大失面子无地自容。后来的人看现在的人就好像现在的人看过去的人一样。如果我们和人相处不给别人留一点余地的话别人也不会为我们留任何余地。这样做的话只不过是损害了一个人的忠厚品德而这种做法是有道德的人所不屑的。赞成或反对都要有原则为人处事自然有一定的原则。倚仗他人一切以别人的意见为意见一定会对任何事都毫无原则地表示赞同而一切事情都自以为是势必造成对任何事情都毫无原则地加以反对。毫无原则地赞同别人的意见不免随波逐流毫无原则地反对别人也势必会矫枉过正。这两种态度都是错误的。只有认真地考虑事物的客观情况不存在任何个人的偏见或他人的偏见那么才不会出现任何处理不当的情况。所以一个人可以和正人君子共同享受功劳也不妨在某些时候给那些小人分些讥嘲。做官不可无才才能是一个人内在品德的外在表现。有了治理的打算后自己的才能却不足实现这个计划那么在他周围的人里里外外的人就都乘机盗窃分走他的一部分权利达到假公济私的目的。因此一件事情到了手中时当官的人就必须从头到尾通盘加以仔细思索才能开始动手。大凡做官的技巧和手腕有不变的也有变化的。只有有才能的人才能够反复权衡考虑而让事情有好的结果而没有才能的人就算他以不变应万变也仍然得不到好的结果。多疑者必败怀疑别人就会导致对别人的信任不会持久身怀才能的人也就不会被这种人使用。对事情疑虑重重就会优柔寡断事情也就干不成功。造成这两种情况的原因是由于胸无定见。胸中缺乏定见那他周围的人的意见就会左右他。大凡任何一件中国官场学事可以做还是不可以做在心中都必须先权衡考虑:应该自己做的事不要怕犯错误不应该自己做的事即使有功可居也不应参与。这样就不会畏首畏尾前怕虎后怕狼。这就叫做胆量来自于见识中。因时因地区别对待具备了才干和胆识就可以算得上会做官了。然而才干却贵在干练通达胆识贵在善于明白事理。遇上那种彼此不同的风俗习惯现在和过去形势不同的情况特别要权衡时间和地点的差异筹划出与之相适应的办法来。如果自情才能和见识足以胜任独断专行且自以为是那么就会始终搞不好事情处理不好政务。这个道理和医生用药一样如果不知道怎样切脉不懂得在处方中加药或减药只是一味地抄袭前人的现成药方那么人参、蓄草也就会致人于死地这和用砒霜杀人没有不同。旧的规章制度不要轻易更改现在的人他们的才能和见识往往总是赶不上前人。前人所订立的各种规章制度绝不是随随便便不加考虑的产物。现在的人由于不能仔细地探求前人之所以订立这些规章制度的动机和原因而随便地去对它加以更改或补充如此一来就会因为计划不周密、详尽留下隐患造成严重后果。所以前人已经制定好了的各种规章制度我们不能轻易地对它加以更改。陋规不宜马上革除裁除陈规陋习是一个非常好的措施。但是官署中的各种收入或许有收入和支出推动平衡的情况。所以要针对不同的风俗习惯采取不同的施政措施。收取赢余部分应用而现在却突然对它加以淘汰革除在眼前自然会获得一个廉洁的名声。但是等到了没有任何收入可以开支的时候势必会又从老百姓那里去搜刮这种情形之下就会出现变本加厉的事情。如此一来助长了贪婪的风气打开了诉讼的口子祸害比原中国官场学先将会更大。但对于那些极其可恶的陈规陋习是不能再允许它们再存在了。然而公事却也非常难办了。有些不自爱的人于是趁着这个机会百般攻击奸狡之徒也趁势混水摸鱼找到籍口而那些善良的老百姓却反受其害不能安居乐业。造成这种情势是谁的错呢?陈规陋习在各个地方是不相同的。但是对于官吏的俸禄薪水却不要动它。其它像津贴之类可以参照。各个地方的具体情况斟酌而定。删除那些太不像话的陋规但自己却不要轻易说革除。至于某个官员全部革除陋规这叫做慷他人之慨他的用心不言又明“有修养两人是引以为戒的。常规应酬不该单独裁减大凡陈规陋习多的地方送往迎来的应酬也一定很多。从老百姓身上取来却用在了官吏们的身上民间谚语所说的“以公济私”正是这种情况。这些民脂民膏并不是用来喂饱这些当官的口袋的。各种陈习长久以来相互沿用已经成了一种常例和习惯因此万万不许在常例之外再增加额外的负担也断不能在常例之中扣减。假如应该拿出来的就一定不要吝啬。就像为了长牙齿却把身体给弄死了一样不要特别吝啬钱财。好差事却不见得是好事一般人所说的好差事大多数是在各种陈规陋习较多的地方。每年所收入的每个人都眼巴巴地预先计划好了来分沾一点好处。能够善于搞好收入和支出这种事情只有有才能的人才能办得到这点。有的人不善于搞收入却又不能不支出这些收入如此一来各种费用就入不敷出。能够考虑到费用不够却又偏偏不谨慎地对待处理收入那么祸患马上就要来临了。害怕祸患的后果在收入上稍微谨慎一些却又无法应付别人的要求。所以说人们眼中的好差事却不容易于好。洁身自好的人千万不要听别人怂恿垂涎于眼前的各种有利的营生。中国官场学白居易有首诗这样写道:“妻妾欢悦童仆饱始知官职为他人“。现在那些干美差、捞肥缺的人把自己的童仆养得白白胖胖的而自己所拥有的所谓妻妾欢悦却是徒有虚名而已其实质却是给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了一个学生的包袱罢了。我先前曾经客居临安半夜时听见雁的鸣叫之声有所感触写下了“忙于填饱肚子的群雁啊。却在风霜雨露中落得一身凄寒”的句子。这并不是有感而发。主人王晴川先生把这两句暗暗诵吟了几遍悄悄地流下了饱经风霜的泪水。第二年他就以供养父母作为藉口辞官归家了。那些正在干好差使的人难道不应该常常以此提醒自己吗?要注重珍惜民力先儒曾经这样说过:“一个人如果在珍惜物力上用点心那么对物力必定会有所帮助的。”作为老百姓的父母官尤其应该每时每刻都存在珍惜物力的想法。假设碰上地方上有公事不得不向老百姓征集劳动力如果不严格地监察官吏行为有的人又会趁机假公济私老百姓对这些扰乱和摊派又怎能忍受呢?因此要想从老百姓那儿得到帮助就一定要先替老百姓珍惜民力。这不仅仅是消除怨恨不满的问题同时也是为了自己问心无愧。不要拿土特产作馈赠物品地方上的土特产品本来就不是上级官吏的利益。但是偶然随便一点孝敬上司馈赠同僚后来就沿袭为例甚至到了用官价购买的程度。这样就大大加重了所辖区域内生民百姓的负担由此而产生的副作用也是没完没了的。如此行事怎么能够鼓励官吏们呢?所以如果是故老相传的习俗还可斟酌适当地减少。如果所出产的物品一向都不出名就千万不能轻易地用来作馈赠礼物如果这样做了就会给后代人留下祸根。这跟第一个拿陶俑来作陪葬的人一样可恶之极。减少官定价格中国官场学当官者所管理的辖区地处交通要道应酬就会特别繁多。使用的器具和所吃的食品偶然也就有了公家价格的名气。这些东西有的来自于铺户人家有的是差役那儿供给总之不是向老百姓摊派的就是自己垫赔进去的。这些事情原本就不是良好政风的表现可是由于陋习相沿已久也就成了习惯。如果统统地加以裁减革除事情恐怕反而更为麻烦。对于这种事应适当地节制可以不搞就不要去触动千万不要让它出现苗头。要不然幕客们从中渔利蒙骗百姓而当官的家里的人又巧借各种理由在市场上勒索从而导致老百姓没有能力应付激发他们向上控告自己招致不必要的麻烦。保护有钱人的合法生存把财富珍藏在老百姓的手中并不是专门为老百姓考虑。假如一碰上水灾、旱灾和战争年代除了钱财的力量是不能够真正帮助老百姓的。保证了富裕省份遇到需要这些财富的时候诚恳动情地劝说大家他们也一定能够捐献财物接济穷困的。即使是那些视财如命的守财奴们也会因为受了感动而群起听从官家的号召捐献出自己所珍视的财产。这样一来就没有办不成功的事情了。况且富裕的人是贫困的人赖以生存的对象。地方上如果有省钱的人家凡是自食其力的贫穷人都可以依靠他们而得以生存下去。如果等到了有钱人都变得穷苦不堪的时候那些原来就十分贫穷的人就变得更没有什么依靠了无法养活自己了。在这个时候如果刚好遇上什么公事要办那办起来就会遇到许多无法逾越的障碍从而留下不少无法治理的祸来。因此保持自己辖区内的富裕是治理好政务的主要途径和办法也是当官者的一个诀窍。保富之道在严惩无赖当官的人如果他自己本身就不廉洁奉公那么在他所管中国官场学辖治理的境内那些无赖之徒就自然而然地把那个当官的人当作一笔极大的赌注去骚扰当地的有钱人家以便从中获利而满足自己的私欲。在当地当官的也从这种有利可图的侵扰中获得好处而且通过打官司当官的也从中获得好处而发迹。所以他在表面上是在治理杜绝这些事情背地里却有意识地放纵这些事。等到当地的殷实大富人家又不得不忍受这帮无赖之徒的侵扰和欺诈的时候这实际上是等于让这些卑鄙无耻的小人气焰嚣张风长了恶人的威风当官的反而成了老百姓的仇敌了!朝廷设置官府目的在于清除暴虐安扶善良的黎民百姓这本来就是官府必须尽的义务。放纵暴徒的行径欺侮善良的平民百姓这种负国负民同时也是祸国殃民的罪恶行为难道苍苍上天还会保佑地吗?所以在我看来保持富裕最有效方法就在于严厉征治那些奸恶之徒的诬告和侵扰使他们不致寻找任何袭。惹事生非有钱的人也就可以相安无事。如果这样做了都治理不好自己的辖区那却是从来没有过的。赈济灾民切莫贪图私利这件事不大好说出口来而且也不敢说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49
仅支持在线阅读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