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东周楚国高级贵族墓地制度探研

东周楚国高级贵族墓地制度探研.pdf

东周楚国高级贵族墓地制度探研

yanggg0913
2012-01-1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东周楚国高级贵族墓地制度探研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武汉大学硕士学位论文东周楚国高级贵族墓地制度探研姓名:张莉清申请学位级别:硕士专业:考古学指导教师:王然内容摘要东周时期楚国高级贵族墓地具体包括楚王、正卿、封君和上大夫这几个级别的墓地就目前的考古发掘材料而言涵盖春秋中晚期到战国末期尤其集中于战国中晚期。这个时期的这类墓地尽管数量不多但都具有典型代表意义。墓地制度是墓葬制度的一个重要内容反映了当时社会的阶级关系、等级差别、宗法制度等。本文在现有材料和已有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运用考古类型学的方法分析同一墓地各墓葬之间的墓穴排列墓地的布局规律墓主之间的关系及所体现出的各自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地位。并通过比较法将楚王墓地和王陵与东周时期中原的同类墓地进行横向比较探讨彼此在布局上的异同也试图从中找到楚王陵兴衰的历程。此外对不葡阶段的楚国上大夫卿墓地作纵向分析以便能看出其发展的脉络。同时亦借鉴了将考古材料与文献记载相互印证、相互补充的二重论据法。总之本文对楚国高级贵族墓地进行较为系统、深入的研究对楚此类墓地的地理位置、分布与排列、性质及演变作了综合分析尝试进一步廓清它本来的面貌和所折射出的社会背景与内容。关键词。墓地制度“公墓”家族墓地昭穆制度AbstractDuringtheEasternZhouperiodtheseniornobles’cemeteriesinChuStateincludethoseofChuKingZhengQingFengJunandShangDaFu.AsfarastheexcavationmaterialsareconcerneditcoversthatfromthemiddleandlateSpringandAutumnperiodtothelateWarringStatesperiodespeciallythemiddleandlateWarringStates.Andtheyaretypicalandrepresentativedespiteafewofthem.Theburialinstitutionsistheimportantpartoffuneralsystemandreflectstheclassrelationhierarchydifferenceandpatriarchsystemetc..BasedonthedataandtheresearchachievementsbythemearlofArchaeologicaItypologyweanalysethearragementandthelayoutofgravestherelationbetweenthedifferentOWlletsoftombs.廿leirpoliticalandeconomicalpositions.WecompareChuKingcemeteriesortheirmausoleumswiththoseinZhongYuanareainthesalneperiodprobeintotheirdifferenceandsimilarityoflayout,andtrytofindoutChumausoleums’flouringanddecliningprocess.InadditionweanalysethecemeteriesofShangDaFuandQinginChuStateatthedefferentstagesoftheperiodinordertoknowtheirdevelopment.Meanwhilewealsousethemeanofcombiningthearchaeologicalmaterialswithhistoricaldocumentsforreference.Inallthepapermakesflsystematicalanddeeplyresearchintotheseniornobles’cemeteriesinChuStatecomprehensivelyanalysetheirgeographicalpositionsdistributionandarrangementnatureanddevelopmentandtrytogainaclearerideaoftheiroutlookandthesocialbackgroundsandcontentsreflectedbythem.Keywords:BurialInstitutions“Gongmu'’FamilyCemetery,ZhaoMuInstitutions.引言本文的研究对象高级贵族楚墓地具体包括楚王、上卿、封君、上大夫这些等级。东周时期这些级别的墓地无论是考古发掘材料还是调查报告都不缺乏而且具有典型代表意义。目前尚未发现春秋早期的这类墓地。因此从时间上讲虽指整个东周时期而实际上仅涵盖春秋中晚期到战国末。墓地制度是墓葬制度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对社会存在的反映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它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时人们的意识观念并折射出当时现实社会中亲属关系、婚姻、等级关系和更深层次的政治及其经济关系。而有关这方面的研究至今仍然较为薄弱尤其是对楚的墓地制度专门研究者更是寥寥。本文选取东周时期楚国中高级贵族墓地制度作为研究对象主要基于这类墓是楚公族墓更能代表楚文化的自身特征。也是为了通过对这类墓地制度进行较系统、深入的探讨以便在现有材料的基础上揭示这方面的内容和特征不仅有助于理解在中国社会历史激烈变动的东周时期楚中高级贵族墓地制度独特的面貌、变化的轨迹和从中所透射出的当时各种社会关系也有助于探讨楚文化的渊源。同时也有利于与文献资料中有关方面的内容相互印证和补充。尽管目前对墓地制度的研究较少但毕竟有些学者对此进行了论述。有助于本文研究并直接涉及本文研究范围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第一方面对氏族墓地的研究。最早开展这方面研究工作的是张忠培先生。他在《关于根据半坡类型的埋葬制度探讨仰韶文化社会制度问题的商榷》(《考古》年期)、《元君庙墓地反映的社会组织初探》(《中国考古学会第一次年会论文集》文物出版社年)、《史家村墓地的研究》(《考古学报》年期)等文章中研究了这些氏族墓地特别是通过对文中涉及到的以上氏族墓地的分析揭示出当时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组织等更深层次的意义。严文明先生在其所著的《仰韶文化研究》(文物出版社年)一书中研究了元君庙墓地所体现的社会制度。也对横阵墓地进行了人口分析和社会结构分析。并进一步从半坡类型的埋葬制度综合分析其所反映的社会制度。印群在其著作《黄河中下游地区的东周墓葬制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年)研究了氏族墓地的发展过程。这些专家学者对氏族墓地的研究可有助于弄清楚族坟墓地的来源特征:尤其是所运用的考古学与社会学、民族学等相结合的研究方法对本文有重大的方法论上的借鉴和指导意义。第二方面对商代墓地制度的研究。对商代墓地制度研究较早的要算杨锡璋先生。他在对殷墟墓地进行分析后撰写了《商代的墓地制度》(《考古》年期)。在文中提出了墓地制度的概念并解释其内涵。韩建业在《殷墟西区墓地分析》(《考古》年期)一文中着重研究了殷墟西区墓地的布局及所反映出的当时社会结构、关系等。杨宝成先生在其所著的《殷墟文化研究》(武汉大学出版社年)一书中专门论述了族墓地揭示不同家族墓地之间的区别及所体现出来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实力的差距。印群的《黄河中下游地区的东周墓葬制度》也概述了商代墓地制度的情况其中探讨了夫妇并穴合葬墓。以上对墓地制度的涵义、墓地布局、夫妇并穴合葬墓等方面的研究对本文的研究内容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第三方面对中原地区两周墓地制度的研究。李伯谦的《从晋侯墓地看西周公墓墓地制度的几个问题》从分析晋侯墓地的墓位安排入手提出《周礼》记载的公墓的布局不是春秋及以前的情况。印群的《黄河中下游地区的东周墓葬制度》论证西周“公墓”、“邦墓”的形成分析春秋时期典型的公墓探讨战国时期的陵园和贵族墓地从而提出战国中期传统“公墓”制度瓦解的论点。这些研究为本文的研究对象提供了对比参照的资料。第四方面对楚国墓地制度的研究。郭德维先生的著作《楚系墓葬研究》(湖北教育出版社年)较系统地研究了楚墓的等级类别、楚墓的分区、楚墓的分类等而这些内容是研究楚国墓地制度所必不可少的。胡雅丽的《包山二号墓所见葬制葬俗考》(载于《包山楚墓》文物出版社年)分析了包山楚墓的墓地制度。王红星先生的《包山楚墓墓地试析》(《文物》年期)也研究了此墓地的分布、性质和类别提出了核心家庭墓地的概念。何介钧先生的《战国楚贵族墓葬制的几个问题》(《楚史与楚文化研究》求索杂志社年)探讨了墓地的布局和楚国贵族墓葬的头向。王从礼的《楚墓葬制分析》亦涉及到楚墓地分布与排列。李先登的《夏商周青铜文明探研》(科学出版社年)研究了淅川下寺楚墓的布局。综上所述目前对墓地制度已有一定的研究对楚国贵族墓地的研究也受到关注一些专家学者己对之进行了有关的探讨。大量的田野考古材料和调查报告的发表也为本文的研究提供了可能。此外《周礼》等文献资料中存在有关墓地制度的记载使本文的研究对象并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然而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层面上对楚国的墓地制度的研究较为单薄虽然不乏个体研究但整体研究不够缺乏系统性和理论性。东周时期楚高级贵族墓地制度的面貌也是模糊不清的。对此的专题研究及与同时期中原地区的对比分析更是少之有少。因此对这一时期楚高级贵族墓地制度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是非常必要的。本文的研究以已发表的田野发掘材料和调查报告为基础充分运用目前有关的人骨鉴定材料或根据考古类型学有关的明显特征如墓坑的大小、方向、位置、人骨方向、随葬品特征等来推断东周楚中高级贵族墓地的墓主性别并进而分析各个墓葬之间的关系墓地的布局规律。也对墓地进行社会制度探研的社会学及民族学的分析方法。同时采用比较法将楚这类墓地与同时期中原地区的同类纂地进行对比研究试图探讨彼此的异同。并运用考古材料与文献记载相互印证、相互补充的二重论据法。在此基础上对楚这类墓地的地理位置、分布与排列、性质与演变等作一初步探讨以试图揭示出东周楚高级贵族基地制度的概貌。第一章墓地制度的内涵一、基地制度的定义“墓地是墓群集中分布的区域是人们有意识埋葬死者的固定场所”“墓地制度则是各类墓葬在特定的地域内埋葬的规定”也就是墓群在墓地内的分布排列和各墓葬之间相对位置之规定。墓地制度是墓葬发展到墓地后形成的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仰韶文化时期出现了墓地制度的雏形“当时定穴安葬有比较严格的规定”。大汶口文化的大汶墓地的早期墓葬排列集中且整齐这种整齐划一的墓葬布局到其第三阶段则逐渐松弛。氏族墓地分布的变化反映了氏族组织结构趋于瓦解小家族与氏族组织的离心力不断增强。龙山文化时期的山东龙山文化呈子遗址的座墓葬集中分布于三个界限明显的区域每一区域代表一个家族不同墓区的主体墓型(大、中、小、极窄小四类)有区别大型墓集中于北区极窄小型墓主要分布于东区这是不同家族在等级、经济地位差异的体现。家族墓地的出现是墓地制度的新发展。山西襄汾陶寺墓地数组一男一女并列的墓葬是早期夫妇并穴合葬墓。这在墓地布局中是颏现象也是龙山时代墓地制度日益发展的重要内容是家族墓地初步分化的体现。因此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家族墓地和早期夫妇并穴合葬墓的出现破坏了原有的氏族墓地中整齐划一的墓葬布局墓地制度的内容日益丰富并已初具规模。商代的墓地制度在此基础上又有了很大的进步。以殷墟为代表的商代墓地制度实行族葬制但在殷墟王陵区和贵族墓相对较少的个别族墓地中分别出现了“公墓”及“邦墓”的萌芽夫妇并穴合葬墓的数量也较之以前增多。到西周时期“公墓”和“邦墓”正式形成夫妇并穴合葬的现象更加普遍。这样墓地制度历经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殷商的发展到西周真正产生。在形成过程中其涵义不断丰富从氏族到家族到夫妇并穴合葬墓出现并明显增多墓地布局不断细化个体家庭的作用日益上升。墓地安排上除了考虑血缘关系远近外随着阶级分化的加剧还需考虑身份地位的高低和贫富的变化从而导致“公墓”、“邦墓”的最终产生。当然墓地制度也与当时人们的社会观念、思想意识有关。总之。墓制度是社会结构、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等多方面发展的结果与体现。所以墓地制度由社会存在决定并反映社会存在也是一定社会人们意识观念的反映。它体现一定社会阶段人们的社会、财产关系及血缘、亲属关系。二、‘周札)中所见基地之类型与制度先秦典籍《周礼》将周代墓葬分为“公墓”和“邦墓”两大类。按照《周礼·春官》云:“冢人掌公墓之地辨其兆域为之图。先王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凡诸侯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士居后各以其族。凡死于兵者不入兆域。凡有功者居前。”第一句话讲明冢人的职责是选择墓地但并未明言选择墓地所依据的原则。“图”郑玄注曰:“谓画其地形及丘垄所处而藏之”。贾公彦疏云:“谓未有死者之时先画其地之形势豫图出其丘垄之处”。说明墓地有规划图。后几句话是关于墓位次序的安排。郑玄注:“子孙各就其所出王以尊卑处其前后而亦并昭穆”。在这种墓地中从先王到士各等级贵族所处的位置有着严格的规定等级十分森严形成以先王为最高级别和整个墓地中心的金字塔式的等级结构无贵族身份的人则被排除在“公墓”之外阶级性十分鲜明。而“各以其族”表明了这种墓地的属性。“族者、何也族者、凑也聚也⋯有会聚之道故谓之族”n。即“公墓”是一种类型的族墓地是国君或诸侯的墓地。其等级性、阶级性和血缘性十分鲜明是具有等级关系的宗法贵族墓地。关于“邦墓”《周礼·春官·墓大夫》云:“墓大夫掌邦墓之地域为之图。令国民族葬而掌其禁令正其位掌其度数使皆有私地域。凡争墓地者昕其狱讼帅其属而巡墓厉居其中之室以守之”。郑玄注:“古者万民墓地同处分其地使各有区域得以坟葬”。贾公彦疏:“知古者墓地同处者上文云族葬是同处””。即“邦墓”墓大夫掌管和规划是万民聚族而葬的墓地。这种墓地规格不高没有地位显赫的贵族对于谁处中心或前后左右等墓葬的位置也无具体的规定是国民的公共墓地也可称为平民和下层贵族的墓地是具有阶级关系和血缘关系的另一种形式的族墓地。可见《周礼》中所记载的这两种类型的墓地都实行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族葬制是在原始社会氏族公共墓地基础上的延续和发展是商周时期社会阶级分化和等级结构演变的结果。这两种类型的族墓地除带有深深的血缘因素外还打上了强烈的阶级烙印。此外“公墓”还揭示了严格的等级关系。两者的墓位排列皆经过事先统一的安排和规划。因此《周礼》所见的墓地制度在反映血缘关系的同时并成为阶级关系的缩影。第二章东周楚高级贵族墓地一、楚国的墓地类型《周礼》中所记的墓地制度是中原的情形楚国的墓地类型与制度是否与此相符合还有待探讨。陈耀钧先生将荆州地区楚墓分为三大类:第~类是平民和下层统治者的公用墓地第二类是贵族家族墓地第三类是高级贵族墓地’。其中第一类是这三类中级别最低的这类墓地的典型代表有江陵雨台山墓地和当阳赵家湖墓地。后两类为贵族墓地但是否属于“公墓”东周楚高级贵族墓地应归于哪一类与《周礼》中的“公墓”能否等同须对这些墓地进行具体分析。二、东周楚中高级贵族墓的界定《左传·昭公七年》楚尹无宇对楚灵王说:“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皂皂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马有圉牛有牧以待百事。”这一记载中士以上各级均属贵族阶层即王、公(相当于卿)、大夫、士四个贵族等级。其大夫的等级划分众说不一。或为上、中、下三级”或仅指下大夫上大夫与卿身份相似或为上大夫和下大夫两级。这种现象皆因文献记载的混乱造成。《周礼》所记有中大夫、下大夫《左传》分之为上大夫和下大夫《礼记·王制》云:“诸侯之上大夫卿、下大夫、上士、中士、下士凡五等”。郑玄注:“上大夫日卿”上大夫与卿并为一类大夫仅指下大夫而言。那么高级贵族应包括王和上大夫卿。就楚国而言上大夫卿包括正卿、封君和上大夫。它们之间虽有差异但基本上同属一个级别。下大夫为楚中级贵族。东周楚中高级贵族墓的判断标准有不同的依据:可直接根据墓葬中出土的竹简记载或随葬青铜器的铭文推断。如春秋中晚期的淅川下寺二号墓的墓主身份可直接依据其随葬的一件青铜器的铭文“公子午”、“令尹子庚”、“佣”并结合文献记载判断为仅次于楚王的令尹为正卿级”。战国中期江陵天星观M的简文多次提到“为邸君番贞”“君”为其封号据此断定墓主番为封君相当于上卿”。战国中晚期荆门包山M出土的h筮祷简记有“为左尹邵贞”“。左尹相当于上大夫。若墓葬中既无竹简或其竹简和随葬青铜器铭文未能明确墓主的身份则主要依据墓葬的用鼎制度推测墓葬的等级。而这又依情况而定如果墓葬的随葬器物未被盗掘或墓中的正鼎较全则一般按照正鼎的件数判断等级。何休注《公羊·桓公二年传》云“礼祭:天子九鼎诸侯七卿大夫五元士三也”九鼎、七鼎为大牢五鼎为少牢三鼎日牲此为西周之制。由于东周时期原有的等级制度的渐次破坏用鼎制度演变为诸侯用大牢九鼎卿、上大夫用大牢七鼎:下大夫用少牢五鼎:士用牲三鼎或特一鼎。但春秋战国时期正鼎的计算标准有所不同。春秋时期楚国高级贵族墓以升鼎为正鼎计数到战国中高级贵族墓仍然使用铜或陶升鼎但只有王级墓仍以铜升鼎为正鼎。如战国晚期安徽寿县楚幽王墓随葬一套平底升鼎组成的太牢九鼎表明墓主为王级。王以下中高级贵族墓仅以铜或陶升鼎表示身份具体等级则一般通过有盖圜底鼎或圆腹鼎为正鼎的组成数量体现春秋战国时期都是如此”。战国中期偏早的湖南湘乡牛形山一号墓出土圜底浅圆腹有盖陶鼎组成的少牢五鼎两套:战国中期望山一号墓出土青铜圜底鼎和陶圜底鼎组成的四鼎各两套”。这些墓的等级皆属于下大夫。铜或陶圜底鼎组成的五鼎或四鼎是这一等级墓的墓主在经济上的差异的反映。实际上无论是渐川下寺墓还是荆门包山二号墓的简文所记载的两墓墓主的等级也与其所葬的鼎制相符。前者出土平底升鼎组成的大牢七鼎一套正符合墓主令尹这一身份。后者随葬有有盖圜底鼎组成的大牢七鼎一套与墓主的左尹身份相合。在墓葬出土的器物较为完整而墓中的竹简内容或青铜器的铭文没有告之墓主身份的情况下正鼎往往是判断墓葬等级的重要标尺但并非唯一标准。除了随葬礼器中的正鼎外还需考虑出土物的其他品种与数量如乐器也得综合考察墓葬封土的大小高低、墓室的形状与尺寸、木椁的大小与分室、车马坑的规模特别是椁的分室。战国中期的信阳长台关号墓随葬圜底鼎组成的少牢五鼎一套似为下大夫级。而该墓椁分七室。俞伟超先生认为:“木椁本是作为地上居室的象征而出现的。”认为椁室与等级有关。郭德维先生把九室墓、七室墓、五室墓分别与楚王、封君或卿、上大夫相对应。并且据此推断信阳长台关号墓为封君级。黄风春根据墓内出土的勺柄上、繁婴座正中、陶壶座上所刻写的“集”字判断墓主是楚国的“集君””。这似有矛盾之处。鼎制上该墓够不上封君级别。但椁分七室加上随葬品的种类多青铜礼器、乐器、车马器、陶礼器、漆木器、兵器、玉器等皆各其中有十三枚铜编钟并出土根竹简。这些又超出了目前楚国东周时期的考古材料中相当于下大夫级的望山M、湘乡牛形山一号墓的葬制。因此该墓的等级应介于封君和下大夫之间相当于上大夫级。如果墓葬的用鼎或其他随葬器物被盗严重不能从中看出墓葬的等级则可根据车马坑的规模、墓室结构、椁室多少等方面判断并同在这些方面与之相似或相差一级且等级已定的墓葬对比以推测其等级。如河南淮阳马鞍冢楚墓其南冢(即一号墓)被盗一空据此难以推断墓主的身份。其墓室平面为“中”字形这是它自身等级的最好证明。“中”字形墓在商代的殷墟遗址中已发掘座仅次于殷王“亚”字形墓这些墓的主人是商代社会中的大贵族。西周至战国“中”字形墓均为诸侯王级。如河北平山中山国王墓、辉县固围村魏国王公墓等。另外其西侧的车马坑随葬车二十三辆泥马二十多匹比淅川下寺二号令尹墓的车马坑多车十七辆比河南三门峡市上村岭号虢太子墓的车马坑多车十三辆:比河南浚县辛村一号卫侯墓的车马坑多马十一辆。因此马鞍冢一号墓的墓主身份应高于以上三者为楚王。目前考古学界一般认为是楚顷襄王。年发掘的湖南临澧九里号墓(编号为M)的随葬器物被盗严重鼎的数量不清但墓的规模和棺的层数与天星观号墓相当出土的瑟、编钟等乐器及大型镇墓兽、双虎座双风鼓架等漆器也与天星观号墓的同类器物规格相类似。因之临澧九里号墓的墓主等级与天星观号墓的一样同为封君。总之墓中的简文或青铜器铭文是推断东周楚中高级贵族墓主具体身份的直接依据。在此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则通常根据墓葬中正鼎的使用制度来推测劳注意同该墓葬制的其他因素结合起来进行分析。且简文或铭文记载的墓主身份与其使用的正鼎的件数相吻合。在墓葬器物特别是鼎遭到严重盗掘、数目不明的情况下可从其墓室结构、棺椁多少、车马坑规模等方面入手分析其墓葬等级。所以正鼎的使用制度虽然不是判断楚中高级贵族墓的唯一要素而是重要依据。并且对与墓葬等级相关的其他条件要综合考虑。根据以上划分墓葬等级的标准并结合当前的考古发掘和调查材料东周楚高级贵族墓地是楚王墓地(淮阳马鞍冢楚顷襄王墓地、长丰楚幽王墓地、纪山大薛家洼墓地)、上大夫卿墓地(浙川下寺墓地、江陵天星观墓地、临澧九里墓地、荆门包山墓地、信阳长台关墓地)第三章楚王墓地制度一、楚王基地材料分析迄今已发掘的楚王墓地是战国晚期的河南淮阳马鞍冢楚顷襄王墓地、战国末期的安徽长丰杨公及朱家集楚幽王墓地。.马鞍冢楚顷襄王墓地马鞍冢楚顷襄王墓地位于河南省淮阳县城东南约公里处的高地(淮阳原名陈公元前年楚顷襄王迁都于此又称为陈郢楚国在此建都三十八年)地处黄淮之间的豫东大平原上墓地西多米处是新蔡河再向西余米是分布有许多战国晚期中小型楚墓的淮阳平粮台龙山文化古城址。从年春到年底河南省文物研究所淮阳工作站人员对该地进行了发掘发掘出楚墓座车马坑个。该墓地由南北两连的两个土冢组成形似马鞍故名马鞍冢(图一)。北冢(即二号墓)封土高米墓口平面呈“甲”字形墓向东方向度。墓室由夯土版筑而成平面接近正方形东西长.、南北宽.米。七级台阶。墓室内的木椁已朽。墓东部的斜坡墓道残长约米墓道两壁镶有壶形铜片并插有旗杆。墓内大部分器物被盗。北冢西边的车马坑(编为一号车马坑)南北长、东西宽.米西部正中有二个斜坡通道北通道长宽分别约为.和.米南通道则长约.、宽..米。车马坑内随葬八辆车二十四匹马、二只狗。这些车马排列有序车靠东壁马头向西多数放于车前。腿北脊南。坑内西北角葬有陶鼎、敦、壶、钫、盒、豆、高足壶等明器南部有肩舆和泥质器物等。南冢(即一号墓)封土残高米、直径米墓平面为“中”字形墓向东方向度。墓室亦系夯土版筑而成平面也近正方形东西长.、南北宽.米。五级台阶。墓室内的木椁已朽。墓室有两条斜坡墓道东部的墓道残长.、宽.米南北壁上也镶有壶形铜片西面的残长.、宽.米(墓葬结构见表)。车马坑(编号为二号车马坑)位于西墓道的西侧南北长、东西宽.米东部偏北有一条斜坡墓道长宽分别为.、.米。坑内随葬二十三辆车二十多匹泥马和六面旌旗。由于车多坑窄车辆排列密挤南部十二辆车里fl#六组的形式排列每排六辆两车相对成组车向东西:车箱紧靠坑壁相互交叉放置唯二、四号车的车辕分别压在一、三号的车箱下。其余车辆置于中部顺坑而放车向南北或西南。一、二号车马坑所葬除双辕车外大多为单辕车其中最大的车由六匹马驾驭还有二匹马、四匹马拉的车。从用途看有战车、安车、和供游戏或小孩玩乐的小轮车”。从以上所述的两冢的封土、平面形状、墓道、车马坑规模等方面来看北冢比南冢的级别稍低应为后者的陪葬墓。关于南北两冢主人的关系根据杨宝成先生的《殷墟文化研究》一书的标准应为夫妇异穴合葬墓。杨先生在此书中提出夫妇异穴合葬墓的五个基本特征:两墓方向相同间距较密并行成组分布两墓墓主的性别相异、时间相近两墓的墓向与头向一致两者的规模与葬俗相差不大。这五个基本特征中尤以前三条即两墓的组合、性别和时间为重要。马鞍冢的两冢方向一致皆为东向、二者相连南北若列分布。两者的时间经发掘简报推断相差不大。由于人骨不存墓室的随葬品大部分被盗不能鉴定两者的性别。但能与楚王墓并列相连且时代相近规模稍逊一等的北冢应是楚王的配偶。因此两冢应为夫妇墓。关于夫妇墓的概念考古学界一般称之为夫妇并穴合葬墓或夫妻异穴合葬墓。夫妻合葬墓就目前的资料来看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同穴合葬即在同一墓坑内夫妇在同一木椁内并列而葬。如年发掘的春秋早或中期河南安阳后岗号墓和河南郑州二里岗的战国末到西汉初年的号墓拍。或在同一墓坑的两个椁室内夫妇各占一椁室并列而葬。如河南郑州二里岗的战国早期到中期的号墓。另一种是同坟异穴合葬严格说来应是夫妇墓在同一封土堆下的两个墓坑内安葬。而坟丘的有无目前已无法再清。日本学者太田有子认为在由壕沟围成的方形墓区的中央夫妇两个墓坑并列分布”。这种形式出现于战国时代。如山西侯马市浍河北岸的战国中期至晚期的年发掘的、号墓和年发掘的号墓。然而这两种形式的夫妇合葬墓在楚国的墓葬资料中至今未有发现。春秋战国的楚国夫妇墓都是夫妇两个墓穴较紧密地并列而葬应为夫妇(夫妻)异穴并葬墓。李伯谦先生在分析西周晋侯墓地的文章中称这类墓葬为夫妇异穴并葬墓。孟宪武先生把殷墟墓地的这类墓葬也称为夫妇“异穴并葬墓”。笔者认为东周时期楚国的这类墓葬为夫妇异穴并葬墓更为妥帖。马鞍冢的两冢就属于此类。.安徽长丰战国末期楚幽王墓地位于长丰县杨公、朱家集一带原属寿县。此墓地距寿县约公里处(寿县东周时期称寿春楚国灭亡前的都城在此建都十八年)。墓地有楚幽王墓和l座太中型楚墓组成。楚幽王墓是该墓地中规格最高者建于赖山之上分布于墓地的最南部。上世纪三十年代曾经三次被盗出土重要文物数千件曾在国内外考古界和史学界引起巨大的轰动。年安徽省文物工作队李德文等对之进行实地勘测进一步弄清其形制与棺椁制度“郭德维先生也对其椁室进行了复原研究。幽王墓的封土直径米方向正东度。为长方形土坑竖穴木椁墓墓口下有九级台阶。墓葬在东壁正中有一条墓道一椁一棺椁分九室。墓葬登记表见附表一。随葬器物因被盗严重已经不能完全弄清所知的随葬品有平底升鼎、鼎、篮、簋、瓿、缶、壶、盘、匹、豆、鉴等青铜礼器编钟、编等乐器和漆木器及兵器等。楚幽王墓的北边是l座大中型楚墓。安徽省文物工作队从年初到年月对M进行了三次发掘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于年月又发掘了MIO和M。这座墓中M为一座大型墓其余为中型墓。M相距较近分布在由杨公中学北面的高岗向东南和西南延伸的两座小山垄上。M与南边的幽王墓相隔公里是该墓地的第二大墓。M向北公里处是M再往北米处是M再往北是M和MMl一位于墓地的东部几乎呈南北纵列分布M则处于整个墓地的西北部。这l座墓皆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除M是石椁外其余为木椁墓。M北向o.度余均东向方向一度。墓葬都有封土大多由于年代久远成为略高出地面的土包。现存的封土中M的最高约.米。除Ml有东西两条墓道(墓坑东壁有长斜坡式墓道西壁墓道为短阶梯式)外Ml一有一条墓道其中M、M的墓道为北向其余座墓的墓道均为东向仅M为阶梯式其余均为长斜坡式长.米宽.".米。这批墓葬除M是石椁外其余都是木椁墓棺椁大多已腐朽仅仅M的棺椁保存完好M的则基本完好M的棺椁仅保存底板。M为重椁重棺墓M、M为一椁重棺墓M是石椁一棺墓M、M为一椁一棺墓M、M、M为一棺墓M、M的棺椁数不清。由于绝大多数墓的人骨架已全朽葬式无法知道。仅M的人骨架比较完整为俯身直肢葬经鉴定墓主为老年男性。M的人骨架被盗掘者扰乱过仍可看出为仰身直肢葬。因这l座墓都曾被盗随葬器物均不全各墓中未见青铜礼器可能是被盗的结果。大多数墓葬有铜兵器多数墓铜矛和相应数目的漆盾。其具体墓葬结构和随葬器物情况分别见附表和表。这批墓葬的年代和楚幽王墓相同为战国晚期。根据墓室的形状和大小、棺椁的规模和随葬品等方面可知楚幽王墓地的墓葬存在不同的等级差别。级别最高的是楚幽王墓这点是确定无疑的。M应为仅次于幽王墓的一座大型墓。其“中”字形的墓室平面和墓道中的五对带有错金银兽形和错银铜的工艺精致和图案新颖的铜戈揭示出此墓的墓主非一般楚贵族。M与楚顷襄王相比都是五级台阶和“中”字形的墓坑平面两者的墓室大小也极为接近。虽然不能据此判断M的墓主人也为楚王但至少可说明M的等级不会低于卿、上大夫。其次M、M和M的等级也较高。M虽遭受盗掘破坏棺椁数己不知晓但出土的三件精美的兽形器座说明墓中应葬有青铜器另从其墓中如鳞般摆列有序的五十多件璧、璜、佩、管、圭等玉器及出土的精美的兽形器座可看出墓主身份决非一般贵族。M的一椁双棺、随葬的五对铜兵器和鼎、敦、壶、盒、钫、罐等种类较多的陶礼器及大型龙纹玉佩等玉器显示了墓主的较高的社会地位。M的重椁重棺、椁分五室与所葬的五对铜兵器及制作精美的错银铜错银盾饰和精致的玉龙、玉壁等随葬品的规模可知墓主的身份也不低。这三座墓的墓主相当于中级贵族即下大夫这一级。M、M、M、M、M、M、M的墓室、墓道的尺寸比M、M的小随葬品的种类和规格较M、M、M的略少和低棺椁规模也较之稍逊。因此墓主身份应低于中级贵族相当于士级。可见楚幽王墓地葬有从王到士级的中高级贵族。另外从墓地的布局看其分布和排列是有规律可循的。大型墓单个分布楚幽王墓距其北的M有公里之遥M与北边的M也相隔公里。其余中型墓则往往两两成对一大一小南北并列在一起。M、M并列分布于南北线上均为北向。M比M多一级台阶。M的随葬器物的种类、数量和规格都比M的要多和高特别是其玉器和铜兵器的多少和精致程度是后者所不能比的。M、M亦在南北线上并列分布二者的方向十分一致均为度东向。M的台阶多M一级。M的墓坑稍大于M的墓坑其墓道的尺寸也略大于M。葬具规格也高于M。随葬品的器类与数量也多于M。M、MIO也是南北向排列在一起皆为东向。M的台阶比MIO的多两级。M的墓室、墓道的尺寸大于MIO葬具的规模和椁的分室也比MIO的要高、多。M出土的铜兵器较多M则较少见。这些两两成对的墓构成一组共组每组的两座墓的墓穴南北靠在一起彼此相距约一米且每组中南墓的墓坑、椁室、墓道大于北墓出土物的种类和数量也多于北慕兵器的类别和数量亦多于北墓。虽然除M的墓主性别可从人骨鉴定为男性外这组中的其它墓的性别难以鉴定但根据目前发掘的楚墓材料这样一大一小成对排列的同时期的墓葬~般为夫妇墓即大墓的墓主为男性小墓的墓主则为女性。那么楚幽王墓地的这组墓也是夫妇异穴并葬墓。这与楚顷襄王墓的布局特征是相同的。二、纪山大薛家洼墓地及其它调查材料.墓地材料年元月荆门市博物馆详细调查了纪山楚墓群它西距沮漳约公里南距楚都纪南城约公里东距汉水约公里。大薛家洼墓地是其中的一处位于纪山寺西北全长.、宽O.公里。墓地为南北向的自然山岗略呈龟背形墓地两侧地势低凹并向南延伸为极为宽阔的地带。墓地分布两个大冢其南面的一号冢最大封土直径米高.米。一号冢的东北约米处为二号冢封土直径米高.米。二号冢北部的封土与墓地的矩形台相重合。矩形台呈长方形东西向低于其南部二号冢的封土但高于其北部的长方形祭坛约l米。祭坛东西长米南北宽米略呈东西向。祭坛的东西两侧有台阶西边一级东边分布有长宽不尽相等的五级台阶。第一级最小长米宽米。第二至五级台阶等长均为米其中第二级最宽.米第三级次宽米第四、五级等宽米。祭坛之北是陪冢区共个小冢号冢至号冢的分布极有规律分为四行十排成正南北排列相互间距米呈东西向封土直径.米高.米(号和号的封土无存)“(图二)。一号冢与二号冢南北并列分布南面一号冢大于北部的二号冢。两冢的关系较为密切似乎为同一家庭的主要成员即一、二号冢应为夫妇异穴并葬墓。这种布局与淮阳马鞍冢的相类似。大薛家洼墓地的这种规模与布局与《荆州府志·陵墓附》所弓l述的《渚宫故事》中对楚庄王冢的描绘极为接近:“楚庄王冢在城西龙山乡前后陪冢者十冢皆成行列。”当然不能仅凭此记载就把大薛家洼墓地等同楚庄王冢。但从成行列分布的众多的陪葬墓的布局看两者十分相似。另外一号冢顶部海拔.米是纪山一带的至高点其南部地势低凹十分开阔颇有君临天下的气势。祭坛、台阶的设置也抬高了此墓地的王族身份。大薛家洼墓地依山而建冢室筑于山丘上十分雄伟属于楚王陵的可能性极高。此外还有仅见于《史记》等文献资料记载的夷陵。《史记楚世家》:“二十一年秦将白起遂拔我郢烧先王墓夷陵。楚襄王兵散遂不复战东北保于陈城。”《史记》中的《六国年表》、《蔡泽传》、《秦本纪》、《白起传》、《平原君传》等篇都记述了白起拔郢烧夷陵之事。《资治通鉴》亦云:“秦大良造白起伐楚拔郢烧夷陵。”对夷陵的性质杨明洪、吴郁芳等认为乃楚王陵墓。对夷陵的地望众说纷纭概括起来有宜昌说、纪郢说、宣城说、古云梦说、八岭山说等”。从楚文王都郢到白起拔郢在纪南城建都期间楚王死后应是就地埋葬在郢都附近建陵墓。因此夷陵很可能在纪郢附近但具体位置难以断定。根据考古界对纪南城楚冢的调查有些大冢的封土直径在米以上旁边有陪冢。如八岭山的平头冢、江陵与当阳交界处的熊家冢、荆川公路旁的楼台冢等。这些大冢具有王陵的规模一般位于纪南城的西北不只八岭山一处。由于文献对夷陵的记载不详又因夷陵已被烧毁我们无法考证夷陵的具体位置。夷陵是楚都郢期间的哪一个或多少个楚王的陵墓所在地我们也难以考释故夷陵的确切地望及其真正内涵只能存疑但有点是毫无疑义的:夷陵是楚王陵墓在郢都附近。对夷陵的具体年代不可能推知它不会是白起拔郢前的所有楚王陵的统称而是某个或几个楚王的陵墓且应埋葬有与前年相去不远的已故去的楚王烧毁夷陵对当时的楚国具有极大的精神摧毁力否则白起没必要费神费力劳师动众对之焚毁。如果大薛家洼墓地是楚王陵那么它和夷陵都应该是白起拔郢前的楚王陵园。当然并非称陵者皆为王陵如楚西陵应是城邑。夷陵为楚王陵己被许多学者所认同纪山大薛家洼墓地单独葬于山岗之上以南部一号冢为中心由长方形土台、祭坛、台阶和陪葬墓组成墓地气势磅礴惟我独尊具有陵园的规模。从现有的考古材料难以确定楚王陵出现的具体年代但典籍为我们提供了这方面的线索。春秋末期楚昭王的墓叫昭丘《战国策·楚策一》记载有江乙说予安陵君坛应请从死而被楚宣王封为安陵君的故事。《楚策四》记载楚顷襄王亦沿袭楚宣王的做法把两个以色相侍奉之臣封为鄢陵君和寿陵君。安陵、鄢陵和寿陵的“陵”皆指楚王的陵墓即陵园。《渚富故事》中所记的楚庄王墓虽陪冢众多且成行列分布但只称冢而非陵。楚国在战国经历了从弱到强又从强到弱的过程据此看来楚王陵圆的出现可能不会早于战国时期。若此说成立的话纪山大薛家洼墓地的时间可能是战国某个楚王的陵园。.纪山大薛家洼墓地与中原地区陵园的比较北方的秦国、赵国、魏国和中山国也有陵园。陕西风翔秦公陵园位于灵山西北北距雍城公里左右四周为高岭地带土厚水深。经年月至年月的钻探与试掘发现有十三座陵园其中座落在风翔南指挥公社南指挥大队的第号陵园很广阔占地面积达二万多平方米。该陵园坐西朝东微偏西北墓向为东西方向。最大的墓M属春秋中晚期呈中字形与之相距米的M也是中字形墓M位于M的东北是M的陪葬墓两者应为夫妇墓。与M相距.米的东北处是甲字形的M。殉葬坑K呈圆形分布在M东北的米处。在Mt、M、M的东墓道的下方分布有目字形或凸字形的车马殉葬坑(图三)。此陵园的布局与纪山大薛家洼墓地有相似之处:夫妇异穴并葬夫妇墓南北并列。夫墓最大位于妇墓之南并微偏西。从夫妇墓的相对位置而言两者都是以左为上即男左女右但就整个墓地来说纪山大薛家洼墓地以左为上而秦风南I号陵以右为上。纪山大薛家洼墓地的二号冢和座陪葬小冢分布于一号冢的北部都是一号冢的陪葬墓更加突出了一号冢的孤傲、独尊的地位。后者的最大墓也有陪葬墓除了妇墓M外还有规模小得多的低级别的M。M和M亦在M之北但两墓依次向左下方排列而不是象前者一样陪葬墓并列位于主墓的北部。此外前者的主墓只有一座后者的主墓则有三座后者三座主墓的右下方各有一座殉葬坑而且在陵园的最北部还有一殉葬圆坑这是前者所没有的。可从中看出后者最大墓孤立不群的中心地位不如前者突出。因此纪山太薛家洼墓地的陵园制比后者相对完备发展得更为成熟这是时间的差别造成的。后者比前者要早是秦国称王以前的公陵制。到战国时期秦国的陵园制不断发展渐趋成熟”。河北邯郸战国赵王陵在邯郸市西北的丘陵地区共组每组占据一个山包分别筑于个小山头上。这组大墓被称为陵。由于地面上不仅有封土而且又有台基故当地群众又称之为陵台。这座陵台皆坐西朝东建在山岭上规模宏大台面为长方形。在每处陵台的中部均有一两个高大的封土堆。有两个封土堆的都是一大一小南北并列so这种布局与纪山大薛家洼墓地的相同。陵台虽然以山为基、高大雄伟有的陵园甚至有围墙更使陵园具有独立性自成一体。有的陵台孤峰突起陵在峰巅气势压人更加突出国君至高无上的权威和独一无二的至尊地位。但陵台上的陪葬墓较少也未见祭坛、矩形台、台阶等设施其规模不及同时代的大薛家洼墓地这是两国实力和财力的反映。当时的楚国比赵国要强大得多这从两国的陵园规格上体现了出来。河南辉县固围村战国中期魏国王陵北距共山顶峰公里背靠山岗位于山南高地。墓地广袤米墓地中心隆起成长方形平台式高地。是一座以岗坡为基地略加人工建造的回字形陵园。陵园中心东西并列三座大墓居中的号墓的规模最大为魏王墓两侧东西对峙的号墓和号墓稍小是王后之墓。在号大墓的西侧有座南北并列的座中型墓似为陪葬墓(图四)。三座墓上有形制相同的享堂亦是中间大于两侧。这种夫妇异穴并葬的布局与纪山大薛家洼相似。但两者并列的墓数和方向不同一为三墓东西并列另为两墓南北并列。前者尚中后者尚左。这也与两国的婚姻形态的区别有关。魏王有两后陪葬大薛家洼墓地则只一墓并葬。两者的陵园形态也不相同。河北平山县三汲公社战国中山王墓地位于滹沱河北岸起伏的丘陵地带。历经年月至年月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共发掘了东周时期座墓葬、处墓上建筑遗址、座车马坑、l座杂殉坑、座葬船坑出土文物.万多件。三汲公社东部的城址很可能是中山国最后的都城一灵寿城。在城西公里的西灵山下东西并列分布有座大墓(M和M)在城内西北部的东灵山下有座墓(M、M、M、M)。M、M和M为大型墓M、M是两座王陵。另座中型墓应是中山王的同族近属。M与M东西并列而葬。经考证M是中山王墓M是其哀后墓。墓上有封土封土上建筑有高大的享堂。M出土的一块兆域图铜版表示出该陵园的布局规划。兆域图中五个享堂东西向整齐排列王堂居中王后堂和哀后堂分列左右两侧的夫人堂和另一堂亦对称分布。中间王、后和哀后三堂相等而大于两端的夫人等二堂。图中王堂和哀后堂与M、M的位置相当王后堂和另两个较小的堂可能因中山国的灭亡而未建成”。这种布局与辉县固围村墓地的大体相同。其夫妇异穴并葬的特点与纪山大薛家洼墓地的相似。纪山大薛家洼墓地与东周时期的北方秦、赵、魏、中山等诸国陵园都采取夫妇异穴并葬的布局是以国君或公为中心所建立的单独的陵园一般建在一定的高地上有陪葬墓、墓上建筑等陵园气势不凡王墓的特殊独尊地位十分明显与王墓并列的其它墓规模要小是等级差别的体现。在布局上大薛家洼墓地与秦公陵园存在更多的共同点都采取南北并列的形式。与魏王陵和中山王陵相比大薛家洼墓地没有发现享堂式的建筑以南或左为上后两者则尚中且不只一墓并葬。《礼记·曲礼下》:“天子有后有夫人有世妇有嫔有妻有妾”。魏王陵与中山王陵有后、夫人墓并列而葬而大薛家洼只有一墓并葬能入墓地者应是后这是夫人地位彼此存在差异和宗法关系不同的折射。三、综合探讨楚王墓与楚王陵白起拔郢前的楚王陵园除典籍记载的夷陵外可惜只有纪山大薛家洼墓地这一孤例使我们难以了解楚国陵园的发展脉络但毕竟从中可以窥探战国时期楚王陵的面貌。王陵依山而建气势雄伟。到楚都陈及都寿春期间由于地势所限无山丘可依只能屈就平地之上。而封土为冢、地处楚国都城附近、墓葬方向朝东和主墓偏南的尚东尚左的习俗、夫妇墓一大一小南北排列异穴而葬等是纪山大薛家洼墓地、马鞍冢楚顷襄王墓地和楚幽王墓地一脉相承的共同特征。然而随着楚王室的衰败楚王墓地的规模渐次缩小由陵园降至夫妇并列而葬的家庭墓地最后不得不和其它中高级贵族同处一个墓地似乎退回到不同等级的贵族丛葬一地的“公墓”制。楚幽王墓地所体现出的“公墓”制的特征与《周礼》所述的存在很大的不同其布局并不符合“公墓”的兆域安排。在方位上楚王葬于南并非“居中”。不过“中”并不一定是中间之意也可指中心地位。楚人以南为上南在其心目中就是“中”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这是楚国在方位上所具有的不同于中原地区的独特的地方色彩。也未见昭穆左右排列的现象大中型贵族居北并非前后。卿大夫士各级贵族“各以其族”的族葬被两两成对一大一小南北并列的夫妇墓所取代即宗法关系日益淡化家庭关系加强个体家庭的重要性不断上升宗法及宗法关系对墓地制度的制约日渐减弱。纪山大薛家洼墓地有矩形台、祭坛等设施和范围较大的陪葬区体现了王陵风范。马鞍冢楚顷襄王墓地除了二冢、二车马坑外未见任何其它的陪葬墓和墓上建筑规模和气势大不如前。对此较为合理的解释是白起拔郢后楚国的势力大大衰弱楚王偏于陈郢~隅已没有财力大造陵墓以示威武了。但楚王并未与其他贵族公用一个墓地仍然是单独起茔地。纪山大薛家洼墓地和马鞍冢楚顷襄王墓地的布局说明楚王为自己营建独立的墓地己从“公墓”中分离出去以突出楚王惟我独尊、孤立不群的至高无上的地位。楚王另起葬地导致“公墓”制的解体、这也是当时楚国封建君主专制中央集权体制确立的体现。囿于材料我们无法确知楚国“公墓”制解体的具体年代实际上楚王陵园形制完备的时候也就是“公墓”制末期的到来。战国末期楚幽王墓地与各个等级的贵族同处一个墓地不同于马鞍冢楚王墓地的独建茔地、与规格稍低的另一墓南北并列而葬的布局可以说是当时楚国势力进一步衰微的反映。在国家江河日下行将就木的形势下楚王只能屈尊与贵族公用一个墓地草草埋葬连陪葬的车马坑也没有。然而楚幽王仍然想方设法表明自己为王的独尊地位尽力与其他贵族拉开距离。特别是与中型贵族墓相隔公里以上以此显示楚王的孤傲与不群。从这点看来楚幽王墓与大薛家洼墓地及顷襄王墓地有一脉相承之处。就目前的材料难以考察楚王陵的发展过程但中原地区陵园制的萌芽、发展和成熟的演化历程可资借鉴。根据印群的研究琉璃阁墓地(卫国公室墓地)的墓地制度总体上是“公墓”但在其中区以第号墓(春秋晚期卫国国君墓)为核心与周围的M、M、M、M和一车马坑构成相对独立的单元(图五)该单元是陵园制的萌芽形态。属战国早期的山彪镇墓地大墓M与其东、南约一米的座小墓M、M、M、M、M、MIO、M和一座车马坑距离大体相等呈向心状扇形分布(图六)。以大墓为核心周围小墓陪葬的布局更加规律化大墓与陪衬的小墓之间比琉璃阁墓地在距离上相差较大、参差不齐的较为突出的现象要有规则得多。该l墓地在墓位安排上进~步向陵园制过渡陵园制开始成熟。战国中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76

东周楚国高级贵族墓地制度探研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