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娱乐、生活 >文学艺术 >重生之擅始善终.txt

重生之擅始善终.txt举报

简介:

前世受人冷落,重生改变一生

《重生之擅始善终》 01 前世 作者有话要说:</br>我个人能力有限,其实很多风格都写不来,本来也没想过要写重生文。但是女主前 后性格差异太大,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只能选择了重生。而重生之后,之前的设定都没有用了,所以写了 几万推了,又写了几万还是推了,现在算是无存稿发文吧。 写得有点慢,大家不要介意,慢慢等吧,养肥了再来也可以。 可能会有人怀疑怎么会这样的父母呢?事实上,有很多家庭并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美满。不过我似乎 也有点矫情了。 算是我的一种尝试吧,我想尝试不同的风格。 感谢大家一如既往地关注。<hr size=1 /> 02 重生 时间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同样的状态,因为不同的心态,感觉竟然天差地别。像这样闭着眼睛任由思 绪游动,放在以前,张雾善肯定会度秒如年,现在她倒是挺受用的。 很久没有这么轻松了,自从那一次爸爸打了她之后,她的神经就一直绷着,没想到死了反倒轻松了, 难怪人家会说一了百了。 渐渐地,旁边的声响传入到张雾善的耳朵里,有人说话,有人走动,她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她躺在病 房里。 她难道还没死吗?她想起自己听到的那一声代表无心跳的滴声,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该不会这里就 是另外一个世界吧?她在病房中死亡的,所以在病房中醒来? 张雾善坐起来,发现脑袋有点疼,还有点恶心,她缓了一下才下了床,走到窗边看出去:阳光灿烂, 跟一般医院的院子没什么区别。 正疑惑着,房门打开了,张雾善回头,看到林月桐走进来,她心一惊,迟疑地喊了一声:“妈……” 怎么妈妈也会在这里? 林月桐不赞同地看着张雾善,走过来将她拉回到床上:“嫌自己脑震荡还不够是不是,赶紧给我躺好 。” 脑震荡?张雾善又是一惊,她不是注入过度吗? 见张雾善听话地躺好,还异常认真地看着她,林月桐想起这个女儿之前也是这样乖巧懂事的,心里不 由软了下来,伸手抚了抚她额上的头发,叹气道:“好好地,怎么会想到去撞人家的车?要不是你爸的周旋, 对方也没有受伤,不然你不得蹲几年牢饭,以后可不要这样了。” “撞车?”张雾善喃喃地重复道。

第1页

“善善,以前你怎么闹,妈都随你了,因为妈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妈心里也不好受。”林月桐眼眶慢 慢就红起来了,她拉着张雾善的手,语重心长道,“可这会不是小事,你去撞人家,万一有个好歹,是会出人 命的。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了呢?妈可就你一个女儿而已,你怎么能这么对妈呢?” 林月桐又说了很多话才走,她后面说的话张雾善都没有听进去,脑袋里一直重复着撞车这两个字。 她二十三年人生里,就只有那么一次想不开去撞别人。那一次她难得回一趟家,客厅没人,她就随意 吃了点东西,刚要出门时爷爷就回来了,然后发现他放在客厅展柜的一个明清青花瓷盘碎了,他二话不说就劈 头骂她,她自然不肯背这个黑锅,争执不下,最后怀着一股火气开了张韫楷的跑车出去。心头大火无法宣泄, 偏偏还让她看到江宿那辆车,她想起他做的种种来,脑袋一热,鬼使神差地就踩了油门开过去。 那件事,发生在她大二暑假,还是20岁的时候。 见鬼了,张雾善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跑出去,拦住一个护士,问她日期。连问了三次,对方的回答都 是08年8月11日,张雾善这才有一种恐慌的感觉。 她在2011年8月11日死了,然后回到2008年8月11日复活! 真的是……太荒谬了! 张雾善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手指,左手食指上已经刺上一只荆棘鸟,修长白皙,还没变成干柴,手臂 上也没有触目惊心的红点,脖子上还带着那根项链——她真的变成了以前的自己。 “您没事吧?”护士看到她脸色不好,关心问了一句。 张雾善惊了一下,看着护士,半天才想起人家问了什么,恍惚道:“护士,你说什么样的脑震荡可以 让灵魂出窍啊?” 护士一脸茫然地看着她,她摇摇头,恍恍惚惚地回到了病房,爬上了床,拉起被子蒙住全身,身体却 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这么荒谬的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呢?她怎么可能回到了三年前?现在这个现在,跟以前的现在是不是一 样的?2008年8月11日,奥运会的第三天……她登地爬起来,想办法找了台电脑上了网,最后叹息而回 :幸好是一样的。 张雾善在医院里观察了几天,没有什么大碍,医生就批准她出院了。来接她的,依旧只是林月桐,记 忆中也是这样,而且回到家她还要面临一场严厉的批评。 林月桐看着一言不发的女儿,越发忧心忡忡,公公昨晚发话让全家人中午回家,肯定是要教训善善的 ,若是以前的善善,大不了就冲动回嘴然后负气离家,可现在的善善性子有点捉摸不透,就怕她会做出什么事 来。 车子停在门外,等待车库门打开,张雾善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记忆中熟悉的房子,忽然漫起一股心酸 ,无论是在记忆还是现在,这幢房子的大门都不会主动对她敞开。 果不其然,进到房内一大群人等着她。

第2页

为首的自然是她的爷爷,张建平,从张雾善进门就一直黑着脸。 “我们张家,从来没有出过这么顽劣的子弟。”张建平猛地一拍桌面,林月桐和张雾善震了一下,连 坐都不敢坐了,规矩地站着听训斥。 张建平呵斥的话脱口而出,一个一个帽子压下来,林月桐听着脑袋一阵发懵,可张雾善至始至终都低 垂着脑袋,毫无反应。老爷子说着说着也察觉到不对劲,不动声色地看过去,发现张雾善听也不听的样子,心 头大火一下子扑腾起来,他又拍了一下桌子,放下狠话:“今天你若不给江家道歉,你就永远都不要踏进我们 张家的大门。” 林月桐的心一下子揪起来,她眼巴巴地看着张雾善,扶着张雾善的手紧了紧,“善善,咱们还是去道 歉吧?” 张雾善抬起头,将所有人的表情看在眼里,有气愤、有冷眼旁观,更多的是厌恶,她拉下林月桐的手 ,无所谓地说:“我搬出去住。” “你!”张建平站起来,抓起拐杖就要冲过来,张佑棠和张韫楷赶紧稳住他。 “爸,这种不孝女不值得你生气。”张佑棠拉住张建平,回头指着张雾善大骂,“养你那么大,就是 让你来顶撞长辈的吗?早知道还不如不生你了,赶紧向爷爷认错。” “上梁不正,我有什么办法?”张雾善没有示弱,“总比有些人好,说得冠冕堂皇,做得却不堪入目 。” 张佑棠气极之下扬起手给张雾善一个耳光,然后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张雾善捂着脸, 慢慢地转过来,冷冷道:“道歉!” 刚升起的内疚感立刻消散无余,张佑棠恨不得刚才那个耳光再打重一点,他瞪着张雾善:“我教训你 还有错了?” “那我教训江宿又有什么错?”张雾善立刻反驳,“想要我道歉,还要看他有没有胆接受。” 别说张建平父子,顿时连张韫楷都觉得张雾善过分狂妄了,就算是普通人听到这样的话都要计较一番 ,更何况是那个江宿呢。 “你以为江博成死了,他们江家就散了,江宿就好欺负了?没见识的东西!”张佑棠好不气恼,恨不 得砍开张雾善的脑袋瞧瞧她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是我和他的事,跟你没关系。”张雾善放下捂住脸的手,看着张佑棠,“小心你尊贵的手,这是 我能忍受你最后一次打我了。” 张佑棠看着她眼里的恨意,心中一怔,这是他第一次对她动手吧?她委屈、生气都可以理解,可是哪 里来的恨意? 其他人也看出不对劲来,林月桐拉了拉张雾善的衣袖,张雾善扭过头拨开她的手,扫了众人一眼,绷 着脸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怎么了?”叶蓉卉看着张雾善的背影纳闷道。

第3页

相关资料推荐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1)

0/200

资料阅读排行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87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