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综漫芙兰.doc

综漫芙兰.doc

综漫芙兰.doc

上传者: straybirds17 2011-12-27 评分1 评论0 下载14 收藏0 阅读量142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综漫芙兰doc》,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您好!您下載的小說來自wwwtxtcom歡迎常去光顧哦!本站資源部分轉載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請支持正版版權歸作者所有!版權歸作者所有請在下載符等。

您好!您下載的小說來自wwwtxtcom歡迎常去光顧哦!本站資源部分轉載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請支持正版版權歸作者所有!版權歸作者所有請在下載後小時內刪除。如果覺得本書不錯請購買正版書籍感謝對作者的支持!  (綜漫)芙蘭  作者:水芙  淚奔的穿越  光與暗之神尚軒和宇宙一起誕生而後宇宙、星辰漸漸由他手中成型隨後誕生的六名神祇分別掌管其餘六種力量共同支撐著天地。  然而某天遠古的世界發生了變異以水之女神嫿婙的消逝為開端其他神祇一個接一個地從尚軒身邊消失天地歪斜自然是去平衡最後只剩下尚軒和掌管“山”的神祇帝昀。尚軒用自己的力量代替其他神祇支撐起他所愛的世界並竭盡全力向另一個世界的轉輪挑戰企圖借由他手下的命運使同伴復蘇。  芙蘭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穿越的只是從有意識開始她就來到了這個世界並寄生在一株蓮裏。很湊巧的是她記得劇情也知道嫿婙喜歡青蓮可是這位女神對蓮的喜愛不僅僅限於遠觀更喜歡採蓮。  浩瀚無邊的蓮花池盛開無數青蓮嫿婙經常在水面上走動偶爾伸手折下盛開的青蓮。  每次看嫿婙以愛花的心情采花芙蘭就心驚無比唯恐自己身首異處現在她的靈魂已經這一株蓮融合蓮就是她雖然折下花植物不會死但她一想到自己要缺胳膊少腿心兒就瓦涼瓦涼。  也許是怕死心態起了作用她所依附的那一株蓮自她到來之後便停止了生長再沒有開過花。在蓮花池無數的青蓮裏她這一株不冒頭的蓮並未引起注意反倒是芙蘭經常透過蓮花池的水觀察著水上的神祇看著他們嬉鬧再對比自己只是一株不能說話的植物默默淚奔。  直到嫿婙在尚軒懷抱裏化為泡沫沒有喜歡折花的女神威脅“花”身安全芙蘭的心態一下放鬆開來不久之後她終於在水面上綻放了花朵。  這一次的開花卻出乎芙蘭的預料一池青蓮裏出現一朵黑紫色的蓮想不引人注目都難何況嫿婙不久前才消逝而芙蘭的花正巧就開在嫿婙消逝的地方就更加引人深思了起碼那六位神祇都對她表示出關注。  芙蘭再次淚奔了:我不想的啊誰知道一池的青蓮裏會出現一株基因變異還好死不死讓本姑娘撞上頭彩我的低調啊!  原本好端端一個人穿到一株草上就夠悲催了好歹有自己的靈智芙蘭穿越之前看過不少小說自然比四周其他沒有發育出智商來的青蓮更早知道身處神陵的好處神祇聚集之處有著浩瀚的靈力。  芙蘭穿過來的歲月不短但她認為自己的智商只在普通人的範疇內沒有像X點的穿越主角一樣彪悍地自創一套毀天滅地的修真功法然後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她只是盡力吸收靈氣然後將它們儲存在自己的植物身體裏而已。  在這個世界她是穿越者也是異類芙蘭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她打算等這些神祇都離開之後再變回人身慢慢試著研究法術打定主意要將低調進行到底。而且她隱約感覺到遠古的變異和她的穿越有關她不想做公敵被追殺的尤其追殺她的還是一群神!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當尚軒將神力注入她的身體芙蘭知道自己躲不過也只好順勢將自己變成少女的模樣然後狀似嬌羞地在他們審視的目光裏紅著臉低下頭心裏繼續淚奔:姐好歹是一把年歲的人了居然淪落到裝嫩裝乖裝幼稚的地步誰來告訴我純潔無辜的眼神要怎麼裝啊!  “芙蘭”這個名字是尚軒為她起的在她強迫自己用甜膩的嗓音對尚軒喊出“爹爹”之後。以蓮花為原型總有些詭異的聯想芙蘭無比慶倖她化形時《封神演義》一書的作者尚未降世還好尚軒沒管她叫“哪吒”不然她絕對會學林妹妹的淚盡人亡!  大概是古人太好騙或是在生死存亡的關頭領略了奧斯卡影后的演技總之芙蘭成功蒙混過關混進了這群神祇中。  一開始跟這些神相處難度很大必須時刻保持演技芙蘭只得無數遍催眠自己“我是新生兒他們是長輩”並且深深鄙視自己裝嫩的行為久而久之臉皮也厚了“爹爹”“叔叔”什麼的芙蘭表示毫無壓力她頂著一張清純LOLI面孔眨著貌似純潔的眼睛從他們那裏A了不少好東西。  在芙蘭有意的誤導之下神祇們將她當成嫿婙的女兒或是替身。人終究是感性的生物即便心知在演戲相處的日子久了也難免被溫情迷了眼。  不想被視為異類更不願他們懷疑使神祇消逝的異像是由她穿越引起而恨她所以她始終不敢說出自己的來歷只能安慰自己他們的消逝都是命中註定。但是看著曾經關心她用心教導她法術的神祇一個接一個從身邊消失罪惡感又止不住地湧上心頭。  尚軒愛著這個世界也愛著他的同伴甚至超越他自己的生命於是他為所有逝去的同伴安排好轉輪等待他們再一次覺醒重歸神陵。  等待的時間是漫長的芙蘭所能做的彌補就是儘量為尚軒打發寂寞她知道自己既膽小又自私偏偏又放不下那一點點的良心作祟對此她只能黯然淚奔。  神陵早已不復太古時候的四季如春地面鋪著厚厚的冰層透過冰層的光折射出七彩的顏色美麗卻冰冷冰層之中封印著尚軒的本體。  再強的力量也有衰減的時候尚軒為了支撐這個世界已經打到了極限他只能用仲天打造的劍將自己的身體封印在寒冰裏儘量保存力量。  “芙蘭。”  黑髮的少女盈盈轉身眉心是蓮花形狀的朱砂印:“是帝昀大叔啊什麼事?”  司山的神祇帝昀相貌老成所以芙蘭總是以“大叔”稱呼他他也習慣了:“你今天不用去找尚軒聊天他的元神不在神陵。”  “啊?爹爹什麼時候走的?”說到這裏芙蘭不滿地瞥了帝昀一眼:“帝昀大叔你也不勸著爹爹一點元神用得太多對爹爹也是不好的!”  “尚軒找到昊玥了。昊玥目前的身體不能承受覺醒的力量我打算將他送到在人間的仲天身邊讓仲天代為照顧直到他成年。”  聞言芙蘭眼神閃爍了一下語調仍是一派天真:“尋找同伴這種事爹爹不是已經交給仲天叔叔了嗎?什麼事都親力親為他遲早會累死的等爹爹回來我得說說他!”  芙蘭的雙手早已在寬大的衣袖裏緊握成全想到劇情她就忍不住想起千湄。  擁有預言能力的千湄無疑是芙蘭最怕的一個神她現在雖然騙過了其他神祇但保不住哪天真相被捅穿她怕萬一千湄那雙不可視物的眼睛會看見她的未來……因此遠古時她總是躲著千湄走。  一個謊言需要更多謊言去彌補她早已沒有回頭路了。遠古時她和千湄相處得不多也沒太深的感情因此即便同情仲天的用情她心裏仍有一個聲音在說希望千湄依照劇情那般死去永遠永遠不要揭穿真相。  帝昀走到芙蘭的身邊低下頭問:“芙蘭你喜歡尚軒嗎?”  “我當然喜歡爹爹了!”  “尚軒就要消逝了你知道嗎?”帝昀煩惱地歎了一聲狀似無心地說:“對了你還不清楚尚軒設定的轉輪吧。尚軒的力量已經快呀到達極限他給每個同伴一顆‘覺醒’的種子昊玥成年後會和嫿婙一起回歸神職然後昊玥將取代尚軒成為新的世界之神。嫿婙覺醒之日便是尚軒消逝的時候。”  心念一閃芙蘭馬上猜出帝昀要做什麼便順著他的意露出焦急的神情:“那怎麼辦?我不要爹爹消逝!帝昀大叔你可不可以讓爹爹留下來?”  “唉我也想保護尚軒哪怕他只能永遠在寒冰裏沉睡也總比消散要好。”帝昀神情一黯從尚軒倒下那一刻起他就在心中下了決定不管世界變成什麼樣他只希望尚軒可以活下去“嫿婙絕對不可以覺醒。”  “那……要怎麼做?”芙蘭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說:“爹爹總是說希望他的同伴們可以像遠古時一樣在一起而且爹爹那麼愛嫿婙……如果我們不讓嫿婙覺醒爹爹會不會生氣?”  “所以我們要悄悄地做不可以讓尚軒知道。只要改變尚軒設定的轉輪阻止嫿婙覺醒昊玥也不會覺醒……這事由我來做你只要別告訴尚軒就好了。”帝昀知道芙蘭一直在替尚軒照看命運轉輪只要芙蘭不說尚軒短時間內不會發現:“嫿婙所在的時空定下的轉輪必須完全毀去嫿婙不能蘇醒!”  芙蘭的神色似乎動搖了又仍有點躊躇不定她咬牙說:“可是千湄覺醒的話會知道的吧而且他一定會告訴尚軒。”  果然帝昀馬上就想到那個柔弱的司風之神以及他那雙沒有焦距的眼睛:“你說的對也不能讓千湄覺醒。不千湄必須除去!”  芙蘭絕對是在挑撥離間但是在帝昀眼裏她只是一個不解世事的孩子從來沒接觸過六名神祇之外的人不曾沾染過人間種種陰暗她在他們面前表現出來的除了天真還是天真借刀殺人這種事絕對懷疑不到她頭上。  “那麼趁爹爹還沒回來你趕緊去改變轉輪吧我……我不會告訴爹爹的。”說著芙蘭幽幽低下頭任陰影擋住自己的表情:“我也很喜歡大家真的很喜歡可是我最喜歡的還是爹爹……昊玥哥哥以後還有機會覺醒的吧?”  帝昀摸了摸她的頭髮安慰道:“會的以後會有機會。”  “那個……帝昀大叔你可不可以送我去人間?”自從恢復人形芙蘭就沒離開過神陵。她迎上帝昀驚訝的目光不安地咬著嘴唇說:“我擔心自己沒辦法對爹爹說謊所以在爹爹問起之前我想離開神陵一段時間。”  費神的生活  帝昀理所當然地駁回了芙蘭的請求在他看來芙蘭就是一個孩子被他們幾個神祇保護在神陵裏沒有接觸過外界不懂人心險惡把她放到人間反而讓人擔心。  他只好安慰芙蘭尚軒現在很累很虛弱剛剛元神離開神陵將昊玥送去給仲天回來肯定要沉睡一段時間只要她自己不主動開口提起尚軒不會向她問轉輪的事情。  芙蘭略帶遺憾和不安地點點頭轉身跑開了。  事實上她也沒打算去人間比起紛雜的人類世界清冷的神陵反而安全她只要在尚軒和帝昀面前扮演好單純孩子的角色而不用應付那些難測的人心。之所以那麼說純粹是為了取信帝昀而已。  帝昀心計深沉是最不容易蒙蔽的一個神祇但他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對尚軒的重視。  只要她也表現出尚軒是她最重要的人帝昀就會將她當成同類在她還有利用價值的前提下他不會輕易對她出手。  芙蘭有點懷疑帝昀是不是對尚軒有意思。說是單純的同伴之情她肯定不信除了尚軒其他神祇也是他的同伴可是他為了保住尚軒卻輕易決定犧牲掉其他夥伴那份狠辣就夠她小心忌憚著了。  只因為她一句“無心”的提醒帝昀便決定讓千湄消失以保守住他改變命運之輪的秘密。誰知道她跑去人間之後帝昀會不會讓知道此事的她也一併消失起碼在神陵她可以躲在尚軒的眼皮底下基本安全是有保障的。  她現在扮演的是一個不解世事的孩子自然不善於說謊那麼這個謊要帝昀自己去圓她只能承諾不主動提醒尚軒因為尚軒是“最重要的”重要到她“無法欺騙”又害怕被尚軒討厭這種心態帝昀才能放心才能相信她會堅定地保守秘密。  眼下帝昀會毀掉千湄消除她的心頭大患即便千湄還能再轉世成未來的珊諾但他“覺醒”的機會已經用掉再也不用擔心他的預言畢竟那時候的珊諾只是一個人類無法觸及到神的領域也不可能預言遠古那場變異。  寂寞和性命比起來芙蘭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縱然在神陵冰冷又寂寞縱然她的心依然嚮往著繁華的人間可是她知道自己必須等待不能引起帝昀的懷疑。  不急不急她要耐心地等下去再忍一千多年等到《傾國怨伶》的劇情完結帝昀消失才能徹底安心然後《火王》的劇情完結七位神祇只剩三個珊諾和詠倩還是不能覺醒的類型只要再蒙住仲天就夠了。她已經從遠古等到現在不差多忍一些時候。  “芙蘭在想什麼?”  “爹爹?”  芙蘭聞聲迅速抬頭驚訝地發現尚軒的元神就在她的面前。她還以為尚軒將昊玥交給仲天之後便要繼續沉睡不會出現在她面前她才敢小小發一下呆。  一開始她真的不習慣身下的寒冰中整封印著尚軒的本體與真人無異的元神卻站在她的面前就好像一對雙胞胎不同的是他的本體總是閉著眼睛。  尚軒將元神分離的時候不多大概每隔好幾年他的元神才會出現一次然後抱著等候在冰面上的她教一些法術或是聽她說這些年的事情往往只有幾天便又消失。這一次他出現是為了昊玥大概很快又會重新沉睡過去。  這個時候看見尚軒真不是好事那代表她的演技將面臨一場考驗同時又高興終於有人來陪她說一會話真是糾結的心情。  尚軒溫和地笑了和以往一樣將芙蘭抱在懷中讓她靠在他的胸前傾聽他的心跳。他是以看待孩子的心態疼愛著芙蘭然而在和她相處時又不自覺地用上對待和嫿婙的方式。  在尚軒看來芙蘭出現在嫿婙消失的地方本體又是嫿婙喜歡的蓮花色澤上的差異正好顯示出她的與眾不同儘管芙蘭除了一頭烏黑的長髮其他方面跟嫿婙一點也不像可是當初剛剛擁有人形的芙蘭眨動著純淨的雙眼聲音甜美地喚他“爹爹”心裏就有一個地方軟了。  神祇不會有孩子無論他和嫿婙如何相愛都不可能有後代這是神祇的無奈而芙蘭的出現卻彌補了他的遺憾。芙蘭的出現透著他所不知的奇異畢竟池裏其他青蓮在嫿婙消失後便紛紛凋謝再無如芙蘭這般長出靈智化為人形的存在。縱然如此尚軒還是忍不住將芙蘭看做他和嫿婙的孩子手把手一點一滴地教導她。  原本嫿婙的消逝對其他神祇就有不小的打擊芙蘭的出現正好起到緩衝作用將神祇們從低迷的情緒裏帶了出來。嫿婙消失的悲痛漸漸從他的心頭淡去對嫿婙的愛轉變成對芙蘭的疼愛讓他能夠在之後漫長的歲月裏不至於太過寂寞。  其他神祇的想法可能也和他一樣因此大家對芙蘭十分寵愛。自從同伴一一消逝他不得已將自己封印在寒冰中陪伴在他身邊的一直是芙蘭。  “怎麼愁眉苦臉的?身體不舒服嗎?”尚軒握住芙蘭冰冷的手。  他告訴過芙蘭很多次他沉睡後要許久才能醒來叫芙蘭不用一直等在冰上可以到神陵的其他地方去玩神陵的外圈許多地方依然是四季如春但這個孩子就是沒聽進去依然常年在冰面上將吸收到的靈力注入他的身體。即便只是杯水車薪卻也足夠供他隔幾年讓元神出來一次。  芙蘭是他注入神力化成的少女她不是神也沒有邪氣按照人類的說法大概是“仙”吧。她擁有人的形體內部構造卻與人類完全不一樣身體素質雖然不如神祇卻比人類好得多並不會生病。然而神陵的寒冰是一種力量實體化的封印因此芙蘭長期貼在冰面上也會感到寒冷。  可是尚軒自己也承認每次醒來看見芙蘭等待的雙眼他心裏有一種暖暖的歡喜卻也更加心疼她凍得冰冷的手腳。  “爹爹……”  “嗯?”  “我最喜歡爹爹了真的最喜歡最喜歡爹爹。”仿佛想表達自己激烈的心情芙蘭握著尚軒的手緊了緊。  聽到女兒說喜歡是很高興尚軒卻不禁皺眉關切地問:“為什麼突然說這話?是不是我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不……不是!”芙蘭低下頭掩去不安的神情小聲略帶一點委屈得說:“爹爹人間是什麼模樣的地方?神陵裏總是冷冰冰帝昀大叔又要幫爹爹支撐天地沒人陪我……”  尚軒知道一定是帝昀告訴芙蘭他去找昊玥的事:“芙蘭也想去人間?”  私心裏尚軒並不想讓芙蘭去人間先不說人間的安全方面比不上神陵況且人心難測芙蘭一直被他們保護得很好是個天真單純的孩子偏偏又長著少女的容貌還有種豔麗的風情。讓她去人間太危險了萬一遇上歹人只怕被賣了她還幫人家數錢。  不過芙蘭孤獨的模樣也不是尚軒樂見的。神陵裏只有他和帝昀確實沒人能陪她派遣寂寞如果芙蘭堅持要去人間尚軒也不打算拘著她心裏卻有種說不清的失落。  尚軒尋思著是不是繼續麻煩仲天帶一個孩子是帶帶兩個孩子也是帶儘管他覺得仲天的性格實在不適合帶孩子起碼不適合帶芙蘭昊玥是男孩子吃點苦沒什麼。  “我是想去我從來都沒去過人間可是……”芙蘭把頭仰成貌似純潔的四十五度盡可能用依賴的眼神看著他:“我想和爹爹一起去。”  尚軒搖頭:“我走不開不如送你到仲天那叫他帶你去玩吧?”  “不要!如果我不在爹爹自己在寒冰裏靜悄悄會更難受我不要離開爹爹。”否則指不定哪天帝昀看我不順眼到時候我想不英勇就義都不行。“爹爹要不你這次睡久一點等你下次醒來我們再一起去人間好不好?以前優河告訴過我人間很大好幾年都看不完只幾天是不夠的。”  “也不是不行不過積蓄力量需要許久的時間可能是幾十年、幾百年……”說到這裏尚軒頓了一頓突然意識到他可能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等過幾年轉世為廣玉公主的嫿婙覺醒她和昊玥一起回歸神職之時他也將消散。“還是讓仲天帶你玩吧以前你也喜歡纏著昊玥雖然現在他的轉世還小但過幾年就會長大恢復遠古時的模樣和記憶他會和以前一樣疼愛你……”  “我不!我喜歡昊玥哥哥可是我最喜歡的是爹爹!”  “……好吧。”抵不過芙蘭眼底泛起的水霧尚軒終究是同意了他摸著芙蘭的頭說:“那再等十二年吧十二年後我就帶你去人間。”  十二年昊玥將從小小的孩童長大到時候仲天若找回雷闕天地間司“雷”的神祇將與嫿婙一通回歸神職。在那之前他可以用最後的力量帶芙蘭去一次人間只希望這個孩子知道真相之後不要太難過他不想讓任何人看見他的存在最後的崩潰。  芙蘭靠在尚軒的胸膛上笑容裏帶著一絲落寞心裏卻暗暗松了一口氣。總算忽悠住尚軒了十二年內尚軒不會再醒來希望帝昀能把握機會演好反派角色讓劇情如常運作。  想到這裏芙蘭忍不住默默淚奔。其實她此刻無比想COS一回咆哮教主仰天大喊:以後誰再說穿到少女漫很安全本姑娘跟誰急有一個帝昀就已經很不安全了更別說未來仲天轉世的特萊斯還想用核彈毀滅世界!少女漫只是將危險淡化到沒人看見的角落而已往往以陰謀的形式表現背地裏的刀子比明面上的拳頭更叫人防不勝防!姑娘我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普通人啊穿越後卻成天算計來算計去活得如此費神容易嗎我!!!  惡寒的悲催  等尚軒陷入沉睡芙蘭拍拍手從冰上站起來快步走到放置命運之輪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壓低聲音問:“帝昀大叔你做好了嗎?”  “好了。”帝昀擦掉額頭滲出的冷汗將重置過的命運之輪放回原位:“多虧有你提醒我已經封印了千湄的‘天眼’好在他尚未覺醒十四歲的身體不足以承受覺醒的強大力量他今生都不會覺醒……”  “那就好。”聞言芙蘭怯怯地低下頭暗自皺眉心中卻是驚訝於帝昀竟未直接弄死奉劍帝昀看上去不太像是另有計較不告訴她反倒像是想給千湄留下一點希望這是怎麼回事?  疲憊的帝昀沒有察覺到芙蘭的心事只問:“尚軒回來了嗎?”  “嗯回來了爹爹又去沉睡了。”芙蘭不安地拉了拉廣袖說:“爹爹這一次要睡得久一點他說十二年之後會帶我去人間玩在那之前都不會再醒過來。”  “十二年?”帝昀略一皺眉很快就想通了尚軒給昊玥和嫿婙安排的覺醒時間是十二年恐怕是出於對芙蘭的補償心理才想到帶芙蘭去人間。  自從遠古時同伴一一消逝尚軒也陷入沉睡神陵就變得冷冷清清芙蘭總是孤零零地趴在冰面上守著尚軒想必尚軒也是心疼她長久以來的孤寂想在消散之前帶芙蘭去見識一次人間的喧鬧吧。  帝昀對芙蘭更多是愛屋及烏既然尚軒疼愛芙蘭芙蘭也很喜歡尚軒所以帝昀默許這個非同伴的少女留在神陵裏何況這一次芙蘭的確幫了他大忙改動命運之輪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萬一被尚軒發現便是前功盡棄好在有芙蘭這個擋箭牌。  芙蘭含糊地歪曲概念並未解釋是她要求尚軒帶她到人間她斷定帝昀方才趕著趁尚軒不在的機會更替尚軒安排好的轉輪必定沒有精力分心關注她和尚軒的談話她必須讓帝昀誤會否則以他的精明肯定會除掉她這個不安定因素。  現在尚軒那邊暫時安全她的戲仍要繼續演下去務必要借帝昀之手除掉千湄就算因此讓仲天經歷原著那樣的痛徹心扉她也在所不惜。  遠古時仲天對她也十分照顧只是他的力量來自他的情緒尚軒也曾告誡過他要冷靜。只是嫿婙的消逝讓仲天的情緒有了較大的起伏她現在的身體又是草木構成仲天失控引起的火讓她膽怯因此她也和其他神祇一樣跟仲天保持著一定距離以免遭受波及。  芙蘭將不安置於面上她咬了咬嘴唇說:“帝昀大叔千湄不會告訴爹爹的吧?如果爹爹知道轉輪改變的話一定會非常……非常難過他會討厭我的……我不想被爹爹討厭……”  “不要擔心只要我們不說尚軒就不會發現。”因為其他發現的人都得死沒有人能向尚軒揭發此事!  帝昀很滿意芙蘭的緊張和不安她越是喜歡尚軒就越害怕被討厭自然不希望尚軒得知真相不用擔心她說漏嘴單純的孩子反而好利用。  他低下頭和芙蘭視線齊平認真地說:“我知道你不想讓尚軒難過我也一樣昊玥他們是我的同伴如果有其他辦法我也不願出此下策。比起這些我更不想看見尚軒從天地間消失所以嫿婙絕對不能覺醒千湄……我只能對他說聲抱歉你也不想讓千湄將這件事告訴尚軒的對嗎?”  芙蘭面色悲戚得點點頭哽咽而堅定地說:“我也很喜歡大家大家還有其他機會回歸神職可是爹爹消逝的話就再沒有機會重生了……在想到辦法幫助爹爹之前只好暫時請大家先等一等我不要爹爹消逝……”至於千湄還是快點死吧死吧死得越徹底越好!  “好孩子。想哭就哭吧現在哭夠了日後千萬別在尚軒面前哭出來。”  “嗯我不會讓爹爹知道的。”芙蘭借著抹淚的動作用力按了按眼珠疼得眼淚馬上流出來。  “那就好你好好待在神陵我要去一趟西域的八方寶刹。”  “八方寶刹?好像是放置炎鏡的地方?”  “沒錯。上古時代極西之地便是八方神煞彙集之地那些互相無法融合之氣因時間運轉之故六十年便有一次大劫難有一位來自天竺的神僧在當地建寺以鎮壓那股無法消弭的氣建寺之初因怕寶刹力量不足以鎮壓匯流之氣便祭上炎鏡。”  芙蘭迷蒙的淚眼裏透著疑惑問:“那為什麼要拿走?給爹爹回收嗎?”  “是要用來布一個陷阱轉輪改變的起始。”帝昀皺著眉頭歎了一聲:“自從神祇消逝便是古鏡在支撐天地如今尚軒回收了四面鏡子上附著的神力用以供同伴轉世覺醒。每回收一面古鏡天地就少一份支撐那些都要尚軒用自己的力量替補上去他的情況已經不容許再回收古鏡了。”  “是不是要把古鏡藏起來不讓爹爹找到爹爹就不會回收鏡子上的神力了?”  帝昀搖頭不再多作解釋只說:“時間緊迫我要儘快佈置好一切都將在十二年內結束以後尚軒有很多時間帶你去人間走動在事情落幕之前決不能讓尚軒發現。你回去陪尚軒其他事我來做。”  語畢帝昀越過芙蘭自神陵中消失。  確定威脅不在了芙蘭軟軟地蹲下低吟一聲兩手捂著自己的眼睛。  好疼啊!真不知道以前看那些武俠電影怎麼會有人狠得下心自插雙目本姑娘只是用手按了一下眼睛眼淚就嘩啦啦流出來了!  可惜以前沒有哭的習慣無法學某些淚包將自己的眼睛修煉成水龍頭那般收放自如神陵裏又沒辣椒粉之類的催淚物品就算有當著帝昀那個老狐狸她也不敢用只好做出這種自虐的舉措而且因為當著帝昀的面太緊張不小心按得重了點真是太疼了!  等了半天止住眼淚芙蘭擦了擦仍有點紅的眼眶扶著牆壁走回尚軒沉睡的寒冰上繼續自己萬年不變的工作給寒冰裏的尚軒注入靈力。  這也是取信帝昀的手段之一反正神陵內的靈氣充盈失去的靈力馬上就能補充回來能為自己賺個好印象還能留在離尚軒最近的地方出了事也好及時求助何樂而不為?  將來千湄轉世的奉劍正是因為被仲天打造的龍鳳釵所傷救治不及時拖啊拖啊的才會慘兮兮地掛了。醫生、護身符什麼的當然是離得越近越好況且還有帝昀這個危險因素生命沒保障啊。  帝昀很快就回來了帶回一面巴掌大、沒有鏡面的古鏡芙蘭只是露出一個好奇的眼神卻並未追問。  他們又恢復成以前的相處方式各過各的。帝昀忙於算計未覺醒的同伴重點關照奉劍和李盈連帶照顧上仲天和昊玥既然千湄要算計優河就不能留下別看以前優河老是欺負千湄他其實最疼千湄明白地說是優河愛上了千湄。要是千湄出事優河覺醒之後肯定會追根究底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帝昀也擔心優河對千湄的事情太執著會壞了大計畫。  芙蘭因為看過原著已經知道了後續的事情只是在帝昀面前裝裝樣子偶爾用帝昀的水晶球看一看人間卻不輕易插手。她對帝昀這個幕後大BOSS算計人的能力非常信任既然他決定要捨棄其他同伴來保尚軒那就絕對會用盡一切手段在十二年內達成目標。  在此芙蘭只能對昊玥、仲天和優河說一聲抱歉她不想被帝昀惦記上只好跟帝昀同流合污。昊玥和李盈的戀情只能以悲劇結尾但最後昊玥在詠倩製造出來的幻想裏也算和李盈長相廝守了。  至於千湄只能說這孩子命太好明明用光了“覺醒”的力量仲天居然還能讓他再度轉世要不是知道他不可能再覺醒芙蘭怕自己會忍不住親自動手捅他一刀然後在被發現之前毀屍滅跡。  嫿婙不能覺醒純粹是她自找的明知道她搖擺不定的態度累得尚軒和昊玥二人苦思可她卻放不下任何一個等轉世為蔚詠倩之後先愛上尚軒後又移情別戀和仲天好上因為自己逃避感情而不願意覺醒白白浪費了尚軒給她的光輪!最後多半是和仲天在一起了。芙蘭覺得她要對尚軒的死負很大部分的責任就算尚軒本來就快到極限但如果不是為了救詠倩破冰而出還能拖上很長一段時間的……  麻煩的一群!不覺醒更好沒有回歸神職就回不到神陵裏要知道她一直演戲也很累的明明是成年人的心智卻要強迫自己扮幼稚天知道她一身雞皮疙瘩不是寒冰凍出來的而是被自己說話的語調寒出來的!  螳螂與黃雀  忽悠過帝昀芙蘭也不能讓尚軒察覺到她的算計。尚軒不是傻的如果他醒來發現自己的轉輪出了問題第一個懷疑帝昀再來就要考慮哄他多沉睡幾年的她是否帝昀的同夥了。  尚軒對嫿婙的愛看過原著的芙蘭深有感觸。為了嫿婙他連自己的性命也不顧而為了救嫿婙轉世的詠倩他不惜和帝昀鬧翻甚至打破自己保命的寒冰而且在明知嫿婙不可能覺醒的前提下還是將光輪給詠倩自保。  誠如奉劍所說如果嫿婙不能覺醒尚軒會非常非常……傷心!  所以她無論如何都要在尚軒面前把自己摘乾淨將責任全部推到帝昀頭上才行!  好在這並不難改變命運之線的是帝昀偷走炎鏡的是帝昀封印千湄“天眼”使他無法繼續成長的是帝昀將優河引向滅亡的是帝昀……其中找不到半點她參與的痕跡在不久的未來仲天還會愛上沒有覺醒成千湄的奉劍而缺少仲天保護的李盈和昊玥都將死於帝昀安排的宮鬥之中這一次沒有神祇會覺醒!  只要將所有責任推給地帝昀尚軒即便知道帝昀的所做所為都是為了他也難免心懷芥蒂自然不會主動告知帝昀那十二年的約定是她先開口所求。就算尚軒顧念同伴的情誼不想直接和帝昀鬧翻經過這次的事也定會守著她避免連同伴都能輕易犧牲的帝昀也算計到她的頭上來畢竟她只是一個“單純”的孩子防範不住帝昀的陰謀不是嗎?  麻煩就麻煩在仲天會帶著虛弱的千湄闖進神陵那麼大的動靜她總不能裝作不知道可她又不能明目張膽幫著帝昀對付仲天要知道仲天可是未來繼承尚軒的神得罪他沒有好果子吃。  既然不宜在仲天面前露臉那就乾脆想個法子避開……  芙蘭看了一眼沉睡在寒冰中的尚軒心裏有了主意眼前的不就是個好例子。  自從恢復人形她就沒有再變回蓮花可現在她必須那麼做。芙蘭回憶著第一次化形時的感覺再度由人變花將根紮進冰中纏繞在尚軒身上。  神陵裏非常安靜平時連一根針落地的聲音都會變得無比清晰芙蘭將根紮入終年不化的寒冰裏動靜不小自然惹得帝昀前來查看。  “芙蘭!你在做什麼?”  芙蘭仰起頭給帝昀一個黯淡而憂傷的笑臉回答說:“沒什麼只是覺得爹爹要好久才能醒來我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裏好冷好寂寞所以我想乾脆我也陪爹爹一起沉睡。我的根可以接連不斷地將靈力輸送給爹爹我知道這點微薄的力量對爹爹來說不算什麼但起碼積少成多能夠幫爹爹再延續哪怕只有一秒的時間也好多一點時間就多一份希望總會找到讓爹爹恢復的辦法。”  聽了芙蘭的論調帝昀不由一歎看向芙蘭的眼神也懷上一絲憐惜隨即點點頭轉身繼續去忙他的破壞大業。  芙蘭垂下眼瞼擋去精光尚軒果然是帝昀的軟肋將話題帶到“為尚軒好”的方向帝昀百分之百會答應何況她的前期形象塑造得太成功帝昀不會把她的舉動往深處想實乃不幸中的萬幸。  當然芙蘭不是完全沒有意識相反化為植物形態的她可以將肉眼看不見的靈絡遍佈神陵。  許是帝昀認為她也是萬事以尚軒為重便沒有在意她的舉動相信她也是跟尚軒一樣毫無意識地沉睡因此他離開神陵為謀劃鋪路的時候也沒有再對芙蘭多留一個心眼給了芙蘭做小動作的機會。  芙蘭冷眼觀察了一些時日發現帝昀根本不像原著那般絕情地算計同伴的性命許是還想給同伴留點後路保留他們輪回和覺醒的機會起先帝昀只是封印了奉劍的“天眼”使奉劍的身體永遠停留在十四歲無法成長到足以承受“覺醒”的年齡。可是奉劍依然健康以人的身份好端端活著也許過個幾十年他也會如普通人一樣死去然後再一次轉世。  這不是芙蘭的期待她知道千湄下一次轉世會在一千三百三十多年以後而帝昀將在千湄轉世的珊諾與眾人相逢之前消失換句話說下一個輪回帝昀不可能再阻止千湄覺醒那麼一來的話……她和帝昀合謀之事也將曝光!  那怎麼可以呢?她怎麼能容忍自己被置於危險的境地?為了她為了她的未來故事一定要按照劇情一樣發展徹底剝奪千湄覺醒的可能才行!  另一方面芙蘭也同樣不喜歡嫿婙她是作為嫿婙的替身才得到神祇的疼愛儘管她很不喜歡這種情況可那確實她在這個世界生存的保障。一旦某天原主出現替身自然失去了作用。別的不好說她只知道到時候她不能再留在神陵裏礙眼。  世界上最殘酷的事情不是不曾擁有而是曾經擁有過一份溫情卻被剝奪。芙蘭知道她現在擁有的一切本該屬於嫿婙她是以蓮花的形態出現而後在尚軒神力的引導下才擁有人的模樣可是她既然已經感受過神祇給她的溫暖又怎麼甘心平白失去?芙蘭無法想像嫿婙覺醒之後那些神祇將如何處理她這個非神非人奇異的存在她的能力不足以與神抗衡即便被捨棄也無力反抗所以她也時常在想要是嫿婙別覺醒就好了。  既然如此又何妨與有著相同目標的帝昀合作一把?  芙蘭知道自己的心是凡人有著凡人所有的心理弱點和陰暗她自私、妒忌、膽怯……古人有一句話說得好最毒婦人心!  帝昀在心計上很有一套芙蘭承認她的頭腦不如帝昀但是事關生死她可以做到更加絕情不是因為她只將這個世界當成不真實的故事沒有投入感情正好相反她相信自己真實存在於此才更加愛惜自己的性命!  既然帝昀還下不了決心不如由她來推上一把就如帝昀所說只要將其中足以影響未來的線加以少許破壞命運的轉輪將改變軌道和速度!  哈!好在之前有帝昀做了一次示範她已經知道如何改變命運的轉輪了現在尚軒陷入沉睡帝昀也去了人間神陵中只剩下她一個沒有人會發現她的小動作。雖然她沒有聰明絕倫到能夠算計到遙遠的未來但她有原著的故事做參考只要將命運之線變成和原著劇情一樣就可以了!  帝昀可能會有疑心不過沒關係帝昀也是第一次改動命運又要擔心被尚軒發現心急之下出了微小的差錯也能解釋得通。  帝昀已經封印了奉劍的天眼可是芙蘭偏偏對奉劍加以引導讓奉劍得以窺伺帝昀安排的未來而且好死不死地被正要檢查命運之線的帝昀發現到最重要的是在那之前奉劍自己碰到了命運之線芙蘭的黑鍋自然要由他來背。  果然帝昀並沒有懷疑到芙蘭頭上芙蘭還在陪尚軒沉睡何況芙蘭是他的同夥那麼單純的孩子不可能沒事和千湄過不去。同時帝昀更驚訝於奉劍在受傷的情況下竟然險些突破他的封印還窺伺到他的企圖他只好立即消除奉劍的記憶也是在那個時候他才真正下定決心除掉奉劍。  如果說原本帝昀對同伴還有一絲顧念現在他改動的命運之線被奉劍看見以千湄的性格覺醒之後肯定會向尚軒坦言真相阻止帝昀而為了對尚軒隱瞞真相帝昀絕對不會讓千湄有機會覺醒千湄非死不可!  帝昀仍有動搖的心終於硬了起來他要將奉劍利用得更加徹底:尚軒是他的神為了尚軒即便捨棄整個世界也無所謂何況是同伴……  芙蘭有幸“親眼”看著帝昀前往人間化身成唐朝太子身邊謀士的模樣將李盈擁有超能力之事告訴了太子並且挑起太子對李盈的忌憚之心。太子妒忌李盈的得寵他無法忍受太子之位被奪走何況相士聲稱李盈和昊玥都是“天人臨世”在封建迷信的年代鬼神之說頗受敬重最終在皇后準備給李盈和昊玥定親的時候太子下了決定殺了讓他感到威脅的大皇妹!  此時仲天找到了奉劍可奉劍已是殘弱之身在傷痛的折磨下青絲成了白髮曾經明媚的雙目也漸漸失去光彩殘留火焰破壞力的傷口頻繁裂開。  奉劍目前的狀況根本堅持不了多久同伴之中擁有治療能力的只有尚軒和帝昀仲天知道尚軒正在沉睡他必須帶命懸一線奉劍去神陵求帝昀救治便再無心顧及京城中昊玥和李盈的狀況。  一切盡在帝昀的掌握之中也在芙蘭的預料之中。  奉劍將尚軒注入輪回中供他覺醒用的力量用於抵禦火焰的破壞力延續那早已走到盡頭的生命那個力量一旦使用就沒有回頭路尚軒在回收第四面古鏡時已經到了極限沒有更多的力量讓千湄再轉生一次。  真傻!如果不是貿然動用“覺醒”的力量千湄還能再一次轉世然後在適當的時機恢復神職當然前提是沒有帝昀搗亂。  為了要和仲天重逢的誓言他卻做到這種程度更可笑的是他以傾城之色的女兒身和仲天相愛心裏害怕男兒身被發現以至於與仲天相逢卻不敢相認生怕讓仲天看到他不再美麗的模樣。  他認為仲天愛的是“奉劍”而不是“千湄”所以想要永遠保持住“奉劍”的模樣以獲得仲天的愛情。  芙蘭覺得自己完全無法理解這樣的行徑這種行為無異於殺雞取卵嘛還是說仲天的愛情在他眼裏就淺薄到只是愛上一副美麗的皮相?  不過奉劍的顧慮也不是沒道理要說仲天愛千湄那性格的話遠古時代早該愛上了總不可能前世那麼多年的相處沒有了千湄的“堅強”今生和奉劍相處一個月就心意相通吧?可她記得仲天以前好像對千湄一直很不感冒。  難不成是因為前世仲天一開始知道千湄是男性而奉劍是以女子的模樣和他相識?有可能大多數人對待男性的要求和對待女性會有差別不能否認奉劍男兒身女兒心也起了不小的誤導作用以至於仲天下意識拿對待女人的態度對待他進而愛上了……  話說回來她到現在依然無法忍受千湄動不動就哭得梨花帶雨每一次瞧見都忍不住惡寒地抖上兩抖他真是女人的話還沒什麼但他分明是男的真搞不懂仲天怎麼能把一個淚包看成“堅強”他是打鐵時失手砸傷自己的腦子了嗎?  總之這一對她越看越囧總覺得仲天的愛情來得莫名其妙是帝昀製造的第一印象搗的鬼吧。該說是帝昀太能琢磨人心他對仲天的愛好居然如此瞭解連仲天喜歡外柔內剛的女性也一清二楚還特地讓仲天第一次和奉劍碰面時見到奉劍難得堅強一次的場面真強!  時間飛逝十一年的歲月匆匆走過明年尚軒將要醒來在那之前必須讓塵埃落定。  帝昀等待著他費心安排的局走到最後芙蘭也同樣心焦地期待結果。她利用自己知道劇情的優勢好不容易找到一次機會可能也只有這一次的機會能借帝昀的手毀掉千湄她要親自確定千湄無法覺醒才能安心!  此時芙蘭真的很慶倖托帝昀的算計現在奉劍已是強弩之末“覺醒”的力量也被他用得差不多了他活著完全是靠著一股精神力至死也想守住和仲天的約定以及愛情。  芙蘭表示她一點也沒有趁人之危的愧疚感對於千湄這個威脅自然得趁他病要他命永絕後患!  帝昀考慮的比芙蘭更多阻止嫿婙覺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僅僅殺死李盈還不夠要徹底鎮住水之女神的力量。  同樣是支撐世界的七神之一嫿婙的威力不在帝昀之下帝昀費盡心思想出了屬性相克的辦法那就是炎鏡!  炎鏡裏是仲天支撐自然界的力量帝昀則要利用它來阻止嫿婙的重生、覺醒!  可是只有一面炎鏡還不夠於是帝昀設局偷走炎鏡讓仲天打造出一面力量與炎鏡等同的偽鏡。為了打造這面偽鏡尚未覺醒的仲天竭盡全力然後帝昀安排了喜歡千湄的優河做殺手重傷仲天又用奉劍的死打擊得仲天徹底絕望然後將他的元神封印在偽炎鏡裏用以鎮壓嫿婙。  總而言之仲天要倒楣了芙蘭暗暗送上幾滴鱷魚的眼淚然後欣慰地笑了。  各有算盤  透過水晶球芙蘭看著尚軒凝望詠倩的畫面無法形容的酸澀從心底蔓延上來。  當初尚軒醒來發現自己安排的轉輪莫名變了樣預定在這個輪回內覺醒的同伴居然全部消失了其中包括他最在意的李盈和昊玥一起死于宮鬥原本應該保護他們的仲天不見了蹤影優河和千湄也感覺不到氣息。  尚軒不願意懷疑自己的同伴可是除了帝昀他沒有其他能夠懷疑的物件。芙蘭不可能她沒有理由也沒有機會做那種事她一直陪著他沉睡在他之後才醒過來再說這孩子個性純真她也沒有能耐避過帝昀改動轉輪。  去責備帝昀然後與他反目成仇這不是尚軒的性格。帝昀是唯一剩下的同伴何況帝昀那麼做的理由尚軒多少能猜得出來是為了他。  正因為如此尚軒的心情更加複雜。他既沒有質問帝昀也沒有去查是誰破壞了轉輪也許他根本不想知道答案。  芙蘭在心裏暗自松了口氣只是在臉上掛起擔憂的表情也不再纏著尚軒依約帶她去人間待尚軒為仍有可能覺醒的同伴安排好再一次的轉世之後便繼續陪著尚軒尚軒沉睡這一睡就是一千三百多個年頭。  鑒於上一個轉輪在他沉睡之中出了無法彌補的差錯這一次尚軒起了警惕心在詠倩出世的同時他便化出元神在帝昀欲言又止的注視下帶著芙蘭離開了神陵說是彌補一千三百年前的約定帶她去看人間的模樣。  可是芙蘭知道尚軒的目的是就近保護詠倩避免李盈的情形再一次發生。這不他又去看他的小女神了。  尚軒的眼神是那麼溫柔又有一種深沉的哀傷他只會靜靜地看著詠倩從不干涉她也不與她接觸地靜靜注視著她。  那種無聲的寧靜仿佛只屬於他們沒有絲毫插手的間隙。  水晶球的另一頭芙蘭神色越發落寞她的手無意識地揪在自己的胸口。  這一切全部是她早就知道的為什麼還會覺得難受?為什麼會有被遺棄的感覺?不那些從來都不是屬於她的一開始她就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更不該和神祇有任何牽扯!  “你很難過嗎?”經常趁尚軒不在的時候過來看芙蘭芙蘭手上的水晶球還是他給的:“也難怪你傷心嫿婙在尚軒心裏一直是最重要的上一次的轉輪出了差錯這一次尚軒一定很希望能親自護著那個小女孩直到嫿婙覺醒。”  “是啊爹爹那麼喜歡嫿婙……”芙蘭空靈的聲音透著明顯的哀愁“不論李盈還是詠倩都是為了嫿婙覺醒而存在的棋子她們也很可憐。而且嫿婙覺醒就意味著爹爹要消失那些神祇消失爹爹可以給他們安排新的輪回然後覺醒可是爹爹消失的話就是永恆的終點……”  “我不會讓那種情況出現的既然阻止過一次我也能阻止第二次。”  芙蘭憂鬱地看了帝昀一眼輕輕搖頭:“沒用的爹爹親自守著詠倩凡人不是他的對手再過幾年嫿婙應該就能覺醒了。”  果然帝昀聽了芙蘭的話之後眉頭又皺了起來。他懂芙蘭的意思如果只有一個人能活下去尚軒肯定選擇嫿婙可是他也同樣希望活下來的是尚軒。  不到萬不得已他真不想站出來他破壞轉輪那件事尚軒目前仍只是猜測一旦他親口承認尚軒肯定會非常氣憤他不願見到尚軒用慍怒的眼神看他。再說即便他真的從正面牽制尚軒尚軒衰弱的情況下能力依然在他之上他阻止不了尚軒。  難道這一次真的無能為力了?  帝昀無法想像有一天尚軒消失後會是什麼樣的情景但他可以確定只要他還在就一定會盡全力保住尚軒為此犧牲多少人都無所謂。  “對了有一件事不曉得你知道沒詠倩的父親正在挖李盈的陵墓近期之內應該會找到地宮的入口吧。帝昀大叔我記得你好像說過用炎鏡封印嫿婙的為什麼嫿婙還是轉世了?”  芙蘭“無意”的提醒正好戳在帝昀的心頭上。  嫿婙一分為二的緣由他大概能猜到她將心分給了兩個人一個是尚軒另一個便是昊玥。尚軒也知道此事所以他才會選擇昊玥接替他成為新世界之神在他消失之後昊玥也會守護好嫿婙。尚軒為嫿婙安排了最好的未來。  無論李盈還是詠倩都是為嫿婙覺醒準備的棋子尚軒掛念的只有嫿婙。如此說來同是嫿婙轉世的詠倩和李盈在尚軒心中的地位平等但是詠倩的能力尚未覺醒李盈卻很熟悉相比之下被至親殺害的李盈會恨上這個世界的人也是理所當然的而且李盈和詠倩是同一個靈魂無論詠倩在哪里李盈都可以感覺得到……  也許可以用李盈對付詠倩那麼尚軒就無法偏袒任何一方了而且李盈殺死詠倩的幾率更大!  帝昀倒不擔心李盈誤了他的大計李盈是歷史中脫軌的一縷幽魂猶如一則夢幻這樣的她是無法覺醒的來世的詠倩已經降生前世的李盈必須從時間中消去只有詠倩才是嫿婙復活的希望。  嫿婙與他勢均力敵不分強弱可是現在她一分為二李盈因狂怨死後複生轉為妖邪要控制她對帝昀而言並非難事。  除掉詠倩這一次的輪回便是完結起碼又能再拖一千多年。雖然尚軒不會放棄讓嫿婙復活但他也將繼續設法阻止只要活下來的是尚軒就好。  心中有了計較在尚軒回來之前帝昀匆匆離去芙蘭也收起水晶球躺回床上裝作仍在睡覺事實上她從來不需要睡眠。  唯一值得慶倖的是在她“清醒”的情況下尚軒一直陪在她身邊只當她“睡下”了才悄悄地去看詠倩。芙蘭知道尚軒對她很好所以她自私得希望這種仿佛是偷來的好可以在持續得久一點所以她再一次推動劇情。  按照原著帝昀很快會消失芙蘭心裏卻隱隱有一絲期待劇情出現偏差她希望死的是詠倩。  “芙蘭醒了就不要裝睡眉頭皺起來了。”尚軒在床沿坐了下來輕柔地撫摸著她的頭髮嘴角彎起淡淡的笑意就像在看一個耍性子的孩子:“沒和你說一聲就出去是我不好不要生氣了。”  芙蘭只得張開眼睛儘量讓自己的眼神顯得無辜臉卻鼓了起來嘴硬地道:“我沒有生氣!絕對沒有生氣!我……我就是剛剛才醒過來的!”  話是那麼說芙蘭臉上掛著埋怨和抑鬱心裏的小人忍不住在仰天長歎:姑娘我總不能每次把時間捉得那麼准恰好尚軒回來的時候“醒”過來偶爾也要鬧鬧小脾氣來掩飾掩飾這些年裝嫩裝得越來越習慣了真悲哀!  “好好。”尚軒知道哄她要順著毛摸芙蘭也配合地軟化了態度乖乖靠到尚軒的身上去臉上掛起明媚的笑容。  半晌尚軒低沉著聲音說:“芙蘭最近小吳會回來我可能有些事要做。”  “什麼事啊?”  “還記得昊玥嗎?上一次的轉輪他沒能覺醒這一次我一定會讓他和嫿婙回歸神職再來恐怕有一段時間不能顧著你你……”  尚軒有點猶豫要不要送芙蘭回神陵把她留在人間他不放心可是神陵有帝昀上一次轉輪出錯的事他只當是意外心裏終究有根刺他不能讓芙蘭也變成帝昀的工具現在能護住芙蘭的只有他。  似乎是看出尚軒的心事芙蘭忐忑地仰起頭低聲問:“爹爹你……你……”  “嗯?怎麼了?你從剛才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有什麼事想對我說?”  被尚軒一問芙蘭似乎更加急切兩手緊緊攢著被單眼眶裏浮現出水霧:“我……我知道爹爹一直想要回到遠古時大家在一起的日子你幫大家都安排了輪回……爹爹大家都回來的話你是不是也還會在我們身邊?”  “帝昀和你說了什麼?”  “不是不是帝昀大叔沒和我說什麼是我自己猜的……最近爹爹的氣息好像越來越冷淡了一千三百多年前你說起昊玥哥哥和嫿婙快要覺醒時也是這樣爹爹是不是他們回來你就要走?你留下來好不好?”  “……別多想。”  芙蘭掩飾不住的心虛和最後那句祈求讓尚軒放棄送走她的想法也對帝昀升起一絲不滿。  沒想到帝昀還是挑撥了芙蘭看樣子是不能把芙蘭送回神陵了她對他的關心反而更容易被帝昀利用。罷了最多他護著芙蘭一點這些年芙蘭也學了不少法術小心點應該不會有事。  總好過被帝昀利用芙蘭不適合捲進那些紛擾裏他保不住嫿婙只希望芙蘭別成為他的另一個遺憾……  得到滿意的答案芙蘭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當初仲天遭遇不幸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太相信自己的同伴才給了帝昀可趁之機下黑手。縱然她和帝昀是同謀卻也不能疏忽大意她辛辛苦苦忍了那麼多年眼看成功在即這關頭死得不明不白就太冤枉了。  想來想去始終是尚軒身邊最安全她才不要自己回神陵和帝昀獨處!  傾國怨伶一  對於蔚詠倩一行人的到來尚軒早已察覺他親自去了一趟美國看詠倩但只是一眼而已。  從他回來後臉上冷淡的表情芙蘭就猜到他現在的心情很矛盾。李盈和詠倩都是嫿婙的轉世他無法偏頗于任何一方因為她們都不是嫿婙卻都與嫿婙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芙蘭知道是她一手推動的結果可她必須裝作不知再一次不著痕跡地讓帝昀背黑鍋希望帝昀大叔日後做了鬼不要想起找她報仇。別怪她這都是命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其實她不是無情對於那些曾在遠古時相處過的神祇她多少都有些感念的如果不是為了守住最初的謊言她也不至於做到這個地步誰叫她的智商太普通不會布複雜局只好照著原著劇情適時地去挑撥一下帝昀不可避免要牽連到無辜的人。  罷了既然千湄已經解決了等帝昀死後她就罷手吧至於詠倩能不能活下來就看老天的安排她不會再干預。  雖然神祇並不需要多麼優渥的生活環境尚軒在人間的住所是在一個比較貼近大自然的鄉村但他也不想委屈了芙蘭所以他們的家很大並且保留著古老的建築風格與現代的高樓大廈格格不入。  芙蘭只能在心裏暗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尚軒都沉睡一千多年了即便他很努力在適應現代的生活有一些觀念依然停留在唐朝的角度從充滿古風的房子和裏頭的擺設以及尚軒身上的服裝就看得出來。  好在尚軒並沒有阻止芙蘭接觸現代的東西芙蘭表現得就像對這個世界滿懷好奇的孩子什麼都想試試於是在某次出門之後抱著一堆現代化物品回家但為了保住自己“純真”的形象她不敢打扮得太潮流給自己挑的衣服都是比較樸素含蓄的款式。  “爹爹小吳的車到門口了還有幾個沒見過的人。”芙蘭穿著一身連衣裙手裏捧著水晶球裏面正投影著門外的情景。她拿了帝昀水晶球的事瞞不過尚軒反正這玩意對神祇來說是量產道具就直接告訴尚軒這是她敲詐得來的戰利品。  聞言尚軒從軟墊上站起來摸了摸芙蘭的頭說:“我出去看看。”  不一會尚軒就帶著一群人走了進來看到芙蘭的時候那些人都愣了一下芙蘭身穿樸素但很有現代氣息的連衣裙出現在這間古色古香的房子裏顯得有點突兀不知情的人都忍不住猜測她是否與他們一樣是前來拜訪的客人。  道士打扮的中年男子越過眾人和芙蘭打招呼然後向其他人介紹:“她叫芙蘭是師傅的掌上明珠。”  幾人臉上都露出驚訝的表情畢竟尚軒看上去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而芙蘭少說也有十八歲說是兄妹還能信完全看不出他們是父女。  “你們好。”芙蘭沒有在意他們的驚訝幾乎每個知道她和尚軒關係的人都會露出這種表情她習慣了。  興許是在神陵裏待久了不習慣與人接觸芙蘭和他們打過招呼之後就蹭到尚軒身邊怯怯地看著那些陌生人。  尚軒拍了拍芙蘭挽著他胳膊的手不甚在意。芙蘭接觸過的人不多加上長期孤獨地呆在神陵冰冷的環境裏以至於變得有些怕生就連小吳也是相處很久她才接受的。  回頭安慰芙蘭的尚軒沒發現在得知芙蘭身份那一刻詠倩臉上閃過一絲失望她的心在那一瞬間仿佛被一隻無形的手狠狠揪住。  原來他已經結婚有了女兒……  不巧正對面的芙蘭把詠倩的表情看得很清楚即便是轉世詠倩的靈魂依然對尚軒有些記憶。  芙蘭眼珠一轉決定不解釋自己並非尚軒的“親生”女兒。反正花變人這種事就算說出來這群人也未必能接受指不定拿她當怪物。  時間過得太久芙蘭對原著的一些細節對話也記得不太清楚便乖乖坐在一邊聽尚軒說出詠倩是李盈的今生李盈是詠倩的前世。  詠倩相信了因為她的額頭有一顆和李盈一樣的淚狀朱砂痣曾幾何時她做夢總會夢見李盈夢見李盈曾經的人生而且不管她逃到哪里李盈總會發現。  詠倩的青梅竹馬爵文則完全不相信所謂的前世今生主要原因還是出於男人的妒忌心他其實很喜歡詠倩詠倩看尚軒的眼神卻讓他感到威脅。  尚軒年輕、英俊被稱為“先知”的他還有一種說不出的神秘感那是現代人不可能有的氣質溫文爾雅中又不乏強勢他吸引了詠倩。  現代人大多是無神論者既然尚軒把話說得玄之又玄偏偏拿不出任何科學的證據再加上妒忌心作祟爵文馬上就強硬地反駁尚軒的話非要尚軒給出證明來。  “吼什麼吼!這就是你們求人辦事的態度嗎?你們自己拿李盈沒辦法就會對我爹爹吼是看我爹爹沒脾氣好欺負是吧?”芙蘭第一個看爵文不順眼要不是姑娘我不宜暴露本性今天我非叫你橫著出去不可!自己喜歡詠倩不會去追求又見不得詠倩看別的男人吃醋的男人太難看了!  見芙蘭維護他尚軒回給她一個溫柔的笑習慣性地安撫炸毛的小貓。  這一幕落到詠倩的眼裏心又更痛了她從第一眼見到尚軒就覺得他應該是個親切的人可是尚軒對所有人都是冷冷淡淡只有在看向據說是他女兒的少女時才露出溫柔的表

类似资料

  • 综漫.doc

编辑推荐

膜分离与分离膜.pdf

美国历史文化.pdf

中国古舆服论丛(增订本)孙机 文物出版社 2001.pdf

应用心理学.pdf

空间解析几何(3版) 高红铸著.pdf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鱼的家常做法大全

为您提供鱼的做法大全:黄花鱼怎么做好吃,熏鱼的家常做法,清蒸鲳鱼的做法,不管是怎样的做法,我们这里鱼的家常菜谱全都有哦。快一起来看看鱼怎么做才好吃吧!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精选资料

热门资料排行换一换

  • 台语发音词典.pdf

  • 谋人谋职谋事业.pdf

  • 雅思考试报名流程图.doc

  • 自杀与美好生活.pdf

  • 风景园林图例图示标准.pdf

  • 水彩技法.ppt

  • 我就是化妆品达人1(张丽卿).d…

  • Vukic, et al.,-N…

  • 黑龙江省 绥化地区志(上、下).…

  • 资料评价:

    / 396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