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娱乐、生活 >文学艺术 >古龙 剑玄录.txt

古龙 剑玄录.txt

上传者: 聚伞圆锥花序
362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12-27 举报

简介:支持聚伞圆锥花序提供的电子书,质量保证

◆《剑玄录》第一回七残叟◆ 明月如画。 荒凉的山道上,绝无人迹。 一切静悄悄的,好似这世上只剩下一轮盈月与一座荒山,别无它物,山风缓慢地吹,静静地吹……这 里真无人迹吗? 不! 在那平广的山顶上,却端坐着七个人,他们没有一个人做声,如同七尊石像,纹丝不动。 这七人分两边坐着,一边坐着六人,另一边相隔一丈仅坐一人,良久,才见那一人首先动了一下身子 敢情这七人全部脱了力,那一人虽然能动,还无力站得起来,他缓缓睁开眼,轻声地叹息一声。 那人面色甚白,在月光照耀下,显得毫无一丝血色,年龄约在七十上下,看他脸上满布的皱纹,当知 他历经风霜的侵蚀,奇怪的是他年纪这么大,面上却无一点胡须。 另六个人与他正好相反,面色呈现老年人应有的褐色,颏下个个都有一大把灰白色的胡须。 再过二刻的时间,那白面无须老人道:“诸位觉得如何?” 足足过了二顿饭时间,另外六个老人有五位同时睁开眼,另一位没有睁开眼的老人道:“我无日叟今 天总算服了你!” 一位坐着虽然驼背弓腰仍比别人稍高的老人道:“为何要服他,还不是两败俱伤!” 白面无须老人苦笑道:“两败俱伤,果是两败俱伤,我们这样忘死拼斗,何苦来哉?” 一阵山风吹过,一位老人右手衣袖随风飘荡,一看便知这老人残了右臂,他一声大笑道:“既怕如今 ,何悔当初,二十年前你将那一剑公开,不就得了!” 白面无须老人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道:“二十年前我说那话,今天还是那话,只要你们胜得过我,自 会将那一剑公开,可惜二十年来,怪你们自己无能,哼!哼!我看再过二十年,你们也还不是我的对手!” 一位老人霍然站起,只见他右脚独立,左腿全无,他虽站起,摇了两摇才拿住桩。 白面无须老人叹道:“想不到名闻天下的‘铁脚仙’缺腿叟今天也站不稳了!” 缺腿叟气得怪声道:“你别讽刺我,今天你也没讨了好,别说二十年后,我们六位只要互传一剑,一 个月后便可胜得了你!” 白面无须老人大笑数声,潇洒站起,看来毫无失力的样子,六位老人齐皆失色,因从他站起的风声与 神态看来,显是功力全已恢复,连‘铁脚仙’还输他一筹! 白面无须老人笑毕,扬声道:“二十年前你们互传一剑,结果如何?我想二十年后,诸位还是只会一 剑吧!” 无目叟慨叹一声道:“我们谁也不肯将自己仅会的一剑传出去,看来二十年后果真还不是你的对手! 白面无须老人道:“你们自己不肯将剑招传出,却要逼我将剑招公开,以己之心,度人之心,你们想 我会这样做吗?再说天下哪有这等便宜的事!” 驼背弓腰老人缓缓站起,慢声说道:“谁叫你多会一剑,海渊剑法共八招,我们六人各会一剑,只有 你一人得到两剑,你若将一剑公开,大家都会两剑,天下不就太平了吗?” 白面无须老人一声凄厉长笑,历久不绝,好似要把自己胸中的积痛,全在这一笑中吐出,好一会他笑 得脸色微变,才慢慢止住,这一细微的变化,教另二位未做一声的老人看得清清楚楚。 隔了一会,白面无须老人调匀胸中的真气,才狠狠地道:“我比你多会一剑,可知这一剑我以多大的 痛苦代价换来的,每当午夜醒来扪心自问,以终生的痛若换来一剑,是不是值得呢?这一剑害苦了我一辈子, 我会将它轻易传给你们吗?” 六位老人脸色黯然,他们都知道这‘痛苦’二字的意义,因他们本身就受到这二字的缠扰,于是他们 都低下头来,心中回绕那一句话:“以终身的痛苦换来一剑,是不是值得呢?” 一朵乌云遮住明月,大地顿时黑暗下来,七位老人只能微微辨出彼此的面貌了,缺腿叟轻咳一声道: “今年又是白白比斗一场,二十年了!二十年了!然则就是再过数十年,我们也不能让有人在世上独会海渊剑 法两招,除非直到死去,大家不消除再斗之心!” 白面无须老人冷冷道:“你们若不能胜我,就是我死去之时,也不会将剑招公开,我宁愿与它长伴而

第1页

去,也不愿将那绝学白白长传于世!” 五日叟叹道:“何必如此!武学一道犹如吸食火烟一般,越陷越深,你将一招传给我们,满足我们的 欲望,让大家都会两招,我们也不会再以有限的余年来和你搏斗了!” 白面无须老人不屑地道:“废话!江湖上堂堂有名的七老之一——五日叟,竟会说出这样幼稚无耻的 话,可笑呀!” 五日叟被他讽刺得讷讷半天,说不出一句争辩的话。 缺腿叟大声道:“看来我们明年今日再见了!” 二位没做声的老人其中一位打打手势,另一位突道:“哑老的意思,各位若想多活几年,明年之约还 是取消的好!” 他功力显是最弱,到现在还未恢复,故而说话的声音十分弱小,被山风一吹更是模糊不清。 缺腿叟道:“哑老,聋叟说什么,叫他大声一点!” 残臂老人坐在聋叟旁边,听得清楚,将聋叟的话重复一遍,众人都知哑老医道精湛,驼背弓腰老人不 解地道:“此话怎讲?” 哑老向聋叟打了几下手势,聋叟又提起丹田之气,尽力大声道;“我们今日一拼,表面看来大家都受 了极重的内伤,假若再为明年之约努力习练,病势复发,不用一年,大家别想再见面了!” 白面无须老人点头道:“此话不错,喻某自觉内伤不浅,没有数载之功很难复原!” 哑老连比几次手势,聋叟冷然道:“你看来复原最快,其实受伤最重,没有十载之功无法复原,哑老 说为我们大家着想,也特别为你着想,下次之约,在十年之后!” 白面无须老人大笑道:“好!好!你们还怕我死去,使得绝学失传,十年后喻某纵然死去也会有一人 身怀海渊剑法两大招前来赴约,只是十年后,我看你们仍是无法胜得了我!” 残臂老人不服道:“假若能胜了呢?” 白面无须老人断然道:“喻某不但公开一剑,干脆将两剑全传给你们六人!” 缺腿叟傲然道:“这样说来,十年后我们六人比你还要多会一招啦!” 白面无须老人冷笑说:“你们一定胜得了我?” 驼背弓腰老人冷笑道:“这可说不定,目前讲来,哑老说你受伤最重,十年后敢保不败厂白面无须老 人大声道:“倘若十年后喻某胜了呢?” 五日叟凝重地道:“为示公平起见,十年后我们不胜反败,各将一招传你!” “君子一言。” 众人商议一会,连哑老也随声附和,同声道:“驷马难追!” 要知七老皆是武林中名重一方的奇人,说出的话自然算话,这一约定势难更改! 残臂老人道:“我们若有不幸,亦当有人身怀一剑来赴约!” 白面无须老人抱拳道:“就此说定,喻某告辞!” 说罢回身而去。缺腿叟大叫道:“慢走!” 当乌云飘去,明月重照时,这山顶上再无一人,恢复了荒山原有的寂静……◆《剑玄录》第二回雨中 人◆原野上只有丛生的林木与广阔的空间,四望无人。 天空本是一片湛蓝色,霍然遍布乌云,跟着隐隐的雷声轰轰响起,天变得真快! 当漆黑的乌云越聚越厚,大地渐渐阴沉,看来好像已是入夜的时候,其实才是中午的时分。 一声巨雷暴响,声音震彻长空,在那余音袅袅之时,豆大的雨点滴滴落在干燥的土地上。 又是一声更大的雷声,挟着倾盆大雨,犹如万马奔腾直掠而下,其势甚为骇人。 第三声雷声响起时,天空数道闪电交互闪出,顿时黑暗的森林中时而如同白昼,时而如在深夜……于 是雷声如同响炮,轰隆轰隆,响个不停,宇宙好似濒临焚灭的边缘,顷刻间就要天崩地裂……当一道闪电再度 照亮森林之际,只见林中奔逐着三条人影,前面一人左手垂着宝剑,鲜血从肩上湿透到胯下,半个身子成了血 人儿,他披头散发不顾自己的伤势,没命地逃跑。 后追二人手持白骨做成的怪剑,身子长得一般的高瘦,样子好像两具活动的骷髅,看来十分的骇人。 左边那人大叫道:“姓芮的!今天让你逃掉,‘人魔’柯轻农是你养的……”右边那人跟道:“乖乖 跟我们去见堡主,再逃被我‘地魔’那印远抓着,叫你遍尝地狱十八刑的滋味……”任凭他俩如何恐吓、叱骂 ,前奔那人只有一个意念:逃!逃!逃……他这时已辨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求生的欲念充满 他的脑际,他晓得被抓着便是死刑,现在他明明早已精疲力尽,但脚下仍在不停地挪动,他仿佛忘了体力的极

第2页

限,更忘了自己不轻的伤势,就是前面是大海、是悬崖,也毫不考虑地奔逃过去! 闪电逸去,林中顿时漆黑,不辨五指,后追两人全凭灵敏的听觉追踪前者,如此一来大大影响他俩人 的行脚,若非突然的天气变化,前者早被他俩人捉住了。 奔出了森林,霍然失去了前者的奔跑声,他俩赶紧停下脚步,用力探测前者的所在。 这时大雨“哗啦”“哗啦”的下,他俩只听到雨声,再也听不出一点脚步声。“人魔”柯轻农急急道 :“二哥,别真真给你那小子逃掉了!” “地魔”那印远坚决道:“这小子中了我一剑,逃到这里已是奇迹,一定躲在哪棵树后,等下个闪电 亮,谅他再也逃不掉!” 雨势丝毫不减,他俩的衣服早已湿透,只见他俩如同两只大猫,用出全付的精神去捕捉一只将要到手 的小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闪电仍不见亮起。 “人魔”柯轻农已有点沉不住气,手上的怪剑不停地挥动,暗道:“倘若那小子不在附近,傻等在这 里,那真是一头大呆鸟了啦!” “地魔”那印远外表沉着,心中也不安静,暗道:“真叫那小子逃掉,回去怎好向堡主交待?” 霍然一道闪电亮起,把整个天空照得不下白日,人魔突然大叫道:“在那里!在那里!躺在那里!” 那逃逸的人原来就躺在他俩身前三丈处,敢情他已昏死过去,身子一动不动,连呼吸的声音也微弱得 使他俩人听不出来。 “地魔”那印远大笑道:“好小子!看你还能逃不?先砍下你这双能逃的脚!” 说着,一剑飞快砍去。 就在此刻,闪电逸去,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 “人魔”柯轻农一听不对,急忙道:“二哥!二哥!你怎么啦?” 这时伸手难见五指,人魔正在奇怪,忽觉胁下一凉,鲜血立时泉涌而出,他大吃一惊,因这一剑刺来 ,他竟丝毫不觉,若这一剑刺在心窝中,岂不马上报销! 只听一个其冷无比的声音道:“还不快滚!” “地魔”那印远颤声道:“三弟我们走,今天认栽啦!” 雨声渐小,一阵脚步声后,良久不见动静。 忽然一道红光亮起,只见一个身着玄色长衫的公子拿着火光直冒的熠子,冷冷地站在那里,光亮照在 他的玄色长衫上,耀出奇妙的光彩,那长衫的质料说丝非丝,说绸似绸,但一眼便可看出是非常高贵的物品。 看啦!刚才下了那么一场大雨,他的身上竟然没湿。 他持着火熠子照照躺在地上的人,看那人满身是血,八成是死了,不由皱着眉头,暗道:“救一个死 人干吗?” 他转身欲走,突见那人微微一动,当下弯下身子伸手探去,这一探发觉那人脉博十分微弱而且跳动得 不正常,显得身中巨毒,虽然尚有一口气在,离死亦不远矣! 他摇了摇头,缓身站起,但当火光照在那人的脸上,他的脸色突然惊奇万分,身子不由赶快蹲下,举 火仔细照去。 越看那人越和自己相似,只是瘦弱一点,就连身材,高矮亦和自己一样,除了装束以外,这人如同自 己的影子,无一不酷似十分! 他本是惊讶,继而念头袭上他的脑际,惊讶之外心中窃喜,暗道:“叫他装成自己,谁也发觉不了! 有了肯定的念头,他再不吝啬,从怀中掏出一只锦盒,盒中分两边隔开,一边是红色的药丸,一边是 白色的药丸,他将白色的药丸取出一粒,给那人服下。 一会,那人缓缓站起,一抬头,见丈外站着一个模糊的影子,但可确定不是敌人,于是抱拳道:“在 下芮玮,承蒙阁下恩救,敢问高姓大名?” 玄衫公子冷哼一声,骄傲地道:“跟我来!” 芮玮遵命跟在他身后,离开这片森林地带。 雨完全停了,乌云渐散,阳光探出云头,大地顿现光明,这样奇怪的天气变化,来得快,去得也快。 芮玮肩上的剑伤甚重,走了一阵,鲜血又慢慢渗出,玄衫公子装做不知,忽然加快步子奔跑起来。 芮玮咬住牙根,紧跟在后,他的性格倔强,请求的话决不肯轻易出口,奔了一阵,肩上的流血将整件 长衫染红一大半。

第3页

相关资料推荐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432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