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宝贝你被通缉了

宝贝你被通缉了.doc

宝贝你被通缉了

xiaoyahuozi
2011-12-27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宝贝你被通缉了doc》,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

宝贝你被通缉了第一次要给一个牛郎?!夜晚总是迷人的尤其是身处在这样的一个灯红酒绿的世界中!本市最大的梦幻夜店高级VIP包厢!“来雅思我们干杯祝你生日快乐!”女孩身边的女子拿着酒杯递给了她。李雅思一袭chanel白色连衣长裙小脸上有着甜美的笑容显然与这梦幻夜店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生日快乐!雅思。”没错今天就是雅思岁生日这帮死党是专门来给她庆祝生日的。看着面前一个个搂着一个帅气牛郎笑得娇艳的死党雅思的唇角微微抽搐这几个腐女!“可丽你说的神秘的地方就是这里?”她的这帮死党这一次她的生日竟然硬是把她给拉到了这里。可丽同其他的女伴诡异的笑着眨了眨眸子“雅思今天可是你岁的生日呢身为死党的我们自然可是为你下了血本啊。”“咦?”雅思浅笑着眯起了眸子。可丽神秘的把嘴巴附在了雅思的耳边“今晚我们可是为你准备了别样的成人仪式噢保准你终身难忘。”“……”“雅思怎么样?感觉这酒如何?”雅思看着死党可丽那越发诡异的小脸也感觉到了一丝怪异“可丽这是什么红酒?为什么感觉味道怪怪的?”对面的死党闻言眨着神秘的眸子只是暧昧的笑“雅思这酒可以让你今年的生日更加的难忘噢。”“什么意思?”雅思隐隐的便有了不好的预感。“雅思今晚你一定会拥有一个难忘的夜晚的。”“你们……”雅思的灵动的眸子中有了一份忧色“你们不是在酒中下了药吧?”“哈是下了药而且不是一般的药啊。哈雅思今晚好好的享受吧。”雅思皱眉看着自己的死党。可丽轻拍雅思的小脸暧昧笑道:“李雅思小姐这可是我们几个死党商量之后为你下了血本送给你的这份成人礼物啊……”第一次要给一个牛郎?!可丽轻拍雅思的小脸暧昧笑道:“李雅思小姐这可是我们几个死党商量之后为你下了血本送给你的这份成人礼物啊……”“本来嘛岁的时候就应该送给你了可惜连着三年你大小姐都不肯接受今年好不容易把你拉来了这里这份礼物我们可是一定要送出去的呀。”“可丽……”雅思的眉已经纠结在了一起。她这几个死党唔就是这一点个个早恋这实在让她不敢恭维。可丽看着雅思说道:“雅思你不要生气噢你都已经二十一岁了该体会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女人啦可不要以后成了老处。女。”“对呀你不知道嘛你身为我们的死党现在还是处。女之身真的是跟不上我们的步伐呀。雅思这次的这个男人长得绝对没有话说可是才来到这个夜店啊听说……唔还是一个处男呢。雅思一会他就来服务于你了放心费用我们几个已经全包了你就只管尽情的享受哈哈。”“喂喂……你们这几个腐女太过分了……”竟然把她的第一次要交给一个牛郎?!NO!眼见着这几个腐女就拥着那几个牛郎一齐消失了。雅思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发热。一杯又一杯拼命往着嘴里灌着饮料。可是那股灼。热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的在自己的体内燃烧着。雅思想出去可是这门却被那几个女人给锁死了。她知道是药效发作了怎么办?看来是出不去了!压抑着身体的不适雅思没有想到这药效发作的竟是这般的快。又是这般的强烈!挣扎着站了起来她向着浴室中走了过去冰冷的水拍在小脸上也没有让她能好受一点。好难受好热好热!忍不住的抓扯着衣服可是理智却一次次的告诉着她不可以!好久没玩过刺激游戏了……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以至于她根本就听不到外面的那一声惊叫的声音。“啊!血……好多好多的血……”服务生同一个戴着黑色墨镜一身黑色装扮的男人无意中就撞到了一起。男子的面容冰冷只需看上一眼即让人浑身都发颤。男人的手指轻暗了手中最先进的设备装置。推开一扇客人的门时服务生就看到这个经常来光顾他们这里的上流社会的在这个城市没有几个能惹得起的人物传闻也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人物竟然就这样倒在了地上。服务生颤抖惊叫一声。而后赶到的保全人员证实已经没有了呼吸。“有人死了!”紧接着又是一声惊叫。一时间之间这楼上的临近包厢之中笼罩着一份恐惧。“马上报警!”夜店经理深知此事重大也不敢有怠“还有现场封锁起来谁也不许再出去直到警察来。”“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或看见什么人?”夜店经理眼神犀利的看向了那个服务生。“我刚刚要进来时慌乱之中撞到一个一身黑色装扮并且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找!”冷冰冰的吐出来一个字。黑衣的男子已然摘下墨镜快速的行走在这梦幻的包厢走廊向着电梯的方向而去。身后隐隐的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很明显的是向着这个方向而来。男子没有犹豫一分一个迅速转身即闪进了走廊一边。透过窗口果然所见大厅的门口已经被人封锁起来。电梯的门再一次的打开紧接着身后一阵脚步声再一次的传来:“听着那个可疑的男人是穿着一袭黑衣并且带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身后一道强硬的声音紧接着几个保全的脚步声。好久没玩过刺激游戏了……黑衣男子的冷眸危险的眯了起来唇角邪魅的勾起手按向了怀中的那把枪……想想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玩过这么刺激的游戏了……突然一阵警鸣声响了起来。“警察居然这么快就来了。”…………冷眸散发着危险的光芒黑色的身影径自的闪进一间高级的包厢。门是上了锁的只是这又怎么会难得住他。有开门的声音雅思沉默了!水龙头里的水正在哗哗的流着蓦得雅思一下便关了阀门。倚在浴室的墙上浴室的门已经被她在里面给反锁上了。房间中似乎有脚步声牛郎来了!冷眸微眯着扫视了一眼这间包厢显然这里应该刚刚有不只一个人。可是此时竟空无一人。浴室里传出来的水流声让他的眸子再一次的冷眯着浴室中有人!门外已经有着嘈杂的声音他的听力一向很好看来是除了封锁了门口即使这房间中也要一间间的来搜索了。他没有思考当即就拖下了他黑色的外衣和裤子。拿出身上特有的武器他的手接触到浴室的门锁轻轻一转浴室的门就被打开来。“你……”雅思没有想到即使门被反锁了这个牛郎也能这么轻易的便进来了!身体上传来的热意因为刚刚关了水而越发的强烈理智告诉她要离开这里脚下一滑一个重心不稳人却向着门口倒了下去。非常不自愿的就扑向了某个“牛郎”的身体上。“该死的!”一声男人的低吼!“啊!”雅思的一声惊呼。雅思惊慌的看向了那个意外的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牛郎!男人个性短发下两道剑眉微皱有着一双深邃的双眸挺直的鼻薄而性感的唇那完美的轮廓简直是上帝的杰作。那犹如王者的气质透着高贵和不凡他耀眼得甚至盖过了这迷人的夜色。只是一个来消遣女人!那犹如王者的气质透着高贵和不凡他耀眼得甚至盖过了这迷人的夜色。雅思怔住了。她只感觉自己越发越热!嘴唇不自觉的轻舔自己那略显干涩的唇瓣迷离的眼神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俊美非凡却又邪魅冰冷的男人。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静止了!雅思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某个位置突然间就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心怦怦地在跳!四目交缠就这样的相望。然而……冰冷邪魅的声音响了起来犹如一盆冷水浇醒了某个小女人的心。“下一刻开始你要配合我!不许叫不许反抗否则……”冰冷的嗜血的眸子冷冷的扫过她精致却又绯红的小脸。牛郎!这就是可丽她们为着她准备的下了血本的“生日礼物!”这个男人……也难怪还真的是下足了血本吧。这样的极品竟然是个……呃处男!雅思轻咬着唇瓣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她真的好难受好难受。唇竟然忍不住的要吻上某个男人那性感的薄唇。这样的姿势没有一点变化。男人就在她的身下刚刚在她把他压下来的时候一直到此刻他们这暧昧的姿势竟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小脸越发的红终于意识到的时候某个男人已经按下了她的小脑袋。该死的刚刚在踢开这扇门的时候他就应该趁乱从窗口离开的竟然因为这个女人而分神。现在看来他已经错过了有利的时间。不过这也没什么只是身上的这个柔软的女人让他体内的某处隐隐的有着欲。望。“听着接下来你只是一个来消遣的女人!”他咬牙切齿地威胁道。强烈压抑的渴望雅思自然是明白他的话的意思无非就是提醒着她他是一个牛郎!“现在你先起来快点。”冰冷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暗号他已经发了出去相信很快的他的手下就会过来。这一次的暗杀让他产生了兴趣想想好长时间没有亲自出过手了这次的暗杀对象坏事做尽!心血来潮的他决定亲自玩一票。雅思不禁诧异这个牛郎的服务态度不好!如果换成其他时候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就会跳起来她李雅思什么时候这样的主动的扑倒一个男人啦。可是现在她的身体显然要战胜了她的理智。好热好热!身体中那压抑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小脸也越发的绯红。她没有能迅速的起来这个男人却一点没有怜惜之情的一下把她给推开。硬硬的地板娇弱的身体摔上去怎么会不痛。迅速站起身男人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冷眸迅速的把洗手间给扫描了一遍。雅思却向着门口而去!手却一下被这个男人给拉住冰冷的的眸子中隐隐的竟……透着一份杀意。“老实的呆在这里哪也不要去否则就杀掉你!”嘎?杀掉她?这真的是一个牛郎该有的态度。“你……你……我要投诉你。”两片柔软的唇瓣轻轻的一开一合娇弱沙哑的声音从雅思的唇角溢出。男人的脸瞬间的黑掉。身上那危险的气息似乎一触即发。她要投诉他……很明显她把他当成了牛郎!突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你去开门!”他三两下就把手上的衣服扯了下来下一刻人已经闪进了洗手间。虽然身上并没有血腥的气息可是这是他的习惯执行完任务的时候就要沐浴。身受“培训”过的男人呢哗哗的流水身体站在下面水珠淋了上去。男人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内裤然后竟一身湿漉漉的大方的走了出去。此时雅思刚刚打开房间。“小姐您好!”门口的男人礼貌的道在看到雅思的时候眸底隐隐的透着一份暗沉。“你……你是……”雅思的声音沙哑让人听上去透着别样的诱惑力。天晓得她压抑的有多难受了。门外的男子愣了一愣想也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呀。今天是他第一天上岗看起来这个女人还不错的样子长长的发丝很柔很顺水灵的眸子中已经染上了一层欲。望之火虽然很压抑。不过身受“培训”过的他可是一目了然。门口的男人优雅职业地一笑即闪了进来。“喂你又是……是谁?”雅思问道。身后却响起了一道暗沉的声音并且透着一份冰冷“你可以出去了这里已经有我了。”“可是……”明明说好是叫他来上来的怎么这一下的功夫就换了别人。“是她看上我了!”男子一下就把雅思能搂进了怀里柔软的身体散发着别样的清香雅思的自控力再一次的得到了考验事实上她已经……已经要坚持不住了。可恶的这个男人竟然还这样揽着她。他赤裸的胸膛紧紧的贴着她让雅思的心狠狠的颤动身体也跟着使劲的颤抖着。越来越绯红的小脸眼神中的渴望那深深的压抑的yu望……她快被这个男人折磨死了。对面的牛郎只是微愣了一下。要说有钱的女人就是有资本!这个还没玩就又要另一个上了门。微点了一下头那牛郎轻退了出去。两具滚在床上的身体房间中全是压抑的暧昧的气氛。“女人你似乎很期待什么?”男子冰冷中带着邪魅的笑容雅思觉得眼前的这个牛郎真的是拽!并且他竟一下把她扯开!虽然说她也不愿意自己shi身可是他这样的服务态度似乎是有点……“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服务。”雅思压抑着自己身体中那越发冲撞上来的深深的渴望看着眼前的男人淡淡地道。男人的脸色却越来越黑该死的女人不需要他的服务她真的把他当成了牛郎了?!“可是现在已经晚了。女人你没有选择的资格了。”他的声音中总是透着一份冷意。雅思怔然。她是上帝吧这个男人竟然说她没有选择的资格。房门被人敲响剑眉一敛下一刻他腾空把她抱了起来一下扔到了大床上。男人的身体一下子被压了下来。他的唇也狠狠的落了下来。竟没有多少温柔。这个……这个牛郎的服务态度真不好!咬的她好痛。他是狗吗?为什么咬她。“痛……”雅思嘤咛的声音响起“你……放开我吧。”她真的不想真的不想失身于一个牛郎啊!敲门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屋子里的温度却一下比一下高。火辣辣的感觉漫遍了雅思的全身。男人的身子紧绷着!理智告诉着她不可以可是她的小身子却不受自己控制的向着他挪过去再挪过去。身体的反应很明显的已经超越了理智。一只大掌握住了她的小手冷声:“现在可不是时候!”现在不是时候……门一下被撞开两具滚在床上的身体不用想也知道此时正在做着什么事情。“起来警察办案!”一道冷凝的声音响了起来男子利落的拉起她并把她抱在怀里。别样的暧昧“起来警察办案!”一道冷凝的声音响了起来男子利落的拉起她并把她抱在怀里。一双鹰眸冷冷的看向了门口的警察竟让那警察浑身轻颤了一下。这眼神的眼神竟是如此的可怕。“有没有看到一个穿黑衣服戴黑墨镜的男子?”那警察开口生冷的问道。警察的身后竟然站着刚刚被撞到的那个服务生看着男子结结巴巴地道:“是……是他!”“你说什么?你是说那个撞到你的可疑男子就是他?”那警察一把抓住那服务的衣领大声质问道。“是……是他!”“是你!”警察的声音陡间升高“这么说刚刚的人是你杀死的?”杀人?!雅思怔在了那里!“他……一直……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或许只是出于本能吧!杀人这样的事情似乎离自己太过于遥远而她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否杀过人。却只是出于一种内心本能的帮他。“小姐你们一直在一起?”那警察的声音显然是怀疑的成分居大。而且也尽透着一份别样的暧昧。“是……是的!”“三秒钟之内离开这里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男子的声音冰冷如冬天的寒冷那一身王者的气慨在听到他的话后竟让人深深的震住了。这个男人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一二……”没有等他喊出三一道恭敬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天哥!”一个同样一身黑衣的男子出现在门口。身后两排整齐站立的男子皆是黑衣个个脸色冰冷透着……杀气!这个被人称做天哥的男子的唇角凝上了一丝嘲讽。很快那个刚刚还威风的警察的手机就在此刻响了起来。喂……你们放开我只是简短的几句话在挂断电话后脸色已骤然间突变。“对……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刚刚冒犯您还请见谅。”那警察转过身对着手下吼道:“还站着做什么?还不去找疑犯。走!”“可是就是这个人啊。”那服务生再次的打量了天火一眼。“快走!”那服务生被那警察抓着就出了这间房。这小子是不想活了是不是?要知道刚刚的那个男人可是赫赫有名的风火家族的首领天火!刚刚头说的很清楚了这个人现在不能动!而且这次的事件也不是偶然的。“天哥没事吧?”站在天火身边的是风火的“左手”索里!天火已经穿好衣服!看着那个已经“逃跑”走到门外的小女子唇冰冷一勾指着雅思娇小的背景“带着她。”“天……天哥!”索里在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些年投怀送抱的女人多了可是哪一个也没有让天哥能多看上一眼如今竟然主动说要带一个小女子走这是第一次。“愣着做什么?没有听懂我的话吗?”冰冷魅然的声音犹在耳畔。“是天哥知道了。”“喂……喂……你们放开我你们做什么?”雅思的声音虚弱无力人像棉絮一样轻轻一抓就被人像给攥在了手里一样。浑身软绵绵的无力。天火的眸子竟暗了暗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大手一挥就把某个小女人给捞到了自己的怀里。“啊……喂……你你干什么?”雅思沙哑的声音无力的呢喃再一看竟是刚刚那个牛郎!“唔我都说了我不需要你的服务了。”雅思边说边试图甩开他。“还有你快回去吧我要走了你不回去工作小心被你们老板炒鱿鱼!”他所言的秘密……“还有你快回去吧我要走了你不回去工作小心被你们老板炒鱿鱼!”“喂你不要缠着我啦你再这样我就要投诉你了。”天火的脸色越来越黑!一旁的索里终于听明白了这个女人敢情是把他们的天哥当成牛郎了!?索里拼命的压抑着笑意快速的走在前面不然要是一个不小心在首领面前失态就有点不好玩了。“喂你放开我……”“闭嘴!”他冷喝一声“老实点不然我杀了你。”唇轻轻的凑近她的耳畔他的唇角凝着一份邪意的笑容“告诉你一个秘密刚刚这个梦幻夜店出现的杀人事件那个杀人的人就是我……”“你……”雅思一汪水眸看向他。他勾勾唇冲着她邪魅的点头轻笑。“不相信?”他的唇又勾了勾然后一下把她的小手给按在他的腰间唇贴在她的耳畔只撩拨着她又一阵燥。热“摸摸看看看这是什么?”雅思的小说动了动头也垂了下去。眼眸在触到那把黑色的手枪的时候小脸变得惊骇。她想大叫。“不要叫噢否则枪会走火的。”“你……”她紧紧的咬住唇瓣。“不要这么看着我怎么说你刚刚似乎也是有意要帮我的所以我也决定要帮帮你。”“帮我?”雅思狐疑地看着他在考虑着这男人的话的可信程度。“是啊。”男人的神情突然之间很真诚真诚的样子让她都觉得刚刚自己是不是太过了。“请你……把我送回家谢谢你!”他看着男人在对着她微笑。厚人家是出来帮她的都是她坏心眼的以为这个男人还不想放过自己。“回家?”下一刻雅思就发现这个男人的笑容变得很邪魅。“是啊……你……你不是来帮我的嘛那么你你把我送回家……谢谢!”女人不要再叫了哟“回家?”下一刻雅思就发现这个男人的笑容变得很邪魅。“是啊……你……你不是来帮我的嘛那么你你把我送回家……谢谢!”“我可没有打算把你送回家啊。”天火的食指轻轻的覆上她娇嫩的小脸。这张小脸竟然同印象中的一个女子有着几分的神似。所以他不打算放过她!竟然有女人把她一个堂堂风火的首领当成了牛郎!胆敢这个挑衅他的女人她是第一个!蛮横的把她抱了起来抱着她就出了这梦幻夜店。任凭了她如何的挣扎这个男人什么意思?不打算把她送回家……“放我下来!”她是吼出来的奈何身体颤抖的她说出来的话也是这么的没有迫力反而像是娇弱的乞求着他。好热全身痒痒的……像有数万只小蚂蚁在爬。前面的索里扬起了唇角天哥难得的这么多的话今天他和这个小女人所说的话似乎加起来都快够他一年同女人所说的话了。“放我下来啦。”雅思不放弃的叫着。“女人不要再叫了哟否则我怕我的枪不小心的走了火。”“你卑鄙!”小女人落下这三个字后果然安分了不少看来这丫头还是很怕死的。(大哥你这不是废话嘛哪一个正是如花年纪的少女不怕死呀。)在心底里雅思早已经把好友们骂了一个遍不带这么坑她的好好的生日竟然搞成了这个样子?梦幻夜店的门口站着几个妙龄的女子。“唔是不是我们把药下得太重了雅思这个腐女现在都还没有满足?”可丽笑说。“是啊我们都等了她半天了人影都没有。”“都服了那个丫头被人打扰也全然不顾。哈哈。”“是啊今天烦死了警察叔叔上门问话时我差点没吓死。”要是先jian后杀了……“哈哈胆小鬼!”“你才是胆小鬼呢。”雅思的一帮死党你一句我一句边说着话边等着她李雅思的出现。“喂那……那是不是雅思?”突然可丽惊叫一声像某个俊美如天神般的冰冷的男子指了过去。众女眼冒金星。“喂我是说那个男人他怀里抱着的女子她是不是我们的雅思啊?”众女有些不舍的把眸光移下再移下一声接着一声抽气声响起:“没错我们的雅思。”可丽叫道:“那还不快点把雅思抢回来。”可丽向着天火跑了过去。雅思已经被他给扔进了车子中!“喂喂……”可丽冲过去的时候车子已经发动。即刻就急弛而去瞬间的功夫就没了踪影。再一看天又出来八九个一身黑衣的男人那样子竟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四辆超级名贵的车子又跟着开走了奇怪的是方向竟然就是带走雅思的那个男子所开的车的后面。“他……他们是什么人?”雅思的死党全都跑了上来。“依我看这些个男人和带走雅思的那个人是一伙的。”“关键他们是什么人啊?”可丽急死了。“不知道!”“那怎么办雅思会不会有危险啊"“是有危险不过是再次失身的危险了……唔要说那个男人真的是极品中的极品啊我呀情愿也要有那样的危险啊。你没看雅思抱在那个男人怀里的时候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当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叫嫉妒啊!”可丽瞪了好友一眼“你不要在这酸了如果那个男人不是好人呢?要是先jian后杀了……”“那就不好玩了。”“废话!”可丽担忧道:“你们知道雅思在我们这个城市念书她的父母都不在身边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们也有责任……今晚可是我们硬是把雅思带来的。”都玩的这么疯吗?“废话!”可丽担忧道:“你们知道雅思在我们这个城市念书她的父母都不在身边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们也有责任……今晚可是我们硬是把雅思带来的。”“都是你!”可丽指着一个女孩怒声道。“我……我怎么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女孩低下了头。“好了可丽现在也不是吵架的时候。不如我们先等等吧。如果超过小时雅思还不回来我们就报警吧。”“报警?”可丽喃喃着“哎雅思啊对不起……你一定不要有事啊。”车上雅思不安的扭动着她真的很难受嘛小手有些不受控制的抓扯着自己的衣衫。好好的裙子都快被自己抓破了。“你……你要带我……带我去哪?”她瞪着他却又想扑上去。小脸鼓着小嘴嘟着小手不停的控制着可是看似却又忍受不了的要抓扯着自己的衣服。“丫头不要心急嘛我会帮你的。”“你……混蛋!”雅思皱眉抓扯着自己衣服的小手开始向着某个男人抓去明明是报复性的可是动作为什么却越来越煽情。抓着抓着小手竟开始去解他外套的扣子一颗两颗三颗……黑色的外套里面是绛红色的丝质衬衫天火就发现这个女子迷醉的眸子中透着一丝失望。唇也嘟了起来。“现在是夏天嘛可是怎么会有人穿得那么多……”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小手左绞右绞唇死死的咬住她真恨自己刚刚怎么就会说了那样的话。可是好热……真的好难受……他低低一笑看着她率真可爱的样子竟低低的笑了。“小丫头去夜店给自己吃这种药怎么现在年轻的女孩子都玩得这么的疯吗?”透着委屈的大眼中就蓄上了一层水雾“我才不是自己吃的药我也不是自愿的……我……”她的甜美却出乎他的意料都是可丽她们好好的一个生日竟然这样坑她。可是现在却已经晚了!某豪华酒店套房雅思被天火已经给放到了床上……男人没有进一步的行动相反只是看着自己。他的眼神冰冷中似有着一份柔情深遂中似有着一份淡然玩味中似有着一份复杂……总之他的眼神让雅思微微的皱着眉。“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想走已经不太可能了。她的话让这个男人有了动作。大手一下就扶上了她的娇躯。她小脸绯红唇被她硬是咬出了血只为了控制自己身体里那不安分的因子。可丽她们也不知道给她下了多少药害得她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要生不得要死不能的这样的感觉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再有了。“怎么?很想要?”天火低低的看着她问她。“你……你走!”“我走了你怎么办?”天火的大手轻轻的扶上她精致的小脸颇有种怜香惜玉的味道。“你现在一定很难受很难受是不是?就像身体有千万只小蚂蚁在咬……对不对?”男子的气息撩拨在她的脸颊刺激着她的神经。“不知这样让我帮你!”身体不由分说就压了下来。他的大手也不客气的滑进了她的里衫挑dou着她最后的理智。“唔唔……”雅思本来就火热的身体就像着了火一般。刚刚在车上的时候好几次她都想扑上他了为了让自己安分下来她毫不犹豫的紧咬着自己的唇虐待着自己。嘴里有了腥甜的味道她也不在乎!他的唇向着她柔软的唇瓣吻了下去。她的甜美却出乎他的意料。唇瓣上那柔软而甜美的感觉让他如着了魔一般想再深一点的探入再探入。柔软而甜美的感觉“嗯……啊……”雅思的口中连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稚嫩的吻……好生涩!这个女孩甜美生涩的竟触动了这些年来他从不曾有过的敏感妨线。温热香甜的气息喷洒在他的鼻间占据了主动的他很快攻城掠地。享受着这个女子带给他的一种全新的不一样的感觉。雅思抗拒着他的心却抵不过身体的配合。这个男人的每一次的挑。逗都让她不能自持。深遂的双眸闪过她绯红的小脸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浅浅的笑意。大手一挥拖落了自己身上的所有障碍物。那满身的伤疤刺痛了她的眸子。那一道道的像刀伤……像枪伤……雅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底大呼救命!停!停下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是不是牛郎啊?”牛郎?!她的话让他的眸子瞬间散发着冷冽的火花。这一切……都已经晚了。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了全身唔她的清白之身没有了!这丫头竟然一直把他看成牛郎是不是?他天火难道就长了一成吃软饭的脸不成?“小丫头真不知道牛郎是怎么服务于你的?不过我想我不会比他们差的。”……玩不起就不要玩。一个小丫头竟然跑去夜店找牛郎?是不是现在的社会风气都已经开放到如此地步了!“痛……痛……”他的身上除了那满身的伤疤也多了些她所给他留下的抓痕。就这样把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看样子他好像不是一个牛郎啊?有眼泪从雅思的眼角滑落了下来哎自己今年的生日过得真的是难忘啊!在雅思的心底第一次就是留给自己喜欢的男人留给那个可以和自己相伴一生的男人的。他如着了魔一般有眼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哎自己今年的生日过得真的是难忘啊!在雅思的心底第一次就是留给自己喜欢的男人留给那个可以和自己相伴一生的男人的。可是现在……就这样失去了心里有着点点的苦和涩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她任凭了眼泪落下来。他竟轻轻的吻去了她的泪水。“叫什么名字?”他声音虽温柔却有着不容人抗拒的无形压力。“李……李雅思!”她很想问问他的他是什么身份他叫什么名字。可是她刚刚张开嘴他冰冷的薄唇就覆上她微张的唇竟让雅思的心猛烈的悸动了一下。一种从不曾有过的感觉遍布四肢百骇。她很想忽略这种感觉……他的吻狂热深切紧紧的缠绕着她让她慢慢的忘记疼痛!他的吻实在在迷人搅乱了她所有的思绪。他的身体再一次的压了下来……雅思在那一刻用心的看向了他的俊脸她要将这张俊美的脸深深的刻进脑海。这是她的第一个男人!…………痛……这是雅思在醒来后唯一能形容自己身体的第一个字。酸……这是第二个。麻……这是第三个。“唔唔……”忍不住的轻呤了一声试着动了动身体。哎痛酸麻全部袭上了她的身体。豪华的大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空气中似乎还有着那个男人的气息。可是人却已经不见了。床畔上有一条崭新的白色长裙地上光荣的躺着她自己昨天穿的那条凌乱不堪的躺在地上。小脸猛然的看着自己胸前身上甚至腿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小脸瞬间爆红。想也知道昨晚的战况有多么的激烈。自己的身子就这样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女人你味道还不错长裙下有一张纸条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女人你味道还不错把这一切当做一场梦吧。”雅思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这个男人还真的是潇洒啊仅仅只是当一场游戏一场梦了。床上那点点的红提醒着她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女人了。不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似乎不像是牛郎?!雅思抓了抓本就凌乱的长发换上了白裙站在了镜子前看着自己那绯红的小脸还有脖子上那让人浮想联翩的青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犹记的那司机大哥看着她的眼神相当的暧昧呀甚至下车的时候他那眼睛还不忘向着她的脖子上扫。站在浴室里哗哗的水流声不停的响着已经冲完澡的雅思就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默然的发着呆。身上那青青紫紫的吻痕是那般的清晰。绞了绞手指又是轻轻的咬了咬唇瓣她认命的拿过衣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走出了浴室。这间房子并不算太大可是装修的很精致很典雅这是爸爸为了她买下来的。她在这所城市念大学爸心疼她和其他同学挤宿舍就为了她买了这套房子让她走读。爸爸的公司李氏企业做得很大这个城市同样有分公司。为了照顾她爸执意要给她找一个阿姨过来只是她想一个人住不喜欢再多了一个外人而已。家里让她一个人打扫的很干净。雅思会自己烧饭吃。在没有来这所大学念书之前在那个家中的时候她经常会去厨房帮桂妈的忙。在那个家里除了爸爸就是桂妈对她好了。那个年轻貌美的继母向来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还有那个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妹妹也是处处挑她的刺看她不顺眼。爸爸虽然疼她可是他在家里的时间却并不多他的工作很忙。昨晚很xing福吧?平时在家中那刁钻的继母和跋扈的妹妹让她吃尽了苦头。每次看着爸爸为了公司生意那疲惫憔悴的神情好多次她要出口的话都深深的咽了下去。在爸的面前她还是那个幸福的小公主!一如八年前那对母女还没有上门的时候。在来到这所城市上大学的前一晚爸爸竟然抱着她流下了眼泪他让她好好的照顾自己。那时雅思同样的湿了眸子。她压抑的生活在来到这个城市念大学而结束了尤其是认识了那几个死党以后她的性格才渐渐的开朗了起来。门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雅思的神思那不肯停下来的门铃声中也似透着一份尖锐。雅思迅速拿了一条丝巾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这才去开门。果不其然是“陷害”她的那几个死党。“雅思……”可丽动情的就扑到了她的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雅思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出现我们就要报警了。雅思让我看看你没事吧?”“咦?大热天的干嘛戴着毛巾?”可丽猜疑地道。众女见雅思回来都松了一口气。听可丽一说齐刷刷的便把眸光集中在了雅思身上一个个眼中全是暧昧的眸光。“噢我知道了。”“喂可丽……”轻柔的丝巾被死党一下给扯了下去颈项间那引人遐思的青痕让一帮死党暧昧的笑出了声。“雅思昨晚很xing福吧?”可丽暧昧的挤着眼睛对着她。“你还说……”雅思的眼圈竟瞬间的眨红眨巴了两下就落下来一滴泪水。“雅思怎么了?”可丽发现不对劲关切的问道。“是不是昨晚那个牛郎服务态度不好不温柔了?”一死党怒声“雅思不要哭我们明天去投诉去。”“不是!”犹是勾魂……“是不是昨晚那个牛郎服务态度不好不温柔了?”一死党怒声“雅思不要哭我们明天去投诉去。”“雅思那怎么了?还有雅思昨晚带着你离开的那个男人是谁呀?"“雅思你昨晚……难道又跟那个男人……”“你们不要乱想了!”雅思迅速的转过了身她不想让她们发现她的异样。“可是雅思你去哪了?”“我没事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死党们看着这样的雅思心底还是有着点点愧疚的“雅思那我们先走了。”躺在床上脑子里出现的竟然都是那个一身伤痕的男人那张冰冷俊美的脸……窗外的太阳透过窗暖暖的照在她的身上雅思的心底却感觉不到一点温暖。心紧紧的悸动着。失身了……却不知道自己交给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第二天的时候雅思叫上可丽她们再次的去了那家梦幻夜店那里并没有那个男人。他并不是那里的牛郎!“雅思其实你昨晚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是不是?”可丽小声的问着她“雅思你放心我不会跟那几个女人多嘴的。”“嗯。”雅思轻轻的嗯了一声。几个死党里她和可丽是最谈得来的、可丽神秘笑笑“老实说那你有没有跟我们送过去的牛郎……”“哪有我以为他就是牛郎嘛。”“哈哈……”可丽笑着竟有份羡慕地看着她“雅思那个男人看起来真的是不错比起我们为你选的牛郎强上好多倍。”雅思轻扶着头“可丽不要说这些了好不好?”一杯酒喝了下去后雅思忍不住的轻咳着。“好啦我不说就是了嘛你不怎么会喝酒就不要喝得这么急啦。”可丽按住她的酒杯“好了不要喝了。”像一把刀深深的刻进心底“嗯……天哥……”一张奢华的大床床上的女子的声音犹是勾魂。一张妩媚的脸伸出玉臂紧紧的揽着身上的男人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配合的娇。喘着。女子那媚人的样子不知会让多少男人痴迷可他身上的男人……除了那副待发泄的身体仿佛看不到那张精致可人的小脸只是一味的冰冷透着无情。薄唇紧紧的抿着!一张俊脸狂野中透着无人能抗拒的寒意一直寒入心底。“嗯……啊……”沉迷其中的女子受不了的轻轻的呜咽尖锐的指甲都陷入了男子的肉中。“天哥……嗯……我爱你天哥……”男人在听到她的话后低吼一声攀上了顶峰。退离她的身体后他近乎于绝情的声音响了起来“出去!”女子默然的捡起了自己的衣服这就是他。危险的冰冷的风火首领天火。女人对于他来说只是他发。泄自己的工具而已。他没有任何的温柔可言。他是冰冷嗜血的杀手而她们只是他的床。伴而已。“天哥……”在这个房间的角落里竟然还有着另外一个女子女子的脸上早已经是湿意一片。她委屈的抽泣着叫着他。天火已经赤。裸着身子转身进了浴室之中。哗哗的流下来的水冲刷着他的身体。一张脸显得那么的冰冷和无情。出来的时候刚刚在床。上同他欢。yu的女子已走而那个在房间角落里一直目睹着他和另外的女人刚刚所做的一切的女子却还没有走。刚刚的画面对于以琳来说就像是一把刀深深的刻进了她的心里。心都在滴着血。痛的麻木了!冷眉微挑他冷冷地看着她薄薄的嘴角吐出一个字:“滚!”什么?!满脸都是泪意的女子看着他深深的看着眼前的这人男人她跟了他五年了她爱着他他难道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天哥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满脸都是泪意的女子看着他深深的看着眼前的这人男人她跟了他五年了她爱着他他难道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没错这次确实是她耍了点小手段是她想爬上他的床那是因为可她爱他呀。如果不在他的食物中下了药他一定不会给她那个爬上他的床的机会的可是他宁愿找那些女人也不要碰她一下。他真的就这么的讨厌她吗?当她攀上他的身体的时候他狠狠的把她挥了出去让她滚!她不肯走。眼眸渐渐的湿了第一次她亲眼看着他和另外的女人在一起她蜷缩在那里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勇气了。“天哥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他走近她冰冷的大掌狠狠的捏住她的下颚:“以琳听着离开风火!”眼前的这个男人那深遂色的眸子没有半点温度。不是她太高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以琳一下子变得惊慌失措“不天哥……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她不能离开风火家族呀离开了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在他的身边出现了。自从成为他身边的“右手”后她就死心踏地的追随在他的左右哪怕是一辈子。只要能看见他哪怕远远的看到他一眼也好。明明她的命就是他救回来的她对他以身相许又有什么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风火首领天火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对着他身边的这个她没有一点感觉。她从来都是为风火家族做事的她的果敢勇猛聪明不比族中任何一个男子差。在那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她甚至要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被他所救在前风火首领把位子交给他之后她就自告奋勇要伴在他的左右。风火首领身边最重要的两个属下一个“左手"是索里一个便是“右手”。她紧紧抱住他的大腿!风火首领身边最重要的两个属下一个“左手"是索里一个便是“右手”。当时“右手”的位子是空下来的即使她去找他他也一样按规矩办事。在她凭着自己的本事终于能站在他身边的时候她记得自己激动的都流下了热泪。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子她早已默默的倾心。可是就因为这样自己自作聪明的以为这样爬上他的床上他就会因此而正视自己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错的原来是那么的彻底。她竟然连呆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吗?“不……天哥……”精致绝美的小脸梨花带雨。“你知道我最讨厌女人哭。”他冰冷的声音哪有一点温度。剑眉已经紧紧的挑了起来!“我不哭天哥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这些年来我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如果你让我走就是让我去死……天哥我知道你不会那么狠心的是不是?”以琳紧抓住他的手像是抓住救命的稻草般轻摇着不肯放开“天哥你……你不要这样对以琳。”他冷冷的甩开她的手眉宇紧紧的拧起。“天哥……这次是我错了。“天哥……”她紧紧的抱住他的腿。她爱他所以她不能离开风火家族她不能离开他的身边啊。一声闷痛传来他绝情的推开了他门重重的被关上了以琳跪在地上双腿麻木心生疼。“带她走!”天火冷冷的对着手下道。试图挑战他底线的女人他不喜欢!“天哥……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不不要啊。”以琳撕心的声音从打开的房门吧隐隐的透了出来而他置若枉闻。“天哥!”迎面走过来有事相报的索里看到此时阴郁的天火恭敬地道。“跟我进来吧。”眼泪一滴一滴滑落!在那间没有他的允许绝对不能有任何人进去的密室之中他淡淡对着身后的索里道。点燃了一只烟淡淡的烟雾倾刻间缭绕他站在落地窗前高大的身影折射出一片冷意。“说吧什么事?”“天哥明日风火集团五周年集团庆典您要出席吗?”风火集团是风火家族动用庞大资金所投资的商业集团集团仅仅只用了五年的时间却发展迅猛地产餐饮娱乐医药汽车等多有涉及。风火集团平时只是副总裁在打理而真正的总裁也就是风火集团幕后的老板却鲜少露面。在外界的传言之中风火集团的总裁绝对是一个神秘厉害的人物。风火集团的日益强大让这位神秘的总裁更增添了一份魅惑的色彩。索里看着脸色似乎很不好的天火谨慎道:“天哥是因为以琳那丫头……”“她……她现在一直跪在大门外不肯走。”“不肯走?”他的脸渡上一层愠色使得本就阴郁的脸更多的一份戾气。“如果明日她还能站在我的面前那就是她的死期。索里你去。”冰冷的声音就如冬日的寒冰。“天哥……”索里叹息一声“好我去。”看来以琳这一次是真的惹恼了天哥了。“天哥那明日天火集团的周年庆典您是否要去?”索里退出去之前轻声道。天火淡淡的点了下头唇角勾起一丝莫测的笑意。他这个幕后的老板是时候该出场了!风火的大门外以琳一下跪在那里……跪到腿已经完全的麻木了她依然跪在那里。她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她不能离开风火离开了风火她就再也没有机会站在他的身边了。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滴到地上片刻后即化成水渍夜已经很深很深了冷风吹在身上竟有着刺骨的寒意。酸涩的心变得麻木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滴到地上片刻后即化成水渍夜已经很深很深了冷风吹在身上竟有着刺骨的寒意。远处一个稳健的身影向着这边走来脚步声一点点的而近以琳抬着满是泪意的小脸看着前方那个熟悉的身影。“左手”索里!伸手狠狠的抹下脸上的泪水小脸上的痛苦和无助消失了取而的是冰冷和决绝透着一抹孤寒。索里走近了看着她“以琳离开这里吧。”“不我不走!"“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明明知道天哥的脾气到头来受苦的只是自己。”以琳的声音冰冷“我说过我不走。我不走我不要离开风火。”“明日如果你还出现在这里我真的不能保证你是否还能活着。”以琳的身体颤了一下转瞬脸上有着放肆却痛苦的笑意“哈哈……”“以琳……”索里皱眉。“哈哈……”她疯狂的笑着“索里这么多年我陪在他的身边我是那么的爱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到头来我却是这样的一个下场呢。”“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眼角酸涩心已然麻木。“有些事不能强求的。”索里看着她的眸子中噙上了一份复杂。“我不走。你去告诉他如果他要我死的话我明日还是在这里等着他。能死在他的手里这辈子我也认了。”能死在他的手中对于她来说是不是也是一种幸福!?“你……”索里皱眉看着眼前这个固执的女孩子剑眉微敛。“以琳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有一句话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看着她这么多年大家一起伴在天哥身边说没有一点感情是假的他其实也不想看到她有事。这个女孩子勇敢狠戾聪慧!确实是天哥身边称职的“右手”她错就错在也许不应该对天哥产生不该有的感情吧。宁可死在他的手里这个女孩子勇敢狠戾聪慧!确实是天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331

宝贝你被通缉了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