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梦探红楼by小猪懒洋洋 .txt

梦探红楼by小猪懒洋洋 .txt

梦探红楼by小猪懒洋洋 .txt

上传者: asd5974
362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12-25 举报

简介:宅女重生看美男,我的命运我作主。 努力抱住贾府两根大粗腿,混得风生水起。小日子过得悠闲红火,只差了几个帅哥……天从人愿,帅哥一个个排着队赶来见她。温柔如水的北静郡王,豪迈爽朗的南安郡王,沉稳大气的东安郡王,军功卓著的西平郡王……还有还有,那个神秘的异族少年,再加上坐在深宫里的那位皇帝大人,看得那个叫眼花缭乱哪!赚了赚了,探春哗啦啦地唱:重生探春不吃亏!

温馨提示:进入书包网的界面,会有很多广告,如果觉得不爽,在IE浏览器菜单栏工具------Internet选项------安全-----级别调到最高----Internet选项-----隐私---调到最高-------应用--刷新----这样就不会弹广告了。。。没有登陆的时候不要调,因为这样登不进入,登陆后在弄。更多精彩好文请浏览我的的空间louis00http://www.bookbao.com/space/405999。或者http://www.hangniao.com/?a=louis00[红楼梦同人]《梦探红楼》作者:小猪懒洋洋【完结】正文第一章加减乘除心卉凝神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削肩细腰,鹅蛋脸儿,俊眼修眉,正顾盼神飞,忍不住伸出手去,抚了抚脸颊。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就是一副吹弹得破的古典美女相貌。不是她自夸,就算拿出放大镜,也找不出半些儿缺点来。在心里加减乘除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断定,这趟穿越是赚到了。作为一个相貌普通,智力普通,身材普通,从上到下,从头到脚毫无特色的现代宅女,偶尔逛一次街,竟然因为难得的善心大发,救助一个横穿马路的小男孩而香消玉殒。普通了半辈子,终于还有个轰轰烈烈的死亡,也算不虚此生了吧?况且,她也没真死了,而是华丽丽地穿越,到头来却成了头一等的美女,那小男孩可没白救。“姑娘越长越标致了,就算是太太见了,也必是喜欢的。”身边的一等大丫鬟侍书为她梳了两个双丫髻,忍不住赞叹了一句。“那当然了。”心卉得意洋洋。自己的这副身子,虽然年纪尚幼,但已初见美女雏形。假以时日,必然会是个大美女。于是,她在心里高唱凯歌,赚到了赚到了!数天的时间,心卉已经沉淀了最初的震惊。虽然不明白曹公虚构的《红楼梦》,怎么会成为她穿越后活生生的世界。但既来之,则安之,她倒不像穿越前辈们一心想要找回去的路。开玩笑,身为女人,没有不爱美的,她平白得了这副绝世容颜,看都看不够呢!好吧,现在她是贾探春,贾政的庶女。因不慎落水,结果大龄剩女心卉,便穿越到了五岁女孩的身上。今天身子大好,还是第一趟出门儿呢!侍书上来替她穿上了件蜜合色的绫子袄儿,系上湖蓝色的绉绸汗巾子,一条百褶细绫裙。料子虽好,但衣服半旧,不起眼子的,倒还以为是个体面一些儿的丫头呢!探春心里有些疑惑,按理说,这位三姑娘在贾府里,还算是个蛮得宠的孙女儿吧?怎么看这通身的打扮,竟像是被遗忘在某个角落里呢?不过,红楼里探春出场的时候,似乎没这么小……压下心中的疑虑抬脚,才走到门口,就见自家的娘亲赵姨娘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姑娘可大好了?外面风大着呢,怎么赶早就往外走?”尽管早先儿看红楼的时候,探春觉得这位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但自己在屋里养了这几日,长辈里也唯有这位亲娘每日里来瞧上一回,心里感慨,到底还是亲生骨肉,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心里自然就有了两分亲近之心,甜甜了叫了一声:“娘。”“哎,我的儿啊!”赵姨娘喜得把她搂在怀里,“若是身子还虚着,就在屋里再调养两日。老太太和太太那里,反正也不待见咱们。”果然说话不怎么着调,纵然是事实,也不能当着一伙嬷嬷丫头们的面说呀!探春叹了口气,倒惹笑了赵姨娘:“你才多大的小姑娘呢,学得跟小大人似的叹气。”探春有心给自己的这位亲娘上一堂宅斗的启蒙课,一眼看到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想到自己的年龄,忍不住又苦了脸,只得装出一脸的无辜:“如今已经大好了,想念祖母呢,去请个安也是做孙女的本份。”赵姨娘冷笑:“你倒是知道孝顺,可人家眼里却只得一个宝玉呢!你跟环儿不是太太肚子里钻出来的,便是再讨喜,也只是一件玩物儿。高兴了便召去说话儿,不高兴了直接打发了回来。要我说呢,你这回落了水,还指不定跟谁脱不了关系,问你几回,又说不出个道道儿来,没的让人背后算计!”这会儿探春明白了,赵姨娘根本就是个宅斗白痴级人物,难怪几十年如一日,被王夫人压得死死的,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至少人家高兴了还能记得召去说话儿,便该利用这机会讨好贾府的实权人物才是!正牌儿的探春虽是要强,可在贾府举步维艰的局面,还真是拜了这位亲娘所赐。这几天躺得腰酸背痛,她也转弯抹角地打探过了。自己落水之前的事儿,自然是没有印象的,但从自己的用度来看,境遇果然并不好。而且落水也极蹊跷,正牌儿的探春虽不似她姐姐迎春那样小心谨慎,但也极让人省心。那池塘离得颇远,不管上哪儿,也走不到那条道上去!思来想去,要对她下手的莫过于贾政的王夫人和周姨娘。红楼里对王夫人的风评并不高,是个腹黑的大高手。但探春自思她早已有儿有女,况且女儿又分不去家私,实在没有必要下这个狠手。而周姨娘,看上去又是一副老实的模样,膝下无子无女,自己似乎也碍不着她的事儿。这些心思只放在心里想着,是绝不会说出来的。因此听着赵姨娘口沫横飞的模样,探春心里极是无奈。不过,看着赵姨娘一脸的愤青模样,改造她也非一日一夕之事,倒不如改造自己那位年纪更幼的亲兄弟,往后倒还能让赵姨娘有个依靠。当务之急,还得抱住贾母这棵大树,自己也好呆在树荫底下乘乘凉。就凭着自个儿的相貌和才情——就算没有,现学也还来得及嘛——她就不信,在贾府还能像原着里被人打压着!握了握小拳头,探春斗志昂扬,对着赵姨娘莞尔一笑:“娘,祖母是长辈,只许她不待见我,做晚辈的可不能失了礼数。就是太太那里,也要照着嫡母的规矩侍奉。娘可是糊涂了不成?咱们家的规矩素来大着呢!”她这里隐晦地提示,满指望赵姨娘能够明白,谁想她竟是勃然变色:“好,我倒是辛辛苦苦把你拉扯着这么大,一回头就替别人养了个女儿!你赶着去讨好别人,拿自己的娘当奴才罢!”说着,也不等探春回过神来,就捏着手帕子转身走了,留下小女孩儿头痛得差得把侍书花了些功夫梳好的髻子给扒乱了。果然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没有文化,就没有发言权啊!听说赵姨娘原是王夫人身边的陪房,按例给贾政做了通房丫头。因得了子女,才抬了姨娘,自然是不识字,没念过书的。看来在贾府的生存,任重道远啊!探春暗地里叹了口长气,看着赵姨娘风风火火的背影,忍不住苦笑。正文第二章荣华正好“姑娘,咱们去上房罢,规矩还是缺不得的。”侍书替她把簪环重新整了一整,牵起了她的小手。虽只比探春大了三岁,但看起来倒也有些丫鬟头儿的风范了。“嗯,走罢。”探春点点头,目光收了回来。赵姨娘那里,只得慢慢儿地再开解,贾府的实际掌权人贾母,可是名副其实的老祖宗,这根大腿再粗也没有的了。“记住了,你以后要对太太恭敬,叫你娘姨娘。咱们府里的规矩,只有嫡母才是母亲,姨娘只是个奴才罢了,也没这资格教训你的。”侍书悄悄又嘱咐了一句。探春点点头,早就听说古代庶子庶女的地位极低,比有些体面些的大丫头还不如。赵姨娘虽然替贾政生儿育女,也不过比个丫头稍稍体面些。紧紧抱住贾母大腿,顺带讨好嫡母王夫人,对管家的王熙凤还要适时奉承,当然还有整个贾府的宝贝贾宝玉,那也是要花点心思交好的。定下了方针政策,探春精神一振,也不再拖沓,拔腿就往上房跑去。进了垂花门,打帘子的小丫头只当没瞧见她们两个,依然偏着头说话儿。侍书忍住了气,替探春打起了帘子。探春瞥了一眼那两个丫头,只是二等丫头的打扮,当下也不放在心上,只管微垂了头走进去。却见两个与自己打扮相类的女孩,已经承欢在一银鬓白发的老妇人身旁。她忍不住吐了吐舌头,习惯了大半夜玩玩网游看看网络小说的自己,见天儿这么早起床,可真是件痛苦事。好在这时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睡得早起得早,兴许这好皮肤就是这么养出来的呢!“见过祖母。”探春行礼的时候,才想到自己对这个时代的礼节可一点不熟,就算看过红楼的电视,可那也只是看着几个演员热热闹闹地演一场,谁真去注意怎么行礼来着?只得硬着头皮福了一福,好在还是小人儿,贾母倒没有计较,反倒对她招了招手儿。“探丫头,来!”贾母慈祥地抚了抚她的鬓发,“今儿可觉得好些儿了?”探春见她面目慈祥,便依到贾母身旁。虽然作为大龄女青年,作这样的小女儿姿态,让她自己有点作呕。但从心理学上说,像贾母这样的贵富人,如今又不管家,最想要的便是儿孙绕膝,所以探春决定投其所好。“回祖母的话,孙女已经大好,因怕祖母记挂,原想一早过来的,谁想睡过了头。”探春中规中矩的回答。据她对红楼梦的一知半解,似乎贾家是很重规矩的,她可不想因为行差踏错而失去了贾母的欢心,那可真是万事皆休。“傻丫头,有这份心就行了。你虚着身子,难免醒得晚些。祖母如今也不管事,早一些晚一些儿,有什么打紧?”探春忙道:“那是祖母抬爱,但咱们家的规矩,总还是要立的。”“嗯,你向来是个懂事儿的。”贾母满意地点了点头。贾母身边这两个,想必就是迎春和惜春了。探春也不含糊,一般地跟两个见了礼,迎春稍长,体态微丰,笑容带着两分畏怯。惜春尚是粉妆玉琢的一团,身量未足,看着十分稚气,倒是瞧不出日后那种孤僻古怪的性儿。“怎么衣服旧了,也没裁制件新衣?”贾母打量着探春身上的袄子,皱了皱眉头。其实迎春身上的也不新,水红色的袄子也褪了大半的颜色。倒是惜春一身的光鲜,一色的府绸料子。记忆里,这惜春似乎是嫡出的,贾珍的亲妹子?“也不出门,就穿着这个也好。若是新衣裳,回头弄得脏了,反倒心疼。”探春乖巧地笑道。可是眼睛却看着惜春,一脸的垂涎。只配着她粉妆玉琢的一张脸,便格外的可爱,看得贾母忍俊不禁。心里便暗自琢磨开了,若不是这回落水,倒还没注意三丫头这么出挑儿。“胡说,女孩子家又不会打滚摔跤,怎么会弄脏?再说,咱们府里的丫鬟多着呢,你还怕没人洗?”探春笑笑:“祖母说的是,原是孙女儿没见过世面,小家子气得让祖母见笑了。”“你小孩子家家,能知道这些个已经不容易了。”贾母被探春哄得老怀大慰,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捏了捏她的胳膊儿,“还是瘦了点儿,回头在祖母这里用饭。”侍书听着,便满脸喜色。探春这才知道,原来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样,除了嫡出的惜春,她和迎春还没留在老太太这里用过饭呢!惜春也很开心,拍了拍手:“二姐姐和三姐姐可以陪着我一起吃饭了!”迎春虽不说话,但也是露出了喜色,让贾母更觉得安慰。和三个孙女儿又说了会子话,越发觉得探春言语活泼,口齿伶俐,虽是童言童语,也把她逗得咧开了嘴笑。“等会儿凤丫头来了,让她替你姐妹三个裁件新衣服。虽不出门,也不能穿得比奴才们还不好,让人看着,倒像是咱们贾府如今没落了去。”贾母这话,说得有点重了,迎春和探春只得唯唯诺诺地应了。迎春果然木讷得很,贾母若不提个话头,她便闭口不语。探春联想到王熙凤在贾母面前凑趣儿的段子,顿时心里有数,便把心里记得的笑话儿拿出来讲。笑话虽多,可要符合自己的年龄特点,倒也颇动了一番脑筋。好在效果不错,贾母被逗得笑出了眼泪:“平时看着你倒一副聪明伶俐的样儿,谁想也有这么傻的时候!”探春讨好道:“再伶俐,那也没人伶俐得过祖母去!咱们一家子都说凤姐姐是个伶俐人儿,可我瞧着还是及不上祖母。”贾母笑问:“哦?如何见得?”“凤姐姐再能干,可还要老是来向祖母请示着呢!瞧瞧,就算我们姐妹的衣服,还得祖母提点着!”“你这丫头!”贾母笑得更加厉害,正逢王夫人走进来,见到祖孙四个笑成一团的模样儿,倒是颇觉诧异。正文第三章曲意承欢贾府以贾赦为长,贾政为次,但管家的倒是二房的王夫人。探春想,大约那邢夫人是填房,家世又不比四大家族里的王家,先天上就矮下了一截儿。如今王夫人渐渐地把权放给王熙凤,那也是她王家的内侄女,姑侄两人倒把持了贾府的内政。“老太太今儿个高兴,一会儿可得多添上一碗饭。”王夫人虽是身份贵重,但在贾母面前,还是要奉承的。几个孙女儿都能上桌随祖母吃早饭,但媳妇们却只能站着,侍奉完了婆婆再回自己院子里用。贾母也出身于四大家族,是金陵的史家,如今两位侄辈儿还袭着侯呢,要真论起来,比贾府还要高着那么一头。有时候,女人的地位,不光是靠丈夫宠出来,还是靠娘家人撑起来的。“我日常也闷气,倒是三个丫头在身边还心宽些。外头的跨院儿正闲着,不如收拾出来,把姑娘们养在一处。你回头跟珍哥儿说一声,四丫头这几年就跟着我了,想必也没有意见。”贾母笑了一会儿,觉得晚上没睡好落下的头痛,也散了很多,心念这么一动,就把迎春和探春的地位,给生生地拔上了一截。迎春和探春是荣府本家,嫡亲的孙女,贾母自然是能做主的。惜春因是宁府的,贾母虽是长辈,也不能擅作主张,因此要问问她哥哥贾珍。“珍哥儿若是知道老太太要亲自教养,只有高兴的份儿呢!”王夫人笑着奉承,“姑娘们有老太太亲自教导,比她们各自淘气要好。”贾母倒也不谦虚,她调教人的本事,原是一流。身边几个一等丫鬟,便调教得如水葱儿似的,样貌又好,更是伶俐得紧。“四丫头那里的几个丫鬟是配足了的,二丫头跟三丫头那里,也得有一个奶娘,四个教引嬷嬷,两个贴身掌管钗沐的大丫鬟,再有五六个洒扫房屋使役的小丫鬟。毕竟是咱们荣府的姑娘们,可不能让奴才给欺负了。要外人看着,那也显得寒碜了。”探春飞快地算了一下,照贾母这么说来,自己至少得有十二个人服侍,封建社会的小姐们,可真是幸福啊!只是自己那里,除了奶娘和两个嬷嬷,只有侍书一个大丫头,并小蝉、小沐、小蕙三个小丫头。严重缺员啊……看来庶出的女儿,就是被人欺负,连服侍的人,也减了一半儿。紧紧奉承贾府的最高领导,绝对能吃香喝辣,要不然,就只能啃啃肉骨头,喝喝清汤寡水了。瞧瞧贾母这一发话,新衣服有了,新丫头有了,连刚才那连打帘子都不肯的小丫鬟也赔上了笑脸儿。探春更进一步坚定了自己走上层路线的策略,越发地使出浑身解数,把贾母和王夫人逗得笑个不停。“这三丫头,怎么从没发现这么贫呢!”王夫人见贾母把探春搂在怀里,也亲热地开起了玩笑,一下子把关系拉近了不少。她的长子贾珠早亡,长女又进了宫里,平时不得相见,膝下只有宝玉一个儿子。探春有心讨好,并不避生,与她亲亲热热地拉着手,倒让王夫人把平时对赵姨娘的嫌弃之心,丢了五分。又见她年纪虽小,那份神采却是三姐妹里头一份儿,日后若是配个好人家,对自己也有好处,便有意带到身边教养。心里一动,便佯怒道:“老太太还说三丫头知礼呢,媳妇倒瞧着一点不大知礼,口口声声地称呼太太,不是把我们娘儿俩叫得生份了吗?”探春何等机灵?也不用侍书在身后戳背脊骨儿,已是张口叫了出来:“母亲!”叫得这个流利啊,让人觉得仿佛是从心底里情情愿愿的。王夫人心里更喜,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我的儿啊,倒是凤丫头给疏忽了,赶明儿就让她把你的丫头子们给补齐了。咱们家的姑娘们原该娇惯的,断不能少了人服侍。若是知道的人,只说咱们疏忽了。若不知道的,还道咱们家里苛待了女儿呢!”大当家和二当家一发话,贾府里第三号实权人物王熙凤,自然拿了鸡毛当令箭,当即买了几个丫头进来,新衫子也赶忙地让人裁出来,送到了贾母的跨院儿里。择了个吉日,三姐妹便搬了家,与贾母的正房,不过隔着一条长廊,往来便更加方便。探春看那家具,虽是半旧,但纹理细腻,大概是上好的楠木。丫头们也买了来,大的十岁出头,小的不过六七岁。贾府喜欢把小丫头子打小儿地调教,日后才能对主子忠心。探春瞧眼前的一对姐妹花,长得很是齐整,心里也极欢喜,随口起了半夏、当归的名儿,便把她们交给侍书调教。只还有一个大丫头,因一时没有买到好的,暂时便空缺了,探春已经心满意足,从此过上了腐败的生活。每日里除了去给贾母和王夫人请安,便是三姐妹在一处厮混,或跟着寡居的大嫂子李纨做些针线。贾母倒很开明,另请了西席,替她们开蒙。探春在前世虽不说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好歹也是一路品学兼优念出来的,对于这种程度的课程,自然小菜一碟,喜得那先生抚着山羊胡子感慨:“若三姑娘生就男儿生,怕是贵府又出个进士了。”这话虽是明显的奉承,贾母听了还是高兴:“咱们家的女孩儿,不过识几个字罢了,又不让她们做才女。先生倒是要费着心,把那《列女传》细细地讲解。旁的倒也不用学些什么,又不指望着她们跟哥哥们似的去考个功名。”探春听懂了这话头,便渐渐地藏拙。虽比迎春和惜春高上一线,也不高得过份。又见贾母极喜针钱,虽不大耐烦做这些细活儿,倒也跟着李纨学得似模似样。逢年过节,做个香囊荷包什么的,也哄得长辈们各自欢喜。“奴婢的针线和姑娘不一样,这么着交上去,可别露了馅儿……”侍书对探春躲懒拿着她的东西交差的做法,颇觉无奈。正文第四章嫡庶矛盾“谁看得这么仔细?再说,里面是你的针线,外边的可实实在在是我的,哪能看得出来啊!”探春不以为然。侍书无奈,得了闲便做了无数半成品,给探春“加工”。“幸好如今搬到老太太这里,丝线上头也不缺甚么。若是往常,便是好一些的鞋面布头,也得不着。”侍书的感慨,让探春也觉得凄然。这主子跟主子之间,也差得极远。得宠跟不得宠之间,更是天上地下。这日袖了两个荷包给赵姨娘,见贾环正流着鼻涕在廊下跟小丫头子们玩耍,忍不住委婉相劝,把贾环给王夫人教养。谁知赵姨娘像是被踩着了尾巴似的跳了起来:“如今你奉承上了人家,不待见你娘了。如今我只得环儿一个依靠,你还要靠了他去讨好太太,我算是看出来了,整个儿便是养了个白眼儿狼!”探春恼道:“我这也是为了娘……姨娘好,跟着太太受教养,总比养在这里好。就这么跟丫头们胡闹,日后有什么出息!”“怎么个好了?若不是我巴巴儿地看着环儿,指不定就像贾玥一样早早地没了!你再得了脸儿,也只是姑娘,往后还不是要靠着你兄弟出息了拉扯?”“什么贾玥?”探春脱口问道,身后的侍书早已经死命地扯住了她的衣襟。探春心里一沉,知道这里面有些关窍,不足为他人道,便杂以他语:“姨娘若是不愿,那也罢了,何苦发这么大的脾气!便是留在身边也使得,总得禀了父亲早早开蒙。咱们府里虽能袭爵,但也轮不上环儿,若能从科举上出身,姨娘日后就算得不着诰命,日子也好过不是?”总算这话,是被赵姨娘听进去了。虽是一脸不大待见她的神色,还是悻悻地点了头,自去对着贾政吹枕头风。贾政也为难,宝玉那里有先生替他开蒙,若让贾环在一边学着倒也不妨,可王夫人那里头一个不乐意,怕自己的儿子被贾环带坏了。最终只得给了束修,让贾环去了族学。他年纪尚幼,免不得被那些旁支子弟欺负,回来便有些哭哭啼啼,赵姨娘看得心疼,三天两头地告病假。探春回去后悄悄地向侍书打听了,才知道这贾玥是周姨娘的儿子,早就没了。她倒是不知道,周姨娘原来还是有生养的。只是听说贾政平日除了在王夫人那里,便是宿在赵姨娘的屋里,极少去周姨娘那里的。原本也长得不够好看,只不知道是谁塞给贾政的。“他是怎么没的?”探春觉得赵姨娘那话儿里还有着话,因此追根究底。侍书却不敢说,只是一径地摇头。“总得告诉我个子丑寅卯吧?若不然,往后冒冒失失地在太太面前提起,那可就糟糕至极。”侍书听她说得有理,只得压低了声音道:“这事儿也只是传得慌,未必是真。据说那珠大少爷和玥少爷是同一年出生的,两人只差了三个月。两兄弟打小一起开蒙,请的同一个先生。珠大爷没了的那一年,玥少爷也就莫名其妙地没了,周姨娘差点疯掉,从此后便只吃斋念佛。”探春只觉得一阵儿的寒气,从心底里冒出来。两位少爷同一年便没了,哪里有这么巧的事?她以前看红楼,只知道十二金钗里有个李纨,是贾珠的寡妻,并不知道贾珠是怎么死的。“珠大爷是病死的?”她问。“听说是。”这“听说”二字,学问可就大了。探春看侍书一脸的紧张,也不再深问。看来这贾府也不像表面上这么一点矛盾,嫡子和庶子之间,小动作可不少。那贾珠固然死得蹊跷,贾玥就死得更加不明不白了。难怪赵姨娘一听她的提议,就勃然大怒,大约也怕贾玥的前车之鉴。不过探春细想一下,便觉得贾环不同于贾玥。因为如今太太已经又生了宝玉,这份家私自然又牢牢地把握在手中,不会怕贾环谋夺家产。不过,经此一事,她也不再劝赵姨娘把贾环交给王夫人教养。恐怕真出色了点儿,王夫人那里也不舒服。倒还是像如今浑浑噩噩着,来得安全。好在自己是个女孩儿,和王夫人自然没有利害冲突。日后嫁得好,攀上一门好亲,对王夫人也只有好处。“好吧,既然环儿不能拔尖儿,我得了些好东西再私下去给他一些。平庸对于大户人家的庶子来说,倒还是件幸事。”探春叹了口气,让侍书把自己的书翻检两本送去给贾环。“姑娘的书,爷们是不看的。”侍书哭笑不得。探春这才发现,原来通共那几本书,尽是些《列女传》、《女诫》之流,不独贾环不必看,就连自己也是懒得翻看的。于是,只得交代侍书:“你往后出府,看到有《四书》什么的,便买两本回来。”侍书应下了,随即又犯难:“我并不识字,别买错了。”探春恼道:“你不能问那卖书的吗?只把那适合启蒙的,拣几本买回来就是了。环儿这么混着,总也不是个事儿。”没几天,侍书果然寻了个机会出府,在后门的大街上,淘了几部书。探书自留了一半,另一半就送了给贾环,嘱他没事的时候,在自己房里多看看。有些流传后世的名篇,她还特意作了记号,让他格外用心诵读。若是有不懂的,便来问自己。想必这半桶水的学问,教导一个小孩儿,还是有点底气的。贾环倒对姐姐言听计从,点了点小脑袋儿。赵姨娘想必对她认王夫人为母心怀怨气,见她来了,也只顾着自己埋头做针线,竟是理也不理。探春有心与她分说,又怕她说话没个轻重,嚷嚷了出去,反为不美,也只得由她。除了奉承三大当家人,还有一个也不能忽视,那便是贾母心尖儿上的宝贝贾宝玉。如今王夫人膝下,也只得这么一个儿子,自然也如珠似宝地宠着。更何况,因他出生时便衔了玉,阖家当成了异数。又因长相酷似先国公,更让贾母当成了心肝子似的疼爱着,连身边的一个大丫头袭人,也是贾母调教了送去的。正文第五章赚钱无道要说这贾宝玉,那皮相是极好的,看着也出彩,又极会说话。换到现代,绝对是个小童星。便是有一样,喜欢在女孩子堆里厮混,哪怕是对着个小丫头,也甘愿做小伏低。探春向来看不起这样的作派,总觉得少了点阳刚气。不过也难怪,被家里两个实权派这么护着,贾政想要教训一顿,才刚开口呢,就被老太太给拦下了。今上治国,尤重孝道。贾政纵然在外头威风八面,贾宝玉看到他就像是耗子看见了猫似的,但老太太只要拦着,他便连根鸡毛掸子也不能动,还要对老太太陪着笑脸儿请罪。这样教养出来的孩子……探春不赞同地摇头,但也没她插嘴的余地。不过,好歹是自己的嫡亲哥哥,虽然不是同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探春对于自己的讨好计划倒是并没有什么反感,做起来十分自然。“二哥,前儿做了个香囊,又装了两朵干花,嗅着很香,你拿去玩儿。”探春取出个大红的香囊贿赂。贾宝玉喜得拿到手里把玩:“如今三妹妹的针线越发出色了,上回那个还被学里那起子人抢走了呢!”虽然很心痛自己的“劳动成果”不受重视,但探春脸上却还是装出大度的神色:“又不值甚么,不过多费两个功夫。二哥是喜欢,往后得了闲再多做两个便是。”贾母看着他两人兄妹友爱,自然欢喜,出入时便往往带上他们两个,日子过得悠悠闲闲。更兼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比前世更逍遥了不知多少倍去,探春觉得这次的穿越,值回了票价。通过总结了前辈穿越者们的经验,探春觉得手里总得有些产业方能放心。要知道,原着里的探春,最终可是悲远嫁的结局。她毕竟不是王夫人肚子里出来的,到时候嫁人自然是尽着对贾府的好处选,嫁鸡就是鸡,嫁狗也只能作狗了。她咬着毛笔杆子,如今一手梅花小篆,也写得像模像样,很得先生的赞赏。不过,她这会儿可不在临帖子,而是把能想到的营生写下来,一样样儿地筛选。化妆品、玻璃、酿酒、药铺……甚至妓楼、赌场,琳琳琅琅地写满了一张纸,这些都是穿越者们能玩儿的东西,也是很能赚钱的行当。但探春最后十分泄气地发现,这些营生都得要用本钱!可她手里只有每月二两的月例银子,还得买些零碎的东西,月月都用得精光,是名副其实的月光族。她又不像贾宝玉,除了月例,还有各式各样的赏赐,哪怕换些银子也是好的。家里虽然富足,可是首饰金器落到她的手里,却没有几样成色好的。就算她舍得头上光溜溜什么都不戴,拿出去当了,也当不来几两银子,顶多摆个地摊儿卖卖荷包之类的小手工,挣不上几个钱。对于被关在深宅大院的自己来说,摆地摊儿也实在不大合适,没有操作的可行性。唉!她重重地叹了口气,人家穿越前不是医学博士,就是手里有那么两招儿,行医烧菜什么的,好歹有个一技之长。可自己前世学的是电子,爱的是网游,这两样虽然颇见功力,无奈在这个时代,全无用武地。就算到了这里奋发向上,也不过学了琴棋书画那些中看不中用的本事。于是我们的穿越女主,便开始有了心事。挖空心思地想着要做番事业,至少不能让人想搓圆子就搓个圆的,想捏个扁豆就压个扁的。有了点资产,就算到时候三十六计走为上,逃个婚什么的,也不至于走投无路吧?银子啊……一文钱逼死英雄汉,虽然探春心里有无数的蓝图可以绘画,无奈巧媳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就算每个月不吃不用,把那二两月例银子尽省下了,也不够买原料儿的。偶尔从贾宝玉那里蹭些东西,那也只够她平时大手大脚地花用个干净。她无比羡慕惜春,光是那个项圈儿,就能兑换不少银子。自己的这个,入手轻薄,想来用的金子不多。就算她谎言弄丢了去发卖,也换不回多少银子,动用自己首饰的主意也行不通。“算了,我如今还小着呢,开了年也不过六岁,离那日子至少还得十年,慢慢儿设法也就是了,不必急在一时。”探春把赚钱大计丢开了手,一心一意地讨好起贾府内几个实权派人物来。凭着几句不用花银子的笑话,还有几样由侍书主针,自己稍稍加工的小玩意,便轻轻松松地搞定。贾宝玉住在贾母的暖阁里,自然每日里晨昏定省时,都能与三姐妹厮见。因探春小意讨好,又是同父的妹子,与别人更显得亲近。探春打主意的,是他那里的书籍。贾政的书房,那是不敢去的,贾宝玉另有一间小书房,虽泰半是那些科举的蒙书,但看起来也比自己那些书有趣,便时不时地去拿一本回来看,惹得迎春笑话她真要当男孩儿家去搏功名。“若真能取功名倒好了,我就不信起早贪黑的,不能搏上一个。只可惜生为女儿,这念头是不能有的。不过是打发长日,免得无所事事罢了。祖母让咱们认几个字,也只是懂得些道理,学学闺训的意思罢了。”迎春嗔道:“日里同了你去大嫂子那里做针线,你总是推三阻四,这会儿又嫌没事儿打发时间了?我倒是奇了,也不大见你拈针,怎么近日里却出了不少活儿?我瞧着老太太和太太身边,都有你的活计!”探春见她生疑,急忙掩饰:“你见的都是明面儿上的,其实我自个儿都没留,全孝敬长辈们了。白日里光线好,看书不费眼睛。到了晚上,点个烛做针线,倒是正好。”她一个荷包,不过动上几针,自然不费什么功夫。比不得迎春,全程自己动手,尤其是内里顶费时间,难以出什么活儿。“你既嫌无事,不如咱们下围棋儿玩吧。”迎春说着,便让身边的大丫头司棋,去摆了棋谱出来。探春无可无不可地应声,这时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三姐妹倒都热衷于下棋。连带着在前世无一技之长的探春,也在长日漫漫之下,被调教成了一个琴棋书画,半精不精的伪才女。有时候便乐观地想,大不了到时候随便找间卖艺不卖身的某楼某院,当个挂名的头牌也是一种活路。整出个什么流行歌曲、现代歌舞,兴许还能成为红倌人呢!正文第六章嫡尊庶卑探春自搬进贾母跨院后,赵姨娘也来过几回,每每想讨好贾母,无奈这位老祖宗不大待见她,赵姨娘虽然聒噪,说话却总是不三不四,回回都说不上两句话便被打发了出去,让赵姨娘被探春费了无数口舌鼓起来的上进心,一下子又消沉了下去。倒是贾环,贾母心情好时便留着说几句话,跟她姐妹三个一处玩耍。只是面上总是淡淡的,也不大亲近。不像贾宝玉,每次下学回来,总要被贾母搂在怀里“心肝宝贝”地问了一通才放下去换家常衣服。“环儿,近来还请着病假么?”探春拿着新淘来的一部《经艺开蒙》递给他,关切地问。“是,娘说近来天气略寒,怕我禁不起,便让报了病留在家里。”贾环在探春这里,从来坐着没个正形,更显得比在长辈面前活泼了几分,倒不是那等萎琐的模样。其实赵姨娘虽然出身不高,但相貌在贾政的身边人里,可是头一份儿,生出来的儿子会差到哪儿去?“天还没冻着呢,怎么就禁不起了?”探春哭笑不得,“你也不能光听娘的,她是心疼你,要狠狠地把你捂在手心儿里,还怕被捂坏了呢!你如今虽小,开蒙的课还是不能脱,若不然落到后面又跟不上别人,越发地被人瞧不起。小的时候不知道努力刻苦,到得年长才悔悟,就来不及了。”贾环似懂非懂地应了,拿着一方小砚在手里把玩。探春疑惑地问:“你那里的砚台不好么?”“嗯,比这个差得远了,我上学的时候都被人笑话儿。连带那些不姓贾的,也说我在府里是个多余的!”贾环委屈地噘了唇。他们贾家的族学,是附近一带算得上有名的。有些穷亲戚们,也都找了路子进了他们的族学。一来束修更低,二来左右都是自己人,自小交际起来,日后也有些出路。见惯了贾宝玉那里的好物件儿,再看着贾环眼巴巴的模样,探春心里酸涩,把砚台塞给了他:“胡说!那些人的混帐话你去理他做什么?不过脸子是自己长的,倒不是靠着别人说,你自己争气,旁人自然对你刮目相看。你只管用心念书,他们不爱理你,只管避着些走路就是了。你把这个拿去,虽不十分好,也能替换着用。”贾环欣然地拿在手里:“谢谢三姐,这个可比我用的强多了,明儿带去学里,也不让人总笑话我没个好物件儿。”探春强笑:“又不是什么稀罕物,我这里有什么,你尽管拿去!”贾环脆生生地答应了一声,把砚台小心地揣在怀里。隔了一会儿,又怯怯地问,“可若是我拿走了,三姐你用什么呢?”“回头我去找二哥要一个就是了,我们是在家里学,再差也没人说我。”探春见他关心自己,心里大是安慰。贾宝玉那里,这些砚台什么的,多得是呢!她随口提一句,拿上两个也不算什么事儿。“还是三姐待我好。”贾环喜孜孜地扯住探春的袖子,一派孺慕之情。“咱们是亲姐弟!”探春嗔道,携着他的手送出门的时候,瞧见身边也没个人,忍不住问,“你今儿过来,也没有个丫头婆子跟着么?”“没有,我一个人来的。”贾环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娘身边只有两个丫环,要替她做事儿呢!三姐放心,我每常一个人出来的。娘要让丫头跟着,我还不乐意呢,她们总跑不过我,而且拖拖拉拉的。”探春看着贾环天真的笑脸,几乎心酸得要落下泪来。赵姨娘那里的丫头,个个都比贾环大,真要跑起来,哪能跑不过他?只不过见贾环不受待见,自然便不情愿服侍。同样是贾家的玉字辈儿,可贾宝玉出行,身边总跟着几个丫头和婆子。若是出了二门,还有七八个小子串糖葫芦似的跟着。到了贾环这里,竟是个天生天长、姥姥不疼奶奶不爱的架式。其实自己也一样,若不是讨了贾母欢心,搬到了跨院儿里,自己身边服侍的人,连定例的一半儿都不到。便是那回落了水,也不见有人来探望。现在有个头疼发热的,就赶着请医生进府来把脉开方子了。正出神间,却听贾环问:“三姐,同是父亲的儿子,为什么二哥样样都比我用的好?父亲不喜欢我,是吗?”探春看着他的脸,小男孩受伤的痕迹很浓,让她不由心酸。纵然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和贾府这些人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但必须借用的这个身子,原本就有着血脉之力,想必对幼弟一向疼爱,竟觉得心脏抽痛。贾环得不到探春的回答,有些失望,头慢慢地垂了下去。探春一看不好,这么着下去怕是要有些心理疾病了。于是微微弯腰,眼睛和他持平:“环弟,你别嫉妒二哥的东西,该你的只是你的,不该你的便是抢,也抢不到手。男子汉大丈夫,真有本事的,就凭着自己的学识去考个功名。哪怕不做官呢,也要有一技傍身,日后娘跟着你才不会受苦。娘一心指望着你给她享福,你用功念了书,将来有个一官半职的,做人时也能抬头挺胸。二哥如今是起点高,你现在着紧地赶上,以后的成就,也未必就及不上。”“嗯,我知道了。三姐,我也不要让你受苦!”贾环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却露出了笑容。“姐姐可不受苦。”探春莞尔一笑。“怎么没有?咱们家的大姐嫁出去前,身边服侍的一等大丫头就有四个,姐姐这里统共才一个!”他说的大姐,就是贾政的嫡长女贾元春,被选了太子侍读,如今新帝登位,顺理成章地册了元妃,可谓尊荣之极。她——怎么能比?探春自我解嘲地笑了笑,如今自己身边的人也够用了。就是差了一个大丫头的份额,王熙凤每回都只嘴上致着歉,却总也办不好。迎春那里,除了司棋,又添了个绣桔。王熙凤倒是想先尽着探春,只不过探春乖巧,先让了姐姐,还搏得了贾母那一声“大气”的赞语呢!难道堂堂一个贾府,还差了几个买丫头的钱不成?总因两姐妹是庶出,看着贾母的份儿上给个大概罢了。“我比不得大姐姐,自然是不同的。咱们不争这个有的没的,你用心读书,才是真的。”探春摇摇头,又嘱咐一句。贾环答应着,蹦蹦跳跳地去了,探春又顾自出了好一会儿的神,方才重又举步。正文第七章黛玉登场到了贾母的上房,却见迎春和惜春已经到了。每次早上的请安,仿佛总是自己拖拖拉拉才到。幸而贾母知道她晚上要做针线,倒也没什么不满。“三妹妹,今儿个林妹妹要来呢!”迎春温柔地插嘴。“林妹妹?啊,是姑父家里的林表姐!”探春愣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想到所谓的“林妹妹”,不就是红楼里的主角林黛玉吗?她在心里算了算黛玉的年龄,应该比自己还要大半岁有余。以前看红楼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林黛玉和薛宝钗,穿越来了小半年,才有了与主角谋面的机会!幸好红楼探春的戏份也不少,没有沦落成路人甲,还能在贾府风生水起地扑腾个十来年的。她自我安慰了一下,苦中作乐。贾母笑道:“可不是吗?打从去了维扬,可也有四年功夫没见着了。也不知道那丫头如今出落得怎么样……”探春半是由衷,半是奉承:“祖母的外孙女儿,还会差吗?只怕她这一来,把我们姐妹都比了下去呢!原本瞧着倒还算登样,怕到时候就成了衬着红花的绿叶了!”这话很得贾母的欢心,脸上便如一朵盛开的菊花,还不忘让身边的两个大丫头鸳鸯和琥珀亲自去碧纱橱里收拾了被头铺盖。探春还从没见贾母这样的开心,忍不住暗暗纳罕,既然贾母对林黛玉的疼爱出自真心,怎么会到末了还使了个“调包计”,让黛玉魂归离恨天?迎春在一旁解释,探春才知道,原来是贾母怕林黛玉生母去世,乏人照料,才催着贾政打发了船去接她来身边教养。言下之意,是怕林黛玉在维扬受了委屈。其实照探春想来,林黛玉若是不来贾府,兴许还能长命百岁呢!毕竟林如海膝下只这一个独养的女儿,就算那些姨娘,也不敢对林黛玉怎么样吧?看着贾母事无巨细,无不亲自过问,探春在心里暗暗盘算开了。以后讨好的对象,又多了一个。得把半夏和当归也训练出来,扫院子的杂役哪里用得着五个,也跟着侍书做针线得了。这玩意儿能给她做人情,又不用花费什么银子,很是划算。“你们姐妹几个,也不用去上学了,请个假吧。”贾母笑道,手指颤了颤。探春想,看来贾母对这位外孙女儿,果然还是极疼爱的。毕竟是独生女儿的独生女儿,认真说来,这林黛玉还真是贾母独一份儿的外孙女呢!“大太太、二太太来了。”丫鬟们在廊下脆生生地报了句,探春看迎春和惜春都站了起来,才想到自己也该站着迎候。许是她动作慢了一拍,迎春投了个奇怪的眼神给她。没办法,前世就没有这么森严的等级制度,她又一向懒散惯了的,虽然适应了半年,还是会时不时地忘记。她很狗腿地对王夫人叫了声“母亲”,王夫人笑得很和蔼,倒像是一尊弥陀佛似的,笑着夸了两句探春的针线。探春颇觉受之有愧,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反让贾母觉得她很有长孙女元春的贞静之风,越加喜爱了两分。迎春则规规矩矩对着邢夫人叫了声“太太”,可那声音轻若蚊蚋,连贴着她站着的探春也不过勉强听清,也不知道邢夫人有没有听到,反正脸上仍然是那副谁欠了她几两银子的表情。只是加了两位长辈,刚才和谐的气氛,便变得有些奇怪。好在没有等多久,黛玉就到了。廊下的小丫头子们簇拥了一个小姑娘进来,还不及拜见,便被贾母搂在了怀里,叫得一声“我的心肝宝贝儿”,便哭了起来。探春还不及好好打量,只觉得鼻子有些酸溜溜的。祖孙两个想起早逝的女儿和母亲,抱头大哭。一边的丫头媳妇们忙上前劝解,林黛玉勉强收了泪,依次拜见了贾母和邢王两位舅母。探春才终于看到了这位大名鼎鼎的红楼第一女主角。虽有一种自然的风流,却娇弱不禁,分明有体虚之症。别人的结局不知道,可几个主角,探春还是知道的。黛玉焚稿断痴情的那场戏,看电视的时候掬了不止一把泪,抽掉了半盒纸巾。可惜自己不是医生,若不然的话,替黛玉调养调养,兴许就不用跟宝钗做姑嫂了。探春颇觉遗憾,不由自主地多打量了几眼。忽地心里一动,从后世的那些评论来看,林黛玉得的似乎是肺痨。可这时候看起来,也不过是先天不足,并没有咳嗽的症状,兴许自己有意无意地督促她多做运动,增强抵抗力,还能塑造出一个健康的林黛玉呢!“三妹妹还是那样的脾气,看到漂亮的物事,总要多瞧上几眼,也不管合不合礼。”迎春笑着嗔道。原来自己还有这个毛病!探春急忙收回探究的目光,按规矩坐到迎春肩下,一边提醒自己,这一世自己也是个美人了,不用再羡慕旁人。不过,总还是不由自主地朝着林黛玉连连瞟了好几眼,决定往后有事没事,拉着林黛玉多出去散散步。以后混得熟了,还能教两招瑜珈动作什么的,让她强身健体。林黛玉注意到她的视线,忍不住好奇地转过脸来。探春坐在迎春与惜春之间,一双杏眼灿然生辉,竟生生地把温柔可亲的迎春和娇憨天真的惜春给比了下去。两人视线相交,双双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顿时觉得关系拉近了不少。只一会儿,王熙凤被十来个管事的媳妇们前呼后拥地来了。说起早逝的贾敏,抽出帕子拭了拭眼泪,倒惹得黛玉和贾母又洒了一场泪。作好作歹地劝住了,又一迭连声地夸奖林黛玉。探春虽不小心眼儿,可平心而论,自个儿长得也不比林黛玉差到哪儿去啊,怎么在红楼里就落在了薛林之后呢?一时之间,争强好胜的心发作了出来,回去便勤练瑜珈,又挑了几个简单的动作,准备日后住进了大观园再伺机教给林黛玉。她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一朵鲜花在自己面前凋零,看那身量,还及不上自个儿的这副身板儿来得结实。亲时还不时捣鼓了些花儿粉儿的东西,虽想着拿出去卖,便是一宗赚钱的营生。但自己终究没有本钱,工艺又复杂,只能自个儿用用罢了。贾母也不给林黛玉另外安排住处,只让她与宝玉都宿在她那里。两人不过是隔着一扇门,有些什么动静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探春忍不住想,难怪两人感情深厚,原来打小儿就比旁人更亲密些。可惜后来有了个薛宝钗,三角恋爱在哪朝哪代都让人头疼。她暗自琢磨着,自己在适当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帮上一两把,她还是喜欢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正文第八章左右为难探春一天总要耗上个把时辰在贾母房里,自然与黛玉与相熟了起来。再加上一个嫡亲哥哥宝玉,三人便总玩在一处。黛玉虽是性格有点孤僻,在探春看来,也不过是在家里被娇惯出来的小女孩儿,没有什么心机,想到什么,便放在脸上。于是,探春倒真心实意与黛玉成了手帕交,那友谊,比木头二姐迎春,和偏爱跟姑子玩儿的惜春,还要强些,偶尔能说上几句心里话。“要我说,你总闷在屋里也不是事儿!天气虽有些冷,但在太阳底下晒着,也还暖和着呢。”探春总是极力拉着林黛玉出去散步,“雪雁,去把你家姑娘的大氅拿来。”雪雁是林黛玉从维扬带来的,年纪比探春还小,一团的孩子气,听探春怎么说,也没有异议。紫鹃忙忙地追了出来,塞了两个暖炉还不放心,手里另拿了一件大毛衣服,就要往林黛玉身上披。探春又好笑又好气:“穿成这样,还能走路么?放心,冻不了你家姑娘的。”林黛玉解释:“她只怕我回头病了!”“我知道。”探春轻松地应了一声,笑靥如花。她记得的林黛玉,是个孤僻又小心眼的女孩,可眼下在她的耳濡目染之下,性格变得平和了很多。至少,她就无法想像红楼里的林黛玉,还会主动替人解释。看来,自己这只小蝴蝶,还是多少有点用的。“今年真冷。”林黛玉缩了缩肩,脑袋被包在大氅的风帽里,越加显得像巴掌那么小。“每年不都是这样?你就是缺乏运动,多动动就会觉得暖和。我喊一二三,咱们就跑起来!”探春俏皮地一笑,“就在那边梅林里走走,我刚来的时候,瞧见有一枝梅花开得正妖娆呢!”林黛玉被她拉着手,身不由己地跑了起来。不过短短的一段路,额上就沁出了汗。虽然是气喘吁吁,却觉得酣畅淋漓。探春拿出帕子,很自然地替她拭了一下汗:“看,你就该常出来跑跑跳跳,脸上也有些血色不是?”“家里从来不让我这样跑的,咱们姑娘家不该这么着。”林黛玉有些迟疑。“就是因为你素来不跑不跳,所以才总这么病恹恹。”探春肆无忌惮地翻了个白眼,“你看看我,一年到头都没个头疼发烧的时候!”谁说林黛玉离经叛道来着?比起自己,简直是个乖宝宝的代名词。“是啊,不像我……”林黛玉说着,便又自卑了起来。探春郁闷,你自卑什么呀,红楼里的第一女主角,牵引了多少电视观众的心啊!我作为那片衬托红花的绿叶,还没在这儿自卑呢!“你天天跟我混一块儿,准保没病没灾的。”郁闷完了,倒还没忘记开解林黛玉,“你有对拿你当珠当宝的爹娘,我还没羡慕你呢!身世是老天给的,可日子却得自己过。有时间这么自怨自艾,倒不如想法子改变。”林黛玉握住她的手:“你说得对,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探春自嘲:“我也是被逼出来的,上无父母疼爱,下无兄弟扶持。”父亲贾政素来不管内宅,对着女儿也是一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慈父那是没指望了。母亲赵姨娘就更别提了,连奴才都对她蹬鼻子上脸呢!只要没生出什么事来,探春就在心里念阿弥陀佛了。贾环顽劣的性子,渐渐被她拧了过来,可到底还小,浑不知事,暂时也还靠不上。所以,在贾府里,探春只能孤军奋战。“原来你们躲在这里,倒叫我好找!”贾宝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一张脸也跑得红红粉粉,煞是好看。“这是什么话!”林黛玉噘了噘唇,“我和三妹妹自有体己话儿要说,你倒是为了什么跑过来?”贾宝玉呵了呵气:“才刚下学,见你们都不在,问了紫鹃才知道你们到这儿来了。还不赶紧回去,一会儿祖母见你们不在,少不得又兴师动众地让人来找!”探春故作懊恼:“那得赶紧回去脱了大衣裳,不然祖母回起来,怕是要怪我拐带了林姐姐。”林黛玉嗔怒地作势要打,脸上却绷不住地笑了。亲热地挽起探春的手,反把贾宝玉甩在了身后。贾母得了几个孙辈在身边承欢,日子也过得极是舒心。探春肚子里的笑话又多,总把老人逗得哈哈大笑。连贾母身边头一个得用的大丫头鸳鸯都说,这几年,还没见贾母这么欢畅过。领导的力量,也是无穷的。眼看着探春在贾母面前得了宠,又终日和宝玉黛玉厮混在一处,连王熙凤也有意无意地奉承起她来,份例里的东西,总是给得比往常更爽快些。若要些零碎的布料,因知道是做给贾母王夫人的,给出来的都是上好的。“老太太喜欢姑娘,这日子自然就好过了。总算姑娘近来想明白,若不然的话,跟着姨娘,也只是娘儿三个一同受苦罢了。”侍书有时候还真是唠叨,听得探春的耳朵里都起了茧子。不过她也知道,侍书与她是打小的交情,虽是主仆名份,可待她的心却是最真的。“那当然,现在我过得好,有时候还能提点一下环弟。”探春叹了口气,又苦恼道,“可惜我娘竟一点不明白我的心,十次里见面,倒有九次是不欢而散的。”“姑娘且放宽心,日后姨娘总是懂得的。”侍书也只能安慰。心里对赵姨娘,评价并不高。这一把年纪,还真是白活了,做人竟没有探春来得乖巧。探春叹了口气,看来做人真难,做大户人家的庶女,更难。讨好了嫡母吧,得罪了亲娘。讨好了亲娘呢,又得罪了一大家子的当权派。两相权衡,也只得先顾了那头。好在除此一桩外,日子过得还算舒心。小女孩子家的,就算是功课,也不很紧,贾母也不许太太们拘着小姑娘,少了伶俐。探春心下正喜,倒一心一意地做起娇客来。闲时也不大去赵姨娘屋里,她还没这么贱,平白惹几场气受,反正又不是正经的探春,只是心里总觉得不大踏实,筹划了半天,还是决定从贾环处入手更简单些。于是常常让丫鬟叫了贾环过来,平日里也费了心思指点功课。十来年的书毕竟不是白读,就算不是正经师范出身,但单教一个小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她指望着这个兄弟日后出息了,赵姨娘有个依靠,也算是没平白占了她女儿的身体。正文第九章姐姐来了又是花开春暖,便听得薛家上京的消息。薛宝钗!探春的脑袋里立刻冒出这个红楼里的第二号女主角的名字。因为与林黛玉感情甚笃,再加上先入为主,把她看成了抢黛玉老公的小三儿,心里便对薛宝钗没有什么好感。侍书是个包打听,很快就把薛家的底细给打听了出来。薛家是皇商出身,如今只有薛蟠撑着场,却做亏了两宗大生意,还惹上了人命官司。这次进京,一为避祸,二则是为了薛宝钗上京都来待选。“难不成她也想跟大姐似的进宫去?”探春不以为然,“那地方有什么好的?咱们好好儿的日子不过,竟想跳进那个坑里!”“这话可不能混说的。”侍书白了脸,“若让老爷听见,少不得一顿教训!”探春这才醒悟,这时代可不比自己的前世能自由言论,尤其是语涉宫廷,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薛家上京后便住在梨香院,那里原是贾代化暮年静养之处,在荣国府一隅,自成院落,又有角门直通街道,出入极是便利,倒是个适合亲戚居住的好去处。“宝姐姐生得真是好看。”贾宝玉喃喃低语。探春白了他一眼,果然是见一个爱一个,难怪林黛玉要为这个和他三天两头的讴气了。但凡有点智商的,也知道不该在女孩子面前夸奖另一个。果然,林黛玉在一边,脸色便有些不虞。探春怕她当场发作,捏了捏她的掌心,额上微沁冷汗。幸好这会儿彼此年纪还小,不过是一点朦胧的意思。不然的话,就凭着这一句,便能当场醋海泛波。果然不愧是红楼里唯二的女主角,薛宝钗和林黛玉坐在贾母两侧,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薛宝钗比迎春还大几个月,俨然在贾府诸女里居长。要说她的行动作派,倒还真不愧诸人叫她一声“宝姐姐”。一举一动,足可以作古代淑女的范本,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儿来。尤其是她家世代皇

梦探红楼by小猪懒洋洋 .txt

梦探红楼by小猪懒洋洋 .txt

上传者: asd5974
362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12-25 举报

简介:宅女重生看美男,我的命运我作主。 努力抱住贾府两根大粗腿,混得风生水起。小日子过得悠闲红火,只差了几个帅哥……天从人愿,帅哥一个个排着队赶来见她。温柔如水的北静郡王,豪迈爽朗的南安郡王,沉稳大气的东安郡王,军功卓著的西平郡王……还有还有,那个神秘的异族少年,再加上坐在深宫里的那位皇帝大人,看得那个叫眼花缭乱哪!赚了赚了,探春哗啦啦地唱:重生探春不吃亏!

◤◇◆◇◆◇◆◇◆◇◆◇◆◇◆◇◆◇◆◇◆◇◆◇◆◇◇◆◇◆◇◆◇◆◇◆◇◆◇◆◇◆◇◇◆◇◆◇ ◆◇◆◇◆◇◆◇◆◇◆◇◆◇◆◇◆◇◆◇◆◇◆◇◇◆◇◆◇◆◇◆◇◆◇◆◇◆◇◆◇◇◆◇◆◇◆◇ ◆◇◆◇◆◇◆◇◆◇◆◇◆◇◆◇◆◇◆◇◆◇◇◆◇◆◇◆◇◆◇◆◇◆◇◆◇◆◇◇◆◇◆◇◆◇◆◇ ◆◇◆◇◆◇◆◇◆◇◆◇◆◇◆◇◆◇◆◥ 温馨提示:进入书包网的界面,会有很多广告,如果觉得不爽,在IE浏览器菜单栏工具------I nternet选项------安全-----级别调到最高----Internet选项-----隐 私---调到最高-------应用--刷新----这样就不会弹广告了。。。没有登 陆的时候不要调,因为这样登不进入,登陆后在弄。 更多精彩好文请浏览我的的空间 louis00 http://www.bookbao.com /space/405999。或者http://www.hangniao.com/?a=louis 00 ◣◇◆◇◆◇◆◇◆◇◆◇◆◇◆◇◆◇◆◇◆◇◆◇◆◇◆◇◆◇◆◇◆◇◆◇◆◇◆◇◆◇◆◇◆◇◆◇ ◆◇◇◆◇◆◇◆◇◆◇◆◇◆◇◆◇◆◇◆◇◆◇◇◆◇◆◇◆◇◆◇◆◇◆◇◆◇◆◇◇◆◇◆◇◆◇◆ ◇◆◇◆◇◆◇◆◇◆◇◆◇◆◇◆◇◆◇◆◇◇◆◇◆◇◆◇◆◇◆◇◆◇◆◇◆◇◇◆◇◆◇◆◇◆◇◆ ◇◆◇◆◇◆◇◆◇◆◇◆◇◆◇◆◇◆◇◢ [红楼梦同人]《梦探红楼》作者:小猪懒洋洋【完结】 正文 第一章 加减乘除 心卉凝神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削肩细腰,鹅蛋脸儿,俊眼修眉,正顾盼神飞,忍不住伸出手去,抚了 抚脸颊。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就是一副吹弹得破的古典美女相貌。不是她自夸,就算拿出放大镜,也找不出 半些儿缺点来。 在心里加减乘除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断定,这趟穿越是赚到了。作为一个相貌普通,智力普通,身材 普通,从上到下,从头到脚毫无特色的现代宅女,偶尔逛一次街,竟然因为难得的善心大发,救助一个横穿马 路的小男孩而香消玉殒。普通了半辈子,终于还有个轰轰烈烈的死亡,也算不虚此生了吧?况且,她也没真死 了,而是华丽丽地穿越,到头来却成了头一等的美女,那小男孩可没白救。 “姑娘越长越标致了,就算是太太见了,也必是喜欢的。”身边的一等大丫鬟侍书为她梳了两个双丫 髻,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那当然了。”心卉得意洋洋。自己的这副身子,虽然年纪尚幼,但已初见美女雏形。假以时日,必 然会是个大美女。于是,她在心里高唱凯歌,赚到了赚到了! 数天的时间,心卉已经沉淀了最初的震惊。虽然不明白曹公虚构的《红楼梦》,怎么会成为她穿越后 活生生的世界。但既来之,则安之,她倒不像穿越前辈们一心想要找回去的路。开玩笑,身为女人,没有不爱 美的,她平白得了这副绝世容颜,看都看不够呢! 好吧,现在她是贾探春,贾政的庶女。因不慎落水,结果大龄剩女心卉,便穿越到了五岁女孩的身上 。今天身子大好,还是第一趟出门儿呢! 侍书上来替她穿上了件蜜合色的绫子袄儿,系上湖蓝色的绉绸汗巾子,一条百褶细绫裙。料子虽好, 但衣服半旧,不起眼子的,倒还以为是个体面一些儿的丫头呢! 探春心里有些疑惑,按理说,这位三姑娘在贾府里,还算是个蛮得宠的孙女儿吧?怎么看这通身的打 扮,竟像是被遗忘在某个角落里呢?不过,红楼里探春出场的时候,似乎没这么小…… 压下心中的疑虑抬脚,才走到门口,就见自家的娘亲赵姨娘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姑娘可大好了? 外面风大着呢,怎么赶早就往外走?” 尽管早先儿看红楼的时候,探春觉得这位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但自己在屋里养了这几日,长辈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490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