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04恋爱密码(30.2).txt

04恋爱密码(30.2).txt

04恋爱密码(30.2).txt

上传者: 神的一滴
362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12-24 举报

简介:林斯谚

恋爱密码TheLoveCode林斯谚 着    夜深人静,我埋首桌前,舞动着手指。  “ji3vu;3b;4su3xul3ru,3@2jo4ji3-6u06@su3u3ru/S!j4y94g4uSek720Stjp62k7q/6u.3@g;4284vm,6u3x96@ji3uS56g4ejS2j62k7@ao6u.35SvupScl3u.3@ao6u.3bp6x96m3ji3zpSvu;3so4vupS5j/S2k7g4ru,4@bp4g4su35Sfu06@ji32k7b4y7g4uSqu04cj;Sai4@vu,4c.4su32k7s84uSdk4fu3@su3jo4ji32k7g/Scji6294x96j6!u32k7ej;Sh93@ji3ap6m/3u.3ej/4wj/62k7vu/4fm4@5k4uS2u03@ji3uS56g4jo6g4au/4mp4nji3294eo3ji3yjo4cl32k7xu3j4@ji3vu;35pSvu65k4zp4xu3j4@ru.4bj6bp6e9S5pSvu6!l3ejo42k7m06zp4@ji3vu;3c04su3y94uSfu3”  我没有花费心思在雕琢文句上,尽量以最平实的字句,表达我的心意。  完成後,我把信寄出。  她的答覆或许会令我心碎,但做了後悔,总比後悔不做要来得令人心服。  接下来只有等待了。1她站在两座书架之间,略显寂寥的眼神落在比她高一层的架上;她的左手抱着一本灰皮封面的平装书,手腕上圈了一环银色的手链;浓浓的黑发泻下,依偎在肩上,透过晨光的闪耀,予人氤氲的流动感。    我从来不曾在图书馆内迷路,但这一刻,我却迷失了。  那时我正在一排排的书架中留连,眼神不经意地从书架与书架间的夹缝扫过;偶尔与从书中抬起头来的不知名女孩做眼神邂逅,交换一个冷漠的微笑;但当我脚步一挪,对方便立刻如轻烟般淡入静谧中。  而这一刻,我却停伫了。  她侧身对着我,仍旧沉浸在书堆中的搜寻。我们之间隔着一段距离。  离她的站立点不远处,便是垂泻着典雅窗帘的窗子,早晨的阳光漂流而进,愉悦地在她的黑发上流连忘返。  一位少女的侧身剪影。这就像是一幅从天而降的画。从我的视角望去,书架与窗棂正好框住她纤巧的身形,洁亮晨光铺成背景,与她略显寂寥沉滞的眼眸形成强烈对比。我犹疑着该不该走近,但倏地又想起我要找的书便散布在这一座厚重的书架,所以还是提起脚步,拉近与她之间的距离。  她微微侧头,略微退了身。  我得到她的全貌。  穿着来说,没什麽特别。布鞋加上牛仔裤加上寻常的上衣;但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触,心性特别的女孩的穿着打扮都是类似这种模样。  她的轮廓,荡漾着一股知性美。  最慑人心神的,是那对黑澄清澈的眼眸。我在里头望见了无边无际的天,它无限延展着,泻入迷蒙遥远的彼方,在那片天中飘摇着某种耐人寻思的因子;它燃烧着,像强烈的野心,与欲望。  意识到我灼热的目光,她不自在地别开头。  我尴尬地低下头,眼角瞧见她用左手呵护着的那本书:“爱伦坡杰作选”。  这太稀奇了,我掩饰不住心中的惊讶。除非是有着异常强烈的偏好,或是文学课堂需要,在现今这个精神文化堕落的年代,几乎没人会借爱伦坡的小说来读。可是现在这本小说却在她手上。爱伦坡特有的阴郁光芒,蜷曲在她臂弯中,柔淡了数分。  不自在的气氛蔓延开来,我识趣地转身面对一排排的书,选取我要的小说。  我拿下《Y的悲剧》。  “你喜欢艾勒里?昆恩吗?”  维纳斯般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的血液陡然凝固了。若不是身边只有她,我会以为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呃,对、对啊,他是我最崇拜的作家。”回过身,我有点结巴地回答。然後又略带突兀地补上一句:“你喜欢推理小说?”  “我是推理爱好者。”她的双眼绽放出光芒,像水晶般的光芒;但随着下一句话的出现,又黯淡了下来。“好难得能遇到有人借昆恩的书,同好实在太少了。”  我暗自思量,你的眼前不就站着一位?  “我想是学校的关系吧,”我解释,“北部有的大学已成立推理小说研究社,我们学校没有适当的土壤,也缺少种子。”叹了口气,“纵使有人愿意灌溉,也是无济於事;有些人连福尔摩斯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她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嗯,我刚说同好太少,或许不尽然是;读推理小说的人或许不少,少的是真正狂热的人,真正将心思完全投入的人……”  你的眼前不就站着一位?  我再度从她的眼中看见那片苍穹,那里头翻腾着一股热情,一抹缤纷的光彩;她身上带着某种近似倔强、执着的野性特质,在她沉静、默然的外表下窜动。  像是察觉了我再度呆滞地望着她,她开口道:“你是真正的推理爱好者吗?”一抹奇异的光晕闪过双眸。  “我……”这个问题的答案背负着很重大的责任,但我不想违背自己坚定的立场。“我是,虽然涉猎不深,但我相信自己有颗狂热的心。”她用轻柔的眼光端详了一会儿,然後抛出一个微笑,“我相信你是。”第一次邂逅她的微笑,朵朵玫瑰绽放我心田地,同时却又像含羞草般羞涩地闭合。我指了指她左手臂环抱的书,问:“你还没读过爱伦坡吗?”“他的五篇推理小说我当然都读过了,这本选集收录的是别的非推理着作。”“我只读过两三篇爱伦坡的其它作品……你怎麽会有兴趣?”“噢,事实上,”她神采焕发地坦承,“该说我对文学很有兴趣,不只是推理文学。”当我注意到她用“推理文学”这个字眼,而非“推理小说”时,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感动。这证明了她对这支类型文学的深度认识与眼光。好一个文学少女,我惭愧地想。除了推理小说,其他领域的书籍我几乎没有接触;撇开课内文学课的书不谈,我涉猎的,除了推理小说,还是推理小说。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问:“你大概对其它的书没有兴趣吧?”“没兴趣的书我读不下去……”也只好承认了。“那很正常,兴趣才是最重要的,兴趣是一切的动力;不喜欢的书没有必要勉强自己读,但也要替自己保留读它们的机会。至少我是这麽认为。”我望着她,心里激荡着诧异与敬佩。她不像寻常的女孩,我对她愈来愈感兴趣了。“你不介意……”我鼓起勇气,“我们找个地方聊聊?推理的同好,真是缘分,不是吗?”她点点头,“我今天没课了,只怕耽误你的时间。”“不会的,我也没课。”我心虚地说。机会稍纵即逝,何惜千金一掷而博美人一笑?“到哪里聊呢?”“我知道有一间咖啡厅不错,但要骑机车去……”也没思考就一股脑说出来了。“那就你的车吧。”她微笑。看着她那沉静的黑色眼眸,我的内心升起了一种莫名的仰慕。是文学的薰陶吧,她有一种异於常人的脱俗。於是我们出了图书馆,朝车棚走去。早上十点,天气微冷,稀稀落落的学生身影在每个角落晃动。有的人步伐从容,有的人急促;前者大多是翘课的悠闲者,後者若不是赶着约会,就是另有急事,绝不可能是上课迟到的大学生。空气中的成分变了,一派馥郁凝入风中,挑动了我心中那凋零已久的情愫。很快地,到了我的车位。我正准备拿出安全帽时,她忽然开口了。“一个人会不会很寂寞?”我顿时怔住。不明白她的话意。她略带羞怯地别过头,一片绯红跃上她白嫩的面颊。“对不起,当我没说。”我凝望了她好一会儿,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强做镇定地问:“你怎麽知道?靠直觉猜的吗?”她指了指我的机车,说:“後座上布满灰尘,这是最好的证据。”我的天。这或许是读推理小说的後遗症吧,竟然连这点都注意到了……观察力“危险地”异常敏锐!或者,这只是单纯、敏感的文学触角?“对不起,我无意冒犯。”她真的很认真在道歉。“没什麽,”我挤出一丝淌血的微笑,“习惯成自然。”“但这并非你的天性吧……说实在的,我一点都不羡慕那些成双成对的情侣……”她说到此处,表情陡然落寞了起来。最後几个字随着她樱唇的封闭,失去了被倾听的机会。我没说什麽,只是默默地把安全帽递给她。2单独与女孩坐在咖啡厅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气氛多少有点不同。如果说人是由黏土所捏塑出来的,那先前坐在我面前,搅动着冰块的那些人,是不可能有机会和我叠合、混融,再塑出一块更富色彩的人形。她或许有这个可能。女侦探啜饮着冰咖啡,感兴趣地望着我,“你是外文系的吧?”我瞪大了双眼。“你又是怎麽知道的?我又泄漏了什麽线索吗?”“没有,只是凭直觉。”我忽然想起克丽丝蒂笔下有个常凭女性直觉办案的奥立薇太太,不过显然这两人有天壤之别。“那你呢?我可是猜不着。”“我是日文系。”日文,对我来说过於遥远。除了玩电动常会跟日文打照面外,我可是想都没想过要去接触日文。“为什麽会想读日文系?”我问。“我想你应该能了解吧……为了读日文推理小说……我读英文推理已经没有问题,而且,对学习外语也颇感兴趣。”她叹了口气,“当然,对父母说是为了读推理小说而选择日文系是一个绝对行不通的理由。他们认为小说不过是娱乐消遣。但我总觉得,推理小说的数量已足以发展成一门专门文学来研究,而且绝对有那个价值。”我心中真是惭愧万分。她是一个照着自己兴趣而选择、而活的人,她明白什麽是她真正要的;很多时候这种选择需要勇气。我读外文系不过是误打误撞,觉得自己英文还不错,想混,就莫名其妙进来读了;没什麽目标与志向,难怪学业老是不见起色。人还是要为自己的梦而活才有意义。“原文推理对你而言应该不是难事吧。”她抛出这麽一句。肯定叙述句的语气。你太高估我了。虽说之前为了读艾勒里?昆恩、迪克逊?卡等大师的原文小说,上了亚马逊书店砸钱,甚至还趁着到美国游学的机会逛旧书摊搜括了几本所谓的“梦幻逸品”,但结果呢?每本都读了四分之一就束之高阁,自己还狂寄e-mail给出版社催他们快出中译本。上大学前对英文固然有着还算浓烈的兴趣,但随着时光消逝与课内外文课程的折磨,英文在某些角度来说已被我视为洪水猛兽。唉,很多东西都在慢慢的离我而去,不知不觉地凋零,有些自以为是兴趣的兴趣,不过是掩饰自己空虚的藉口。像英文就是。无形中,这个世界一直在变。是人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人,我始终不能明白。“我已经买了一堆日文推理,”她微笑,也把我拉回现实,“但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只读完几本岛田庄司和法月纶太郎的作品。”“说实在的,日系推理我读的不多。”“我也还好……你喜欢的是本格推理吧?”“一点也没错,我觉得,就我自己的定位而言,本格那种结合浪漫与理性於一身的风格,才是推理迷真正所渴望的吧。匪夷所思的谜团、畅快淋漓的推理、拍案叫绝的解答、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布局、合上书本那一份低回不已的惊异与满足感……我始终不能忘记……那不是心智最高的享受吗?我总觉得……”我意识到自己的投入,但她用眼神示意我说下去,“你刚刚说的对,一般人只把推理小说当作娱乐作品来阅读,而不懂去吸收它有深度的一面;我反对把推理小说当作通俗文学来读,这种分法没有意义,因为推理小说很特别。”我停下来,又补了一句:“或许有点偏激,虽然我不懂所谓的纯文学在写些什麽……”“我明白你的意思,”她点头,“本格派的确有种魔力,它很美。”“也许你可以告诉我爱伦坡的其他作品在写些什麽。”她从背包中取出那本刚才借阅的选集,递给我,“你翻阅一下吧。”我打开目录,〈阿夏家的没落〉、〈泄密的心脏〉、〈陷阱与钟摆〉……等标题映入眼帘。有几篇在英美文学选读已经读过了。“咦,里面有〈金甲虫〉?”“有些推理作品还是收录进去了。”她说。“我对这篇印象满深的,很精采的暗号推理。”“嗯,暗号推理不多见。”我放下书本,问:“你有没有尝试过写推理小说?”她像是吃了一惊,然後才缓缓回答道:“当然有……其实,我很喜欢写作,不过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写推理小说的天赋,推理小说真的很难写……”“肯尝试就是好事啊!你那愿意奉献的心才是最重要的。”她悲苦地摇摇头,“写不出好作品还是不行,我可不想苦了读者。”“不然你都写些什麽?”“我自己写过一些超现实主义的诗,意识流小说,或是有关存在主义的小说……像卡夫卡、乔伊斯、沙特这些作家的书都值得一读……”後面的话我根本没有印象,因为那些作品与作家的名字我从来没听过,不然就是忘了。她是彻头彻尾的文学少女,我暗忖。这是上天赋予她的天赋与资质,这是她与生俱来的心性吧。多麽与众不同。在这个年代。梦幻般的,一个多小时的时光逝去。我衡量一番,似乎该结束了“可以给我你的e-mail吗?你应该有吧?”我问。“噢,当然有,”她迟疑了一下,似乎在找纸笔。“你传简讯过来好了,我给你我的手机号码。”我背包里其实有纸笔,但为了不留痕迹得到手机号码,所以耍了个诡计。她从背包拿出手机,NOKIA3310,跟我的一样。引人遐思的巧合。“我的号码是……”我告诉她。就这样,两人离开咖啡厅。片刻後,我在校门口让她下车。“我在外面租房子,不住学校,”我告诉她,“今晚再寄信给你吧,我们可以多聊一点爱伦坡。”她点头微笑,“再见。”然後转身离去。我原本期待她会回过头来再看我一眼,就像那些离谱的爱情电影中所常上演的镜头。但她没有。现实果然还是现实。一直等到那道背影没入午後的树影中,我才驱车离开。3当晚我正着手开始写信时,才想起今天双方竟然没有互道姓名。依简讯中的电邮地址,大概可以看出她的英文名字,在信中我只好以英文名字称呼她。我打入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英文名字Ellery。因为昆恩一直是我最崇拜的作家,所以打从国中英文课起便一直用着这个名字。有时心中不免惭愧,顶着推理大师的名号,自己却对推理小说一点贡献也没有,令人感到心虚万分。写信时踌躇了一下,考虑换名字。还是用Ellery吧,不要太虚假。这是对推理小说热爱的证明。信中并没有涉及任何较深入的私人问题,大体上都是关於推理小说的讨论。我小心翼翼地写了自己的见解与批评,字斟句酌,尽力使文句通畅无错字;我很怕深读文学的她会感到我写作造诣的陋劣。好不容易完成了,一看表,两个小时悄悄溜去,明天要交的报告一个字也没写。唉,要是学校有设推理文学系就好了,我肯定会不眠不休地读书,报告也洋洋洒洒写个上万字!多少学生怠惰课业是因为选了不符合自己兴趣的科系,要不,就是课程安排与他们想像中大有出入。傍晚死党打电话来,告诉我下午的课点名了;依那教授的规矩,缺席一次期末总成绩扣五分。真是惨痛的代价,但回想起在咖啡厅中那张荡漾的笑脸,就觉得一切值得。不明白,人生似是不断地在做选择,有人说命运是选择累积而成;自己对於选择价值的估量,总是在寻求逃避藉口与卫选择间摆荡;Frost的诗”TheRoadNotTaken”不时闪过我脑际。我按下“传送”钮,往椅背一靠,沉思了起来。隔天傍晚,我收到她的回信,在此之前我开了三次电脑:起床时一次,中午回房间时一次,两点多时又开一次。她先道歉说其实昨晚就收到信了,但那时很晚了所以没回;今天又有近满堂的课,拖到下午的空档才回信。信中大部分都是在聊推理小说的事,重点放在本格派。谈到欧美本格派,她问我是否读过范达因派的小说(当然,除了昆恩)。不久前上过外国网站查阅推理资料,像RexStout和AnthonyAbbot等等这些人都是属於范达因派(VanDineSchool);克丽丝蒂和狄克森?卡……等是属於IntuitionistSchool;这些人都是本格派大师。范达因和昆恩的中译本我当然都读完了,昨天在图书馆我是要替同学借《Y的悲剧》,因为在班上大力鼓吹阅读推理小说,总算有人有兴趣,所以才帮他借;很令人感叹的是,大家对推理小说的知识贫瘠得可怜,而且存有错误的刻板印象和成见;推理小说的一切奥妙,岂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有时我常在想,真该请个推理文学专家到学校来演讲,让大学生对这支类型文学有个深度认识。唉,算了吧,这里又不是日本。这次回信,除了谈推理,我小心翼翼地加入点私人问题,也问了她还读过其它哪些书,希望她能推荐几本。就这样,两人密切的通信展开,几乎是每天一封。我们的话题渐渐扩大。我从她的行文中窥知她是一名相当有主见、有自己想法且不拘泥於传统的女性,对於自己热爱的事物有着一种异常强烈的执着,很坚守自己的原则。我不常在校园中遇见她,但我知道她的身影常驻留於图书馆内;她告诉我一有空她就会到图书馆读书写作,因为宿舍里读书环境很差,常会被室友影响。很多时候,我站在图书馆的大门前,抬头望着楼上的窗子,猜想她正坐在哪一张靠窗的桌边挥洒着创意笔触,细细地用笔描摹致密的人性……这一遐想便使我神思飘摇、心神动荡。但她也有可能根本不在那里。为什麽我的心中漾着一股怯懦,令我对她望之却步?在看不见面容的e-mail中,我可以用滚烫墨汁诉说自己的满腔热情,我可以感受到自己那骄傲的冷静;但只要她映入我的眼帘,我便踌躇退缩了起来,甚至畏惧她的出现。这种矛盾的奇妙感,悄悄跃上心头。我该为它神伤吗?4两个礼拜过去,我发现自己处在一种浮躁的情绪状态。我的心似是盛满酒的酒杯,只要稍一碰触,浓烈的透明液体便会从杯缘溢出,刺激着那炙热的心。她占满我脑海。唉,这算是男人的通病吗?抑或,该义正辞严地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伟大人性!当一名女人跃入一名男人的生命中,那必定会激起涟漪。不同女人所激起的涟漪,无疑的,使得湖面一片轻柔绚丽,那是小小的水波所无法相比的。也许有一部分的涟漪是来自我的赋予。那晚,一如往常,我坐在电脑前,准备回信。但一个字也打不出来。约她出来吃饭吧。我挣扎着。该怎麽开口?我开不了口。初次邂逅到咖啡厅去,那是在很自然的状态下提议才完成的,现在过了两个礼拜,也没再面对面聊过,反而对她产生了一种陌生感。内心交战停止不了,我必须找到出口;我心中这杯醇酒不能让它白白满溢,如果她愿意品尝……视线不经意的瞥到她的信,内容提到爱伦坡的小说,她正在重读〈阿夏家的没落〉和长诗《大乌鸦》。我忽然想到〈金甲虫〉。在咖啡厅中她借我翻阅的书中有〈金甲虫〉。〈金甲虫〉……对了!我陡地坐直,脑中阴霾顿时一扫而空。既然害怕明讲,何不……写封暗号信给她?要是她解读不了就算了,但反之……或许是个值得尝试的方法。一阵矛盾感拍打我心头。为什麽非得这麽迂回?为什麽就是没有勇气开门见山?很多女孩子厌恶男生支支吾吾拖拖拉拉的,但她期望我这麽做吗?也许,不必考虑那麽多吧,既然想到这个方法就姑且一试。但该用何种形式的暗号?既然期望她能解读就不能太复杂。不过她的智力应该不低,我暗忖,根据高登的多元智慧理论,她的语言智力、自我智力、存在智力应该都有一定水准……可是解暗号跟这些智力有关吗……?我重重捶了一下桌子。想到哪里去了!开始设计暗号才是要事。暗号推理不常见,我本身也不具备关於暗号的常识,该怎麽办?若要简单,那套用现成的模式的话……经过几分钟的思索,我在信上打入这段文字:jnaanunirqvaarejvguzrgbzbeebjriravat5这节课似乎不少人翘。我坐在窗边的位置,无趣地望着窗外。应该不会下雨吧?冷不防地,平放桌上的手机突然抖动了起来,连续扭了两下身子。我深吸一口气,用颤抖的手拿起手机,打开讯息。内容很短,只有六个字母:“bxjura”。傍晚六点,我把机车停在校门前,尽力克制自己波动的情绪。她的容貌,我尽力回想,却理不出一个完整的轮廓。对於愈美丽的东西,我的记忆愈怯於去征服,该说是,发挥不了效用吧。只记得那一派轻柔及肩的长发;最重要的,那对然清澈的眼眸,藏着无尽的天……恍惚间,一道似曾相识的柔影徐步而来。我不知该用什麽表情去迎接她,应该说,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又是喜悦,又是兴奋,又是紧张……“抱歉,等很久了吗?”她轻声地问。“不,没有……”我挪动双腿,引领她走向机车。她并没有在穿着上刻意打扮,但绝非没有打扮;看得出来她穿着的风格非常淡雅清新,毫不雕饰。对服饰完全没有研究的我,只觉得过度装扮反而比不上这种“适度”的美所制造出来的魅力。她小心翼翼地,一手按着我的肩,跨上机车。好柔的触感。我的心中顿时亮了一盏小夜灯。“要去哪里吃呢?学校这一带我不熟,因为没有机车。”“到了你就知道。”去吃牛排吧。我下午就想好了。有一家西餐厅气氛绝佳,灯光昏暗,暗到几乎跟烛光差不多。或许这种气氛对她写作灵感的增进有帮助吧!停好车,走到餐厅门口,她讶异地惊叹:“好典雅的装潢设计!”“不错吧!我还怕你不喜欢呢。”里头仔细一瞧,每张桌旁的墙壁上都挂着幅画,虽然知道应该是复制品,但看起来原作都是出自名家手笔;而画家的大名我一个都不认识。“坐这里吧。”我拉出椅子。她在我旁边落座。就这样,在魔幻般的气氛下,两个人再度聊了起来。“我的暗号,”我不好意思地说,“好像一下子就被你看穿了。”“那个啊,”她幽幽地看着我,“恕我直言,不怎麽高明……其实可以再更有创意些。”真是惭愧,我承认那是很糟的暗号,不过是把英文字母互相代换罢了。先按字母顺序把二十六个字母排成两行,上下对齐、互相代换;所以我的那封信是“wannahavedinnerwithmetomorrowevening”;而她的回信是“okwhen”。“我下次会想出复杂一点的暗号。”   “真的?一言为定喔,不过,太难的话我也是解不出来的。别把我想得太厉害。”   “Ihaveconfidenceinyou.”   她笑了。   “HopeIwon’tfailyou.”   话题再度转入推理小说。这会儿谈到了各国的悬案,那些扑朔迷离的案件一直是推理迷津津乐道的题材。我们先谈了开膛手杰克,话题才转入一些名人的死因。   “拿破仑真的是被毒杀的吗?”我试探性地问。   “我记得三好彻写过一篇短篇推理〈拿破仑的遗发〉,答案似是肯定的。”   这篇我倒是读过,看完後也上图书馆找了一些资料,自行揣测了好几个可能性。我再次在心里埋怨了起来,为什麽学校作业写的不是拿破仑死因研究报告和开膛手杰克剖析?若此我一定洋洋洒洒写出数十万字!   她的目光忽然落在墙上的画。刚落座时我曾瞄了一眼,那是一座纯白色的古堡,立在山腰上,笼罩於一片皑皑白雪中;一股无尽的苍茫感,交融梦幻般的飘逸,此刻浓烈地袭上我心头。   “看起来像是德国古堡。”我猜测。应该是吧,因为画框上的镶金字似是德文。   “Neuschwanstein,新天鹅堡,”她说。   “什麽?”   她放下叉子,银白的光芒从餐具上泻流。   “你知道德国的新天鹅堡吗?建造者是有名的鲁道夫二世,华格纳的仰慕者,据说是同性恋。”我没有去过德国,也没听过什麽天鹅堡,鲁道夫这名字倒是听过,但不知他是何方神圣。我照实说了。   “你可以去读读他的生平,他的一生很有趣,而且,”她神色诡秘地看了我一眼,“死因很离奇,是推理迷一定会感兴趣的题材。”   我追问那是什麽样的故事,但她固执地叫我自己去找,我只好放弃。   “那麽,”我淡淡地问,“你亲眼目睹过这座梦幻般的城堡吗?”   绚丽跃入她眼眸。   “我还进去参观过呢,那是一座未完成的城堡,处处洋溢着幻想与梦,”她停顿了一下,“里头有一段走廊还是仿造天然洞穴而造,这样即使国王人在城堡里,仍可体会到大自然的氛围。也许因为这座城堡太梦幻、太不且实际了,所以始终未能完成。”末尾带着一丝遗憾。   “你的梦想是什麽?”我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同。   “我吗?”她眼神落下,“我想成为一名作家,一名……我心目中真正的作家。”   我不知道她心目中的作家所需具备的条件是什麽,也不知道为什麽我没有继续追问。   她的神情陡然落寞起来。   也许她的心里有某些想法与坚持吧。我默默望着,她那对眼眸,沉浸在任性的天真之中。   她摇摇头,“我不想要一座未完成的天鹅堡。”   我也不想。如果你就是那座天鹅堡的话,我必须进驻……   片刻後,我再度望着她的背影没入黑暗,走入寂静的校园内。   我茫然地想着,今晚,美妙,但,似乎有什麽落失了。   在我心中旋荡的,是这样的感觉呀。6  我不知道她怎麽想,我是指,内心真正的想法。  她对我怎麽想?  她始终没有多说什麽。  接下来的日子弥漫强烈的灼热感。我渐渐掉入寻常青年的爱情罗网。  就像尼采说的,太人性。  在那之後的两个礼拜,我又找了她出去几次,她都欣然应允。  但始终有一道藩篱……很自然地架於我们两人之间。  一切仍然飘忽不定。  这是恋爱感吧,我在心中悄悄地喜欢着她,想要拥有她,想要她接受我;但在另一方面,她对我而言又像一幅模糊难解的画像,暧昧混沌。我看不清自己在画中的地位,或重要性;我在她的舞台里,又是扮演着什麽样的角色?这些都是我不可知的。  奇怪的事才要发生呢。  某个周末,我打了电话给她。  “想不想出去走走?”我满怀希望地问。  “对不起,最近我满忙的……改天好吗?”声音有点闷闷的。  在我能回答之前,她匆匆说了句“再见”,接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寂。  她挂电话了。  我总共也才说了七个字。  真的很错愕。想想也许她人不舒服吧,但实在很难不放在心上。  後来证实不是我的错觉,她真的不对劲。近来她所写的信件文句简短短到令人不可置信我怀疑我是不是成了陌生人,看信中的语气,矜持又别扭,好像完全不认识我似的。  在校园碰头也是匆匆忙忙一瞥,就即刻转身离去。打手机也常没人接。  种种迹象,使得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她正在疏远我。  为什麽?  问自己是没有答案的,伴随着撕裂的心,我感觉到瓶颈时刻似乎来临;这一刻,我是不是该做些事了?    某晚她寄了一封信过来,说明最近心情很混乱,但却未解释原因。  由於这封信的内容较长(与先前比较),我一时振奋了起来,仔细阅读。信的末尾问我有没有读过范达因的《花园杀人事件》和JohnUpdike写的短篇〈A&P〉。  前者我当然读过,後者在英美文学的课中也读过,但没什麽印象,只记得是一篇不太好了解的小说。  她为什麽问?  暂且不管……有更重要的事该做。  暧昧关系,我受不了这种关系,我要她明白的答允。是时候了。  经过这两个礼拜的事,我不能再拖了。  开了封新邮件,我瞪着空白的萤幕。  我即将要做的,是成千上万的男人在心中都做过的事,但有一半的人让这件事保留在心中。  不知从何起笔。要写出能动人心弦的告白信,那是我语文能力所不及的;况且,很重要的一点,对於这种开门见山的倾吐,我似乎胆怯了起来。  该怎麽做?  “我下次会想出复杂一点的暗号……”自己说过的话突然闪过脑际。  暗号……  我低下头,双手交握在後脑。这令人头痛了。  默默地抬起头,双手再度靠向键盘。  还是明讲好了,何必让自己焦头烂额?  没想到打了几个字,一抹灵光突然窜过脑海。  有了!  如果这样的话……   我仔细斟酌了一番,完成下面的内容: “ji3vu;3b;4su3xul3ru,3@2jo4ji3-6u06@su3u3ru/S!j4y94g4uSek720Stjp62k7q/6u.3@g;4284vm,6u3x96@ji3uS56g4ejS2j62k7@ao6u.35SvupScl3u.3@ao6u.3bp6x96m3ji3zpSvu;3so4vupS5j/S2k7g4ru,4@bp4g4su35Sfu06@ji32k7b4y7g4uSqu04cj;Sai4@vu,4c.4su32k7s84uSdk4fu3@su3jo4ji32k7g/Scji6294x96j6!u32k7ej;Sh93@ji3ap6m/3u.3ej/4wj/62k7vu/4fm4@5k4uS2u03@ji3uS56g4jo6g4au/4mp4nji3294eo3ji3yjo4cl32k7xu3j4@ji3vu;35pSvu65k4zp4xu3j4@ru.4bj6bp6e9S5pSvu6!l3ejo42k7m06zp4@ji3vu;3c04su3y94uSfu3”  然後将这封没有中文字的信寄出。7  三天没收到她的信件,她好像消失了。  有几次我鼓起勇气,踏入图书馆内搜寻她的身影,但徒劳无获。拿起手机,却又没有拨打的勇气。我所能做的,似乎只有等。  要解读那封信也许需要一些时间吧,不过如果知道原理,那不过是小孩把戏。  但是没有必要连信都不写了吧。似乎事有蹊跷。  我摇头想甩掉这个念头,没有根据的怀疑!  时间迈入我寄出告白信的第五天。那晚,我坐在桌前,垂头丧气地收发电子邮件,熟悉的寄件者突然出现。  她终於寄了。  那信的主旨是“AIKON”。我对这个字完全没有印象。  我的右手在颤抖,害怕知道她的答覆。  或许她没有解出来,写信只是为了要我告诉她答案。  吸了一口气,我开启新邮件。  当我看见内容的那一刻时,整个人怔住了。  那是一堆混乱的符号:“+90+99999p7700w88002p0222*7772222p88880+999911*7772+990055*92w555w86+001p77770p66+005555w8800*990w555w888804w92w0004w8800+866p7700w8w902222+922*83w001p7700w700333*7772w77003*7700555p7700*7772w04+8333p0222w77005555+81+99990111+9999222p000444w7700333*7772222w777704w555*7772p0222*833+02222*83p7700w880033*99991w8800333p7700+7776p88881111+001111w005p000w9044w8882*7773w900+0”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她用我的暗号模式来书写,但一看就发现不是。  结论似乎是她也写了封自编的暗号信给我。  不可能是乱码吧。  我呆在那里,脑筋空白了很久,已经不知该如何反应。  这里头的内容一定关系着我的存亡,我多麽渴望想要知道!其实,只要一通电话就可以向她问清楚,不必在这里解这令人眼花撩乱的东西。  不,我该解它,这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事!  那晚我没阖眼,用尽全部心力研究那段关键文字。  我首先想到这有可能是替代式的暗号,也就是用一个符号来代表一个字母或字。例如用数字1来代表字母A。假设暗号内容原文是英文,那便可利用英文字母出现频率高低去解各符号代表的字母。但如此却无法解释为何文中会出现像9999或777这类的重复数字,AAAA或BBB根本不能构成一个英文单字;而且全文中的所有记号包括符号、字母与数字,0123456789+pw*也只有十四种,而英文字母却有二十六个。这似乎不太对。  我换另一个角度来思考,有没有可能数个字元才构成一个字母呢?例如9999代表A,类似这样的模式。如此的话必须从毫无章法顺序的符号中去拆解二十六种组合,这是很耗费脑力的工作。首先,统计各种组合出现的比例,再推敲。这实在是件繁琐浩大的工程,这些连在一起的符号要从哪边切入分割根本毫无头绪,像“*777”这一串,究竟要分成“*、777”还是“*7、77”?这一分析下去根本没完没了。经过数个小时的苦工後仍然徒劳无获。  我观察到一个现象,四个非数字符号*、p、w、+从来没有连着一起出现,一定是插於数字堆中。我推测它们应该不代表任何文字。  换个方法吧。我试着改从最大字元组合范围去寻找,但花了老半天的时间只找出六个重复的组合:          p7700六次*7772四次p0222三次w555两次*83两次*7772222两次  这种重复性应该不是偶然的吧?但要用以带替英文字母似乎长了些。我突然转念一想,如果是代表中文字呢?是否有这个可能?但如果真是这样,要怎麽去检验那些没重复出现的组合是代表哪个中文字?又要如何去界定拆解组合的型式?只凭那些资料根本不可能解出。她不可能会寄一封线索不够的信给我。房内射入一丝曙光,夜过也。我仍在焦头烂额中,替代性理论似乎行不通。  对了,该不会跟日文有关吧,既然她是学日文的,难说不会跟日文扯上关系,或许这跟日文的五十音排列有关……但我不会日文的事实她该是很明白的。  那究竟是如何?我发狂地瞪着抄在纸上的数字和符号,头痛了起来。  十个数字加上两个字母w、p和两个符号*、+,每串字群间有疑似断句的空格;没有其他任何提示了吗?这样犹如大海捞针……  我有一股想哭的冲动其实老早就想哭了如果一开始不要玩弄这种暗号信,直接在她的面前告白,或许、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假设我一直没有解开,那情况不就要僵下去了?头脑昏沉沉,第一次感到这麽绝望。  不行,一定要撑下去,难道我不想知道她的答覆?  重新考察这封信吧,有没有哪个地方是我漏掉的?  漏掉……  我突然想起信件的主旨,“AIKON”这个字。  到底是什麽意思?  AIKON、AIKON……  我不断在脑中覆颂这个单字,始终联想不起任何有关的事物。  看看手表,第一堂课上课时间快到了。  我把写了暗号的纸张塞进背包,稍作梳洗,便离开公寓。    面前摊着厚厚一本英国文学史,我的眼神不是落在那本厚书上,而是落在平放在它之上的小纸张,上头写着令我挑灯夜战的密码。  但此刻我已无力思考了,只是呆呆地坐着。这节课气氛真灰暗。  望见那摆在桌旁的手机,勾起伤心的回忆。和她通通简讯的日子过了,透过手机聆听她的声音的日子也过了。  一切都过了。  我拿起手机,静静地翻阅她以前传来的简讯。好落寞。  眼神往上一移,手机萤幕上是一排白字:NOKIA。她与我有着同样型号的手机,想起这点更想悲伤的一笑。   等等。  等等!  思考的力量突然沸腾起来!  手机壳上的NOKIA标示我又看了一遍,英文是由左往右读的,但反过来读的话……NOKIA不就成了AIKON?  这一发现令我精神振奋,这暗号肯定与手机有关!  我抓起暗号纸,仔细再看了一遍。  难怪我觉得不对劲,一般说来会出现*这个符号,大概只有在拨打电话时。数字0到9也是拨号必备的按钮,早该想到跟手机有关的!但pw+三个符号的作用呢?要怎麽把它们组合起来?  同样的疑惑再度浮现,为什麽会有像7777或222这种重复数字出现?  要由手机来传达讯息,能凭藉的就只有输入法了,这暗号很可能是某种输入法的变形。  NOKIA手机十二个数字键,每一个键上都有标明它能输入的英文字母、数字或注音符号。像数字键2可以输入abc三个字母和注音符号ㄉㄊㄋㄌ。  我终於明白了,假设要打入ㄌ这个注音符号,得按四次数字键2才行,因为ㄌ是排在第四个顺序;至此可以肯定这是由注音输入法衍生出来的暗号,由於之前考虑过的重覆字母考察,我排除原文是英文的可能性。  所以只要将输入模式切换到普通的拨打模式,然後按照注音输入法的按法去输入,出现的便是顺序错乱、无意义的符号了。  各数字键与其所能输入的注音符号如下:数字键1:ㄅㄆㄇㄈ2:ㄉㄊㄋㄌ3:ㄍㄎㄏ4:ㄐㄑㄒ5:ㄓㄔㄕㄖ6:ㄗㄘㄙ7:ㄚㄛㄜㄝ8:ㄞㄟㄠㄡ9:ㄢㄣㄤㄥㄦ0:ㄧㄨㄩ  例如要输入“我”这个字,得按两次0、两次7,然後按*字键输入声调,按一下是一声,两下是二声,五下是轻声。经过我的试验发现,在普通拨打模式下,按*的次数会影响所呈现出来的符号:按一下是*,两下则是+,三下变为p,四下是w,第五下又回复到*。所以打入“我”这个音会出现0077p。我满怀希望地回到写着暗号的纸张上,以为我找到了答案,但结果却令我大失所望。如果我的假设属实,那根据原暗号,怎麽可能一开始就出现+号呢?假设是先输入声调再打入注音,那也说不通。+90是“延”的音;+9999是“儿”的音;p7700则根本拼不出音来,77是ㄛ,00是ㄨ根本不对!  或者我的思考方向一开始就走错了,其实这一切与手机无关……  瞄了一眼我做的笔记,一个念头倏地升起。  我必须逆向思考!  NOKIA这单字会被反过来除了要隐藏指示手机这条线索外,是否还有别的理由?我可以假设那是某种暗示暗号本文要倒过来看!  没错,从我之前统计过的符号组合,例如p7700出现过六次,倒过来即是0077p,正是“我”这个字的发音。  用这个方法来检验第一句“+90+99999p7700w88002p0222”,把每个单位组合翻转过来,“+90”改成“09+”;“+99999”改为“99999+”,依此类推。於是整句成为    “09+99999+0077p20088w2220p”,解读後可以得出“言而我对你”的音。至此我才明白,反转的不只是拆解的字本身,而是包括整个句子;这一句便是“你对我而言”。因此每一句都要倒过来读, “+90+99999p7700w88002p0222”可以直接从後头写过来变为“2220p20088w0077p99999+09+”,  如此解读起来便很顺畅。同音异字的问题并不大,依据上下文很容易就能判断出作者的用字。  依照这种方法,我很快地解读出整封信:  “你对我而言 也不再是单纯的朋友了 但就是因为如此 我才畏惧 我不该谈恋爱 若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 或许能明白 我该离开你的世界了 否则我会崩溃 一万个道歉与祝福”。  简短的话语,让我顿时跌入无限的深渊。  我静静坐着,回想她说过些什麽话。  既然我在她心中已有一定的重要性,她仍然选择逃避。我真的不懂。  人的坚持,有时真的很难了解,人永远无法互相了解吧。或者这是她的遁词?她并不想和我在一起。  愈想头愈痛。上课钟声响了,原来刚刚下课过了。  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喂,你是怎麽回事啊?一副快死掉的样子。等一下我们这组要上台报告耶!”  “没事。”我站起身,收拾好东西,头也不回地飞奔出教室。8  我放下《花园杀人事件》和JohnUpdike的〈A&P〉。  我了解,但不能体会。  一阵倦意袭上。  我翘课了一天。  也思考了一天。  也忧伤了一天。  老爸会笑我庸人自扰,为这种事神伤;可是,没办法,我逃不过自己对感情的敏感!  眼前的电脑萤幕展示着所有我曾写给她的信,最後一封当然是那封没有中文字的暗号信。  其实她的暗号信的中心模式与我的很相似,但比我的复杂一点。说穿了,我不过是把输入法转换到英数输入模式,然後用微软新注音的打法输入中文,也只是取读音而不选字;不过方便起见,我还是有设计了一些特殊表示符号:大写字母“S”代表空白键;为了怕数字“1”与小写的“l”混淆,有数字“1”出现的部分以标点符号“!”代表,这是因为在键盘上惊叹号与数字一位在同一个按键;还有句与句之间的分隔以“@”表示。因此我信中第一句“ji3vu;3b;4su3xul3ru,3”按照键盘上注音符号的编排解读,便是“我想让你了解”。余文依规则类推。全文是:“我想让你了解 对我而言 你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朋友 上大学以来 我一直是孤独的 没有知心好友 没有人来与我分享内心中的世界 认识你之前 我的日子是一片荒漠 邂逅你的那一刻起 你为我的生活带来无比的光彩 我们拥有共同的兴趣 这一点 我一直视为是命运所带给我最好的礼物 我想珍惜这份礼物 就如人该珍惜宝贵的缘分 我想和你在一起”。  回想起这一阵子的种种,犹如作梦一般。  在图书馆邂逅她的那一刻,在我的心海中不断沉浮。  现在,似乎又面临了作抉择的时候。我该让时间冲淡一切,让她走出我的世界,还是提起勇气,步入她的世界?  如果我够了解她的话,我该怎麽做?  窗外的夜幕降下,巨大深邃的黑暗罩上万物;在这萧瑟的时刻,我的心情彷佛也蒙上了黯淡的阴影。

04恋爱密码(30.2).txt

04恋爱密码(30.2).txt

上传者: 神的一滴
362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12-24 举报

简介:林斯谚

恋爱密码 The Love Code 林斯谚 着      夜深人静,我埋首桌前,舞动着手指。   “ji3vu;3b;4su3xul3ru,3@2jo4ji3-6u06@su3u3ru/S! j4y94g4uSek720Stjp62k7q/6u.3@g;4284vm,6u3x96@ji3 uS56g4ejS2j62k7@ao6u.35SvupScl3u.3@ao6u.3bp6x96m 3ji3zpSvu;3so4vupS5j/S2k7g4ru,4@bp4g4su35Sfu06@j i32k7b4y7g4uSqu04cj;Sai4@vu,4c.4su32k7s84uSdk4fu 3@su3jo4ji32k7g/Scji6294x96j6!u32k7ej;Sh93@ji3ap 6m/3u.3ej/4wj/62k7vu/4fm4@5k4uS2u03@ji3uS56g4jo6 g4au/4mp4nji3294eo3ji3yjo4cl32k7xu3j4@ji3vu;35pS vu65k4zp4xu3j4@ru.4bj6bp6e9S5pSvu6!l3ejo42k7m06z p4@ji3vu;3c04su3y94uSfu3”   我没有花费心思在雕琢文句上,尽量以最平实的字句,表达我的心意。   完成後,我把信寄出。   她的答覆或许会令我心碎,但做了後悔,总比後悔不做要来得令人心服。   接下来只有等待了。 她站在两座书架之间,略显寂寥的眼神落在比她高一层的架上;她的左手抱着一本灰皮封面的平装书,手腕上 圈了一环银色的手链;浓浓的黑发泻下,依偎在肩上,透过晨光的闪耀,予人氤氲的流动感。     我从来不曾在图书馆内迷路,但这一刻,我却迷失了。   那时我正在一排排的书架中留连,眼神不经意地从书架与书架间的夹缝扫过;偶尔与从书中抬起头来的不 知名女孩做眼神邂逅,交换一个冷漠的微笑;但当我脚步一挪,对方便立刻如轻烟般淡入静谧中。   而这一刻,我却停伫了。   她侧身对着我,仍旧沉浸在书堆中的搜寻。我们之间隔着一段距离。   离她的站立点不远处,便是垂泻着典雅窗帘的窗子,早晨的阳光漂流而进,愉悦地在她的黑发上流连忘返   一位少女的侧身剪影。 这就像是一幅从天而降的画。从我的视角望去,书架与窗棂正好框住她纤巧的身形,洁亮晨光铺成背景,与她 略显寂寥沉滞的眼眸形成强烈对比。 我犹疑着该不该走近,但倏地又想起我要找的书便散布在这一座厚重的书架,所以还是提起脚步,拉近与她之 间的距离。   她微微侧头,略微退了身。   我得到她的全貌。   穿着来说,没什麽特别。布鞋加上牛仔裤加上寻常的上衣;但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触,心性特别的女孩的穿 着打扮都是类似这种模样。   她的轮廓,荡漾着一股知性美。   最慑人心神的,是那对黑澄清澈的眼眸。我在里头望见了无边无际的天,它无限延展着,泻入迷蒙遥远的 彼方,在那片天中飘摇着某种耐人寻思的因子;它燃烧着,像强烈的野心,与欲望。   意识到我灼热的目光,她不自在地别开头。   我尴尬地低下头,眼角瞧见她用左手呵护着的那本书:“爱伦坡杰作选”。   这太稀奇了,我掩饰不住心中的惊讶。除非是有着异常强烈的偏好,或是文学课堂需要,在现今这个精神 文化堕落的年代,几乎没人会借爱伦坡的小说来读。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3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