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娱乐、生活 >文学艺术 >04恋爱密码(30.2).txt

04恋爱密码(30.2).txt

上传者: 神的一滴
362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12-24 举报

简介:林斯谚

恋爱密码 The Love Code 林斯谚 着      夜深人静,我埋首桌前,舞动着手指。   “ji3vu;3b;4su3xul3ru,3@2jo4ji3-6u06@su3u3ru/S! j4y94g4uSek720Stjp62k7q/6u.3@g;4284vm,6u3x96@ji3 uS56g4ejS2j62k7@ao6u.35SvupScl3u.3@ao6u.3bp6x96m 3ji3zpSvu;3so4vupS5j/S2k7g4ru,4@bp4g4su35Sfu06@j i32k7b4y7g4uSqu04cj;Sai4@vu,4c.4su32k7s84uSdk4fu 3@su3jo4ji32k7g/Scji6294x96j6!u32k7ej;Sh93@ji3ap 6m/3u.3ej/4wj/62k7vu/4fm4@5k4uS2u03@ji3uS56g4jo6 g4au/4mp4nji3294eo3ji3yjo4cl32k7xu3j4@ji3vu;35pS vu65k4zp4xu3j4@ru.4bj6bp6e9S5pSvu6!l3ejo42k7m06z p4@ji3vu;3c04su3y94uSfu3”   我没有花费心思在雕琢文句上,尽量以最平实的字句,表达我的心意。   完成後,我把信寄出。   她的答覆或许会令我心碎,但做了後悔,总比後悔不做要来得令人心服。   接下来只有等待了。 她站在两座书架之间,略显寂寥的眼神落在比她高一层的架上;她的左手抱着一本灰皮封面的平装书,手腕上 圈了一环银色的手链;浓浓的黑发泻下,依偎在肩上,透过晨光的闪耀,予人氤氲的流动感。     我从来不曾在图书馆内迷路,但这一刻,我却迷失了。   那时我正在一排排的书架中留连,眼神不经意地从书架与书架间的夹缝扫过;偶尔与从书中抬起头来的不 知名女孩做眼神邂逅,交换一个冷漠的微笑;但当我脚步一挪,对方便立刻如轻烟般淡入静谧中。   而这一刻,我却停伫了。   她侧身对着我,仍旧沉浸在书堆中的搜寻。我们之间隔着一段距离。   离她的站立点不远处,便是垂泻着典雅窗帘的窗子,早晨的阳光漂流而进,愉悦地在她的黑发上流连忘返   一位少女的侧身剪影。 这就像是一幅从天而降的画。从我的视角望去,书架与窗棂正好框住她纤巧的身形,洁亮晨光铺成背景,与她 略显寂寥沉滞的眼眸形成强烈对比。 我犹疑着该不该走近,但倏地又想起我要找的书便散布在这一座厚重的书架,所以还是提起脚步,拉近与她之 间的距离。   她微微侧头,略微退了身。   我得到她的全貌。   穿着来说,没什麽特别。布鞋加上牛仔裤加上寻常的上衣;但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触,心性特别的女孩的穿 着打扮都是类似这种模样。   她的轮廓,荡漾着一股知性美。   最慑人心神的,是那对黑澄清澈的眼眸。我在里头望见了无边无际的天,它无限延展着,泻入迷蒙遥远的 彼方,在那片天中飘摇着某种耐人寻思的因子;它燃烧着,像强烈的野心,与欲望。   意识到我灼热的目光,她不自在地别开头。   我尴尬地低下头,眼角瞧见她用左手呵护着的那本书:“爱伦坡杰作选”。   这太稀奇了,我掩饰不住心中的惊讶。除非是有着异常强烈的偏好,或是文学课堂需要,在现今这个精神 文化堕落的年代,几乎没人会借爱伦坡的小说来读。

第1页

可是现在这本小说却在她手上。 爱伦坡特有的阴郁光芒,蜷曲在她臂弯中,柔淡了数分。   不自在的气氛蔓延开来,我识趣地转身面对一排排的书,选取我要的小说。   我拿下《Y的悲剧》。   “你喜欢艾勒里?昆恩吗?”   维纳斯般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的血液陡然凝固了。若不是身边只有她,我会以为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呃,对、对啊,他是我最崇拜的作家。”回过身,我有点结巴地回答。然後又略带突兀地补上一句:“ 你喜欢推理小说?”   “我是推理爱好者。”她的双眼绽放出光芒,像水晶般的光芒;但随着下一句话的出现,又黯淡了下来。 “好难得能遇到有人借昆恩的书,同好实在太少了。”   我暗自思量,你的眼前不就站着一位?   “我想是学校的关系吧,”我解释,“北部有的大学已成立推理小说研究社,我们学校没有适当的土壤, 也缺少种子。”叹了口气,“纵使有人愿意灌溉,也是无济於事;有些人连福尔摩斯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她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嗯,我刚说同好太少,或许不尽然是;读推理小说的人或许不少,少的是真正 狂热的人,真正将心思完全投入的人……”   你的眼前不就站着一位?   我再度从她的眼中看见那片苍穹,那里头翻腾着一股热情,一抹缤纷的光彩;她身上带着某种近似倔强、 执着的野性特质,在她沉静、默然的外表下窜动。   像是察觉了我再度呆滞地望着她,她开口道:“你是真正的推理爱好者吗?”一抹奇异的光晕闪过双眸。   “我……”这个问题的答案背负着很重大的责任,但我不想违背自己坚定的立场。 “我是,虽然涉猎不深,但我相信自己有颗狂热的心。” 她用轻柔的眼光端详了一会儿,然後抛出一个微笑,“我相信你是。” 第一次邂逅她的微笑,朵朵玫瑰绽放我心田地,同时却又像含羞草般羞涩地闭合。 我指了指她左手臂环抱的书,问:“你还没读过爱伦坡吗?” “他的五篇推理小说我当然都读过了,这本选集收录的是别的非推理着作。” “我只读过两三篇爱伦坡的其它作品……你怎麽会有兴趣?” “噢,事实上,”她神采焕发地坦承,“该说我对文学很有兴趣,不只是推理文学。” 当我注意到她用“推理文学”这个字眼,而非“推理小说”时,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感动。这证明了她对这支 类型文学的深度认识与眼光。 好一个文学少女,我惭愧地想。除了推理小说,其他领域的书籍我几乎没有接触;撇开课内文学课的书不谈, 我涉猎的,除了推理小说,还是推理小说。 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问:“你大概对其它的书没有兴趣吧?” “没兴趣的书我读不下去……”也只好承认了。 “那很正常,兴趣才是最重要的,兴趣是一切的动力;不喜欢的书没有必要勉强自己读,但也要替自己保留读 它们的机会。至少我是这麽认为。” 我望着她,心里激荡着诧异与敬佩。她不像寻常的女孩,我对她愈来愈感兴趣了。 “你不介意……”我鼓起勇气,“我们找个地方聊聊?推理的同好,真是缘分,不是吗?” 她点点头,“我今天没课了,只怕耽误你的时间。” “不会的,我也没课。”我心虚地说。 机会稍纵即逝,何惜千金一掷而博美人一笑? “到哪里聊呢?” “我知道有一间咖啡厅不错,但要骑机车去……”也没思考就一股脑说出来了。 “那就撘你的车吧。”她微笑。 看着她那沉静的黑色眼眸,我的内心升起了一种莫名的仰慕。是文学的薰陶吧,她有一种异於常人的脱俗。 於是我们出了图书馆,朝车棚走去。 早上十点,天气微冷,稀稀落落的学生身影在每个角落晃动。有的人步伐从容,有的人急促;前者大多是翘课 的悠闲者,後者若不是赶着约会,就是另有急事,绝不可能是上课迟到的大学生。

第2页

空气中的成分变了,一派馝馞馥郁凝入风中,挑动了我心中那凋零已久的情愫。 很快地,到了我的车位。我正准备拿出安全帽时,她忽然开口了。 “一个人会不会很寂寞?” 我顿时怔住。不明白她的话意。 她略带羞怯地别过头,一片绯红跃上她白嫩的面颊。 “对不起,当我没说。” 我凝望了她好一会儿,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强做镇定地问:“你怎麽知道?靠直觉猜的吗?” 她指了指我的机车,说:“後座上布满灰尘,这是最好的证据。” 我的天。这或许是读推理小说的後遗症吧,竟然连这点都注意到了……观察力“危险地”异常敏锐! 或者,这只是单纯、敏感的文学触角? “对不起,我无意冒犯。”她真的很认真在道歉。 “没什麽,”我挤出一丝淌血的微笑,“习惯成自然。” “但这并非你的天性吧……说实在的,我一点都不羡慕那些成双成对的情侣……”她说到此处,表情陡然落寞 了起来。最後几个字随着她樱唇的封闭,失去了被倾听的机会。 我没说什麽,只是默默地把安全帽递给她。 单独与女孩坐在咖啡厅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气氛多少有点不同。 如果说人是由黏土所捏塑出来的,那先前坐在我面前,搅动着冰块的那些人,是不可能有机会和我叠合、混融 ,再塑出一块更富色彩的人形。 她或许有这个可能。 女侦探啜饮着冰咖啡,感兴趣地望着我,“你是外文系的吧?” 我瞪大了双眼。 “你又是怎麽知道的?我又泄漏了什麽线索吗?” “没有,只是凭直觉。” 我忽然想起克丽丝蒂笔下有个常凭女性直觉办案的奥立薇太太,不过显然这两人有天壤之别。 “那你呢?我可是猜不着。” “我是日文系。” 日文,对我来说过於遥远。除了玩电动常会跟日文打照面外,我可是想都没想过要去接触日文。 “为什麽会想读日文系?”我问。 “我想你应该能了解吧……为了读日文推理小说……我读英文推理已经没有问题,而且,对学习外语也颇感兴 趣。”她叹了口气,“当然,对父母说是为了读推理小说而选择日文系是一个绝对行不通的理由。他们认为小 说不过是娱乐消遣。但我总觉得,推理小说的数量已足以发展成一门专门文学来研究,而且绝对有那个价值。 我心中真是惭愧万分。她是一个照着自己兴趣而选择、而活的人,她明白什麽是她真正要的;很多时候这种选 择需要勇气。我读外文系不过是误打误撞,觉得自己英文还不错,想混,就莫名其妙进来读了;没什麽目标与 志向,难怪学业老是不见起色。 人还是要为自己的梦而活才有意义。 “原文推理对你而言应该不是难事吧。”她抛出这麽一句。 肯定叙述句的语气。你太高估我了。 虽说之前为了读艾勒里?昆恩、迪克逊?卡等大师的原文小说,上了亚马逊书店砸钱,甚至还趁着到美国游学 的机会逛旧书摊搜括了几本所谓的“梦幻逸品”,但结果呢?每本都读了四分之一就束之高阁,自己还狂寄e -mail给出版社催他们快出中译本。上大学前对英文固然有着还算浓烈的兴趣,但随着时光消逝与课内外 文课程的折磨,英文在某些角度来说已被我视为洪水猛兽。 唉,很多东西都在慢慢的离我而去,不知不觉地凋零,有些自以为是兴趣的兴趣,不过是掩饰自己空虚的藉口 。像英文就是。 无形中,这个世界一直在变。是人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人,我始终不能明白。

第3页

相关资料推荐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3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