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贡布里希歌德奖演讲 在伟大分水岭的另一端

贡布里希歌德奖演讲 在伟大分水岭的另一端.pdf

贡布里希歌德奖演讲 在伟大分水岭的另一端

爱乐
2011-12-1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贡布里希歌德奖演讲 在伟大分水岭的另一端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在伟大分水岭的另一端Ξ歌德和昔日艺术土壤中的精灵〔德〕 EH贡布里希  朱 光译  王滨滨校  法兰克福市的歌德奖的授予,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极大的荣誉,它对我还意味着许多,尤其是这一活动正好在法兰克福举行。我父亲的母亲约翰娜·弗吕莎就是法兰克福人,一直到她生命结束,始终操一口纯正的“法兰克福语”。如果我补充对法兰克福的亲戚及他们遭遇的回忆,则会使我产生难以言喻的痛苦,您们自然会予以理解,也希望您们见谅。我没有被剥夺像“具体事实社会的文化”(ResPublicaLitterarum)那样一种共同体的公民权,应该更加感谢命运。如果我确实在精神王国里赢得一席之地,那么除了我的家庭外,我首先将归功于孜孜不倦地阅读歌德的作品,早在我上人文中学期间就曾经勤奋地研读他的作品,所以我非常想尽我所能地向歌德表示感激。因为歌德的生活和著述中,使我们就言词本义上获得一个世界主义者的令人宽慰的信息(Kunde)。他似乎到处都觉得如归故里,在莎士比亚和拜伦的英国同在狄德罗的法国一样,或者在本万努托·切利尼和塔索的意大利,甚至在哈菲兹的波斯和迦梨陀娑的印度,歌德还借用迦梨陀娑的梵语剧《沙恭达罗》作为浮士德“剧中序曲”的主题思想。正像他的精神家园涵盖整个寰球一样,它也囊括了从古希腊罗马时期直至他所处时代以往的思想和图像的世界。歌德思考的初始,有这样一句著名的格言:威廉·迈斯特的漫游时代“一切都已被聪明人想过,人们只得尝试再一次的推究”。您也许会提出异议,最终恰恰是歌德拥有许多前无古人的聪慧和思想然而这种重新思考人类精神遗产的尝试,却赋予他毕生事业一种特殊的印痕。因此,谁专心致志于歌德的著作,同时也就熟稔地真心掌握了这笔西方的思想财富,就将为此而享有。通过他那无与伦比的语言资源,他使我们获得进入这笔遗产的通道,否则这笔遗产也许会对我们封闭。我觉得这一点既适合于他的许多自然科学的努力,也适合于他关于艺术的思考。就我能够做到的评价而言,他最终的努力一直把我们引回古代的哲学,特别是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歌德与亚里士多德有同感,对数学持怀疑态度,并且还在色彩学领域常常恰好在那些我们不可能追随他的地方感念亚里士多德。然而不管怎样这一点适合于他对造型艺术以及整个艺术的看法。不可否认,今天这些论述的读者和色彩学读者一样,同样面对一个陌生的世界。不久他才会认清,歌德的毕生事业产生于伟大的分水岭那边,今天的科学和艺术观从那里发源。今天谁还在谈论艺术的尊严谁还会认为绘画涉及的是美谁还随时准备着给予古代的艺术以优先地位并以之作为进步与衰落的标准歌德自己在他耄耋之年已经经历了与这些理想的决裂并为之痛惜,尽管他肯定不能预见哪些裂痕和失足有朝一日把他的出生地与后来的国家分开。不是说不允许他有后来的影响。我希望如果我说这个老异教徒甚至在死后成了宗教在伟大分水岭的另一端Ξ这篇文章是艺术史家、前瓦尔堡研究院院长恩斯特·H贡布里希先生年月日在法兰克福市的保罗大教堂举行的歌德奖授予仪式上的答谢演讲。译注©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创始人的话,并不是亵渎。我是指经过许多代后首先在中产阶级中一种信仰宗教作用的德国的教育信仰,对这种信仰的追随者来说,以歌德为楷模,往日大师们及其伟绩即成为一切生活领域中的典范。尽管有些保留,我仍对这些信仰的枯萎感到惋惜,但愿这与我的年纪无关。因为一般通常紧随着这类枯萎而来的是记忆力的衰退,其后果是一种几乎难以弥补的贫困化(Verarmung)。诚然,仅仅生活或欲生活在现代的人,也可以成为社会中尊贵的成员的,但他们往往缺少一些我斗胆称之为深度的维向(dimension)。这个判断是否完全合乎一般的实际情况,暂且不提,但这样的记忆力丧失(Gedachtnisschwand),对历史学家来说自然令人惋惜,对一个艺术史家来说这简直就是灾难。艺术史家的研究对象就应该是过去几个世纪的艺术,在我们的博物馆里贮藏着这些艺术的见证,如果不是那些在记忆中仍保持着这些艺术年代的见解和假设的宠物,谁还能提供关于它们的信息呢当然我坦率地承认,当我作为中学生时,歌德对艺术的论述中有些东西使我感到陌生。倾心于他的青年时代的作品,倾心于他歌颂斯特拉斯堡礼拜堂的建造者那令人激动的赞美诗,以及倾心于歌德当时为伦勃朗而作的涵义丰富的词句是容易的然而那些他自意大利之旅后写的有关艺术的东西,在我看来则似乎太遥远。在绘画中有我们称之为“文学的”(Literarische)甚至“趣闻的”(anekdotische)所谓内容,全都是次要的,最多能使小市民感兴趣,这对我们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在我们看来,绘画涉及的总是外形构造,是线条的平面引伸及立体塑造。检验一幅画是否逼真,我们习惯上将这种逼真处理成纯粹“照相式”,是很欠妥当的。对我们来说重要的首先是表达方式,在艺术作品的形成中应努力达到艺术家的个性体现和时代的体现。我们是从现代艺术史中认识一种纯粹历史的,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价值独立的多变风格的观赏,对歌德和他的“魏玛艺友们”来说这完全是陌生的。这种观赏法我们最终应归功于恰恰从那个泉源提取养分的浪费主义时期,这如同我所说的,这一泉源位于分水岭那边,它把我们同歌德的时代分开。那个时代,艺术史首先是给未来的艺术家提供典范。歌德尽管也颇徒劳地长期追求绘画的缪斯,在罗马掌握那些艺术见解,他也乐意将这些艺术见解介绍给德国艺术家,与此同时,这些德国艺术家却建立了完全不同的目标。这不奇怪,他的艺术判断常常令我们觉得武断和片面,甚至他那些用他的方式去迎合年轻一代而形成的见解亦如是,为此他自然没有赢得多少谢意。然而我学会了审阅:他的论述在这儿也使我们对那些几乎被埋没了的,至少自文艺复兴以来作为欧洲的公共财富的瑰宝有了最好的理解。真的能怀疑受到昔日大师们重视的物象的观点,不管我们想到的是乔托或者拉斐尔,是伦勃朗还是德拉克洛瓦对每一个角色而言,为了形象的逼真再现,空间的把握、明暗、色泽的效果等而在西方艺术史中操演的角逐,能瞒得过哪位画廊参观者谁像歌德认识得这么清楚,艺术家从不通过一个模本的单纯模仿,而是独一无二地通过他在油画布上的创新和运用他训练有素的眼睛对其效果不断审核,来赢得同自然界的竞争。对歌德来说,同艺术的这个新创造世界的接触,是一种他后来通过收藏活动来满足的生活必需:“请您把为我挑选的铜版画寄给我”,他写信给朋友海因里希·迈尔,“我需要这种伟大的、从过去深沉的艺术土壤中显现的精灵”。同时我确信,歌德放弃试图阐释这种伟大精灵的效应也是对的,因为就像他所写的:“一件真正的艺术品如同一个大自然的杰作,对我们的意义总是无穷无尽的:它被观察,被感觉它产生影响,但它实际上不能被认识,它的本质、它的功绩更不能被言词表白殆《国外社会科学》一九九七年第四期©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尽”。在我看来,这种放弃比某些徒劳地用神秘的窃窃私语来掩饰我们面对这些问题时无助的尝试远为有益。然而歌德甚至几乎要解释艺术品的这种不可解释性,对此他写道,“如果人们想谈论一件优秀的艺术品,那么几乎就得说到整个艺术”。凭我的感受,这些必然性的基础是艺术家,无论他是音乐家或是诗人,建筑师或画家,每一次的创作他都必须对艺术手法作出一个选择,在此过程中不但要看他采用哪些手法,而且要看他拒绝哪些东西。通过这两方面,他对我们的期望发生影响,这种期望是在与全部艺术打交道中形成的,无疑也被我们个人的偏爱和厌恶所左右。这完全是“部分不能从整体中分离”,因此歌德所说的他的精神和肉体构造方面受到他祖先的影响,也适合于他的教养和感情。这种关联在歌德身上显露无遗,因为他的确懂得不断地以他的生涯向自己和我们给予解释。少时你曾嘻闹过与狂放的恶魔般的天才年轻的朋友们,以后一年又一年你渐渐地加入到智者的行列,那些神圣的温柔的人们。  我所谈及的他从哥特式向古典式的审美观转变,不可能再简述了。但审美观正是一种我们与艺术关系不完整的表达,这种关系与我们的本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请您想想歌德这儿选用“狂放的和温柔的”(wildeundmilde)词语表达,这种表达有多少含义包含其中啊:我们说野蛮的(wilde)动物,但也说奔放的(wilde)舞蹈说一个温和的(milde)气候,也还说一个轻微的(milde)处罚。这里当我们把温柔转向善的方面,把野蛮转向武力的方面的时候,我们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人类的价值领域,这种价值观恰好不单单是审美观和它的承诺问题。在我们的本性中这些价值观镌刻得越深,它们也就越容易对我们的判断产生影响。歌德后来的生活理想也导致了他在地质学中反对火山论,赞同水成论。当今的地质学家有资格说,歌德应该客观地检验一下双方的论证,但我在这里要说的是,在艺术方面与自然科学相反,尽管有争论,但却不能给出客观的论证不是因为它仅仅是审美观问题,而是因为恰好我们的艺术经历同我们的文化和我们的成长过程如此紧密地交织在一起。歌德自然知道这种关系的一致性,他写道:  不是人人都能忍受一切:那个躲这个,这个躲那个:为什么我不该说:这些印度的神像,它们使我惊骇。遭受的恐惧莫过于,荒谬显现在眼前。  是否歌德眼中看到的真是印度艺术或是某些同时代人的作品,这个问题且不去管它。无论如何,这些言论对我是极为宝贵的,不是因为我同意他所有的偏见,而是因为它们使我坚定这样的信念,即我们在艺术领域中绝对不负有容忍一切的道德义务。《浮士德》中也这样说:  不属于你们的东西,(你们)须避开,内心受到困扰,(你们)莫心烦。  如果我说,我的态度毕生始终如一,肯定常常令有些同时代人诧异并且恼怒,这是不是狂妄自大您(们)仍把歌德奖授予了我,这使我感激万分。在伟大分水岭的另一端©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3

贡布里希歌德奖演讲 在伟大分水岭的另一端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