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娱乐、生活 >文学艺术 >《拆弹精英》BY焦糖冬瓜(外国人 天之骄子强取豪夺重生情有独钟).txt

《拆弹精英》BY焦糖冬瓜(外国人 天之骄子强取豪夺重生情有独钟…举报

简介:

...

《拆弹精英》 作者:焦糖冬瓜 文案: 文森特是巴格达拆弹部队的一名技术兵,在一次拆弹任务中殉职……但是当他再度睁开眼睛时,看见 的并不是天堂,而是肖恩的人生。为了寻找“自己”,肖恩再度回到了巴格达的拆弹部队,只是一切都不同了 ——当他遇见冰冷、强势、以自我为中心的豪金斯。 于是,拆弹部队里男人之间如同爆裂般的情感就此迸发!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强取豪夺重生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恩(文森特),豪金斯┃配角:安德,里克┃其它:拆弹部队   第 1 章   巴格达的正午,驻伊美军正在将围观的人群疏散开来,赶离现场。   母亲带着孩子奔跑着,废旧的汽车沿着路边一摇一晃驶离。   士兵用枪指着几个依旧围观着窃窃私语的当地人,示意他们马上离开。   一辆悍马逆着人流驶入戒备区域,停车时,三个身着迷彩服带着头盔的美军士兵跳下车。第一个人半蹲在 地上细细观察着人流和四周环境,第二个和第三个战友端着枪跟在他的身后下到地面上,形成三角形的戒备姿 态。   走在前面的人称“史内普”(狙击手的谐音)是一个来自CIA的志愿兵,他的义务就是观察周围人群, 尽可能找出潜在的反叛党成员并且掩护自己的同伴。   背着通讯器的文森特·曼恩跟在他的身后。他今年28岁,从某空军基地调派过来,已经有拥有两个硕士 学位,他是这个小组中唯一的技术兵,如果不是因为应招来了伊拉克,他也许正在耶鲁大学里为了自己的博士 学位而奋战在实验室中。当然,伊拉克与耶鲁大学相比,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战场,不论哪一个,都让人神经高 度紧张。他端着枪,同样小心地观察四周,发现暂时没有可疑时,小组的队长也扛着枪走了下来。   他们的队长脸上有一道很长的疤痕,据说是在非洲某战乱地区的机场执行任务时,被炸弹的碎片划伤的, 十足的英勇象征。他咧着嘴,拍了拍文森特的肩膀说,“小伙子别紧张,咱们还没进入25米的死亡地带,那 些疯子没这么快按炸弹。”   文森特白了他一眼,反正去拆弹的不是自己。   探明炸弹方位,发现无法用小型机器人引爆炸弹,队长决定亲自上阵。穿上厚重的防爆服,他慢悠悠走向 埋藏炸弹的那堆乱石。   一边走,他一边同正在守备的两名队员聊天。   “嗨,恭喜我吧,这是我在伊拉克遇上的第九十九颗炸弹。”   “恭喜。”文森特淡淡说了一句,队长需要对他们说些什么来缓解紧张的心情,而文森特却需要集中精神 观察每一个围观者的表情和动作。那些站在阳台上看好戏的居民,守在摊子边不愿意离开的小贩,他们每一个 人看起来都很普通,但是每一个人哪怕是低头或者抬手的姿势都将文森特与史内普的神经拉的死死的。   “兄弟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活着离开战场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队长的呼吸很沉重,并不只是因为闷 热的防护服内部,更多的是临近死亡的恐惧。   “告诉我的同事们,无论总统给你写多少封信都不要答应上战场。”史内普的声音带着笑意,但是文森特 知道他只是想活跃气氛而已,史内普的紧张程度不亚于走向炸弹的队长。   文森特的枪指向一个披着黑纱的女子,她低下了头很有可能是在看手机短信,但是很快证明她只是将孩子 带进了屋。憋在喉咙里的呼吸,终于可以呼出来了。   “你呢?娇小可爱的文森特?”   文森特与驻伊其他部门的美军相比,显得要瘦弱一些,虽然他每星期至少去两次健身房,身上也有性感漂 亮的肌肉,但是同陆军特种兵或者其他先遣队的队员相比,他还是太“娇小”了。起初,有其他EOD(爆炸

第1页

物处理控制中心)小队的队员试图对他动手动脚,而他也确实不是他们的对手,被揍的凄惨压在地上的时候, 他的小组队长走过来,只是抱着胳膊说了一句,“如果是我,我不会去动自己的战友。要知道战场上,技术兵 是我们的后背。”   不知道是这句话还是因为他是EOD里的老油条,还是那些道理真的说通了那帮莽汉,再那之后再没人敢 动文森特了。之后,在没有任务的时候,队长也会指教一下文森特,偶尔会将他修理的很惨。事实是文森特也 长出了不少漂亮以外真正的肌肉,身材与五官也变得硬朗起来。   “我的话,回去要狠狠与艾米丽做艾。”文森特在瞄准镜里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的表情与其他 人不一样,没有好奇、看好戏或者担心的神色,而是冷静的似乎已经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一般。   “宝贝,相信我等你回到可爱的美利坚,你眼中的女人就不会再有艾米丽了。”   艾米丽是文森特的未婚妻,两人从大学一年级相识至今。文森特大学毕业之后进入了某空军基地的研究院 ,两人相聚的时间变的越来越少,然后当文森特再次见到艾米丽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孩子肯定不是他的, 分手成为必然。但是文森特真的很伤心,他酗酒,憋在房间里不去参加电路实验,最终那个教授,也是一个拥 有中校头衔的军人拎着他的领子说,“我宁愿你像其他技术兵一样死在战场上,也不愿看见你醉倒在基地的宿 舍房间里!”   然后文森特便打了个报告,接受了为期三个月的训练,被指派到了巴格达的EOD。   “嘿,亲爱的们,我好像进入25米死亡地带了。”队长的呼吸愈加沉重。   “今天晚上A连有啤酒派对,我们队一定要去。”史内普说。   文森特的枪口继续对着那个少年,他的手按在暗黄色的裤子口袋里,文森特仔细辨认着,他掏出了一只手 机。   “放下你的手机!”文森特冲了过去,高喊着,“史内普,那男孩手上有手机!”   “射击!”史内普回应,他的角度无法射中那个男孩。   男孩周围的当地人看着美国大兵端着枪冲过来,纷纷散开,只有那个男孩的手指飞快的在那手机上似乎正 输入着什么。   文森特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砰——地一声那手机炸裂开来。   同时,文森特的耳边也是一阵声响,什么东西穿过他的侧颈,液体粘腻着流下来。   他向后倒下去,世界一片回旋。   史内普朝着某个窗户连连开了四五枪,然后跑来了他的身边。   文森特知道自己中枪了,在打中那个男孩手机的同时,自己也被隐藏的狙击手击中了。   史内普的表情很骇人,他似乎在呼喊着什么,解开文森特的头盔,手掌按住他的脖子。   文森特咽了一下口水,呼吸越来越困难。   闭上眼睛,史内普的脸,队长还有艾米丽一一闪过他的脑海,一切淹没在黑暗之中。   虽然曾经无数次幻想这一刻的到来,但是文森特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他从来没有如此地渴望肺腔中的氧气,睁大着眼睛想要看清楚这个世界,仿佛这样他就能留下来。   当文森特再度醒来,看见了明晃晃的天花板,耳边是仪器滴滴有规律的响声。   涣散的视线逐渐对准了焦距,这应该是某医院的房间,文森特大力吸了一口气,感觉肺腔的充盈,然后意 识到——他还没有死!   他伸手摸向自己的脖子,按了半天却发觉那里没有纱布也没有伤口,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被射中的地 方不是脖子?他摸向自己身体的其他地方,甚至动了动也没有什么地方是疼痛的,除了……脑袋。   终于,他找到了缠着纱布和绷带的地方。可是如果是脑袋被击中,自己怎么可能醒过来?就算不死变成植 物人或者傻子更符合实际吧?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此时一个护士将房门打开,赶紧跑过来扶住他,“中士!你不能起来!”   文森特只觉得一震头昏,于是趟回了病床上。   很快一个医生过来对他做了一些检查,然后很高兴的说,“艾维斯中士,我想你已经没事了,一会儿我们 再拍张脑部扫描确认一下。”   文森特愣了愣,一把拽住他的一角,“艾维斯中士?”   自己的军衔确实是中士,但是他的姓氏是“曼恩”。   医生看了看手中的记录,“是啊,肖恩·艾维斯中士。”   看着医生离开的背影,文森特止不住奇怪,他受伤的不是脖子而是脑袋,他被人称作肖恩·艾维斯而不是

第2页

文森特·曼恩?这仅仅是医生看错了记录吗?   此时,一个穿着陆军制服的家伙走了进来,看见坐在病床上的文森特兴冲冲一把将他抱住。   “肖恩,你总算没事了!你睡了两天半,再不醒过来我会内疚死的!”   肖恩?这家伙也称自己是肖恩?   “你是谁?”   “我是谁?”抱住自己的家伙露出惊讶的表情,“我们是同一个班的战友!杰克·阿尔文!两天前的攀爬 训练,我从高处摔下来,你为了接住我落地时撞到了脑袋!”   “你也是EOD的?”   “什么EOD?我还ET呢!”   “我是问你……我们是属于哪个部队的?”怎么回事?这家伙不是EOD的?   “你听好,我们是陆军特种部队的后备役部队2营支援连。”   “不是爆炸物处理部队也不是T25空军基地?”文森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或者那个在巴格达被击中的 画面才是一场梦?   “肖恩,你到底怎么了?我看我还是叫医生来看看!”   “不用!”文森特一把拉住他,“我要去厕所,现在就要去!”   “好!好!你别激动,我陪你去!”   文森特到了洗手间里,并没有去便池而是站在镜子前,他呆住了。镜子里面的根本就不是他记忆中的自己   第 2 章   眼前的男子看起来相当英挺,下巴与颧骨形成的曲线富有力度但却并不张扬,水蓝色的眼眸使得这张脸多 了几分温柔。   杰克从后面一把拍上他,“好了!我们这一排你最帅!乔治·克鲁尼都没有你迷人!”   “乔治·克鲁尼是谁?”文森特在大脑里搜寻着,他认识的战友里面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啊。   杰克摸着自己的脑袋,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兄弟,你要么是在装傻子报复我,要么你就真的该再去照 一次核磁共振了!乔治·克鲁尼是你前任女友最喜欢的电影明星,据说她现在又迷上了强尼·迪普。”   文森特没有将杰克的话听进去。镜子里面的不是他!茫然地打开门,坐在马桶上,文森特咽下口水。这到 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在巴格达四个多月的经历就只是一场电影吗?   一个青色的纹身从小臂中露出来,他摸了摸,自己从没有在身上纹过任何东西,还有这个身高……文森特 只有一米七八,这个具身体少说也有一米八二的样子。   到底他是文森特·曼恩还是肖恩·艾维斯?   他走出洗手间,杰克依然等待着他,“伙计,你总算出来了!”   “杰克,你说我是为了保护你才撞到脑袋的。”   “是啊。”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说吧,只要不是让我抢劫银行或者把我的女朋友让给你。”   “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文森特·曼恩。军衔是中士,曾经在T25空军基地服役,四个月前调往巴格达 的EOD。查到了告诉我他现在怎么样了。”文森特躺回到病床上,看着有些惊讶的杰克补充说,“另外…… 我说我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是真的。”   杰克的嘴巴张的可以放下一只飞利浦电灯泡。   下午,医生又来给他做了一次检查,结果还是他没有任何问题。紧接着是一系列测试,显示文森特的智商 和思考方式也没有什么怪异之处。   几天之后,文森特回到了特种部队的预备役。   那些一个个上来关心他的战友,他却一个也不认识。   他的连长把他叫入了办公室,询问了一下他的情况。军队内部的一位评估专家问了他很多问题并且还让他 在自己的面前填写了一份试卷。   评估专家的意思是肖恩·艾维斯的确忘记了自己在支援连里的所有事情,但是却对日常信心处理以及军队

第3页

相关资料推荐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资料阅读排行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60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