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教育资料 >高等教育 >山月记.txt

山月记.txt举报

简介:

adsas

中岛敦-山月记-原著 陇西的李征博学多才,在天宝末年,以一介风采翩翩美少年登上虎榜(进士的榜单),被派为江南尉。但是他 生性狷介、自命不凡,不愿低声下气充任小吏,不久之后就辞官,回到故园虢略归隐,和亲戚朋友断绝往来, 专心一致的闭门作诗,完全耽迷于诗篇里。他认为,与其长久充当小吏而在俗恶的大官之前屈膝卑躬,不如留 下几手好诗流传后世,百年之后尚可留名。但是,文名不容易显扬,生活却逐渐陷入困境。李征也感到日渐焦 躁不安。从这时开始,李征的容貌渐渐消瘦,身体也一天天衰弱。往日风采翩翩、丰颊的美少年已无处可寻, 只剩下眼睛仍然是炯炯有神。过了几年之后,简直到了家徒四壁的穷困,为了妻子儿女的生计,不得不为五斗 米折腰,在度求得一地方官吏的小职位以安家糊口。在另一方面来讲,李征对自己作诗的前途也已经感到失望 了。曾经和李征同登进士榜的同辈们,大多已经位居高官,必须对这些李征自己不大看得起的伙伴屈膝,可以 想象对于李征的自尊心有多么大的伤害。他整天闷闷不乐,狂悖的本性也愈来愈难以压抑,挣扎在现实中的心 境有着难以形容的悒恨不安。一年之后,李征因公出差,在汝水旁借宿时终于发狂了。在半夜里,也不知道为 了什么,李征突然脸色大变,狂叫着从床上跳下来,直往黑暗中飞奔而去,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人们到 附近的山野里搜索寻找也毫无踪迹,此后再也没有人知道李征的下落。 第二年,新任监察御史,陈郡人士袁傪,奉命出使岭南,途中寄宿在商于这个地方。第二天天色未亮,大地上 在黑暗中,袁傪打算出发时,驿站官吏告诉他,在前面路上有会吃人的老虎出没,不是白天的话,一般人都不 敢通行。驿官又劝袁傪说:「天色尚早,还是等一会儿再出发比较好。」袁傪仗着随从人员众多,对驿官的话 加以斥责,仍然执意而行。月光残照在林子里,当大伙儿通过林间草地时,果然从草丛里跃出了一只猛虎。眼 看着老虎就要扑到袁傪身上时,突然老虎转个身,又跃入原来的草丛里躲藏起来。从草丛传来像是人类的声音 ,不断的嘟嚷着:「刚才真是好险啊!」袁傪听到这个声音,转瞬间他想了起来,不禁又惊又惧的大叫:「这 声音不正是我的朋友李征的声音吗?」袁傪和李征同年登进士第,李征由于性情高傲孤僻,所以没什么朋友, 但是这个袁傪却是他最合得来、最亲近的朋友。袁傪个性温和、为人谦逊,和高傲的李征自然不会发生什么冲 突。 草丛中一阵寂静,没有任何回答。不久,草丛里断断续续传来了细微的哭泣声。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听到回答 的声音:「不错,我就是陇西的李征。」 袁傪在这一刻间忘记了恐惧和害怕,下马走到草丛边,想要和阔别已久的老友叙旧,于是请李征出来谈话,但 是却听到李征回答说:「我现在已经变成异类了,怎么还有脸以这样惊骇人的姿态出现在故人面前呢?再说, 如果以现在的姿态出现的话,一定会引起你的厌恶之情或是畏惧之心。说实在的,我也没想到今天能够遇见老 朋友,使我满怀故旧之情而暂时忘了瞶赧。无论如何,请你稍作停留,不管我现在的外型如何丑恶,还是请你 把我当作曾经是你的好友-从前的李征,跟我交谈好吗?」 事后想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当时的袁傪对于这件超自然的怪异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一口就答应了李征的 要求。他下令部下停止前进,自己则站在草丛里,和熟悉的声音做一番对谈。从京城的消息、老友的近况,一 直谈到袁傪现在的官职。李征听到袁傪以高居监察御史,便向他祝贺一番。年轻时亲近的好友,声音依旧没什 么改变,即便是隔着草丛,他们仍然滔滔不绝的继续交谈。谈完了袁傪所知道的近况之后,袁傪就问李征为什 么会变成目前的模样,从草丛里传来了以下的答复。 「大约在一年前,我因公出差,途中停泊在汝水之畔。有一天夜哩,我睡了一觉之后突然醒过来,觉得门外好 像有人正在呼唤我,我循着叫声跑到外面一看,只听到在昏暗夜色中,不断有人向自己召唤着。不知不觉的, 我就随着那个叫声向前追赶。在我几乎是跑得浑然忘我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进了山村哩,而且还发现自 己左右两手也同时用来走路,在我体内充满了不可言喻的活力,让我能够轻快的在岩石间跳来跳去,接着,又 发现自己的手指及手肘附近都长满了毛。等到天色稍量之后,跑到溪流旁一看,自己映在水中的影像已经是一 只老虎了。于是我想,这是不是做梦呢?但是梦境又怎么能这么清晰呢?愈想愈害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 是我做错了什么?上天竟然把我变成老虎。难道这是我所应遭遇的命运吗?那时候,我真的很想死掉算了,这 样活着有何意义?突然,眼前有一只兔子跑过,自己的人性也跟着消失了,当我再度恢复理智,感觉出自己是

第1页

人类的时候,嘴巴已满是兔子的鲜血,身旁到处都散落着兔毛。这就是我变成老虎的最初经验。从变成老虎之 后到现在为止,我的所作我为实在是难以启齿。不过,在一天之中,还是会有几个小时回复人类的理性。在属 于人性的时间里,我可以和以前一样使用人类的语言,思考复杂的事物,也能够背诵诗词歌赋,并记忆起读过 的经书。当我用人类的心来看老虎的行为时,觉得自己非常残虐。想起自己不幸的命运,不禁满怀愤恨、恐惧 和心酸无奈。但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恢复人性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以前会很纳闷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老虎呢?最近竟然会想,为什么我从前是个人呢?这实在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再经过一段时间,我恐怕就会完全习惯于野兽的生活,就像古时豪华殿宇逐渐被砂土所埋没一般,到最后,也 许会忘了自己以前曾经是个人类,而只认为自己就是一只老虎,在路上即使遇见故人也认不出来,甚至把你吃 掉啊!到底是兽性中有人性呢?还是人性中有兽性?当初到底是人呢?还是兽?恐怕要等到我人性完全消失后 ,才会停止去想这些问题。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算是我的幸运吧!但是用人性来想想,还是觉得十分可怕。 啊!总之,可悲!可哀!可叹!像我现在逐渐失去人性的心情,有谁能够了解呢?谁也不能了解,除非是同样 的情况发生在他身上。也罢,不要再谈这个了,在我的人性尚未完全消失之前,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以袁傪为首的一行人,个个都屏气凝神,听着草丛中传出来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声音又接下去说了: 「我本来是想成为一名诗人,希望能借着诗名万古流芳。只是天不从人愿,如今却变成这个模样。我曾经做的 数百诗篇,不用说,都尚未发表于世,一稿也不知散落到何方了。但是,在那其中,尚有数十篇至今仍然可以 背诵出来,请你为我纪录下来。或许凭着这些诗,勉强可以把我算做诗人吧!即使我的作品十分拙劣,我的心 还是非常执着,在有生之年非成为一个诗人不可。如果能够有一部分诗作流传到后世,那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袁傪听了以后,赶紧命令部下准备笔纸,随着草丛里的声音振笔疾书。李征的声音自草丛中琅琅响起,长短共 三十篇,格调高雅、意趣卓越。欣赏了这些诗之后,必然感到作者有着非凡的才气,但是,袁傪一面感叹一面 又有以下的感想:当然,作者的素质诚属第一流,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可是总觉得作为第一流的作品,好像 缺少了什么,这种微妙的感觉又说不上来。 把昔日所作的旧诗都背诵完了之后,李征的声音突然变了声调,用一种自嘲的声音说着: 「说来十分惭愧,今天即使变成了这个模样,想到今后自己的诗作能够放置在长安风流人士的书桌上,简直就 梦境一般--躺在岩窟中所作的梦。可笑的是,想成为诗人却变成了老虎啊!可悲复可叹!」(袁傪想起青年 时代的李征就喜欢自嘲,而此刻这种悲哀的声音,正是他自嘲的声调。)几声凄凉的笑声之后,李征又接着说 :「此刻有无限感叹,让我来做一手即席诗吧!」 袁傪又下令属下赶快写下来: 偶因狂疾成殊类 灾患相仍不可逃 今日爪牙谁敢敌 当时声迹共相高 我为异物蓬茅下 君已成轺气势豪 此夕溪山对明月 不成长啸但成嗥 这个时候,残月挂在树梢上,四周一片冷冷的月光,地面满是白露,树林间吹进寒冷的风,天色已近破晓时分 了。 「为什么会遭遇到这种命运,刚才我说过实在想不到,但是现在仔细一思量,这并不是偶然的意外事件啊!当 我还是人类的时候,总是尽力避免和他人打交道,大家都认为我狂妄自大、高傲孤僻,其实这是我近于自卑的 羞愧心,没有人能够了解。当然,曾经被乡党誉为鬼才的我,不可说是没有自尊心的。但是,我的自尊心应该 是由于心虚胆怯而产生出来的。自己想借着诗作来名扬千古,但是既没有拜师学习,也没有结交诗友来互相切

第2页

磋琢磨,共同努力以求增进。有时候对于自己的才思也是半信半疑。这全是我自己的自卑与自大作祟的缘故。 一方面不愿与世俗人为伍,在另一方面又害怕别人了解到我内心的矛盾。害怕自己不是明珠,只是一块需要刻 苦加以琢磨的璞玉,所以逐渐与世俗隔离,远离人羣。这也是满心的愤世嫉俗、心虚胆怯的自尊心不断增加而 产生的结果。人类几乎都具有兽性,至于像什么猛兽,就依各人的性情而有所不同了。对我而言,自尊的羞耻 心恰如猛兽,也就是正像一头老虎。潜在的兽性不但悔的自己,更是使妻子受苦,同时也伤害了自己的朋友, 到最后,变成了与内心想法相称的外形。现在想起来,自己实在太好高骛远、不自量力了,我并不是诗人,却 苦苦去追求成为诗人的美梦,从没有好好地想,自己的才能到底适合做些什么。人生苦短,而我竟然追求远超 过自己才能的事物,整天庸庸碌碌舞文弄墨,只是暴露了自己的缺点和愚昧。就像我,穷其一生,刻苦而不怠 惰,也没办法成为堂堂皇皇的诗人。现在变成老虎,这怎么是好?难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是白费心血 了吗?这个时候,心中的难受到了极点,忍无可忍只好跑到山顶的岩石上,向着山谷狂吼,暂时纾发自己胸中 炽烈的悲哀!昨天晚上,我也在那块岩石上对着月亮狂啸。天下虽大,但有谁能够了解我的苦楚悲愤!所有的 野兽听到我的叫声,只是害怕的伏地哆嗦,山、树、月、露......也都一样,认为只不过是一只老虎在 生气罢了,哪里会想到我的悲痛呢?仰天长啸,俯首感叹,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了解我!这就好像当我还是人 类的时候,没有人能了解到我的内心是如何的脆弱,如何的容易被伤害一样。沾湿自己毛皮的,并不仅仅是夜 晚的露水啊!」 渐渐的,周围的黑暗一步步隐退,从树林间开始传来不知从何处响起的晓角声,声声悲凉入耳。 已经到了该告别的时候了。李征已经快要丧失人性而进入老虎的阶段了。李征在这最后的一刻,向袁傪说: 「在分手之前,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那就是我的妻子儿女。他们还住在虢略,对于我的遭遇毫不知情,你如 果南向归乡经过时,务必告诉他们,我已经遇难死掉了,千万不要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他们。我厚颜的拜托你, 请可怜他们的孤苦无依,不要任凭他们饿死,这样我就能够毫无牵挂了。」 说完了以后,草丛中再度传出悲痛的哭声。袁傪也是泪流满面,并且诚恳的答应了李征的请求。李征的声调突 然又变成了原先那种自嘲式的口吻,又说: 「说真的,如果我还是人类的话,像刚才那种拜托的事我是绝对说不出口的。我只是任由一个妻子儿女挨饿受 冻,一心只专注于作诗的男人,难怪会变成野兽。」 跟着又交代了几句话,吩咐袁傪自岭南回来后不要再由这条道路通过,因为在度碰面时,自己或许已无法认出 故人而加以袭击也说不定。此次分别,后会无期,请袁傪往前百步左右之后的一个小山丘上回头望此处,自己 就会以现在的面目出现在老友面前。「我并不是想夸耀老虎的勇猛雄风,而是想让你记住这个丑陋的姿态,就 不会再有找我的念头了。」 袁傪于是照着草丛中声音的吩咐,跨上马准备前行。几度回首,都听到了悲哀的哭泣声,袁傪也是一边流泪一 边出发。 当一行人爬上山丘时,回头一看,在刚才那片茂盛的草丛里,有一只老虎跳到路边,正朝着山丘的方向看着。 然后,向着既白的东方仰啸数声,又跳回原先的草丛哩,之后,就再也看不到老虎的身影了。

第3页

相关资料推荐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资料阅读排行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3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