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试论欧阳予倩的话剧_桃花扇_

试论欧阳予倩的话剧_桃花扇_.pdf

试论欧阳予倩的话剧_桃花扇_

shiyizhan198410
2011-11-2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试论欧阳予倩的话剧_桃花扇_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试论欧阳予倩的话剧《桃花扇》王晓家清人孔尚任的传奇剧作《桃花扇》,名重一时。此剧主要通过秦淮名妓李香君与复社文人侯方域的恋爱故事,表现了爱国主义思想。欧阳予倩将此改编为话剧,根据当时抗日战争的具体条件,更加强调了爱国主义思想,强化了其中的故事情节和人物性格,使之较原剧更为增色。在明末历史上,阉党魏忠贤集团掌握着国家大权,残害忠良,祸国殃民,弓�起了广大人民群众及其进步社团组织东林党人的激烈反对,继东林党而起的复社、几社等人物,也进行了反对阉党余孽的斗争。金陵作为六朝胜迹,南方重镇,为进步党人荟萃的地方,在这一带发生了不少重大的历史事件,进行了不少政治斗争。《桃花扇》中所写的历史事件和地点就在这里。在《桃花扇》一剧中,作者花费了大量笔墨,使用了大量篇幅,描写了复社文人与阉党余孽之间忠与好的斗争。这一斗争,范围之大,波及之广,深入到广大人民群众之中,秦淮河畔的歌妓舞女,也深受其影响,卷入斗争,使不少妓女和复社文人有着密切往来。这些处于社会最底层的风尘妓女,倾向于东林、复社,《桃花扇》中所塑造的李香君这一艺术形象,就充满着政治色彩。她与复社文人侯方域并不是一般的爱情,而是突出的表现了她不畏权奸的大无畏精神和强烈的爱国主义民族骨气。《桃花扇》把李香君写得那样清真意切,着实感人,是作者把历史人物高度艺术化了。其中,阮大钵用重金拉拢收买复社文人侯方域,在《李姬传》中,李香君只是劝阻,使“王将军”“殊侠快,因辞去,不���诀护�,�每阅��声户产�‘月�曰,,��曰�卜热八、门�卜叭产产��卜油��诀沪�,护叫�,沪,、,��目,‘‘诊,闷匕�尸门�卜必八尸�白一,�‘�户尸‘�,司��“、、户��闪��曰、、川�巨�‘�口在同对手交流的时候,要感到自己面前是观众,而不是自然主义的第四堵墙。他要求演员打破第四堵墙,培养给观众演戏的意识,这同我国戏曲艺术所要求的演出的各个部分要给观众以美感的认识是相近的。当然这不是排斥体验的重要性,体验是每一个创作过程的必要因素,只有通过内心体验,才能赋予角色一定的外部形式,但是内心体验不通过优美的形式表现出来还不是一件艺术品。因此,在表演教学中应明确地告诉学生要有角色和观众这个双重对象,让演员不仅用剧中人物的行为逻辑来检查自己的表演,同时要用观众的审美要求来设计自己的外部形式,增强表演的形式美。随着戏剧艺术的发展,形式美将越来越受到观众的喜爱,在戏剧艺术中的作用也将大大增强,这就给演员的培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演员不仅要有较高的思想水平和对社会的认识能力,有较为全面的文化艺术修养,而且要能歌善舞,集音乐性、雕塑性、节奏感和运动感于一身,胜任不同风格体裁的戏剧演出,所有这些离开演员的严格的基本功训练都是难以达到的。而我们现在青年演员的水平正如一些老一辈戏剧家所忧心的那样!从整个戏剧舞台来看,表演艺术是没有提高的。同五、六十年代比,表演艺术的水平甚至下降了,退化了,舞台上普遍存在着虚假,造作、浅露,缺乏形象性,没有基本功。要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况,除了不断改革表演教学以外,对声、台、形等基础课的教学也必须全面加以考虑,在教学实践中不断进行探索和总结。只有这样,才能使学生适应将来戏剧发展的需要,才能为提高戏剧艺术的审美价值做出自己灼积极贡献。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复通”,在扎尚任的《桃花扇》中致衍成《却代》、《拒媒从长!守楼》粉豉几餐瑟协等几出重场戏,而欧阳予倩在话剧《桃花扇》巾,这几个地方都保留了,并强化了李香君这个人物的爱国主义思想和不屈不挠的反抗性格,用一种对比的手法,在李香君身上倾注了一种爱增分明的政治热情,寄托了作者的主观动机和作品的客观效果,便很难以达到。历史‘真实与艺实的统一就无从谈起。《桃花扇》中的季香君这个主要人物,代表了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明末清初的思想潮流和爱国主义的政治倾向。第一幕第二场把把作者的理想。也就是说,话剧《桃花扇》李香君这个人物与当时的形势结合起来,传奇剧作中的前面部分作了精减压缩,用侯朝宗、吴次尾、陈定生和众秀才等人物在南京交庙一角墙上看陈定生写的《留都防乱揭帖》开始,通过一段追述性的对话,一下子就把气物和历史事件置于特定的戏剧�气嶂中∀。‘紧接着,阮大械的正面出场,从实写的角度#∃,表现了众人对他的仇恨。‘他们一哄而上,把阮大按住就打,一边打一边骂,当阮大峨大喊“救命”时,周旋子其中的人物杨文聪出场了。作者让他正面出场“解劝”,从而以此作为楔机,引出下面一连串的事件和场面,把矛盾冲突逐步深入地层层向高潮推进。话剧《桃花扇》的这个并头,独具匠心,富于新意,符合古人乔吉关于“凤失”的说法。也主是这一事件,轰动了南京城。作者让阮大诚在无可奈何、走投无路时,才求助于杨文聪,用让侯朝宗梳拢秦淮名妓李香君的办法,妄图以此打开缺口,育朝一日东山再起,卷土重来。也正是在这一系列的矛盾冲突和人物的层层铺垫中,作名才让主要人物李香君出场。这样以来,使剧情跌岩起伏,人物性格较之原作更为鲜明∀。一也就是说,改编者欧阳予倩在话剧《桃花扇》中对于李香君这个不让须月的人物作了重新塑造,突出强调了她的爱国主义民族意识、民族情绪和民族气节,这晕高子的关键所在。作者用以此喻彼的年法,好楼,讽刺时弊。李香君作为一个‘风尘妓女,尚有爱国的赤子之心,这不是对南明那些降清的封建士大夫阶层中的人物的一种鞭鞋和讽刺吗因之李香君这个人物才具有深远的�#会历史意又和深刻的时代典型意义。也就足说,如果没有李香君这个人物,那么,开始时作者通过苏昆生与李贞丽的一段对话来渲染当时的环境条件,旨在揭示李香君的内心情绪。紧接着,作者继续用虚写的手法,写出了郑妥娘说李香君看《精忠传》,着到风波亭岳老爷归天的时候,就哭起来了情景,又写出了苏昆生看了李香君圈的书,发出“像岳飞那样的忠臣,人人应当敬重∋秦桧那样的好贼,人人得而诛之”的感叹。由虚而实,紧接着,李香君出场,由苏昆生教唱《牡丹亭》,进而引出了杨文聪租侯朝宗的出场,展开了一系列的戏剧情节。这样,就把国家的命运、个人的身世与戏文中所表现出来的特定戏剧情境和人物心理情绪变化结合起来,由此,作为李香君与侯朝宗的邂逅相遇,因志同道合,便一见钟情,于是,使二人在第一幕第三场终成眷属。话剧《桃花扇》一剧向高(朝发展,层层揭示李香君这一主要人物的性格,是第二幕第一场。在这场戏中,欧阳予倩更进一步强化了传奇剧作《桃花扇》的《却含》、一出戏,从揭示李香君不甘屈服权好的反抗性格出发,把李香君的敢作敢为的性格刻画得有血有肉,淋漓尽致。一在各自的表白中,使人看出,一个“不是轻薄少年”,甲个“不是千金小姐”,而是风尘中的“知己”。“知己”谈心里话,暴露出杨文聪办妆夜、酒席的事,使李香君“如有所思”,从而再三追问意中人朝宗,侯朝宗回答他与杨文聪只是“文字之交,相识不久,来往也并不很密”,以致使李香君当面追问杨文聪说!“杨老爷,听侯公子说,他和杨老爷旧日并无深交,杨老爷在南京也是作客,并不十分充裕,哪里有许多钱送给朋友呢”杨文聪被问得张口结舌,李香君步步紧追,终于使他说出了“这钱是阮圆海送的”。李香君听了月)的钱是大胡子阮大碱的,有苦难言,埋怨侯朝宗是被人卖了£抱怨杨文聪!“这分明是作滴厚指欺负侯相公忠厚,就作成圈套,要破坏他的名誉、”并摘下头上的花,脱了身上的衣服,要杨文聪告诉阮大饰,“只说是侯朝宗没有受过他的恩惠,不会作他的走狗”,并“把衣服、珠花放在杨文聪面前”,使杨文聪狼狈尴尬。李香君的这一举动,受到复社领袖人物陈定生、吴次尾的赞扬,连侯朝宗也说李香君是他的“畏友”呢。话剧《桃花扇》把李香君这个人物置于两党之间的矛盾冲突中,始终把握住人物的气质和性格基调,通过李香君对爱情的忠贞和对权好的僧恨,表现了她和复社文人的亲密关系和与阉党余孽阮大∗成等人的势不两立。作者在改编木中,把孔尚任原作中李香君忠于爱情这一性格特点加以突出强调,并紧紧围绕着这一点向外生发,与政治斗争联系的更紧了。李香君与侯朝宗定情后,对爱情就坚贞不渝,始终如一。她把情人侯朝宗从阉党余孽阮大摊所设置的“圈套”中解救出来,既表现了她的强烈的爱僧,又表现了她凛然不可侵犯的人格尊严。自此之后,李香君更坚决,也更为情人侯朝宗珍惜声誉了。第二幕第二场,作者写李香君不仅注重气节,忠于爱情,而且胸怀豁达,目光远大。当阮大城等企图“要把有良心的读书人一网打尽”时,李香君要侯朝宗去江北找史可法,一者为了躲避祸灾,二者为了报效国家时,她含情脉脉但却毅然决然地鼓励侯朝宗要为国家保重自己。表现了李香君很高尚的品格。第二幕第三场,是以传奇《桃花扇》第十七出《拒媒》为中心生发而来。在这场戏中,作者更强调了李香君与复社文人的志同道合,表现了她的反抗斗争的正义性。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更引起了魏党余孽的怀恨,对她进行迫害报复。也正是这一险恶而复杂的环境,才使得李香君的性格更加鲜明。在这场戏中,当侯朝宗走后,李香君誓不再嫁,独守空楼,魏党余孽又派杨文聪来报复了,这就是他替潜督田仰这个“管粮食的大官”作媒,要娶李香君做小老婆,要抡李香君。在这险恶的环境中,李香君哭天一号地,耍从楼窗往下跳,幸亏被大家拉住,她头碰在柱子上,晕倒下去。她的血溅在侯朝宗题诗的那把扇子上,演出了一场血染桃花扇的悲剧。这正是李香君反抗性格的真实写照。在话剧《桃花扇》中,第三幕既把全剧矛盾推向了高潮,又完成了李香君这个人物的性格塑造。作者欧阳予倩把孔尚任的四十多出的原作浓缩成三幕九场话剧,这的确是不容易的,这需要对原作重新进行构思、强化和取舍,着力突出主要人物的性格,把握住人物的性格基谓,改编者在这一点上,作的十分妥贴也是十分成功的。话剧《桃花扇》的第三幕第一场,改编者发展了传奇剧作中的《骂筵》一出戏,并以此为骨干,对清节进行了重新安排。在这场戏中为了渲染环境气氛以烘托人物的性格和情绪,作者通过一帮难民与官府兵丁在“放贩”问题上发生冲突,表现了国破家亡,饿挥遍地的悲惨场景。这种情况下,马士英、阮大械等好党还要以与“文武官员”到郊外“商议国家大事”的名义,“踏雪寻梅,弄得翻天复地”。这一细节的描写,在原作中是不曾有的。也正是在这种场景中,改么李贞丽暂冒的李香君与郑妥娘、寇白门、卞玉京以及四个歌女和苏昆生,还有两个乐工,一同被一个士兵押着上,要李香君“唱曲”给这班奸党“俏酒”,李香君先骂他们是“吃“平民百姓”的“粮响”,化“平民百姓”的“钱则”的“面厚心黑的无用之辈”,是他们“作威作福,贻误天下”,骂这些“大人老爷”们以致骂得马士英也吃不住了,大叫!“把她绑在树上冻死她)”并真的‘使她“冻晕过去了”。至此,李香君的人物形象塑造,基本完成了。谈到这里,需要弧调的一点是,在作品中,随着情节的发展,冲突的展开,人物性格的揭示,在结尾中,对于如何处理好人物的结局,往往与作品的整个立意和总想性、倾向性有很大的关系。话剧《桃花扇》在处理必、物结局时,为了突出强调李香君这个人物的民族气节,改变了传奇剧作《桃花扇》的原来人物结局,使李香君这个人物的反抗性格更强烈了。在原作中,表现李香君与侯朝宗经过了国破家亡的磨难后,在栖霞山夫妻重新相遇,因江山易主,各自入山修道,从而“两分襟”,表现了“桃花扇底送南朝”的了政治寓意,而在话剧《桃花扇》中,通过第三幕的第一二场和第三场,改变了原来的人物结局,让侯朝宗降清中举,使李香君在悔恨交加中死去,这悲剧气氛就更加浓重,也更加感人了。在第三幕第二场戏中,出场的难民甲、乙等,都剃了头留着辫子,改朝换代的气氛一卜子揭示出来了。扮成和尚的苏昆生,“身上背一小捆茅草,很疲倦”的上场,他与柳敬亭一道一僧,呼应配合,一“悲”一“愁”,道出了明朝的结局。实际上作者通过柳敬亭与苏昆生的一番对话,用虚写的渲染手法,暗示了李香君与侯朝宗的结局。剧中通过柳敬亭的嘴说出李香君的下落!“听说香君在一个庙里。卞玉京作了道姑,她跟妥娘都到那里暂住下来,我正想去看她们。”苏昆生说出了侯朝宗的下落!“不过我还得了一个奇怪的消息,据说清朝开科举,侯公子去考了,没有考到举人,只中了一个副榜。”一个冰清玉洁,讲究气节,一个晚节不忠,投降敌人,李香君与侯朝宗的悲剧结局,便是水到渠成,不可避免的了,这就具备了人物结局的必然性。作者在这一场里所强调的东西,既是为人物结局作了交待铺垫,又使之顺理成章。在最后一场中,郑妥娘、寇白门、卞玉京、李香君、柳敬亭、苏昆生、侯朝宗等人物都在葆贞庵佛堂前出场了。这一伙国破家亡的难民们,身在佛道圣地,有的却想着《尼姑思凡》,这说明他们并没有完全跳出三界外,还是留恋于尘世的。郑妥娘在佛堂前面石级上唱的那段曲子,道出了他们对国破家亡的内,合苦痛。这位郑妥娘,看透了尘世,大骂马士英、阮大诚等不得好死。李香君形容憔悴地从经堂内缓步出来。她不知情郎侯朝宗死活,不过,她自己活着,却为了要知道侯朝宗死是怎么死的,活是怎么活的。实质上,她把抗敌救国的希望寄托于她的情人侯朝宗身上。她听苏昆生说到史可法“是一个大忠臣”,伏剑自,−了,“杨州被清兵屠杀了十天,连小孩都没有剩一个)”她便长叹一声,“恨着在身上一捶”,表示惋惜,接着问柳敬亭和苏昆生,侯公子是不是跟着史阁部一同守城当苏昆生告诉她,侯公子去考了,中了个副榜。她“冷静而坚决地否定了这个消息”说!“这是谣言,一定又有人在中伤他。”正因为她过于相信她的情人侯朝宗,看不到侯朝宗的软骨虫本质,认为侯朝宗生长在一个讲“忠孝传家”的世族家庭里,“讲道德、讲气节”,不会“忘了国仇家仇去考,去求取功名”并发誓“如果有谁能够证明他去考了”就把她的“一双眼睛挖了”,等等。而偏偏侯朝宗不争气,用事实打了她的嘴巴,夫妻重逢“侯朝宗看见李香君的衣裳单薄,脱了身上的斗篷替她披上,顺手把头#的风帽除下来交给马夫。当她看到他身上穿的是清制的行装,箭衣马裤,脑后拖着辫子,从袖子里取出李香君溅过血的扇子,交给她”时,李香君一切都明白了,她“却意外地变得平静,她只是不转眼地望着他”,然后,冷冷地问!“侯公子,你来作甚么来了”作者采用类似于《红楼梦》中林黛玉临死前与已处颠疯状的贾宝玉对话的手法描写,表现了李香君的悲愤交加的胸怀。全剧结尾,较之孔尚任的原作,更为深刻有力。这大概是作者欧阳予倩着眼于当时的政治形势一九四七年春,作一点古为今用吧。作者欧阳予倩改编此剧时,紧紧围绕着两点加以突出强调!一是《桃花扇》的爱国主义主题,二是李香君的气节。在具体改编过程中,作者紧紧抓住了定情、却仓、骂奸以及李香君与侯方域“两分襟”改变为思想分野几个重要的关键环节,逐步展开,层层推进。使全剧更为集中概括,不断向高潮推进。在这一过程中,作者还采取了李渔关于“立主脑”,“减头绪”的手法,使纷纭多变,人物众多的古典名著《桃花扇》更放异彩。特别是话剧《桃花扇》强化李香君这个人物的反抗性格和改“两分马克思主义哲学教育与艺术人才培养李传元改革的洪流促使人们对很多领域中积淀的观念、心理和思维方式进行反思。艺术人才的培养与马克息主义哲学教育的关系问题,业已摆在我们艺术教育工作者的面前。作为祖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目标之一,文化艺术的发展繁荣引起全国人民的瞩目,他们热切地期待着文艺事业“人才辈出,群星灿烂”时刻的到来。祖国艺木事业的发展建设,离不开培养新的艺术生力军,因此,高等艺木院校教学质量的高低,毕业学生的状况,从某种意义来说,又直接关系到我国艺术事业的前途。艺术院校人才的培养,可以有多种方案,走多条道路,但是,全面发展这个总目标是不能改变的,无数艺术家的成长道路表明!“要成为真正有教养的人,必须具备三个品质!渊博的知识、思维的习惯和高尚的情操。知识不多,就是愚昧,不习惯思维,就是粗鲁或蠢笨,没有高尚的情操,就是卑俗”车尔尼雪夫斯基语。笔者根据多年来的教学实践和对学生实际情况的考察,认为要使艺术院校学生具备这三个方面的品质,成为“全面发展的、又红又专的优秀艺术人才”,必须充分发挥马克思主义哲学教育的巨大作用和独特功能。一、克服重智轻德的倾向,做好“净化心灵、更新观念”的工作。在当前艺术院校中,大可不必担心学生会走只“红”不“专”的道路。但是,忽视思想修养和品德训练,而片面强调艺术技巧训练者却大有人在。脱离实际的哲学教育,固然于事无补,然而,放松科学的哲学教育,将会后患无穷。同我国八十年代大部分大学生一样,艺术院校的学生,大都是社会变革时期的时代骄子。“十年动乱”的历史陈迹,并未在他们身心中留下多少伤痕。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重大决策,把他们送上了人生求知的坦途。开放、改革的浪潮,激发了他们的信心和热情。他们立志“振兴中华”,把自己的命运维系在祖国哟四化建设上。因此,他们求知欲强烈,成才的愿望鲜明,专业学习和基本技能训练也很刻苦。应该说,他们的本质和主流是好的,是大有希望的一代。但是,’他们年纪轻,阅力浅,锻炼少,较之于其他综合性院校的大学生,更显得政治上比较稚嫩,知识基础特别是理论素养相对薄弱。他们往往以理想化、简单化的观点分析对待复杂的社会现象和人生课题,产生认识上的片而性和情绪上的偏激。虽然从广义上来说,人都是“一定社会关系的总和”马克思语,但是,由于艺术活动的个体性质比较强,容易显示出个人的才能和成绩,所以他�肠八尸��曰��卜叼勺月�卜�峨目卜口���,产�闷�卜��口卜�‘口、‘司,,襟”的入山修道为李香君忧愤而死的情节,更是震憾人心,既符合李香君这个风尘妓女的禁鹜不驯的性格特点,又与历史上的侯朝宗本来就考过清初的科举这个历史事实相一致,使之达到了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相统一。总之,话剧《桃花扇》别具特色,特别是对于李香君这个主要人物的突出强调,更增强了剧本的思想容量,寓意更为深远,从内心与外形的统一上、才能与相貌的结合上,塑造了李香君这一古代下层妇女的卓越形象,富有深刻的典型意义∋话剧《桃花扇》中的李香君形象,与其它改编本比较起来,也是戏剧艺术典型形象的佼佼者。作者的改编,改出了特色,改出了水平,为我们如何改编古典名著,也提供了有益的创作经验,可以启迪我们的思路。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5

试论欧阳予倩的话剧_桃花扇_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