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旧金山之恋

旧金山之恋.doc

旧金山之恋

lee2o1o
2011-11-19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旧金山之恋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旧金山之恋 作者:RVSSVR 事先声明我岁移民美国已经个年头没写过中文了。所以我中文不好很不好非常不好。中文打字也是刚学不久其慢无比如果不是受某人极力邀约我是不会把这个故事写在这里的更不会难为自己来写中文。我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也不保证也许哪天就改成全写英文了不过既然这是BBS我是我POST的主人了。  不喜欢读英文的朋友看不惯中英混合的朋友这里可能不适合您应为很多对话还是英文来得自然。先说声对不住了。要不等我中文学好后再来。:)作者:RVSSVR   .  难过生活在旧金山的日子实在难过。不对应该说生活在旧金山而又爱上自己已婚的好朋友实在难过。更公平地讲生活在旧金山而又爱上自己不生活在旧金山的已婚的好朋友最难过。(当然了这就是为什么你搬到旧金山苯蛋!所以还是闭嘴好好过你的旧金山日子吧。)  “Catherine!”(或者还是等到下班后再好好过你的旧金山日子吧。)这声吼叫差点惊得我从座位滑到地上。不得不收回我对着窗外发呆的眼睛转过身看向门口。  “Yeah?Whereisthefire”我可以预见我的又一个午餐慢慢离我而去。  “CatI’vebeencallingyourlinefortenminutes,”锤子的吼声总是比他的人来得快。锤子是我老板我叫他锤子不是绰号不是因为他说话总是掷地有声也不是因为他那cm磅的身躯无论是在办公室还是在法庭上总是释放着无穷的威慑人的力量而是他真的叫Hammer。我从第一次见面就暗想锤子他妈真聪明。  “LasttimeIcheck,wearestillallowedalunch,youknow,”我很从容地回答。从容是唯一对付锤子吼声的方法。  “You’reinyouroffice,CatthatmeansyouareworkingthroughlunchNexttime,leavethebuilding”  “It’spouringrainoutside,Hammer”  “Look,Iknowyou’veonlybeenhereforafewmonths,butthisisSanFrancisco,notLA,itisalwaysrainyandfoggyoutside”  是啊我为什么从阳光灿烂的LA搬到这里了?(对了因为你那已婚的好朋友在LA所以你搬到这里去躲开她但是又不完全躲开她因为她每月会在SF住两三天。天啊你真可悲!)  “Whatdoyouneed”我尽可能客气地问。  “Newcase,internationalsoftwarecopyrightinfringementTheguyisinHongKong,waitisn’tthatwhereyouwereborn“  “No,IwasnotfromHongKong”我仍然尽可能客气地回答。  “Anyway,there’ssomecompanyespionagethrowninforyourenjoymentChiefwantssomeonewhocanrelatetothewholecomputergeekthingtodealwithit,andsinceyoudidverywellinyourlastcase,Iamafraidyoumighthavetotakeallthetechiecasesfromnowon”锤子这五个月来不断给我尝试不同的案子基本上我已经在CriminalDivision里每个分部都试过了。看起来他终于决定让我做ComplexCrimes了。  只见锤子手腕一抖手中黄色的文件夹旋转式的向我的办公桌飞来稳稳的落在桌中央。他一定是炼过暗器的不然为什么每次我试这招时总是文件纸张满天飞结果一定是有人papercutorpokeaneyeout嗯也许应该给他改名叫“小锤飞刀”。不过还是我的天女散花比较有杀伤力。  “Cat!Whatdoyousay”  “Oh!Goody!”我这爱走神的毛病除了在法庭上还真是改不了。  “Well,thatisjustonemoretoaddonmypileofopencases…butweareallgood,Hammer”我叹了口气顺手把“黄色飞刀”放在我左桌角高高的一叠上面。AssistantUSAttorney,(联邦助理检察官)是谁的蠢主意放着好好的LA民事法律师不当偏偏跑到这里做什么鬼AUSA?噢是的应为我那已婚好友。我的已婚的住在LA的并且有个出色好老公的直人好友。  桌上的电话这时又响了正式扼杀了我最后想用午餐的念头。锤子咕哝了一声晃出了我的办公室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踩着他特有的“沉重”步伐走回他在走廊另一端的办公室。每次看他走路我都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在中国看电影里鬼子进村的样子。  作为一个新人我能想到的唯一优待就是拥有个离“TheAction”最远的办公室。我真不确定我是否能坚持到现在如果我每天美分每秒都要听到锤子的吼声。    我按下闪着红灯的电话按键“Yeah?”Eloquent,Iknow  “Catherine,SamanthaBroodyheretoseeyou”  “Who”  “Youroneo’clock”  “No,myoneo’clockisDannySheen”我又看了一下我的日程表没错我的一点钟是DannyIknowIamanalretentive,sodealwithit  “Shesayssheishisreplacement”  “What!”好像被蛇咬到屁股一样我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这会搞砸我整个案子的Danny是我后天的集团假账案的重要证人。这是我做AUSA以来最大的案子我的FBIagent怎么可以在最后时候放我鸽子?唉不过幸运永远是不在我这边的即便在LA做民事时也如此所以见怪不怪了。  “Areyoucomingoutheretogether,orshouldIslapavisitor’sbadgeonherandsendherin”我们的前台秘书Margaret,对我们总是保持着冷静的态度但有时会掺进一些小小讽刺味道。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我很喜欢她。  “Goodthinking,especiallysinceHammer’salreadyinamoodSendthatunescortedvisitorintotheoffice,”我也和她开玩笑。  “Anunescorted,armedvisitor,nolessTwominutesOrshouldItellhertogetcomfyouthere”  见鬼管她的?让她进来。我搞破坏的想但是谨慎的我回答Margaret“Twominutes”  我起身环视了我的办公室三个星期了我无可奈何地让各种文件蔓延在我的桌上沙发四周的档案柜子上乱到了一个程度我每天进来宁愿放把火烧掉它们也不愿看到这种混乱。现在客人就要来了我赶忙胡乱地收拾起文件全都塞进左边的柜子我之后一定会后悔没有好好分类但现在没有时间去考虑了。  我的客人椅子早已经变成我那还湿着的外套的衣架现在需要还原它原有的目的。还有那身后墙壁那里摞起来的纸箱子我看没有个小时是怎么也不会消失的除非有个魔术师但是既然我们USAttorney’sOffice没有长期雇用这个职位我只好继续自己创造视觉幻想假装它们并不存在。唉做个每天需要工作个小时又随时担心被身后的箱子淹没的单身女人真难。  穿上我得体的套装上衣我走向大厅迎接我出乎意料的“一点钟”。换了以前我一定会一路嘀咕着我怎么这么倒霉临时被放鸽子可是我从第一个星期就发现这里的人不但不喜欢更不欢迎嘀嘀咕咕。嗯也许我应该快回去订一张单程飞洛杉矶的机票我还是可以回去做我的民事律师那里我想怎么嘀咕就怎么嘀咕。哦对啦好朋友!深爱着的!有个好老公!我不幸的lesbian生活!  警卫门打开我绕过Margaret的前台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伸出两根手指指向前方同时又低下头低声对着麦克风说话看着她的电话switchboard给我感觉像是科幻片里的战船指挥只是那不断在闪的红灯仿佛在告诉她很多的船都要沉了。  大厅里两个平时总是喜欢的在周例会上引用southpark的同事站在一边聊天一个目光呆滞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一把看上去很舒服的椅子上直勾勾盯着坐在对面的一个漂亮的棕发女子。另一个长发女子坐在正对着Margaret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上面的腿像是被人不断在敲膝腱一样不停在上下晃。  看到我出来聊天的同事之一对我点下头我不得不回以微笑还没等我嘴角牵动他的目光已经收回到那个坐在“目光呆滞”对面的美女身上了。他的聊天同伴也不自然的扭转身子看向她。是不是她也没有穿内裤这些男士们都在等待着BasicInstinct里的经典镜头?不过更有可能的是这个Brunette真的长得美的可以和电影明星媲美而且绝对不需要用SharonStone那招儿来催眠男人。我喜欢女人我也应该被催眠。(可恶!住在LA已婚好友!)  我走到晃腿女人面前微笑道“Hi,I’mCatherineZhouIguessyou’remynewcomputerexpertWhathappenedtoDanny”晃腿停住了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我。(多好!Quickontheuptake!她一定是个好证人。)  “Hehadadeathinthefamilyandtookashortsabbaticaltodealwiththeestate”  可怜的Danny我一定要记得给他寄张慰问卡。这个坏消息让我吃了一惊以至于我都没有马上意识到晃腿女人一直没有张嘴。(会腹语?那对陪审团来说也不是件好事。)  从我右手边导致我的同事和“目光呆滞”魂不守舍的美女站了起来。    刚才说谁“quickontheuptake”来的?其实我的反应力也是值得怀疑的。因为直到她站起身来我才明白过来这位Gorgeous才是我的FBI调查员而不是那没耐心的穿着不合体的套装的晃腿女人。看来不但是反应力我的判断力也很有问题我连忙转身给了Gorgeous一个不好意思的微笑”Oh,对不起”就算是既回应了Danny的家庭不幸又为我的轻率道歉。    “SamanthaBroody”美丽的调查员向我伸出手。  “CathyZhou”我机械式地握住她的手哇好软好暖好舒服。。。好熟练(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猜测)  “你喜欢被叫成Cathy”她的目光丛我们仍然握着的手转到我的眼睛哇好清爽好靓的一张脸!一双漂亮的杏仁形状的大眼睛绿绿的像清澈的湖水。又高又直又有点微翘的鼻子小巧却很丰满的嘴唇她实在比任何一个我认识的FBI调查员不比任何我认识的女人都要漂亮难怪催眠力这么强。不去好莱坞实在太可惜了没准是专门干卧底的像JenniferGarner的ALIAS,ohJenniferishot!  正当我在胡思乱想时却看见那令人想入非非的嘴角向上微翘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那两潭碧绿的湖水也荡起了微波明眸皓齿就是这个意思吧?那是个亲和温暖的微笑可我全身却像触电了一样开始发麻。不过我的大脑在连续失去了反应力和判断力后还好保留了语言能力以至于我丢人没有完全丢到姥姥家。  “无所谓CathyorCat”我勉强的抽回我的手不得不又例行公事地问她”嗯我知道这也许听起来很不信任甚至不礼貌但是。。。“  还没等我说完她便自动拿出了她的FBI工作证。(好家伙又漂亮又善解人意危险组合!)我等着她问我的证件可她也许看我从里面走出来又认识前台秘书和律师相信我就是她要见的人了。    满意了她身份的真实性后我引她进入了我们的后厅乘电梯到了我的办公室。  “请坐您要咖啡吗?”我等她回答。  “不用谢谢。”她很快的四下打量一周眼光停在我的窗口“很好的办公室。”  要不是她在看我窗外的风景我一定以为她在开玩笑。虽然外面下着雨可从楼望出去还是可以看到蓝蓝的海还有那座SF最有名的红色大桥。  “是的我还在渐渐熟悉它。”话已出口我想收回都来不及。  那双绿色的大眼睛从金门大桥转回重新盯住我。“要么你是刚搬到旧金山来的要么就是你刚刚升职?”她的头微微向左倾斜一头柔软棕亮的长发滑到左肩。看我没有说话的意思一个狡猾的微笑慢慢地浮现在她的性感的嘴角。“当然了我很了解不能仅仅靠一点点证据来判断一件事。”  我没想到她在短短的两分钟内不但发现了我的初来乍到又调侃了我早时的轻率同时也放我一马没有追问下去。又漂亮又善解人意又有超强的观察力如果不是我们刚刚见面我心底对她的欣赏会毫不犹豫地愉快地出现在我的脸上。  为了避免被她继续放在显微镜下我清咳了一声“好吧我们开始工作把不知道Danny和你讲了多少关于这个案子”  谢天谢地她的头终于从那迷人的倾斜中抬起“我读过案卷和他的所有笔记我有一些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们一起复习了案子和她做为证人的的细节。她比Danny更简练更了解那些电脑知识更注重细节当然更gorgeous(天啊有点自持力好不好?LA的好朋友?记得吗?上次你为一个人动心是什么时候?让我想想哦对了自从你爱上你的已婚好友就没有过!搞清状况了没有?苯蛋!)    她脑后墙上挂着的时钟提醒我还有分钟就是我的每周例会时间。“不好意思我马上要开另一个会了我们该准备结束了你对后天的开庭感觉如何?”  她点头应允“很不错谢谢你的耐心。其实我想你一定是不轻松的开庭前一天临时换证人。”  这次没等我把住门愉快地微笑已经挂在我嘴边这善解人意的特质还真挺受用。“事实上你使它变得很轻松。”  “非常高兴你这么说。Danny果真说得没错。”  好奇心一下子渗透进来但是我及时的阻止了它的蔓延。在法学院我学到了两件事:只回答被问的。。不确定你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不要问。至少对我来说知道别人怎么评价我并不是件好事。  她的性感的微笑又一次慢慢的在嘴边展开洁白的牙齿轻咬着下嘴唇满含笑意的眼睛看这我等我说些什么。当什么也没等到时她又说“现在我真的认为Danny应该调到ProfilingUnit,。又或者你们工作以外就认识?”  不确定她的问题往哪里绕我我还是没回答。沉默!谈判家最致命的武器或者是白痴最好的伪装。  “对不起这不关我的事。不过我不得不承认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会放过机会知道别人是怎么评价她的特别是你知道是Danny的评价一定是表扬的你都无动于衷连一点都不上钩。这是了不起的。”她绿色的大眼睛闪烁着据我猜测喜悦的光芒也许是从未遇到过像我这么少见的人。“我期待着和你这次和下次的合作。”  “我也是。。。等一下已经有下次了?”我才反应过来。  她看了一下我堆在四周的文件箱又看了看桌上的一叠黄色文件夹“你可能还没接到吧。。。软件剽窃案嫌疑犯的公司在香港但是我们可能会发现到更多的国家。”  没等她说完我已经开始点头锤子早时的“飞刀”我在文件堆里找出来“我今天刚收到你在调查这个案子?”  “已经一段时间了。我打算最近和这家软件公司见面有兴趣和我一起去吗?我通常喜欢拜访我的委托人让他们知道FBI正在调查以及检察官的支持。我们可以约周五你不必上庭的时候。怎么样?”她看上去即期待又体贴很难拒绝的表情而且难以置信的有魅力。如果没有我那暗恋的LA的好友我会。。。  我马上查了一下我周五的安排“好吧下班后?”  “你的下班是。。。晚上点?”她又滑进那个慢慢的性感的微笑了。  她竟然认为我星期五也要工作到点钟?我应该感到受冒犯的。我也许会感到受冒犯的如果不是被她不幸猜中而她的微笑又是那么迷人。“下午点?在SanJose”  “WalnutCreek,EastBay”  “周五下午从BayBridge过桥?我们还是问问那公司老板能留多久吧。”虽然是没在SF住多久也知道周五下午桥上会有多塞。  “已经打过电话了她说他们至少会留到晚上点他们正在准备发行新产品。”  一种不好的预感跑进我的脑袋我摇了摇头想晃掉这可能凑巧的预感。我打开我的文件问“She?”  “公司老板之一”Samantha拿出她的记事本找这个名字。同时的她的声音和我的目光都告诉我“VeronicaBerry,copresidentforJVGames。”不会吧?今天是什么日子呀?VeronicaBerry?我的LA好友!    我每天会当分钟的BART(旧金山的地铁)骑士为了减少空气污染为了保护自然环境为了控制全球变暖。。。可是这里的气味一定要这么难以忍受吗?某人或某些人真该洗洗澡了而且一定要用那种清洗废物的强力洗涤剂。不过也许我应该开车堵车不会是问题的不知道我是LA来的吗?可是如果那样就帮不了全球大气污染。。。OKNO。我没有那么强的环保意识我只是实在不舍得我的手排MINICooper总是熄火在SFdowntown无数的陡坡上。再说光是一个月的帕车费就快赶上我车子的月付款所以我还是乖乖做我的BART骑士。  在地铁里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就象今天我刚刚在一个靠窗的角落坐下便看到一个穿着随意的帅哥向我走来。(Businesscasual,不知怎么用简单的中文表达BusinessCasualandBusinessProfessional是两种上班族的服装要求。BusinessProfessional要求女士穿正规套装不可以露出脚趾的鞋子。男士要西装领带。BusinessCasual相对轻松衬衫就好但不能穿牛仔裤。)我猜他是做保险的也可能是公关也可能是市场也可能是任何一个不和法庭打交道的行业因为除了我们可能已经没有别的公司还要求BusinessProfessional了。不过其实这样也好省了我每三个月还要拼命追赶时尚以至于不成为同事闲话的主题的麻烦。  “Hi,IamBillDoyoumindifIjoinyou” “保险帅哥”给了我一个一定是他自认为很难以拒绝的微笑。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嗯好多空位子嘛不过我还是很礼貌的回答”Oh,notatall,”脑子里飞快组织能把他打发走的语言。“But,IhavetowarnyouIamataveryexcitingpartofmybook,soIdoubtI’llbeverygoodcompany”赶快把我拿回家去准备明天案子的法学书拿了出来。“保险帅哥”识趣的找他下一个目标了。    地铁站离我家有六条街出了站台我停留一下等身边的人都走远一点才往家的方向走去。你可以说我paranoid,但是在LA的四年民事律师经历让我学会了“什么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FosterCity是个很安全的社区安静优雅因为临着旧金山海湾所以空气非常好我几乎已经习惯这里的舒适当然再好也怎么都比不上我在LA的家SantaMonic,那里的海风那里的棕榈树那里的Sushi那里的朋友们那里的Veronica…停!我还是不要再想LA了这几个月下来我似乎已经说服我自己这次搬迁无论对于我的事业还是个人生活都是好事很健康的。这会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一旦你适应了这得迷雾潮湿和小雨。虽然久居湾区的人都告诉我说等到夏天我就明白从LA搬来是值得的可是现在已经快六月了为什么我还是没有看到夏天?  转进我住的街道老张的饺子馆儿灯熄着这告诉我今天是周二一周里唯一的休息日。开在我们的社区的餐厅很多但中餐少之又少因为住在这得华人不是很集中。可是老张的饺子馆生意一直不错很多老外来光顾当然这事实上已成为我的个人食堂了因为经常下班晚我到家时基本都打烊了不过老张会给我做碗鸡丝面或者煮盘饺子这时就是他给我讲段子的时候了。老张来自中国东北读过很多书对中国时事追的紧我很多故事和新闻都是从他那里听来的。其实他并不老只不过岁他店里的伙计们叫他老张是因为一首具他讲很有名的中国歌听说和雷锋有关。说起老张真是离奇十几年前他在中国大学毕业考到美国原本就象其他的留学生一样读工科博士可后来应为他做饭好吃大家都上他那里去蹭饭有朋友就逗他说开个餐馆吧手艺这么好!结果他就真的休学借了一万元在北卡州开了个中餐馆三个月后回本不到两年规模已经不小了所以根本就再也没有回学校读他的学位。  而后用他的话讲就是遇到了他一辈子在等的人Sara李当时的梦中情人现在已经是他的孩子他妈了。Sara是第二代移民人长得又高又漂亮当时正在DUKE读PREMED。一句中文不会的Sara竟然被其貌不扬的老张用那磕磕巴巴的英文哄得三个月内就去市政府办了结婚手续。(到现在Sara的中文讲得比我还好。)知道消息后Sara的父母简直是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他们是很典型的中国父母两人都是在邮局工作辛辛苦苦把三个女儿都教育得很出色工程师医生和律师这三个足以让任何中国父母羡慕的职业就是他们为女儿定下的目标就在每个女儿按部就班按着他们希望的方向发展时拿手术刀的二女儿居然嫁给了拿菜刀的老张(虽然老张当时已经小有财富当了老板但传统的中国家庭依旧讲就体面)这无疑是天大的打击反对反对再反对不过Sara和老张真的坚持了下来然后因为Sara转去UCSF读医学院二人搬到湾区老张的餐馆依然红火Sara在三年前也完成了她的residence,现在就再UCSFMedicalCenter做急症医生两人结婚十年终于在去年生了个胖儿子。Sara的父母现在也有孙万事足开心的帮忙照顾孩子。老张说他现在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很多次我问他用什么办法骗到美人归他先是大夸自己魅力无穷当年英俊潇洒后来看我不买账才说“我告诉她我是个保守而又负责的人我不会在结婚前和女人睡觉的我现在还是处男。”结果第二天两人就注册了。老张不光是我的“御用大厨”也是我的邻居。他们夫妻俩是我住的那栋三层小楼的房东管理一层二层四户LOFT而他们与我分享第三层。事实上这里的楼主是Sara的姐姐但是她们之间有个法律协议每年她姐姐都会自动转让一些ownership给Sara,除了我的这一户。因为我当初促使我决定搬来旧金山的原因之一就是可以买断这个宽敞舒适的loft。  我进了大门拿信上楼梯。我每天唯一的锻炼就是爬这三层楼要是让我另外一个LA的好朋友Carla知道一定会气死的她是那种疯狂注重身材每天在健身房至少练上个小时的那种人。  “Hey,there,”从楼上传来了声音同时我也听到了那熟悉的低吟声。虽然还没看到Sara和她的两条狗我已经开始把公文包往肩膀上拉伸出两只手来挡狗。Sara养了两只大Irishsetters它们每次见到我的唯一问候方式便是把那金黄色的毛发弄到我的套装上。但是我实在没法拒绝他们的拥抱只是每次当我看到那越来越贵干洗账单时后悔。  “Hi,SaraHello,GiaCom’ere,Gene!”  “Onelastwalkiesbeforebedtime”Sara说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实在是担心我这不算便宜的黑色西装。在它被完全被毁坏之前Sara把Gia和Gene从我身上拉下来我实在是羡慕她的力量虽然我倒是从来没看出她是个健身的榜样。Sara在residence时是做surgeon的每周要工作个小时以上。但她最后却选择了做ER虽然薪水有天壤之别。其实了解她的人对这个决定并不奇怪因为Sara身上实在找不出大多数surgeon的那种自负和骄傲而且她绝对是那种顾家的女人尤其是有了baby之后。现在虽然也要上夜班但一周只需要工作天有了很多时间陪家人。    “Youjustgettinghome”  “Yeah,I’vegotatrialstartingtomorrowIfyouhearmetalkingtomyselfnextdoortonight,ignoremeIamstilltweakingtheopening”我最后拍了拍每条狗。  “Willdo不过你要是需要mockjury,knockonmydoor,你知道老张多喜欢做你的audience”没等她讲完Gia和Gene已经开始把她往楼下拉  “Thanksfortheoffer”我爬完了最后两级楼梯来到我的门口。  “Hey,Ialmostforgot…VerocalledtoaskifI’dseenyouthisweekShe’sintownandsaidshecouldn’tgetyouonthephoneGuessshethoughtshe’dutilizemyproximity”  “哦”我用力掩盖我心虚的声音转头说“是啊她来了well,youknowmeI’vebeensowrappedupinpreparingforthistrail,Ihaven’tgotachancetocallher”  Sara轻松地笑着说:“Hey,noworriesItoldherIhadn’tseenyouTheremightcomeatimewhenIwanttoavoidherandrelyonyounottogivemeup”看来她是已经习惯了怎样应付她姐姐的关心。当她笑起来时她真的很像她的姐姐。Sara应该是三姐妹中最漂亮的高挑的身材齐肩长发皮肤白皙不同于大多数的ABC她的眼睛很大鼻梁很高如果不说别人很难看出她们是姐妹。但是那笑声绝对和Veronica的一模一样。没错我就住在我暗恋了多年的LA好友的妹妹隔壁。Unhealthy,Iknow    “Gooddeal!”我尽量轻松地说看着她被狗完全拽下楼梯我才转身进了门。  关上门我的公文包已滑落到地上靠在门上看着我宽敞的客厅舒适的沙发还有那可以让很多厨师羡慕的厨房我的身体慢慢松弛下来。虽然我没有花很多钱和时间去布置但我的loft给人的感觉是温馨轻松的比我在LA的公寓要好几倍当然如果没有Vero的慷慨我也不可能拥有我的梦想loft不过这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Man,thatwasalongday,”我是经常自言自语的。  我的大衣从身上滑下顺手扔在门旁的衣架上踢掉高跟鞋光脚走进厨房我每个星期二晚餐该吃什么的战役就打响了。Salad和dinnerrole听上去满吸引人的可是我猜冰淇淋加一袋pretzels也许会占上风。我真的不是一个爱吃的人事实上如果插上吊瓶给我足够活下去的营养我真的不会对吃有一丝一毫的怀念。  三个留言在电话录音机里等着我。我想听吗?不!我应该听吗?也许!我听不听呢?我按下了键钮。(我们以后再讲我是怎样unsociable的。)  “Hi,Cathy!ItisJenny!”Great!MysecondSanFranciscodisaster,Imeandate,不知道怎样知道了我家的号码。“Ihadsuchagreattimelastweekatdinner,andIwashopingtohearfromyouThenIrealizedthatyoudidnothavemynumber,soIgotyoursfromAmywhenIranintoherlastnight”DamnAmy!难道这里的lesbian手册里没有写在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任何人不得给出当事人的个人资料?也许旧金山和洛杉矶的手册是不同的吧在LA即便是我们那群朋友里最热衷于matchmaking的人也不会随便破坏规矩的。”Iwashopingwecouldhavedinneragain”  “Ofcourse,youwere”我对着留言机说。倒不完全是因为我不喜欢约会只是和Jenny的上次的约会是我今生来世都不想再重复的。ItisreallyTHATbad!当然以我的幸运指数来算她自然又找到了我想要gooutagain  第一次和Jenny见面是在Castro的一个酒吧我是被Amy硬托去的。Amy是Veronica的大学同学毕业后一直在Oracle工作。我来SF后Vero便托Amy多多照顾我其实就是让她带我去多认识些朋友不要每天就是上班回家。在多次婉拒了Amy的邀请后那天我实在不好意思再推所以第一次来到了著名的Castro遇到了Jenny。Jenny是那种对自己极有信心也很健谈的人。不过这些也许都是我自己的沉默和不自然造成的错觉。  我不是个喜欢去酒吧的人我把疯狂party的日子都留在UCLA法学院里了。在LA做事这几年我也只是偶尔会和我的那帮朋友去Carla的酒吧里坐坐聊聊天。但在这里去酒吧的唯一目的就是去结交其它的lesbian  那次在酒吧里Jenny说了很多有意思的话题敏锐而又幽默地观察着周围的人也分享了一些酒吧里常客的内部咨询。我不是很喜欢她在背后议论别人的事实但是既然她说的是无伤大雅的事我只当她是那种八卦的人。但当她约我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拒绝接着我又想起了约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是多么紧张的事而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拒绝又是多么的尴尬又想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是多么不健康而一起喝杯咖啡又真的不会掉块肉所以我便答应了。  但是原本的coffee结果变成了dinner是因为我当时还没有了解锤子习惯在最后一分钟给每个人分配任务。所以当我很不好意思地跟她推迟我们的coffee约会时她就建议了晚餐我实在没有理由和勇气说不。但当约会的日子逼近时我开始渐渐不安起来。Isuckatdating大多数时候我感觉我在约会时被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俯身。我远没有在法庭上那样自然的侃侃而谈搞得我每次约会前几天就会开始搜集所有看到听到的趣事以防冷场。 Jenny出现时绝对是精心打扮过的紧身的裙子秀出她丰满的身材她的金色带着微微波浪的短发看的出是经过几个小时加工而变得完美的脸上的浓妆已在我的承受力以外但毕竟这是个正式的约会。在看我直接从办公室来穿着已经穿了个小时的套装我比她还短一点的黑发仅仅被我的手和旧金山的露气“修理”了一下。我很怀疑我那怕吓到小孩子而上的淡妆也已所剩无几。所以不用说也看得出谁更用心。  饭桌上我发现我根本不需要我的备用趣事因为Jenny把两人的话都说了。从她去年所有值得提到的date,到抱怨她怎样的不受重用再到她是怎样不满意自己的身材。这点我倒是经常听到可能是因为我总是被人嫉妒的分类为“瘦小”。我“(cm)磅比一半美国女性矮比比大多数瘦但是我当然遇见过很多比我还矮还瘦的人所以很讨厌被人用”tiny”来形容。  体重的问题转到了她还不满意她的我认为还不错的头发和鼻子最后说到了她在床上的角色是怎样花了她十年的时间才发觉其实她更喜欢在下面。这终于促使我叫了账单。第一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喜欢讲性角色的话题。第二我认为遵守什么角色局限了thefunofsex第三我不认为你应该承认你对自己是那么不了解而且是十年。第四这绝对不是第一次约会该谈的话题。  在餐厅门口我们很不自然的道别我及时地伸出右手躲避了她的goodnightkiss。她还是用另一支手绕到我的后背把我拉进了一个拥抱问我下次何时见面。我告诉她我有一个大案子快开庭了我需要查一下我的日程。Goahead,psychoanalyzemeAvoidanceissues,right  现在她追踪到我我是否应该按我惯用的置之不理还是做个负责的成年人算好在她上班时打电话到她家的留言机告诉她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来开始一段感情。Jenny重复了一遍她的电话号我皱着眉头写了下来。唉迟早有一天对于约会我要开始像个成年人。    下个留言响起是那熟悉亲切的声音“So,Ihearditrainedtoday”Funny!我最好的朋友Joanne正在留她的每日一言。”Weenjoyedatropicaleightysixdegreesbackhere,sisterAndnofrizzyhairDoesn’tthatsoundniceImissyou,Ilove,comehome!$onewayticket,wewillallchipinifyouareworriedaboutthemoney,orVerowillbuyyouaplanetouseIfyouarenotgettingaticketrightnow,atleastcallmethisweekend,okLoveya”我忍不住微笑着对着留言机说了声”loveyou,too”  Joanne是李家第三个女儿Veronica和Sara的妹妹。我们从大学起便是最好的朋友她比我大两年我一直相信我一生最幸运的时刻之一就是开学第一天走进系里看到她的名字被指派为我的mentorJoanne从第一天起便带我四处熟悉校园给我讲系里各个老师的特点谁的课一定要听哪个考试难得没有道理。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她带我吃遍了玩遍了学校方圆50哩的地方。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华裔可能因为我们都喜欢女孩子也可能因为缘分吧我们很自然的成为最好的朋友所以当她毕业后考到UCLA的法学院我自然的在两年后跟进。  我的回忆在下个留言开始时忽然中止。“Hey,itisVeronica”来了Sara提过的电话。Sara我可以用忙来搪塞但Veronica可不容易。认识Vero和Sara是大学三年级的暑假和Joanne一起回她们在DC的家。Vero不像Sara长得那么出色也没有Joanne那么善谈但是她身上有一种温和的能量使她身边的人不由自主的想去接近她。Vero是学电脑科学的有工程师的严谨却不呆板。她的话不多但很有条理使人信服。她很会观察人别人说话时她会微笑的看着你。  那时的她正在LA筹备开设自己的网络游戏公司所以后来我到LA读书时Joanne她我还有Joanne认识的一对Lesbiancouple经常会一起玩。虽然Vero一直没有固定的男朋友又常和我们一帮人玩在一起但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她不是gay。她只是比一般人更成熟宽容这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虽然她是个成功的entrepreneur,却从不与人为难但也不失原则。她从不显示财富却尽力帮助身边所有的人又不让他们感觉到压力或期待回报。我们相处的像亲人一样直到两年前她嫁给DonBerry,她的合作伙伴时我才发觉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她了。  “Listen,IamintownfortherestoftheweekLet’sgettogether,honDinner,coffee,breakfast,lunch,whateveryou’vegottimeforWe’reslammedoverheretryingtogetthisgamedone,butIamgoingtoneedabreakfromtheinsanitySocallwhenyoucan,willya”我重新放了一遍她的留言就是为了再听一次她的声音又一次好了好了再一次。我其实是想避开她的。我自己给自己开的治愈我单相思的药方是:第一不要见她。第二不要和她说话。第三不要想她。  自从搬到旧金山我经常违反这三条。但是她这两次过来我觉得我已经减少了见她和与她说话的次数只是第三点需要加强。  不过这次我是不得不见面了因为共事。其实也可以临时推掉但我还没有糊涂到为自己的单相思而耽误工作。“至少”我安慰自己“我在那之前不会打电话给她。Wait,whatwasthethirdoneagainSure,likethat’sgonnahappen”    “IfIunderstandcorrectly,AgentBroody,youaresayingthatthedefendantkeptasecondsetofaccountingrecordsonhisworkcomputer”我从陪审席转身面向Samantha  上帝呀她太漂亮了。  就像九寨沟的水黄山的云海边的日出GrandCanyon的峡谷美得让人怀疑这样的景色存在于世上是否合法?(我是律师我应该查查看。)  她今天把她的齐肩长发梳成Frenchbraid,更显示出了她面容的清秀。绿色的衬衫领子翻在浅灰色的套装外面正好衬托出她那湖水般的绿眼睛。我敢说法庭里的每个人都在全神贯注注视着她不过我怀疑一半以上的人不是在聆听她的证词。我以前怎么没想到请求FBI每次都派一个ultrahot的特派员出我的庭呢?  “Thatiscorrect,”她坚定地说。她只不过才上了证人席十分钟我已经可以看到被告的坟墓挖完一半了。当听到Samantha提到找到他另外的账本时我清楚地看到他的脸都白了。  “WhywouldsomeoneleaveasecondsetofaccountingrecordsonacomputerthatotherscanaccessatworkEspeciallyrecordsthatwouldincriminatehim”做律师的艺术就是有时要做个笨演员装成什么都不懂都不知道好让我的明星证人击个全垒打。  Samantha显然看穿了我的三流演技嘴角微微上扬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是没看到那天在办公室的那令我全身发麻的懒懒的性感的微笑。  “Icanonlytestifyastomyexperiencewiththesekindsofcases”多专业!省得我还要对辩方律师的objection多废口舌。真是我的明星证人!我猜想Marvel是否考虑写本新漫画专门描述一个superhero拥有超人能力专门阻止辩方律师无意义的objections(不过可能不会大卖。)”Usually,wefindthatpeoplekeeprecordsonthemostconvenientcomputerTheyassignapasswordtothefileandthinkthatmakesitsecureInthiscase,thedefendanthadalsodeletedthefile”  “Objection!Callsforconclusion”辩方律师终于出现了。他在那套$块的西装$块的发型装扮下看上去很帅。这是我们第三次交手了。可能是对自己的相貌太有自信每次他都在开庭前hitonme(怎么用中文说?)听其他女律师说这是他的惯用伎俩因为他认为自己的个人魅力足以扰乱对方检察官的情绪。  所以自然的周三一早开庭前他走到我桌前伸出手说“Cathy,youknowyouareattractedtome,comeon,dinnertonight”我听到这话恨不得马上抽出我的手去洗洗和这种虚情假意的男人或女人接触后都令我想要把自己消毒洗干净。  “Sustained。”虽然法官也和我一样对这种无聊的objection很反感但还是适当的容许了。  我转向Samantha准备重新理顺她的话可没等我开口她已把我的工作做了。”Excuseme,Iassumeditwasthedefendantwhodeletedthefilefromapasswordprotectedcomputersinceitincriminatedhim,butIcan’tbesurehewastheonewhodeletedthefile”对不起我认为它是被告谁删除的文件从一个密码保护的电脑因为它控告他但我不能肯定他是谁删除的文件。”  聪明敏锐性感。陪审团里的每个人都对她诚实明智的回答报以微笑。而其中个男士的眼神让我不敢确定他们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Ifitisdeleted,howdidyoufindoutwhatwasonit”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现在还有人不知道清除文件并不能代表完全从电脑harddrive洗掉吗?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问了这个笨问题。  “Therearequiteafewwaysoflocatingadeletedfileonacomputerharddrive,Iwon’tboreyouwithallthenames,butsomeonewithacomputerbackgroundlikeminecaneasilylocateandrecreatesuchdeletedfiles”有不少方法定位删除的文件在计算机硬盘驱动器我不想给你所有的名字但有一个计算机背景像我可以很容易找到再现这种删除的文件。”  “Isthatwhatyoudidhere”  她的微笑又一次出现在嘴角我发誓我看到两个陪审团前排的男士在椅子上不自然的往前移动了他们的身子。(我提到过她是我的梦幻明星证人啦吗?)“Nointhisinstance,allIdidwasfilerestorationWhoeverdeletedthefileforgottoemptythetrashcan,withtwoclicks,Igottoseewhatthefilehad不在这种情况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文件恢复。谁删除的文件忘记清空垃圾桶双点击我看到了什么文件”看到陪审团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知道我们已经成功地确立了几个事实有人想要毁掉这个罪证而且当FBI发现这个文件时它是尚未被人碰过的所以现在我只要让她把文件的内容重点讲出来我们便可以定罪了。我虽然还准备了其他的证人和证据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  接下来的分钟我和Samantha确认了这第二份账目的确清楚地显示被告作假欺骗了员工的退休储蓄欺骗了股东的收入报告当然也欺骗了国税局。很难讲哪条罪行的处罚更重。我其实早就给了被告认罪减刑的机会不是我同情他只是不想花纳税人的钱来审理这个显而易见有罪的人。  但是他们从来都不会主动认罪的尤其当他们雇到像KyleGordan这样的大律师。不过我猜也许是Kyle的ego使得他不肯接受我的提议才导致他的委托人像今天这样在法庭上丢人。这仅仅是开庭的第二天我已经托梦幻明星证人的福让被告看到监狱的大门了。  “YourHonor”Kyle站了起来说。(我们知道你的西装很昂贵但你真没必要站起秀一秀。)”I’dliketorequestarecesstoconferwithmyclient”  我看了一眼陪审团确认了我已经完全占了上风。无论Kyle是多么有魅力他还不是Samantha的对手。他和他的委托人绝对在下沉如果不是我知道他要这休息的真正目的是和我妥协作交易我会反对的而继续Samantha的听证。  “WewilltakeaminutesbreakWitnessisexcusedforthemomentBailiff,pleaseescortthejurybacktothejuryroom”  “Allrise”等法官和陪审团都走了后Samantha走下证人席示意我向门口走去不过Kyle走过来轻声说“Don’tgofar,Cat”我虽然很讨厌他像老朋友一样随便缩短了我的名字但他的话让我不由自主想微笑。我赢了他也清楚地知道我赢他了。”Iwillbeattheendofthehall”我告诉他我会在哪间休息室。推开大门Samantha正在门口等我一个洞察一切的微笑在她嘴角好像听到了Kyle对我妥协。  “你很棒今天谢谢你。AgentBroody。”  “Samantha,”她纠正我“现在应该我说‘是你使它变得很轻松。’Cathy。”  我们向走廊尽头的休息室走去一路上我碰到几个我们办公室的律师和我打招呼。其实他们中只有一个是需要出庭一个是助手其他的都是来观察和记录不同法官在审理案件时的习惯和规律的。我认为这对我们做检察官的是非常重要的一般我下午有空都会过来的有人或许认为这有点nerdy,但是起码到目前为止我受益匪浅。  到了休息室我为她开门当她从我身边走过时我闻到一股淡淡的熏衣草和柑橘混合的味道没有香水那么浓郁可能是面霜的味道。(Whatarey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365

旧金山之恋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