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

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pdf

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

liqun
2011-11-15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pdf》,可适用于服务领域

介绍与评论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彭 冰  内容提要:按照传统公司法,在重大资产出售中,受让人并不承担原公司债务。美国法中有传统继受人责任制度,作为例外,以遏制欺诈行为。但随着产品责任的兴起,无论是传统继受人责任制度,还是公司法中的清算规则,都不能在公司出售重大资产并解散后,为未来债权人提供足够保护。在无法通过立法变革清算规则的情况下,美国法院为了实现公共政策目标,通过判例发展出新继受人责任制度事业存续原则和产品存续原则,要求继受人公司承担原公司债务。尽管对此仍存争议,但新继受人责任制度在美国已经得到长足发展。对于中国实践也有借鉴意义。关键词:继受人责任 重大资产出售 未来债权 产品责任 事业存续原则 产品存续原则彭冰,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按照公司法的传统理论,除了少数例外情况,某个公司购买其他公司的主要资产,并不必然承担转让公司的债务。但是,随着产品责任和环境污染责任的加大,产品制造商或者污染制造者可能通过转移资产的方式逃避责任。由于这些责任可能发生在资产转移之后,传统公司法上的清算规则和反欺诈的法律并不足以提供保护。这些非自愿债权人因此面临无处实现债权的困境。为保护消费者利益和实现环境保护等立法目的,美国法院平衡债权人保护原则和资产自由转移原则,在传统公司法规定的例外情况(下文称之为:传统继受人责任)之外,发展出了“新继受人责任”,要求资产受让人在“事业存续”或者“产品存续”的情况下对转让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对于美国法院自世纪年代以来发展的新继受人责任,理论上颇多争议,实践中各地法院也有不同认识。虽然面临的问题与美国法院并不完全相同,但是中国法院从世纪年代后期以来,也面临企业通过转移资产逃避债务的情况,尤其发生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中国法院同样突破传统的企业法理论,发展出了所谓“债务随企业财产转移原则”,以应对中国的现实。〔〕虽然理论基础不同,但所谓“债务随企业财产转移原则”所产生的效果与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制度基本相同,所试图解决的问题也颇多类似。但中国“债务随企业财产转移原则”建立在错误的理论基础上,在解释和适用中存在诸多混乱之处,解决问题的方式也很难说有效。〔〕因此,本文对美国法上继受人责任的研究,也许对在中国法上如何解决类似问题有一定借鉴意义。··〔〕〔〕关于该原则的发展和内容,参见彭冰:“债务随企业财产变动原则研究”,载《江流有声:北大法学院百年院庆文存之民商法学经济法学卷》,法律出版社年版,第页。相关批评,参见彭冰:“企业改制中的债权人保护论‘债务随企业财产转移原则’”,载《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年第期。一 美国法院面临的问题和困境(一)传统继受人责任制度当一个公司从另外一个公司购买大量财产时,一般而言,购买公司并不需要承担出售公司的债务。在传统公司法下,美国法院承认在四种例外情况下,购买公司应当承担出售公司的债务:〔〕明示或者暗示的合同约定如果受让公司同意承担转让公司的部分债务,当然没有任何问题。需要注意的是,按照法院判例,受让公司的这种同意可能明确规定在资产转让合同中(明示),也可能在转让合同中并没有明确规定,但是由法院从实际环境中推断出来的(暗示)。欺诈性转让当受让公司无偿或低价受让资产,导致转让公司的财产减少,无力清偿现存债务,或转让以欺诈债权人、逃避债务为目的时,法院可能将受让公司视为欺诈的共谋,要求其对转让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实质合并原则当受让公司从转让公司购买主要财产的交易在本质上构成了合并时,美国部分法院适用所谓的实质合并原则,将该交易视为一次合并交易。按照合并的法律规定,存续公司应当承担被合并公司的债务,因此,受让公司也应当承担转让公司的债务。实质合并原则最初被用来在重大资产出售时为中小股东提供保护,使中小股东在公司重大资产出售时也可以行使异议评估权。随后,实质合并原则被扩展适用到为债权人在重大资产出售中提供保护。对于如何认定一次重大资产出售构成了实质合并,要求受让公司承担转让公司的债务,法院规定了非常严格的条件。主要包括:()转让公司的事业得到存续,包括管理层、员工、经营地点、财产、整体商业运营的延续()受让公司以本公司的股权作为购买财产的对价,这些对价被转让公司分配给股东,使得这些转让公司的股东也成为受让公司的股东,存在股东的延续性()转让公司停止了正常经营,在法律和实际情况许可时,立刻清算解散()受让公司承担了转让公司的部分债务,因为这些债务是保证转让公司的事业能够正常运营所必需的。〔〕如果资产出售被视为实质合并,即需具备一些合并的基本条件。股东的延续性、转让公司在出售资产后清算解散都是必须具备的因素。其中股东的延续性最为关键,一些判例表明:使用受让公司的股份作为资产购买的对价,是必不可少的因素。现金对价将直接排除实质合并原则的适用。〔〕实质存续原则尽管一直有法院和学者对实质存续原则和实质合并原则不加区分,〔〕但实际上这两个原则的基础完全不同。实质合并原则是认为重大资产出售交易在实质上构成了法律上的合并,因此,要求存续公司要像合并后的公司那样承担消灭公司的债务。实质存续原则的基础则来自衡平法。当某个交易尽管表现为重大资产出售,但其实质不过为同一个公司改头换面,以逃避法律责任时,衡平法将此次交易视为虚假,要求存续公司承担和原公司一样的法律责任。〔〕换句话说,此时有人利用公司的形式,构建了一个虚假的资产交易。表面来看,交易发生在两个不··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JamesDCoxThomasLeeHazen,Corporations,secondedtion,AspenPublishers,pPhiladelphiaElecCovHercules,Fd(dCir)Gevurtz,CorporationLaw,WestGroup,ppMarieTReilly,MakingSenseofSuccessorLiability,HofstraLawReview()JerryJPhillips,ProductLineContinuityandSuccessorCorporationLiability,NYULRev,()PhillipIBlumberg,TheContinutiyofTheEnterpriseDoctrine:CorporateSuccessorshipinUnitedStatesLaw,FloridaJournalofInternationalLaw(),pp同的公司之间,但由于这两个公司存在相同的股东、管理层,生产同样的产品,使用同样的商标,其实质不过是同一个公司改换了门面。公司的法律责任不应当因为此类虚假的交易而改变。〔〕也有学者认为,实质存续原则针对的是欺诈,而实质合并原则可能也包括了非欺诈性转移的情况。〔〕也有法院认为,在实质合并原则中,应当是一个已经存在的公司(受让公司)吞并了另一个公司的股权、管理权、财产(转让公司),而实质存续原则针对的则是转让公司或其实际控制人自己设立了受让公司,以便用这个新公司继续从事原来的业务。〔〕对于实质存续原则的适用条件,法院也很严格。主要包括:()两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应当同一。一般法院倾向认为受让公司和转让公司应当存在相同的股东和管理层,〔〕但基于衡平法对实质正义的追求,在两个公司的股东、管理层只发生形式上的变化时,法院也可能仍然适用实质存续原则,例如,受让公司的股东和董事不过是转让公司股东和董事的亲属。〔〕()两个公司基本从事相同业务。()转让公司解散消失。只有在针对转让公司的债权无法获得救济时,衡平法才会介入。因此,转让公司如果仍然存在,实质存续原则将不会被适用。〔〕()两个公司之间确实发生了资产转移。因此,尽管新公司与原公司有相同的股东,使用相同的商标和相关的业务,但如果原公司的资产没有转移到新公司,则也不能适用实质存续原则。〔〕法院在适用实质存续原则时,拒绝适用综合考量各种因素的大致标准,严格要求必须同时具备以上四个因素。(二)传统公司法的困境:未来债权的处理传统公司法发展出来的针对继受人责任的四种例外情况,主要针对的是受让公司明示或者暗示地自愿承担责任和可能构成欺诈的情况。如果受让公司自愿承担转让公司全部债务,当然不会存在任何问题。但实践中,受让公司往往只会愿意承担部分和所转移资产相关的债务。资产购买合同中一般会明确写明:除了合同中明确约定的债务外,受让公司不承担转让公司任何现存、或有以及未来债务。〔〕参与欺诈虽然会导致受让公司承担责任,但是,认定欺诈需要证明受让公司存在逃废债务的故意,债权人往往很难证明此点。因此,也有学者认为,实质合并原则和实质存续原则的发展都是为了简化直接证明欺诈存在的困难。〔〕这是因为在重大资产转让的场合,往往缺乏可比较的资产市场价格,很难对于交易价格是否公平作出准确判断。因此,通过实质合并原则和实质存续原则,法院认定受让公司和转让公司之间存在相同的控制人、股东、管理层,从事基本类似的业务。在这种控制人同时处于交易双方的场合,法院推定交易不公平。因此,实质合并原则和实质存续原则不过是欺诈性转让法的次优选择。也因此,一旦当事方可以证明交易价格的公平性,就可以推翻欺诈的假定。〔〕··《环球法律评论》 年第期〔〕〔〕〔〕〔〕〔〕〔〕〔〕〔〕〔〕〔〕PhillipIBlumberg,TheContinutiyofTheEnterpriseDoctrine:CorporateSuccessorshipinUnitedStatesLaw,FloridaJournalofInternationalLaw(),pRonaldJGilsonBernardSBlack,TheLawandFinanceofCorporateAcquisitions,n(ded)Nat’lGypsumCovCont’lBrandsCorp,FSupp,(DMass)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实质存续原则和实质合并原则的不同。实质合并原则只是要求转让公司的股东仍然为受让公司的股东,但实质存续原则则要求两个公司的股东基本相同。PhillipIBlumberg,TheContinuityoftheEnterpriseDoctrine:CorporateSuccessorshipinUnitedStatesLaw,FloridaJournalofInternationalLaw(),pPhillipIBlumberg,TheContinuityoftheEnterpriseDoctrine:CorporateSuccessorshipinUnitedStatesLaw,FloridaJournalofInternationalLaw(),pPhillipIBlumberg,TheContinuityoftheEnterpriseDoctrine:CorporateSuccessorshipinUnitedStatesLaw,FloridaJournalofInternationalLaw(),pByronFEgan,ectAssetAcquisitions:AColloquy,UMiamiBusinessLawReview(),pMarieTReilly,MakingSenseofSuccessorLiability,HofstraLawReview()MarieTReilly,MakingSenseofSuccessorLiability,HofstraLawReview()然而,由于实质合并原则和实质存续原则不过是对欺诈的一种推定,因此,法院在适用这两个原则时往往小心翼翼,严格遵守判例中确定的各种因素,特别是实质合并原则和实质存续原则中的四个因素,缺一不可。面对当事人灵活的交易安排,这种机械适用全无用武之地。简单改变几个形式上的因素,当事人就避免了实质合并原则或者实质存续原则的适用。如何规制花样翻新的欺诈活动是所有国家的法律都必须面对的难题。但随着美国消费者保护运动的兴起,严格产品责任的出现则使得传统公司法面临几乎无法解决的困境。法院在公共政策的压力下,不得不突破传统公司法的束缚,创造出新的规则。在消费者保护运动的影响下,产品责任往往被规定为严格责任,由产品生产商最终承担。然而,由于产品事故可能发生在产品生产和销售多年之后,一旦在此之前生产商发生结构性变化,受害消费者往往无处追究产品责任。例如,生产商可能将主要资产出售给另一家公司后解散,出售对价(可能是股份也可能是现金)在清偿现有债权之后被分配给股东。在清算中,由于产品事故尚未发生,受害消费者还不是合法债权人。在生产商注销之后,其产品发生了事故,造成了消费者损害。尽管按照严格的产品责任,生产商应当承担赔偿受害消费者损失的责任,但消费者却无处实现其债权生产商已经合法注销。如果受让公司承接了转让公司的主要业务,并且两个公司之间存在股东、管理层、职工等混同的情况,也许可以适用实质合并原则或者实质存续原则,要求受让公司承担责任。但是上文已经说过,实质合并原则和实质存续原则的适用对于条件要求非常严格,不论其他,仅仅支付对价为现金就可以直接排除这两个原则的适用。如果不能证明价格不公平或者受让公司明示或暗示自愿承担转让公司的债务,则更不能直接适用欺诈原则和合同原则的例外。传统公司法对于公司解散后才出现的债权(以下简称未来债权),也缺乏直接的救济手段。按照美国各州公司法,在公司解散后提出的侵权债权人可能有四种救济手段:〔〕()按照普通法上的所谓信托基金理论,股东获得的分配被视为是为了公司债权人利益而持有的信托基金,因此,这些债权人可以直接起诉股东。但由于三个原因,这种救济措施非常不完善:首先,这种理论并非在所有州法中都得到承认其次,即使在那些承认该理论的州,法院也审慎地只对未决债权人提供保护,有些甚至只适用于那些或有的合同债权对于我们讨论的在公司解散之后才出现的未来债权,则不予适用〔〕最后,在很多州,信托基金理论被成文公司法的相关条款所取代,尽管公司法的规定更不完善。()各州成文公司法中尽管规定侵权债权人可以直接在公司解散后向股东起诉,但该规则同时都规定了时间限制,而不论相关债权的诉讼时效。例如,在修改之前,多数州所普遍采用的模范公司法规定的期限仅仅为年。〔〕()如果侵权债权人能够证明向股东的分配构成了欺诈性转移,他们也可以撤销分配。不过,此时,他们必须证明存在“阻碍、欺骗、拖延债权实现的实际意图”。另外,有些法院认为不当利润分配,包括解散时的剩余财产分配,无论是否正当,都不构成欺诈性转移。在这种情况下的救济手段只能是适用信托基金理论或者成文公司法的相关条款。()按照美国各州的大宗货物销售法(BulkSalesAct),某些大宗货物的购买人必须通知出售人的债权人。不过其在这里提供的救济极为有限:首先,大宗货物的界定非常狭窄,仅限于几类财产〔〕其次,即使购买人没有履行通知债权人的义务,如果不能证明购买人有意隐瞒,债权人提起诉讼的期限只有个月。〔〕即使侵权债权人可以直接向股东起诉,按照模范公司法的规定,这些股东也只是在自己获得分配的范围内单独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因此,原告只有在起诉全部股东的情况下才可能获得全部清偿。如··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MarkJRoe,Mergers,Acquisitions,andTort:ACommentontheProblemofSuccessorCorporationLiability,VirginiaLawReview(),noteGonzalesvProgressiveToolDieCo,FSupp(EDNY)ModelBusinessCorpAct§()年修改为年。MarieTReilly,MakingSenseofSuccessorLiability,HofstraLawReview(),pSeeMarkJRoe,Mergers,Acquisitions,andTort:ACommentontheProblemofSuccessorCorporationLiability,VirginiaLawReview(),note果股东人数众多,则找到全部股东、对他们全部提起诉讼的成本会非常高,再加上某些股东可能没有足够财产可以强制执行,可能使得侵权债权人发现诉讼结果得不偿失,只好自己承担损失,望洋兴叹。〔〕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即使不考虑欺诈很难证明这样的因素,传统公司法和传统继受人责任制度也无力解决在产品责任中可能出现的未来债权。在消费者保护运动兴起的美国,受害消费者的弱势地位显得尤为突出。在公共政策的压力下,法院不得不想方设法为弱势的受害消费者提供某种可能的救济。二 变革的思路与障碍即使不存在欺诈,一旦公司在出售重大资产后解散,公司的未来债权人也无处实现其债权。此时,公司的运作成本被外部化,解散公司中获得分配的股东获得了额外利益。因此,解决的思路无外乎两个:要求股东们暂时不能分配财产,或者要求某个第三方代替原公司承担责任。前者要求对公司清算程序进行修改,在后一思路下则出现了继受人责任的扩展。修改公司清算程序,要求公司必须保留部分资金不分配给股东,而是用于清偿可能出现的未来侵权债权,这是学者们面对上述困境时最自然的思路。在理论上这也最为顺理成章:未来债权是公司的运作成本,股东获得分配的剩余财产中应当扣除这部分金额。因此,这一思路得到了诸多学者的支持,〔〕其中格林(Green)教授甚至直接在文章中代为拟定了相关法律条款:“与公司解散相关的对公司解散和分配的限制”。〔〕年,美国法学会发布的《侵权法第三次重述:产品责任》中也采取这一思路。《重述》承认传统的公司法规则不能为未来债权人提供足够保护,但其反对扩展继受人责任的司法改革途径,而提倡立法改革。〔〕但这一建议却一直未得到立法者重视。自从未来债权无法得到清偿的困境在世纪年代凸显以来,美国立法上对此的补救措施仅仅只表现在年模范公司法的修改中。按照修改后的模范公司法,合法债权在公司解散公告发布后年内仍可提出,即使这些债权发生在公司解散之后。债权人可以直接对公司尚未分配的财产提出请求,也可以向在公司清算中分得剩余财产的股东个人提出。〔〕起草者声称这是在为受害原告提供救济和为股东尽快确定责任两种公共政策之间的“合理妥协”。尽管许多州通过立法采纳了模范公司法的这一修改,但部分州将期限修改得更短,还有一些州并没有采纳这一修改。〔〕从实践来看,年期限实在无法为因产品责任而产生的未来债权人提供足够保护。多数继受人责任的案例都涉及耐用品的产品责任,这些产品发生事故的期限往往超过了年。因此,模范公司法此次修改提供的保护极为有限。此外,模范公司法规定的股东个人责任并非连带责任,未来债权人需要起诉所有股东才可能获得足够赔偿,仍然没有减少债权实现的成本。限制公司清算程序的改革思路不能实现,主要基于几个理由:〔〕首先,由于美国公司法为州法,并且公司可在各州之间随意变更注册,因此,由单个州限制公司清··《环球法律评论》 年第期〔〕〔〕〔〕〔〕〔〕〔〕〔〕RichardLCuppJr,RedesigningSuccessorLiability,UniversityofIllinoisLawReview(),pMarkJRoe,Mergers,Acquisitions,andTort:ACommentontheProblemofSuccessorCorporationLiability,VirginiaLawReview()MichaelDGreen,SuccessorLiability:TheSuperiorityofStatutoryReformtoProtectProductsLiabilityClaimants,CornellLawReview()MichaelDGreen,SuccessorLiability:TheSuperiorityofStatutoryReformtoProtectProductsLiabilityClaimants,CornellLawReview(),ppRestatement(Third)ofTorts:ProductsLiability()ModelBusCorpAct()例如,加州将期限缩短为年,威斯康星缩短为年,密西根甚至缩短为年。据统计,公司法中缺乏对未来债权处理条款的州有阿拉斯加、夏威夷、伊利诺斯、缅因、内华达、纽约、宾州、罗得岛、南达科他、弗吉尼亚、华盛顿和西弗吉尼亚。得州更是明确规定:公司只对现存债务承担责任。以下的三个理由主要参见RichardLCuppJr,RedesigningSuccessorLiability,UniversityofIllinoisLawReview(),pp。算程序,往往不能解决问题:公司会很快转移到没有此类限制的州去。这种立法变革需要所有州统一协调行动,然而在各州激烈竞争的压力下,这种统一立法变革很难实现。其次,在各州面临竞争的情况下,这种为遍布全国的消费者提供保护的立法变革思路也很难在单个州得到采纳。限制公司清算的规则减少了股东利益,股东们当然愿意将公司注册在没有此类规则的州。因此,任何率先采纳此类立法的州实际上是在将公司赶入其他州注册。公司法在各州之间的竞争,可能表现为放松管制的“向底竞争”。立法变革很难实现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缺乏利益集团的推动。立法为各种利益集团所推动。作为产品责任的未来债权人很难形成一个强势的利益集团:没有人能够确定自己是利益相关人。此外,公司通过解散使得未来债权落空的安排也相对比较复杂,很难为一般公众所理解,直接转化为立法需求。最后,限制公司清算的规则很难出现,也可能存在立法技术上的原因。以格林教授的立法建议为例,其要求公司在解散时应当保留“足额的财产”以保证未来债权的实现,然而,保留的财产是否足额,只有在所有债权都发生之后才能判断。在公司解散时只能以合理的估计为准,这仍然可能导致部分未来债权人不足获得清偿。〔〕此外,一直保留部分财产不予分配也减少了资产的使用效率。虽然看起来限制公司解散程序可能是更为合理的保护未来债权的手段,但是由于上述种种原因,立法机关却迟迟没有行动起来。然而各级法院却直接面对未来债权人提起的各种诉讼。这些人没有任何过错,不幸成为了产品事故的受害人,却由于公司已经出售资产后解散,无处获得赔偿。为了向产品事故受害人提供救济手段,一些法院将眼光投射到受让了原公司主要财产的继受人身上来。一些勇敢的法院打破传统公司法的限制,突破传统继受人责任的机械适用条件,通过判例发展出了新的继受人责任制度。三 新继受人责任制度的出现和发展与立法层面缺乏利益集团推动相反,法院在审理具体案件时直接面临产品事故受害人的无助窘境。正是为了实现保护这些受害消费者的公共政策目标,法官们才发展出新继受人责任制度。由于法院面临的此类案件都是发生在原产品制造商已经解散多年、股东们也很难追寻的场合,因此,法官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集中到受让了原产品制造商主要财产的继受人身上。只是不同的法官采纳了不同的理由,使得新继受人责任制度也发展出两个不同的原则:产品存续原则和事业存续原则。(一)产品存续原则产品存续原则由加州最高法院年在雷诉Alad公司案〔〕中创设。本案的案情相对比较简单:年月,原告雷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洗衣房工作时从一架有缺陷的梯子上摔下受伤。该梯子由Alad公司(以下简称:Alad)建造。但Alad已经在年月将公司所有财产都出售给Lighting公司后解散。在Alad解散的同时,Lighting公司成立了另一个名为Alad的全资子公司(Alad),继续从事相同品牌梯子的生产。按照Alad和Lighting公司的资产购买协议,Lighting支付了万美元现金和本票,获得了Alad的财产和商誉,包括所有“存货、设备、原材料、商标”以及厂房。Alad同意解散并帮助Lighting成立另一个名为Alad的公司继续从事生产。对于Alad的债务,协议中约定Lighting应当支付Alad此前在生产中已经定购的原材料价款以及Alad已经接受的订单。对于Lighting或者Alad是否应当承担Alad生产和销售的产品上的责任,协议没有任何明确规定。法院查明,Alad获得的Alad的有形财产,包括生产厂房、机器设备、办公室及其设备、原材料存货、半成品和产成品。这些产品被用来继续从事生产。实际上,除了工厂停业一周“盘点”外,生产基本没有停顿。职员也没有更换。Lighting只派了一个人担任总经理。除了同样使用Alad的商标外,Lighting和Al··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MarieTReilly,MakingSenseofSuccessorLiability,HofstraLawReview(),pRayvAladCorporation,Cald,Pd(Cal)下文所述案情和判决均来自本判决,不再一一注明。ad还获得了Alad的客户名单,并使用Alad原有的销售人员和厂商代表继续为这些客户提供服务。除了重新设计了标识和徽章用于信封和标签外,没有任何印刷材料表明Alad牌梯子由另一个新公司生产。销售人员也没有被要求通知客户这些变化。Alad既然已经解散不再存在,原告只能起诉Alad。下级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加州最高法院则支持原告,推翻了下级法院的判决。加州最高法院认为:按照传统继受人责任制度,原告确实无法向继受人追偿。本案中作为继受人的被告既没有明示或者暗示地同意承担Alad的产品责任也没有因素证明财产转让的价格不公,存在欺诈。由于资产转让以现金作为对价,Alad和Alad之间不存在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的延续性,因此,实质合并原则和实质存续原则也都不能适用。但加州最高法院认为,对于缺陷产品的严格责任理论,要求在这里创设出新的原则以追究继受人责任。加州最高法院从多个角度论证了本案中要求Alad承担责任的理由。首先,对产品缺陷采取严格责任制度的立法目的在于保护不幸受到缺陷产品伤害的消费者,由产品制造商来承担严格责任,产品缺陷的风险可以通过保险分散到全社会,或者由产品制造商将该责任纳入生产成本而由全体消费者分担。这种立法的公共政策目标与生产商的财务能力和在具体交易中的谈判能力无关。然而在本案中,法律强加严格产品责任的立法目的被生产商出售重大资产并解散的交易所阻碍。正是由于Alad出售了所有财产并且按照转让协议解散,导致原告无处获得救济。而由于原告的债权在Alad解散时尚未产生,按照当时加州公司法,Alad的清算解散程序合法,股东也有权合法获得剩余财产的分配。原告不能向股东提出赔偿请求。其次,由于Alad获得了Alad的所有财产,包括有形财产和无形财产,这使得Alad有和Alad一样的能力去评估以前产品中可能存在的缺陷风险,从而投保或者自保。同时,Alad从事相同产品的生产,也使得其与Alad一样,有机会将承担这些责任的成本扩散到所有购买Alad品牌梯子的消费者身上去。最后,法院认为由Alad承担此种责任也是公平的。Alad继承了Alad的所有财产,包括商标、商誉、客户名单,并且向潜在客户宣称两者为同一个企业。换句话说,Alad利用了Alad的商誉,而这种良好商誉的形成,显然与Alad承担严格的产品责任有关。因此,要求Alad代替Alad承担产品责任,不仅是“享受利益的同时也要承担责任”,也是为了保证Alad不会不当得利这种不当得利来自继受人多支付的财产转移价款,以及转让人通过解散而规避掉的未来产品责任。因此,法院认为:“某人购买了生产资产,并且在本案这样的情况下继续相同产品的生产,就必须对转让人原先所制造和销售的相同产品中存在的缺陷承担严格的产品责任”。(二)事业存续原则事业存续原则由密西根最高法院年在特纳案〔〕中创设。年月,本案原告特纳在工作时发生机床事故,双臂被切除。除了从雇主处获得赔偿外,特纳也对机床生产商提起了第三人诉讼。法院查明,该机床为TWCBSheridanCompany(以下简称Sheridan公司)所生产,然而在本诉讼之前该公司已经解散。法院查明,年月日,Sheridan公司与HarrisIntertypeCorporation(以下简称Harris)签订了资产购买协议,Harris购买Sheridan公司的所有资产,包括所有财产、商誉和名称。协议还规定Harris承担Sheridan公司的部分债务。年月日,Sheridan公司改名为Nadirehs,同时Harris注册成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名为TWCBSheridanCompany(以下简称新Sheridan公司)。由新Sheridan公司作为Harris的子公司取得Sheridan公司的全部资产,并承担约定债务。年月,Harris支付了万美元的资产转移对价,Sheridan公司在将这些现金分配给股东后解散。年月日,Harris将一直作为其全资子公司存在的新Sheridan公司并入本公司,成为Harris公司的Sheridan分部。由于Sheridan公司已经合法解散,因此,原告对Harris公司提起了诉讼。要求他和新Sheridan公司一起作为继受人承担责任。··《环球法律评论》 年第期〔〕TurnervBituminousCasualtyCompany,Mich,NWd(Mich)下文所述案情和判决均来自本判决,不再一一注明。密西根最高法院在本案中首先提出,本案涉及的是产品责任,这是一个新发展的领域,其公共政策目标是保护受害消费者的利益。传统的公司法原则在产品责任领域可能并不完全适用,需要修改。具体而言,传统继受人责任主要是为了保护合同债权人和小股东利益,与产品责任领域的公共政策目标不同,因此,必须经过扩展才能保护受害消费者的利益。密西根最高法院指出:公司合并主要采取三种方式:双方公司交换股份(法定合并)、以本公司股份作为购买资产对价(实质合并)、以现金作为购买资产对价。公司采纳哪种具体合并方式有各种商业考虑,但不应当影响到受害消费者的赔偿请求。由于这三种方式在实质上基本相同,因此,要求受让公司在前两种方式中承担继受人责任,而在现金支付方式中不承担责任,并无意义。本案中反对继受人承担责任的主要理由在于:以现金作为支付对价,排除了传统继受人责任制度中实质合并原则的适用。但密西根最高法院认为,股东存续只是确定转让公司和受让公司是否存在足够关联性,以确定是否适用继受人责任的一个因素。这个因素不应当是决定性的。因为在实践中,继受人公司在资产购买中支付的股份可能往往只占很少比例,使得共同股东这个因素其实在认定存续性上只发挥很少作用,仅具有象征意义而非实质意义。密西根最高法院认为:当事人对公司合并方式的选择不可能完全建立在对是否承担产品责任的考虑上,以此作为排除产品责任的理由是荒谬的,也是不公平的。首先,要求在法定合并和实质合并中继受人承担原公司责任,在现金资产收购中则不承担,这种区分没有任何逻辑基础。其次,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当事人选择现金收购资产方式的唯一理由是要排除产品责任的适用,这也构成欺诈,这种对公司法的不合理操作不符合公共利益。法院对本案事实的审查发现,尽管以现金作为收购资产的对价,但继受人Harris和Sheridan公司之间存在足够的存续性以追加继受人责任。本案中,密西根最高法院扩展了传统继受人责任中实质合并原则的适用条件,包括:()转让公司的事业存在基本的延续性,包括重要职员的留任,财产、基本业务运营甚至公司名称的延续()在将受让公司支付的对价分配后,转让公司迅速停止了运营,清算并解散()为了保证正常业务的持续运营,受让公司承担了转让公司的部分相关债务()受让公司对外申明自己是转让公司的有效延续。其中第四个条件得到法院的强调: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如果一个公司对外宣称自己是另一个公司的延续,就是证明存在存续性的重要证据。这家公司因此利用了原公司的商誉。“允许某个公司基于产品销售的目的宣称自己是另一家公司的延续,同时在确定产品责任时又对此予以否认,是不公平的”。对于那些认为这种对继受人责任的扩展可能减少资产转让交易,或者加重受让公司负担的说法,密西根最高法院认为是不成立的。首先,在法定合并或者实质合并中,存续公司承担了消灭公司的产品责任,但并没有减少法定合并和实质合并的发生其次,一旦新继受人责任制度得以确立,在此后发生的现金收购资产交易中,当事人自己会作出相应安排,包括购买产品责任保险、预留资金,甚至可能减少购买价格等,受让公司一定会将该责任转移到原公司身上去。(三)新继受人责任在州法中的发展产品存续原则和事业存续原则构成了新继受人责任制度的两个分支。两者既有区别,也有联系。其中产品存续原则特别强调受让公司应当生产与转让公司相同的产品而这一因素在事业存续原则并不重要。事业存续原则强调受让公司应当是整体购买了转让公司的运营资产。〔〕在实践中,事业存续原则和产品存续原则各自被部分法院所接受,并且有所发展。例如,加州法院在Ray案中阐述产品存续原则时强调了三个因素:原企业因为资产转让而解散消失新公司因为生产同样产品有能力分散风险新公司在生产同样产品时利用了原企业的商誉。但此后一些法院在适用产··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RichardLCupp,JrChristopherLFrost,SuccessorLiabilityforDefectiveProducts:ARedesignOngoing,BrooklynLawReview(),pp品存续原则时,并不要求原企业一定解散消失。〔〕对于事业存续原则,学者和法院都有不同认识。例如,有学者认为该原则并非像特纳案所表明的那样是对实质合并原则的发展,而是对实质存续原则的发展。〔〕对于特纳案确立的适用事业存续原则的四个条件,不同法院也有不同认识。有些法院在此四个条件之外还增加另外两个条件:资产的转让导致了原告不能从原公司获偿和原公司转让了全部财产。有些法院在适用该原则时认为特纳案确立的四个条件必须全部具备,有些法院则认为只要总体能够证明存续性即可。不同法院对于不同条件的重要性也认识不同。不过,从各类判例来看,迄今为止,特纳案确定的四个条件和其他法院增加的两个条件都并非决定性因素。尽管这些条件的存在可能增加法院对存续性的认定,但缺乏任何一个单一条件都不会导致法院拒绝适用继受人责任。〔〕尽管《侵权法第三次重述》认为新继受人责任制度没有发展前途,并且只为少数法院所接受,但有学者的统计发现,实际上有相当多的法院已经开始承认新继受人责任制度。统计发现,至年,美国有个州只接受传统继受人责任制度,个州接受新继受人责任制度(包括事业存续原则或者产品存续原则),其他州的态度并不明朗。尽管看起来好像接受新继受人责任制度的州数量较少,但是从人口比例来看,接受传统继受人责任制度的个州人口总量只占美国人口总量的,而采纳新继受人责任制度的州人口总量则占到。因此,新继受人责任制度可能在更多诉讼案件中被适用。〔〕根据该学者的最新统计,截至年中期,有个州明确宣布接受传统继受人责任制度,有个州明确宣布接受新继受人责任制度,其中个州适用产品存续原则,个州适用事业存续原则,一个州同时适用这两个原则。〔〕另外,纽约州在塞米纳茨案中明确拒绝了产品存续原则的适用,但对于事业存续原则是否适用,则迄今没有明确表态。下级法院各有不同判决。〔〕尽管明确适用新继受人责任制度的州数量有所减少,但尚难断言新继受人责任制度面临衰落。实际上,仍有几个州的下级法院对新继受人责任制度有所青睐,但其最高法院还没有机会对此明确表态。〔〕(四)新继受人责任在联邦法中的发展新继受人责任制度除了在产品责任领域得到广泛适用外,在其他领域也有所发展,特别是一些法院为了实现联邦法的公共政策目标,也在判例中采纳了新继受人责任制度,其中包括了劳工法、环境法、税法等。其中运用最为广泛和明确的是劳工法和环境法。实际上,劳工法中对于新继受人责任的规定要远远早于产品责任法领域,甚至雷案法院在判决中还援引过联邦最高法院在劳工法中适用类似原则的情况作为发展新继受人责任的理由。〔〕早在年左右,负责执行《全国劳动关系法》(NationalLaborRelationsAct,NLRA)的全国劳动关系局就提出了“单一雇主”或“同一企业”标准,并为联邦最高法院所接受。按照“同一企业”标准,两个企业之间的存续关系,特别是表现为重大财产购买或者人员、设备等的继续使用,将使得继受人承担原转让公司在集体谈判合同中的义务或者进行集体谈判的义务。在··《环球法律评论》 年第期〔〕〔〕〔〕〔〕〔〕〔〕〔〕〔〕PhillipIBlumberg,TheContinutiyofTheEnterpriseDoctrine:CorporateSuccessorshipinUnitedStatesLaw,FloridaJournalofInternationalLaw(),pPhillipIBlumberg,TheContinutiyofTheEnterpriseDoctrine:CorporateSuccessorshipinUnitedStatesLaw,FloridaJournalofInternationalLaw(),atPhillipIBlumberg,TheContinutiyofTheEnterpriseDoctrine:CorporateSuccessorshipinUnitedStatesLaw,FloridaJournalofInternationalLaw(),atRichardLCuppJr,RedesigningSuccessorLiability,UniversityofIllinoisLawReview()RichardLCupp,JrChristopherLFrost,SuccessorLiabilityforDefectiveProducts:ARedesignOngoing,BrooklynLawReview(),ppRichardLCupp,JrChristopherLFrost,SuccessorLiabilityforDefectiveProducts:ARedesignOngoing,BrooklynLawReview(),atRichardLCupp,JrChristopherLFrost,SuccessorLiabilityforDefectiveProducts:ARedesignOngoing,BrooklynLawReview(),atRayvAladCorporation,Cald,Pd(Cal),p此后的发展中,“同一企业”标准已经和事业存续原则极为类似,虽然立法目的不同,适用条件有所不同,但该原则也超越了劳动关系法的范围,扩展到反歧视法等几乎所有劳动法领域。〔〕在环境法领域,只有新继受人责任制度中的事业存续原则得到适用,用于确定谁来承担清除污染的责任。〔〕按照年美国联邦《完善环境处理、赔偿和责任法》(ComprehensiveEnvironmentalResponse,Compensation,andLiabilityAct)的规定,对于已经存在的污染地块,联邦负责清除。污染地块的所有人以及参与生产、运输和丢弃有害物质而对污染地块的形成负有责任的主体应当首先承担清除费用,不足部分由国会拨款、专门税收和州财政承担。由于从污染的产生到清除间隔很长时间,这些应当承担责任的主体很可能已经消失,因此,环保局采取了事业存续原则:只要新公司基本上继续从事了原公司的相同事业,该继受公司就应当承担《完善环境处理、赔偿和责任法》规定的清除成本。这一原则适用得到了一些法院的支持。〔〕不过事业存续原则在此要求的条件和在产品责任领域略有不同。在卡罗莱纳案〔〕中,法院认为证明事业存续需要考虑各种因素,包括:相同的职工和管理层,生产设备位于相同地点,相同的产品和商标财产的继续使用事业的整体继续运营继受人公司对外宣称自己是原公司的继续。在墨西哥公司料与种子公司案〔〕中,法院除了上述条件,还考虑了其他因素:该交易安排是否存在逃避环境责任的意图购买资产的公司是否知道存在《完善环境处理、赔偿和责任法》规定的责任资产购买公司和出售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密切联系等。对于在《完善环境处理、赔偿和责任法》领域适用新继受人责任制度,和在产品责任领域适用该制度一样,也存在争议。〔〕四 关于继受人责任的理论争议无论是在产品责任领域,还是在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2

美国法上的继受人责任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