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娱乐、生活 >文学艺术 >柳音惜苏颜.txt

柳音惜苏颜.txt举报

简介:

佛予蝶.txt ·意悠悠 长晏.txt ·柳音惜苏颜.txt ·子夜无歌.txt ·竹外桃花三两枝.txt

 1 西安,陕西历史博物馆。 陶苏百无聊赖地跟在我身后,懒洋洋扫视着展品。 这家伙肯跟我来西安毕业旅行,完全是冲着大名鼎鼎的小吃一条街,对历史和古迹果然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兴 致。 “唔,终于有个正常的……”陶苏特别受不了唐代美人脸上的宫廷小山眉,或者是八字晕染眉。 眼前这幅仕女图,画中女子体态轻盈,一袭广袖深红纱衣衬得肌肤莹润如凝脂,发髻松松绾就,蛾眉淡淡描 过,一双美目似喜非喜,奕奕神采中透着几分灵动。 我眼风里瞟了瞟陶苏,却发现这丫头瞪大了眼死死盯着那画中之人,细看之下,她脸上的表情交替着茫然、 困惑、惊讶、悚然。委实精彩得很。 我以为是画中女子活了,急急看去,却是没瞧出一丝端倪,怎么看都是博物馆里一件正常无比的展品。 “你认识她?”我是指从书籍或者画册上。以陶苏的文史细胞,能记住一幅在她看来很正常的仕女图,也算 得是件值得惊悚的事情了。有次说起秦二世,她十分不解道:“胡亥为什么姓胡不姓秦?” 陶苏张了张嘴,拽住我的胳膊,呆道:“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经常做的那个奇怪的梦吗?梦里的那个女人 跟这幅画上的一模一样!还有这身衣服!本来以为就是一个梦啊,可竟然,还真有这个人……” “你不是说你就是那人吗?那她不就是……” “是啊……梦里头,我感觉我是那个人,可却不觉得痛……”陶苏又恍惚了。 我知道那个梦。 陶苏文采平平,想象力平平,一觉醒来却绘声绘色道出一个古色古香的世界。 那该是暮春时节。 明晃晃的光线透过云层倾泻在成片的琉璃瓦顶,灼得人不自觉眯起了眼。一片恢宏的宫殿群。午后的空气里 流淌着几分燥热,本该轻快穿过檐下的清风也变得厚重、凝滞。 一行侍女捧着些个物件,步履匆匆走向回廊尽头。不一会儿,又见另一行人从那里走来,脚步凌乱,眉宇间 掩不住是担忧。 隐约有声音从一处宫殿传来,似痛苦低吟,断断续续,时而短促夹杂着喘息,时而轻细消融于清风,几不可 闻。 薄透的深红色轻纱帐幔层层随风飘舞,摇曳间也恰恰遮挡住殿中的情形。不知从何处被春风捎夹来的点点花 瓣在空中飘着,轻轻缓缓,划出曼妙的弧度,最后落在了九曲回廊之下的水面上,宣告这人间最后一抹春色的 归宿。 不知过了多久,光线渐移,将大殿的影子拉得斜长。 帐中人的痛苦似乎到了极限,从喉间挣扎出一声嘶哑呻吟之后,跌入寂静。 “哇——” 一声清亮的啼哭却又打破了这片死寂。 “夫人!是位小世子——”青衣婢女喜悦的神色僵了片刻,随即转为恐惧。 大片大片的殷红,染湿了床榻,蜿蜒至地板,触目,惊心。 鲜血从缝隙间漏进楼阁之下的水面,缕缕鲜红在水中渐渐舒展、蔓延开来,衬得几瓣未及随波而去的残花愈 发艳丽。 原来那花瓣,竟是嫣红。 榻上的女子目光有些散乱,无甚焦距地看向来人怀抱中的婴孩,垂在身侧的手指尖微颤。许是气力耗尽,她 缓缓阖上双目,唇角一丝浅笑,苍白的面色掩不住那倾国倾城的容颜。 一须臾,有如一生漫长。 那个傍晚,元予殿内跪了一地的侍从。 他们没有看见的,彼时,西天的霞光暗金流淌、鲜艳过血。 2 人的梦境可以分成几类:有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的是无甚缘由的梦魇,有的则暗藏前世点滴……每 个人每个夜晚都会产生梦境,临近醒来时的梦,最易被人记起,而深度睡眠的梦境,往往很难留下痕迹。所以 ,人无非分多梦和少梦,那些声称自己不做梦的,只不过是完全忘记了梦中的一切。

第1页

陶苏的这个梦,便是她某一世的一抹记忆。 “席之……”我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喝一口清茶,只觉茶香在肺腑间丝丝袅袅逸开来。那幅画除了画中之人 ,就只有这一处未提日期的落款——席之。 西安归来,陶苏对历史的热情从零涨到爆,一头扎进网络,到处查找相关知识,还从图书馆搬回厚厚一摞史 书典籍,就连古代仕女图都不知看了多少幅,可就是没有那一幅。 我委婉地表示,如果她愿意,我可以在不久的将来进入她的梦境转一圈,顺道看一眼故事的全部。 陶苏默了半晌,犹豫道,“上次你一不留神没走利索,引得那狐狸寻着你缠住不放,还是你师父消了它的顽 念。我宁可请宋彦入梦走一遭……” 我一块绿豆糕咬在嘴里将要咽了,一个透不过气,呛到了。 3 我叫宋音,与孪生哥哥宋彦是被师父从小抚养大的。 师父有着无上的神通,他会各种玄奥的法术,自我有记忆起,他的容颜未曾改过。 我和哥哥从小跟着师父学习巡梦之术。人们把一天分为24小时,睡眠如果有8小时,那便是三分之一的生 命。睡梦是另一个世界的生活,也有喜怒哀乐、聚散离合,也有作奸犯科、歹念善意……意念之力,往往能够 改变现实,巡梦者的工作并不轻松。 幼时的山居岁月,只有我们师徒三人。哥哥一张脸同我差不多,都是不比师父的。 师父有着天人之姿。一双寒潭似的眼,两道修眉清雅如远山。他唇角扬起的瞬间,恍如清风拂过,千顷芙蕖 望。不笑时却有些清冷。他那一头黑发长及脚踝,发尾处用帛带系了,光泽比上好的锦缎还耀眼。我羡慕得很 “音音,快去换衣服,我们去西园!”哥哥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朝我喊道。 他说的西园,又叫留音园,是我们家在城西的一处别院。“西”是相对东边的千辰山而言的。 千辰山山顶终年积雪,人迹罕至,奇寒孕育出有着凡间圣物之称的冰莲。山间却是草木茂盛,飞禽走兽种类 纷繁。山下则就是一派人间烟火的景象了。我和哥哥从小就同师父住在这千辰山上,这里草木具灵,对修习极 有益处。 许是住得太久的缘故,我对周遭的一切都熟悉到令人反胃的程度,对着日日练习巡梦术的生灵们不免相看两 相厌,思慕起山顶的冰莲和山下的居民。无奈前者自是不会生生扯断根滚下来看我,于是我便天天巴望着能有 那么一两干人上来爬个山什么的,可惜却连一两个都瞧不见。学龄时央求师父允我念个学校,不过是为的新鲜 ,他欣然应了,还琢磨着要在山下安一处家,方便我上学。记得那时师父不经意地问起我想要把房子建在何处 ,我想了想,道,水边,却见他怔住,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失了神。 如此除却修习,我还上起了学。我和陶苏就是在小学里认识的,之后一直是同学,感情十分的好。 西园的日子不同于千辰山上的清修,除了巡些鱼虾蟹蚌的梦境,与人的接触成了一门新学问。师父会在此召 见其他巡梦者。与我们不同的是,他们学习巡梦之术竟是在自己的梦境中,学成之前的每一个梦境都是辛苦的 修习。我听了不免有些愤愤不平,我和哥哥可是每一天都是辛苦的修习,要是每晚做做梦就能……师父看穿了 我的心思,淡淡道:“那样也可,只不过失了你的那些美梦罢了。”我转念一想,不可。梦里,总归还是该有 些乐事得好,我不相信梦见修习还能笑醒了。 听了哥哥的话,我立刻冲进厨房,“你是说师父回来了?!” 答案呼之欲出,可心里的雀跃还是需要一个确认的。自放了暑假,我们又住回了千辰山,西园的水榭毕竟不 比山间清凉宜人。至于师父为何一回来就去了西园,我估摸着该是要见些个巡梦者吧。 哥哥冲我点头一笑,春风和煦。 一个月前高考毕。 师父有始有终给我做完补脑营养餐,出了远门。 我选了文科。师父历史奇好,小时候给我讲了许多历史故事,后来跟课本上一对照,竟都是对的。有几处年 代有异的,他只看了一眼就说是书本错了,为此我极为苦恼不知道考试时写哪一个。 与旁人不同,我因是在学校挂的名,测评不作要求,心态甚是轻松。陶苏很是羡慕我。 数年来平心静气修行山中,哥哥与师父又皆是宽和之人,我自然长成一副好脾气,待人甚和气。是以我与同 窗们处得极为融洽。 只除了一人。 高处不胜寒之人,大约就是如此了。

第2页

钟颜眉眼之间的冷峻,可令青竹变琼枝。古人拜文昌求功名,而今钟颜却是学子之伤,信手拈来的年级全科 头名,自他入学以来就再无旁落。我从不参加测试,彻底榜上无名,与他本是参商有殊,理应井水不犯河水。 可他却端的看我不顺,每每瞧得我愈发清冷,脊背寒意一阵狠似一阵。 我向来不予计较,只在心中想定待来日入他梦境一转,自然清楚缘委。 那一场高考,如我念书,亦是自发的。兴趣罢了。却不想,同钟颜放弃保送资格,一样跌了大家的眼镜。 虽是兴之所至,我还是认真准备了,挑灯夜战之余不住的悔。唯有打碎牙齿和血吞了。 总算是过去了。之后,师父出门,我约陶苏去西安毕业旅行,哥哥看家。 从来没有跟师父分别这么久,极是想念那个清俊温雅的身影。 4 一路想着,我们已经走到了西园门外。 古旧木门前守着一对小石狮,门上方一块青色石板,刻有“留音园”三个字,清俊秀逸,风骨卓然。师父的 字,不知怎的,眼下竟觉得莫名熟悉,一想又觉得看多了可不就该是熟悉,我这番莫名委实毫无道理。 园外瞧着平常,推门而入,眼前一条卵石铺就的小径,两侧是翠郁清幽的竹林,妥妥帖帖遮住了夏日里的骄 阳和暑气,来人走在这通幽曲径之上,只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走着走着,耳边隐隐传来潺潺水流之声,心 下愈发清凉。竹林尽头即为水岸,待步出这幽静,一座佳绝雅致的水上阁楼蓦地映入眼帘。 阁楼构思巧妙,古雅绝伦,雕梁画栋之间,层层轻掩着薄透的深红色纱幔,随风摇曳间宛若那如烟似幻的缭 绕薄雾,撩人心弦。每回我站在对岸仰头瞧那楼阁,总不禁扼腕若是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倚栏凭眺,眼前便是 一幅不折不扣的旖旎画卷了。 我熟门熟路穿过回廊,飞奔向殿后的湖心亭。 这是一座只依道浅浅浮廊完全延伸至水中央的双檐六角亭,亭中有石桌石凳,六柱之间毫无阻连,湖面吹来 的清风可随意在亭间穿梭。 我远远瞧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独自坐在石凳上,一只手轻轻搭在石桌边缘,他双目微垂,似在凝视亭下一荡一 漾轻逐浮廊的波浪。他身后,十里平湖,山色空濛,烟波浩淼,竟衬得那一袭白衣飘然若仙,似乎下一刻就要 羽化而去。 我被脑中闪现的这个念头惊得生生止住了脚步,怔怔杵在浮廊的这一头。他似有所察觉,一双眼看过来,眸 中光彩熠熠似星子。他唇边携了丝浅浅笑意,静静等我走近。 我稳了稳神,抑制住莫名的泪意,快步走过去,一头埋进他张开的怀抱,“师父!” 他身子一僵,一声温柔的轻叹,“音儿……” 我不动,如愿又听得一句生日快乐,勾了勾嘴角。 湖面风来,吹起他的黑发,我微微失神,一个名字似要从喉间逸出—— 我和哥哥从来不知道师父的名字。追问之下,他却是不语,好像被这问题触动了无穷心事,眉宇间一丝落寞 。我每每看得心中难受,渐渐不问了。 胸口一阵温凉,我低头,一块滑腻温润的白玉,师父抬起手腕为我系了。给哥哥的是一串墨玉手链,颗颗莹 润,泛着幽幽光泽。 “我外出就是为了这两样东西。” 师父的指尖若有似无划过我胸口的玉坠,缓缓道:“今日起你们可以巡 梦人界了。人之梦,复杂些许,这两件灵玉自会护你们平安。” 这个羊脂白玉坠呈锥形。用指尖轻轻摩挲,月华般柔和的光泽竟似会流转一般。突然,指下摸到一丝不平滑 ,我定睛一看,原来还刻着个字,刻痕极浅,依稀可辨是个“音”字,古体。 餐间,我忽又想起博物馆里的那一幅画,委实奇异,当即说与师父听了。 盘中一双筷子夹起片青笋,却猛地一顿,那青笋又跌回盘中。 我抬头,师父那一张脸,立时煞白,执筷的手抖得厉害。 我和宋彦面面相觑。 “原来如此……”良久,他轻叹,敛目遮住眼中的情绪。 “音儿,”他抬眼看过来,“陶苏的那个梦,是她的前世,也是你的前世。” 哥哥张了张嘴。 “你和她,在很久以前本是同一个人,经过那一世,魂魄一分为二,成了现在的你和陶苏。”他眉宇间又现 出会让我莫名胸闷的痛楚。 我说不出话,巴巴等着他继续说。

第3页

相关资料推荐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资料阅读排行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43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