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5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_全唐文_杨妃碑记_伪证

_全唐文_杨妃碑记_伪证.pdf

_全唐文_杨妃碑记_伪证

风雨中的人aaa
2011-10-2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_全唐文_杨妃碑记_伪证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全唐文·杨妃碑记》伪证一一一一一一一黄永年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全唐文》卷四三有一篇所谓《容州普宁县杨妃碑记》,研究唐史者向来认为其为伪文,但最近还有人以它作为根据,撰文说唐玄宗的杨贵妃是今广西容县人,并非如《旧唐书》本传等所说是杨玄玫的亲女儿,而是杨玄淡在容州做官时强买来的《杨妃籍贯考》,《人文杂志》年第期。说明这篇伪作仍未被识破,因此有必要来作点辨伪工作。何以说是伪作,看文体笔调就可判断。据《全唐文》,此碑记是唐玄宗“天宝时官四门助教”的许子真撰写的《籍贯考》作许子慎,我所用的《全唐文》是嘉庆原刻本作子真,而唐前期承六朝余习,文章仍崇尚骄体,开始试写古文是独孤及等人,所谓“大历、贞元之间,文章多尚古学,效杨雄、董仲舒之述作,而独孤及、梁肃最称渊奥,儒林推重”《旧唐书》韩愈传,韩愈等人继之而有古文运动,但一般文人仍习惯写骄体文。古文占优势要到北宋中后期。这篇《杨妃碑记》不仅不是骄体文,也丝毫不像独孤及、韩愈等人的古文,而完全是明清时乡曲陋儒拙于文辞者的笔调,对古典文学真有点修养的人一看即能辨别。也许有人不相信文章有什么时代习尚、时代风格,那也好办,请考虑一下撰立此碑记究竟为了什么。在古代立碑,一般有三种情况,一是地方官的颂德碑或去思碑,这和杨妃毫不相干,二是墓碑或神道碑,必须死后立在墓前,不能立到容州这个所谓出生地三是寺院或神庙的碑,这也要杨妃死后而且在容州建庙后才有撰立的可能。但此碑记实伪托为天宝时即杨妃生前撰立,因为所谓碑记撰人许子真别无可考,《全唐文》说他“天宝时官四门助教”者,必系所根据的材料注明此碑记是天宝时四门助教许子真撰文。而且,从碑记的内容来看,一开头就毫无隐讳地大讲其杨妃两度被卖的甚不光采的经历,当天宝年间杨妃正专宠宫讳之时,在所谓出生地容州忽然立上这么一块揭老底的碑记,也是不可思议的怪事南宋洪迈《容斋续笔》卷二有题为“唐诗无讳避”的札记,但只是说在杨妃和玄宗死去多年后写点歌咏他们风流故事的诗篇并不犯忌,这和杨妃生前公然揭老底、搬丑史不是一回事。也许有人还不信服,那可再推敲碑记的措词用语。天宝时对在位的皇帝唐玄宗只能称“天子”或“今上”,也可以称他的尊号,如“开元天宝圣文神武皇帝”之类,而绝不能在天宝以至其后,玄宗为太上皇没有死亡之前,称“玄宗”或“明皇”,因为“玄宗”是他死后的庙号,“明皇”是他死后的谧号溢号全称是“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明皇”是简称。现在名日天宝时撰写的碑记却称起“明皇”来,岂非笑柄杨妃天宝四载八月壬寅册为贵妃《通鉴》,如此碑记真是其时所撰写,照当时行文习惯应称之为“贵妃”,不应加“杨”字,更不应称“杨妃”。唐从天宝元年起改州为郡,肃宗时又改郡为州。容州在开元中称容州都督府,入天宝改普宁郡,到肃宗乾元元年才恢复容州都督府之称。此碑记名为天宝时撰写,却误用了容州这个旧称。这一些也都是明显的漏洞。也许还有人给它辩解,说许子真虽在天宝时官四门助教,此碑记的撰写也可能在天宝以后甚至宝应元年玄宗死去以后,这样称容州、称明皇都不存在间题,称先朝贵妃为杨妃也可以勉强委之于行文的小疏略。但碑记中说杨妃系“开元二十四年明皇诏入内,号太真,大被宠遇”,这一句话又有两个毛病。首先太真是杨妃为女道士的称号,并非入宫后才号太真再则玄宗原先最宠爱的是武惠妃,据新旧《唐书》玄宗纪、日书》玄宗贞顺皇后武氏传、《唐会要》皇后武惠妃条,都说她死于开元二十玉‘年陈寅烙先生《元白诗笺证稿》第一章且对此作了考证,肯定此二十玉年说的正确,只有日书》杨妃传误作二十四年,说此后玄宗即诏纳太真,《新书》杨妃传因之未作订正。伪撰碑记者大概只看了《新书》杨妃传,乃更武断地说开元二十四年太真入宫,连同书的本纪也不知查对。碑记把杨妃见纳于玄宗之前先为武惠妃之子寿王用妃这件事说成“进入寿宫”,这在用语上也有问题。因为当时除皇太子外,一般皇子的住所已不称“宫”,这里只能如陈鸿《长恨歌传》那样称“寿邸”,称“寿宫”又是一个漏洞。碑记称杨妃三岁听人诵读,“渐长,通语孟”,这又是一个漏洞。“语孟”者,《论语》、《孟子》之谓。而自汉至唐,《孟子》迄为子书,从未和《论语》并称,并称的是《论语》、《孝经》。把《孟子》抬到和《论语》同等地位要到宋代,尤其是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流行、国家用以试士以后。这里称“语孟”,分明是明清人的口吻,唐人绝对没有这种讲法。碑记说第一次向杨妃生父杨维强买杨妃的杨康是“后军都置”,唐代职官中也从未有此名称。《籍贯考》引作“后军都督”,则更是明代才出现的名称见《明史》职官志五军都督府条。碑记说第二次从杨康手里强买杨妃的是在容州“摄行帅事”的“杨长史炎”,当即《旧书》杨妃本传所说她的生父杨玄淡,但本传只说“玄玫,蜀州司户”,是个州刺史手下的“从七品下”的小官儿,此外别无记载说他到容州做过官,更未贵为容州都督府“从玉品上”的长史,这又是为了说杨妃生于容州而胡乱编造。至于“淡”字作“炎”,应是纂修《全唐文》时为避当时嘉庆帝的所谓御讳顺淡而改。没有“玄”字者,当然也是为了避康熙帝的所谓御讳玄烨而省略。但这个省略倒不像出于《全唐文》编纂者之手,因为当时可以用缺笔或写成“元”字等办法来避讳,省略“玄”字,恐怕是伪撰此碑记者所玩的花样,鉴于当时避御讳极严,索性省掉以免引来麻烦。如果这个推测能成立,则可以推知伪造此碑记的时间应在康熙以后、嘉庆修《全唐文》之前。这篇伪作产生的地点,应在容州普宁县即今广西容县。我手边虽无广西地方志、名胜志之类的书可查,但《籍贯考》作者确已查过明人的书,发现其中确有杨妃生于容县之说。这也不奇怪,我国古代福建、两广、贵州、湖南等地的居民本常被掠卖为奴隶,男的往往充当宦官,女的则沦为姊妾,如石崇的家妓绿珠就有出生在广西的传说,所谓“白州有一派水,出自双水山,合容州江,呼为绿珠井,在双角山下,昔梁氏之女有容貌,石季伦为交趾采访使,以真珠三解买之”唐刘殉《岭表录异》聚珍本卷上,《太平广记》卷三九九绿珠井条所引略同,其地点正和传说杨妃出生的容州相邻。杨妃这个在后世和绿珠同样著名的传奇式美人虽生前尊为贵妃,毕竟不算正妻而是妾即高等女奴的性质,因而同样产生生长于南方边远地区且被人买卖的传说。“俗语不实,流为丹青”,到清代当地就有人根据传说伪托唐人立了这块所谓“杨妃碑记”,为乡土增一新“古迹”。容县在清代还是小地方,伪造碑记者只是乡曲陋儒,缺乏历史知识,于是留下了上述那么多伪迹。修地方志者同样不高明,把这篇伪迹彰著的碑记抄了进去以为乡土的光宠当然也可能根本不曾立过这块碑记,而由修地方志者一手所伪造。《全唐文》的这篇碑记则据地方志采录,其末尾但作“册为贵妃云”而不尽其辞者,当缘地方志即如此著录否则如纂修《全唐文》时真直接有碑石拓片为依据,则必录全文而不可能删节。《全唐文》多至千卷,且是官书,虽然任唐史专家徐松为提调兼总纂,也势难逐篇仔细审核,误收少数伪作正在情理之中例如卷七九三有一篇被研究黄巢起义者所引用过的所谓刘汾《大赦庵记》,就是和《杨妃碑记》同样拙劣的伪作,在清人劳格的《读书杂识》中已经指出。接第页②《太平御览》卷三一五引《越绝书》。③《缴鞠家二十五篇》,成书于战国。见郑树荣《我国最早的一部毗鞠专著墩鞠家二十五篇》,《体育报》年月日。④见《战国策·齐策一》。据唐兰《苏秦事迹简表》,苏秦在齐国的活动始于公元前年,终于前年,相当战国中期。嗡鞠即墩鞠。⑤《古今图书集成》第八百二卷作“鞠城铭”。此从《文选》卷十一,《景福殿赋》注。⑥左城右平场外两边观众的看台。拨台阶。《三辅黄图》二《汉宫》“右乘车上,故使之平左以人上,故为之阶”。⑦《礼记·月令篇》孟冬之月“天子乃命将帅讲武,习射御、角力”。《吕氏春秋·孟冬记》、《准南子·时则训》亦抄有这条材料。此即西周、春秋以来的“讲武之礼”,“角力”是比赛体力的礼。战国时秦国把角力发展成两种运动,一为角抵,一为举鼎。六国似把这两种运动仍统称角力。唐代有时把摔跤也称角力,见《唐音癸签》卷十四。⑧《孟子·告子下》“今日举百钧,则为有力人矣。然则举乌获之任,是以为乌获而已矣。”《荀子·富国篇》“强暴之国莫不趋使,譬之是乌获与焦侥搏也。”俱以乌获为力最大者。⑨《汉书·甘延寿传》甘延寿“投石拔距,绝于等伦,尝超逾羽林亭楼。”张宴曰“范氢兵法,飞石重十二斤,为机发,行三百步,延寿有力,能以手投之。”更正本刊今年第期第页注释部分右栏倒数第行前应加“⑩《金璋所藏甲骨卜辞》,方氏石印本。”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3

_全唐文_杨妃碑记_伪证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