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呕吐

呕吐.pdf

呕吐

bnulchh
2011-10-19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呕吐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呕吐呕吐呕吐呕吐》》》》黄碧云黄碧云黄碧云黄碧云在一个病人与另一个病人之间我有极小极小的思索空间。此时我突然想起柏克莱校园电报大道的落叶以及加州无尽的阳光。是否因为香港的秋天脆薄如纸而加州在我略感疲惫以及年纪的负担的一刻记忆竟像旧病一样一阵一阵的向我侵袭过来。我想提早退休了如此这般在幻听、精神分裂、言语错乱、抑郁、甲状腺分泌过多等等一个病人与另一个病人之间我只有极小极小的思索空间。从前我想象的生命不是这样的。那时阳光无尽事事者可以。最后一个病人姓陈是一个新症希望不会耽搁得太久。我对病人感到不耐烦是最近一两年开始的事情。病人述说病情我漫无目的想到一瓶发酸牛奶的气味一个死去病人的眼珠我妻扔掉的一块破碎的小梳装镜闪着阳光一首披头士的歌曲约翰.列农的微笑我以前穿过的一件破烂牛仔上衣别着那枚Ⅹ锈铁章我母亲一件像旗袍的式样自己的长头发的感觉……"詹医生你好。""我如何可以帮你呢陈先生?"病人是一个典型的都市雅痞年纪三十开外穿着剪裁合适的意大利西装结着大红野玫瑰丝质领带。恐怕又是一个抑郁症紧张出汗甚至梦游、幻想有人谋杀等等。我解掉白袍的一颗钮扣希望这一天快点过去。病人突然坠入长长的静默。另一片落叶敲着玻璃窗。"我见过你的詹医生。""哦。"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病人咬字清晰声音正常。"在一间电影院大概已是两、三年前的事。那时放映的是《碧血黄花》。你当时可能刚下班穿着衬衣西裤而且身上带一种药味。我已经记不清你的脸容因为当时很幽暗电影已经开始了。"空气渐渐的冷静下来而且感觉冰凉。毕竟是秋天了吧每逢我想起叶细细我便有这种冰凉的感觉。那年我刚巧接到一个病人跳楼自杀的消息。他来看我已有五、六年有强烈的自杀倾向这次结果成功我可以合上他的档案了。然而我的心情很抑郁于是去看了一部60年代的旧电影在幽暗的电影院里碰到叶细细她走过来紧紧捉着我的手说"是我是我是我。"我一怔道"是你。"她已经走了依稀身边有个男子。"细细失踪了。"不知能否说叶细细是我第一个病人。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1970年。当时我还在柏克莱的医学院在一次校内的反越战示威警察开入校园用水炮及警棍驱散示威的学生。我在拉扯间受了伤头被打破小缝了十多针。母亲知道我在校内惹了事便到加州来找我半迫半哄的把我拉回香港放暑假。我伤了头逼得剪掉了长头发母亲又扔了我的破牛仔裤我只有穿新衣服仪容便由此整齐了很多母亲才敢带我去见她的朋友。母亲本来是一个小明星年轻时跌宕不羁后来嫁了我父亲父亲死后母亲继承了父亲几间制衣厂也似模似样算是有好下场不过她的旧友并不全像她这样幸运。她的一个金兰姐妹叫叶英跟了一个黑人导演到了美国后来黑人扔了她她带着一个混血的女儿再回香港觅食偶然在电视肥皂剧里当闲角又到夜总会里唱歌一夜被人奸杀。她的女儿当时在场受了很大的惊吓忽然患了一个病便是不断的呕吐。叶英死后母亲暂时顾她的女儿把她带回家来是个肮脏瘦弱的小女孩皮肤微黑头发是黑人那种蓬松双眼非常大如此静静地看着世界充满了惊惶与好奇。她看见我也不言也不语忽然轻轻地碰一下我的手拿着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我的掌合着便在其中呕吐起来。我双手盛着又黄又绿的哆嗦物酸臭的气味一阵一阵的袭过来我也不期然的作呕。这个小女孩九岁在我手掌里呕吐全身发抖。她的母亲被奸杀而她只是静静而惊惶好奇的目睹性与死亡我在此刻忽然记得殴打我的黑人警察的面容是否因为如此我差点亦要呕吐出来。这是我第一次见细细。以后在关叶细细的回忆总是非常痛楚。那个夏天叶细细在我家暂住。佣人洗干净她为她换上了碎花纱裙头发束起结一只血红大蝴蝶。叶细细待我却有一种非常诡异的近乎成人的性的诱惑的亲昵。她见着我总拖着我的双手小脸孔就埋在我双手间如同在此呕吐低低的叫我的名字:"詹克明詹克明。"她从不肯叫我"哥哥"、"叔叔"或其他。她又要与我玩骑马让我紧紧的抱她。晚上就哭闹要与我同睡。我拗不过她也就抚她的背哄她入睡。她有时夜半会发病浑身发抖然后呕吐呕得我一脸一身。渐渐呕吐的酸馊之气成了我这个夏天的生活的一部分。隐隐的犹如一种难以抗拒的刺激细细又喜欢在我身边讲话。编很多的故事小嘴唇如蝴蝶若有若无的吻我的耳后。我反正心里没多想也由着她她又喜欢用小手抓我的背。夏日将尽每天的阳光愈来愈早消失。空气蕴藏冰凉的呼吸。我也要收拾行装返回柏克莱。母亲亦为叶细细找了一间寄宿学校将她安顿又为她掌管叶英留下来的一点钱财一笔小钱足够供细细上大学算是尽了金兰姐妹的情谊。起程在即我也不再与细细厮混日间到城里买点日用品几件衣服行李箱几件随身用的电器先在家搁着晚上又与几个中学同学聚旧话别。这天夜里母亲在姐妹家玩小麻将佣人因丈夫生病告了假。我回到家已经近深夜家里静悄悄的只听到园子里细碎的虫鸣以及一片落叶轻微清脆的的声音。我想细细已经睡了便返回房间开灯。灯没有亮大概停了电。阳台有月色淡淡地照进房间来我挨挨摸摸想找一个手电筒忽然听到了伊伊呵呵的声音同时一阵强烈的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酸馊味阵阵向我袭来。我站在房中央轻轻道:"细细细细。"也寻找呕吐声音的来源。走向了我的行李箱并不见细细但分明听到了声音。我打开行李箱在衣服、电风筒、手提录音机之间看到了叶细细小猫似的伏在那里呕吐。不知是那种挑衅的酸馊气还是那伊伊呵呵的的声音我大力的拉她出来喝她:"叶细细你是男孩子我便打死你。"细细便看着我在黑暗里她黑暗的皮肤就只像影子生命如影子。忽然她开始打我不是小女孩撒娇那种而是狠毒的成年女子的失望与怨抓我咬我甚至踢我的下体。我一手揪起她狠狠的刮她的脸。她一直挣扎以致大家精疲力竭我浑身都是抓痕她满嘴是牙血。月色却非常宁静而苍白。这血腥酸馊人的气息在荒诞宁静的夜令我突然想哭泣我便停了手。细细还在挣扎微弱的抓我我便在我的药箱里在针筒里注了镇静药。这是我第一次为她注射镇静剂。她没有反抗只是非常软弱的靠着我低声道:"不要走。"我为她抹脸洗澡。她静静的让我褪去腥馊的衣服。在黑暗里我仍然看见她萌芽的乳淡淡的的粉红的乳头如退色纸花。我其实也和几个女友作过爱但此刻看见她的孩童肉体也停了手不敢造次。镇静药发作细细就在浴缸里伏着沉沉睡去。我轻轻的为她洗擦肉体莫名其妙同时感到恐怖的亲昵。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她同时想避开她。再见细细已经是几年后的事情。那是一个秋天。我才知道香港有影树秋天的时候落叶如雨。阳光渐渐昏黄与暗淡年光之逝去。现在的我与那个来自柏克莱长了长头发的青年已经隔了一种叫年纪的东西。年纪让我对事事反映都很平淡虽然细细还能牵动我最深刻而沉重的回忆但我只是淡然的问我这个"病人":"她又怎样失踪的呢?""我们住在同一层楼宇两个相对的单位。我没有她公寓的钥匙。她坚持要有她私人的空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间我只好尊重她但我连续几天按她的门铃总是无人接应我又嗅到强烈的腐烂气味心底一寒便报了警。消防员破门而入。她的客厅很整齐跟平时一样。书桌上还摊着一本《尤兹里斯》不知是什么作家的书只是她很喜欢读。桌上还搁着咖啡印着她喜欢的深草莓口红。只是客厅的一缸金鱼全死了发出了强烈的臭味。她的床没有收拾床边有一摊呕吐物已经干了但仍非常的馊臭令我作呕及登时流汗。家里的杂物没动不过她带走了所有现款、金币及旅行证件。""有没有反常的物件呢?""唔……桌上还钉了一大堆聘请启事:接待员、售货员、金融经理其实对她没用她是个正在行内窜红的刑事律师……""她是自己离开的陈先生。""但不可能。她是这么一个有条理的女子……钢铁般的意志追一件案子熬它三天三夜……每天游泳做六十下仰卧起坐绝不抽烟。她不是那种追求浪漫的人……""叶细细是一个可怕的女子。她的生命有无尽的可能性。"我再见叶细细她已经是一个快十三岁的少女手脚非常修长胸部平坦头发扎成无数小辫缚了彩绳穿一件素白抽纱衬衣一条淡白的旧牛仔裤。见着我规规矩矩的叫:"詹克明。"她仍然不肯叫我"哥哥"或"叔叔"我见得她如此亦放了心伸手抚她的头:"长大了好些。"她忽然一把的抱着我柔软的身体紧紧与我相巾我心一阵抽紧推开了她。当年为1973年我离开了燃烧着年轻火焰的柏克莱大学城心里总是有点怅然有所失。我回港后要在医院实习并重新考试学业十分沉闷。香港当时闹反贪污、钓鱼台学生运动本着在柏克莱的信仰我也理所当然的成了一份子:没有比自由更重要。那天我在同人刊物的大本营相约与同志往天星码头示威抗议港英政府压制言论自由。港英当局发了通牒:谁去示威便抓谁。在去示威的途中我缚了头带手牵着同志的手右边是吴君左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边是赵眉迎着一排防暴警察这时候我脑海里漫无目的想到了柏克莱校园一个黑人警察打伤我以前的表情约翰.列农的音乐大麻的芳香气味叶细细的呕吐物她萌芽的乳及加州海湾大桥的清风。记忆令我的存在很纯静我身边的吴君此时却说:"他们都走了。"我回身一看果然身后所在人都走了只剩下我们数人面对着防暴警察。他们开始用警棍打我们了在血腥及汗的气味里我想起了叶细细。在关她的联想与记忆总是非常痛楚。她与母亲来拘留所看我。母亲怕我留案底自此不能习医因而哭得死去活来。细细只站在她身边一眨一眨她的大眼睛微黑的皮肤闪闪发亮肩膊有汗如黎明黑暗的一滴露珠她一直没作声离开前紧紧的捉我的手。回家后我得卧床休息整天头痛欲裂吴君和赵眉偶然来看我。赵眉是一个温柔羞怯的女子来到我家总是拘拘谨谨反而是我逗她说话只是她总来看我携着百合、玫瑰、郁金香先在我房里坐得远远的慢慢的坐到我床沿来有时念一首她写的诗。我握着她的手感到了着实的亲密温柔。我也首次生了与一个女子结婚的意思。细细还在寄宿学校偶然回来。一个周末下午赵眉来看我走的时候就在客厅碰到叶细细。我听得声响便想到客厅里作介绍但已听得细细在问:"你是谁?你为什么来看詹克明?"我到客厅里看见赵眉非常惊惧而无助细细双眉挑得老高在打量赵眉赵眉匆匆低头说:"我先走了。"便风似的去了。细细和我在客厅对坐她戴上黑眼镜点一支烟而我头痛欲裂。空气如水静静的淹没。她良久方问:"你爱她吗?"我十分烦恼不禁道:"为什么女子总爱问这样的问题。"她忽然走近我扯起我头上的绷带咬牙切齿地道:"你好歹尊重我们一些。"然后她放下我收拾她的手提大袋回到房间去。细细毕竟长大了不是那个在我手掌里呕吐的小女孩了。我竟然有点若有所失。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细细后来失了踪。我的头伤痊愈细细的学校打电话来发觉细细离校出走已经二、三天。母亲现在老了很怕麻烦想脱掉叶细细监护人的身份正跟校长纠缠我立刻四出寻找叶细细赵眉陪我去哪里找呢?城市那么大霓虹光管如此稠密连海水也是黑的密的像铅城市是这么一个大秘密。这时我才发觉我根本不认识香港。我找遍了细细的同学一个女同学透露:一个男子将细细收容在一间空置的旧房子里在深水埠我和赵眉便踏着弯弯曲曲的街道去找她而我又不慎踩到了狗屎几个老妓女在讪笑。吸毒者迎上来向我拿十块钱。单位在一间铁厂的阁楼。晚上铁厂在赶夜班一闪一闪的烧焊"哗"的着了一朵花。我踏着微热的铁花感到眼前的不真实便紧紧的捉着赵眉的手。赵眉也明白安慰道:"一会儿便好了。"单位没人应门里面一片漆黑。外面是天井可以从进口跳入单位去。我叫赵眉在外等我便贼似的猫着腰潜入单位里面。我立刻嗅到熟悉的呕吐物馊味这种气味让往日的日子在黑暗里回到我眼前。外面是惨白的街灯。我叹一口气道:"细细。"在黑暗里看不清细细的黑皮肤但我知道她在。一会一个修长的影子迎上来紧紧的抱着我。她全身发抖肠胃抽搐显得非常痛楚。细细脸上有明显的瘀痕:"为什么呢?细细。"我低低的说。细细抱着我在我耳边微弱地道:"我爱你詹克明。"这是我所知道的最荒谬的爱情故事了。我抱着她惨白的灯光照进来像一盏舞台的照灯。她在我耳边道:"你可以爱我吗?"我只好答:"你知道吗?你有病叶细细让我照顾你一生我是你的医生。"她道:"但你可以爱我吗?"我只重复道:"你有病叶细细。"细细竟狠狠的咬我的耳朵痛得我不禁大叫起来外面的赵眉立刻拍门。细细又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我只好打她趁机开门给赵眉二人合力制服了她。那夜我又为她注射了镇静剂自已却无法成眠便到客厅里。打开阳台的门看山下的维多利亚港半明不暗。我抽了一支又一支的烟被捕之后同志纷纷流散。赵眉和我只变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回普通的情侣她甚至喜欢弄饭给我吃。我将来会是什么呢?一个精神科医生每天工作十六小时。我的一生是否如此完成呢?我只是十分迷惘。此时细细静静的走进客厅来坐在我面前。我不理她继续抽我的烟。她抱着她自己也没动巨大的黎明就此降临了从远而近。细细慢慢解掉她的睡袍。她的声音很遥远而平淡:"他们就这样解掉妈妈的衣服。"这是我第二次看见细细的裸体非常非常的精致淡淡巧克力色。细细又拿起我的手轻轻的碰她。她的脸、她的肩、她的胸前、她的乳、她的肚皮。不知她上次出走遭遇了什么她浑身都是瘀痕只是她绝口不说。如今我碰她很奇怪并不色情只是让我碰到她成长的诸般痛楚。她让我的手停在她的膝上然后再划她的小腿。一划便划出淡淡的白痕一会便会沁出鲜红的血。她手中不知何时拿了一把载纸刀边道:"他们这样划破妈妈的丝袜。"然后叶细细这样倚着我道:"你要我吗?像他们要妈妈一样。"我闭上眼道:"我不可以叶细细。"我叹一口气便做了一个决定:"你不能再留在我身边。你要去英国寄宿不然我还给你我的钱你离开我们家。"叶细细是一只妖怪她有病。"你知道她有病吗?"我如今才仔细打量我这个病人只是奇怪的觉得非常的眼熟。他那种低头思索的姿态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如同让我照到了镜子。天色开始昏暗。我的登记护士下班了。"我是她律师楼的同事你知道她很吸引人。她的思维跟行动都很快高跟鞋跳跃如琴键。跟她合作做事像坐过山车……我们一直都很愉快。直到我第一次和她做爱。"病人此时也仔细的打量我:"你不介意吧?""唔。""她开始叫一个人的名字。听不清楚她叫什么且来我仔细听清楚姓詹……詹什么明。然后她开始咬我。不是挑情那种咬是……想咬掉我……我很痛实在很怕不知如何是好。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而且……哎……每次做爱她都呕吐。完事之后她便呕吐像男人有精液一样。很可怕。""你有没有离开?""没有。此外她一切都很好。她很温柔又很坚强。我炒金炒坏了她去跟经纪讲数。借钱给我。去旅行她订酒店弄签证负责一切。我家的水龙头坏了她来替我修理。我跟她生活感觉很好。虽然如此我时常觉得无法接近她。""你觉得很好她呢?""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样你为何要来找我呢?""因为现在我想离开她。"叶细细离开以后我的生活得到表面的平静。我开始在政府医院工作实习和赵眉结了婚很快有了孩子。香港经济开始起飞每一个人在赚钱的过程里有无限快乐。因此昔日的战友更作风云散。吴君当了一个地产大王的助手。小明当了谐星。还有的进大学教书都开始秃头长肚子。这种生活非常沉闷我却无法摆脱它。我除了当医生我什么也不会做我甚至不会打字或使用吸尘器。工作、女儿花了我绝大部分的时间我的头发在不知不觉间斑白。有时下班回来很累很累的抱着女儿在她睡床边朦胧睡去依稀听到了披头士的音乐我在柏克莱城张贴标语怀里却是叶细细才九岁受尽了惊吓这一次和我眼前的一切没有关系。穷极无聊我决定自已开业好歹赚点钱。在山顶找了间小房子窗外有落叶迎着西。赵眉嫌租贵地点又偏远但我坚持租下因为在此很像在加州可以看到窗外金黄的季节。细细在英国期间回来度过几次假她住在曼彻斯特。我总是避着她与赵眉、女儿一起见她。她看来亦很正常衣着趋时像任何一个美丽的黑人混种少女。她那种流于俗套的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青春美反而让我心安。因为她正常我便不会受她诱惑。反正这些青春美女一毛钱一休每年港姐选举都大把大把的任人观赏评点此时我行年三十六年近不惑对于皮肤的美丽只让它仅止于皮肤。细细有同年纪的男友相伴而游她与我之间似乎就已完满结束。后来母亲心脏病猝发逝世细细回来奔丧在丧礼中招呼亲友张罗饮食竟也十分周到。我并不悲痛只是十分沉重吃了镇静药只得一个躯体心底有一种很彻底的疲倦。赵眉跟女儿自然也不知道女儿如常撒娇赵眉如常哄护。母亲遗体火化时我和细细就站在火化炉外面等。远处见到浓烟也不知是哪一个尸体。细细伸手握着我的手她的手很温柔而坚定就像当年赵眉的手跟她小时候不大一样。然后她低低的问我:"詹克明你对你的生命满意不满意?"我一怔看着那烧尸体的浓烟在空中渐渐散去暮色苍茫此时我内心非常哀伤。我和细细晚上相约在中环一间意大利馆子见面。我诊所关了门特地回家换衣服洗了澡穿了一双新袜子才去见叶细细。因为心情有点紧张抽了根烟。出了家门又觉得不好折回家擦牙。如此折腾自己也觉得好笑。细细早到见得我站起身来迎我大家都非常礼貌而客气。她将蓬松的头发束起戴了一双长及胸前的吊坠耳环穿一件银红的丝衬衫非常的俗艳。我们开始交割她母亲款项的音量有信件要她签署。她亦年满二十一母亲和我已经完成了我们的责任。细细决定放弃大学二年级的课程回港定居她讨厌英国。我们叫了冰冻的新酒尝点意大利芝士。细细说她在意大利被打劫的情况一会又谈到巴赛罗那的米罗博物馆布拉格的城堡与水晶相对起来我的工作就很单调愈来愈像幼稚园教师。她听了静下来很严肃的问:"在没在像我这样的女病人?"我笑:"没有。"她又问:"有没有碰她们呢?"我老老实实的答:"没有。"她又忽然问:"你是个好男人吗?"我想想道:"那要待别人来评定。"她坚持:"我问你。"我只好答:"我想我是。"她便说:"我怀孕了。"这是我第三次接触她的裸体。麻醉师为她注射麻醉剂的时候她拉着我的白袍问我:"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詹克明你可否爱我呢?"我一怔反应很慢的道:"叶细细我不可以。"但她已经失去知觉了。我到手术室拿着钳子与吸盘充当一个护士我的旧友非常熟练的张开她的阴道。她很快的流了血。细细坚持要我在场不知是一个阴谋还是一个诱惑她的血就像是生命的伤害很多很多的涌出来钳子非常冰冷。我抬头看见手术台的灯。吸盘抽出了胎儿在胶袋里盛了一摊血肉来自细细体内。我轻轻的碰一下她的胎儿犹有温热。此时我忽然想与她有一个孩子。她的身体很虚弱我便把她接回家去告诉赵眉她做了肠胃的小手术。也事有凑巧。赵眉患了急性胰脏炎要入院住天做点小手术。一下子我身边有两个亲密的病人实在分身不暇。有一天实在累极下午没有预约便提早关了诊所。回家休息。小女儿到赵眉母亲家里去。下午的家静悄无人细细想来已经休息。她有点低血压体力恢复得很慢。回家我又闻到一阵淡淡的酸馊气息回忆一阵一阵的向我袭过来。这许多年了此情此景都似曾相识但其实那些日子都不会回来了。盛夏炎炎我感到了一阵冰凉。倒了一点威士忌加很多很多的冰就此在客厅睡了。醒来是黄昏眼前却在一个黑影我以为是我自己死亡的影子心里一惊便醒过来了。细细以背向我正在喝我剩下的威士忌酒想来酒已暖了。我不动声色的看她她穿着白色丝质睡衣没穿睡裤只有一条白丝小内裤皮肤黑亮腿上却一滴一滴的承接了眼泪。细细哭了我不敢惊动她。不知她为何而哭或许只是为了生存本身:如此风尘阅历。镭射唱机开动隐隐传来贝多芬的《庄严弥撒曲》。《弥撒曲》恐怕是贝多芬最庄严而哀伤的曲子了。此时我亦感到了与叶细细有一种非常庄重的接近。好一会她的泪停了开腔道:"你为什么不爱我?"把我吓了一跳。我伸手揩抹她膝上的泪水:"你知道爱情并不是一切。我是你的医生我时常都是。"细细低声道:"对你的爱情是一种病吧我渴望病好。"我说:"你渴望便得着。"多么像耶稣基督我几乎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要笑出来。她转身看我:"詹克明你可否令我幻灭了?不再爱你?"我慢慢地抚摸她:"可以。我原来是一个不值得的人。"我轻轻的抚她的乳:"你长大了不再追求不存在的事情。"这样她便吻我了唇那么轻而密如玫瑰色的黄昏小雨。她褪去她的睡衣她的皮肤如丝。我只是怔怔的让她摆布我心里却非常清楚我们愈接近幻灭了。我很想进入她的身体同时我内里却升起一种欲呕吐的感觉。此刻我突然明白细细的呕吐:感情如此强烈无法用言掌握只得剧烈的呕吐起来。细细紧贴着我的身体如此丰盛广大如雨后的草原。我无法不进入她如同渴望水、睡眠、死。她在低低的呻吟说:"我希望做一个正常的人詹克明。我不要再爱你了。"我一动便说:"好。"她的泪一滴一滴的流下来。她刚做完手术内里非常的柔软敏感而且痛楚。她额上沁了一滴一滴的汗。我想退出来她紧紧的缠住我:"不要走。"她的脸孔扭曲却又笑着分不清是痛苦还是什么非常诡异。我紧紧的按着她的肩膊(她的肩非常瘦削而又坚硬)剧烈的动起来也不管她的痛楚此时我若有小刀还是手枪我会毫不犹疑的杀死她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快便射了精而且从来没觉得这样疲乏几近虚脱她看着阳台外的夜色一城的灯光细细碎碎的亮起来。我感到十分难堪立刻穿回衣服。她赤裸着抽根烟神情十分冷漠猜不透我十分懊恼大力的捏自己的脸孔。她便邪恶地笑我:"就像一个失节的女子。这年头即使是女子也无节可守呀。"我随手拿起水晶威士忌杯摔个稀烂便大步走出家门。我没开车独自走下山去。路上急走只看着自己的脚步也没多想。到了城中心下班的人潮已开始散去。有人在地车站口卖号外:"中英草签号外!中英草签!"抬头仍然看见银行的英国旗。主权移归了世界将不一样。我走过中环的中央公园有学生在表演街头剧鼓声咚咚作响在现代商厦之间回声不绝如现代蛮荒。一个戴面具的学生道:"我一觉醒来英国变了中国……"这世界跟我认识的世界不一样了不再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了在情欲还是政治层面均如此。但以前不是这样的。在柏克莱在60年代……以前不是这样的。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我不敢再回那个家在酒店住了几天再接赵眉出院赵眉十分虚弱倚着我身上十分的信任连我也觉得安全毕竟是一个妻。我也紧紧的挽着她。还没有进家已经闻到一阵焦味。我急步进门大吃一惊。那张我和细细在上做爱的沙发我在加州时用的行李箱以前我穿的旧衣服细细儿时的玩具都搁在客厅里烧个焦烂天花板都熏黑了。我急怒攻心就在客厅里疯狂地将遗骸乱踢踢伤了脚。我要告她、用木棍打她、杀死她。但其实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再见到她了。细细走了。她决定不再爱我做一个正常的人。我在盛怒中忽然流了眼泪此时我体内升起一阵欲呕吐的感觉强烈得五脏都被折个稀烂我冲到洗手间只呕出透明的唾液眼泪此时却不停的流下来。我的过去已经离弃我了。此时我突然心头一亮:在黄昏极重的时刻眼前这病人和年轻的我如此相像:低头思索的姿态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为什么你想离开她?"我问。"我想……她有病。她看起来却一切都很正常。大概是去年冬天吧圣诞节假期之前她和我都留得比较晚。我埋头在写报告抬头已是晚上十时。我去找她吃饭。她在影印我站在她身后一看她在影印的全是白纸。我叫她她便开始伏在影印机上呕吐。断断续续的告诉我很厌倦。不知道她厌倦些什么。""那天后她就拒绝与我作爱。""那时她开始有病吧。很奇怪她在很突兀的时刻呕吐譬如与一个客人谈价钱在法庭里胜诉或在吃东西看色情刊物等等。""这为了她的呕吐想离开她。""她失了踪你应该很高兴。"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我应该是。但我……"那次在戏院里碰到细细是她走后唯一的一次。我辗转知道她当了两年的空姐因为涉嫌运毒被起诉所以停了职后来罪名不成立。她就到了伦敦念法律。她决意做一个正常人正常的职员有一个正常的男朋友。闲来挽着手去看电影她的生命便从此没有我的份儿我想理应如是。但那天她在电影院来将我的手紧紧一握我在电影院里便非常迷乱连电影里的60年代也无法牵动我。电影还未完我便走了。此时天已全黑。我们两人在小小的台灯前两个影子挨凑着竟然亲亲密密。我脱掉白袍要送我的病人下山。我关掉空调病人犹坐着不动我不禁问他:"我还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呢?"他才答:"我应否去找叶细细呢?""啪"的我关掉了灯。一切隐在黑暗里。我说:"她已经离弃你了。"声音如此低就像跟我自己说:"不用了吧她会为她自己找寻新生活。"病人与我一同离去时我才发觉他跟我的高度相若衣着相若就像一个自我与他我。我们都是细细在追寻的什么可能是爱情也可能是对于人的素质的要求譬如忠诚、温柔、忍耐等等。我们不过是她这过程中的影子吧。病人也好我也好对她来说可能不过是象征。我们二人在车里都很沉默很快我们便下了山病人要到中环去赴一个晚餐的约。快要抵达目的地时他忽然问我:"詹医生你和细细在没有做过爱?"红灯一亮我登时煞了车二人都往前一冲:"没有。"我说。"为什么?"他便答:"因为细细有一次说她曾经有过你的孩子。"绿灯亮起病人不等我回答便说:"我到了谢谢再见。"便下车去了。我呆在那里不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是细细的幻想还是真的。我这生或许没有机会知道了。我亦不明白我自己。我分明与叶细细做过爱(她的内里非常柔软敏感而又充满痛楚)我竟要骗他。我如此怀念60年代现在我的生命却如此沉闷而退缩。香港的主权转移到底是为什么。收音机此黄碧云作品《呕吐》Leqiecom第页共页时却播了约翰.列农的《幻想天堂》来。美丽的约翰。列农。美丽的加州柏克莱。美丽的叶细细。金黄色的过往已经离开我。我身后的车子响声彻天。我此时感到整个世界都摇摇欲坠难以支撑。我便下车来在车子堵塞的红绿灯口想起我的前半生我摇摇摆摆的扶着交通灯杆这前半生就像一个无聊度日的作者写的糟糕流行小说煽情造作假浪漫充满突发性情节廉价的中产阶级怀旧伤感但毕竟这就是我自己也实在难以理解。而这时候其实已经是冬天了秋日的逝隐在城市里并不清楚新夜里我感到一点凉意胃里直打哆嗦全身发抖我弯下腰去看到灰黑的沥青马路我跪下脾胃抽搐就此强烈的呕吐起来。《呕吐》黄碧云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5

呕吐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