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仙4剧情对话.txt

仙4剧情对话.txt

仙4剧情对话.txt

上传者: 1053703081
418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10-18 举报

简介:仙剑奇侠传四的全部剧情对话~~~籼米们的最佳收藏

贡猪祭父青峦峰—小木屋小山猪:哦咿~哦咿~云天河:爹,孩儿知错了……小山猪:哦咿~哦咿~云天河:……孩儿不该贪睡,不该误了上香的时辰……云天河:不过……说来说去,都怪昨晚山猪叫太凶,害得人直到半夜还睡不着,睡着了又醒不了……云天河:唉~春天早过了,也不晓得它们在乱叫个啥?小山猪:哼唧~哼唧~云天河:小猪~小猪~小肥猪~你叫再多声“哦咿”也没用,马上把你烤熟了当供品!云天河:呵呵,爹看到香喷喷的肉,心里铁定高兴……云天河:爹以前嘱咐过的,早晚三柱香……你不知道他发起脾气来多可怕……云天河:爹,早上没点的三柱香,孩儿也补上了,还另加了三柱呢~云天河:……爹,你会原谅孩儿吧?云天河:(……一……二…………)云天河:(……三…………)云天河:哈哈,看来爹是原谅孩儿了,孩儿这就去烤山猪啦!小山猪:哼唧~哼唧~??:吼~吼~云天河:什么声音?!……是山猪?小山猪:哦咿~哦咿~云天河:这倒好!抓一只还引一只,哈哈~沉溪猎猪青峦峰(小木屋外)云天河:山猪……在那边——云天河:好家伙,它跑进石沉溪洞了!云天河:(爹交代过,那山洞不让进的……我得马上跟去看看!)云天河:好!回房拿弓,顺便猎山猪!云天河:(呵呵,八成是小山猪的叫声把它引来了,早上梦见吃烤全猪果然是好兆头~)青峦峰—小木屋云天河:(哈哈,今天这顿烤全猪是吃定了~)云天河:哟嚯~~~小山猪:哦咿~哦咿~哦咿咿咿咿咿咿咿~青峦峰—石沉溪洞云天河:(这地方好暗,以前都没进来过——)云天河:(那是……?)云天河:(……爹说过的机关?)云天河:(爹说只要有这机关,其他人绝对不会闯到洞里。)云天河:……不~会~吧!!云天河:刚才闯进来的那只,难不成就是爹说过的“妖怪”?……“猪妖”?云天河:所以才会开机关?!云天河:糟了、糟了!猪妖闯进了石沉溪洞,被爹知道我就惨了!怎么会这样?!云天河:死猪妖,看我饶不了你!把你抓来烤上十遍八遍!!云天河:……可是,又没见过妖怪,不知道打不打得过……云天河:不行!打不过也要打,妖怪厉不厉害不知道,但爹生起气来我可是知道的。云天河:死猪妖,快给我出来呀!云天河:(……不太妙!越往里走地面的土越少,都看不清猪妖的脚印了——)云天河:(咦?!)云天河:(在那边!!死猪妖!看你往哪跑!)??:啊!!谁这么卑鄙,居然放冷箭!云天河:(那是……)??:咦?!——喂喂喂,到底有没有常识啊,把剑当箭射!??:可恶——!少女:我说,你谁啊?难道是住在这里的山顶野人?居然趁别人不注意偷袭!阴~险~!!云天河:…………你……不是吧?怎么还会说人话?少女:这可奇怪了~你还不是一样站在这里同我说话?还是说~你是野猴子变的妖怪?云天河:你才是妖怪!我不饶你——少女:喂,你、你别靠过来啊!少女:哼~比蛮力我可拼不过你,姑娘我有要事在身,不奉陪了!少女:看招~烟雨夺魂!云天河:……呛死人了!!云天河:糟糕,被它逃了……云天河:(这支剑……奇怪~怎么还会发光?……那我以后夜里不是都不用点灯了?)云天河:(啊!光又消失了?……)云天河:(死猪妖不但会变人形、会说人话,还使出奇怪的妖法,按爹说的,道行已经挺高了……)云天河:(……不怕,就算弓箭对付不了它,还有爹教我的剑术,好在木剑我也一直带在身边~那猪妖绝对逃不掉!)红衣少女云天河:(整个石沉溪洞都跑遍了,也没瞧见那只猪妖,难不成逃到洞外去了?)云天河:(呼~但愿爹在阴间偶尔打打瞌睡,没瞧见这里发生的事,不然我可惨了。)云天河:(爹说他和娘葬在洞中,连我都不清楚在哪,他总是神神秘秘的——)云天河:(石沉溪洞……爹……)青峦峰(旧)云天河:喝!——喝!——喝!云天河:喝!——喝!——喝!云天河:哟嚯~三百下练完了!云天河:……咦?爹呢?云天河:爹……云天青:……夙玉,你看这云海雾松,当真是美不胜收,只是这世上没有了你,即使再有千般美景,却也无趣得很。云天青:呵呵,这道理我也是近些日子才想明白,如今我大限将至,反而觉得心里舒坦许多。待我死后,就同你合葬在石沉溪洞。云天青:石沉溪洞……洞悉尘世……哈哈哈,这世上又有几人真能做到,求个问心无愧已是很不容易了……云天青:…………天河,我交代你的三百下挥剑都练完了?云天河:练、练完了。云天青:好小子,什么不学,学起偷看偷听来了!你当爹和你猎的那些兔子一样,耳朵不灵便呐?云天河:不是啊,爹!孩儿、孩儿肚子饿,想叫你一起吃饭。云天青:吃吃吃!你这野小子除了又吃又睡又玩,还会想什么?云天河:呵呵,爹~云天青:算了,今日有其他事要交代你,爹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牢牢记住,知道吗?云天河:……嗯!云天青:有朝一日爹离开人世,就和你娘合葬在石沉溪洞里……?云天青:一切我都已安排妥当,洞口设有机关,寻常人绝对无法乱闯,你也不用费什么心,如果想尽孝道,对我牌位早晚三柱香便是。至于你娘……多年来未曾给她立个牌位,那也是她的意思,我们都不要拂逆吧。云天青:……干嘛?瞧你一张苦瓜脸。云天河:爹,孩儿不要你离开……就剩孩儿一个,没人陪着玩了!云天青:…………云天青:……小子,爹得去陪你娘,再说你整天上蹿下跳,玩得不是很乐吗?云天青:记好了!爹教你的剑术,你练到不好不坏,足以自保就行。我云天青的儿子,岂能受人欺负?云天河:爹,我…………云天青:听不明白也无妨,记在心里,你现在年纪还小,终有一日会明白的。云天河:是,爹。云天青:……好孩子……云天青:夙玉啊夙玉,我若离开,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天河。这些年来,我从未让他下过山,也不知是做对还是做错了……云天青:夙玉,你告诉过我,死生在手,变化由心,地不能埋,天不能煞,此之为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莫非早就料到今日之局?云天青:……唉,也罢,天河的命自是交由他自己,我再多操心过问也是无用……青峦峰—石沉溪洞云天河:……唉……云天河:……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似懂非懂,有点难懂……还是别懂了……少女:啊!!怎么、你比我先到?!云天河:来的正好,看你这回往哪逃!少女:烟雨夺——咦?!少女:不可能!我明明记得还剩一个!!云天河:死猪妖,别想再用古怪的妖法!今天的晚饭已经决定!就是你了!云天河:怎么会……云天河:这把剑……少女:可恶!还好我闪得快!真想要我的命吗?!少女:你到底是哪里来的野人啊!带着一把怪剑,还会自己飞来飞去!云天河:我、我也不知道,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云天河:又是发光,又是自己飞回来……少女:你刚才说我什么?你说的最后一句!云天河:你是我的晚饭!少女:不对,是你说的倒数第二句!云天河:你是猪妖!少女:你你你——!!洗干净你的耳朵听好了,本姑娘“韩菱纱”,好歹也算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几时成了你嘴里的“猪腰”、“猪肝”!云天河:少、女?韩菱纱:而且还说我是你的晚饭,下流淫贼!你想对我做什么?!云天河:你……是女人?爹说过的那种?韩菱纱:越说越过份!你倒是说说我哪点不像女人!云天河:……是女人,那就不是猪妖啰……韩菱纱:(……骗、骗人的吧?这人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呆子,好像连女人也没见过,看起来又不像假的……)山猪:…………云天河:…………云天河:山、山猪…………韩菱纱:…………韩菱纱:哦~我明白了,你追着山猪进山洞,后来遇上我,所以就弄错了,对不对?云天河:我弄错了?……好、好像是……云天河:奇怪……她不是猪妖,那门的机关是哪只猪打开的?!云天河:你,刚才有没有受伤?韩菱纱:哼,可算想起来了,还不过来扶我一把,闪得太急,脚都扭到了。云天河:扶你?云天河:那不行!我爹说过,男女授受不亲,不能乱摸的。韩菱纱:你!想得美!谁让你摸了,是扶、扶我一下!云天河:好吧,我这可是为了帮你……韩菱纱:哼~谢啦。韩菱纱:我说,看你这样,好像完全没见过什么世面,连女人都没见过,应该也不是山脚下村子里的人吧?云天河:我一直住在山上。韩菱纱:难怪从没见过女孩子~真不知道你爹怎么和你说的!云天河:说什么?韩菱纱:说“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啊。云天河:他、我爹说,女孩子的胸和男孩子的不一样,软软的,不可以随便乱摸。韩菱纱:你!淫贼啊!原以为你爹是个儒酸文人,竟然教出你这种傻瓜,没想到也是个胡言乱语之徒。云天河:住口!虽然我听不太懂你在说什么,不过不许说我爹的坏话,他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韩菱纱:好了好了~别气,算我讲错总行了吧?韩菱纱:你一直说这个山洞叫“石沉溪洞”,是不是知道这里的秘密?告诉我好不好?云天河:你是故意闯进来的?我爹说过,不能让别人进到石沉溪洞。云天河:看来猪没开机关,是你把机关打开闯进来的,你到底想干什么?!韩菱纱:我……云天河:(嗯?!有杀气!)云天河:(难道…………这女的要杀我?!)韩菱纱:喂喂喂~怎么说的好好的,你翻脸跟翻书一样?韩菱纱:洞口那里又没写不让人进,我哪知道呀,你说对不对?云天河:话不能这么说吧……你、你到底想怎样?韩菱纱:这样好了,我告诉你我来这儿的原因,你就说出你知道的秘密好不好?韩菱纱:这就扯平了,谁也不吃亏~云天河:我——??:嘘为云雨,嘻为雷霆。通天彻地,出幽入明,千变万化,何者非我!韩菱纱:呀!这、这是什么?!鬼吗?云天河:……不知道,难道杀气是他发出的?韩菱纱:我、我看他好像很凶,我们先跑吧!云天河:为什么要跑?我爹凶起来比他凶多了。??:吾乃魁召,奉主人之命镇守此地,凡擅自闯入者,令其立毙当场!韩菱纱:立毙当场?!山顶野人,小心啦!韩菱纱:不行!这样砍上几百年也伤不了他!只好用那一招了,死马当活马医……韩菱纱:喂,你静下心来听我念咒,我们一起用仙术对付他!云天河:什么仙术?我不会啊!韩菱纱:呆子~所以才让你静下心来听我念,临阵磨枪,总比等死强!韩菱纱:道贯三才为一气耳,天以气而运行,地以气而发生,阴阳以气而惨舒,风雷以气而动荡,人身以气而呼吸,道法以气而感通。云天河:你、你念慢一点,太快了我记不下来!韩菱纱:水之润下,无孔不入;火之炎上,无物不焚;雷之肃敛,无坚不摧;风之肆拂,无阻不透;土之养化,无物不融!韩菱纱:唉,不是让你静下心来吗?不要这么乱七八糟好不好……韩菱纱:好了!我们尽全力打倒他!韩菱纱:(……不行,太厉害了……我心愿还没了,怎么能死在这里……还是和来路不明的山顶野人一起……)云天河:厉害……我跟你拼了!看箭!韩菱纱:你…………!魁召:望舒……魁召:原来是主人驾临。云天河:啊!主人?!魁召:无怪乎吾感应到“望舒之气”而醒觉,初时以为错认,故言行犯上,望主人恕罪。魁召:魁召告退。韩菱纱:……消失了?云天河:呼~好险……韩菱纱:……你好厉害~原来你早知道那个怪物害怕弓和……剑!云天河:它害不害怕我可不知道,反正用砍的打不赢,射死它不就得了?韩菱纱:什么嘛……搞半天还是傻瓜一个,以为你多威风呢……云天河:什么?韩菱纱:没、没有啦,我是说这个山洞够古怪的,居然会有这种东西。云天河:……韩菱纱:喂,怎么了?好歹刚才那么威风,现在又变呆呆的,不会是吓傻了吧?韩菱纱:……是密室?!韩菱纱:这地上的……好像是……道家的符咒!这么说来,刚才那个是用法力驱使的符灵?!韩菱纱:太好了!我就知道剑仙的传说果然是真的!云天河:剑……仙?韩菱纱:是啊,就是仙人嘛,会很多法术,飞来飞去的那种~韩菱纱:你爹说不定也是剑仙的有缘之人,他不许别人进这个山洞,想必是担心泄露了剑仙的行踪吧?云天河:……这我不知道,爹可没交代过。韩菱纱:哎~一问三不知,真没劲!可我瞧你那支古怪的剑,也许就是剑仙之物呢。云天河:你怎么知道?连我爹都没交代过。韩菱纱:嘻嘻,傻瓜,不然刚才那些符灵干嘛怕它?韩菱纱:再说一般的剑长不过三尺左右,这把剑却超出许多,最怪异的是,剑柄和剑身之间没有剑格,要怎么握啊?江湖规矩,文剑挂剑穗,武剑不挂,要说你这把剑是“武剑”,偏又不像……云天河:剑不是只分用来砍的和用来射的吗?韩菱纱:大~错~特~错!除了你这种山顶野人,谁会把剑拿来射!韩菱纱:寻常剑以铁铜打造,再好一点也不过是乌金、玄铁,你这把倒是非金非玉,看不出质地。云天河:那个……用来砍的剑不是用木头做的吗?韩菱纱:不一样不一样,那只是小孩子耍着玩的。韩菱纱:对了,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啊?云天河:哦,这我爹交代过~这是剑!韩菱纱:你耍我呢?我也知道这是剑,我问它有没有名字。云天河:我说了,它的名字就叫“这是剑”。韩菱纱:嘻嘻,怎么可能~我看这把剑即便不是神兵,也算利器,哪会取这种蠢名字?云天河:名字是爹亲口说的。云天河:有一回我问他,既然木头做的剑叫“木剑”,那这把蓝色的剑又叫什么。云天河:爹那天心情好像不怎么好,脸上都不笑,就说名字有什么重要,今天你叫“云天河”,明天也可以改叫“云阿三”,但你还是你。剑也一样,你喜欢取什么名字都行,嫌麻烦就干脆叫“这是剑”,又简单又好记。韩菱纱:…………韩菱纱:哈、哈哈~你爹真有意思!云天河:不对,他是厉害,我打赢了山里那只吊睛白老虎,也还是打不赢他!韩菱纱:(……又在说傻话了……)韩菱纱:好好好,你说得都对,如果他这么厉害,说不定真的认识剑仙,这个山洞里也有大秘密。韩菱纱:喂,我们来都来了,入了宝山哪有空手而回的?嘻嘻,走啦~云天河:等一下,你不能乱闯!韩菱纱:喂,快来看!这玉石好漂亮!像有光在里面流动一样。韩菱纱:不过呢,依我看修这个墓的人是个大大的外行,洞外就有瀑布河流,穴前去水可是大忌,俗话说“穴前水去不聚,则生气外泄”呢!韩菱纱:(最古怪的还是这些冰,和我以前在冰川古墓里见过的一样,硬得不得了……只可惜这回出门前没准备,那些宝贝也没带在身上,不然一定能把冰层破了……这棺材里肯定大有玄机……)云天河:这里…………难道就是爹和娘的墓室?韩菱纱:好冷……整个山洞就这儿最冷,还莫名其妙结了这么厚的冰……韩菱纱:对了,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爹和娘?云天河:我爹说过,他死了以后要和我娘合葬在这里,他不想被打扰,连我也是第一次——韩菱纱:慢慢慢慢——慢!韩菱纱:你、你说清楚!这是你爹娘的墓室?云天河:嗯……韩菱纱:那那那那——那么~这两副棺木里就是他们的尸骨?!云天河:应该是吧……除非这个山洞里还有其他的墓室。韩菱纱:咦?!你看,后面山壁上好像还有……字?韩菱纱:是用剑锋刻上去的!……云天河:写的是……啥意思?韩菱纱:前面两句……说的是秦始皇、汉武帝求仙问道的事,后面两句嘛,我也不太明白……云天河:秦始皇、汉武帝?又是什么人?韩菱纱:唔……真看不出你这样一个山顶野人,居然……韩菱纱:你爹和你娘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剑仙?云天河:剑仙是什么?韩菱纱:你、你再仔细想想,你爹真的没有说起过“剑仙”之类的话吗?云天河:爹只教我练剑,说长大以后不至于受人欺负。韩菱纱:(……你这一身蛮力,像个野人,又学了剑术,不欺负别人已经是万幸了……)韩菱纱:方才看你使剑,不像懂得以气御剑,真正的剑仙都可御剑而飞,瞬息千里,寻常人一辈子也做不到这样的事。云天河:以气御剑?云天河:这个爹说过的,他说那是很难达到的境界,还不如学点强身的剑术杀杀野猪来得实在,至少不会饿肚子。韩菱纱:(……高人的行事当真古怪。)韩菱纱:哎~用膝盖想都知道,你肯定也不明白仙术是什么,不过资质倒是很好。我刚才念的那些咒法也是从一本古书上看来的,没修炼多久,要不是为了打那些符灵,才不会告诉你呢!云天河:我又不想知道,听你那样念,我胡乱想一通,手脚都不受控制了。韩菱纱:你这大呆子,天底下多少人做梦都想学的五灵仙术,被你讲成这样,少得了便宜卖乖~云天河:哦。韩菱纱:什么“哦”,你装傻啊?一副有听没懂的样子……云天河:我是没太懂……韩菱纱:喂,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换你说说剑仙前辈的事了!云天河:剑仙……前辈?韩菱纱:就是你爹和你娘嘛。云天河:哦……云天河:我没见过我娘,听爹说,她生下我之后没多久就死了,她是世上最好的人。韩菱纱:……那你爹真有福气。云天河:爹经常咳嗽,咳出来都是血——韩菱纱:啊!!这么重的病?!云天河:爹他总是待在屋子里,很少出来,他怕冷。韩菱纱:……也许、也许我弄错了,剑仙怎么还会生病……云天河:那个……你、我们快些离开吧,不然爹要生气了。韩菱纱:嘻~什么这个那个,我又不是没名字,叫我“菱纱”就好了。云天河:哦,菱、菱纱。韩菱纱:嘻嘻,不是菱菱纱,是菱纱~傻瓜!韩菱纱:我们先出去吧,在这儿人都要冻成冰了!云天河:咦?!韩菱纱:怎么了?韩菱纱:呀!这把剑怎么回事?云天河:我也不知道!它突然就变这样了!云天河:……咳、咳咳……云天河:不~是~吧——!!韩菱纱:……唔,好痛…………云天河:爹和娘的墓室被我一剑毁了!!韩菱纱:……脚好像被石头砸到了……韩菱纱:你帮我一下好不好?云天河:我把爹和娘的墓室毁了…………!!韩菱纱:……喂………你先冷静一下……云天河: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韩菱纱:我说……能不能先静一静?云天河:惨了惨了惨了……韩菱纱:可恶……云天河:……好痛啊……韩菱纱:我都说了,让你冷静一下!韩菱纱:这样大吼大叫也没用,这事情我也有错,要不是我闯进这个山洞,说不定……说不定什么都不会发生了……如果你怕被爹娘责骂,最多我帮你担一份好了!云天河:那怎么行?我爹说不可以骂女孩子。韩菱纱:那更好了,你爹要是不忍心骂我,说不定对你也只随便说上两句。云天河:……不可能,你不知道他发起脾气来…………韩菱纱:那我们把石头搬开,找找你爹娘的尸骨!云天河:……还是不要了。云天河:这么大的石头压下来,里面不晓得变成什么样,如果再进去打扰,爹肯定打死我,我还是等他出现骂我好了。韩菱纱:(这……算什么歪理啊?野人和一般人想的就是不同……)云天河:啊,菱纱,你刚才有没有受伤?韩菱纱:哼~总算想到我了?喊你又不理,到现在才问,我的伤早好了!云天河:伤能好这么快?那肯定是小伤~云天河:唉……韩菱纱:你!……韩菱纱:(傻瓜傻瓜傻瓜!连气话都听不出来,就不会再多问一句吗?)云天河:……怎么办呀?爹和娘的墓室……韩菱纱:(算了,他够可怜的,说起来我也有错……)韩菱纱:喂,那接下来怎么办?云天河:……你把东西给我先。韩菱纱:什么东西啊~莫名其妙。云天河:墓室里的那块石头,你不是拿出来了吗?我要挖个坑把它埋了,陪着爹娘。韩菱纱:你、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拿,逃出来的时候谁还顾的上那个。云天河:我不可能看错,你要再不拿出来,就算男女授受不亲,我也要自己找啰!韩菱纱:…………哼,怕了你了,给你就是!……反正还有你没看见的……云天河:什么?韩菱纱:没……我说这是上好的古玉,才不是什么石头,你真不识货!韩菱纱:你不会真要埋了吧?云天河:是啊。云天河:哼!我每天都要换个地方埋,不能再让你找到,不信你试试!韩菱纱:(谁要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幼稚……)韩菱纱:(这块玉有点蹊跷,真被这野人埋了,线索就断了……)韩菱纱:喂,你说自己一直住山上,要不要跟我下山?云天河:为什么?山上和山下都是一样过日子,又没不一样。韩菱纱:傻瓜,当然大大的不一样!韩菱纱:我呢~从小立誓要寻遍天下的宝物和传说,山脚下有人告诉我,十几年前这附近出现过一男一女两位剑仙,扶危济困、仗义助人,所以我才不辞劳苦爬上这青鸾峰,想要拜见传说中的剑仙。韩菱纱:最后剑仙没找着,倒遇上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野人。云天河:你说的那些我是不懂,懂了也没啥用啊。韩菱纱:哎,和你说不清。不过你都没想过下山了解你爹娘的过去吗?云天河:我爹和我娘……不就是这样了?韩菱纱:什么这样!你爹那么厉害就很不寻常了,更何况一般人过世,说穿就是挖个坑埋了,除非有权有势才弄得神神秘秘,你爹娘来历肯定不简单!云天河:……是吗?韩菱纱:听我的没错~你把剑和古玉带上,下山四处走走,说不定哪一天遇上你爹娘以前认识的人,就能知道他们过去的事了。云天河:听起来不错,但是……韩菱纱:还但是?韩菱纱:我先说好,我还要去找其他的宝物和传说,没那么多时间好耽搁,天黑以前肯定要下山。你爹要打要骂,我都毫无怨言,不过如果他天黑以后才出现,就剩你一个,我想帮也帮不成了。云天河:…………韩菱纱:哎,你自己想清楚,你不是说你爹很凶吗?又说他很喜欢你娘?云天河:是啊,这有什么好想的?韩菱纱:墓室里也有你娘,现在墓室毁了,你觉得你爹会不会因为你娘的缘故,比以前更凶呢?云天河:我……这个……你别……韩菱纱:真想像不到你爹会如何大发雷霆……云天河:啊……韩菱纱:人生气就很恐怖了,鬼生气那不就是更恐怖?云天河:这……韩菱纱:这附近虽说幽静,但山上的阴气也是很重的,我看瀑布旁那棵古树盘根错节,俗话说“木下有鬼”,阴寒至极……我真替你担心呀!云天河:我……韩菱纱:哎,替你担心也没用,多保重吧,我下山去了。云天河:你等一下!韩菱纱:又怎么了?云天河:……和你下山,真的能知道我爹和我娘过去的事吗?韩菱纱:我也不知道,不过天大地大,巧合之事也是很多的,总比在山上机会大得多吧~云天河:好吧,我和你一起走!我们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韩菱纱:咦?云天河:快点!韩菱纱:(决定就决定了,用不着这么心急吧?还是怕他爹晚上找来?……哈哈!真是没见过更傻的人了。)入世青峦峰—小木屋云天河:屋子里变这么乱!!是、是我爹!!他来过了!云天河: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他生气了、他生气了……韩菱纱:(……又开始发疯了……)韩菱纱:……韩菱纱:……这是……韩菱纱:(……唉,还在发疯……)云天河:……好痛……云天河:……干嘛又扔我……韩菱纱:你冷静一下!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云天河:这是……爹的牌位?韩菱纱:上面刻着“云天青”,我想应该是你爹的名字。韩菱纱:……云天青、云天河……父子俩的名字只差一个字,真少见,该不会你爹给你取名,也是用给“这是剑”取名的方法吧……"云天河:爹说过,我的名字是娘取的。"韩菱纱:(……一家人都很古怪……)韩菱纱:这牌位是我从地上捡起来的……你爹发再大脾气,也不会把自己的牌位都扔地上吧?云天河: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韩菱纱:你再好好想想,没有其他人会来这里?云天河:……云天河:……哈、哈哈、哈哈哈!知道了,是那只山猪!绝对没错!它的蹄印还留在这呢!韩菱纱:什么山猪?云天河:就是我们在石沉溪洞里看到的那只!云天河:我抓了只小山猪给爹做供品,也不知是不是那只大猪的孩子,大猪就毁我房子,把小猪带走了。韩菱纱:…………云天河:呃,我猜的……韩菱纱:真想不到,人虽是万物灵长,但爱子心切,连山猪也是一样。云天河:唉,可惜了一顿香喷喷的烤猪,下次再给我遇上,绝不放过!韩菱纱:喂!你这野人,怎么连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云天河:……你才奇怪,我不吃它们就会饿死啊。韩菱纱:就算是这样,也不用说那么冷血吧!云天河:你生什么气?爹说活着的东西都是要死的。韩菱纱:……韩菱纱:是啊,你们说的都对,可是就算结果都一样,各人的命还是不一样呐……云天河:你说什么?云天河:爹说的对,女孩子有时候很古怪。云天河:不管她~赶快收拾东西!云天河:……爹……孩儿要下山去了……云天河:孩儿真的很想知道,你和娘……你们到底………………真是菱纱说的剑仙吗……云天河:你留给我的剑,怎么有那么大的力量……一百只大山猪加起来大概也没它厉害……云天河:……墓室毁了……都是孩儿的错,和菱纱无关……云天河:爹你说过的,用剑不能心浮气躁,孩儿那时却心里慌张,控制不住力道……爹,你要罚就罚吧……云天河:不过……你要是有其他事,晚一天,不不不,晚几天再来也没关系……云天河:爹,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所以,晚上不用来找孩儿了,孩儿不在……云天河:(老爹的早晚三柱香绝不能少,牌位和香炉都得带着……其他也没什么要带了。云天河:你饿了?没力气站?韩菱纱:以为谁都像你啊,就知道吃。韩菱纱:我在想,这火炉这么大,看样子你爹真的很怕冷?云天河:嗯,除了夏天,炉子都得点着,火要是熄了,爹会冷得受不了。韩菱纱:这到底是什么怪病?云天河:不知道,听说娘比爹更怕冷,大概他们身体都不够壮吧。韩菱纱:(……歪理,猪那么壮,还不是一样会冷……)"韩菱纱:对了,你东西都收差不多了?云天河:嗯,重要的都拿了,得再去树屋一趟,走吧!韩菱纱:树屋?是在房子旁边的那棵大树上?云天河:对啊,沿着树干上去就行了~韩菱纱:(……不愧是野人,和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青峦峰—树屋韩菱纱:……云天河:止血草、鼠儿果……韩菱纱:这儿风景真好!看来你爹娘都是有心人。韩菱纱:……以后我年纪大了,也来这儿住,不问江湖世事。……要是真有那么一天,该多好啊……云天河:风景看来看去还不都一样,不过住这里好哇!到处都能猎到好吃的野味!韩菱纱:野人!跟你说也白说!收拾好了没?云天河:好了,带了些止血草在身边,还有鼠儿果。韩菱纱:看不出哟~你不懂世事,疗伤本事倒不含糊。云天河:会吗?用草药是爹教我的。力气大的野兽没两下就挣脱陷阱了,受伤是常有的事。韩菱纱:这么说来,你的弓也使得很好啰?云天河:还、还好吧,用左手还射得挺准,换用右手虽然力量大了很多,可就是容易射偏了。韩菱纱:挺厉害的嘛,还能左右开弓!我一路上山,光是应付那些猪啊熊啊就累得够呛,等下就靠你啦!云天河:没问题,连爹都夸我打猎功夫高明呢!韩菱纱:(臭美~~你大概也就这么一个长处了……)韩菱纱:那块玉带了没?云天河:带了呀。韩菱纱:不要再待一会儿?云天河:呃……不用了。韩菱纱:嘻嘻……青峦峰(树屋外)云天河:喂~~~走快点吧!不然天要黑了!韩菱纱:瞎~说~~明明离天黑还早得很,肯定是心虚。第一章太平村云天河:哇~~~~~~人好多!这么多人!男孩:王大哥跳舞跳得真好!青年:什么跳舞……小孩子不懂别乱讲,王大哥这是扮钟馗打鬼,等下还得去祠堂前的戏台上。韩菱纱:大惊小怪,没见过人多啊……云天河:是、是没见过啊,人原来这么多啊……韩菱纱:唉……韩菱纱:土包子别东张西望,小心招来麻烦~云天河:快看!中间那个!那个穿红衣的,是他们的大王?……啊,他们走了,往另一个方向去了……韩菱纱:(……根本没在听我说话……)韩菱纱:什么大王小鬼?又在说傻话?云天河:呵呵,原来你不懂啊?猴群里的猴子都会跟着最厉害的猴王。那个红衣服的要不是老大,干嘛一堆人围着他?韩菱纱:傻瓜,我看你干脆去当猴子算了!韩菱纱:你记住了,山下和山上不一样,不是只比谁的拳头硬,凡事都要讲个规矩,就像老百姓要听当官的,当官的要听皇帝的。云天河:那个叫“黄弟”的,很厉害吗?剑法如何?韩菱纱:我又没见过皇帝,哪知道他会不会使剑啊。反正他权力很大,只要一声令下,成千上万的人都得掉脑袋。云天河:这么厉害?那不是已经到了爹说的以气御剑的境界?韩菱纱:哎呀~根本不是一回事嘛。韩菱纱:少问一些有的没的,天色不早了,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息,然后商量接下来要去哪里。云天河:找地方?不用找啦,这儿这么多房子,我随便睡哪都行。韩菱纱:天呐~~傻瓜傻瓜大傻瓜!韩菱纱:房子再多也是别人的,主人不同意你就进去住,是想做强盗啊?云天河:……?韩菱纱:停——!接下来你别问我“强盗”是什么,反正在山下你都不懂,一个不懂和两个三个不懂也没差啦。云天河:哦……饿死了,我想吃东西。韩菱纱:哼,别满嘴死啊死的,你哪有这么虚弱!韩菱纱:这太平村地方小,也没客栈,我们借住在村长家好了。云天河:村长家有好东西吃吗?韩菱纱:……唉,我现在就去找村长,你别跟来了,免得添乱。云天河:那我去看那个穿红衣服的~韩菱纱:……韩菱纱:听好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不~许~惹~麻~烦!云天河:哦,那些人我又不认识。韩菱纱:(哼,就是不认识,才更麻烦。)韩菱纱:我走了,记得你答应的话!(卖粽子旁)李慎:又香又好吃的粽子咧~李慎:只有端午节才吃的到,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李慎:嘿嘿,小哥尝尝看吧。云天河:这个,真的好吃?李慎:哈哈,那当然!看你打扮是附近村子的猎户吧,居然不清楚我李家这块大好招牌~李慎:我们村里还有个习俗,每年端午就有扮钟馗、斩小鬼的戏目,谢他老人家保佑平安。一边吃粽子,一边看戏,真是再好不过了~云天河:……原来山下的人不吃烤肉。云天河:这玩意怪模怪样,外面壳好像很硬,还绑了绳子,古怪。李慎:小哥你……云天河:唔、唔……云天河:唔,不好吃、不好吃!云天河:三两口就吃完了,外面的壳还嚼不烂!李慎:我说小哥,你和我说笑呢?云天河:这种东西哪比得上香喷喷的烤肉,你们吃这个,难怪长得不结实,看我下回猎几头山猪来送你!李慎:哎,等等!你还没付钱呢!云天河:……钱?李慎:一个粽子一文钱,招牌上写得清清楚楚,我小本生意,你可别吃霸王饭坑人呐!云天河:是你要我尝尝,我才吃的。李慎:好哇!你想赖帐?!韩菱纱:怎么回事?李慎:这位姑娘来的正好,你评评理,这小子吃东西不给钱,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云天河:“钱”是什么?是他让我尝尝看,我才拿起来吃,又不好吃……李慎:你敢瞧不起李家的手艺?!韩菱纱:对不住,我这个朋友不懂世事,也不会说话,他欠你多少钱,我赔就是!韩菱纱:(云天河,我竟然相信你不会惹麻烦,可恶~~!!)李慎:敢情你们俩认识?李慎:别跟我谈钱,俗气!钱财事小,名声事大!让这小子乱说我李家的粽子难吃,我以后还要不要在村里混——宋大田:混蛋!给我站住——!宋大田:气死我了!还不给我乖乖滚回鸡窝!!宋大田:……青年:哈哈哈,宋大叔你还是老样子,吼得最响,退得最快~宋大田:谁、谁说的!我今天非教训它不可!宋大田:别以为能生几个蛋我就治不了你!瞧我宰了你炖汤!宋大田:呃……云天河:别怕,我帮你!!女孩:哇!小花怎么不动了?!青年:这、这是什么妖法……猎户:就是就是!刚才眼前蓝光这么一闪,像是一把剑飞了出去,可是剑又怎么会自己飞回来,八成是妖法……宋大田:你!你杀了我家小花!!云天河:呵呵,它凶得很,你又说要宰了它,我帮你一把嘛。宋大田:臭小子,我饶不了你!!韩菱纱:等一下!大叔你冷静点,有话好说。韩菱纱:这只鸡……我、我赔钱就是!宋大田:赔钱?!你赔得起吗?!我这可是一天能下四只蛋的宝贝母鸡,臭小子不知用什么古怪法子把它弄死了,以后我们全家靠什么吃饭啊~!!云天河:吃饭?云天河:简单呐,不就是靠自己的一张嘴张口吃饭,有什么困难?宋大田:气~气~气~气死我也!小子欠揍!李慎:等等!揍人也要有个先来后到,他头一个得罪的是我,宋大叔你让让先!宋大田:凭什么?!看你身上没几两肉,打架行不行啊?李慎:嘿嘿,我有帮手!??:王魁山在此!谁敢吃霸王饭!李慎:王大哥,就是他!头像鸟窝的那个!王魁山:吃霸王饭的,来来来!你跟俺较量较量,看你还敢不敢白吃东西!李慎:这位王魁山王大哥是我们村的大力士,年年都在端午节扮钟馗,他的力气可不比真钟馗小,专门对付那些捣乱的家伙!韩菱纱:你们别不讲理,我明明说了要给钱的。云天河:菱纱,打就打!他们不讲理,我听他们的话,还要被揍!韩菱纱:(不好!野人牛脾气发了……)云天河:就算他们的大王来了,我也不怕!青年:糟糕!那边……王大哥要和人打起来了……王魁山:……厉害,俺不是这小伙子的对手……李慎:王大哥!你、唉!你怎么就输了呢?女孩:呜哇~爹爹骗人,还说钟馗是最厉害的!宋大田:你们!以多欺少,不算英雄好汉!韩菱纱:你说什么?!李慎:说的好!宋大叔,换你好好教训这小子!宋大田:啊?!这个嘛……我看魁山他也是一时不小心……歇息歇息肯定能把他们打趴下!王魁山:俺、俺不打了,刚才这姑娘好像说了要给钱,俺不能冤枉好人。谷婆婆:瞧瞧,今天是端午节,大伙儿本该聚到戏台去看戏,怎么这儿比戏台还热闹?谷婆婆:咦?这孩子看起来眼熟得很呐……我年纪是大了,但眼睛可一点没昏花……云天河:是说我?我没见过你啊。谷婆婆:……像,真是像,这眉毛、这眼睛,和云家那惹祸精十几岁时没两样……村民甲:对啊,他不就是那个云天青?!不对不对……年纪差太多了,可是……云天河:你认识我爹?村民甲:好哇!原来你是那混帐的儿子!他回村了没?!我可要找他算帐!村民乙:谁?!谁说云天青回来了?找他算我一个!云天河:怎么你们都认识我爹?村民乙:岂止认识?那小子的事我记得最清楚了!从小就不学好,三天两头骗我糖吃!村民乙:隔壁阿香喜欢我,他偏要和我抢!幸好阿香有眼光,最后还是做了我老婆!阿香:死鬼~多少年以前的事了,说出来也不害臊!村民甲:你那些事算什么!有一回他趁我醉酒,把我扒光了衣服扔在路上,脸都丢光了!少女:嘻,原来爹还有这样的糗事啊,瞧你平时都一本正经的~村民甲:笑什么笑!静儿你回去,村里大事,小孩子少管!村民丙:你们都没我惨!有一回云天青和我打赌,输了的人要大冬天浸冰水,结果那家伙耍赖,害我……害我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够了!吵些什么?!村民乙:啊?!村长来了!宋大田:村长来的正好!来替我们评评理!云靳:端午节这等日子,喧哗胡闹,还有没有祖宗礼法了?!村民:…………云靳:韩姑娘,我念你一个女孩孤身在外不易,才答应让你留宿村中,可不是让你招出是非!韩菱纱:村长,我们不是——云天河:你干嘛?!云天河:爹说过女孩子是要好好对待的,不是拿来凶的!云靳:你是——?!云靳:云……天青?!云靳:……不对,你刚才说……云天青是你爹?!云天河:对啊,原来你们都认识我爹。云靳:是谁让他进村的?还不快把他赶出去!韩菱纱:村长——?!云靳:云天青早已不是云家子孙,和他有亲缘之人也不得留在太平村中!云天河:菱纱,他说的什么意思?韩菱纱:…………云靳:……看样子你爹也羞于向你提起旧事。也罢,不管你来此何意,今日我就当着大伙的面,再说一说这村里的大事和规矩!云靳:我云家先祖镇守边疆有功,得以被朝廷恩赐修建祠堂,并将原本的云家村赐名“太平”。云靳:赫赫天威,皇恩浩荡!云家后代未再有人入仕已是惭愧,不想到了这代,本家竟出了一个浪荡子云天青,不遵礼法,行止违和,实是家门不幸!云靳:家中长辈痛心疾首,奈何此人屡教不改,已在多年前被逐出家门,永不得返!宋大田:竟……竟还有这事,我十年前才迁过来,都不知道。谷婆婆:唉,云家人虽然读过圣贤书,对那孩子却一点也没办法。韩菱纱:哼,天河,我们走!云天河:等等!我爹的事还没问完呢。韩菱纱:还问什么问,他们除了骂人什么都不会说的!云靳:韩姑娘此言差矣,今日就事论事,绝无像市井谩骂一般有失体统。韩菱纱:村长不知有时候人言快过刀子吗?天河是天河,他爹是他爹,你们这么多人围着一个小辈,还真是客气啊!云靳:岂有此理!放肆了!!村民乙:竟敢对村长无礼?宋大田:就算不管他爹,这小子杀了我家的鸡又怎么算?!村民乙:你们走!不然别怪我们动粗!韩菱纱:走就走,姑娘我也不稀罕留下!云天河:可是——韩菱纱:还可是什么,走了!初涉红尘巢湖—湖边树林韩菱纱:讨厌~昨天明明翻过黄历,怎么大吉也会变大凶?韩菱纱:唔……瞧你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看不出晦气这么重,真是人不可貌相。云天河:菱纱,他们干嘛要赶我们走?是因为我射死了那只胖鸟?那胖鸟的名字叫“鸡”?韩菱纱:怎么可能~那只笨鸟和你爹一比根本不够看嘛,也不知他老人家什么来头,搞得天怒人怨……韩菱纱:尤其那个凶巴巴村长,都过了好多年,气还没消的样子……云天河:他说的那些我爹的事情,到底什么意思?韩菱纱:…………韩菱纱:哎呀~也没怎么样啦!听他唠唠叨叨说一堆,其实就是你爹个性和别人不太一样,后来四处闯荡去了。云天河:哦……云天河:呵呵~韩菱纱:傻笑什么?怪人……云天河:菱纱,你不觉得很棒吗?云天河:原来我爹以前待过这里,离青鸾峰还这么近!韩菱纱:……韩菱纱:喂,如果…………云天河:什么?韩菱纱:我是说假如……你爹他是个大恶人,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他吗?云天河:大恶人?韩菱纱:就是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大家都很讨厌他的那种人。云天河:别人干嘛讨厌我爹?我就很喜欢他啊!韩菱纱:……好啦好啦,不说你爹,就说假如有个人是这样——云天河:不会吧?有人这么可怜?云天河:那我更要帮他了!韩菱纱:傻瓜,你干嘛突然热血起来?!那人说不定是自作自受,做了坏事才会受罚——云天河:呵呵,这个我懂,以前我做错事,也会被爹罚,但他对我还是很好。云天河:如果有个人,别人都对他不好,那他一个怎么可能打赢那么多个,我当然要帮忙,爹说过要保护弱小嘛!韩菱纱:你……哈哈哈,不错不错,锄强扶弱,有当大侠的潜质!韩菱纱:(才怪……)云天河:大侠?是什么?韩菱纱:哎?这个说来话长,先不说了,我们要在天黑前赶到巢湖边,我可不要睡树林!云天河:呵呵,树林也没什么不好,打猎多方便~韩菱纱:哼,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是野人啊……韩菱纱:喂,山顶野人!云天河:啊?韩菱纱:你不是说树林好吗?这里野兽多,你在前面开路吧!云天河:行呀,我开路,哈哈~~~韩菱纱:(唉,真受不了他……一副傻样……)云天河:哟嚯~~好大的水潭!!这就是“海”吗?!韩菱纱:(没听见,没听见,没听见,懒得理你……)云天河:咦?菱纱你做什么?韩菱纱:生火啊……不知怎么了,今天特别累,早点歇息吧。天色都暗下来了,赶夜路不安全。云天河:这样,能生火吗?韩菱纱:啰嗦,不然怎么办,打火石被我弄丢了……应该也不会很难吧?没听说那些大侠在野外还有生不起火的。云天河:菱纱,你搞错了!韩菱纱:什么搞错了?云天河:你在这里等一下!云天河:菱纱,来这边!云天河:这里、这里~~韩菱纱:这是……?云天河:想睡觉的话,一定不要在上风处,不然野兽的鼻子那么灵,等你一觉醒来说不定已经在它肚子里了~云天河:太靠近水边的木头也不好,不容易点着,就算点起来,烟都熏得够呛了。云天河:好了,你看!韩菱纱:这些,都是你爹教的吗?!云天河:啊?爹教过一些吧,还有我自己发现的。韩菱纱:好厉害,难怪你能做山顶野人这么多年!云天河:……?韩菱纱:啊,不,我这绝对是夸你!云天河:会吗?这些都很平常啊,没什么、没什么,哈哈哈~韩菱纱:听到没?好怪的声音,像很大只的虫子。云天河:不是虫子……是我肚子叫,我饿了。韩菱纱:嘻嘻,不早说,那我们吃干粮吧。云天河:干粮?是什么?韩菱纱:(可恶……刚才还觉得他懂很多东西,很了不起……结果该懂的还是不懂……)云天河:菱纱,“干粮”到底是什么?韩菱纱:那,这个给你。韩菱纱:我带的干粮,可以吃,我们分着吃。云天河:原来这就叫作干粮呀!云天河:耶~不用饿肚子,太好了!云天河:……唔,这个“干粮”怎么比那个粽子还难吃,又干又硬,吃得好噎……韩菱纱:出门在外能填饱肚子就行了,哪来这么多挑剔。云天河:……唔,我还没饱。韩菱纱:还说呢,要不是你爹把太平村的人都得罪了,你又这么活宝,我们哪会沦落至此啊!云天河:是山下的人太古怪,一下要那个什么“钱”,一下又乱说话,杀不杀鸟自己都没想清楚,爹肯定也是受不了他们,才住到山里去的。韩菱纱:笨笨笨!人家凭什么白给你东西,吃的用的,都要拿钱去换。韩菱纱:哼,这回算是运气好,万一在城里遇上官差,把你抓到衙门关起来,看你怎么办!云天河:关豺是啥?牙门又是什么东西?韩菱纱: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啊……如果有人不守法令,就会被抓去关起来,严重一点说不定还要被杀头,负责抓人的就是官差,关人的地方就是衙门。韩菱纱:至于法令嘛,是皇帝定的,他说什么大家都得听。云天河:呵呵,那个关豺又不一定打得赢我,遇上他我也不怕~韩菱纱:我不是说过吗?别总比谁的拳头硬。要跟官府对上,就凭你一个人,有几条命都不够。云天河:一个人?不是还有你吗?加一起两条命。韩菱纱:你!……韩菱纱:你少乱说!我、我又和你没什么关系,干嘛帮你……云天河:菱纱,你怎么脸红了?韩菱纱:多话!是火光,才不是我脸红!韩菱纱:……总之如果有人告诉你那东西是拿来卖的,你想要就得拿钱去换!没钱问我要好了,太多我可不帮你出。云天河:哦。云天河:呵呵,菱纱你对我真好,除了爹以外,你是对我最好的人。韩菱纱:胡说什么,你这辈子才认识几个人,又哪里知道谁是真正对你好。云天河:我当然知道。云天河:爹说过,对你好的人,不一定看得出来,要用心去体会,这和学剑术是一个道理,不能只看外表。韩菱纱:……你爹虽然过世得早,可教了你很多东西,不像我,连话都没和爹说上几句……云天河:天天在一起,怎么可能不说话?韩菱纱:就算爹娘在世的时候,我们也不住一起……只有伯父对我好……云天河:……韩菱纱:哎,瞧你那副呆呆的样子,天底下什么事都有,只是你没见过罢了。韩菱纱:不说了,今天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比平时累,早点睡吧。云天河:这就睡了吗?韩菱纱:对啊,养足精神,明天一早赶去附近的寿阳城,不管要办什么事,都还是大城里方便些。云天河:可是……我还没怎么吃饱……韩菱纱:没吃饱就再吃啊,这种事还要问我?云天河:但是干粮没了。韩菱纱:你烦不烦呐?我要睡觉,安静点好吗?云天河:哦……韩菱纱:等等!你说什么?!干粮没了?韩菱纱:你!简直是饭桶!饭桶猪!三天的干粮被你一顿就吃完了,还~没~吃~饱?云天河:也不是一点没饱,就是怕夜里会饿……韩菱纱:哼,干粮我都没吃几口,全被你吃光,要喊饿也该我先喊。韩菱纱:真是懒得理你了,我要睡觉……云天河:(饿醒了,睡不着……)云天河:(……干脆去树林里猎熊,呵呵,烤熊掌~)韩菱纱:……咦?你要去哪?云天河:我、我去猎熊,那个干粮吃得不过瘾,又饿了。韩菱纱:荒郊野外,又是大半夜的,太危险了吧?!云天河:不会不会~熊就是夜里才出来比较多。你在这等我。韩菱纱:可是,这又不是青鸾峰,你对附近不熟……你别去了,我——云天河:什么……?韩菱纱:我——云天河:呵呵,我懂了~爹说女孩子胆子都很小,你一个人待在这会害怕吧?云天河:放心,我不去了,肚子饿最多再想别的办法,我先保护好你。韩菱纱:你懂什么懂,自作聪明的傻瓜!我……我自己……才没那么娇气呢~云天河:娇气?……不懂……韩菱纱:……懒得跟你解释,老是问东问西的……云天河:我……韩菱纱:唉……算了,不说这个了……韩菱纱:嘻,你看!云天河:……粽子?!韩菱纱:哼哼~吓一跳吧?姑娘我顺手牵羊,不不不,是神机妙算,早就准备好了。韩菱纱:那个摊主好讨厌,明明说了要给钱,他还纠缠不休,摆明欺负人!云天河:可是……你拿了粽子,我没见你给他“钱”。韩菱纱:都说顺手拿的了,还给什么钱?韩菱纱:对了!先说好,你可不能学我,这次是那些村民错在先,他们不仁,我们也就不义!云天河:哦……蛮公平的嘛,先不仁后不义,我知道了。但是这个粽子不好吃,里面还好,外面的壳嚼不烂!韩菱纱:原来……哈哈,怎么会有人连粽叶也吃下去!韩菱纱:来来来,你过来,看我大发善心,帮你把粽叶剥了,你再尝尝!韩菱纱:……这样……再这样……好,大功告成~云天河:……唔……好香!云天河:不错!和烤的肉不太一样。韩菱纱:嘻~饥时百味香,有三只粽子也是好的——韩菱纱:咦?你、你又全部吃完了?!云天河:是、是吗?实在很好吃,我一不小心就……呵呵。韩菱纱:傻笑什么?!想蒙混过去?韩菱纱:我可是一口还没吃,肚子咕咕叫呢!云天河:没、没有啦!云天河:啊!这样吧,菱纱你别气,我让好吃的自己送上门来!韩菱纱:你?你那木鱼脑袋,除了气我,还能想出什么妙计?云天河:看我的!云天河:哎哟,痛!韩菱纱:三更半夜的,杀猪啊!云天河:不是,刚才我学母山猪叫,公山猪听到这个声音就会被引过来,呵呵~云天河:春天这招特别管用,就不知道夏天灵不灵了。韩菱纱:什么?母……公……引过来……春天……韩菱纱:你!……好粗俗!!云天河:慢——你听,有动静了!云天河:来了来了,烤山猪!韩菱纱:……真、真的吗?韩菱纱:呀!是妖怪!!云天河:啊?怎么会这样?春天夏天真的不一样啊!韩菱纱:早说你笨了!再这样下去,迟早被你害死!韩菱纱:可恶!从山上一路下来,我受了多少气,你可不可

仙4剧情对话.txt

仙4剧情对话.txt

上传者: 1053703081
418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10-18 举报

简介:仙剑奇侠传四的全部剧情对话~~~籼米们的最佳收藏

☉贡猪祭父 青峦峰—小木屋 小山猪:哦咿~哦咿~ 云天河:爹,孩儿知错了…… 小山猪:哦咿~哦咿~ 云天河:……孩儿不该贪睡,不该误了上香的时辰…… 云天河:不过……说来说去,都怪昨晚山猪叫太凶,害得人直到半夜还睡不着,睡着了又醒不了…… 云天河:唉~春天早过了,也不晓得它们在乱叫个啥? 小山猪:哼唧~哼唧~ 云天河:小猪~小猪~小肥猪~你叫再多声“哦咿”也没用,马上把你烤熟了当供品! 云天河:呵呵,爹看到香喷喷的肉,心里铁定高兴…… 云天河:爹以前嘱咐过的,早晚三柱香……你不知道他发起脾气来多可怕…… 云天河:爹,早上没点的三柱香,孩儿也补上了,还另加了三柱呢~ 云天河:……爹,你会原谅孩儿吧? 云天河:(……一……二…………) 云天河:(……三…………) 云天河:哈哈,看来爹是原谅孩儿了,孩儿这就去烤山猪啦! 小山猪:哼唧~哼唧~ ??:吼~吼~ 云天河:什么声音?!……是山猪? 小山猪:哦咿~哦咿~ 云天河:这倒好!抓一只还引一只,哈哈~ ☉沉溪猎猪 青峦峰(小木屋外) 云天河:山猪……在那边—— 云天河:好家伙,它跑进石沉溪洞了! 云天河:(爹交代过,那山洞不让进的……我得马上跟去看看!) 云天河:好!回房拿弓,顺便猎山猪! 云天河:(呵呵,八成是小山猪的叫声把它引来了,早上梦见吃烤全猪果然是好兆头~) 青峦峰—小木屋 云天河:(哈哈,今天这顿烤全猪是吃定了~) 云天河:哟嚯~~~ 小山猪:哦咿~哦咿~哦咿咿咿咿咿咿咿~ 青峦峰—石沉溪洞 云天河:(这地方好暗,以前都没进来过——) 云天河:(那是……?) 云天河:(……爹说过的机关?) 云天河:(爹说只要有这机关,其他人绝对不会闯到洞里。) 云天河:……不~会~吧!!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空空如也,TA还未上传其他资料~ ~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94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