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男人怎么吻你 ,就怎么爱你!估计很少人知道.docx

男人怎么吻你 ,就怎么爱你!估计很少人知道.docx

男人怎么吻你 ,就怎么爱你!估计很少人知道.docx

上传者: Steven宾宾 2017-06-09 评分 4.5 0 75 10 342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男人怎么吻你 ,就怎么爱你!估计很少人知道docx》,可适用于领域,主题内容包含男人怎么吻你 ,就怎么爱你!估计很少人知道  情人节的夜晚总是充满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时尚又登对的年轻情侣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   符等。

男人怎么吻你 ,就怎么爱你!估计很少人知道  情人节的夜晚总是充满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时尚又登对的年轻情侣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    从公交车上下来季半夏望望马路对面的豪华酒店将身上的羽绒服裹得更紧一点。    没有人知道在她长到脚踝的羽绒服下只穿了一件丝薄的低胸睡裙。睡裙里面是完全的真空状态。    深深吸了口气季半夏的心跳开始慢慢加速。    今晚她就要彻底的交出自己。    和男友欧洋相恋四年哪怕他百般纠缠软磨硬泡她始终守着最后一道防线今天她终于下定决心答应欧洋在情人节的夜晚给他完整的自己。    长长的走廊寂静无声厚厚的地毯吞噬了季半夏的脚步声她没来由的有些心慌摸摸烧红的脸颊她缓缓走到号房间门口。    欧洋说他会在号房间等她。他说这个夜晚会是最浪漫最完美的。    心跳如擂鼓羞涩甜蜜紧张还有莫名的恐惧。季半夏看着紧闭的房门犹豫了半晌才轻轻从口袋里掏出房卡……    “唰唰唰……”浴室里传来响亮的水声磨砂玻璃的浴室里隐隐绰绰透出一个男人**的背影季半夏只匆匆扫了一眼就慌得别开眼睛。    欧洋他……正在洗澡。季半夏有些心慌地裹紧羽绒服坐在床边床对面的大镜子清楚地映出她的影子:    一双清透灵动的眸子波光盈盈写满了少女的期待和忐忑。    此刻的她美的不像话。    欧洋见了一定会喜欢吧?季半夏垂下眼睫忽然想起欧洋的话:“半夏羽绒服下面什么都不许穿哦!进了屋你就脱掉羽绒服如果害羞你可以钻进被子里。”    “咔嗒……”浴室里传来轻微的响动水声停了。    季半夏一个激灵慌得猛的钻进被子连头带脚遮了个严严实实。    房间里温度很高季立夏裹着被子热得难受心念电转她在被子里脱掉羽绒服轻轻扔到墙角。    欧洋一定没猜到她会这么乖吧?……季半夏一颗心跳得几乎要蹦出胸腔了。    侧耳听了一会儿浴室里响起细细的嗡嗡声似乎是电动剃须刀的声音。    浴室的门打开了季半夏猛的闭紧双眼。    虽然已经想好要怎么做可她还是紧张紧张得腿都在颤抖。    地毯上有极轻微的脚步声定定的停在床头。一股极强大的压力感扑面而来季半夏被这气场逼得鼻息都重了几分。    突然一阵钻心的剧痛她的手腕被人死死扼住!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低沉而磁性的男声冷冽得如同窗外的寒风瞬间将季半夏的理智击得粉碎。    不是欧洋!这不是欧洋的声音!    她猛的睁开眼惊骇地朝男子看去。    床边高大的男子正俯身看她眼睛幽深如千年古潭英挺的鼻子和下颌的线条都锋利得叫人心惊。    那双眼似乎一直看进了她的心底。    “啊!”季半夏本能的尖叫一声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摆脱男子的钳制。    男人皱皱眉眼神不动声色地扫过滑落的被子以及她暴露在空气中的曼妙身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你怎么进来的?”    他没有提高声调甚至气息都不曾有丝毫的紊乱可那双冰冷严厉的眼睛却让季半夏冷汗如雨!    这个男人浑身的气息都在说明一件事:他不好惹!    季半夏已经处于魂飞魄散的边缘甚至连自己春光外泄都没意识到只是拼命想要挣开男人。说好的欧洋呢?说好的初夜呢?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房门突然被大力撞开季半夏还没反映过来一群人已经冲了进来。    长枪短炮镁光灯闪个不停刺眼的白光晃得季半夏双眼生疼被子在刚才的打斗中滑到了床下她狼狈的捂住胸口慌乱中竟找不到可以遮蔽自己的东西。    一件黑色的大衣被扔了过来季半夏感激的看向身边的男人却见他压根没正眼看自己。    他闲散而倨傲地站着虽然身上只腰间一条浴巾那神情却傲慢得如同君临天下的帝王。    “傅斯年!放开我的女朋友!你是华臣老总又怎么样!有钱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吗!”欧洋从记者背后钻了出来神情十分愤怒。    季半夏死死盯着突然冒出来的欧洋一双大眼睛被震惊、耻辱和愤怒填得满满的。    原来这场戏是欧洋安排好的!原来她只是个诱饵!是欧洋和那群记者设下的圈套!    虽然她极力的想要忍住两行热泪还是从眼眶中滑落下来。她想怒骂嗓子却哽得完全发不出半点声音。    季半夏裹紧身上的大衣一步步缓缓走向欧洋。    她脸上的表情太过惨烈记者们都惊得忘了按快门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欧洋脸上换上心疼的表情朝她伸出手:“半夏别怕我会……”    “啪!”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欧洋脸上季半夏狠狠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这就是她的好男友!说好了等她毕业之后就结婚会一辈子对她好的男友!    这一耳光极重欧洋被打得眼冒金星只觉得鼻子里流出温热的液体伸手一摸竟是鼻血。    他狼狈的擦着鼻血还想伸手去拉季半夏的胳膊。    “别碰她。”围着浴巾的高大男子架开欧洋将季半夏拉到自己身后:“谁敢动我的未婚妻试试?”    未婚妻?记者们对望一眼镁光灯又开始闪了。    “傅斯年!你不是早就和林氏地产的千金顾浅秋订婚了吗?季半夏什么时候成你未婚妻了?她是我的女朋友!拿开你的脏手!”欧洋有点慌了觉得局势开始超出自己控制了。    季半夏看着挡在她身前的男人高大的身躯有着不可思议的安全感。    傅斯年原来他叫傅斯年。    傅斯年扫了欧洋一眼清清淡淡道:“季半夏是你的女朋友?你问问她看她承不承认。”    季半夏朝欧洋看去他英俊的脸被鼻血染得乱七八糟看上去滑稽可笑而又令人恶心。    这就是她爱了四年的男人吗?她不知道他处于什么目的才抛出她做诱饵对付这个叫傅斯年的男人。但她能肯定一件事:欧洋从来没有爱过她!    心痛得如同要撕裂一般。那些过往难道都是假的吗?**的誓言犹在耳边一转眼所有的甜蜜都被他撕得粉碎!    泪水又情不自禁的涌了出来。季半夏清清嗓子拼命的控制住自己的声音:“斯年这个男人是谁?我不认识!你快让他们走吧!好好的夜晚被他们破坏了实在太讨厌了!”    她冰凉的手掌颤抖地挽住傅斯年的手臂她真怕自己坚持不住瘫倒在地。    记者们面面相觑都有点晕菜了。    之前欧洋给他们爆料说华臣的老总在酒店玩女学生还给了他们每人二十万让他们过来抓现场。    华臣老总的丑闻这绝对是头版头条啊!何况还有二十万的巨额辛苦费傻子才不来呢!虽然说华臣老总不是那么好得罪的但二十万总以让一帮小记者铤而走险了。    谁料到会整这一出?    “听清了吧?都给我滚出去。”傅斯年面无表情语气虽没有一丝波澜却无端让人感到一股杀气。    季半夏不由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城府实在太深了面对这么多镜头他竟能淡定到这个程度。    记者们都匆匆撤离顺便拖走了心不甘情不愿的欧洋。    满室寂静。傅斯年也不看她径直走到床边的软凳上拿起衬衫开始往身上套。    季半夏瞟了一眼他**精壮的胸腹突然心慌起来。    她在墙角找到自己的羽绒服慌慌张张的**又将脱下来的大衣还给男人:“傅……傅先生谢谢你的大衣。”    傅斯年一只手扣扣子一只手接过大衣。    黑色的羊绒越发衬得他的手指修长有力麦色的肌肤光滑而健康。指甲修剪得短短的十分干净整洁。    傅斯年接过大衣拿起软凳子上的长裤那架势竟没有半点要躲避季半夏的意思。    气氛太尴尬了这算什么?    季半夏的脸腾的红透了:“那个我先走了。再见!”    “不如我们做笔交易?”傅斯年停下动作看向季半夏。    他的眉峰低眉毛又生得**一双眼睛隐藏在眉毛的阴影里显得格外幽暗神秘。    “是让我假扮你的未婚妻吗?”季半夏马上反应过来问道:“刚才不是已经演过了吗?”    “不真正的未婚妻明天发新闻通稿宣布订婚一个月后结婚。”傅斯年说的轻描淡写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季半夏吸了口气盯紧傅斯年的眼睛:“你就这么笃定我会答应你?”    “你不是恨那个男人吗?我给你一个报复他的机会。”傅斯年的声音磁性好听季半夏却暗暗心惊。    难怪刚才他敢说出“季半夏是你的女朋友?你问问她看她承不承认。”这种话他早就拿捏住她的心思了。    心思缜密观察力极强善于利用别人的弱点。季半夏在心里默默的将傅斯年划到“腹黑男”的行列。    “只是法律上的夫妻我不会碰你。除了新婚前三个月必须住在我的公寓其他的事情你都拥有完全的自由。你甚至可以交男友。”傅斯年的语气很笃定:“你应该知道如果不这样我们俩都会身败名裂。”    是啊!谁会相信她是被男友陷害的?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和一个只围着浴巾的男人深夜独处一室谁会相信他们是清白的?    季半夏只觉得头痛欲裂。    傅斯年看着季半夏苦恼不堪的样子唇角微微一勾:“给你一个晚上的考虑时间。”    说着他递给季半夏一张名片:“考虑好了打我的电话。”    季半夏会给他打电话的。对此他深信不疑。    季半夏昏头昏脑的走出房间名片太烫手她顺手将它塞到口袋最深的角落。    正要坐电梯下楼季半夏突然从窗户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欧洋!他竟然在酒店门口等她!    心又遏制不住的痛起来。被出卖的愤怒对欧洋人品的不屑还有内心那丝纠结未断的情愫让季半夏脚步发软几乎走不了路。    仿佛心电感应般欧洋也抬头望窗户这边看过来。    季半夏惊了一下怕被欧洋看到赶紧躲到走廊的拐角处。    此刻她不想见到欧洋。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会质问他怒骂他。酒店门前她不想闹得如此难堪。    两个酒店服务员推着小推车走过来车上是客人换洗的床单之类的。二人的对话清清楚楚的传到季半夏的耳中。    “这么高级的羊绒大衣说不要就不要了。啧啧李姐你真是好运气。”    “是呀!正好拿回去给我儿子穿!你摸摸这手感简直柔软得不像话!”被称为李姐的中年妇女喜滋滋的抖开手中的羊绒大衣欢喜的上下打量着。    季半夏不经意的瞟了一眼服务员手中的羊绒大衣顿时愣住了。    那件大衣她再熟悉不过了二十分钟前它还穿在她的身上。    傅斯年的大衣。    华贵低调的内衬上金线绣着的“H”字样晃花了她的眼。十几万的大衣就这么随手扔了。就因为被她穿过?    被轻视被侮辱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真是太高估傅斯年了。这种男人就是典型的伪君子。表面上绅士风度滴水不漏私下里又刻薄又势利!    不要跟她说什么洁癖!有洁癖拿去洗洗不行吗?扔掉。好吧她这种穷丫头碰过的东西都带上了底层的细菌!    一天积累的怒气此刻终于到了顶点季半夏摸出傅斯年的名片拨通了他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季半夏还没调整好自己的语言就听到傅斯年波澜不惊的一声:“怎么?”    怎么你个头啊!装什么大尾巴狼!    季半夏握紧手机一字一顿道:“傅斯年我想好了我拒绝你的提议!”    她屏住呼吸等着。    等傅斯年问:“为什么?”    她就马上毫不手软的告诉他:“哪怕身败名裂我也不和虚伪刻薄的人做交易!”    季半夏等了十秒钟、二十秒钟傅斯年偏偏什么都不问。    季半夏正憋闷不已忽然听见傅斯年在电话里平平淡淡回了句:“好。”    就这样?季半夏看看手中挂断的手机气得几乎想把它扔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全世界都要来欺负她被欧洋算计被有钱人嫌弃被狗仔队拍了清凉照片她到底得罪哪路神仙了!为什么人生这么不顺!    季半夏憋着气恨恨下了电梯。    “半夏!你终于出来了!你听我解释!”欧洋的鼻血已经擦干净了白净斯文的脸又恢复了英俊儒雅的模样。    见季半夏从电梯出来上前几步就拉住她的胳膊不放。    人来人往季半夏不想和他拉拉扯扯冷着脸道:“欧洋我们已经完了。请你放手十秒钟之内如果你不放手我就打报警了。”    “半夏我是利用了你可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啊!傅唯川答应过我只要我帮他把傅斯年搞臭美亚广告的总监职位就是我的!美亚的总监啊半夏!等我升职了攒上大半年我们就有钱买房结婚了!”    欧洋拉着半夏的胳膊压低声音恳求她。    季半夏皱眉:“傅唯川是谁?”    欧洋以为事情还有转机急忙解释:“傅唯川是傅斯年的堂哥他想争夺华臣的继承权。傅老爷子对生活作风十分看重如果傅斯年在这方面出了问题傅唯川就可以借机**。”    原来如此!季半夏唇角弯一个讽刺的笑容:“所以你为了升官发财就不顾我的死活?”    “半夏我也是为了咱们的未来呀!我知道你受了委屈我会弥补你的!”欧洋抓紧季半夏的胳膊开始心慌了。    “我跟你没有未来!欧洋我跟你完了!以后不要再纠缠我!否则我就报警!”季半夏盯紧欧洋的双眼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按了作势要拨通。    “好好我放手。半夏你冷静一点!”欧洋见季半夏动了真格吓得赶快松手:“半夏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气坏了自己的身子我会心疼的!”    季半夏冷冷看着欧洋欧洋最擅长甜言蜜语这样殷勤小意的话如果在以前她会觉得甜蜜暖心现在听在耳中只觉得恶心欲呕!    季半夏挺直脊背看也不看欧洋一眼扬长而去。    转身的那一刹那心终究还是狠狠地痛了。季半夏仰起头使劲逼回眼中的泪水。    不远处的廊柱旁傅斯年只穿一件单薄的白衬衫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良久傅斯年才转身朝地下停车场走去。    “调查一个叫季半夏的人。年轻女性年龄在岁左右身高左右。”傅斯年一边看着后视镜倒车一边用车载电话发号施令。    “好的傅总。请问季半夏是哪三个字?”    哪三个字?傅斯年沉吟了片刻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了敲。    “季节的季中药材里常用的那个半夏。你先按这个来查着试试。”    “好的傅总。”    季半夏没有坐公交车在寒冷的夜风中步行了站一步步走回了自己在城南的蜗居。    眼泪已经哭干了痛彻肺腑的感觉渐渐变得麻木。季半夏清清嗓子揉揉脸颊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    老旧的居民楼三楼的楼梯间还亮着灯。    奇怪连翘怎么还没睡?季半夏匆匆几步跑上楼。    听见开门声坐在桌子前的女孩回过头来。    暖暖的灯光照在她脸上给白皙精致的脸庞镀上一层金边。她的神情如小鹿般温柔乖巧可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却空洞而无神。    “姐是你吗?你回来啦?”季连翘从桌边站起来摸索着朝季半夏走过来。    季半夏走过去揽住妹妹抬手摸摸她的头发责怪的语气也带着宠溺:“怎么这么晚还没睡?不是让你别等我吗?”    季连翘抬起脸微笑着:“姐我一个人睡不着。”    季半夏看着妹妹精致如瓷娃娃的脸蛋又看看她失明的双眼心中一阵阵愧疚和自责。    “姐姐回来了连翘不怕了乖快睡吧!”季半夏拥着妹妹朝卧室走去语调温柔如慈母。    早上半夏煎了鸡蛋又煮了粘稠软糯的大米粥配上一碟子小咸菜牵着连翘的手坐到餐桌边。    “吃吧粥已经不烫了。”季半夏帮妹妹剥好鸡蛋细心的把蛋黄从鸡蛋里挖出来。    连翘不喜欢吃蛋黄喜欢吃蛋白。    季连翘吃着水煮蛋微笑着转头看半夏:“姐姐我们真是搭配的太好了。我不喜欢吃蛋黄你正好不喜欢吃蛋白。所以每次我可以吃两个蛋白你可以吃两个蛋黄。多幸福啊!”    孩子气的话让季半夏的心狠狠的酸了一下。    她轻轻摸摸妹妹柔软的头发:“等姐姐毕业了能挣更多钱了别说蛋白了我们连翘想吃人参鲍鱼姐姐也给买!”    刚收拾好碗筷将妹妹送上盲人学校的校车。手机响了。    “喂?”季半夏看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    “季半夏。我是傅斯年。”电话另一端的男声不徐不疾地说道。    季半夏愣了愣:“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会合作愉快。”    “合作?傅先生你似乎忘了我昨天已经拒绝了你的提议!”季半夏有些火大她讨厌傅斯年语气里那股高高在上的笃定。    似乎他能掌控全世界。似乎她这种蚁民他伸出一根小指头就能捏碎。    季半夏语气里明显的不悦丝毫没影响傅斯年的心情他的语气还是那么平稳:“是吗?如果我能治好你妹妹的眼睛呢?”    “傅斯年!你调查我!”季半夏气的顾不上风度了。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派人调查她!    有钱人都这么有恃无恐吗?    “对。我派人调查了你。知道你身高厘米体重斤就读于南X大学大四新闻传播专业。你和妹妹季连翘同父异母你的母亲在你二岁时离家出走抛弃了你。你的生父和继母在年前死于一场车祸。那场车祸也导致你妹妹双目失明。”    季半夏气得浑身发抖!她忽然有一种脱光被人肆意打量的感觉!    见季半夏不说话傅斯年继续说:“我还知道你和你妹妹都不爱吃蛋黄你妹妹的理想是做一个旅行家。而你的理想是治好你妹妹的眼睛帮她完成梦想。”    “所以呢?”季半夏努力平稳住呼吸冷冷问道。    “所以我来帮你完成梦想。我查过季连翘的病历记录她的双眼只要到美国做个手术就行了。这个手术在美国的成功率是几乎是万无一失。”    这个数字如一道炸雷在季半夏头顶砰的炸开。    意味着什么?季半夏只觉得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    “接受!我接受!”她毫不犹豫的接过傅斯年的话生怕他反悔似的:“我接受你的提议。但你必须确保我妹妹的眼睛能复明!”更多精彩后续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类似资料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工地管理人员自我评价.docx

国庆节儿童画.docx

2017年中国卫生人才网报名时间.docx

最新中医执业医师考试《针灸学》预习:督脉.docx

元旦黑板报图片版面设计大全.docx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精选资料

热门资料排行换一换

  • 余震(文字版).pdf

  • 语言习得机制.doc

  • 黄土高坡风情.ppt

  • 廖伯源:秦汉史论丛.pdf

  • 我们收集了80种中外推荐书目和影…

  • 药师佛七开示.pdf

  • 宋代《崇文总目》之研究,张围东,…

  • 中国六大古都.ppt

  • 心意六合拳十形盘桩法.pdf

  • 资料评价:

    / 10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