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浮生几许,相依莫离

浮生几许,相依莫离.docx

浮生几许,相依莫离

李碧月
2017-05-27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浮生几许,相依莫离docx》,可适用于高中教育领域

浮生几许相依莫离 当我又一次站在斜坡的底端抬头向上望时距我七岁那年离开这里已过去整整八年。 其间我只回来过一次。那时候还是一派热闹喧嚣的景象。七月盛夏的阳光晃得人眼生疼。我敲开你家的门看到床上挂的老式蚊帐依旧是洗的干干净净帐子顶端的小风扇呼呼转着房间里的地板上随意地摊放着几本早已过了时的漫画杂志。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后你邀我进去坐。我们谈着谈着便讲起从前你从墙角旁边拖出了一个大箱子我认得那里面摆满的各种零零散散杂七杂八的玩具都是我们幼时曾在一起玩过的。你问我这些都还记得么?我笑笑说怎么会不记得?我们可都是约好一辈子不许忘掉的。 听罢你也笑了然后拉着我去阳台玩水枪。那时也正是现在这个点儿下午三点多的时刻。我们像小时候那样怀着偷偷去冒险时那种既紧张又激动的心情举枪向对面卿家的房子射击。似是听到了水流与玻璃摩擦的声音没过多久她便出现在了窗前。看到站在阳台上的我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随后一把拽开了窗户欣喜地喊道:“是你?你回来了?” 见我点头她便不管不顾地冲到了你家尖声叫着扑上来抱住了我。我听她埋怨似的轻声啜泣道:“……你也真是的这么久都不回来也不挂个电话给我……”我缓缓拍着她的背对她扬起一个笑容:“是我错了。可我这会儿回来了你该高兴才对吧?”她抓着我的手松了松沉默了片刻抬起头凝视着我眼里全是亮晶晶的波。  但这也不能全怪我这么久才回来一趟也并不是我所想的。我心中日日夜夜都在盼但我而今所处的城市实在是离这儿太远相距千里之遥课业又重父母平时也忙碌。他们在外面有了更大的房子更好的工作 你还记不记得从前那依伯在院子的围墙上种满了玫瑰花。每到花开之时是那般绚烂的火红红到似要滴出血来。但我通常都只是隔着几分米的距离站得远远地看从不去摘因为怕那刺儿会伤了手。而你在这时也会难得地静静站在我身边就好像是所有的时光都在那六月的初夏沉淀下来落进那花瓣里。 你还记不记得在这像个大院似的单位分配居所里我们总喜欢绕着那两个长相怪异的大个水泥墩子玩跑跑抓。蹦上蹦下爬来爬去如此往复一个上午却也丝毫不曾觉得累过。而晚上时便抓着大人给买的话梅糖或者花生酥穿着宽松的睡衣裤并排坐在水泥墩子上看星星。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的高楼大厦视野广阔于是便时常攀比谁找到的星星多。当然在冬天的夜晚也不会这么跑到外面吹风但就待在自己家里定是闲不住的于是便互相串门。不是我去她家玩芭比娃娃便是你来我家捏橡皮泥。玩到快要睡觉了才不情愿的被自己爸妈给喊回去走的时候还要念念不舍地约好明天再去谁家玩。 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你家住在我家楼上。我在晚上睡觉时常会听到你被你妈打的声音哭的那叫一个凄厉。妈妈告诉我说那是因为你调皮才被打的然后叫我要赶快睡觉不然也得挨打。于是我便再不敢说话乖乖闭上嘴只是听着你的哭号想着你会不会很痛。可是每每第二天我再去找你之时你却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了依旧笑笑闹闹地跟我们玩。我忍不住便问你你却把头一昂大大咧咧地说道:“没事习惯了也就没那么疼了。” 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院子旁还有个后花园。我们总喜欢在里面寻找三叶草也就是俗称的钩钩草去了外面的皮只留下内里的茎然后缠绕在一起比谁的韧性大。有一段时间我听爸妈讲似乎有种草能把茎拿来编指环、小动物什么的傻傻的以为是那种钩钩草的茎。于是便兴致勃勃地强迫你和我一起采了一大堆装篮后扔在太阳底下晒干。只是当我拿起来想把它们绑在一起时却一碰就碎成了粉末。即便如此我却也还不死心又尝试了好几次当然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住在斜坡对面的琪领我去了一个秘密基地。那是一个半山坡上面有着大片各种各样的花、狗尾巴以及口哨草。然而在去往那坡顶的地方有一条大沟虽说按我现在的身高看已经只不过是迈一小步就能跨过去的小渠了然而当时却觉得简直是不可逾越。然而她们却不肯拉我过去只留我一个人在对岸干等。我气不过便把这个地方告诉给了你。你先跳到对面然后叫我踩几步滑到沟底再在上面拉住我的手让牵着我向上爬。后来居然果真就那么上去了。尽管我的鞋里弄进了土可我真的是非常开心。那时你还教我吹口哨草现在想来也觉得真是神奇就那么小小一片的草叶居然能吹出那么尖细高亢的声音。只可惜我现在早已记不清那草到底长什么样子也就更想不起究竟是怎么吹的了。 而当她们知道了我对秘密基地的“背叛”后我们几个闹翻了。那时都还是小孩很天真自以为聪明地想了一个办法去报复从旁边的建筑工地上偷来大把沙子洒在了卿家的门口还泼了些水想让人更容易滑倒。然而结果却是弄得那地面一团糟。就在我们即将大功告成之时居然被依伯抓住了。你又是被狠狠的一顿骂而我却是看在女孩子的份上没受处罚。晚上我躺在床上听见你的哭声是那样尖利穿过隔板划破空气。我知道你一定是又被打了心里隐隐的有些过意不去。这明明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小孩子天性本就好玩怎该因一次顽皮而这样责罚你?  童年时的记忆都还如此清晰宛若生了根般地刻在心里像是昨天才发生过的一样。然而此刻我却只能够轻叹倘若你现在还活在这世上也该同我一般大正要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花季年华了吧? 只是在那个十岁的午后我们都还只顾着玩弄手中的水枪看着一道道水柱穿透空气折射出七彩的光。那时的我们都还觉得来日方长没什么好害怕。然而现实却是生命看上去还很久只是我们谁也不能预测以后谁也不知道未来将要发生什么。 我对你最后的印象便是你站在窗口只露出肩与头一边笑一边对我挥手。 那时又有谁能够想到这一别竟是自此就混入茫茫人海再也寻觅不到。  时光匆匆流去。直到那天我看到了那条新闻。一瞬间仿佛从遥远之处传来一声悲鸣那样清晰而又无可抗拒地闯入我的脑海里像一把钝了口的刀反复搅动着我的记忆直到它们全都糊成一团再也分辨不清。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这实在是太过残忍了。明明是不到一年前的暑假我们才刚刚见过面的啊怎么会成了这样呢。你才十一岁不到呀正是即将要迈入青春期的年纪。那个凶手①他是怎样狠的下心来毫不留情地夺走你们这样如花般的生命的啊! 那一刻我多想再一次拼命摇着你的肩问你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守信?我们是曾说好的啊一辈子都要做最好的朋友互相依靠谁也不许先离去。只可惜你再也不会睁开双眼来看看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你的葬礼我没有去。因为我无法承认现实我宁愿你还作为回忆活在我的脑海里。 我只是在那个对你而言陌生的城市里为你点起了一圈白蜡烛。在那尘世的彼岸不会再有鲜血不会再有哀伤。我多希望你别再惊慌害怕还可以像原来一样安安静静的和我一起赏玫瑰花。  现在依旧是下午三点几乎如同五年前一样。暖黄色的旭辉洒在高高低低鳞次栉比的建筑物上而街道被染上了些小小的碎影看上去无比温馨。 可眼前的情景却让我觉得像是经过了沧海桑田。 我站在看门依伯的小木屋前手指抚过门上的纹路顺着那些凹凸不平的沟壑兜转感觉又像是回到了当初。只是我明白其实有些东西早就已经不同了。比如说这一次是再不会有人把门打开走出来提着壶给花花草草浇水然后摸着我的头说:“嘿长这么高了啊。” 现实中回应我的只是一片静而已。无休无止像是永远不会被打破。没有门房的老伯也没有那盛开一院的姹紫嫣红。有的只是一丛丛的绿在午后的阳光里沉默的回望着我。 我盯着那抹绿木然发愣。如今我又回来了可你怎么却已不在了呢?当我终于能再一次站在这里的时候这花儿该是开了又落已过几重?而那么多的花瓣应该也都早就化作尘埃碾为泥土归入无人之处。 那个依伯在几个月前就已住院现在这里只是空房一间。而我望向旁边的一座屋子那曾是卿住过的只是此刻也已人去楼空。这大院里原本的住户差不多都是搬的搬走的走早已不复当初。 我这才想起自己也是来告别的。我再挽留也都阻止不了老屋被卖走。 我忽而就感到没来由的不安起来转身朝那甬道奔去。然而随着路尽头的情景进入视野我的脚步却不知不觉的变慢下来眼前也一点儿一点儿地模糊了起来。我感到眼眶发涨然后就有什么滚烫的东西顺着脸庞滑落下来 因为我看到的不是熟悉的石板台也不是熟悉的铁栏杆而是一堵臃肿的水泥墙。 灰色的墙体像是无声的讽刺。它耀武扬威地站在我面前好像在对我嘲笑:“你为什么不早点来呢。现在可是来不及了。” 我想过我来告别时可能发生的那么多种情况却惟独没有想到一种我来晚了。 摆在我眼前的早已不是我和你原先生活过的那栋楼。在他人眼里这或许只不过是一栋房子的的新生然而在我眼里这却是老屋的残骸、尸骨以及它的永远逝去。 我像是一下子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呆呆地站在那里。有一瞬间我觉得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孩子带着银铃般的笑声从那扇铁纱门中跑出来末了却发现那是童年时的我自己。 所有的一切都已结束被埋在了土地里。只剩眼前那一片灰蒙了我的眼也蒙了我的心而且此生都没有再驱散的机会。 老屋和你都已不在。哪怕我此时想做再多的弥补就算只是想再看一眼原来的我们都遥不可及。 回忆已被打碎。那些重建对我来说就好像毁灭。 我怀着最后一点期望与祈愿去看了看曾经的秘密基地那片花田。 然而机器巨大的轰鸣声把我最后一点希望都消耗殆尽。我是如此卑微地站在那里看挖土机不断地铲起一捧又一捧的枝叶倾泄在一边。它们像被当做垃圾一样的丢弃在那里。旁边的民工告诉我政府规划要拓宽道路所以这些必须得被铲除。然而我已不知能再说些什么也再没有眼泪可流。所剩的只有满地心酸。 我深深看了一眼远处剩余的那最后一小片野雏菊淡黄的小花还不知疲倦地在风中摇曳像是对即将到来的命运一无所知。我再也不忍心在这里待下去我几乎都能想象到当那水泥被浇灌下去时它们发出的痛苦呻吟。 我逃一样地离开了这里。将来这平整的水泥地下会是千万花儿和野草的身躯像一块最好的墓地。 它成了我的伤心地我不会再有勇气来这里。所有儿时的笑容与嬉闹都化为脑海中放映的无声电影。 别了我的老屋还有我亲爱的你。 浮生几许记忆中我与你相依莫离。  (注①:这里所指的凶手是南平特大惨案中的罪犯)寄语:作者再次回到童年玩耍的地方幻想与逝去的朋友叙旧但现实却是镜花水月梦一场“浮生几许相依莫离”是我们在漫长时光之中最美好的祝愿。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7

浮生几许,相依莫离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