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研究

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研究.doc

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研究

继续去颠沛流离
2017-11-1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研究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研究中文摘要上编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研究文言小说评点是中国古代文言小说批评的主要样式,它的评点对象是我国古代以文言创作的小说,本文对古代文言小说评点进行了初步梳理和研究。第一章《中国文言小说评点研究导言》首先对文言小说和文言小说评点点进行了界定,并指出文言小说评点的形式主要有序跋类、评注类和符号类三大类,功能是帮助阅读者更好地理解作者的创作意图和作品的艺术特色。本章通过对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研究的现状分析,肯定了以往研究者的成绩与贡献,同时指出:以《聊斋志异》为代表的古代文言小说的评点研究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和系统的研究。第二章《文言小说评点的发展与流变》按时间分段,将古代文言小说评点分为宋前、宋元时期、明代和清代四期,分别对各期发展和流变状况做了评述。《聊斋志异》是古代文言小说的代表作品,据统计,该书在清代的评点者有十六家之多,也是文言小说评点的最高峰。第三章《〈聊斋志异〉评点:文言小说评点之高峰》介绍和分析了“聊斋体”文言小说评点之形式、《聊斋志异》评点之内涵及《聊斋》仿书的评点,肯定了其在文言小说评点史上的地位。第四章《文言小说评点的功能、价值与局限》分析了文言小说评点的动机,阐述了评点家们深感于其评点对象惩恶扬善、弘扬至情等主旨,因而对文言小说进行了细致而全面地评点解析,促进了文言小说的普及与传播。并指出文言小说评点具有一定的史料、传播和艺术价值,值得学者进行深入研究。下编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本编年叙录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本叙录依据公私书目清理出古代文言小说评点本多部,大致按照评点年代先后排列,逐一简介其存佚、评点者、内容和价值等,并摘录部分较有价值的评语,供学者参考。关键词:文言小说、评点、发展与流变、《聊斋志异》、动机、功能、价值PartOneAstudyonAnnotationsof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Annotationso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isthemajorformincriticismof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Itsobjectsareancient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comparingwithpopularnovelsAndithasmanyformssuchasprefaceandpostscript、Annotationsandnotation、denotation,etcThefunctionofAnnotationsistohelpreadersfurtherunderstandwriters’intentionandnovels’characteristicThefirstchapteranalysisthepresentconditionofstudyonAnnotationso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affirmstheachievementofformerscholarsandpointsoutthatAnnotationso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whoserepresentativeworkisLiaozhaizhiyi,hasnotbeenstudiedsystematicallyChapterTwointroducesthedevelopmentofAnnotationso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anddividedAnnotationso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intofourperiods,preSong,Song,MingandQingdynastyThewriterthenanalysisthedevelopmentandtransformationofannotationso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ineachperiodseparatelyLiaozhaizhiyiisthemostremarkableworki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ItisstatedthatthereweredifferentAnnotatorsinQingdynastyandwasthepeakofAnnotationsChapterThreeanalysesnovels’formatofLiaozhaizhiyistyle,assaystheconnotationofitsAnnotations,thereforeaffirmsitsvalueinthehistoryofAnnotationso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ChapterFouranalysesthemotivationofAnnotationso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AnnotatorsinMingandQingdynastyanalyzed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carefullybecausetheyweremovedbythesubstancesinthesenovels,suchaspublicationofgoodnessandpunishmentofbadness,adorationofrealloveAnnotationsacceleratedthespreadingandprevalenceof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Annotationshashistorical,propagationandartisticvalues,thereforeisworthofbeingcarefullystudiedbyscholarsPartTwoThedocumentationofAnnotationsO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Inlightofproceedingstudies,wehaveputinordertheAnnotationson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inhistorybasedongovernmentandpersonalbibliotheca,examinedandsettledtheexistence,theAnnotatorandthecontents,thenextractsandevaluatestheAnnotationsnotesforthefurtherstudiesofotherscholarsKeywords:novelswritinginclassicalChinese,annotations,thedevelopmentandtransformation,Liaozhaizhiyi,motivation,function,valuation目录上编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研究第一章中国文言小说评点研究导言第一节文言小说评点之界说第二节文言小说评点研究之现状第三节文言小说评点研究的研究意义和构思第二章文言小说评点的发展与流变第一节宋前文言小说评点之雏形第二节宋元时期的文言小说评点第三节明代的文言小说评点第四节清代文言小说评点概说第三章《聊斋志异》评点:文言小说评点之高峰第一节概述第二节“太史公曰”与“聊斋体”文言小说评点形式第三节《聊斋志异》评点之内涵第四节《聊斋》仿书的评点第四章文言小说评点的功能、价值与局限第一节文言小说评点的动机和功能第二节文言小说评点的价值第三节文言小说评点的局限性下编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本编年叙录凡例唐前文言小说评点本叙录唐五代文言小说评点本叙录宋金辽元文言小说评点本叙录明代文言小说评点本叙录清代文言小说评点本叙录附表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本年代分布表附录一《聊斋志异》评点研究论文目录附录二其他文言小说评点研究论文目录附录三小说评点部分研究论文目录附录四年《红楼梦》脂砚斋评点研究论文目录主要参考书目后记第一章中国文言小说评点研究导言评点是中国文学批评一种特有的形式。诗文评点形成于唐宋时期,戏曲、小说评点则繁盛于明清两代。小说评点则是小说批评的主体样式,它附丽于小说文本,反映了当时的时代思潮和文学观念,表达了作者的思想情感和小说理论,其内容或对作品主题思想加以阐述,或联系社会现实发表议论,或剖析作品写作手法和艺术特色,“能通作者之意,开览者之心(李贽《忠义水浒全书发凡》)”,兼之形式多样,长短自由,语言活泼,在中国古代文学史、文学批评史和文学传播史上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国古代小说的批评理论,很少有完整系统的专门性论著,主要是体现在对某些小说的评点文本中,如李贽、叶昼、金圣叹等对《水浒传》的评点、毛氏父子对《三国演义》的批评、张竹坡对《金瓶梅》的批点、冯镇峦和但明伦等对《聊斋志异》的评点等等。因此,研究中国小说理论史离不开对小说评点的研究,而文言小说评点,是小说评点研究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第一节文言小说评点之界说我们首先需要对文言小说和文言小说评点分别做一个界定。一、文言小说文言小说是我国最早成熟的小说样式,一般说来,它是与白话小说和通俗小说相对而言的,这三个概念需要我们进行认真的考察和区分。中国古代小说从语言上分为文言小说和白话小说。《中国古代小说百科全书》对二者分别给予这样的定义:“文言小说:古代小说体裁。泛指一切用文言(汉语的一种书面语)写作的小说,以与白话小说相区别。例如魏晋南北朝的志怪小说、唐宋的传奇小说、明清的笔记小说,以及《世说新语》、《聊斋志异》等,均包括在内。”“白话小说:小说文体。指唐宋以来用白话写成的小说。语言文字性质的不同,是它与文言小说的主要的区别。”可见,文言小说和白话小说的分野,主要是按其语言形式而论,凡“以俚语著书,叙述故事,即今所谓‘白话小说’者是也”。在学术界,白话小说又往往被等同于通俗小说,但实际上,白话小说与通俗小说之间并不能完全画上等号。通俗小说与上述两个概念的划分标准并不相同。《中国古代小说百科全书》对“通俗小说”一词的解释是:“泛指适合于群众的水平和需要,并且容易为群众理解和接受的小说。从总体上看,它的绝大部分是《中国古代小说百科全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年版第页。同见上书第页。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第十二篇宋之话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年版第页。白话小说但也有一小部分是用浅近的文言写成的小说(如《三国志演义》)。很多历史演义小说都以‘通俗演义’为名。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所收,‘以语体旧小说为主’(《凡例》)。书不以‘白话小说’为名,正因为兼收了一些用浅近文言写成的小说,如《史》、《痴婆子传》等。”可见,白话和通俗小说的范围并不完全等同,通俗小说事实上包括绝大多数的白话小说和一小部分文言小说。这是由于在古代,某些文言小说因题材为广大读者所喜闻乐见,也是通俗易懂的。如明代通俗类书《燕居笔记》、《国色天香》、《绣谷春容》等,它们大多既收录《钟情丽集》、《金凤钗记》、《娇红记》等文言传奇,也收录了《红莲女淫玉禅师》等白话小说,反映出文言小说和白话小说一样通俗普及,深受各阶层读者欢迎和喜爱。也有人以篇幅长短作为判定文言小说的标准之一,认为文言小说“外延包括传奇小说和笔记小说,以短篇为主,中篇为辅”,“就‘文言小说’一语的约定俗成的含义来看,通常是不包括长篇在内的”,因而将长篇文言小说排除在文言小说研究范围之外,如清代屠绅著《史》一书,洋洋洒洒将近二十万言,清代方文喻所作《水月奇缘》亦为章回体长篇,共分一十八节,等等。现代研究者对于这三个小说概念的区分界定也时有差异,如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收录白话小说八百余种,也有极少数是文言小说徐朔方在其整理的《晚明通俗小说〈绣谷春容〉》一书中,把收有文言传奇的通俗类书均列为通俗小说。欧阳健和萧相恺在《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的《编辑说明》中说道:“作为通俗小说书目,不收传奇体笔记体文言小说,已为凡例所确定。但凡例又规定:若干为从来之通俗小说书目著录之章回体文言小说,酌情收录,留有灵活处置的余地而浅近文言与白话的界限一般比较难以划清,各撰稿人鉴定的标准又有宽严之不同,故书中收有少量之文言小说,亦情理中事。《国色天香》、《燕居笔记》等通俗类书,载诸体小说,间以书翰、诗话、琐语、笑林,本书亦予收录。”因而,我们对文言小说和通俗小说的界定和区分,不能仅仅由其语言形式来判断,而应由其娱乐性的创作目的、商业化的传播方式、世俗性的审美特征和学界的一般惯例来进行判断。有人认为,文言小说在内容和形式上应该具有如下特征:第一,文言小说的创作主体一般都是具有一定文化素养的文人,以唐人传奇的作者为例:元稹、牛僧孺位至宰执白居易白行简兄弟、沈亚之、蒋防、李复言等人都文名赫赫。著名传奇的创作者几乎全是当时第一流的知识分子。其次,创作动机和目的不同。文言小说的作者或意在评价人生,或意在劝戒世风,或意在抒发情怀,其创作大见《中国古代小说百科全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年版第页。本段引文见陈文新《文言小说审美发展史》,武汉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参见《古代“通俗小说”考辩》,任明华著,齐鲁学刊年第期。都不以赢利为目的,而只是自娱或娱乐亲朋好友。白话小说的作者却往往是将作品作为谋生的手段,或为了刻印出售。前者可以单凭一己的感兴,具有独立挥洒的自主和随意性而后者以小说为谋生手段,则必须考虑读者群体是否乐于接受,同时还要顾及社会舆论的评价,以至受限于公众传媒式的言论自由度等因素。第三,鉴于以上两点,文言小说的语言往往具有简洁典雅的艺术特色。这显然是由于其作者多为具备丰厚学养的文人,讲究文体章法,在创作中运用文史典故、点缀诗词韵语才能得心应手而白话小说则为了适应下层读者受众,大量运用民间口语,语言则更加浅显通俗。应该说,以上这几个观点是基本上能够概括文言小说的主要特征的。另外,由于传统的小说观念认为小说乃“小道”,其意义仅在于显劝戒、广见闻、助谈资、资考证,许多本属杂史、地理、佛道、谱录等的作品,如清代笔记小说《觚剩》中又有《广东月令》、《牡丹述》等杂记,也被列入小说家之流蒲松龄《聊斋志异》中,也有《地震》、《山市》等描写自然现象的作品等。这使古代小说的概念相当宽泛,内容非常芜杂,边界模糊不清。明代著名学者胡应麟曾论及小说分类的杂乱与困难,云:“小说,子书流也。然谈说理道,或近于经,又有类注疏者纪述事迹,或通于史,又有类志传者。他如孟《本事》,卢环《抒情》,例似诗话、文评,附见集类,究其体制,实小说者流也。至于子类杂家,尤相出入。郑氏谓古今书家所不能分有九,而不知最易混淆者小说也。”故在选录和研究中,繁芜混乱的小说分类和归属,也是需要我们仔细加以甄别的。本论文所提及及下编叙录收录之文言小说,大致按语言形式加以判断,一般以古代书目和近现代文言小说目录为标准,并根据作品实际情况进行筛选。半文半白的《三国志通俗演义》向来是通俗小说的代表,显然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因而与其语体形式类似的《僧尼孽海》等书,也未纳入本文的研究视野明代《绣谷春容》、《燕居笔记》等通俗类书,因其中的中篇文言传奇颇多有价值的评点,也属本论文的研究对象,亦予以收录。二、文言小说评点我们再来看看小说评点:作为中国古代小说批评的独特样式,小说评点包括白话小说评点和文言小说评点,从总体而言,白话小说评点与文言小说评点有一定的差异,白话小说评点不只是一种单纯的文学批评样式,而是一种融文本修饰、思想批评、艺术鉴赏、理论建构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活动。而文言小说评点则基本上以思想批评、艺术赏鉴为主体。参见陈策《论我国通俗小说的起源和流变》(载《渤海学刊》年期、萧相恺《关于通俗小说起源研究中几个问题的辩正》(载《复旦学报》年第期)等论文。参见《中国古代短篇小说代表作评注》前言,何满子、李时人选编,何满子评解。光明图书网年月日。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九流绪论》。在中国古代,小说评点形式来源于经注,肇端于诗文批评,至明清两代蔚为大观,这与明代通俗小说创作的繁荣密切相关。明代以来,《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等大批名著相继问世,这些作品或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当时丰富的社会生活,加之其语言通俗易懂,易为普通群众理解和接受,受到各阶层读者的广泛欣赏喜爱。创作的繁荣带来理论的活跃,一些具有进步思想的文人相继大力提倡通俗小说,李贽、金圣叹等正是他们中的先行者,首先开启了评点小说之风气。此后仿效者纷起,形成了我国文学批评史上的小说评点派。他们或旨在劝善惩恶,或意图发泄激愤,以序跋、读法、评批、注释和圈点等多种批评方式,对作品进行鉴赏和评论,提出了许多很有价值的文学和美学观点,有力地推动了明清小说的传播和发展。小说评点的功能最初源于对文本的注释,早期的小说评点主要是为内容作注,使“句读有圈点,难字有音注,地里有释义,典故有考证,缺略有增补”。其目的是为了辅助文化程度不高的市民阶层阅读小说,较少涉及文学创作理论与社会思想批评。随着评点这一批评形式的不断发展与成熟,评点的注释功能日益淡化,而理论和个人色彩愈来愈浓厚。首开风气的应属明万历三十八年出版的《水浒传》李贽评点本,此后,文人评点小说蔚然成风,评点在内容上逐渐向“评”的方向倾斜,着重对作品的主题思想和艺术特色加以阐析,帮助阅读者更好地理解作者的创作意图和作品的艺术特色而且,一部小说常有多家评点,评点者联系社会现实发表议论,表达个人阅读感受和心理,抒发自我情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往往出现“道学家看见淫,经学家看见《易》”这样的现象,这有利于读者博采众家之说,了解作品的多层面内涵。同时,中国评点家以鉴赏者和批评家的双重身份对作品加以评论,既置身于事外,又置身于事内,在评点中融入自己的情感体验,在分析中结合审美感受来谈故事的审美特征,时而击节称颂,时而扼腕叹息,时而大呼“快快”,其喜怒哀乐尽现纸上。可以说,中国古代小说的评点者将批评过程变成了导读、鉴赏和参与创作共存的过程,其见解体现了极高的审美悟性,这一点是西方批评家们难以企及的。文言小说评点与白话小说评点的发展大致相仿,明以前,文言小说评点已开始出现,而以明清两代最为兴盛,表现在形态上,由明至清,文言小说评点的形态亦经历了一个从“释义兼评”到纯粹评点演进日益成熟的过程,从最初单纯注释性的夹注发展出序跋、读法、注释、评批(包括眉批、夹批、旁批和总评)和符号(主要是圈点)等多种样式组成的丰富多样的批评体系。参见谭帆《中国古代小说评点的文本价值》,《学术月刊》年期。见万卷楼本《三国志通俗演义》“识语”,转引自谭帆《中国小说评点研究》第页。就广义而言,文言小说评点形式主要包括三大类:序跋类、评注类和符号类。序跋类包括序跋、凡例、弁言、读法、品题等多种名称,一般出现于书首和书尾,对作者生平、创作动机、艺术水平等做概括性介绍。随着作品被反复刊刻印刷,一部作品常有多篇序跋、读法等,往往连篇累牍、数量庞大。如《世说新语》仅在宋代就有汪藻叙录、刘应登序、董和陆游跋等多篇序跋《剪灯余话》在明永乐年间即有曾、王英、罗汝敬、张光启多人序言及李昌祺自序。评注类主要指作品正文中的总评和眉批、夹批、行间批、侧批等评语,其内容又包括对作品文字的注音释义、疏通考证和对思想内容、艺术价值的阐发评价两种。与白话小说评点相比,文言小说的评点仅与评点篇目的内容相关,而多不具有连贯一致性和前后呼应性,也较少完整系统性的理论阐释,这与文言小说篇幅大多短小的特点是分不开的。符号类则指在正文里以截、抹、圈、点等特殊符号,“称赏处示以朱围子,删削处示以墨勒帛”,着重指出评点者认为需要注意的字句段落,其目的是“所以抉出书中紧要之处,俾人一望而知,足补章句所不备,实亦可为章句之一种。”有些评点作品,形式上仅有圈点,对故事思想、艺术特色等并无评析,如上海图书馆藏明万历二十三年()署名明代焦评的赵开美刊本《东坡先生志林》,仅有红色圈点,而实无评论性文字。评点形式的丰富完备对于小说批评逐渐形成完整的理论体系也无疑起到了促进作用。当然,各种形式齐备于一体的评点作品还是少数,眉批加总评的形式是明清两代文言小说评点的常见形态。有些评点本,实际上只有注释性文字,如《穆天子传》有晋郭璞注、清檀萃疏《山海经》历代均有注疏本,仅清代就有吴任臣、汪绂、毕沅、吕调阳、吴承志等多家校注宋代刘应登批点《世说新语》,旨在疏通文意、校勘文字明《剪灯新话》有嘉靖刻本《剪灯新话句解》清代陈球所撰文言长篇小说《燕山外史》有光绪初永嘉傅声谷辑注,等等。这些小说的评点内容全为注音释义、疏通全文,功能仅为方便读者阅读,并无评论、分析性质的文字,很难体现文言小说评点的思想和艺术价值。在文言小说评点中,还有一个与通俗小说迥不相类的特殊现象:即由编作者自评的作品数量极多。据笔者统计,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本约有一百二十种,而由编著者自行加以评骘的评点本就有六十余种,占评点总数的一半左右。而据见钱钟书《管锥编》第四册,中华书局年版第页。吕思勉《章句论》,转引自张伯伟《评点溯源》,《中国文学评点研究论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版第页。《燕山外史》清代文言长篇小说,陈球撰,有光绪五年上海广益书局石印本,八卷,有傅声谷(若呆子)辑注。陈球:字蕴斋,号一篑山樵。秀水人。大约为嘉庆间人。参见鲁迅《中国小说史略》,人民文学出版社年版第页。谭帆《中国小说评点研究》下编“小说评点编年叙录”统计,在收录的二百二十余种小说评点本中,除去《聊斋志异》、《情史》等文言小说评本十余种外,仅有《醒世恒言》、《拍案惊奇》、《樵史通俗演义》、《吴江雪》等寥寥数种通俗小说评本为编作者自行评点,还不到该书收录通俗小说评点总数的十分之一。这样突出的反差和巨大的数量是不容研究者忽视的。本文第三章“《聊斋志异》:文言小说评点之高峰”第二节对这一现象做了较为详细的分析,指出这是由于中国古代史传文学对小说这一叙事文学样式影响极大。汉代司马迁在其历史巨著《史记》中创立了“太史公曰”的论断形式,这种史评形式得到了后代史家和文言小说家的广泛响应:如梁代萧绮《拾遗录》的“录曰”,宋初孙光宪《北梦琐言》的“葆光子曰”,明代冯梦龙《情史》的“情史氏曰”等等。清代蒲松龄也继承了“太史公曰”自评形式,在《聊斋志异》的正文创作后,往往以“异史氏曰”发表论断,这种论赞方式“是对自己形象创造所寓含的意义,或表达安排用心等作出评述,是小说评点”,成为后世文言小说集创作的标准模式。此种论赞方式,编纂者往往在以第三人的客观视角叙述故事后,从客观叙述的幕后跳出,而以评论者的身份,直接发表主观性价值判断和自由抒发感慨,也有很多编著者自己对小说艺术奥妙的阐发,具有相当的思想和艺术价值,“其警拔、其概括、其深刻,犹如篇中‘文眼’,统驭着叙事,叙事又烘托着‘文眼’,构成了小说独具一格的章法。”可以说:编作者自评是文言小说评点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第二节文言小说评点研究之现状由于文言小说评点零星散布于小说文本中,往往针对某一段落之章法、句法甚至某个字的用法发表评论,常为片言只语,如“妙”、“趣甚”、“快”等感受性词语,即使提出一些理论观点,也多缺乏系统性完整性,因此过去学者对于文言小说评点研究甚少,不仅滞后于诗话、词话等其他文学批评样式的研究,也远远滞后于白话小说评点之研究。近年来,文言小说评点现象逐渐引起了学术界的一定关注,也有一些专家学者对其中的部分作品进行了研究,发表了专业论文,但是,这个比例与白话小说评点的研究拓展程度相比,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根据谭帆《世纪中国小说评点研究总目》所列:《红楼梦》评点本早在年就引起周汝昌、俞平伯谭帆先生是笔者的业师,为保持行文一致,本文对所提及的学者专家均直呼其名,请各位前辈谅察。参见谭帆著中国小说评点研究》下编“小说评点编年叙录”,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年版。见夏春豪《〈聊斋志异〉“异史氏曰”略论》,载《青海师专学报》年期。见郑铁生《〈聊斋志异〉“异史氏曰”叙事形式的探析》,载《蒲松龄研究》年期。见谭帆《中国小说评点研究》附录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等学者的关注,并对脂批《红楼梦》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但专门对《聊斋志异》评点进行研究的文章则最早见于年孙一珍撰《评但明伦对〈聊斋志异〉的评点》。从小说批评专著中对文言小说和白话小说研究的侧重来看,文言小说评点受到的“冷遇”也令人惊讶:王先霈、周伟民《明清小说理论批评史》对明清两代繁荣的小说理论批评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对李贽、金圣叹、《红楼梦》评点等白话小说评点均分章单独阐述,而对文言小说评点的专论,仅有第七章第五节《冯远村、但明伦对聊斋志异的评论》。另有少数对其他文言小说评点家及评点本的论述,如汤显祖等,则零散见于其他章节中。陈谦豫所著《中国小说理论批评史》对《三国》、《水浒》、《红楼》等巨著评点都单独分章予以分析,惟独未提及《聊斋》。宁宗一等所著《中国小说学通论》一书,对明清著名评点家李贽、金圣叹、张竹坡、脂砚斋等也都分别列为一节详加评论,而对文言小说的众多评点本和评点者仅举但明伦和冯镇峦两人,且是与哈斯宝等非主流白话小说评点者并列一节,在书中匆匆提及。上海古籍出版社年出版的《中国文学评点研究论集》收录了该年在上海举办的“中国文学评点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二十二篇与会论文,其中评点总论三篇,诗文评点研究三篇,戏曲评点论文七篇,剩余的九篇小说评点研究论文中,仅有一篇《朝鲜注解本〈剪灯新话句解〉研究》是专门以文言小说评点为研究对象,对《剪灯新话句解》这一小说注释本的成书过程、体制版本等做了梳理。黄霖等所著《中国小说研究史》第二章《评点学与小说论成熟的研究期》中,将《聊斋志异》与《三国》、《水浒》等通俗小说并列,各用一节予以评价,对该书的多家评点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梳理,但对其他文言小说评点并未涉及。在有限的文言小说评点研究中,《聊斋志异》是其中的研究中心,占据了文言小说评点研究的绝大部分。在其余文言小说评点本的研究论文中,曹辛华的《论刘辰翁的小说评点修辞思想以〈世说新语〉评点为例》认为刘辰翁在评点《世说新语》时从不同方面表述了言辞得体的辞令修辞观,是小说评点的开山鼻祖。张侃的《试谈萧绮对〈拾遗记〉的整理和批评从小说批评史的角度加以考察》指出萧绮编选《拾遗记》后的“录”语,通过补正辩难、发挥评价,代表了当时小说批评的最高水平,其“录”的论赞形式作为后世评点的滥觞。陈清茹《明清传奇小说评点的审美差异以〈虞初志〉和〈虞初新志〉之评点比较为例》通过对《虞初志》和《虞发表于《蒲松龄研究集刊》第二辑,齐鲁书社年版。见《明清小说理论批评史》第七章《志异和传奇小说理论的继承与革新蒲松龄和纪昀》,花城出版社年版第页。初新志》评点的比较中发现虽然它们都是以选录传奇小说为主但是审美趋向却截然不同总结出从明末到清初的传奇小说其审美观念有从注重小说本体的艺术成就向传统的“载道”、“实录”回归的趋势。这些学者前辈的研究,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为后学继续重视和研究文言小说评点,提供了线索和指南。但从研究广度和深度来看,到目前为止,学术界对文言小说评点的研究还是非常薄弱的。文言小说集《聊斋志异》和长篇白话小说《红楼梦》的成书,分别将中国古代两种语言形式的小说文言和白话小说推上了高峰,后人往往将二书并列称为中国古典小说的艺术典范。下面我们就以《聊斋志异》和《红楼梦》评点的研究为例,对照分析一下文言小说评点研究的现状。从作品评点的现存资料情况而言,这两本巨著在当时就引起社会各阶层的广泛兴趣,众多文人学者以极大的热情对它们进行了多方位的批评,评点本也层出不穷。清代《聊斋》评点者,据盛伟《清代诸家批点〈聊斋志异〉述评》统计,共有十六人之多。评点较为全面系统、影响较大、可以称得起家的,按其评点时间顺序先后有王士祯(康熙年间)、王东序(乾隆年间)、方舒岩(乾嘉年间)、冯镇峦(嘉庆二十三年)、王芑孙(嘉庆年间)、何守奇(道光三年)、但明伦(道光二十二年)七家,仅有少量评语的评者有稿本无名氏甲、乙评王金范(以“横山”、“梓园”为名作评)刘瀛珍(仙舫)、胡泉(者岛)、段(雪亭)、冯喜赓(虞堂)、王升(约轩)、陈廷机(省庵)和狄葆贤(清末民初)十人。而《红楼梦》的评点道光年间就有人统计“不下数十家”。但据笔者统计,世纪五十年代至今,对《聊斋志异》各家评点进行专门研究的论文仅为四十一篇,其中评点综述四篇,最重要的是盛伟的《清代诸家批点〈聊斋志异〉述评》,简要介绍了清代十余家评点的概况,对《聊斋》一书的众多评家收罗较为完备。蒲松龄“异史氏曰”自评研究十篇,在对蒲松龄“异史氏”自评的探讨中,研究者们指出蒲松龄模仿《史记》“太史公曰”之格局,在《聊斋》近二百篇故事结尾后以“异史氏曰”作点评说明他的“志异”是民间史家以异志记史。其内容或发骇世之议论或叙事以补充论证或加以感人抒情、诙谐讽刺,或点出象征本文的隐晦之处,有助于加深读者对本文的认识,展现出一部清初下层知识分子的“心灵史”。作者通过该形式表达出深邃的思想内涵,通过作者的点明与正文联系在一起。此段参见本文附录二《其他文言小说评点研究论文目录》。见《妙复轩评石头记自记》附录张东屏《致太平闲人书》。见本文附录一《文言小说评点研究论文目录》。见本文附录一《文言小说评点研究论文目录》。王士祯评点研究二篇,如《聊斋志异中王士祯评语条辨》一文,对王氏三十二条评语一一加以校注和分析,指出王评揭示了《聊斋志异》的内在艺术精髓,体现出王氏的结构论和情节论观念,同时也对部分不当评语予以公正地批评。《王士祯评点〈聊斋志异〉条目补正》则遍考《聊斋》异史本、三会本等,将王氏评语扩充到三十六条,并一一缕述。但明伦评点研究八篇:如《著名聊斋评论家但明伦》一文,考证了但明伦的部分生平事迹,指出但氏批评《聊斋》对该书的传播起到了重要的推广作用。《但明伦小说鉴赏体系之研究》指出但明伦在评点中全面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艺术鉴赏理论,为中国小说美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冯镇峦评点研究五篇:研究者们考证了冯氏的籍贯总结了冯氏最重要的评点方法比较法、比喻法和借用法,将《聊斋志异》中的人物、语言、情节的描写与中国古代历史文学名著《史记》、《三国》、《水浒》、《西厢》中的人物、语言、情节的描写相对照评点肯定了冯氏揭示蒲松龄“有意作文”的创作动机,认为冯评乃中国古代“文言小说理论中体大思精的第一人”。将冯、但两家评点并行研究的论文共计三篇,如张稔穰《明清小说评点中的“另类”冯镇峦、但明伦等对聊斋志异艺术规律的发掘》指出冯镇峦、但明伦等人对《聊斋志异》的评点在小说理论史上第一次肯定了《聊斋》及以后文言小说集常见的一书兼志怪、传奇二体的合理性及其审美意义指出了《聊斋》故事的虚构性、志异的深层原因以及取得艺术真实感的主要方法总结了《聊斋》鬼狐形象兼具“人事之伦次”和“百物之性情”的复合统一的特点及其塑造方式、审美价值。《〈聊斋〉评论的双璧冯镇峦、但明伦评点衡估》评价了冯、但二人以“文法”评《聊斋》受到了古文章法的影响,是对通俗小说评点的借鉴与学习的结果。研究者还指出冯镇峦、但明伦的评点借鉴了白话小说评点的成果探讨和总结了二人在《聊斋》评点实践中的四类阐释性评点词句阐释、内涵阐释、情节阐释和结构阐释,并指出了它们的重要价值。另外,有关《聊斋志异》评点本的研究论文还有王东序评点研究二篇,方舒岩评语辑录二篇,分类广注绘图本《聊斋》的介绍和评语辑录共五篇,研究者们对方舒岩评点和分类广注绘图本《聊斋志异》仅做了评语辑录的资料性工作《有万隆撰,《蒲松龄研究》年期。王清平著,《蒲松龄研究》年期。寇金富撰,《贵州文史天地》年期。赵馥著,《辽宁大学学报》年期。李胜、张勤撰《冯镇峦的“涪陵”籍贯和聊斋评点》,《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社版年期。《浅谈冯镇峦对聊斋志异的评点》,孙树木,《淄博学院学报》年期。《冯镇峦评骘聊斋志异的意义》段庸生撰,《重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年期。《齐鲁学刊》年期。陈洪撰,见《蒲松龄研究》年期。孙虎堂《试论聊斋志异冯评与但评的阐释价值》,《厦门教育学院学报》年期。正本〈原本加批聊斋志异〉对原著的肆意篡改》一文则是对有正书局排印王东序评点本真伪的质疑。然而,至年间,仅对《红楼梦》脂砚斋一家评点进行研究的论文就有三十三篇之多。这组数字的对比所表明的研究的不平衡是显而易见的。同时,虽然《聊斋志异》和《红楼梦》现存评点资料同样十分丰富,研究者对待二者的态度却截然不同。学术界对《聊斋》评点的评价甚低,有的认为“异史氏曰”“其实是不必要的蛇足”,有的评价某些评点的“内容在理论上的价值不太大”、“包含着大量封建糟粕,有价值的见解实在少得可怜。”通过以上的分析表明:以《聊斋志异》为代表的古代文言小说的评点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和系统的研究,其中还有大量的研究工作可做。第三节文言小说评点研究的研究意义和构思平心而论,以《聊斋志异》为代表的文言小说评点确实没有《水浒传》《三国演义》和《红楼梦》等通俗小说评点那样著名,也没有建立完善的理论体系,但尽管如此,在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中,既有宏观性的大局批评,也有细致的局部探微或剖析作品主题思想,或分析艺术特色,往往独具慧眼,在大量零散的评点文字中也闪烁着不可磨灭的理论光辉,对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作品作用很大,其思想价值和文学理论价值均不可忽视。因此,本论文拟将文言小说评点历史做一较为详尽的爬梳,并对文言小说评点的功能及其理论研究价值进行初步分析和客观评价。本论文包括上下两编,上编“中国文言小说评点研究”暂定四章,拟分别讨论文言小说评点的特性和研究现状,文言小说评点的历史概况,文言小说评点的功能、价值与局限,并对文言小说评点中最具代表性的《聊斋志异》评点作一个案性的解剖。下编“文言小说评点本叙录”,按评点本的朝代和年代先后排列,简要评介各评点本的存佚情况、评点的形式、思想和理论价值等。本文讨论之文言小说评点本时间下限止于清宣统三年(),此后作品不作评述。另外,由于时间和经费关系,有不少藏于国外、西南地区等处的评点本,笔者无法看到又上海图书馆少数稿本,如清代包世臣所撰《说储内篇》等,暂时不允许借阅。故还未能充分占有资料,实为遗憾。惟冀日后或可将所阙资料搜罗完备,再将论文做进一步补充修改。杨海儒撰,见《明清小说研究》年期。见本文附录四“年《红楼梦》脂砚斋评点研究论文目录”。见于在春“整部头《聊斋志异》普通话翻译”前言,山东文艺出版社年版。《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发展史》下,张少康、刘三富著,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见《聊斋志异(会校会注会评本)新序》,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版第页。第二章文言小说评点的发展与流变本章按时间分段,将古代文言小说评点分为宋前、宋元时期、明代和清代四期,分别对各期发展状况做一评述。第一节宋前文言小说评点之雏形目前学界一般认为:“南宋时期刘辰翁对《世说新语》的评点,是现存最早的小说评点。”但实际上,在宋代之前,便有了小说评点的雏形。这一时期的小说评点本有萧绮自录《拾遗记》和刘崇远自评《金华子杂编》,其评点都继承汉代《史记》“太史公曰”的论赞形式,在正文后以“某某曰”发表总评,使评论十分醒目。《拾遗记》原为后秦王嘉所撰,苻秦末年,经战乱散佚,萧绮拾掇残文,“复节为之录,搜抉典坟,符证秘隐,词藻灿然。”在王嘉原文条目或篇章后,萧绮以“录曰”发表自己对作品的评论,“录即论赞之别名也。”开创了“录”这种新的文学批评形式,作为“回评”的滥觞,在中国小说评点的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和意义。评语内容或补正,或辩难,或评论,或发挥,较为集中地反映了编者的文学思想和小说观。萧绮认为,小说可补正史,具有一定的史传功能。如卷一《春皇庖羲炎帝神农》记载庖羲和神农时代的神话传说,后“录”曰:“《八索》载其遐轨,《九丘》纪其淳化,备昭籍篆,编列柱史。考验先经,刊详往诰,事列方典,取征群籍,博采百家,求详可证。”对王嘉的记载予以肯定,认为可与正史所载史实相互参证。并且认为圣王时代,天下所以清平,灵瑞祯祥百出,是由于“道真俗朴,理会冥旨,与四时齐其契,精灵协其德”,否则“祯祥之异,胡可致哉”用儒家观点加以推论,正如清代谭献所说:“萧绮附录,大义归于正道,是非不谬圣人者已。”卷八《糜竺》记载糜竺家养数千于水池中,用以辟火灾。萧绮录曰:“羽毛之类,非可以御烈火,于义则为乖,于事则违类,先《坟》旧《典》,说已甚详焉。”批评以鸟类压火之说的荒谬。又如《夏禹》篇录曰:“子年说述,涉乎万古,与圣叶同,文求理,斯言如或可据”,还引用《尚书》、《春参见曹辛华《论刘辰翁的小说评点修辞思想以〈世说新语〉评点为例》,载《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年期黄霖等《中国小说研究史》,浙江古籍出版社年版第页李忠明《世纪中国通俗小说编年史》,安徽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等论文论著。明顾春《世德堂本拾遗记跋》,转引自丁锡根《中国历代小说序跋集》第页。清周中孚《郑堂读书记拾遗记》。清谭献《复堂类稿》。秋传》来对照,认为其“详之正典,爰访杂说,若真若似。”可见史家实录精神与儒家的正统观念对萧绮的小说批评有着深刻的影响。南唐刘崇远撰志人小说集《金华子杂编》,少数篇目后以其自号“金华子”就所叙故事发表议论,共计上卷三条下卷一条。如四库本《金华子杂编》卷下七后金华子曰:“民犹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于君也,善则归服,恶则离贰,始盗贼聚于曹濮,皆承平之蒸民也。官吏刻剥于赋敛,水旱不恤,其病馁父母妻子,求养无计,初则窥夺谷粟,以救死命。党与既成,则连衡同恶,跨山压海,东逾梁宋,南穷高广,列岳无城壁之险,重关百二之固。蟒喙嘘天,翠华狼狈,而西幸豺牙烁日,齐民肝脑以涂地,酆镐陵夷,往而不返矣,世之清平也。缙绅之士,率多矜持,儒雅高心世禄靡念文武之本,群尚轻薄之风,官行法,何尝及治,由是大纲不维,小漏忘补,失民有素,上下相蒙,百六之运,既遭翻飞之变,是作愚蒙,自京洛沦陷,遂河海播迁,此流寓江南之所自也。”提出百姓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并对黄巢起义的原因进行了分析,指出乱由上作的根本症结,在封建社会里,能将批判矛头直指向统治阶级,其胆识和眼光的确不凡。当然,评语也体现出封建文人对农民起义的恐惧和敌视,这是由评点者的思想局限性所决定的。从数量上来看,本时期文言小说评点的篇目在全书中所占比例较小,内容也多为对故事正文的补充和阐发,没有涉及到小说思想和艺术的批评。但是,作为我国文言小说评点的雏形,这两部作品的意义可谓开天辟地。第二节宋元时期的文言小说评点一、文言小说评点产生的历史文化条件要了解评点何以在宋代出现,就必须先对宋代科举考试科目转变的背景有所认识:宋代科举考试科目的多次变更,使诗赋的地位和受重视程度日益下降,而经义策论的地位逐渐上升,对作文的格式、文法也逐步形成了许多规定的模式。元人倪士毅《作义要诀自序》云:“按宋初因唐制,取士试诗赋。至神宗朝王安石为相,熙宁四年辛亥议更科举法,罢诗赋,以经义论策试士,各占治《诗》、《书》、《易》、《周礼》、《礼记》一经,此经义之始也。宋之盛时,如张公才叔《自靖义》,正今日作经义者所当以为标准。至宋季则其篇甚长,有定格律。首有破题,破题之下有接题,有小讲,有缴结,以上谓之冒子。然后入官题,官题之下有原题,有大讲,有余意,有原经,有结尾。篇篇按此次序,其文多拘于捉对,大抵冗长繁复可厌。”科举制度稳定后,对于文学的创作和批评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评点的形成即为其中之一,如当时即有起承转合之说法,成为后世评点的通用说法。宋人魏天应编《论学绳尺》十卷,《四库全书总目论学绳尺》条云:“是编辑当时场屋应试之论,冠以《论诀》一卷。考宋礼部贡举条式,元佑法以三场试士,第二场用论一首。绍兴九年定以四场试士,第三场用论一首,限五百字以上成,经义、诗赋二科并同。又载绍兴九年国子司业高闶札子,称太学旧法每旬有课,月一周之每月有试,季一周之,皆以经义为主,而兼习论策云云,是当时每试必有一论,较诸他文,应用之处为多,故有专辑一编,以备揣摩之具者。天应此集,其偶传者也。”指出了此书与当时风气的关系。每篇文章均有解题、批语、笺解、批评等评点形式,评语涉及文脉、字眼、气象等内容,有助于举子掌握科举作文之法。宋末以刘辰翁为代表的文士全力做诗歌评点,实际上仍与科举密切相关。宋代科举有记载者仅到度宗十年(),五年后宋朝即灭亡,直到元代延佑年间才恢复科举。在这四十多年时间里,由于文人失去了入仕之途,只得将才华和精力投入到诗歌创作和批评上。陆文圭《跋陈元复诗稿》指出:“科场废三十年,程文阁不用,后生秀才气无所发泄,溢而为诗。(《墙东类稿》卷九)”元初欧阳玄在《罗舜美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9

中国古代文言小说评点研究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