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_魏晋风流_的内在张力_魏晋文学中的生死主题.doc

_魏晋风流_的内在张力_魏晋文学中的生死主题.doc.doc

_魏晋风流_的内在张力_魏晋文学中的生死主题.doc

陈松翠
2018-12-26 0人阅读 0 0 0 暂无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_魏晋风流_的内在张力_魏晋文学中的生死主题.doc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魏晋风流的内在张力魏晋文学中的生死主题doc大众文艺大众文艺他内心世界的“loneliness”向读者展现了他对自己精神世界中的“荒地”感到无比恐惧的内心世界两者有着极为相似的意象传神贴切恰如其分。罗伯特•弗洛斯特的诗歌语言朴素优美简练细腻意象新颖鲜明寓意深远如同一件件集话语、音乐与绘画于一身的艺术品。诗中流动的丰富多彩的情调充分诠释了弗洛斯特自身情感的丰富对诗的真爱以及对人生的领悟。参考文献()常耀新(美国文学概况(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常耀新(美国文学评论选(上)(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程爱民(弗罗斯特的名诗《修墙》的结构与修辞手法(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吴伟仁(美国文学史选集(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作者简介杨婧年生人出生于河北省衡水市硕士现任教于河北省衡水学院外语系所学方向为英美文学、旅游英语现已在省级及以上刊物发表文章数十篇。魏晋风流自从诞生之日起就被当时的士大夫和后代无数的人们所推崇追慕这不仅因为它的轻扬俊秀、率性旷达更是由于它空灵飘逸背后深厚的人文意蕴这种意蕴的核心便是生死主题以及包蕴的生命意识。正是这种人文意蕴构成了魏晋风流的内在张力。生死是每个人、每个时代一个永恒的话题关注这个问题是文化提高到一定水平的表现动物意识不到死的存在自然感不到死的悲哀和可怕可以说对生死的思考很大程度上标志着人类个人主体意识的觉醒。对生死的思考和态度直接反映着一个人乃至一个时代所能达到的形而上的高度。因为生命问题对于士人的心灵尤有影响进而与文学关系甚大所以探讨文士的生命观及其文学表述对于把握一个时期文学的特质是有益处的。一魏晋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动荡而黑暗的时代那样的时代一切固有的秩序都被打破了使得个体存在被突显出来。这种突显又是带有浓重的乱世悲剧色彩的“以前所宣传和相信的那套伦理道德、鬼神迷信、谶纬宿命、烦琐经术等等规范、标准、价值都是虚假的或值得怀疑的它们并不可信或并无价值。只有人必然要死才是真的只有短促的人生中总充满那么多的生离死别哀伤不幸才是真的”正是这种悲剧形式的“人的觉醒”深深制约着魏晋社会思潮的基调也决定了魏晋各种社会思潮所关注的重点不是宇宙的本源秩序、自然的客观规律而是关注和探索如何在这纷乱变动的人世中为人处事。诞生其中的“魏晋风流”自然而然的继承着这种人的自觉的精神与生死主题结下了不解之缘。追溯起来“魏晋风流”中的生死主题在东汉末就已发端“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古诗十九首》中大量出现了古墓白杨一类让人想起生死的灰色意象《古诗十九首》中的迁逝之悲之所以有惊心动魄之效不仅仅在于作品主体对时光流逝的体验之深还在于他们是在价值失衡后所表达的孤苦无依和生命之痛。而且确确实实是他们亲身经历的较之理性认识上的泛泛而谈这种生命体验无疑要深刻得多也要感人得多它们在对日常时世、人事的感叹中直抒胸臆感叹性命短促、人生无常的悲伤构成了生死主题的基调。表面看来如此悲观、消极的感叹中深藏着的却是对人生、生命、生活的强烈欲求和留恋。魏晋的士大夫们确实厌弃了世界但却并未厌弃生命。他们厌弃世界正是由于对生命无比的热爱和珍视那是一个不利于生命扼杀生命的时代所以热爱和珍视生命的魏晋士大夫们自然要厌弃它所以魏晋名士们纵情山水、高蹈隐逸、率性旷达但无论他们旷达依然超脱不了死亡带来的忧惧和哀伤正如李泽厚所说“外表尽管装饰得如何轻视世事、洒脱不凡内心却更强烈的执着人生非常痛苦这就构成了魏晋风流内在的深刻的一面。”因为对死亡的无比忧惧所折射出来的是对生命的强烈执着所以魏晋时代对人生、生死的悲叹并不使人彻底灰心丧气反而具有一种积极的情感催人奋发教人进取。在生命的绝境中唱出生命赞歌的最强音。二考察两汉的社会背景我们会发现当整个社会处于上升时期或者说当士人对社会存有信心和建功立业的信念时整个社会氛围时乐观的感伤只是短暂的个体的再加上两汉时期阴阳灾异神仙方术天人感应的神学目的论的非理性思潮使感伤之潮无立足之地个体的存在价值也被群体价值所掩盖。无论是东汉前期还是中期士人们的生命情绪很安定即使面对死亡时依然很平静。李固等人从容就义正是由于心中有“义”的存在这个士人群体的价值准则再他们看来已经超越了生命本身。从东汉中期开始士人夹杂于宦官和外戚之间自命清流以生命捍卫正义和理想。一次次的失败伴着次次的鲜血却并没有换来社会的走向辉煌到东汉后期几乎整个社会都已经意识到东汉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了。于是再巨大的失落感中大多数士人不再关心社会的前途而只关心自己的生活处境当社会中坚士人集团的大群体精神逐渐淡化后走向自我必然是唯一的选择而一旦走向自我深处。对感性生命本身就会有刻骨铭心的体验。因为心底对死亡怀着深深的恐惧所以文学中常常掩饰不住这类悲情。“以至于言悲成了文学的一个传统悲迁之感和感乱“魏晋风流”的内在张力魏晋文学中的生死主题赵龙(陕西理工学院文学院陕西汉中)【摘要】魏晋文学中有关生命的诗文大多具有深沉的感情色彩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冲击力表面的悲观颓废是对生命的强烈执着和对死亡的无比忧惧表面的贪图享乐、及时行乐其实是特定历史条件下对人生的极力追求。同时生命问题对于士人的心灵尤有影响进而与文学关系甚大。本文试图从魏晋文士的生命观以及对生死的思考入手探讨他们在对生死的思考和感叹中高杨着的生命意识及其文学表述以此阐述生死主题这一大背景大主题对魏晋文士文学的制约和影响。以求从这个较高的层面对魏晋文学进行把握。【关键词】生死主题魏晋文学制约影响阮籍文史哲大众文艺大众文艺大伤离已不再新鲜但却随着个体体验的丰富进一步深化了”对生死的思考给魏晋士人带来了深深的孤独感魏晋人的孤独除了不被人理解的孤独更多的变现为人再宇宙时空中的渺小感最为典型的便是阮籍刘师培再《中国中古文学史》中说:“西晋之士其以嗣宗为法者非法其文唯法其行”但他的孤独无人能仿最能代表他旷古絶今意识的便是《咏怀诗》第一首“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野外群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而对于陶渊明罗宗强先生则说”从他的诗文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有一种深藏的孤独感一种虽然不张扬但却隐约然而执着存在的孤独感”三对生与死的感叹在魏晋文学中得道了更为集中、深刻的表现生死主题在很大程度上制约影响了魏晋文学的感情基和调抒情主题以及诗人对诗歌意象的选择。由于对生死的关注和抒发再诗歌意象上诗人们很容易对那些灰色的低调的物象感兴趣。诗歌意象是诗歌主体经过主观情感选择后于诗歌中所表现出的物象可以是自然景物也可以是社会人事还可以是典故故事。阮籍《咏怀诗》的“反覆凌乱”绝不仅仅是“忧生之嗟”可以涵盖尽的阮诗中的迁逝之悲或明或暗但他以沉痛的生命体验将其演绎得如泣如诉令人不忍卒读。生命是无常的人无法逃脱生死大限再有为的时代里人们尚可发奋作为以弥补人生短暂之感如今却只能无可奈何的任凭时光的流逝让生命无意义的消耗。读魏晋人的诗感到最深刻动人的就是那在诗中充满了时光飘忽和人生短暂的思考与情感。魏晋诗歌尚未能创造出唐诗宋词那样完美的抒情意象和抒情境界它的抒情大多是直抒胸臆的的表达木质无文而创作主体自身深厚的文化底蕴使得他们所抒之情直白却不流于肤浅能准确恰当的表现出敏感的心灵面对生死时那一份震撼人心的颤动。使得生与死以最接近原质的方式直白的表达出来有一种令人不可回避的正面冲击力和震撼力逼人正视、催人深思。“天地无终极人命若朝露”“人生处一世去若朝露稀”“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将《古诗十九首》“温丽悲远”的风格发挥道了极致其感情之真切力度之大直至今日依然能唤起人们强烈的共鸣。时光短暂的感叹变相的表达了对生的执着和对死的忧惧。生命总是体现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中在某种意义上说时间就等于生命对时光短暂的哀叹就是对生命短暂的哀叹对死的恐惧和关注使得他们对时间的流逝格外敏感。“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所遇的都不是故物可见时间流逝之快这与桓温“木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感叹意思是相同的。正如郭伯恭所说的“(建安)诗人所写的不管是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或耳闻目见的社会现象总之经过他们的眼底透视之后他们的心上立刻就来了一层爱上的重压。自身的遭际是悲哀的自身外的人生现象也是悲哀的这样人生的本质也就不得不被诗人们认作悲哀的结晶了。他们的悲观的人生观的造成就是基于此点”阮籍八十二首《咏怀诗》确实隐晦之至但从中可以清楚的读到与当时残酷政治斗争和政治迫害密切联系的人生感叹和人生哀伤。“繁华由憔悴堂上生荆棘”“但恐须臾间魂气随风飘。终生履薄冰谁知我心焦”别看他呢么放浪潇洒其实他内心的冲突痛苦是异常深沉的“一为黄雀哀涕下谁能禁”“谁云玉石同泪下不可禁”便是一再出现在他笔下的诗句。把残酷政治迫害和社会黑暗人生短促的痛楚哀伤曲折而强烈的抒发出来出来大概从来没有人像阮籍写得这样深沉美丽。也正是这一点使得魏文学流具有了真正深刻的内容。应该说不是建安七子,不是三操不是何晏、王弼不是刘琨、郭璞不是二王、颜、谢而是阮籍才真正代表了魏晋风流的最高代表。四在魏晋时期神仙传说的创作中有一个明显的趋势即魏晋神话比前代更加接近现实生活。神仙形象不断“人化”仙境也不断“人间化”而且仙话中的许多因素也明显代有超越生死和时间的因素从生死主题的角度可以说这是出于在艺术创作中超越生死大限实现长生不死、肉身不坏这一当时普遍流行的追求。“在神仙信仰的话语体系中进行叙事的‘仙话’实质上是一种以宗教幻想的形式来表达古代中国人对生死终极问题的独特思考”“古代中国人在神仙信仰的基础上建构气超越生死大限、长生不死的仙境灵界来表达对现实生命、人生价值的执着。”魏晋时期的神仙信仰集中典型地体现了中华民族对生死这一终极问题的独特思考:期盼以“生”的无限延长即个体生命的“不死”来拒绝“死亡”的到来。“神仙信仰的核心意义就是:珍视现实人生宝爱现实生命”。参考数目李泽厚美学三书M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年版页余冠英汉魏六朝诗选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年版页。以下诗歌皆引自此处不再另注。李泽厚美学三书M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年版页徐国荣中古感伤文学原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版页罗宗强玄学与魏晋士人心态M浙江:浙江任命出版社年版页郭伯恭魏晋诗歌概论M上海:上海书店民国丛书本页韦凤娟魏晋南北朝“仙话”的文化解读关于超越生死大限的话语表述载《文学遗产》J年期。文史哲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7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