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奇迹课程中文部答疑答客问三

奇迹课程中文部答疑答客问三.doc

奇迹课程中文部答疑答客问三

阁楼上的金吉拉
2018-09-0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奇迹课程中文部答疑答客问三doc》,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問:我看完了第十六章:寬恕的幻相有很多內容我不明白甚至很排斥。比如:愛的「特殊關係」存心將愛帶入分裂之境愛的特殊關係不過顯示出你企圖把愛帶入恐懼中愛的特殊關係是小我最自矜自喜的禮物對那些不願放下罪咎的人尤具吸引力每個特殊關係中都隱藏著人是卑微的這個信念特殊關係所表達是中心思想是:上主必須死亡如此你才能生存等等。有些內容我是明白問題在於我就是小我我離婚了我父母給了我很大的幫助這份特殊關係我很珍惜我想找個彼此相愛的男人結婚我不要一個人過。但奇跡課程這樣評價特殊關係弄得我很不安。您知道嗎接觸奇跡課程以前我的生活裏有很多恐懼學了之後很多方面都想開了明白了不少道理讓我安心很多奇跡課程是我的安心法門可這一章我轉不過彎來請您再抽時間解答謝謝! 答:先讓我由特殊關係開始講起。特殊關係包含了愛的關係與恨的關係我們不難了解恨的關係當對方不能滿足我的需求或是傷害到我的利益時我理所當然恨他。然而設法掩飾自己的內疚(自慚形穢)的小我一直渴望別人的接納與肯定不到最後關頭它通常不會明目張膽地展現心中之恨的醜陋面目的。它狡猾地為這個恨披上愛的外衣矯飾為某一種特殊的愛。難怪我們常在報章雜誌上看到人間的情愛可以在一日內轉目成仇。陌生的人會有利益衝突之刻只有相愛過的人才會恨之入骨且恨到不惜同歸於盡的地步。奇蹟課程不是一本談愛、談光明、談圓滿境界的書籍你若想看光明喜樂的書新時代書櫃上俯拾即是奇蹟課程可是鐵了心腸要為我們揭露那讓我們飽受輪迴之苦的小我面目。但小我的那一套信念藏在雲深不知處的潛意識下我們只能從它投射出來的陰影來探測它的蹤跡而小我最喜歡將自己的內疚與恐懼投射到它所愛的人身上也就是特殊關係。因此奇蹟課程一直講到第十五章才談到「特殊關係」而且一口氣用了四章、將近一百頁的篇幅從不同的角度反覆解說人間的愛恨關係(而且故意講得很抽象)就是怕「嚇」到我們。因為「愛的關係」乃是小我最厲害的秘密武器它是絕不會輕易放棄的。你感到的疑惑與不安乃是最正常的反應也表示你真的讀懂了它要說的小我感受到了威脅準備揭竿起義了。你若慢慢讀下去必會領悟得更深的讓我在此為你解說一下希望有所幫助。話說心靈有一部份(後來發展為小我)為了建立自己獨特的價值做了一個錯誤的選擇離開了原有的一體圓滿的存在狀態(天堂)它頓時感受到分裂之後的孤單、恐懼與內疚這個痛苦如此之深讓它無法面對故意將它遺忘懷著受害的心情打造出一個世界。從此它拒絕上天的援助由己地「向天求助」了。雖然「上主之師」的真正任務說來說去不外是「寬恕」兩字但「上主之師」的角色與形式卻將我們由「我」的死胡同裡面提出來向更高的智慧或更大的力量開放。因此「上主之師」為我們開啟的並非我們與學生的關係而是迫使我們不能不努力經營自己與上主的關係否則真會有「混」不下去的感覺。這是我這幾年來「上台」教奇蹟課程的感受也是我一直鼓勵學員出來領導共修甚至講學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們的才學過人而是看出他們需要由自我走出與上主建立更深的關係了。這是奇蹟課程的最終目標人間只有一種真實的關係那就是我與祂的關係人間種種複雜的關係原是為了取代那一真實關係的陰謀而「上主之師」的教學關係正好把傳統的焦點由「師生關係」轉向「天人關係」。這些年來我在台上比較「自在」也是經過許多年的磨練與弟兄的提醒才慢慢由「老師形像」的陰影中走出來知道我在台上道貌岸然的形像並非真的我同樣的我在家裡紕牙裂嘴的形像也非真的我它們全是我與「誰」去連線所殘餘的一些蛛絲馬跡而已虛幻得很。通常我在上台以前會要求指引做一些準備上了台以後該怎麼講或講得好不好基本上不是我的事了我唯一的責任就是觀照我的小我在講台下面搞什麼鬼然後儘可能寬恕自己再轉向祂讓祂去做祂要做的事情。昨晚我跟「人生畢業禮」的作者PaulTuttle聊到半夜他說他在台上時他的責任不是與台下的聽眾連結(不把注意力放在聽眾的反應與需求上面)而是與Raj連結那才是他真正能夠給予聽眾的禮物。我聽了很感動。一般人常說只有當老師時才會認真地讀書所以獲益最大這並不適用於「上主之師」身上。因為上主之師真正獲益的不是講出的新內容或獲得學生的迴響而是他在講的過程中「正在」練習與上主(或內在導師)連線這個經驗才是修行道上最珍貴也是唯一需要修的東西。你最近決定召集同好開個「硬漢」讀書會我聽了當然高興雖然你仍會不時地擔心小我在自己的牆角但我相信以你對這部課程的深厚瞭解你能不斷地在帶領的過程裡調整自己的焦點在與各方好漢的互動中認出唯一與你有關的事情那就是你與祂的關係也就是你與「真我」的關係。你的目標已經指向真實的家鄉而不再忙著美化人間的道路了。 與人相處時的「孤獨感」和虛假感如影隨形怎麼辦?問:你在上一個問與答中寫道:奇蹟課程的「速成法」就是誠心地在讀書會裡、公司裡、家庭裡和一群「牛鬼蛇神」打混修修自己的寬恕與接納!而不是找靈感、知識或境界那都是騙人的幌子。那我的問題是:我在團體中常會有不被接納或者像個「局外人」的感覺不論是在共修或在學校而在我男朋友家裡在我爸那裡在自己家裡我也莫名常會有一種我是「外人」的感受這些感覺讓我很不舒服。如果我試著和大家笑笑鬧鬧打成一片等我離開現場之後剩下的是一陣襲上心裡莫名的空虛感感覺到好像剛剛的一切都沒什麼意義覺得自己好累、好假大家也都是好假好假!答:你提到在團體裡的「孤獨感」其實是我們每一個人(小我)在團體中常有的感覺。奇蹟課程常說恐懼與愛是無法並存的當我們對別人還有期待與戒心時愛就退隱下去了。在一個陌生團體中或是愛恨交織的家族關係裡我們有心的關懷常被內在的憂與懼扭曲得難以辨識了難怪彼此都會覺得對方好虛假。我們通常只意識到自己在團體中的緊張以及很希望在團體中與人打成一片的用心不易看出別人的「虛假」回應之下也是那同樣的緊張同樣渴望得到你的認同。當我們在人前勉力演出一部「緊張的戲」以後就以為自己已經表達愛心了為什麼別人都看不出來也沒有回應?毫不自覺自己對別人演出的緊張戲碼一樣感覺不到關懷之意還覺得別人@#$%&*。我過去曾在答客問中提到這個問題:當我們感覺不到愛(不論是人的愛或神的愛)真正的原因是:我們沒有給出愛。再向前推一步我們給不出愛因為我們「以為」自己沒有希望先找到別人的愛自己才能「以愛還愛」。也有些好人或修行人明知自己沒有愛卻勉強地去愛硬塞給人一堆@#$%&*便以為自己盡責了卻沒有收到相稱的回報感覺到自己的善意被辜負了。我們進入團體時若懷著「有所求卻唯恐不得」的恐懼而去參加時那麼我們一定會在團體中看到別人果然「吝於給愛」的「樣子」。這是奇蹟課程顛倒一般人的「因果」觀念之處。得不到與他人無關只顯示出自己還沒有真正地給出而已。真相是如果我們沒有試著先給出愛便無法在外境中看到「自己的愛」的倒影自然會顯得「別人沒有愛」如果我們感覺自己沒有愛卻勉強去愛一定會感到心虛自然會投射為別人的虛假。這是奇蹟課程所強調的「壓抑與投射」的原理。不知我這樣解釋會不會太抽象了。續問:確實有一點抽象。奇蹟課程不是要我接納現況嗎?我感到不被愛,我如何「試著」給出愛呢?這樣試著給出的愛不也會很假嗎?到底我要怎麼做給出的愛才算是出自我內心的?我也願意給出但有不知怎麼個給法才算具體?難道要我勉強關心別人嗎?可是我明明內心不爽呀!咦!!會不會我對愛產生了誤解?會不會「愛」根本與別人無關?也許寬恕自己就是愛的表現了?我寬恕我那假假的感覺並收回我對團體的負面投射那我是否已在愛中了?是不是這樣啊?愈講愈糊塗了。續答:你先前的反問可能是根據小我的感覺與邏輯而發的。它說你沒有愛你就相信自己沒有愛把以前你在愛的動機下所做的一切好事全部忘光了。而你後來的一「咦!!」靈性的光明突然照亮了你的心你在自己每天一點點的寬恕裡看到了愛的蹤跡。奇蹟課程一再說那些感覺自己沒有愛只是一個觀念想法只是一團黑雲陰影你若不相信它它一點控制你的能力都沒有。所以「練習手冊」根本不理小我的那一套直接告訴你你有這些能力的你只要肯相信我的話別再相信小我說的那一套你一定「愛」得出來的。奇蹟課程花很多時間讓你認出小我的拿手伎倆不是讓你把它當真誤以為它好厲害而是教你認出它的虛幻。不論你勉力寬恕別人也好寬恕自己也好最終還是要看出你認為要寬恕的那個東西「根本不算什麼東西」它們都抵不住你與他「原本的好」。你所謂「收回負面的投射」可能需要澄清一下希望你不是「打死」那個負面的想法而是看出那是個也可聽也可不聽的「幻音」你必須看出它的虛幻那麼當下「空」出來的那個地方原本的「好」才可能出現。如果你把負面的想法「打死」橫屍在那裡你心中只是徒增一個垃圾愛與光明更缺乏現身的空間了。所以愛與光明不是修出來的而是本來就在那裡只是等著你的「慧見」把堆在那兒的垃圾清空。如果你一時看不出它的虛無也不必那麼辛苦地硬撐了趕快求助吧!讓祂來替你解決。祂的手始終懸掛在我們的身邊我們常忘了去牽祂的手苦苦地悶著頭獨行。  最後讓我教你一招賴皮的方法:當我對阿德失去耐心快要發飆時我趕緊把這爛攤子丟給聖靈「嘿我的耐心已經用完了我也顧不得自己的愛是真的還是假的把你的耐心借我用一用吧!你敢不借我後果由你負責!!」然後我把髒話留給小我在心裡暗罵一番先讓它出一口怨氣但讓聖靈替我開口(或是教我閉口)祂通常會由我腦後比較寬容的背景裡現身讓我看到阿德與我雙方的難處而渡過此關的。我耍賴的方式很多連Ken都稱我為「賴子」他曾當眾出我的糗說:「如果你們以為海倫對耶穌太兇悍了一點你最好去瞧一瞧若水是怎麼對待聖靈的!」 面對現實痛苦時《奇蹟課程》的話顯得很空泛而不著實際?問:在讀書會中有學員反應:「沒生病的人不了解生病人的苦健康的人講安慰生病的人的話都是屁話」。我很能感同身受生病的人對肉身的恐懼但我也知道奇蹟不是來解決身體與行為層面的問題的。只是最近身邊的人都在為身體與疾病的問題所苦他們感覺到面對現實痛苦時《奇蹟課程》的話顯得很空泛而不著實際我能聽得出這些抗議之下的「受害情結」但仍想聽聽你是否有更好的建議。答:深受《奇蹟課程》之惠的我們偶爾會對這本寶書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遺憾為什麼它不說得更明確更具體一點?!我們在帶讀書會或辦活動時不也希望多聽到學員們的奇蹟經驗而感到「與有榮焉」?為了讓更多的讀者接受這一本書我們說故事玩遊戲設法將奇蹟理念通俗化爭取更多人的認同這正是《奇蹟課程》一度在西方百家爭鳴的盛況。西方學員跟我們一樣渴望把奇蹟原則具體化試著與醫學、心理學、社會政治結合成立了不少以奇蹟理念為中心思想的癌症團體心理治療團體流浪者之家或獄囚聯盟等等。這些團體開始時確實帶給一群受苦的人一些希望在此同時奇蹟的理念卻也逐漸被成員的心理特質與特定需求所扭曲因為他們堅決要求團體必須先解決疾病、痛苦、毒癮、不正義的問題再來談心靈的成長。若有人指出這是本末倒置把馬車放到了馬前頭去了他們便會憤怒地批評主持人「不知民間疾苦」或「這個團體不切實際」云云。於是能夠生存下去的小團體逐漸淪為有特定目標的支持團體。生病的人參加「癌症團體」結婚的女人也不妨組織一個「怨婦團體」其實天下的父母都有資格成立「家有不肖子」的團體。大家同心協力幫忙消除彼此夢中的魅影卻無意從夢中清醒過來只想在暗夜中借一點光明照亮腳下幾分崎嶇的路並不真想直接邁上光明的坦道。眼看著《奇蹟課程》的訊息不到年就快要變質了近一二十年以來上界陸續傳來更多的訊息重申《奇蹟課程》的原始精義。例如:我們在「教師集錦」專欄中所披露的一些剪輯光從「人生畢業禮」、「告別娑婆」這些書名不難看出書中的蹊蹺。它們指出生命的「更大藍圖」勸我們別自我拘限於個人問題的陷阱裡了那都是小我追求「特殊性」的伎倆。每個活在世上的人汲汲營營不都是為了活出自己「與眾不同」的人生意義?我們通常以為人們只會用功名、財富、神通、境界來顯示自己的獨特性大概很難相信我們會飢不擇食、敝帚自珍到這種地步:若無功名財富連殘缺痛苦也能讓自己與眾不同而獲得某種特殊身份。大自政治團體小至一具身軀都可以玩同樣的「特殊性」遊戲。你在電視上不難由巴勒斯坦或伊拉克人的怒吼中聽到:「全世界沒有人瞭解我們的痛苦!抗暴有理!謀殺有理!我要全世界的人跟我們同歸於盡!」他們顯然已經在這「獨特」的民族痛苦中找到了定位也在恐怖份子間找到了歸屬感他們的勇氣的確令歌舞昇平的國家感到汗顏。你也不難由癌症病人的哀怨中聽到:「全世界沒有人瞭解我的痛苦!我要身邊的人與我一起哭泣!放下自己的一切來照顧我!因為我快要死了。」原本不知為何而活的人突然在疾病中找到了奮鬥的目標也在病友之間找到了歸屬感他們的痛苦也常令團體之外無病無痛的人感到內疚。不知你還記得否?我曾在一次演講中提出一堆「生病」的好處。確實對渾渾噩噩地度日的我們疾病的功效大矣!它突然把渙散的人生目標定焦而且激發出無比的奮鬥能量來了疾病對活得失意或倦累的人有致命的吸引力。所以《奇蹟課程》說除非我們心裡不再需要疾病帶給我們獨特意義與電擊效應才有真正痊癒的希望。否則人間的病是治不完的癌症之後又有愛滋煞死之後又有禽流。我參加的讀書會裡有一位約莫五十歲左右的會友已經有兩次戰勝癌症的光榮史蹟數月前她宣布自己又患了另一種癌症而且信心滿滿地認為自己必會再度克服癌症的挑戰讓我們佩服不已。每個人在世間都得找一些事情「忙」有些人忙著管兒子有些人忙著生病治病又有何差別?只希望我們不是愈忙愈有經驗而已還需忙出一點「從中解脫的智慧」才行。許多學員讀到「練習手冊」第課說「疾病乃是抵制真理的防衛措施」氣得想燒書。其實它並無意責難生病的人只是指出我們全是病人癌症病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世間每一個人都受某種「身心病」所苦病癥雖有不同病根都是一樣的。外表上有些屬於慢性病有些屬於生死交關的急性病其實那個癌症不是「慢慢」形成的?《奇蹟課程》並不詛咒疾病只是告訴我們生病是一種畸形的對付人生挑戰的方式但它也不為我們治病卻讓我們瞭解只要我們願意我們是可以不生病的。奇蹟讀書會並不是「不」解決個人的現實問題正好相反它要「徹底」解決我們的問題。每個讀書會友都應從自己最具體的問題反省起但眼光絕不滯留於病態的現象上而是隨著《奇蹟課程》的指示從「實相」的角度重新「詮釋」問題。藉著每次的聚會我們試著放下防備以及攻擊的心寬恕彼此小我的花招慢、慢、慢、慢地學習不受它的影響。應知老在問題中去挖是挖不出答案的(如果能夠在問題內找到答案它早就自行解決了)真正的解決方案應從問題背後更大的「實相」背景中去找。這正是為什麼我們感到《奇蹟課程》那麼抽象的原因因為它要呈現的是隱藏在問題背後的原因以及終極且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至於奇蹟學員應如何安慰生病的人?外表上沒什麼特別技巧就用一般人的應對方式(commonsense)你可以分享網路上的各種「不太保險」的保健秘方或是推薦醫師介紹支持團體…就是別忘了你所提供的幫助常常反映出你自己對疾病的隱含心態。心理上則需要對病患特有的「受害心態」敏感一點因為疾病已經將病患孤立起來。在這病上你能為他做的十分有限但你若能藉著他生病的「表相」默默幫他看出他原本百害不侵的生命本質你就因著他的因緣而重獲一次痊癒的機會那麼在你眼中他不是一個受害者而成了你的老師。 孩子沈迷於「電玩」如何是好?問:我的孩子沈迷於「電玩」荒廢學業過著不見天日的日子我怎麼可能把這事視為我自己的投射任他墮落下去?答:你當然應該先用你認為最好的方法盡力挽回設法拯救。一般心理學家通常會教你如何發揮同理心好言相勸曉以大義他若還執迷不悟則可使用一些非常手段恫嚇或禁足。仍然無效的話那麼你就得靜下心來重新反省你們親子關係的問題了。………你的心靈旅程也就由此開始了。電玩在親子關係中所扮演的角色有一點兒像婚姻關係的第三者若非這個婚姻已經產生了某一程度的裂縫(不論是明是暗)哪會有第三者插足的餘地?同樣的當親子之間逐漸失去了信任與溝通時任何東西都可能進來攪局也許是不良少年也許是迷幻藥而沈迷電玩只是青少年表達叛逆的一個現代版本罷了。它本身好似一種聲明:你多年來一直灌輸給他的那一套價值觀對他已經毫無意義了他在尋找或開創自己的意義。在此以前可能你們的關係已經疏離了可能你家裡早已是「小鬼當家」你只是不敢承認而已。父母對孩子們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是因為愛你才管你」「我這樣做都是為了你好」。我們很少去反省自己的「愛」中夾雜了多少過去的滄桑未圓的夢以及想要操控他的憂患心態。難怪孩子們在這種愛的羽翼下開始坐立不安你呵護得愈緊他愈想奪門而出。於是電玩遊樂場收容了這些不知何往的浪子。電玩能夠讓一個活蹦亂跳的孩子廢寢忘食地盯著電腦螢幕文風不動地坐上、個小時顯然地它能夠暫時滿足孩子的某種需求那是你的愛或正規教育所忽略的。學校裡大概沒有一堂課能夠讓他如此專心地「活在當下」那些驚險刺激的遊戲安定了他浮躁的心忘懷了少年維特的煩惱。你看看他篤定地坐在電腦前周圍沒有眾目睽睽的相逼自己決定遊戲的種類練習的時間何時參戰何時撤退…。電玩給了他某一程度的主控權與成就感這遠超過大學文憑或事業功名的空洞許諾。當孩子已經到了玩物喪志的地步以後作父母的雖然痛心疾首卻愛莫能助。你希望亡羊補牢設法幫他打開正常的社交圈子然而你可曾培養他與人相處的技巧?別忘了年輕人的圈子一樣是弱肉強食的叢林。你希望他能多多參與家人的互動憑良心講你們家人聚在一起時通常談些什麼呢?除了一堆耳提面命以外豈能像電玩一樣刺激他的想像激發他的鬥志給他一個自我表達而不必擔心被批判被糾正的自由空間?於是你突然發現他想要的東西連你自己都沒有你年輕時也懷著類似的不被瞭解不被尊重的挫折而長大的。只是不知何時開始你學會用責任來填滿這個空虛如今你也想依法炮製用學業用榮耀來填滿他的空虛。不僅如此你還像你的父母一樣把一生的希望與意義都投射在這個懵懵懂懂的孩子身上他的一言一行隨時牽動著你的神經他打開電腦的一個舉動便能將你一整天的心情打到谷底!你究竟是何時失落了自己的?難怪你的愛顯得如此蒼白無力。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有獨特的課程要修你自己即使做了一輩子「正當」的事也未必活得很快樂那麼你又怎能為他決定他的幸福呢?如果他這一生必需要經過某些磨難就算你此刻阻擋成功很可能只是拖延它發生的時間而已該來的遲早會來的。你真正能做的只是藉著這一挑戰重新認識自己調整你愛的方式接納自己的限度也尊重他的選擇。你不再一味想灌輸他你心目中「對的」或「好的」的答案了開始靜下心來聆聽這顆年輕而迷惘的心究竟要什麼。即使你難以認同他的選擇但在聆聽與溝通之後你試著尊重他的決定了同時也敢要求他尊重你所能接受的限度重申你「治家」的主權。我們總以為孩子是我們的責任其實人各有命孩子的命運並不掌握在我們的手裡。搞不好他是來開導我們的老師教我們如何去愛。我們這群也曾年輕過的父母不都是被兒女逼成熟的?回顧自己的一生我們不也做過許多荒唐的選擇最後還不是走過來了?那麼也鼓起一點兒勇氣相信他也可能走過錯誤而找到他的路的。此時此刻你能為他做的活得充實而幸福給他看給他所需要的成長空間但保持在一定距離內讓他隨時一轉身都能看到你平靜而慈愛的身影。奇蹟課程不會擔心你的兒女成不成大器它掛心的是你你能否藉著親子的特殊關係而學到自己這一生該學的課程。你若能找到自己的路他不會離你太遠的。 該如何處理親子關係中的傷害?問:我能夠接受《奇蹟課程》所說的我在外界所見到的都是反映我內在的心念。當我的孩子對我說的一些話或是某種舉動讓我很心痛時我究竟該不該讓他明白他的言行傷透了我?我若直說好似為他定了罪若耐著性子不說又心有不甘。我究竟該如何處理親密關係中的傷害?答:很好你至少明白了當別人做出令你心痛的言行時可能不純是他的問題你這方面也需負起一部份的責任。有此認知已經很了不起了。人際關係的因因果果複雜得很我們若以為實話實說就能解決問題的話你可能會失望的。你的難題其實是人生問題的最好寫實:你若讓他明白他真的傷害到了你你已經為他定罪了他一定心有不甘你若承認這是自己的問題你又為自己定罪了你也會心有不甘的。你看到了嗎?在親密關係裡你不可能不受傷害因為這正是小我設計「特殊關係」的目的證明我們是世上的「受害者」(victim)。《奇蹟課程》盡量不在「怎麼做」的層面上與我們糾纏所有的問題落到這一地步常是無解的我們最多只能妥協、承受或犧牲。它會盡量把問題向前推一直推到根本的起因處。《奇蹟課程》不像心理學一般推到小時候的原生家庭或是童年創傷就停止了它一劍指向人類最初選擇以肉體形式出現於娑婆世界的真正「用心」。這是所有活在世上的人共通的一套劇本就是要讓老天知道我們在人間可真是活得舉步維艱動則生咎好可憐啊!為了具體證明這一「受害者」的身份我們會編出許多荒謬的劇情來整自己。我們常見到自己的孩子竟然會追求自小缺乏愛的可憐蟲來填滿自己渴望的愛自己的好友竟然找個缺乏安全感的人來安定自己漂泊的心世上才會演不完「互補相斥」「又愛又恨」的親密關係。在自己的人生劇本裡我們各自招募了種種角色來陪我們演出沒想到每個角色上台以後竟然不理會你原有的構想自封為戲中主角還帶著自己的劇本來參加演出各說各話。我們只需看一看家裡每一個孩子再看一看中東戰爭裡的每個國家就明白此言不虛。你真的不知道孩子們的小腦袋裡裝著什麼更別說布希與胡森的腦袋了。這種「設定」(setup)保證讓我們感到天地不仁親友不慈證明了自己果然是個道道地地的可憐蟲。你若瞭解了這個基本劇本再反觀這一親子關係時你便明瞭這不是你該講或不該講的問題因為不論你講或不講他都有他自己的預定台詞的。《奇蹟課程》沒有興趣幫你改寫別人的台詞它教你看出小我所編出的劇本本質上便是一場混戰一個瘋狂的悲劇因它一開始便是由「受害心結」的悲劇開場的。你必須從頭改起這場悲劇才有轉為喜劇的可能。所謂的「重新選擇」(chooseonceagain)不過是捨棄小我的受害劇情學習排練大我(聖靈)所教的新戲。在此之先你應明白痛苦對小我具有莫大的吸引力!痛苦不只能帶給受害者生存的意義還能為充滿內疚的小我帶來「總算發生了」的安心作用。這就是把人嚇個半死的恐怖電影以及雲霄飛車會成為這麼受歡迎的「娛樂」。人不到最後忍無可忍的地步通常不會輕易放棄自己設定的懸疑驚悚片的。因此不要以為「重新選擇」只是「一念之轉」那般容易這一念含有天堂與地獄的距離。許多有心修行的人並不真想踏上「另一條路」也不敢奢想喜劇的結局他只設法把某些不堪入目的景象美化一下而已。《奇蹟課程》提醒我們在大我與小我之間可沒有一個「中我」供你運作天堂地獄之間也沒有一個limbo讓你過渡在幸福與痛苦之間也沒有一塊不苦也不樂之地供你藏身。只不過我們已在苦境中練出一身「苦中作樂」的本領自欺欺人而已。小我的世界還提供了我們種種保護措施不讓你看出那就藏在你心理的痛苦之因讓你責怪上天不慈親人無情朋友不義政客奸詐恐怖份子喪心病狂…它在痛苦的「因」與痛苦的「果」之間放出重重的煙幕彈把問題岔到三五十年的往事或是千里之外的某人。《奇蹟課程》苦口婆心地講了一千兩百頁就是要把痛苦之「因」與痛苦之「果」直接拉在一起它在你怨天尤人之際輕輕地提醒你:孩子痛苦是出自你的選擇因你為自己編了一齣「不能不苦」的劇本你才好向世界抗議:「你看因著你我才如此累因著你我這般傷心因著你我生病了…」還好不論多少藉口我們承受痛苦的能力仍是有限的苦到了一個地步我們還是會去尋找另一個「出路」的。《奇蹟課程》的出路即是:不再相信小我的指控或藉口誠實地感受內心的苦看出你的痛苦與你的詮釋是如此緊扣著的那是出自你的選擇(即使它多半是潛意識的)。於是痛苦的因與痛苦的果立刻銜接在一起了你便知道何時可以踩煞車學習另一種詮釋人生的方法了。這是《奇蹟課程》的要旨它無意去修改舊劇本的台詞因為不論你怎麼改它最後註定是個悲劇。因此它交給你一個新的喜劇劇本請你當主角還讓你參與導演之職但你必須熟練喜劇的台詞那就是課的練習。當你與祂一起登上高懸在空的導演寶座時你不難看到一直跟你合演的孩子其實跟你一樣地卯盡全力想在那荒謬劇情下創造一個喜劇結局。你如今總算拿到了一個好劇本你只需多練一下喜劇台詞你的孩子便會輕鬆而稱職地與你一起繼續演出了。問:我們把什麼都怪到小我的頭上小我好像成了我們的代罪羔羊不是嗎?答:呣……什麼是「代罪羔羊」?表示它是冤枉的我們把它沒有做的事情歸咎於它。其實我們並沒有冤枉小我它確實應為我們的痛苦負責。可能是因為你把小我當成一個有感覺的主體或是把它與「自我」混為一談了而起了「惺惺相惜」的同情而為它打抱不平。其實小我不是一個實體也沒有生命它只是一套觀念一種心態而已。它呼風喚雨的本領純是借用你在背後支持它的能力它之所以活得有模有樣的是你自願讓它代你出面的。你才是生命的主體是圓滿生命的流露擁有無限的智慧。那你怎會跟它沆瀣一氣了呢?讓我用大家熟悉的微軟視窗打個比喻吧!你擁有一部功能無限的電腦你對它的無限功能充滿了好奇像孩子一般擠捏敲打他的玩具東拆西湊地試探它的限度Oooops內部的線路搞亂了啟動了急救措施進入「安全運作模式」只容你開啟極小部分的資訊與功能。其實你的電腦有自動修復功能的但你擔心會挨老爸的罵不敢找他幫忙只好將錯就錯地在「安全模式」下面運作不只處處受限連你儲存的資訊都被攪亂了還得隨時承受當機的威脅。不論你有多麼好的構想在它有限的功能下呈現出來的常是夾雜著一堆亂碼的圖像顯示不出你本來想要表達的內容。於是你只好靠自己的本事來猜測解釋或連線重組這個破碎的畫面。這種肖似電腦中毒的狀態可說是「小我」的最佳寫照了。也許我該把小我稱之為「小我意識」那就更清楚了你就不至於把它當成一個可憐的人而為他撐腰。透過小我意識所看到的人生好似由一個破洞裡所窺見的世界你在那小孔中只會看到一個人影突然走進你的視線內又突然消失了蹤影你不知道它來自何處又去至何處你只能猜測假定然後編一個你能夠接受的道理出來。因此活在小我意識中的人由於看不到整體的真相必定缺乏智慧佛教稱之為無「明」。人類在無明狀態下所做的決定所發的行動不可能不落入《奇蹟課程》所謂的「神智不清」(insane)的狀態了。我們這樣分析小我不是批判或打落水狗而是呈現事情的真相。但《奇蹟課程》一再安慰我們說:「不必害怕小我。它是靠你的心靈而存在的既然你能因著相信它而造出了它你也同樣可以收回信心而將它驅逐。」(TVIII:)小我原是nothing它之所以變成something是假借我們賦予它的力量它存在的基礎全靠我們的認同。所以《奇蹟課程》才一反新時代的作風花了很多的筆墨為我們揭露「小我」的伎倆與遺害打破我們對小我所懷的一些神秘幻想。如果我們還一味同情它護衛者它甚至美化它只會增長「無明」的勢力讓我們更難看見自己原本光明的面目。明知需要寬恕卻掙扎良久是傲氣造成憤難平?問:你上回提到憤怒我確實感受到自己心中壓抑了某種無法宣洩的怒氣以致於沒事時我通常可以活得相當平靜突然一件小事便能讓這憤怒爆發得難以收拾我明知自己需要寬恕但通常得掙扎個好幾天才能從這坑裡爬出來。這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傲氣而讓我這麼難撫平這個憤怒?答:未必是驕傲更可能是因為憤怒能夠帶給小我相當的滿足感讓你感到自己的委屈終於有了一個索債的機會。即使這種「扯平」的方式讓雙方都活在地獄裡但小我寧願受苦也要出這一口氣才肯罷休。是這種「出一口怨氣」的快感讓我們「樂」此不疲。我們明知憤怒是最具破壞性也是最愚蠢的處理事情的方式但我們不能不承認這是小我最拿手的伎倆。所以要化解憤怒除了一些願心以外還需一些智慧一些鍛鍊才行。讓我先由最實際的「鍛鍊」說起就是「現實評估」(realitycheck)。憤怒下面需要足夠的理由當作柴火才燃燒得起來。小我會從你的記憶中調出所有值得生氣的資料不論這些資料與眼前的事件相關與否它都能自由聯想任意扭曲而硬套在眼前的事件上。例如:你可能因為老婆的嘮叨而大發雷霆。顯然你氣的不只是他雞蛋裡挑骨頭嫌你沒把碗洗乾而已你氣的是他的不體貼不尊重於是你一天的勞累辦公室裡不順心的事甚至小時候對父母的不滿全部出籠了。「現實評估」就是張開眼睛看一看此時此地肉眼所及的範圍內值得你如此生氣的因素究竟有多少。你不難發現你此刻憤怒的程度與眼前的現實兩者實在配不攏來你把千里以外、半生以前的帳都算在這件小事上了。你一旦有勇氣面對這一事實便很難繼續氣得那麼理直氣壯了就在怒氣稍歇的空隙中你才有「重做選擇」的機會。一回到「重新選擇」這個老主題我們觸及了一個更深的問題:憤怒的反面是平靜憤怒會帶給你快感平靜能給你什麼呢?你真的願把平靜當成自己的優先選擇寧願放棄那「出一口氣」的快感嗎?至少在我個人的修行過程中我並沒有把平安的重要性置於一切價值之上。雖然我修行最初的動機原是追求心靈的平安但上路之後我的注意力轉移了轉向「功德」、「境界」、「成就」、「意義」終日汲汲營營精進奮鬥而忘了平安原是我修行的初衷。雖然「學員練習手冊」裡反覆提醒我們:「我要的是上主的平安」「在這處境中我仍能看到平安」。我修了奇蹟課程這麼多年慚愧的很我一直沒有意識到這個基本抉擇的重要性。經過幾年的磨練我才瞭解人間只是一個提供我們學習的「虛擬」道場在現實生活的層面我選擇伴侶選擇工作整天在冬瓜或西瓜之間選來選去。不論我選什麼甚至選對了沒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不關緊要透露了我所追求的價值。例如:憤怒本身是一種選擇是我們決定要處理這一事件的方式其實它真正想要講的一句話是:「不論這件事多麼微不足道也比我心中的平靜更重要我非要跟他拼到底不可。」修行人追求的不正是一個心靈的平安嗎?我們需要隨時重申平安的首要價值那麼人生許多複雜的抉擇變得很單純的「二選一」了「我究竟要平安還是這個?」於是「平安」成了評估自己的「選擇」最好的試金石:「我必定作了錯誤的決定因為我並沒有活在平安中。」(T,VII:,)在你嘗試處理自己的憤怒習性以前不妨先把「平安」的前提放正由它導航你才能作一正確的評估。否則不論別人教你什麼技巧都是白搭因為化解憤怒的動機很難抵過「你想出一口氣」的快感的。最後我們把平安的抉擇說得那麼「嚴重」千萬不要以為平安是遙不可及高不可攀的境界平安是我們本來擁有的「天賦」只要我們不再繼續用錯誤的想法來騷擾自己我們「原本」就是平安的。你無須去「修」個平安但它需要你清醒地「選擇」它你才可能經驗到它的。問:可是心理輔導學主張我們在化解自己的傷痛或憤怒以前需要把憤怒發洩出來才可能治癒。答:這正顯示了心理學與靈修學的分野了。心理學比較偏重「止小兒啼」而靈修學著眼的是徹底的根治。發洩憤怒聽起來好似我上回所說的「開放水庫的閘門」其實它開啟的原是污水水道外表上確實也能夠抒發一時的水壓但它所夾帶的泥沙同時開始淤積而引發後患。發洩憤怒之際你不只認同了小我的判斷更加強你與小我「哥倆好」的聯盟。如果你決心選擇平安依舊壓不下憤怒時憤怒會像一頭猛獸威逼在前你不可能不去處理的。你可以尋求解壓的捷徑讓它發洩出來你也可以選擇其他疏通的方式。若沿用我上回「氣老婆嘮叨」的例子便可看出他的憤怒其實不是針對洗碗或嘮叨而發的那是一種「自己無價值」「不夠好」的感覺才會明知是件小事仍嚥不下這一口氣。「現實評估」能夠幫你看清那憤怒原來是針對自己而發的與外在事物無關。唯有神智清明時你才可能認清眼前問題的真相以最健康的方式去處理它。只要你不再對小我的那一套說詞言聽計從其實回到平安之境並不是那麼困難的選擇。你一旦體會到了平靜的心情是你真正想要的生活你就不會為任何理由而輕易地犧牲了這一顆原本平安的心了。(這一答覆參考PaulNormanTuttle(Raj)的觀點而寫成)活得很亂做什麼都提不起勁怎麼一回事?問:這一年來我生活得很亂做什麼都提不起勁來試了幾個工作也做不下去經濟情況愈來愈糟也常和家人起衝突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答:如果連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知道呢?其實你知道的只是沒有勇氣面對而已我也知道因為「天下小我一般黑」你我玩的人生把戲其實大同小異那麼就讓我來個「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我們生活觸礁時外表看時只是時運不濟其實這只是「果」而已若深究其因很可能是生命之流淤塞了。而生命之流的淤塞又很可能是小我在耍脾氣。它好像在氣人事境遇的種種不順其實它是在向老天(或命運)抗議。一個本來圓滿的自性活在有限的小我意識內當然會讓我們感到「壯志難伸」的委屈平常大都敢怒而不敢言正是這個無言的怨阻塞了生命的流動。我們很難覺察出這是因為我們先切斷了與生命整體的聯繫僅由小我支離破碎的知見來評斷自己的遭遇當然顯得「毫無道理」。當小我感到自己沒有得到它預期的待遇它開始與上天(或命運)嘔氣覺得老天對待它的方式「毫無道理」(unintelligent)所以乾脆放棄努力也活的沒啥道理。心裡還打算跟祂拗到底除非(祂)改變對待你的方式施一些恩惠或是顯示某種跡象否則你也絕不會改變自己的生活態度。這樣與上天分庭抗禮能帶給小我一種報復的快感即使活得不快樂一時也能感受到某種成就。你應知上主(或生命本體)的恩慈與智慧必須透過你的意識管道才能具體進入你的生活中形成你能看見的「境」。你的心若老在跟祂嘔氣就如受阻的水流水壓怎能不立即升高你才會感到焦躁或鬱悶。傳統的靈修也許會鼓勵你更精進勤懺悔這樣只會提升水壓而已。《奇蹟課程》的修法則是幫你開啟水庫的閘門釋放生命之流它教你如何欣賞自己「完美無缺且永不失落」的真相唯有如此你的意識才可能向生命的恩慈開啟閘門一開生命之流便會重新流動了。我希望你明白你目前的苦絕不是上天因為你表現不佳而給你的懲罰。你的苦不是外加於你的只是受阻的生命之流所形成的水壓讓你喘不過氣來。你若潛意識中還懷著「老天若不對我好一點就別想讓我表現得好一點」這類對抗心態任何恩慈都無法進入你的生活的。小我幫你做的那一套「生活評估」前提就有問題它的結論與建議自然很不可靠。因此別再聽信它的邏輯了也別跟生命之主討價還價爭取生活的控制權了試著嘗試另一套人生觀臣服於更大的生命智慧之下吧!至於你究竟應該另謀高就還是重操舊業全在於你的選擇只要你不是出自「嘔氣」或「不得已」的心態你便會感受到命運對你的「善意」的。如何除去婚外情這個「罪業」?問:我愛上了一位有夫之婦幾度想放棄卻怎麼也割捨不下。有些新時代的朋友鼓勵我去經歷一下但我害怕造業。我擔心自己是否濫用「寬恕」來掩飾劣行「無是非對錯」這類新觀念也許能撫平心裡的內疚卻除不去這個罪業。最近疲累得出現耳鳴的現象是否是因為我再抗拒佛陀的教誨?我一直想成為佛陀的好弟子卻做出這類讓他失望的事情我不知該怎麼辦才好。答:奇怪最近一連串的有幾位朋友跟我談起情感上的困擾讀了你的來信更能感受到你的噬心之痛只因你是修行道上的人。我相信仁義道德、因果報應這些大道理你都瞭解也正是這些倫理教訓讓你無法單純地面對自己的感情問題。如果你沒有陷入愛情的話大概也會用那些冠冕堂皇的話來勸導別人直到你一腳陷入愛的「陷阱」才明白那些道理實在是隔靴搔癢。我在宗教圈子裡面混了大半輩子深感修行人很容易自我催眠活得不真實。兩眼遙望著西方淨土對自己的身心需求盡量壓抑下去一雙腳不肯老老實實地走過七情六欲的人間總想找到一些「秘訣」能夠「撐竿跳」過去。於是生活中的種種事件與歷練對他們而言都成了障礙不是想繞過去就想飛過去就是不敢與它正面交鋒。殊不知這個障礙原是前來度我們的生命之師它的「俗氣」表相所反映的原是我們心中最深的問題。宗教意識強烈的你一掉入社會規範以外的親密關係難免驚惶失措不敢正視這份感情的真相。你一觸及心中的愛時傳統的框架「好徒弟應該…」、「有修行的人應該……」立刻如天羅地網般地從頭罩下使你無暇也覺得沒資格去探討心中這份愛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大部分的精力都耗在「應不應該」、「能不能夠」的問題上再加上一堆悔與恨本來純潔的愛已經被搞得面目全非了。生命的本質是愛沒有愛我們無法生存下去。東方宗教的訓練能夠暫時壓制內心對愛的渴望然而這份沒有滿全的愛很快會形成「變種」轉成宗教狂熱或對師父的崇拜或是嚴峻的守戒。於是在大徹大悟以前我們在修行道上看到的常是一幅一幅嚴肅冷漠的面孔。如今你算幸運愛神終於垂青於你了它會開啟你朦朧的雙眼重新認識一下你自以為認識的自己也重新瞭解一下你的修行到底在修什麼。這不是一條容易的路但絕對是一條踏踏實實的修行路沒有人能夠幫你做決定但我們可以提供一些看法供你思考:其一:接受「你戀愛了」這一事實暫時撇開道德判斷誠實面對「自己渴望愛」的真相(truth)Truthwillsetyoufree(真相會帶給你自由)。其二:你也許剛踏入「愛的教室」還算是個童生抱著學徒的謙虛把你的需求放在更大的「幸福」全景下向生命的導師探問此刻我該如何選擇才能顧全我們每一方的幸福?現在讓我再根據這兩點稍微發揮一下:「你戀愛了」這一事實究竟啟示給你什麼?不論對象是誰什麼樣的關係這個斬不斷、揮不去的經歷讓你看到一個事實:自命超脫的你竟然也如此割捨不下愛情!你若能暫且放下道德判斷而面對這一實情它會將你帶到連你都很陌生的內在世界而不會掉入「該怎麼處置她」的陷阱。這是生命的極大恩惠而且不是你的專利。愛的導師可不管「你結婚沒有」或「她配得上你否」這些社會條件的。當我們小小的生命沈寂到死水邊緣時它就會興風作浪給我們一個起死回生的機會。我的讀書會也曾討論過「婚外情」的問題不論是離婚的寡居的以及結婚二三十年的竟然一致同意:結婚一段時間以後讓我們的芳心再度怦怦跳的人絕不會是那個快變成「老不死」的配偶!如果幸運的話我們會遇到一兩個讓我們心動的異性朋友他(她)的出現重燃起我們年輕的愛火讓我們重溫當初與這「老不死」戀愛結婚時的激情。這一切都發生在「我」之內對方只是一個「偶然」的觸媒而已。原來你真正要的是那個愛而不是那個人。焦點一旦清晰原本三角或四角的糾纏頓時簡化成一個問題:「你要如何呵護這小小的愛情之火讓它燃燒卻不致釀成燎原之害?」這就帶入了我所提出的第二個觀點。當你看清了這是「你的」生命問題那麼「她是有夫之婦」「她很愛我」「她不願意與我分手」這類藉口都無法立足了。你開始赤裸裸地面對一個選擇:「你需要愛如今愛已經來臨了它出現的形式不是社會所能接受的現在你要接受?拒絕?還是改造?」世上有誰能做出一個保證不錯的決定?你唯一的責任只能為此刻的你負責為今天為此刻做出一個你所能做出的最好的決定就夠了。不必用「一失足成千古恨」來嚇唬自己你沒有「千古」的本事。孫悟空再頑皮也跳不出如來佛的掌心人類終將圓滿的「結局已經註定」那才是千古不易的真理。不論你作何選擇本身也不重要(我們一生不知做過多少選擇還不是物過境遷?)重要的是你對自己的身心狀態有了一個更新也更誠實的了解。你可能會不顧一切地接收那不完美的形式也可能懷著悔恨逃之夭夭從此再也不敢信任愛了。但你也可能藉此因緣而學習如何將這試煉轉為上天的祝福。因為愛的內涵只有一個表達的形式卻有萬千沒有恐懼與內疚的作祟你會福自心生想出許多創意的點子來呵護這一小小的愛苗的。而他也比較容易在同一意識層面與你互動做出比較成熟的選擇你們的關係會偏差到哪兒去呢?(說到這兒不妨給你一句「老人言」。這種邂逅通常都有「時限」的當你愛的渴望得到一些滿足而想繼續向前走時對方若沒有相稱的領悟與你同步不論你多麼想要維繫這份情感你們仍會漸行漸遠的。所以這只是人生的一課不必當成生死的決定。)我並不是說你們不會做出錯誤的決定不會承受痛苦但這不正是我們來世上的目的學習做決定嗎?舊時代強調因果報應新時代不否認因果卻不強調報應。它說:「錯誤是為了修正而非懲罰」每一個新的選擇都有扭轉因果的能力每一個錯誤雖然會帶來一時的苦楚但也飽含了祝福全看你「願意」從哪一個角度去看。好友Jerry有回與我分享他的「外遇」經驗。幾年前他在一個講習會中遇到了一位女士他形容自己整個人的能量都被打開了講習會結束以後他們各奔前程從此不曾見面。他常常想起這個女人一想到她身體上生出很強的衝動渴望跟她在一起這種感覺延續了一年多。他很誠實地說他真的不敢保證下回遇到她自己是否會出軌。如今他對那女人只有感激因為她重新開啟了那被三四十年的婚姻折騰得奄奄一息的愛的能量。從此他與別人的互動都進入了更深的覺受層次。在婚姻如兒戲的西方我們讀書會裡不乏三進三出的老將。分享時他們也有不少「老人言」的智慧。他們說橫刀奪來的愛情不易維繫因為它建立在一個「破壞性」的基礎上當初是「欺瞞」促成了這一結合那麼「欺瞞」的陰影也會破壞這一結合的。當然我絕無意說外遇結合的婚姻不可能幸福只是暗示:那需要很多很多很多讓人痛到心底的彌補工程。我們若還在人間學習的話就不可能要求自己「只准做出對的選擇」我們只能為此刻的我負責誠實地面對自己有限的身心能量做出最誠實的決定其餘的就不在我們所能控制的了。這就是「交託」。即使是深信因果報應的你想一想你若能誠實地盡力而為(doyourbest)老天還能要求你什麼?問題在於「誠實」與「交託」好像都不是東方宗教很在行的功夫。他們在「一心求好」的自我期許之下不容易誠實面對自己的陰影在因果報應的信念下沒有網開一面的神明為我們說情故也缺乏「交託」的經驗。在此為你介紹一下我的讀書會友Tom這個靈修老頑童他說幾十年的奇蹟課程訓練已經把他磨「乖」了不再自作聰明地跟生活奮戰。麻煩一出現他立刻認輸(接受)求助然後交託因此也有說不完的奇蹟經驗。他說有一回他出差外地不知他的前妻如何打聽出他的行蹤突然打電話到他下榻的旅館要與他重敘舊情。他一時不知道如何回拒他的前妻立刻不由分說地驅車前來。他在旅館裡唯一能做的就是清淨一下自己的意念然後誠實地向聖靈說出他的意向:「我不願意傷害到任何一方」然後交託出去。沒想到一個小時之後他接到前妻從修車廠打來的電話她的車子在路上拋錨了當天無法修好她只好爽約了。只要活在世上就不可能不出狀況不論那問題是出自合法的配偶或是越界而來的冤家一定有很深的理由它存心想要掀開我們一直努力埋藏的問題。我們心裡其實也明白那絕不是意外只要我們不再找藉口、推責任我們心裡一定也有答案只看我們準備好去面對沒有。此刻由你心裡冒出的答案也許不是最完美的答案也不是「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世間哪有「一勞永逸」的方案?)但它會一步一步地引導這你誠實地走進問題然後平安地走出問題。虛幻世界中的和諧人生問:既然世界是幻我們還可能在這個明知是幻的世界裡活出一個踏實而且和諧的人生嗎?答:當然可能也必須如此。奇蹟課程一再強調除非我們能把人生惡夢轉為美夢否則是不可能真正覺悟的。轉變的樞紐則在於「心」。當初物質世界的形成乃是出自我們因一念之差而做了錯誤的抉擇我們放棄了靈性的根源投射出一個充滿罪咎的世界來藏身。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說:目前的世界既是出自我們過去錯誤的意向(intention)那麼只需改變這一意向就能改變世界。這一道理毫不複雜我們若真心想要活得和諧幸福僅此意向或願心就足以扭轉世界。如果我們不在「意向」上徹底扭轉只在行動層面努力好比在一座地基不穩的房子上裝潢門面不只解決不了問題還會加深我們屢戰屢敗的挫折感。我們也許會問誰不想活得和諧幸福?其實絕大多數的我們都不覺得自己「配得」幸福除非我們願意付出相當的代價。於是我們終日忙著為未來的幸福付出代價不知如何去領受隱藏於當下的幸福。雖然這一原則極其簡單(simple)但簡單並不表示容易(easy)。它不過是說:只要你願意你就可以立刻做到…聽起來何難之有?然而在三界中流轉千百萬劫的我們早已視自己為一具脆弱的身體認為自己擁有獨立的生命和一堆隱密的心念。我們對人生的評估也根據這一表相:身體健康與否人際關係的優劣以及社會的成敗等等應知在這一層次打造的人生是不可能和諧幸福的。因此能在世間發出「要活得和諧幸福」的大願的人已經相當難能可貴了而要把這一雄心壯志變成日常生活的「唯一」意向那就需要相當的功夫了。小我是製造問題的天才不斷引發戰爭、絕症或瘟疫它逼著我們回應、行動與它共舞。想要不被它的驚險演出所動心隨時回到重申自己的唯一意向「活得平安幸福是我的為一意願」由這一角度重新去認識問題那需要何等的覺醒與修持?如何在日常生活裡守住這一「意向」?奇蹟課程提供的秘訣即是「接受」(acceptance)。接受不是承受它需要看透狀似邪惡或痛苦的表相不在那一層次上與它抗爭而努力覺醒於表相背後的完美真相。由於我們在人間所見之事不如己意者十之八九所以世間的「接受」同時含有很深的「寬恕」意味。我們應知眼前的世界不過反映出我如何看待世界的眼光而已。我們若認為世界是殘酷的必會親眼看到種種殘酷的景象我若不如此看待它它便呈現不出殘酷的一面。當我們看到一個不仁的行為或是天災人禍時表示自己已經掉入了恐懼的投射與世間的詮釋而看不到背後的天意與玄機。因此若想在衝突迭起的世界中活得和諧唯有一途就是把所有的衝突包括疾病在內帶入永恆圓滿的真相內重新觀照這一覺知便足以帶來奇蹟或治癒。當我們將現實生活中狀似孤立的事件帶入自己的圓滿自性裡憶起生命的無限大能就等於再次重申「凡是真實的不受任何威脅凡是不真實的根本就不存在」的真理。唯有這一真理能夠帶給我們自由解脫(Truthsetsyoufree)。為別人而活問:我大半生好像都在為別人而活從小到大忙著當好學生好女兒好妻子好母親好職員爭取別人的認可。有時雖忙得好像挺充實的內心其實更加空虛與不安。經過這幾年新時代的薰陶我突然醒悟到凡事都應該為自己而做我才可能活得有力做得快樂。我試著不再那麼顧慮他人的期待或反應我先生卻說這是自私修行人怎麼可以愈修愈自私?我也有一點懷疑這種心態是否合乎《奇蹟課程》的理念。答:你先生的質問確實值得深思。新時代所流行的口頭禪:「我是完美的」「只為自己而活」「不再犧牲追隨喜悅」「沒有對錯只須為自己負責」等等常會給人一種無「法」無「天」的印象。他們開口閉口都是如何「心想事成」如何「美夢成真」這對於一向標榜「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衛道人士確實顯得過於自我中心(selfservice)。我常說新時代思潮是為了扭轉舊時代「吃人禮教」的弊端而形成的若缺乏一些基本的自省功夫是有可能走向另一個極端。還好新時代思潮中仍不乏深度的靈修書籍讓「自我中心」的傾向由selfcenter走向Selfcenter。《奇蹟課程》的靈修取向純粹是針對你自己的真實利益因為在它的思想體系中「別人」根本就不存在世界也是夢中小我所營造的舞台。眼前有形有相的一切既然是自己的心靈投射出來的真正存在的唯有這個「你」。顯然的它指的不是形體下的你而是你那隱晦不明卻又深不可測的心靈。外在的人物與世界都是繞著你的心念在轉的道具與舞台若用小我的眼光去看你身邊的一切都像是來跟你討債的人生也只是一場走向死亡幻滅的荒謬劇。你若接受《奇蹟課程》的詮釋你面對的卻是一個活潑有趣的道場它教你如何寬恕自己受傷的心理所投射出來的「別人」由此而寬恕了自己它教你如何透視別人不完美的表象認出上天創造他的本來面目如此你才可能悟見自己圓滿真相。所以一切都是為你而設的你若抓不到生活的要領而陷入自己投射的假相裡世界無異於人間地獄你若在人間學會了這一套透視假相的本領世界便成了你邁向天堂之路。由此可知不論你敢不敢活得「自我中心」你本來就是世界的中心甚至還是世界的主人它的價值與意義全繫於你的一念問題在於你能否活出那個頂天立地的「我」而已。那個我才是真我也是大我。那麼這跟傳統的「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說法又有何不同。傳統的小我指的是自己而大我卻是一個抽象的「別人」。心理學發現犧牲小我未必有益於他人因為犧牲會勾起小我與生俱來的「受害情結」在潛意識裡它一定會設法由他處尋求彌補的。犧牲的目標與自己的生存利益相隔愈遠愈不容易激發我們的生存本能會活得很疲乏無力。耕別人的田地與耕自己的田地為別人賺錢與為自己賺錢兩者會帶給人截然不同的心情。歷史已經為我們證明了集權國家不論如何洗腦仍然很難消除人類自私的傾向而資本主義卻能利用人類的自私而彼此競爭彼此制衡製造出一時的繁榮。《奇蹟課程》看得出我們在世上苟延殘喘已經活得夠委屈了若再叫他犧牲只會加深他的壓抑逼迫他投射更何況「為別人而活」本身就是一個迷思(myth)。「別人」原是我們不敢單獨面對生命問題而投射出來的想透過與他們的「特殊關係」來遮掩人生的孤單與自我的缺陷。每個人都希望對方「犧牲小我」來「完成自己」打著愛的名義予取予求。或不能如願就會舉起仁義道德的大旗加以批判攻擊。比較高明的攻擊方式就是讓對方感到愧疚而不能不做最笨的方式就是施以辱罵與暴力。《奇蹟課程》圓滿自我的途徑則是「寬恕小我活出真我」。它讓我們明白小我差強人意的表現不過是受驚的孩子所做的幼稚反應他真正想要表達的只是一種渴求愛與尊重的求助呼籲而已。因此「為自己負責」的方法就是牽起小我的手而邁向真我。也許你的先生或抗議:「那麼別人呢?就不管他們的死活了嗎?」言下之意顯示出他的人生觀:在他的世界裡你得他便失你多他就少你若追求幸福另一半就得付出代價的。而你這些年來所學的新人生觀恰恰相反:唯有你找到幸福他才可能享受幸福你若犧牲他是不可能安寧的因為你們不只在心靈層次上聲息互通連在身體的層次上都像連體嬰一樣。你心內的怨忿不除他不會有好日子過的。因此我敢說只要你繼續學習「寬恕」就可以明目張膽地「為自己」活下去。一個懂得寬恕自己的心靈必然柔軟一顆柔軟的心怎會聽不見對方的心聲?也許在現實層面上基於著眼點的不同你們還會有所爭執但你已經與他的「較高自我」有了某種溝通因為心靈是沒有邊界的。還有一個等而下之的建議你那一口子若還不上道你不妨仿效紅衛兵頭上綁一塊紅布手持菜刀在客廳豎起「自私有理!!」的牌子他就不敢造次了。(嗯!我看還是別拿菜刀吧!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0

奇迹课程中文部答疑答客问三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