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鲁迅十五讲整理版6、7鲁迅《野草》

鲁迅十五讲整理版6、7鲁迅《野草》.doc

鲁迅十五讲整理版6、7鲁迅《野草》

1360105458
2018-09-0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鲁迅十五讲整理版6、7鲁迅《野草》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对宇宙基本元素的个性化想象读《死火》、《雪》、《腊叶》及其他《死火》:“死火”的意象:面临死亡而终于停止燃烧的火。鲁迅不是从单一的“生命”的视角而是从“生命”与“死亡”的双向视角去想象火的。鲁迅强调火与冰的统一与转化“火的冰”“火的冰的人”这都是奇特的意象组合也是向传统思维与传统想象的一个挑战。冰里有火火里有水鲁迅发现了火与冰(水)的互存、互化而其背后正是生、死之间的互存、互化继而讨论严肃的生存哲学。“死火”告诉“我”他面临着一个两难选择:留在这死亡之谷就会“冻灭”跳出去重新烧起也会“烧完”。无论选择怎样的生存方式:无为(“冻结”不动)或有为(“永得燃烧”)都不能避免最后的死亡(“灭”、“完”)。这是对所谓光明、美好的“未来”的彻底否定更意味着在生、死对立中死更强大:这是必须正视的根本性的生存困境我们可以从中感受到鲁迅式的绝望与悲凉。但在被动中仍可以有主动的选择:“有为”(“永得燃烧”)与“无为”(“冻结”)的价值并不是等同的:燃烧的生命固然也不免于完但这是“生后之死”生命中曾有过燃烧的辉煌自有一种悲壮之美而冻灭则是“无生之死”连挣扎也不曾有过就陷入了绝对的无价值、无意义。因此死火做出了最后的选择:“那我就不如烧完!”这是对绝望的反抗尽管对结局不存希望与幻想但仍采取积极有为的人生态度这就是许广平所说的“以悲观作不悲观以无可为作可为向前的走去”。这也是鲁迅的选择。这“死火”的生存困境两难中的最后选择都是鲁迅对生命存在本质的独特发现而且明显地注入了自己的生命体验因此我们可以说这是一种“个性化”的想象与发现。“红彗星”是鲁迅赋予他的“死火”的最后形象:彗星的生命是一种短暂的搏斗又暗含着灾难正是死火的命运的象征。但“同归于尽”的结局仍出乎意外特别是“我”也在其中。《雪》:是对凝结的雨(水)的想象。提出“雨”与“雪”的对立:“温暖”与“冰冷”“柔润”与“坚硬”在质地、气质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因此南国无雪。接着又是鲁迅式的发现:“雪”与“雨”(水)是根本相通的那江南“死掉的雨”消亡的生命他的“精魂”已经转化成朔方的“孤独的雪”在那里无边的旷野上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而且升腾…我们也分明感到这旋转而升腾的也是鲁迅的精魂。这确实是一个仅属于鲁迅的“新颖的形象”:全篇几乎无一字写到水却处处有水而且包含着他对宇宙基本元素的独特把握与想象:不仅“雪”与“雨”(水)相通而且“雪”与“火”、“土”之间也存在着生命的相通。《腊叶》:鲁迅把自我生命外移到作为宇宙基本元素的“树木”上把自己想象为一片病叶这样人的生命进程就转化为自然季节的更替人的生命颜色也转换为木叶的色彩同时又把爱我的他者内化为“我”。它是最具鲁迅个性的一个文本是他作为一个个体生命在面对随时会发生的生命的死亡的时候一次生命的思考。使我们感到惊异的是他所感到的是自我的生命与自然生命(“木叶”)的同构与融合把他的生命颜色化作了枫树的生命之色。但这又是怎样的绚烂的色彩啊:那象征着人与自然生命之夏的“青葱”的勃勃生机自不待言那生命的“深秋”季节也是如此的文采灿烂而“乌黑”的阴影正出现在这“红的黄的绿的斑驳”之中这生与死的并置与交融触目惊心。反抗绝望:鲁迅的哲学读《影的告别》、《求乞者》、《过客》及其他《野草》在鲁迅作品中的特殊性:这是鲁迅最“个人化”的著作是鲁迅心灵的诗相对多地露出了鲁迅灵魂的真与深相对深入地揭示了鲁迅的个人存在:个人生命的存在文学个人话语的存在《野草》只属于鲁迅自己。(“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从《野草》里可以看到当鲁迅将自我放逐或者整个学界、整个社会把他放逐时他所达到的境界:拒绝、抛弃一切“已有”、“将有”、“天堂”、“地狱”、“黄金世界”、“求乞”与“布施”、“希望”与“绝望”、“学问道德民意公义”等一切被垄断的话语、逻辑和经验……。也就是说对现有的语言秩序、思想秩序和社会秩序作绝望的关照给以一个整体性的怀疑、否定和拒绝。这样他就达到了彻底的绝望所拥有的就只是“黑暗”、“空虚”、“无所为”、“肉薄”……并在这样的拥有中实现最大的自我承担与毁灭。他所进入的“黑暗”世界、“虚空”世界实际上是非常丰富的应该是更大的一个“有”:对现有一切的拒绝达到无、空由无、空达到更大的有和实这是一个生命的过程。所以鲁迅最后说的是:“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鲁迅对黑暗承担本身虽然是极为沉重的但另一方面却使他自身的生命达到更为丰富、博大、自由的境界。而最后鲁迅又把他的生命哲学归结为“反抗绝望”:不计后果、不抱希望地永远不停地“向前走”这一绝对命令这更是使他的生命获得了不断开拓的活力。《影的告别》:五个小节连续用了十一个“我不”。这只能发自人的灵魂的最深处是时间洗刷不掉永远不能忘记却也无从逃避的生命的声音。“我不”只有两个字却表现了如此强大的主体精神、意志以及对于他者无条件、无讨论余地的拒绝。从拒绝现有与将有到选择无的黑暗与虚空完成了一个历史过程。正是在这生命的黑暗体验中实现了“无”向“有”的转化:从拒绝外在世界的“有”达到了自我生命中“无”中之“大有”这一个过程或许是更为重要的。不仅《影的告别》而且整本《野草》都充溢着他以“听夜的耳朵和看夜的眼睛”所听到、看到的“一切暗”以及他所领受到的“夜所给予的光明”。(这是我们在阅读《野草》时首先要注意和把握的。《影的告别》实际上讲了两个东西:一是他拒绝了什么?一是他选择了因而承担并获得了什么?这构成了《野草》的一个基本线索。)《求乞者》:一开始传递给我们的不仅是生命的窒息感和隔膜感(“灰土感”)更是一种近于绝望的孤独的生命体验(“墙”)是郁积于心的黑暗与虚无。这里的“求乞”和“布施”是带有象征性的。首先我们可以把“布施”理解为温暖、同情、怜悯、慈爱的象征人们总是祈“求”着别人对自己的同情与慈爱也“给予”别人以同情与慈爱。我们还可以把这种“求乞”、“布施”理解为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一种高度概括:人总是对“他者”有所“求”同时又有所“施”。而有所求就难免对“他者”有所依赖以至依附反过来布施也难免使对方对自己有所依赖与依附:鲁迅就这样从“求乞”与“布施”的背后看到了依赖、依附与被依赖、被依附的关系。这确实是十分独特而锐利的观察。更何况现实中的“求乞”常常是虚假的鲁迅对于不幸中的人们不得不求乞本是有一种感同身受的理解与同情的但问题在于中国的“求乞者”或者自身并不真正需要求助或者身处不幸却并无自觉因而“并不悲哀”但却“近于儿戏”地“追着哀呼”以至“装”哑作“求乞的法子”。鲁迅在“求乞”的背后又发现了“虚伪”与“做戏”:既不知悲哀(不幸)又要表演悲哀(不幸)正是这双重的扭曲激起了鲁迅巨大的情感波澜:他要给予“烦腻疑心憎恶”!于是就又有了鲁迅式的“拒绝”:这回拒绝的是“温暖同情怜悯与慈爱”他依然选择了“无”:将可能导致内心软弱的心理欲求(如布施、同情、怜悯之类)、情感联系(如“布施心”)通通排除、割断铸造一颗冰冷的铁石之心以加倍的恶(“烦腻疑心憎恶”)对恶加倍的黑暗对付黑暗在拒绝一切(“无所为与沉默”)中在与对手同归于尽中得到“复仇”的快意。《希望》:鲁迅发现了这样几个命题:“平安”中“魂灵的苍老”(这里讲的是生命的“平安”状态。在《野草》里鲁迅好几处都提到“太平”。《失掉的好地狱》一开始就写到地狱的“太平”:“一切鬼魂们的叫唤无不低微然有秩序。”《这样的战士》里也提到了“谁也不闻战叫:太平”。“太平”是一种宁静的有秩序的状态:借用我们以后将会提到的《论睁了眼看》里的说法就是“无问题无缺陷无不平也就无解决无改革无反抗”在鲁迅看来这不过是“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虚假的表面的“太平”掩盖了地底下真实的矛盾与痛苦于是受压制的“鬼魂”的“叫唤”、呻吟也变得“低微”。鲁迅说他“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他更憎恶这地面的“太平”。在他看来这样的“不闻战叫”的“太平”最可怕之处是造成的人的心灵的“平安”:“没有爱憎没有哀乐没有颜色和声音”这是对生命活力的另一种窒息与磨耗。于是鲁迅感到了生命的“老”化:这不仅是生理的“我的魂灵的手一定也颤抖着头发也一定苍白了”。)“希望”的欺骗性与虚妄性:“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这样的战士》:鲁迅这样的精神界“战士”所面对的是一个被垄断了的话语其背后是一种社会身份与社会基本价值尺度的垄断。而这样的被垄断的话语的最大特征就是字面与内在实质的分离具有极大的不真实性与欺骗性。这种身份词语与价值词语的垄断正意味着一种具有欺骗性的语言秩序、社会秩序的建立与垄断另一方面话语垄断者正是拿这些被垄断的话语对异己者精神界“战士”进行打压与排挤软化与诱惑:要进入就必须臣服要拒绝就遭排斥。而鲁迅这样的精神界“战士”做出了最彻底的拒绝与反抗:对一切既有的、被垄断的、欺骗性的身份话语与价值话语(及其背后的语言秩序与社会秩序)的拒绝与反抗这同样也是“无”的选择而且依然是孤身一人的独自承担。对于以话语作为自己基本存在方式的知识分子这样的拒绝与反抗是具有根本性与特殊的严重性的。《墓碣文》:“浩歌狂热”、“天上”、“一切”、“希望”这都是社会中绝大多数人常规思维下的现实经验与逻辑鲁迅却感受到的是“寒”、“深渊”、“无所有”、“无所希望”这显然是对前者既有的、常规的、大多数人的经验与逻辑的拒绝和反叛但却是更为真实的。“于无所希望中得救”这一命题则表明惟有抛弃了既“有”的虚假的经验与逻辑达到“无”才能“得救”。然后才能进入对“本味”的追寻即所谓“抉心自食欲求本味”也就是从人的存在的起点上追寻那些尚未被现有经验、逻辑和秩序所侵蚀的本真状态。《颓败线的颤动》:这也许是《野草》中最震撼人心的篇章。这位老女人的遭遇所象征、展示的是精神界战士与他所生活的世界现实人间的真实关系:带着极大的屈辱竭诚奉献了一切却被为之牺牲的年轻一代(甚至是天真的孩子)以至整个社会无情地抛弃和放逐最后是自己将社会遗弃与拒绝。它提供了一个非常的境界:拒绝了“人间”的一切回到了“非人间”这“沉默尽绝”的“无边的荒野”其实是一个更真实的世界。在某种程度上这正是鲁迅的内心世界这个世界更具真实就像《影的告别》中的“影”在无边的黑暗中拥有了无限的丰富无限的阔大无限的自由。《过客》:“过客”也是鲁迅作品中“黑色人”家族的一个成员他其实有三条可供选择的路一是“回去”“过客”断然否定了这是“过客”的一个底线:绝不能容忍任何奴役与压迫绝不能容忍任何伪善。二是停下“休息”这是老人的劝告但“过客”说“我不能”。最后只剩下“往前走”了。鲁迅后来把这种“永远向前走”的过客精神概括为“反抗绝望”即是虽然明知前路是坟而偏要走就是反抗绝望因为我以为绝望而反抗者难比因希望而战斗者更勇猛更悲壮。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3

鲁迅十五讲整理版6、7鲁迅《野草》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