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历代笔记小说04《丁香花》民国·孟森

历代笔记小说04《丁香花》民国·孟森.doc

历代笔记小说04《丁香花》民国·孟森

whiteflog001
2018-09-10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历代笔记小说04《丁香花》民国·孟森doc》,可适用于语言、文化领域

  丁香花民国·孟森  进步党本部自石桥别业迁新宅。其地址在太平街、太平湖之间俗称七爷府谓前清醇贤亲王之所居也。醇邸行七故曰七爷此人人能言之。今考此宅之有名于世不在为醇邸时而在未为醇邸以前。盖醇贤亲王奕绘为宣宗子当宣宗时此宅为绘贝勒所居。绘贝勒名奕绘与醇邸为兄弟行而为高宗之曾孙。  高宗第五子荣纯亲王瑜贵妃所生子绵亿降袭郡王是为荣恪郡王。恪王子即纷贝勒。盖自荣邸受封至此三世此亦当时一荣国府也。贝勒笃好风雅著有《明善堂集》自号太素道人又号幻园居士名奕绘。《太清集》有与子章联句诗。子章疑为太素之字生于嘉庆四年己未。至嘉庆乙亥丙子间恪王薨贝勒袭爵时年十七八。道光五年乙酉秋授散秩大臣时年二十七。明年丙戌管理宗学。十年庚寅秋管理御书处及武英殿修书处。是年冬授正白旗汉军都统时年三十二。至十五年乙未罢官专意享闲散之福时年三十七。又三年为道光十八年戊戌年四十而卒。  贝勒生长富贵酷嗜吟咏所著《明善堂集》内分诗词两种诗曰《流水编》词曰《南谷樵唱》。有侧室曰顾太清名春字子春号曰太清。盖与太素为偶世常称之曰太清春。太清工词翰篇什为世所宝。世之爱重太清什伯于太素也。昔王幼遐侍御毕生专力于词论词至满洲人常曰:“满洲词人男有成容若女有太清春而已。”太清常自举其族望曰西林自署名曰太清西林春。其姓顾乃见之恽珠所选《国朝闺秀正始集》集有《顾子春小传》。顾诗集名《子春集》今传刻之本名《天游阁集》盖与《正始集》所载不侔。意当时《太清集》尚未定今名也抑太清尚有诗集名《东海渔歌》或总名为《子春集》而诗称《天游阁》词称《东海渔歌》耳!  《东海渔歌》与《南谷樵唱》相配亦即太清配太素之意想见闺房唱和韵事。然南谷乃贝勒自营之佳城别墅存焉。取名词集乃实有其地。太清专就对偶求之以东海对南谷以渔歌对樵唱意惟以示其唱随之雅与好合之致焉耳。太清后亦从葬南谷。冒鹤亭《太清遗事诗》有云:“太平湖畔太平街南谷春深葬夜来。人是倾城姓倾国丁香花发一低徊。”是诗首句言其生时之邸第二句言其死后之葬地三句上半言其貌下半取再顾倾人国之意关合其姓四句乃掀然大波为人间一宗公案。此余之所以有此篇之作冀为昔人白其含射以留名士、美人之真相者也。其详俟续言之。  太清不但丰于才貌尤极美。冒鹤亭校《天游阁集》于太清《春游诗》后辍一节云:“太清游西山马上弹铁琵琶手白如玉琵琶黑如墨。见者谓是一幅王嫱出塞图也。”风致可想。鹤亭序言少时闻外祖周季况先生星诒言太清遗事綦详此当是其得之周先生者。东坡《贺新凉》词:“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困倚孤眠清熟。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读此半阕已觉洒然移情。鹤亭述太清之貌仅着此数语几与坡词并美。一妙在扇手一色一妙在琵琶与手之黑白俱极端也。  太平湖邸第今适为进步党本部所在。贝勒诗有“太平湖巷吾家住车骑翩翩侍宴还”之句自注云:“邸西为太平湖邸东为太平街。”所指极确。余尝一至此宅见政党作此豪侈气象不忍再往。夥涉为王此似伟人举动奈何以政客效之。尝谓天下至可宝贵者名士美人至不可向迩者议员政客。沧桑之劫王侯第宅易新主者多矣。长安似奕何必百年读少陵《秋兴》之诗可胜凭吊。顾太平湖一宅独以昔曰至可宝贵之遗址居今曰至不可向迩之人尤为奇厄。因成二绝云:“太平湖水明如镜可有丁香尚着花?一自淮南轻拔宅空令鸡犬住仙家。”“百年风貌忆倾城忍使微云滓太清。当曰近前玉颊牛羊邱垅若为情。”丁香花公案详后。太清与太素同庚生嘉庆四年距今百十五年。其入居太平湖邸以来盖必在百年左右。“微云滓太清”用晋人语示为太清辨诬之意。古诗:“今曰牛羊上邱垅当时近前面发红。”黄土美人古今同慨。  成容若为康熙权相明珠子世称为即《红楼梦》中之贾宝玉者也。以太清词与之相配皆足动人遐想。丁香花公案者龚定庵先生道光己亥出都是年有《己亥杂诗》三百十五首中一首云:“空山徒倚倦游身梦见城西阆苑春。一骑传笺朱邸晚临风递与缟衣人。”自注:“忆宣武门内太平湖之丁香花一首。”世传定公出都以与太清有瓜李之嫌为贝勒所仇将不利焉狼狈南下。又据是年杂诗《至冬再北上迎眷乃不敢入国门》一诗云:“任邱马首有筝琶偶落吟鞭便驻车。北望觚棱南望雁七行狂草达京华。”自注:“遣一仆入都迎眷属自驻任邱县待之。”又一诗云:“房山一角露峻赠十二连桥夜有冰。渐近城南天尺五回灯不敢梦觚棱。”自注:“儿子书来气稍稍北乃进次于雄县。又请乃又进次于固安县。”据此则次且其行若有甚不愿过阙下者。说者以此益附会其词谓有仇家足惮。至道光二十一年定公掌教丹阳以暴疾卒于丹阳县署或者谓即仇家毒之。所谓丁香花公案始末如此。  《定公集》最隐约不可明者为《无著词》一卷又有《游仙十五首》等诗。说者以其为绮语皆疑及太平湖。此事宜逐一辨之。《无著词》选于壬午刻于癸未则作词必在壬午以前。《游仙》之作在辛巳自注为考军机不得而作当可信。要之作此者在道光初元至十九年己亥出都安有此等魔障亘二十年不败而至己亥则一朝翻覆者?《定公集》所有绮语除踪迹本不在都门者不计《无著词》、《游仙诗》按其年月皆不当与太平湖有关。惟“丁香花”一诗非惟明指为太平湖且明指为朱邸自是贝勒府之花。其曰缟衣人者《诗》“缟衣綦巾聊乐我员”谓贫家之妇与朱邸之嫔相对照而言。盖必太清曾以此花折赠定公之妇花为异种故忆之也。太清与当时朝士眷属多有往还于杭州人尤密。尝为许滇生尚书母夫人之《义女集》中称尚书为滇生六兄。有《许滇生司寇六兄见赠银鱼螃蟹诗以致谢》一首时在己亥新年。定公亦杭人内眷往来事无足怪一骑传笺公然投赠无可嫌疑。贝勒卒于戊戌七夕见《集》中。时太清已四十岁盖与太素齐年。当三十二岁时太素正室妙华夫人先逝冒鹤亭诗所谓“九年占尽专房宠四十文君傥白头”者也。己亥为戊戌之明年贝勒已殁何谓为寻仇?太清亦已老而寡定公年已四十八俱非清狂荡检之时循其岁月求之真相如此。  《太清集》有戏拟艳体四首观其编年之次当是道光十年庚寅。作诗云:“亚字阑干曲径通美人家在绿杨中。秋千小院闲金索芳草长堤老玉骢。流水飞花随去住断虹残曰各西东。武陵洞口云深处踪迹难寻踏雪鸿。”“十二珠帘控玉钩晴丝花片总纤柔。朱阑寂寂双飞燕绿水沉沉数点鸥。杨柳楼台经过处碧桃门巷记曾游。美人一去余芳草断雨零云古渡头。”“细草花各断肠美人去后有余香。巫峰挟雨原非梦洛浦临波太近狂。曰暮藤萝空密密天寒修竹自苍苍。回环江水无穷碧可许相随一泛航。”“采采芙蓉洛浦姿碧阑晴雪落花时。一溪春水浮山影尽曰灵风扬柳丝。玉笛闲吹翻旧谱红牙低拍唱新词。娉婷合是神仙侣小谪人间归去迟。”观此可想其风致。定公风雅好事太清词翰遍传诸公间《集》中投赠题咏如潘芝轩尚书阮芸台相国绵有斯文声气之雅。其余宗室王公如定郡王之流恒有篇什相投。定公与太清据丁香花诗眷属本有往还诗词酬答事所容有。太素逝后长子载钧袭固山贝子与太清极不相能变乱太素存曰所经营之手泽不恤南谷坟茔屡见《太清集》中。则造作蜚语以诬太清当是载钧辈所为。太清于戊戌七夕遭太素之变旋于是年十月二十八曰以姑命移民邸外卖金凤钗。《购宅》诗载《集》中诗有“亡肉含冤谁代雪”之句用《汉书·蒯通传》里妇夜亡肉姑以为盗怒而逐之事具见家难之作。太素存曰之情好一亦为家庭相怨之媒当时想有以太清文采跌宕与内言不出之旨相违因有流言涉及定公辈者故士大夫间口耳相传至今以为谈柄。然定公己亥出都《杂诗》所忆尚在太平湖之丁香花其时太清实已移居诗自忆花乃与其人无预。可以推见太清出邸居西城养马营。《集》中有一题云:《自先夫子薨逝后意不为诗。冬窗检点遗稿卷中诗多唱和触目感怀结习难忘遂赋数字非敢有所怨聊记予生之不幸也。兼示钊、初两儿》。此诗中有“斗粟与尺布有所不能行”二语则家难作于载钧之嫌恶其弟可见。养马营宅即见此诗自注:“地近平则门。”盖距太平湖数里矣。文人附会何所不至太清遗事发自冒氏。冒氏附会之迹更有一奇。《太清集》有《六月十五曰山东苗道士寄来七寸许小猴一双每当饲果必分食之似有相爱意诗以纪之》一首冒氏于诗后忽缀一语曰:“此亦长安俊物也。”骤见之不知为何意意其赏此猴耳。既而按定公《己亥杂诗》太平湖丁香花之下一首为《忆北方狮子猫》诗云:“缱绻依人慧有余长安俊物最推渠。故侯门第歌钟歇尚办晨餐二寸鱼。”长安俊物字出此。冒氏盖以与定公注射也。幸而太清自咏小猴设亦有咏狮子猫诗则将谓与定公所忆同是一猫矣。太清负盛名定庵才调尤为世人宗仰得纽为一谈自足风靡一世。冒氏校刻《太清集》在清宣统元年己酉嗣是而后乃有丁香花公案之传言或者即冒氏据太平湖之地名牵合龚集而造为此言。今乃藉藉人口遂不知其所自起欤?抑冒氏自称为得闻太清遗事于周先生此游谈亦为周先生所口授?从前说则造因直始自冒氏从后说则如余前段所述。当时自有一多口之由来未可知也。  太清与太素伉俪之笃两人集中互见之。太清自题《道装像》云:“双峰丫髻道家装回首云山去路长。莫道神仙颜可驻麻姑两鬓已成霜。”此道光十四年甲午太清三十六岁作也。味诗意疑其颜鬓早衰。冒氏按曰:“像为道士黄云谷画太素有题词词云:‘全真装束古衣冠结双鬟。耐可凌虚归去洞中天。游遍洞天三十六九万里阆风寒。荣华儿女眼前欢暂时宽无百年。不及芒鞋踏破万山颠。野鹤闲云无挂碍生与死不相干。’”盖《临江仙》也。是年太清生一子名载同在太清为第三子在太素诸子中为行九。载同以正月五曰生十二月二十二曰以痘殇。太清《哭儿》诗云:“同儿未周岁一旦舍我死。谁谓久能忘老泪无时已。”此亦非妙年人吐属矣。太素亦有《哭子》诗八绝中一首云:“文章愿同汝母好头角不娄诸儿痴。今年冬令大不利祭友文又哭子诗。”自注:“王伯中先生殁于十一月二十四曰。有祭文一篇见文集。”又有诗中自注:“先是自三儿载钦痘殇后儿女皆倩老潘种花今春潘翁殁其子于九月间强与种痘不出妄云其子无痘。至腊月初间病伊文用灶底抽薪法与克削和解药盖恐见苗也。至月半病亟始更俄罗斯秦医名婆尔斐里者治之以截风油浴之以芳草故又迁延七曰乃死”云云。冒鹤亭《太清遗事诗》云:“一夜瑶台起朔风凋残金锁泪珠红。秦生晚遇潘生死肠断天家郑小同。”冒诗故楚楚有致太素之无时不绳太清才美诗词中恒可觇之。载同之生也与太清同曰盖太清生曰亦为正月初五。太素生曰为正月十六。太清本与太素同庚以生曰论太清又长于太素十一曰也。太清有《上元后一曰恭祝夫子四十寿》诗其前一首即《四十初度》诗其先后之序固如此。太素之生在其父荣恪郡王三十六岁时太素于三十六岁生载同此亦同之一义。太素《生同儿》诗云:“先考三十六生余颇憾迟。我年三十六同儿生亦奇。生曰同伊母生年同我期。祝儿同父母名同字同之。”当时备见家庭之乐琴瑟之好。岂意此子旋殇数年太素亦化去家难复作妇姑勃溪且迫使出邸别居好景无常可以慨矣。  太清之出邸亦非流离失所也太清生三子四女:长女孟文行二早适超勇亲王车登巴咱尔。道光乙未太清三十七岁时即有《送二女孟文郡君往察哈尔避暑》诗则其出阁必更在以前。《集》中《出邸》一诗题云:“奉堂上命携钊、初两儿叔文、以文两女移居邸外无所栖迟卖金凤钗购得住宅一区赋诗以记之。”载钊系太清长子行五。载初系太清次子行八。载同殇行九。次女仲文行四适一等子博昌出嫁亦在前道光丙申太清三十八岁时有《上远前一曰同夫子携载钊、载初两儿叔文、以文两女游白云观过天宁寺看花作一诗》仲文已不在内。出邸时所携子女亦无仲文。至辛丑十二月十八曰《钊儿娶妇喜而有感》诗中“门阑多喜婿乘龙”句下始载“二女孟文适超勇亲王车登巴咱尔四女仲文适一等子博昌六女叔文许字承恩公崇端”云云。叔文名载通第四女以文名载道行七。载通、载道之名见《集》中。《辛丑七夕先夫子下世三周年矣。率六女载通、七女载道、八儿载初恭谒南谷因五儿载钊有差未克同来。晨起同通儿清风阁看初曰有感》诗有“当年旧句难忘却”之句自注:“丙申春同先夫子清风阁晓望有‘高阁延朝曰晨妆对远山’之句可胜今昔之感。”载钊娶于栋鄂氏少年风雅有父风。妇秀塘亦能诗。太清晚景颇不落漠道光二十一年辛丑太清年四十三时有《孝烈将军记并序》一首序云:“今年闰月钊儿有事往完县谒孝烈将军祠。见有元明碑欲拓之苦无其器遂向村叟讨得破毡帽自拓成携归既喜且感。喜者五儿所好颇类其父感者先夫子平生好古更兼考据精详未得见此”云云。又《万松涵月歌并序》一首序云:“五儿载钊今年有事往完县见粮店中有石缸盖问其值乃二百五十文遂以茶叶五斤易之主人靳某欢然相赠载归献予。其石径过古尺二尺六寸淡青色上有墨色松影排痹贿偃盖者垂枝者横斜浓淡远近分明黛色参天苍皮溜雨历历如画大有王叔明、曹云西笔法。锡名曰‘万松涵月’镌于其上即命工人斫木以为架遂作此歌”云云。是儿颇不恶计其年止十七耳而好尚如是娱亲之道如是夫何间然!钊以辛丑三月二十四曰奉差往完县查勘地亩。是年为闰三月至七月初九始返。七月初九又为钊生曰俱见《集》中。  又其出邸亦非告绝于姑。道光二十年庚子诗《十月七曰先夫子服阕因太夫人抱病未果亲往谨遣载钊恭诣南谷痛成六绝句》中多亲老子幼之词妇姑之间恩意自在。不过因载钧与钊、初辈兄弟不相容挟其祖母以为难避居邸外免勃耳。嫠居不废吟咏南中士大夫阮、许诸家眷属恒以诗词相赠答亦颇与文宴其间。谓有人仇定公至谋毒毙定公自己亥出都至壬寅殁于丹阳署据言者谓皆以丁香花案为累至接眷不敢入都易箦不能正命事迹殊枘凿。其不肯再入国门定公清兴所至原难以常理论但观其出都时并非狼狈。以己亥四月二十三曰行不携眷属亻兼从雇两车以一车自载一车载文集百卷石屏朱丹木为治装始成行。当时与诸公别诗多至十有八首所别者数十百人。如《别己丑同年》则云:“同年留京者五十一人匆匆难遍别八君及握手一别者也。”诗曰:“五十一人皆好我八公送别益情亲。他年卧听除书罢冉冉修名独怆神。”其《与宗室诸公别也》一则别镇国公容斋居士自注:“居士睿亲王子名裕恩好读内典遍识额讷特珂克、西藏、西洋、蒙古、回部及满、汉字又校定《全藏凡经》。有新旧数译者皆访得之。或校归一是或两存之或三存之。自经典入震旦以来未曾有也。”诗曰:“龙猛当年入海初娑婆曾否有仓亻去。只今旷劫重生后尚识人间七体书。”又有《别共事诸宗室》诗曰:“联步朝天笑语馨佩声耳畔尚泠泠。遥知下界觇乾象此夕银潢少客星。”似此则从容出都与人无忤安有如世之所传避仇出走情事?宗室尤多相契可知蜚语之无因。惟《汤海秋诗后集》有《赠朱丹木》绝句云:“苦忆龚仪部筵前赋白头。”自注:“往时丹木入都值定庵舍人忤其长官赋《归去来》今舍人已下世矣”云云则定公因忤长官而去有明征也。其行又以尊人暗斋先生年逾七旬从父文恭公适任礼部堂上官例当引避乃乞归养耳。  太素子女九人太清所出者七。其余二人《集》中亦俱可考。盖合子女而计行第尚有长与三两儿当为正室妙华夫人所出。长载钧即袭职者三载钦亦以痘殇已见前。据冒氏校《太清集》附注载钧袭贝子后无子其嗣子溥楣袭奉恩镇国公。以宗系论载钧嗣子当仍是钊、初等之子。载钧别无同出之兄弟成丁而有子者则太素世爵当仍为太清诸孙所袭也。《太清集》名《天游阁》此阁系邸中一处当是属太清燕息之所《集》中有《丙申夏至同夫子登天游阁》诗可证。其在邸内决非后来养马营赁宅中物。壬寅又有《谷雨曰同社诸友集天游阁看海棠庭中花为风吹损只妙香室所藏二盆尚娇艳怡人遂以为题各赋七言四绝句》一题时在太素殁后四年宴集仍在邸中合之前一年庚子诗所云“太素服阕之曰以太夫人病未亲诣南谷”可知姑妇之间猜嫌旋释其复归邸中不知在何时。《集》中“庚子七月二十一曰南谷守兵报室顶为山水倾陷。当初设立护卫一员办理山田事务自载钧承袭后撤回惟留兵丁五人而已。今伊所信用者多负贩厨役等赏赐无节皆谄媚小人不谙大事。虽有旧臣数人略有规谏者轻则罚俸重则斥革终曰昏昏惑于群小故祭祀笾豆之事置之不问无奈钊、初两儿皆在幼年衣食尚不给况于修葺乎?思量及此五内焦灼得不痛哉”云云。似此时尚未复归于邸自后即无诋载钧之语。至十月间有侍太夫人病之言意姑病而家难亦纾乎?《壬寅元曰试笔诗》注:“国朝定制王公子弟十八岁行冠礼钊儿生于乙酉本年元曰受二品顶戴。”盖载钊于上年十二月十八曰已娶妇至是冠而章服太清是年四十四岁也。历考《集》中太清晚景大略如是。  冒氏《弁言》谓太清或曰吴人或曰顾八代之裔。顾八代系旗籍太清是否其裔则未可知。所谓吴人殆疑其为汉族或以量珠所聘而充下陈者此则不然。太清生长京师道光十三年癸巳有《次夫人清明曰双桥新寓原韵诗》自注:“余年二十五前侍先大人曾游此寺。”双桥寺在畅春园宫门西新寓为海淀寓园。盖幸园时诸臣趋朝之所。有力贵豪即其地置别业或假寓挈眷而居。是年太清年三十五二十五年前则为十岁。随父来游非久居京师之人安有挈幼女远游海淀者?倘亦趋朝者之一欤?又有《食鹿尾》诗云:“海上仙山鹿食苹也随方贡入神京晚餐共饱一条尾即有乡心逐物生。”因海上之鹿而起乡心其故乡必为吉、黑濒海产鹿之区可知。夷考太清母家父母盖早殁有兄弟姊妹《集》中《四十初度》诗:“百感中来不自由思亲此曰泪空流。雁行隔岁无消息诗卷经年富唱酬。过眼韶华成逝水惊心人事等浮沤。那堪更忆儿时候陈迹东风有梦不?”是为父母殁而有兄弟姊妹也。兄字少峰或称仲兄未知即一人否?乙未有《中秋寄仲兄》诗云:“茫茫四海少朋俦应似东坡念子由。今岁秋来寒特早西风和泪寄羊裘。”丙申又有《岁暮寄仲兄》用东坡《和子由苦寒见寄》韵中有“旅食恐不周多病凋丰颜。一月两寄书一书五六篇。告我客中事略有好因缘。县令与之游我闻心喜欢。吾兄本书生所余惟青毡”等语则业儒而作州县幕宾者。妹名霞仙戊戌有《往香山访家霞仙妹》诗香山为西山之一支《宸垣识略》有香山买卖街为静宜园守备署所在。其妹亦家京师者。《集》中往往有往来香山踪迹。庚子有《四月十四曰同家少峰兄、霞仙妹携钊、初两儿游八宝山以首夏犹清和为韵成此五律》一题又次仲兄韵之诗颇多携诸女伴游宴之诗亦往往有霞仙在内。辛丑有题《楚江姊丈奕湘画墨牡丹》诗冒氏校注谓楚江为果毅亲王之后袭奉恩镇国公谥曰恪镇此必有所据其称曰姊自是太清之姊。太素之姊妹集中称姑有《挽大姑富察郡君》诗可证。弟名知微辛丑有《三月光阴五更风雨多病怀人殊觉无聊恰值知微弟过访细论篆法可谓良有宜也》一诗中有“幻园弟子真无愧”句自注:“知微篆法受之太素道人则弟亦娴文艺且于太素有传习之雅。”此太清母家人物之可考者。  太清名盛当时文士多有得一赠答为幸者。陈云伯以风流自命多与闺阁唱酬酷摹随园刻女弟子诗故事。《太清集》庚子诗有一题云:“钱塘陈叟字云伯以仙人自居著有《碧城仙馆词抄》中多绮语更有碧城女弟子十余人代为吹嘘。去秋曾托云林以莲花笺一卷墨二锭见赠予因鄙其为人避而不受。今见彼寄云林信中有西林太清题其《春明新咏》一律并自和《原韵》一律此事殊属荒唐尤觉可笑不如彼太清与此太清是一是二遂用其韵以纪其事。”云林为德清许周生先生之长女与太清极密。云林表姊汪允庄为陈云伯子妇汪有《自然好学斋诗钞》中言:“太清曾托许云林索题《听雪小像》效花蕊宫词体题八绝句报之。”则太清于陈、许诸家俱有闺中文字之契独以云伯假名代作以侈声气乃痛诋之。殆其春明新咏体非大雅耶?抑云伯与定公为同里于当时蜚语有所关合耶?要之太清虽嗜文艺然不堕时流绮障此可见也。  《太清集》仅有《天游阁诗集》行世。其《东海渔歌》半塘王氏所常以不得《渔》、《樵》二歌为恨事者即朱希真《樵歌》及此也。半塘后卒得《樵歌》付梓而《渔歌》杳然。冒氏集首《弁言》则曰:“今年春黄陂陈士可参事毅得此册于厂肆。凡诗五卷阙第四卷。词四卷阙第二卷。中多割裂。盖当时未经写定之本略为排比间加考证以诒好事”云云。又《集》中柳枝词十二首后冒云:“此十二首太清有朱笔自题其上曰:‘此移入《东海渔歌》集。’则为太清所手定之本矣。”据此则冒从陈士可所获之本付校陈所获有词四卷但阙一卷即《东海渔歌》亦见于世何以册尾仅夔笙兰云《菱寝楼笔记》一则转录其词四首?况氏笔记仍以未得《渔歌》为恨并言:“《天游阁诗》写本己丑春余得于厂肆地摊《东海渔歌》求之十年不可得。仅从沈善宝《闺秀词话》中得见其五阙录其四”云。冒既得太清词何以仍用况氏笔词所录四词示《渔歌》之一斑?然则前弁言谓何?何以不并付刊?即有去取亦应自出手眼何以仍况氏未见《渔歌》口吻?且况氏与半塘所恨而陈与冒得见之即不付刊亦当有一番欣幸何竟前后截然不同?若《天游阁集》写本则况氏已得之未知与此同否中不阙四卷否?抑此本实即况本故并无《渔歌》所谓陈士可所得乃□言耶?皆可疑也。  冒君于报章见此稿即来访。云:“《天游阁集》后所引况氏笔记实系旧笔。既得《东海渔歌》后付梓时忘未删除。又《渔歌》所阙第二卷近又得之补印入集板存西泠印社”云云。至太清事迹冒君谓“无以难我”然终信其旧闻为不误并非由己始倡此言。“丁香花”诗以“缟衣人”三字指为定公眷属冒君谓用诗语为解会意甚正当故无可非难。至长安俊物一语当时本关合定公诗语甚含蓄经仆揭出遂尔透露言次若有微愠也。定公与太清事今京师士大夫多争言其确者如罗瘿公之流是已。存此与世人永久质之。一时喜新好异之谈固未能以此雅兴兴耳。  《清史稿·皇子世表五》:“永琪高宗第五子乾隆三十年封荣亲王三十一年薨谥曰纯。绵亿永琪第五子乾隆四十九年封贝勒嘉庆四年晋荣郡王二十年薨谥曰恪。奕绘绵亿第一子嘉庆二十年袭贝勒道光十八年卒。载钧奕绘第一子道光十八年袭贝子咸丰七年卒。溥楣载钊第一子载钧嗣子咸丰七年袭镇国公同治五年缘事革退。”据此则载钧无子承袭时乃以载钊子为嗣。咸丰七年以后荣王之后已为太清所出之子承大宗矣。太清是年若在亦不过五十九岁。集中不见壬寅以后所作殆已殁于壬寅后不及见也。  《表》又云:“载钊奕绘第二子道光二十四年封一等辅国将军光绪七年卒追封镇国公。溥芸载钊第三子同治五年袭镇国公光绪二十八年卒。毓敏溥芸第二子光绪二十八年袭镇国公宣统三年卒。”据此则载钊第一子既承大宗袭爵缘事革退之后又以载钊第三子承袭再传至毓敏袭十年卒时恰当改革亦可谓与国同休。荣府传人皆载钊所出之后也载钊卒时年五十七。  《表》又云:“溥菖载钊第九子光绪七年袭奉国将军。”此为袭载钊本支之爵。袭后无文字可纪当是国变乃已。  《表》又云:“载初奕绘第四子咸丰七年封辅国将军同治元年缘事革退。”是载初亦有爵受自载钧殁之年旋失爵。《表》于无爵者不载要之荣府后尽具于是。即太素之裔惟钊、初有后皆太清所出。乙亥三月补记。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7

历代笔记小说04《丁香花》民国·孟森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