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古代合集物瑟

古代合集物瑟.doc

古代合集物瑟

飞来飞去
2018-09-07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古代合集物瑟doc》,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

物瑟要不是碍于他得在一个月内找到真爱否则就得被迫娶姊姊安排的人他也不会央求好友替他物色成亲的对象!没想到他却意外碰到比女人还美的“乐神”让他差点想跟他求亲──这男人美虽美却不要脸到了极点口口声声说他是他的“玩物”不仅调戏他还偷偷找人监视他!休想要他乖乖听话他决定和别人成亲……他真是艳福不浅啊!刚从外头回到“御品筝坊”就瞧见这“睡美人”原来他是“花名在外”的夏侯真提!如果能将他玩弄于股掌间一定很有意思!什么!他派去勾引他的人竟反被他吸引显然是自己低估了他的魅力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有办法赢那场“赌”……这可恶的睡美人没他的应允竟然想娶别人?简直是做白日梦!他注定是他的玩物绝对逃不了……第一章“采音姑娘。”    一道声音叫喊着正由外头回来之人。  “怎么了?”一位清秀佳人转身应了声。  “夏侯少爷他……”丫鬟欲言又止看着一旁的保镖。  “又醉了吗?”  “是的醉卧在您的香闺里。”  “知道了。”玄采音转身对一旁的保镖道“你和万嬷嬷说一声今晚我不接客。”  “可是……”保镖面有难色。“今晚马大爷他……”  “那是万嬷嬷的事。”  语毕玄采音立即离开花厅。  采楼房内布置得典雅不俗淡淡的檀香四溢。  玄采音来到此处打开门看着醉趴在桌上的夏侯真提一旁有位丫鬟正细心的照料他。  丫鬟看见她来恭敬的福了福身。  “采音姑娘您回来了。”   “嗯真提由我来照顾你去煮个解酒茶来。”  “是的。”说完丫鬟立即寓去。    玄采音走向看似醉得不省人事的夏侯真提为他拨了拨有些凌乱的浏海。    “真提、真提……”她轻摇了下他的臂膀。  “嗯……”夏侯真提应了声却没有起来之意。  玄采音微笑了下“你再不起来我可要叫聆卦姐来带你回去罗!”  “哇!”他叹口气调皮的说:“你啊就会拿聆卦姐来压我。”  “嘻!不这样你这醉鬼怎么肯起来真是的每次都这样我这里又不是专门让你避风头的地方。”玄采音为他倒了杯茶。  夏侯真提啜饮了口转身抱住她。  “采音……”  “怎么了?”她像安抚小孩般抱着他问。  “嫁给我好吗”  这句话也许是听太多了玄采音竞没有多大的感觉。  ”好啊!”    此回应也许是太熟悉了夏侯真提没有任何的喜悦。  “你就会哄我。”    “我是说真的你不信?”  “信不过若我真要娶你肯定会被那人大卸八块。”夏侯真提抱住她的手旋即开。“要是让他知道我又这样抱着你肯定和我没完没了。”  “我和他解释自己的感觉但是现在的他真的不想让玄伶瑟碰。   “怎么哭了?”见夏侯真提哭得这么伤心他的心就像被人揪着。  玄伶瑟连忙拭去他的泪珠。  “别碰我……”他生气地打掉玄伶瑟的手。  “你!”被他拒绝让玄伶瑟有些气愤。   夏侯真提望着玄伶瑟哭诉道:“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爱憎你是个比野兽还没有感情的人。”  “什么!谁准你如此批评我?”闻言玄伶瑟气恼得巴掌打过去。  夏侯真提的雪白脸庞落下了五瓜红印这一巴掌下去连玄伶瑟都吓了一跳他本想上前安抚夏侯真提没想到夏候真提竟笑了出来。  “哈……”  这时他才明白在玄伶瑟的心中他真的只是玩物个供他发泄性欲的玩物而巳他好恨恨自己竟如此下贱会爱上这样的人“真……”他想安慰夏侯真提却被他拒绝。  “别碰我我不会再让你碰我。”他嫌恶的怒瞪着玄伶瑟“别再找人监视我我不再是你无聊时的玩物。”  语毕夏侯真提冲出房间。  这时剑使走了进来为玄伶瑟披上衣服。  “对不起是剑使一时不小心被夏侯少爷发现。”  “跟着他。”  “是。”  剑使走后.玄伶瑟生气地大掌一拍桌子碎成数片。  “可恶……”  夏侯真提哭着奔出房门见花无华和古蝶衣正在不远处说着话他停下脚步来拭去自己的泪水。  “你还要实行吗”花无华询问道。  “玄老师的意思我不能违抗。”古蝶衣抚着琴说。  “你爱上真提了吧!”  “我是喜欢因为真提很单纯。”她不否认。  “可是伶瑟他也一样。”  “玄老师!”他的话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我看你还是放弃真提好了要不伶瑟不知会怎么对你”花无华思忖了下建议道。  当一个人真正想拥有一件东西时所有人都会不择手段地夺取更遑论是玄伶瑟。  “你想让真提成为玄老师的玩弄对象”’古蝶衣笑着问。  “当然不是不过也许真提能改变伶瑟的病态也说不定。”看过玄伶瑟对夏侯真提那股独占欲后花无华有此感觉。  “我看你还是放弃当初打赌的事吧!”  “你自动放弃吗”  “伶瑟变了你也变了这和先前的打赌完全不同早巳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要不是你和玄老师无聊的赌约我也不用去勾引真提……”  就在她还未说完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真提!”两人异口同声地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玩弄我?”夏侯真提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再度落下。  他没想到所有的事都变了!  先是被玄伶瑟这个朋友凌虐后来又发现被古蝶衣这个好友戏弄他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所有事情都变了调。  “真提我……”古蝶衣很想解释可是又不知该从何解释起。  “别说了我不想听”他捣着耳朵无力的说。  “真提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花无华想解释却被他拦阻。  “都没有意义了不是吗没想到你也联合伶瑟来骗我。”夏侯真提十分难过语气哀伤。  “我……”对于他的指控花无华无法反驳。  夏侯真提转身走到古蝶衣的面前“蝶衣。”  “真提。”她无措地望着他。  “我要你嫁给我!”  “什么?”花无华实在不敢相信自己亲耳听见的。“真提你疯了不成你怎么可以……”  “我当然可以是你们欺骗我在先。”他讲得非常坚决再次说道:“蝶衣嫁给我。”  “这是为了要我赎罪吗?”她淡然地问。  “不对你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而且我喜欢你。”  “是吗”她怎会不知道他的喜欢并不是真正的爱可是为了自己犯的错她愿意赎罪。  “我愿意。”  “那我会请聆卦姐来向你提亲。”夏侯真提微扬起嘴角。  他那郁郁寡欢的样于令人看了难过。  “真提我能问你一件事吗?”古蝶衣道。  “嗯!”他点头。  “你真的喜欢我吗?”她并不是想知道夏侯真提对自己的感情而是想让他正视自己真正的情感。  闻言夏侯真提迟疑了下他是喜欢她可此时他的泪竟落了下来。  “真提……”她皱眉想上前安慰。  夏侯真提落寞的笑了声后说:“我喜欢你这是可以肯定的你放心吧!我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新娘。”  说完他便离开了御品筝坊。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古蝶衣不禁轻叹。  “可是你却会是最不幸福的新郎……”  “你真的要嫁给他?”花无华询问道。  “对真提我有这样的责任为了你们那可笑的赌约。”  语毕她带着古琴离开。  “这样真的好吗?”花无华望着她的背影叹气。  “什么!找到了?”  一大清早便听见夏侯聆卦被惊吓到的声音。  “聆卦姐你也太夸张了吧!”见她脸诧异夏侯真提笑道。  “真的吗真的找到真爱了”夏侯聆卦不信的再问了次“嗯!”他点头。  “是吗是这样吗”她终于稍稍平息了激动的情绪。  望着夏侯真提她看得出来他并没那那份即将成婚的喜悦反倒让人感觉到一股忧愁的痛苦可是他都给了确定的答案她又能说什么呢  “本来就是这样为何你不相信怕我为了不娶你安排的人随便找个人娶吗?”他笑道。  “依你的性格是不会啦!不过我只是没想到你真的在一个月内找到真爱罢了对了是哪家的姑娘?”这件事确实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御品筝坊的蝶衣。”  “蝶衣!她?”她想起古蝶衣曾来过数次不仅长得可人又清丽还对琴瑟相当有造诣对她夏侯转聆倒是满意。  不过她觉得古蝶衣怎么都不像是他的最爱。  “希望姐姐能尽快下聘。”夏侯真提害羞的道。  夏侯聆卦叹了口气见事以成定局也不好再说什么不管怎样的确符合她当初说出的条件。  “再过三日是黄道吉日我会亲自到御品筝坊提亲。”  “谢谢你聆卦姐。”  夏侯聆卦抚了抚他的脸庞“傻孩子都是自家人和姐姐客气什么!”  “嗯!”  这时夏侯聆卦注意到他未戴链子“真提你的链子呢?”夏侯聆卦紧张地道。  “这……天热所以我……”他随口编了个理由。  “这是什么理由啊!都说不管如何都不准拿下来真是不听话!快去将链子戴上那可是夏侯府的传家宝丢不得的。”她催促着。  “嗯!”  砰!  又是一道砸琴的声音。  数日来这已不知是玄伶瑟砸毁的第几架琴了。  “怎么又砸琴了”  “嗯!这都不知是今天的第儿架了!”  “你们觉不觉得自从玄老师与夏侯少爷闹翻了之后玄老师砸琴的情况更加严重”  侍女们点头如捣蒜。  “大厅上的那人是来做什么的……”  侍女们不禁枉大厅跑去想着热闹。  此时夏侯聆卦正坐于大厅上望着坐在一旁的古蝶衣“呵……”人家说丈母娘看女婿是愈看愈有趣现在的夏侯聆卦很能体会这种感觉。  古蝶衣却没有一点做新娘子的感觉“聆卦姐您今儿个来是……”  “丫头当然是提你的亲事。”她笑得更开心。  “是吗”古蝶衣没想到会这么快更没想到夏侯真提是说真的。  见她并没有喜悦的表情和夏侯真提样带着忧愁夏侯聆卦疑惑地道:“怎么不高兴?”  “不……”古蝶衣低语。  “对了玄伶瑟怎么这么慢?”她来了好几个时辰了怎么当主人的还迟迟不肯现身。  没主事者这教她怎么提这门亲事。  “这亲事由我应了就成。”总不好让她在这虚度时间况且这事真让玄伶瑟知道恐怕又会有变化!  花无华曾说过玄伶瑟变了也许她的出嫁能够将所有事情逼上台面也说不定。  “是吗?”怪了这亲事真的是双方同意的吗  夏侯真提与古蝶衣的模样是那么的痛苦与无奈一点也不像是即将成婚的人会有的表情!  “是的。”  “好吧!再过七日是嫁娶吉日那日会来迎娶你你有没有意见?”  夏侯聆卦知道时间太过仓促不过也没时间让古蝶衣多想了再晚也许就来不及了也说不一定。  这么快可是都堤要嫁的不是吗她淡然一笑“没有就依您的意见。”  “那就这么决定了。”  “嗯!”夏侯聆卦走到她的面前“蝶衣。”  “什么!”她突然的动作让古蝶衣感到怪异。  “如果……”她欲言又止“咦?”古蝶衣不解的望着她。  “没什么就这样定了。”  说完夏侯聆卦便离开了门外偷听的侍女们无不大惊。  “什么!夏侯少爷要娶蝶衣姑娘?”  “怎么会?玄老师该怎么办夏侯少爷不是玄老师的吗”  “对了这事玄老师应该还不知道吧!”  “这……”  侍女们不禁同时望向醉琴楼。  抚着琴弦。  这时丫鬟泡了壶茶走了进来。“夏侯少爷来喝杯茶吧!最近采音姑娘老是不在阁中看来真的如您所说的呢。”地窃笑了下。  “是吗?”  丫鬟刚说完话一道声音马上传来。“啊!采音姑娘……”果然不能在别人背后道是非啊!  “真是的才出去一会儿就说我的是非。”她开玩笑地说。  “对不起下次不敢了。”丫鬟连忙道歉。道:“别让人来打扰我们。”  “嗯!知道了。”  丫鬟笑道转身离开房间。玄采膏走近他的身边用手轻抚那低垂的脸庞。  “怎么了?”她温柔的问。  “采音……”抱住她的身子他幽幽地道:“我要结婚了。”  “什么?”她大吃一惊。  “怎么你的反应和聆卦姐都一样啊!”他打趣的说。  “还说呢这种不可能的事谁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吧!”对自己的举动她可不认为有何不当。“说和谁?”  “蝶衣。”  “什么?”她的反应更大。  “有必要反应这么大吗蝶衣可是你介绍给我认识的。”  “是没错啦?可是……”她实在想不通为何古蝶衣会嫁他  虽然两人是好朋友但是也没有好到可以论及婚嫁的地步才是。  以古蝶衣的性格除非有必要不然她不会自找麻烦难道在她不在的这段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真提我问你发生什么事了吗?”玄采音担忧地问。  “有不过不重要了。”他淡然地说。  是发生很多事但是那都不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古蝶衣得到应有的幸福他不想再想起与玄伶瑟发生过的任何事。  “不重要真提你怎么了?”见他这么落寞她好心疼。  “采音……”拥她在怀中他淡淡的说:“为何在我身边的人都能得到真爱而我却不能?”    他的泪随着话语落下。  “真提别哭啊!”他的泪让人心酸玄采音温柔的抚去他的泪珠。  “我知道对蝶衣很抱歉可是我……”说到此他的泪如雨下。  他不能对任何人说出他内心的感觉那股对玄伶瑟不舍的感觉。  对玄伶瑟是情也是爱可是就算夏侯真提如此深爱他他也只是把他当成玩物对于一个没有情爱的人他又想求得什么呢  “真提……”她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安慰他。  玄采音担忧的望着他从小夏侯真提只要感情受挫都是这种表情到底是谁让他这么痛苦与无奈呢  “采音我好苦为何我要爱上一个根本不爱我的人”“是谁让你这么悲伤”  对她而言不管是谁都不能让他那么忧伤!  “已经不重要了、不重要了……”  哭过后夏侯真提的心平静多了他不想再想起谎言、背叛与不实。  “真提。”  他握起她的手笑道:“小时候你曾说过会在我娶妻时给我你最真诚的祝福采音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你会祝福我吧!”  “就算是不爱之人你也愿意得到我的祝福吗”她真的不希望他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来。  “我……”顿了下他点头。  “真提……”实在不想他后悔可是又不想扫他的兴。“可以我会给你我最真诚的祝福。”  “真的。”他笑容洋溢。  “嗯!等到你婚礼那日吧!”玄采音如哄小孩般笑道。  “那我等你的祝福。”他笑得更开心。第八章夏侯真提站在御品筝坊的门外实在提不起勇气去敲门不过为链子不管如何他都得拿出勇气来。  叩叩!  听见敲门声侍女赶紧前来开门。  “夏侯少爷……”侍女感到震惊“你怎么来了?”  自从传出他要与古蝶衣成婚的消息后他就没有来过这阵子玄伶瑟更是动不动就发脾气害得侍女们天天胆颤心惊。  听见惊呼声侍女们都上前围着他。  “真的真的来了哇!太好了这样玄老师就不会乱发脾气了。”  “就是啊!最近玄老师总是摔琴呢。”  听她们你言我语的说着他实在不知该如何接话“请问……”  “什么!”侍女顿了下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大叫眉头微皱小心翼翼地问:“您该不会是来找蝶衣姑娘的吧!”  “不我不是来找蝶衣的我是来找伶瑟。”  “是吗哇!太好了玄老师要是看见您来一定会很高兴的而且还是特地来找他哦。”侍女欣喜若狂的说着。  “是吗?”对她们那过于激动的举动他感到不知所措。  望着她们他不禁心想这些口子来到底是怎么了从她们的话语中总感觉得出对玄伶瑟的害怕与畏惧。  “来!夏侯少爷我们为您带路请往这边走。”  侍女们高兴的带着他来到琴室“这里不是琴室吗?”夏侯真提想起了第一次来访时玄采音说的话。“我这样进去好吗?”  看出他的疑惑侍女笑道:“放心是您绝对行。”  “咦?”他不解其意的看着她。  “琴室我们是不能上去的所以请您自个儿上去好吗?”  琴室除了玄伶瑟与某些学生和打扫的侍女外其余的人是不能上去的。  “好。”  夏侯真提一上琴室就听见砸琴的声音。  他紧张的倚在门外探看见屋内玄伶瑟正怒不可遏的踩着已支离破碎的琴。  该进去吗他从未见过这么生气的玄伶瑟这让他感到有些恐惧。  正当他犹豫不决时一道声音让他不敢再想下去。  “进来。”  躲在门旁的夏侯真提吓了一跳而后看了看四周他在叫谁呢!这里难道还有其他人吗  “还不快进来难道要我抱你进来不成!”  夏侯真提闻言又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啊!难道是在叫他他笑了笑不可能!玄伶瑟应该不知道他躲在门外才对。  “怀疑吗还不快进来。”  这下真的没有疑惑了真的是指他没错夏侯真提怯怯的由门边走了出来。    玄伶瑟以冷然的眼神看着夏侯真提那锐利的目光让他觉得自己有如裸身般被看着。    “过来!”坐在椅子上的玄伶瑟命令道。  害怕、恐惧占据了夏侯真提的心他颤抖着没有勇气踏出一步。  不耐烦的玄伶瑟站起身来一把将他拉了过去。  “哇!”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夏侯真提整个人倒卧在他的怀里。  “怎么舍得来了?”玄伶瑟紧抱着他的身子.在他的耳边低语。  “你…你说什么!”这样讲好像他是他的情人般夏侯真提转头本想大骂他却在见到他的眼神后迟疑了。  怎么了伶瑟到底是怎么了刚才光线昏暗没瞧清他的脸现在看来竟是那么的憔悴不再有以前那潇洒的模样变得快连他都不认得了。  “你怎么了?”心好痛他轻抚着玄伶瑟的脸庞。  望着玄伶瑟夏侯真提明白自己还是舍不下他即使他只当自己是玩物腻了就可随便抛弃但是他不能他无法像玄伶瑟那样无情。  “真提……”玄伶瑟握住抚着他脸庞的手亲吻了下他眼睑低垂幽然地道:“听说你要娶蝶衣?”  “嗯!”他轻应了声。  “为什么?”  “我……”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爱吗他明白那并不是他对古蝶衣的感情。恨吗那更不是他对玄伶瑟的感情那到底为了什么要娶呢  “怎么迷惑了?”  “我……”顿了下他淡然地道:“娶是一定要娶我很喜欢蝶衣可……”  还来等他说完一个巴掌应声落下。  “可恶!没我的允许谁准你娶她了你这个可恶的玩物……”玄伶瑟已比先前冷淡无情的辱骂他。  “你……”抚着被打的痛处他迷惘了。  玩物!又是玩物在他的眼里难道他真的只是任人玩弄的玩物吗  碎了他的心真的碎了本来还存有一丝希望可是现在全消失了不可能了他们两人再怎样都不可能会有结果!  夏侯真提站起身来看着他“请将链子还我!”  “你说什么!”  “我今天本来就是为链子而来请将它还我。”他冷静地道。  “哈……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吗”玄伶瑟的狂笑声回荡在四周令人不寒而栗他的眼神变得阴沉可怕。  玄伶瑟一步一步的走近夏侯真提他直往后退退到无路可退。  “不、不要!你不要过来。”好怕玄伶瑟那股寒意让他全身发颤。  玄伶瑟仍不断走向他。  这时他邪笑道:“对了你不是最喜欢我的琴声吗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从未让人见过的绝谷幽蓝琴吧!”  “什么呜……”  还未来得及反应夏侯真提已被他一掌击晕“呜……”  迷茫中醒来的夏侯真提已身处在另一问密室内他全身赤裸被捆绑在一架巨大的琴上。  “怎么醒了吗厂玄伶瑟露骨的抚着毫无衣物蔽体的雪白肌肤。  “你……”见自己全身赤裸夏侯真提不禁羞红了脸没想到他竟会这样对待他他用力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放开我!”  “放开你?不行。”他用舌尖挑逗着夏侯真提的蓓蕾戏谵的笑道:“这里是我私人的琴室你不是一向喜欢我的琴技要不要我来弹奏一曲?”  “啊……不……别碰……”受不住欲望冲击的夏侯真提轻喘着气低喃。“我不要听、我不要听……呜……”  “呵呵!那可不行我专程为你而弹别人求都求不得怎可不赏脸呢不过要我弹琴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啊……”  夏侯真提还来不及将话说完玄伶瑟已强行进入他早已湿润的私密处被绳索绑着动弹不得的夏侯真提只能任由他索求。  律动数次后玄伶瑟稍稍缓了下来他未离开夏侯真提的身子从一旁取出一架相当奇特的琴。  望着香汗淋漓的夏侯真提玄伶瑟在他耳边低语。  “你和绝谷幽蓝琴真像都令人不自觉的着迷。”他将绝谷幽蓝琴拿到夏侯真揭的面前。“你看是不是和你很像有着魅惑人心的音色更有益惑世人的躯体你和这架绝谷幽蓝琴一样都只能是属于我的玩物。”  已精疲力尽的夏侯真提望着那架绝谷幽蓝琴好美的琴他从来见过这么美的琴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抚摸那架琴。  “好美……”  玄伶瑟笑了声解开夏侯真提身上的束缚将虚弱无力的他抱进怀中伸手握住他细白的手。“想不想听听它的音色?”  “嗯!”夏侯真提望着绝谷幽蓝琴像着了魔般就算身体疼痛万分还是想听琴的声音。“伶瑟弹给我听。”  “想听那就说你是我玄伶瑟的玩物我就弹给你听。”玄伶瑟吻着他的颈子蛊惑的说着。  “我……”  见他迟疑玄伶瑟口气坚定的说:“要是你不说我是不会弹的。”  “别……我说我是伶瑟的……玩物!”恍惚中夏供真提疑惑了他真的是玄伶瑟的玩物吗  “真乖见你这么乖那我就为你弹一曲。”  “嗯!”听到玄伶瑟答应弹零他高兴的笑着玄伶瑟十指轻动琴弦在他的手上宛如玩物般任由他摆弄。  数道强而有力错落的弦音后他缓慢的移动指尖幽扬的琴声流泻而出琴室内满是动人旋律。  聆听着他的琴声夏侯真提如处梦境。“如何?”琴声未停见夏侯真揭一脸沉浸在其中的模样玄伶瑟笑着问。  “好棒伶瑟的琴技果然名不虚传。”对他的赞美并不假柔和的琴声让夏侯真提整个人如在梦中。  “想再听这美妙的琴音以后就要听我的话知道吗”  “嗯!”  玄伶瑟的琴音有如催眠咒音让夏侯真提失神的答应。  “亲我一下。”  “好。”他乖乖的在玄伶瑟的脸庞吻了下。  “真乖。”他高兴的抚了抚夏侯真提乌亮如丝的秀发“再弹给我听好吗?”夏侯真提依偎在他的怀中妩媚地说。  “琴声只为你而奏。”玄伶瑟再次弹起了绝谷幽蓝琴。  翌日夏侯真提醒了过来恍惚的望着四周。  这是哪儿他怎么会在这里……  突地他瞥见身边的玄伶瑟怎么……他怎么又睡在伶瑟的身边而且还赤身裸体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只记得自己被强绑在一架琴上被强行要了之后……  呜!好痛为何这么痛此时他感到头痛欲裂用手抚着头。  这时玄伶瑟动了动身子见状他吓了一大跳随手拿超一布帛遮盖身体。  不行得赶快离开这里他是即将娶妻的人要是让蝶衣知道他又被伶瑟抱一定会很难过。  可是他全身疼痛得很。  “呜……”走了一步就让他倍感艰辛倚着床沿轻喘着气。  这时他望见挂在玄伶瑟颈上的链子。  “对了我这次来是为了拿回链子的要是不取回聆卦姐一定会发火。”夏侯真提努力的爬上床忍着身上的剧痛轻巧的取下玄伶瑟颈上的链子。  “太好了。”他开怀地笑了下。  可是现下最大的问题是全身剧痛的他无法自行离开夏侯真提心一沉该怎么办才好    对了既然剑使是伶瑟叫来监视他的当然能为他所用。  这时他对着门轻叫:“剑使我知道你在外面进来一下好吗?”  闻声站在密室外多时的剑使迟疑了下还是走了进来。  “抱我。”  “什么?”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剑使有些不知所措望着夏侯真提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他猛咽了口口水好美有如此出尘的美人难怪玄伶瑟会这么执着。  “你监视了我那么久为我做点事不过分吧!可以抱我回夏侯府吗?”为什么他会是那种表情对他的反应夏侯真提有些不高兴。  “可是……”原来是这事害他都想歪了但是不管如何他都是玄伶瑟的手下还是不敢有违背的行为。  这时玄伶瑟又动了下身子。  “哇!快啊伶瑟快醒了要是他醒了我就走不了了求求你。”望着快醒的玄伶瑟他感到害怕他哀求的看向剑使。  “这……”剑使迟疑了下还是拒绝不了夏侯真提的请求一把将他抱了起来离开密室。  夏侯府上上下下为了两天后的婚事忙得不可开交。  夏侯聆卦见夏侯真提被人抱了回来马上上前关心。  “真提你怎么了?”她担忧地道。  “没……我没什么只是有点累而巳”他撒谎道。  “累!”看起来是像累没错可是她总觉得还有内情才是但也不想强求他说。“是吗那快去休息吧你再过两天就要当新郎了得好好养足精神才行。”  “嗯!”夏侯真提点了下头。  剑使将夏侯真提安顿好后由房内走了出来这时夏侯聆卦巳在门外等他。  “你是谁?”第一眼看见他时她就有种感觉眼前的人并不是一般普通的剑客。  “剑使。”他明说。  “是谁派你来接近真提的”夏侯聆卦防备地询问道。  “剑使绝不会伤害夏侯少爷我会用命来保护他请聆卦夫人母需对我如此防备。”看出她的担忧他冷然地道。  “是吗?”她迟疑了下“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一个深爱着夏侯少爷的人。”剑使语带玄机。  “深爱真提的人!”没事就爱卜卦的她想起了昨儿个夜里卜卦的结果古蝶衣果然不是他的真爱。  剑使见她若有所思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那真提就拜托那人了。”拍了拍剑使的肩膀她笑着离开。  宾客如云、喜气洋洋夏侯府府上今儿个是热闹不已所有大官贵人无不前来祝贺。  “恭喜、恭喜啊!”  贺客们个个是笑吟吟地道贺。  夏侯聆卦忙着招呼。  这时待在新房内的夏侯真提身着新郎服坐于椅上听着鞭炮声与贺喜声他幽然的望着布满红色丝绸的房间真红!喜洋洋的看起来真是讨喜。  “为什么我会这么不开心呢?今儿个是我的新婚之日向蝶衣求婚的也是我可是为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为什么……”说着说着他竟流下泪来。  一旁的剑使用手为他拭去泪珠。  “为什么哭呢?”  “剑使……”夏侯真提突然抱住剑使的身于“对不起!让我靠一下好吗”  解他郁闷本来都是由玄采音来做可是她借故不来让夏侯真提大感失望。  “嗯!”他由着夏侯真提在他怀中哭泣。  这时夏侯聆卦来到门外敲了敲门。  “真提时刻快到了快出来准备迎接新娘。”  隔着门夏侯真提应道:“好我这就来。”他旋即走出房门。  夏侯聆卦望着脸颊布满泪痕的夏侯真提。  “真提不管如何这是你的选择不可负了蝶衣懂吗?”知道古蝶衣并不是他的真爱但是她不许他做出对不起人家的事。  “嗯!”他点头“我会让蝶衣成为最幸福的新娘过去的一切我不会再去想了。”  “如果能这样就再好也不过了。”夏侯聆卦心疼地抚了抚他的头。“走吧!别让人家等了。”  他们来到大厅时花轿也正好来到大门外。  全部的人都走到大门外夏侯真提按照古礼将古蝶衣接进大厅。  新人来到大厅站好定位后媒人婆笑吟吟的大声喊着:“一拜天地……”  就在两人拜堂时一道人影出现在大厅上。  “谁准你们成婚了”  这道声音破坏了原本喜气洋洋的气氛。  所有的人无不瞪大眼望着这破坏人家好事的人知道来者是谁时夏侯真提不禁大惊。  “伶瑟。”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  听见声音古蝶衣拿下盖头“玄老师。”  宾客们对此事无不窃窃私语。  “哇竟然有人阻止这门亲事。”  “难道是夏侯家的三公子在外头评论太差有人来找麻烦。”  “就是啊!看那人长得这么美不会是要来抢亲的吧!”  一群人看热闹的互相讨论心里的疑惑。见状夏侯聆卦走上前怒道:“玄伶瑟请不要阻止这门亲事不然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不客气哈哈!”他轻蔑的笑了数声。“被占有过的身子有何资格迎娶洁白的身躯?”  “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她不解他话中的含义。  玄伶瑟走到夏侯真提的身旁拉起他那颤抖的手邪笑了下。  “这事真提该是最明白的不是吗”贴着他的身子玄伶瑟戏谵的在他的耳边低语“真提……”望着浑身发抖的他她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  这时夏侯真提犹如被大老鹰紧咬着不放的小兔子任他再怎么挣扎都逃不了他的爪于。“不……不要!”大家那异样的眼神让夏侯真提感到害怕身体不听使唤的直发抖。“别这样看着我不要看……”  突然他感到一阵晕眩虚弱的躺在玄伶瑟的怀中。  “真提……”古蝶衣本想上前帮忙却被玄伶瑟一把推开。  “别碰他别忘了你也只是我的弟子而已没我的允许竟然敢与他成亲!”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护意。  “玄老师我……”  已经看不下去的夏侯聆卦怒道:“听见没?放了真提。”“真提可能也不想我放了他吧!是不?”玄伶瑟紧抱着夏侯真捉将头埋进他的颈中邪笑。  被抱着的夏侯真提无神的望着眼前所有人以泪代替他的无语。  “真提……”  “他都没意见了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哈哈!”  玄伶瑟将夏侯真提从大家的面前抢走。  “真提……”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夏侯聆卦大喊道。  原本该是一场喜气的婚礼在玄伶瑟出现后全变了样宾客散去后夏侯聆卦坐在大厅上望者古蝶衣。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对不起聆卦姐。”古蝶衣低着头道歉。  “我要的不是道歉而是解释真提被玄伶瑟占有的事你该知道吧!”对这事她实在无法忍受。  没想到自己保护这么多年的弟弟竟然会被个男人给欺负最可恶的是她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嗯!”她点头低语:“在半个月前真提就被玄老师给强占了。”  “强占!那么说真提根本不愿意是不”闻言她怒火中烧玄伶瑟竟然强要了他这可恶的男人!  半个月前……难怪那些日子夏侯真提总是一脸心事又很孱弱的模样原来那时就已被欺负了。  “玄老师对自己想要的东西向来是不择手段。”对他的行径虽不认同不过连玄采音都无法制止更遑论身为他弟子的她更是无力改变。  “可恶的玄伶瑟竟然……竟然为了自己的私欲占有真提。”她大掌一拍桌子为之震动。  古蝶衣淡然地道:“不过这次有点不同了。”  “不同”玄伶瑟同与不同关她何事。  “玄老师从未对一件事情如此执着过在他将真提视为玩物后更是大大的不同。”  古蝶衣思及跟着他这么多牛以来玄伶瑟从未对任何一件事真正感到兴趣更不用说对一样东西珍惜这些年来唯一能让他如此关注的只有他视为玩物的琴绝谷幽蓝。  “什么玩物?”闻言夏侯聆卦简直快气疯了没想到玄伶瑟只是将夏侯真提当成玩物。  “是的玩物对玄老师而言那是唯一认同的词语。”  “什么词语啊!我管他认不认同竟把我可爱的真提当玩物这口气我怎么忍得下去说他现在会在哪里?”已怒火中烧的夏侯聆卦再也听不下去的怒吼。  “这……我也不知道。”  “是吗?”她疑惑的望着有些迟疑的古蝶衣“你先下去休息吧!”  “那蝶衣先下去了。”  她走后夏侯聆卦拍了下手此时一个人走了出来。  “聆卦夫人找我?”  “嗯!替我查出玄伶瑟的下落。”  那人点了点头后消失在大厅上。第九章玄伶瑟在密室内抚若绝谷幽蓝琴自娱的弹奏着美的琴音流泻满室夏侯真提坐在床沿望着他。  “好听吗”玄伶瑟看着只着薄衫的他“放……放我出去!”夏侯真提抓着英蓉帐羞赧拧遮掩若隐若现的胴体。  玄伶瑟停止弹奏走近他拾起他的下颚:“你想出去?”他的声音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请让我离开。”夏侯真提哽咽地说。  “我说过你和绝谷幽蓝琴一样都是我的玩物别想从我身边逃走!”强吻了下他的唇玄伶瑟笑道。  “不……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要当你的玩物。”闻言他流泪不止。  “那可由不得你。”  语毕玄伶瑟强扯下他的薄衫索吻着他凸起的锁骨手不安分的抚弄着微凸的蓓蕾。  “不……不要啊……”又是这样他始终抵抗不了玄伶瑟的侵占。  望着他妩媚的神态玄伶瑟邪笑了下。  “看来你已很习惯我的爱抚。”玄伶瑟舔吻着他的耳廓手顺着他身体的曲线缓慢地滑落至他的私密处打转。“我们果然很契合。”  “伶瑟……”轻喊着他的名夏侯真提已陷在情欲中完全无法自拔。  正当夏侯真提享受着那份快感时玄伶瑟突然抽身顿时他感到一股空虚感。  “今天就到此为止.你给我乖乖待在这里。”  玄伶瑟命令般的口气让夏侯真提无法反驳他躺在床上轻喘着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泪布满了夏侯真提的脸庞。  “为什么、为什么?”他敲打着床板。  为什么他就是无法从玄伶瑟的情欲中自拔为何就是无法抗拒那股快感他好恨真的好恨自己的无耻。  古蝶衣依着玄伶瑟的习性来到密室走了进来一眼便看见夏侯真提倒卧在床上。  “真提。”望着衣衫半敞的他古蝶衣低声的叫着。  “蝶衣……”见着她夏侯真提真的好高兴可是自己这模样……他赶紧拉起一旁的被子挡住身子。  古蝶衣将一旁的衣物拿了过来走上前来到床边。  “先穿上吧!”  ‘嗯!”  见他着衣完后古蝶衣问道:“还能走吗”  闻言他不禁脸红夏侯真提知道她一定认为刚才玄伶瑟占有他了“我们没……”  “我就好别再说了等会儿玄老师回来可就麻烦了。”她可是偷偷跑进来的要是玄伶瑟知道她进入密室肯定会杀了她。  “好。”  古蝶衣扶着他正要走出密室时三道黑色身影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杀了他!”其中一人命令道。  其他两人攻了过去夏侯真提大喊道:“等等……为什么要杀我?”他实在不明白为何最近老是有人想杀他。他左思右想也没觉得有得罪过什么人。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谁教你们夏侯府挡了人家的财路。”  “什么!”他这才明白原来先前英名其妙被人追杀都是同业之人做的好事  “给我杀。”  古蝶衣、夏侯真提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黑衣人们高举着刀就要往两人身上砍时冷不防地一道笑声打断了他们的动作。  “好大的胆子啊!没想到连小字辈都敢在御品筝坊撒野。”玄伶瑟站在门口冷笑。  “什么?”带头的黑衣人闻声回头。  此时剑使已抵住他的颈子。  “连我的玩物都敢动!”他轻声说着话语中却充满威胁。  那带头的黑衣人顿时无语玄伶瑟可怕的眼神让他胆颤心惊。  玄伶瑟走上前将夏侯真提抱进怀中冷冷的望着古蝶衣。  “你倒很大胆敢偷我的玩物。”  “我……”他的眼神透露着杀人之意她不禁心跳加快。  “看来对弟子还是不能太好不然什么时候被反咬口都不知道。”玄伶瑟怒瞪着她。  “我……”古蝶衣不知该说什么。  “哈哈!”笑了数声后玄伶瑟望向带头的黑衣人。“看来得杀鸡吓猴才行。”  话刚落带头的黑衣人还来不及反应颈上便多了条血痕气绝身亡倒卧在地上。  “哇!请饶命。”另外两名黑衣人跪地求饶。  “别……别杀他们。”被玄伶瑟抱在怀中的夏侯真提出言制止。“让他们走吧!伶瑟。”  “既然你开口就答应你一次还不快滚!”  “谢谢、谢谢!”两人飞快地逃离。  夏侯真提走到古蝶衣的身边。  “对你我只能做到这样是我先对不起你我不该想着别人还要你嫁给我是我自私让你在婚筵上受到伤害。”对玄伶瑟在大庭广众下将他抢走让当新娘的古蝶衣颜面尽失他一直很自责。  “真提……”古蝶衣泪流满面她从没见过这么为别人着想的人是她先骗了他他却将所有的错揽在身上。  “别哭蝶……”  两人正在交淡时其中一名黑衣人竟又回头攻击夏侯真提不想让站在他身旁的古蝶衣因他而受伤便挺身相护顿时他整个人倒了下来而剑使二话不说的杀了那名黑衣人。  “真提……”  见状玄伶瑟赶紧抱住摇摇欲坠的夏侯真提逐渐失温的他伤口开始流出淡淡的黄色血液。  一看到这里情形玄伶瑟立刻明白他是中了何毒。  “他到底怎么了?”古蝶衣哭红着脸望着如同失了气息的他。  这时接获探子消息赶来的夏候聆卦见状简直决疯了她跑上前抱住夏侯真提。  “真提、真提!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夏侯聆卦哭着大喊。  一直没开口的玄伶瑟在此时轻笑了声。  “你笑什么?”以为他幸灾乐祸夏侯聆卦怒道。  “到后来真提还是只能属于我当我的玩物。”他倚着门邪笑。  “你……我还没找你算帐你竟敢这么说。”怒不可遏的她瞪着玄伶瑟。  “你想救他吧!那就将他交给我唯有我才能让睡美人醒过来。”  “你……想都别想!”  现下夏侯聆卦可没心情和他吵她抱起夏侯真提头也不回的离开密室。  她走出密室时隐约听见由后头传来玄伶瑟肯定的话语。  “你一定会来求我的。”  现在大家茶余饭后唯一时沦的话题就是“喂!你们知道吗听说夏侯府被枪了呢!”  “什么谁那么大胆敢抢夏侯府那人是不要命了吗?”  “听说抢的人是个美人呢!”  “那美人抢什么总不会是抢夏侯府的三少爷吧!”  “才不是听说那美人当着宾客们的面前将新娘给抢走了。”  “新娘美人抢新娘做什么?”  “不是啦!是抢走新郎那天我也在场我肯定是抢走了新郎。”  “什么哇!现在的女人都那么大胆吗?竟然当着大家的面抢别人的新郎那新娘有什么反应”  “相公都被抢了。还能有什么反应不过听说新娘还住在夏侯府中够怪吧!”  “真的很怪不过夏侯家的三少爷在外面风流事迹那么多会被抢也是理所当然的哈哈!”  那日玄伶瑟抢婚的行为竟成了京城中一个无解又不可思议的传奇。  花无华和玄采音走在大街上简直快被那些市井小民的话给逗笑了没想到玄伶瑟疯狂的行为会成为大夥儿口中的奇闻。  “哈哈!没想到伶瑟的举动会造成这种效果真是太有趣了!”花无华笑道。  玄采音可是相当不以为然:“抢婚哪古蝶衣该怎么办”再怎么说她也算得上是他们的媒人怎么可以就这样被玄伶瑟坏了好事!  “可恶你笑个什么劲啊!玄老师太可恶了竟然抢自己弟子的相公。”刚听见这个消息时她简直不敢相信玄伶瑟会做出那种事本想找他算帐可不知怎地就是不见他的踪影连想骂他的机会都找不到。  “何必那么生气至少不会有人再受害了不是吗”  “还说风凉话受害的不是你的人你当然无所谓。”玄采音不悦的瞪着他。  “别动怒至少伶瑟找到真爱了。”  “真爱是这样取得的吗?不仅强占真提的身子还抢亲。哇!要是他们知道我和玄老师的关系这叫我以后要怎么面对他们啊!”思及此她搔着头苦恼不已。  就算玄伶瑟和她再怎么亲她始终还是无法认同他的行为以前他要怎么玩她都由着他可这次受害的是她青梅竹马的好友这教她要如何再忍下去  “别苦恼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何须多烦恼呢!”花无华一派轻松地道。  “哎呀!反正你又不是我根本不会明白我现在的感受。”  “是吗啊!到了。”  来到御品筝坊后花无华上前敲门。  叩叩!  一位侍女闻声开门。  “花公子、采音姑娘。”“玄老师在吗?”前些日子都见不若人玄采音试探性地问。  “在最近玄老师心情似乎好得不得了正在醉琴楼饮酒。”  前阵子玄伶瑟的喜怒无常让侍女们很害怕不过几天前他竟恢复以往的性情让侍女们松了口气。  “那我们去找他”  说完两人便来到醉琴楼。  玄伶瑟正在独自品酒他们也不徵求他的同意便径自坐了下来。  “真提中毒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饮酒!”花无华为自己倒了杯酒。  “我心情愉悦不该饮酒吗”玄伶瑟笑道。  谁都看得出他心里打的如意算盘。  玄采音没好气的说:“爹!你真是恶习不改。”  此话一出让原本正在饮酒的玄伶瑟变了脸怒瞪着她。  “都叫你别这样叫我了我都被你给叫老了。”  “哎呀!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叫叫又何妨况且爹怎么看都不像老人家您的肌肤比雪还细致连女儿都自叹不如呢。”望着他那比女人更美的脸庞玄采音不免羡葛。  “你这丫头就会找我麻烦嘴甜也没用。”  “不女儿说的可是实话。”她转身望着花无华笑道:“你说是不是?”  花无华认同的点点头以玄伶瑟这年纪还有着二十余岁的容貌真是难得。  “我说你和爹差没几岁可别和爹一样犯老人病老是碎碎念两个老人加起来一起念的话那我可会受不了哦!”玄采音不忘调侃下。  “放心我比你爹稳重多了。”花无华轻笑了声啜饮了口杯中物。  “呵!想来你们今儿个是来此调侃我不成?”  “怎会这女儿就更不敢了。”  想也知道她在为他侵犯夏侯真提一事生气玄伶瑟不愠不火地笑道:“我今儿个心情好不与你们一般见识。”  随后他便离开醉琴楼原因无它他可不想再被两人揶榆。  这时玄采音不解地道:“在探望过真提后你该知道玉琼花初露可解其毒你为何不救他呢?”  “我向来有成人之美。”他又怎会不知只是不想坏玄伶瑟的好事罢了!  “哦!你也感觉出来了吗?”  “他们的事我们俩不是心知肚明吗?”  “也是不过爹向来思想怪异而真提又太过单纯看来他们俩的事还是得旁人推一把才成。”  从夏侯聆卦将夏侯真提带回后想尽各种办法就是无法让他醒过来。  她坐于案桌前苦思他中毒之事。  难道真如玄伶瑟所说只有他能让真提醒过来。  想着玄伶瑟那自信的模样夏侯聆卦不禁动摇了信心不行她摇了摇头她真的不想去求他帮忙可是这些口子以来什么药都试过了夏侯真提连一点动静也没有。  “该找他吗?”没时间再让她耗了再不想办法夏侯真提真的会长睡不醒。  要是求他玄伶瑟一定会要求让真提成为他的玩物这怎么行不管怎样她都无法接受真提成为别人的玩物更何况是这么个用情不专又男女通吃的无情男人。  “可是……那真提怎么办”她挣扎着该不该求玄伶瑟。  此时一道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聆卦姐我是蝶衣。”  隔着门她喊:“蝶衣吗进来吧!”  古蝶衣端了碗热汤走了进来。  “聆卦姐用点热汤好吗我看您晚膳时没吃什么。”  “不我不饿。”她是真的不饿光夏侯真提之事就够她烦心了哪会饿啊!  “至少喝点汤吧!你都瘦了要是真提醒来见您这样一定会很难过。”  “真提能醒来吗?”夏侯聆卦忧心地道。  “您不要这么担心了。”古蝶衣安慰道。  “唉!”夏侯聆卦不想拒绝她的好意喝了口汤她转移话题“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等夏提的事告一段落后我会回家。”  “对不起由于真提的任性让你成了笑柄。”对她夏侯聆卦颇感愧疚要不是自己没阻止事情也不会弄成这样。  “不聆卦姐请别这么说真提向我求婚时我真的很高兴其实我早就知道他对我并不是男女之悄而是兄妹之爱却还是应允了嫁他是我任性才对京城所传的谣自我并不在意所以请您别这么说。”她真的爱过夏侯真提。  但是她宁愿祝福他们两人也不愿做出坏人美事的事情来。  “是吗那就好。”  “但是您不怪我吗?”古蝶衣语气哽咽。  “怎么了?”  “真提要不是为了保护我也不会中毒。”古蝶衣垂首低语。  “傻孩子杀手本来就是要杀真提这并不关你的事叼!”她抚着古蝶衣的秀发如长者般笑道。  “可是……”古蝶衣仍忍不住落泪不管如何夏侯真提是为了保护她而受伤的。  夏侯真提连一点动静也没有。  “该找他吗”没时间再让她耗了再不想办法夏候真提真的会长睡不醒。  要是求他.玄伶瑟一定会要求让真提成为他的玩物这怎么行不管怎样她都无法接受真提成为别人的玩物更何况是这么个用情不专又男女通吃的无情男人。  “可是……那真提怎么为?”她挣扎着该不该求玄伶瑟。  “乖别哭了……”夏侯聆卦为她拭去泪珠。  平稳了心情后古蝶衣问:“聆卦姐真的不考虑玄老师的话吗?也许他说的是真的。”  “这……我怕他提出无理的要求但是再无法找出解药就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夏侯聆卦有些气馁。  “其实我觉得玄老师应该是真提的真爱。”  “为何你有这样的感觉?”  “其实真提向我提亲之后曾采找过我对我说了许多他与玄老师之间发生的事我听得出来真提是爱着玄老师的只是真提不敢承认罢了!”    “是吗?真提真的爱他吗?”古蝶衣的话不禁让她想起不久前的卜卦难道真是命如何都躲不了。  “也许玄老师真的有方法救真提。”  “让我考虑看看。”或许玄伶瑟真有办法救真提可若是要真提当玄伶瑟的玩物她内心难免还是有些疙瘩。第十章夏侯聆卦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让玄伶瑟医治夏侯真提。  她来到御品筝坊的大门前敲了敲门。  侍女闻声开了门。  “聆卦夫人?”见她来此侍女觉得怪异。  “玄伶瑟在吗?”  “在请进。”  剑使抱着夏侯真提跟在夏侯聆卦后头随侍女来到了醉琴楼。  “玄老师聆卦夫人找您。”侍女恭敬地道。  玄伶瑟啜饮了口酒笑道:“怎么想不出方法来了是吗?”  “你……”她简直快怒火攻心可是为了夏侯真提也只能陪笑道:“是啊!还请你救救真提只要能救真提无论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你。”  “你该知道我想要什么。”  “这……”  “别跟我讨价还价否则休想我会救人。”  她都还未开口就被玄伶瑟一口打断。  夏侯聆卦叹了口气无奈地道:“可以只要能让真提醒来我没有意见。”  “成交!将人留下你请回吧!”  “什么”就这样叫她回去她怎么放心得下。  “真提醒后我会叫人带口信给你到时候你再过来也不迟不然你待在这里也没用不是吗?”  他说得一点也设错她实在设有留下来的理由。  “好那真提就有劳你了。”  语毕夏侯聆卦依依不舍的离开此时剑使将夏侯真提交给玄伶瑟。  玄伶瑟轻柔的将如睡着般的夏侯真提抱在怀中。  “我就说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到头来你还是我的玩物不是吗?”他轻柔的在夏侯真提的发际吻了下。  玄伶瑟转身对身旁的剑使道:“别让任何人接近密室。”  “是。”  玄伶瑟抱着夏侯真提走进密室。  他轻柔的将夏侯真提放在床上褪去他所有的衣物取出自己腰际上的小瓶子用口含住瓶中的液体然后低首灌入夏侯真提的口中紧接着他倒了一些液体在手上涂抹着夏侯真提因毒而泛红的伤口。  在玉琼花初露外敷内服的功效下夏侯真提的脸色由苍白转为红润。  “呜……”夏侯真提呻吟了声.缓缓的睁开闭上多日的双眸。  这时玄伶瑟优雅的弹奏着绝谷幽蓝琴“怎么醒了吗?”  “伶瑟……哇!”他发现自己又是赤身裸体赶紧抓来一旁的衣物遮住自己的身子。  真是的!为何每次与玄伶瑟独处他总是被脱得精光。  见他一脸困窘玄伶瑟不禁失笑了声。  “都做过那么多次了还害羞真是可爱啊!”  “你……”他好气可是又不知该用何话反驳。  玄伶瑟站起身来慢慢的靠近他他此刻若隐若现的身躯不管怎么看都是那么的纯洁无瑕。  “先对你说件事从今儿个起你就只属于我是我一个人的玩物了。”  “什么!你别开玩笑了!”才刚醒来就听见这噩耗叫他怎么受得了。  玄伶瑟抬起他的下颚邪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明儿个夏侯聆卦来时你可以亲自问她她会为你说明一切。”  “聆卦姐?”为什么连疼他的姐姐也同意这种事他难过得落下泪。  “为何哭当我的玩物不好吗?”玄伶瑟为他拭去泪水。  “玩物!在你的眼中我只是玩物吗?”  “我从未将任何事放人心底你是第一个让我想拥有的人要不然我为何要当着大家的面抢走你难道这还不能让你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吗?”在他的心中玩物是最尊贵的称呼更占有最重要的地位。  夏侯真提迷惑了他到底是把他当玩物还是真的爱着他  正当他疑惑不解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哦爹.您就说您爱真提不就得了什么玩物啊!谁会知道您真正的心意啊!”躲在一旁的玄采音再也看不下去的大吼。  “小姐”剑使一脸歉意的望着玄伶瑟“对不起我……”  玄伶瑟做了个手势要他别介意了。  “采音……”他望着玄伶瑟觉得困惑“爹”  “啊!”一时说溜嘴她赶紧捂住嘴。  “采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侯真提不解的问为何玄伶瑟成了她爹  “这……唉!算了反正都说出口了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其实玄伶瑟是我亲爹啦!”  “什么?”  这时玄伶瑟走到玄采音的身旁敲了下她的头。  “臭丫头!不是叫你别在外人面前喊我爹吗?”  “爹真提又不是外人而是您的爱人啊!”她甜甜地笑道。  “贫嘴。”  这下夏侯真提更是搞不清楚状况了。  “爱人……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他啊!  “啊!真提真是不好意思瞒了你那么久都是爹不准我说出口啦知道我真正身分的也没几个。”她解释道。  “采音……”  玄采音握起他的手娇笑道:“俄爹很怪只将玩物视为真爱所以说从头到尾我爹根本就对你有意思不是在玩弄你。”  “什么?”他不信的望着玄伶瑟。  “我早就说了是你不信罢了?”  “这……”他实在无言以对没想到玄伶瑟的思想会那么奇怪原来从头到尾他都是爱着自己的思及此他忍不住喜极而泣。  见状玄伶瑟将夏侯真提拥入怀中。  “这下你明白我的心意了吧!”  “嗯!”他不好意思的点头。  见到两人恩爱的模样玄采音笑了笑。  “真提现在我绐你我最真诚的祝福。”她推了推玄伶瑟的身子。“那我就告辞了接下来的时间爹想做什么请便恕女儿不奉陪了。”  她识趣的离开密室。  “采音……”闻言夏侯真提脸红了起来  “啊……”    玄伶瑟吻着夏侯真提的敏感处略带怒火地道:“现在你的心中只能有我。”  “伶瑟。”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后夏侯真提也大胆的迎合着他的索求。  “你真香。”玄伶瑟吻咬着他的蓓蕾邪笑了下。  “别……”夏侯真提突然将玄伶瑟的头抬起。  “怎么了?”玄伶瑟疑惑的看着他“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玄伶瑟舔吻着夏侯真提的雪肤。  “啊……”被触碰到敏感处他忍不住呻吟了声随后他低语:“伶瑟你多大了?”  “什么?”闻言他突然停下一切动作。  夏侯真提一时之间不知所措担忧的问:“你生气了”  “生气!”  “啊!别生气我不问、我不问就是了你不要生气啊!”  “要我不生气也行这次由你来服侍我。”  “什么这……”他满脸通红。  “不想那算了!”他作势要离开。  “别……别生气我服侍你。”讲完后夏侯真提自己都不敢相信为何会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  “那就来吧!”玄伶瑟好好整以暇的等着。  “嗯!”  醉琴楼上夏侯真提与花无华对坐着饮酒。  这时初莲又带着传讯者前来。  花无华一见传讯者立刻不耐烦起来“有事快说别又来扫我的酒兴。”  传讯者这次也不拖泥带水直接说明来意“谷主说您再不回情谷.就将慕容给贩卖出去。”  “哦!是吗那就让他卖吧!”真是的老头子要卖谁关他屁事原先不以为意的他过了一会儿后大吼道:“你说那老头子要卖谁”  “慕容不该。”哇!效果真好传讯者暗自窃喜。  “什么!那死老头子竟然敢动他不想活了是不是”花无华生气地大掌一拍桌上的东西全东倒西歪。  “如果花主子还是坚持不回去那小的这就回去告诉谷主您的意思。”  “可恶!”真是被戳中死穴了这下不回去都不成了。“我回去。”  “无华……”夏侯真提疑惑的看着他。  “真提我要回情谷了代我和伶瑟说声。”  “嗯!”他点头。  “别送我了。”花无华转身对初莲他们说:“走吧起身回情谷。”  像是早知道他一定会回情谷般早有大队人马迎接着他入轿夏侯真提站在醉琴楼上目送他离去这时玄采音来到御品筝坊。  “真提无华怎么回去了?”  “不知道耶!不过看来应该是有很要紧的事。”回想起他刚才的模样夏侯真提如此猜测。  “哦!”她坐了下来。  积压在夏侯真提心里已久的疑惑在见到她后又涌现了。  “采音……”  “有事?”见他吞吞吐吐她笑道。  “嗯!能问你一件事吗”他小心翼翼的问。  “什么事说啊!”她吃了口糕点后爽快的说。  “你是伶瑟的亲生女儿吗?”虽然两人很像可是他还是想确认一下。  “对啊!”  “那……伶瑟他到底几岁了?”玄伶瑟始终不肯告诉他真正的岁数这让他一直相当介意。  闻言她将才喝入口的酒吐了出来。  “咳……”  “你设事吧!”他赶紧轻拍她的背。  “没、没事。”  “那你能告诉我……”  他话都还没说完就被玄采音用纤指抵住唇。  “我还不想让爹杀了我别害我要想知道你自己去问爹。”  “可是……伶瑟不肯说。”  “那我就更不能说了就这样这事别再问我了。”她扭过头猛喝着酒就是不让他再问下去。  唉!真提还真单纯她的年纪在加个十来岁就能知道她爹现在的年纪了嘛他是老头子一个啊!这要她怎么说得出口他们的情况用老牛吃墩草来形容都不为过!  “采音……”  夏侯真提知道再问也问不到答案他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心中的疑惑还是没得到答案到底伶瑟几岁了嘛  (本书完)PAG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93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