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清稗类钞》鑛物类 物品类 舟车类

《清稗类钞》鑛物类 物品类 舟车类.doc

《清稗类钞》鑛物类 物品类 舟车类

whiteflog001
2018-09-10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清稗类钞》鑛物类 物品类 舟车类doc》,可适用于语言、文化领域

  《清稗类钞》矿物类物品类舟车类清稗类钞  矿物类  矿物  我国地质多构成于石炭纪层故矿物无所不备而煤、铁尤多。煤田之面积约越数万方里跨于直隶、奉天、山东、山西、河南、四川、云南、贵州、湖南、江西诸省惟以采掘未盛且工商二业亦未进步所蕴藏于地者不可胜数。铜则盛产于云南及安徽、福建、山西、四川、两广云南尤推上品。黄金则盛产于西藏及四川、吉林、「长白山。」黑龙江、「伊勒呼里山阴。」蒙古。「阿尔泰山。」锡则盛产于广西之贵县、奉天之义州及湖南、福建、广东、云南等省。铅则盛产于山西之大同锰则盛产于湖北之兴国铁则盛产于湖南、湖北及广东银则盛产于广东、广西、贵州、河南及奉天之铁岭丹砂、水银、硫黄、琥珀、水晶南岭以南盛产之。若乃于阗之玉嫩江之珂医巫闾之珣玗琪「俗名锦州石。」云南大理府之点苍石江西之陶土四川、云南之井盐天山之岩盐阿拉善旗及解州之池盐皆特产也。四川、陕西、甘肃、新疆、奉天有石油矿而不知制炼法则以化学之未发达耳。  洮南矿产  洮南城北一百五十里黑顶山有烟煤西北一百四十里之那金河及百八十里敖牛山亦有熿矿并有烧缸土惜皆以土法开采。而东北一百里洮安县境黑顶山有石灰东北七十里七十户屯有白土子。至索伦山则矿产更富。  江西矿产  江西位于安徽之西面积约六万八千方里东西南三方多山北方则为扬子江之平地与鄱阳湖凡河流悉汇归之故水利极便。全省矿产实驾安徽、浙江、福建而上之。盖湖南界有铁石炭福建、浙江界有金、银、铜、铅其它如萍乡附近及九江附近之铁山、铜山皆其著称者也。  金矿奉新、鄱阳、高安、临川、「临川之矿在县城西四十里宋时曾事开掘。」上饶、萍乡、「萍乡银矿咸丰时曾用土法开采矿脉极旺矿苗掘至六十丈卒以排水困难遽尔中止。至同治壬戌再事开采亦以无法排水而失败。」大安岑、金沙沟、「砂金。」叶线坑、七宝山、大安里、棚家坊、雩都、宁都、瑞金皆有之。银矿鄱阳、德兴、上高、临川、金溪场、金溪、玉山、弋阳、南城、「宋时曾开采。」会昌、雩都、瑞金皆有之。铜矿彭泽、洪州、德兴、临川、上饶、宜春、新喻、上犹、赣山皆有之。  云南土司属地矿产  云南边地五金矿产所在皆是。如镇边之募乃银厂腾冲之明光银厂昔皆以畅旺着。且尚有镇边、西盟之金上改心之铁顺宁、耿马之银、铁永昌、湾甸附近之铁腾冲、南甸之煤界头之铅。  新疆矿产  我国矿产皆导源于葱岭新疆面积四百四十余万方里实居葱岭之麓菁英蟠结为天下奥区。如叶城之密尔岱借挂起西窗浪接天。」  杭杭杭  厉樊榭征君鹗尝撰《湖船录》既成杭堇浦检讨世骏戏谓之曰:「余生杭州姓杭氏他日拟制湖舟取一苇杭之之意题曰杭杭杭。前人有轩轩轩、堂堂堂、亭亭亭诸题榜不自余作古矣。」  琖饭船  杭州西湖所有之船惟云林寺琖饭船有帆每日色初晏渡湖而归船中僧齐声梵吹游人以此为返棹之节。张仲雅尝有诗咏之曰:「一片湖光起暮烟夕阳西下水如天。蒲帆影里千声佛知是云林琖饭船。」  再到行亭  阮文达公元抚浙时既浚西湖作一墩在湖心亭旁。落成又造一舟命陈曼生题榜曰再到行亭。  西湖游船之题额  道光时杭州西湖多游船船名皆甚雅。琴书诗画船为屠琴坞题额。绿杨阴里小行窝为孙子潇题额相传为王仲瞿孝廉所有。若蓬莱舫则为赵次闲题额。若泊宅则为汪铁樵千戎题额。又有半湖春、四壁花、宜春舫、十丈莲、烟水浮家、小天随等亦皆堪游憩也。  用作楫凯桡  蒋果敏公益澧开藩两浙时恢复会垣尝造两舟以娱军士大者曰用作楫小者曰凯桡。  小浮梅俞  杭州西湖有小浮梅俞德清俞荫甫太史樾之舟也门下士仁和徐花农侍郎琪为制之。其自跋曰:「花农为吾造小舟或拟袭用余吴下池中小浮梅之名又拟名以俞舫余因合而名之曰小浮梅俞。盖俞之本义《说文》云舟也犹曰小浮梅舟云尔。嗟乎!人生斯世养空而浮当知吾一俞也勿曰俞必属我也。」  云舫  云舫者沉云舫所造也。江小云即以其字题之并补书沈文忠公一联云:「三十里光景无边开口问西湖可能都变作尊中绿酒?七百年风流未歇从头数南渡几曾见销尽锅里黄金。」  薛舫  全椒薛慰农观察时雨罢守杭州主讲崇文书院尝召集其门下士课文于湖舫又为湖舫诗社与诸老辈酣嬉于西湖极一时风雅之盛。去杭日门下士辟凤林寺隙地构屋一楹颜曰薛庐别造一舟仍名薛舫。  花艇  光绪时岭南以花艇著称于世。花艇者妓所居之船也。后以火刼禁止遂皆上陆莺莺燕燕不复泛宅浮家矣。船有楼其下有厅事可设席谓之开厅。开厅必以夕海风泠然列炬如昼珍错纷沓丝竹嗷嘈。上者在谷阜次者在迎珠街。然虽号称为舟而铁缆系之屹然不动几忘其在水中央也。  姻缘艇  姻缘艇广州珠江有之。盖穗垣高等妓女虽于花艇列房而居然房至隘酒阑夜深无以留髠则相将就宿于别艇。艇容积不宽而陈设甚雅俗谓之姻缘艇一曰鸳鸯艇盖专为卜夜而设也。羊城谭寿伯曾于《珠江竹枝词》中咏之云「江干烟柳碧如丝隔水人来唱《竹枝》。记得定情三五夜姻缘艇上月明时。」  紫洞艇  游船以广州为最华缛杭、苏、江宁、无锡不及也。船式不一其总名曰紫洞艇。咸丰时长沙周寿昌有《咏紫洞艇》七绝诗云:「拉杂春风奏管弦排当夜月供珍鲜。流苏百结珠灯照知是谁家紫洞船。」「沙锅沙快横楼矗快蟹船连画舫排。「以上五种皆船名惟横楼最大。」郎意不如双桨密早朝催去晚潮回。」「四面珠帘卷玉钩连樯沙尾泊中流。分明一曲清溪水只少秦淮十里楼。」「二八亚姑拍浪浮十三妹仔「音崽。」学梳头。琵琶弹出酸心调到处盲姑唱粤讴。」「海南果熟不知霜五角羊桃触鼻香。丹荔黄蕉都过了热橙热蔗满街尝。」「冬时香橙、甘蔗俱用蒸食呼为热橙、热蔗。」「珠娘装束学吴娃窄袖青衫短玉钗。真有肤圆光致致凌波不用凤头鞋。」「珠娘有极美者冬时亦白足见客。」「珠水源分卅六江东西云涌髻丫双。素馨莫问遗宫种第一看花是海幢。」「一声香唤卖花船渔婢生涯海国天。水阁路连花埭远四围都是蜑家田。」  灯船  灯船江宁、苏州、无锡、嘉兴皆有之用以游览饮宴者。及夕则船内外皆张灯列炬如昼。夏时为盛容与中流藉以避暑。舟子率其妻孥为荡桨把舵之役虽二八女郎亦优为之盖皆天足也。船中或有蓄妓以侑客者春秋佳日肆筵设席且饮且行丝竹清音山水真趣皆得之矣。江宁秦淮河之灯船有题曰涛园曰宛中茶舫曰得胜茶园曰悦来画舫日需赁资数十金也。苏州人之呼灯船也曰热水船盖以夏夜为多故耳。  酒人船  咸丰时熊某自金陵龙溪雇一舟邀上元金亚匏同至王墅。既登舟则舟人蒋姓其舟固每岁泊城中运渎河者。金与陈月舟、何澹成为之小作妆点常游于青溪数里一时士女皆呼为酒人船。当粤寇犯江宁时幸脱出在湖熟日以供行客来往舟中之物则皆灰烬矣。  龙舟  端午竞渡之舟饰为龙形曰龙舟南中有水之处皆有之泛乎中流乘潮上下。五陵少年辄坐于其中而作乐钲鼓喧阗日暮始已。  红船  红船长江有之用以救生故亦曰救生船。遇有客舟之阨于风潮者则拯之迁其人物于红船中。  打珠船  混同诺尼诸江汊产珠布塔哈乌喇岁有打珠船。有珠之河水冷而急以大船夹独木之(舟威)(舟虎)植篙透底数人持之泅者负袋缘篙而下得蚌满袋贮(舟威)(舟虎)中官督剖之未成珠者仍弃于水。私采之禁等于劚参。  挖河船  浚河机器之状如舟大亦如之者曰挖河船以铁为之底有机器上有机架形如人臂能挖起河底之泥重载万斤置之于岸旋转最灵。光绪初天津机器局造成试用曰直隶挖河船用以浚大清河。  捞泥船  南中农隙乡人辄掉小船于河捞其泥以舟载之归储以壅田曰捞泥船。苏州、松江、嘉兴等郡虽妇女亦优为之。捞时须植立于船中妇女皆天足故虽历时甚久而不以为劳也。  渔船  江苏、浙西皆有渔船一舸中流妻孥并载。每至日将下舂时渔人辄命其妇姑弱女各担其竟目所获之鱼虾蜃蛤入市贩之。野花插鬓掩映斜阳大踏步而来低声唤买。朱剑芝以为此即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之自然入听者也。  枪船  咸、同间苏州有费玉成者名秀元慷慨任侠乡里少年屠贩饮博之徒多从之游。当事始裁抑之继知其材可用也保举至都司郡绅韩履卿都转崇亦极称之。时方奉札募枪船巡防葑门。闻寇已入胥门知时势不可为急率死士至仁孝里挟履卿出。履卿至周庄愤郁成疾旋往上海辗转至海门客死焉。玉成仍益募枪船为保卫乡里徐图恢复计。枪船者南乡小艇橹一桨一火枪二三枝行水面若飞居民用以猎禽有事则资以御盗者也。其始制甚小每船仅容三四人后渐扩充增设抬枪、洋炮于是制益精而用益广内河水师恃为羽冀矣。费氏所属殆有数百艘。  炮舰  炮舰为海防舰之一种功用略同。惟炮舰体轻吃水浅能航行于浅海江河。  鱼雷艇  鱼雷艇者驶行轻疾之小艇以薄钢板制之中装鱼雷发射管专于暗夜雨雪中或战鬬时炮烟之下驶近敌舰发射鱼雷以轰沉之。大者从舰队之后远出海洋或离队独行小者备港湾中之用。  鱼雷母艇  鱼雷艇体小不能载重又不能远射大洋于是有鱼雷母艇以为装载兵器、煤粮接济鱼雷艇有时载运鱼雷越海以为攻敌之用。  鱼雷炮艇  鱼雷炮艇所以攻击鱼雷艇者其功用与鱼雷驱逐舰同。  鱼雷驱逐舰  鱼雷驱逐舰速力最强装置速射炮、机关炮等能追鱼雷艇而破坏之。舰中亦备鱼雷为轰击敌舰之用。以其驶行迅速故又可用以侦探敌情。  周青士附赤马船入泖  嘉兴周青士名篔尝至嘉善独行于岸见有赤马船缚布为帆问焉往船人以入泖对。乃思就九峯访故人亦良得乃请附载。比及泖则已暝船人促登陆。伥伥无所之忽望见有僧庐即闯入。小沙弥见之骇强令出乃步琉璃镫下覩壁间所揭诗笺中有己作因指示沙弥曰:「吾诗人耳非贼也。」沙弥以语主僧为煮白饭止其宿。诘朝自泖达九峯抵华亭遂访高士吴骐、王光承之居兼旬乃返。  周栎园咏漕篷船  漕篷船前狭后广闽之延平、建宁有之。周栎园侍郎《闽茶曲》有句云:「鸭母船开朱殷红。」即谓是也。  周栎园潘次耕咏白板艖  闽之延平、建宁二郡船行屹囓间全藉篙力。板薄不过数分不假丹漆。周栎园诗云「黯淡滩头白板艖」是也。又潘次耕《溪行杂咏》云:「门小不容舒眺望篷低裁足展衾帱。」  吴中林查嗣瑮咏清流船  钱唐吴中林太守廷华尝守福建之兴化有咏清流船诗诗云:「五篙何处赋招招一片云帆近大桥生。怕横山溪水急开船趁得午时潮。」「横山梅溪水东下船必乘潮而西乃得济。」「篷如半月压船舷只许侏儒自在眠。桅脚开窗方尺五居然小有洞中天。」「荒村破晓一鸡鸣朝日山头渐次明。不似惜花春起早拥衾徐听戞锅声。」「天明爨者戞锅舟人乃起。」「不为和羹佐傅岩何曾忘味有苏髯。上游玉粒成斤换水口关头争食盐。」「上游盐价甚昂舟人多私载觅利水口设官巡查许贮食盐五十斤。」「如戟如刀千万锋羊肠鸟道水溶溶。铁稍公自夸能事不怕崚嶒石有锋。」「花猪肥肉玉如肪还买河鱼一尺强。菡萏滩高明日过晚来先献九龙王。」「舟人专祀九龙山盖九泷滩神也。」「铁脚层冰未觉寒百钱水袴费艰难。赤身不怕阳侯怪笑踏波涛过浅滩。」「水袴长不满尺入水着之。」「村醪无过压茅柴秫米朝蒸瓮晚开。一饭便浮三大白餔糟不待漉巾来。」「樵苏水畔一舟横留得青山客不争。柯斧满林谁是主白云深处听丁丁。」「上水艰难千里多柴枝米粒易消磨。今朝到岸都欢喜小武当山一笑过。」「山在浦邑之南。」海宁查侍读嗣瑮尝偕梅定九、朱字绿、张青雨过建滩作诗其一云:「初登清流船船小妨内「入声。」首。一龛不盈丈兀兀坐卯酉。及经火烧滩滩浅尚难受。此地昔崄峡山根蟠地厚。传闻用火攻石烂泄水口。一线凿凶门乖龙渴逾吼。榕城百水驿硉矹十八九。直宜舍舟楫复事牛马走。一笑谢长年毁车吾已久。」其二云:「似罄众滩石力聚堆一门。宁知跬步闲滩转石愈繁。大者各磊落五岳分位尊。小者尤纵横八阵连云屯。此方昔割据局促开乾坤。霸气郁未消石势犹并吞。抚兹一长叹恃暴安足存。」其三云:「积阴埋幽壑湾环万古黑。形气所轧成变幻谢绳墨位置踰人工并非造化力。欲以五字诗竭意作镌刻。有如草闲虎屡射镞不没。安得炼石手叱汝变五色。」其四云:「石势逞雄杰欲遣水郁盘。水从排空来铁锁不可拦。有时千百丈掣电飞云端。有时五三折陡起咫尺间。两怒各未平白昼蛟龙搏。舟子力难恃应变须神完。倒缆挽逆篙如作壁上观。决机在针锋脱险过弹丸。」其五云:「水亦自相鬬直立高于屋。我舟掷水底低受浪不足。如逢吞舟鱼突过满鱼腹。惊雷杂风雨眩转失耳目。一跃出重围天晴山水绿。」其六云:「山形乍开豁滩怒似少息。荡桨聊吚哑夷犹弛腕力。我亦揽幽赏微吟意稍适。有石声砉然忽破船底入。水面石可防水中石难测。君子慎履坦索涂须擿埴。」其七云:「造舟尔何人斲木如纸薄。常恐遭鱼龙未足当一攫。岂知逢击触善受赖柔弱。百折付一招绕指霹雳作。弯环象运鼻屈曲蛇赴壑。招招真吾友性命卬汝托。」其八云:「下水例买米上水例买盐。买米利无几买盐赢倍添。利多非汝福官府禁最严。贪心溺不戢终恐罹髠钳。往来各有欲轻取已不廉。择利莫若轻米贱汝勿嫌。」  鲍倚云乘清流船  闽船之篙师多清流县人。船身甚长即清流船也。客篷分五之二其外容四人打桨之地头尾驾两划以分水势长各丈余络以巨石重百钧。篙师坐船头高视滩孔作虎踞势如与滩鬬间不容发有「纸船鐡艄公」之谚。船制不一视其木率软薄而碎以鐡皮鐡钉密钤之如不可恃。干隆癸亥秋歙县鲍倚云自永春下泉州每下一滩其危如堕船底作磔裂声罅缝千条水虢虢上涌如泉咽篙师不惧也。  鲍西冈欲制坐吟辀  鲍铨宇西冈京师之汉军人尝为长兴令。其在长兴时构一舫取唐张志和语题以扁曰往来苕霅间。暇日数与钱唐诗人金寿门褰裳临泛啜茗清谈命工写为《双溪诗话图》邑人啧啧倚为佳话。北归以来杜门屏迹每于春秋胜日思欲徧游西山徒有许掾之情苦抱深明之疾是以因循而不可得。比闻邻人造车询其值仅十金度一驴之资不过五六金而已于是欣然动念拟置一乘为消遥山野之具。顾橐中羞涩未能猝办预制一诗一铭以识之并字之曰坐吟辀示不与寻常车等也异日傥或遂其欲不与吴兴故事并传耶?诗曰:「行宜陆居当屋。像飞蓬利长毂。轮已膏驴已粟。寻吾诗向岩谷。」  马嶰谷之舟如仙槎  马嶰谷尝以己意命匠人造一舟异常制每乘之以游大江南北清洁幽雅见之者谓其如仙槎也。  和珅有独木舟  干隆时和珅当国威震中外。福建布政某承办材木得一香樟大十余围高矗霄汉乃伐而献于珅自漳至京运费至银三千余两。珅命匠刳削雕刻为一舟。舟成长四丈余广一丈六尺不加髹漆香气馥郁名曰独木舟。上为楼船形舱舷宽敞可容百人中有镜台、书室红轩碧厨上筑台榭后植花木吴省兰尝为之作记焉。  舟成珅未尝一临坐。及事败没入禁中。仁宗见而叹曰:「是奴所享受朕亦不得望其项背也。国之精华尽于是矣。」乃浮于后海不一坐目为妖物比之宋陆放翕之南园焉。  两驳集赀造船  张樵野侍郎阴桓至美某领事上书言旅外商民愿集赀造船无事则商家运货有事则备国家之用。张据以咨总署总署谓恐轻易启衅力驳之。已而张入总署薛叔耘京卿福成出使英、法复申前说张亦驳之盖己所不能成之事亦不欲人成之也。  篺  篺编木为之用以渡水。设肆售木者之转运每将木联缀成篺使其顺流而下。司篺之人即编茅为篷以居其上旅客有附之者。且邮政未兴之时信局未设之处亦为人寄递书物也。  筏  筏为竹所联缀藉以渡水之用。设肆售竹者以之转运略如木篺其司筏者亦为人寄递书物旅客且可附之以行惟不能克期而至与篺同。  汽车  汽车俗称火车又称火轮车。其制以汽机为原动力曳引客车、货车行驶于铁路之上。其装设汽机之车谓之机关车俗称车头。  小汽车  英人杜兰德于同治乙丑七月以长可里许之小铁路一条敷于京师永宁门外之平地以小汽车驶其上迅疾如飞京人诧为妖物。旋经步军统领饬令拆卸羣疑始息。自是而后遂有淞沪铁路矣。  利用汽车  天津初创汽车先试行于租界土路又以载货车一辆系其后令中外五十人坐车中分三等驻津英领事与我国官员居上等从人坐其下车外四周则杂宾也。试行一周便捷而精美华人咸鼓掌称善或锡其名曰利用焉。  慢车快车  铁路开车之速率有慢车及快车、特别快车三种。吾国通行之快车每一小时约二十六哩尤快者约三十哩。欧美各国则自四十五哩至五十五哩尤快者七十五哩至八十哩。特别快车者谓沿途之小站不停较他种车为尤速也。  花车  花车为汽车之一以头等车或头等卧车为之其中陈设无异常时惟于门于窗扎花为彩缘于门及窗以为饰。花则五色具备缀于松柏枝。政界于迎送长官时用之藉表优待之意也。  手摇车  手摇车铁路执事人所乘于汽车开后以要事来往于各站者也。车有轮行于轨仅容六七人以手摇之并树红旗以进驶使汽车之司机者得瞭见之不至相撞也。客有要事而不及附乘汽车者亦可出资雇之。  皇帝五辂  国朝初制玉辂、大辂、大马辇、小马辇、香步辇并称五辇。大朝日设于太和门东。干隆癸亥改大辂为金辂大马辇为象辂小马辇为革辂香步辇为木辂玉辂仍旧并为五辂。戊辰钦定五辂之制。  玉辂木质髹朱圆盖方轸饰以青衔玉圆版四。冠金圆顶镂金垂云承之。檐帖镂金云版三层。青缎垂幨亦三层绣金云龙及羽文相间。系绣金青缎帯四属于轸。四柱绘以金龙。门垂朱帘四面各三。环座以朱阑饰间金彩。阑内周布花毯中设金云龙宝座。两轮各有十八(车冏)镂花饰金。贯以轴辕二两端饰金龙首尾。后建太常十有二斿青缎为之縿绣日月五星斿绣二十八宿里俱绣金龙下垂五彩流苏。扞攒竹髹朱左加阛戟。右饰龙首并缀朱旄五垂青緌外用纳陛五级左右阑皆髹朱饰金彩。驾象一靷以朱绒紃陈设时行马二承辕亦髹朱直竿两端钻以铜。金辂圆盖方轸饰以黄衔金圆版四。黄缎垂幨三层系黄缎帯四属于轸。后建大旗十有二斿各绣蛟龙。木辂圆盖方轸饰以黑衔花梨圆版四。黑缎垂幨三层系黑缎帯四属于轸。后建大麾十有二斿各绣神武。服马二骖马四设游环和铃。象辂圆盖方轸饰以红衔象牙圆版四。红缎垂幨三层系红缎帯四属于轸。后建大赤十有二斿各绣金凤。服马二骖马六设游环和铃。革辂圆盖方轸饰以泥银衔圆黄革四。白缎垂幨三层系白缎帯四属于轸。后建大白十有二斿各绣金虎。服马一骖马三设游环和铃。余俱如玉辂大驾卤簿法驾卤簿用之。过大朝会则设于午门外。  皇帝辇舆  国朝初制皇帝祀天地并乘凉步辇升殿之日陈于太和门东。干隆壬戌定大祀亲诣行礼均乘礼舆。出宫至太和门乘辇。又奉旨凡遇祀毕还宫均备礼舆永为定例。戊辰始造玉辇改凉步辇为金辇。大祀南郊乘玉辇北郊、太庙、社稷坛乘金辇其余朝日、夕月、耕耤以下等祀均乘礼舆。遇朝会则并设于太和门外。驾出入御步舆。行幸御轻步舆。是年乃钦定辇舆之制。玉辇木质髹朱圆盖方座饰以青衔玉版四。冠金圆顶镂金垂云承之。曲梁四垂端为金云叶。青缎重幨周为襞积绣金龙系黄绒紃四属于座隅。柱绘云龙。冬垂青毡门帏夏易以朱帘黑缎缘四面各三。座缀版二层上绘彩云下绘金云环以朱阑饰间金彩。阑内周布花毯中设金云龙宝座左列铜鼎右植服剑。内列四辕两端衔金龙首尾外用纳陛五级左右阑皆髹朱亦饰金彩舁以三十六人。大驾用之。金辇圆盖方轸饰以泥金衔金圆版四。冠金圆顶黄缎垂幨冬垂黄毡门帏夏以朱帘黑缎缘四面各三。座环以朱阑。内外四辕舁以二十八人。法驾用之。礼舆柟质上为穹盖二层上八角饰金行龙下四角饰亦如之。冠金圆顶镂金云承之衔以杂宝。明黄缎垂幨绣金云龙。四柱饰蟠龙门端及左右阑饰云龙皆镂金。内为金龙宝座帏用明黄云缎纱毡各惟其时。左右启棂夏用蓝纱冬用玻璃。直辕二大横杆二小横杆四肩杆八皆髹朱绘以金云龙。横钻以铜纵加金云龙首尾。舁十六人。法驾用之。步舆木质涂金不施幰。中为盘龙座冬施紫貂坐具夏以明黄装缎。四足为螭首虎爪承以圆珠周绘云龙踏几笼以黄缎。直辕二大横杆二中为双龙首相对小横杆四舁以十六人。銮驾用之。轻步舆木质髹朱不施幰。象牙为之座踏几髹以金。直辕二加铜龙首尾。大横杆二小横杆四肩杆八皆钻以铜余俱如步舆。骑驾用之。  皇太后辇舆  干隆己巳钦定皇太后仪驾。龙凤舆木质髹以明黄。穹盖二重上为八角各饰金凤。下正方四隅饰亦如之。冠金圆顶镂云文衔以杂宝。明黄缎垂幨上下皆销金龙凤四柱皆绘金龙凤。棂四启青紃网之前为双扉启扉则举棂悬之内髹浅红。中置朱座坐具明黄缎彩绣龙凤。前加抚式亦髹明黄绘金龙凤。直辕二大横杆二中为鐡(金叜)金双凤相向。小横杆四肩杆八皆髹明黄横钻以铜纵加铜(金叜)金龙凤首尾舁以十六人。龙凤车木质髹以明黄。穹盖二重上绘八宝各饰金凤。下绘云文四隅饰亦如之。冠金圆顶镂云文衔以杂宝。明黄缎垂幨盖明黄络四隅系明黄绒绒紃属于轸。四柱左右及后皆绘金龙凤。中各启棂青紃网之。门上镂金龙凤相向。明黄缎帏黄里。坐具明黄缎彩绣龙凤。两轮各十有八幅辕二钻以鐡(金叜)金驾马一。仪舆木质髹以明黄上为穹盖。冠金圆顶涂金檐四隅系黄绒紃属于直辕。明黄缎垂幨明黄缎帏黄里中置朱座。坐具明黄缎绣龙凤。直辕二横杆四中为鐡(金叜)金双凤相向。肩杆四俱髹明黄两端钻以铜(金叜)金舁以八人。仪车木质髹以明黄穹盖上圆下方。冠银圆顶涂金檐四隅系黄绒紃属于轸明黄缎垂幨。四柱不加绘饰里髹浅红明黄缎帏黄里。坐具明黄缎彩绣龙凤。轮各十有八幅辕二钻以鐡(金叜)金驾马一。辛未皇太后六旬万寿高宗尊飬祝框厘鸿仪备举预涓吉日自畅春园躬奉慈驾入宫。皇太后衔金辇明黄缎帏绣寿字篆文奉辇以二十八人。辛巳辛卯皇太后七旬八旬圣寿并御万寿辇自畅春园回宫。  皇后车舆  干隆己巳钦定皇后仪驾。凤舆木质髹以明黄。穹盖二重上为八角各饰金凤。下方四隅饰亦如之。冠金圆顶镂云文衔以杂宝。明黄缎垂幨上下皆销金龙凤。四柱皆绘金凤。棂四启青紃网之前为双扉启扉则举棂悬之内髹浅红。中置朱座倚髹明黄绘金凤。坐具明黄缎绣彩凤。前加抚式亦髹明黄绘金凤。直辕二大横杆二中为鐡(金叜)金双凤相向。小横杆四肩杆八皆髹明黄横钻以铜纵加铜(金叜)金凤首尾舁以十六人亲蚕御之。凤车木质髹以明黄。穹盖二重上绘八宝八角各饰金凤下绘云文四隅饰亦如之。冠金圆顶镂云文衔以杂宝。明黄缎垂幨盖明黄络四隅系明黄绒紃属于轸。四柱左右及后皆绘金凤。中各启棂青紃网之。门上镂金凤相向。明黄缎帏黄里。坐具明黄缎绣彩凤。轮各十有八幅辕二两端钻以鐡(金叜)金驾马一。仪舆木质髹以明黄。上为穹盖冠银圆顶涂金檐。四隅系黄绒紃属于直辕。明黄缎垂幨明黄缎门帏红里。中置朱座椅髹明黄绘金凤。坐具明黄缎绣彩凤。直辕二横杆二中为鐡(金叜)金双凤相向。肩杆四两端钻以铜(金叜)金。舁以八人。仪车木质。髹以明黄穹盖上圆下方。冠银圆顶涂金檐四隅系明黄绒紃属于轸。明黄缎垂幨。四柱不加绘饰里髹浅红明黄缎帏黄里。坐具明黄缎绣彩凤。轮各十有八幅辕二钻以鐡(金叜)金驾马一。  贵妃妃嫔车舆  贵妃妃嫔车舆之制乃干隆己巳高宗所钦定。贵妃翟舆木质髹以金黄盖幨坐具皆金黄缎绘饰彩绣皆金翟。横杆中为鐡(金叜)银翟相向翟首(金叜)金。凡杆皆纵加金翟首尾。肩杆四舁以八人。余俱知皇贵妃翟舆之制。仪舆木质髹金黄。幨帏坐具皆金黄缎绘饰彩绣皆长翟。横杆中为鐡(金叜)银双翟相向翟首(金叜)金。余俱知皇贵妃仪舆之制。仪车木质髹金黄。幨帏坐具皆金黄缎绣彩翟余俱知皇贵妃仪车之制。  妃翟舆木质髹以金黄。冠铜圆顶涂金。盖幨坐具皆金黄缎绘饰彩绣皆金翟。直杆加铜髹金翟首尾。肩杆镂翟首尾髹以金。舁以八人余俱如贵妃翟舆之制。仪舆木质髹以金黄。冠铜圆顶涂金。肩杆二舁以四人余俱如贵妃仪舆之制。仪车木质髹以金黄。冠铜圆顶涂金余俱如贵妃仪车之制。  嫔翟舆仪舆、仪车均同妃。  皇贵妃车舆  干隆己巳钦定皇贵妃车舆之制。翟舆木质髹明黄缎绘饰彩绣皆金翟。横杆中为鐡(金叜)银双翟相向翟首(金叜)金。凡杆皆纵加铜(金叜)金翟首尾。肩杆四舁以八人。余俱知皇后凤舆之制。翟车木质髹明黄。盖饰金翟左右及后绘金翟门上镂金翟相向。坐具绣彩翟。辕钻以铁金?叜银。余俱如皇后凤车之制。仪舆木质髹以明黄椅绘金翟。坐具绣彩翟。横杆中为铁金?叜银双翟相向翟首金?叜金。余俱如皇后仪舆之制。仪车坐具绣彩翟余俱如皇后仪车之制。  站口儿车  京师长街通衢骡车林列以待过客之赁坐者曰站口儿车盖在胡同之口也。一曰海车言其跑海也。海喻其广漠无边不能有定所也。  跑快车  都人游南顶者有跑快车之风大抵在前门外天桥一带其地空旷车行至此必长驱鬬捷然往往有败辕脱辐之虞。  敞车  敞车者无掩蔽露行于城市郊野者也。其赁资计当十钱五枚可行五里一车可容十余人。  黑车  京师有某某数处为黑车停驻待客之所。黑车者夜行无灯密遮车窗使乘客不知所经之途径故谓之黑。某处有茶肆欲乘此车者往饮茶并预习其一定之隐语与茶博士言之。茶博士即以隐语为之招一车至不议车价来客亦不必与车夫交一言径上车车夫即为之送至一宅推客下车。车夫又以隐语告宅中之人匆匆竟去。即有婢女持灯引客入一所如巨家之绣闼者凡所身历无殊刘阮之入天台也。凌晨车夫呼门复匆匆送之原处亦不索车值也。  楚北郎中章某美丰仪宦京师尝为友招饮于酒楼。宵分剧醉家中车不至踯躅独行过一委巷有车辚辚然来。章以为家所遣也招之跨而上车行纵横曲折莫辨东西。久之至朱门之侧石级十重危墙数丈。章甫下御者遽以物幕其首曳以行。章大骇然不能支持觉前后左右凡有数人或推或挽踰门阂甚多。俄至一所众为解其幕视左右则美婢二三人明眸巧睐吹气如兰。视其处则画堂明烛珠帘半掩地上五文鸳锦着履皆柔。堂中兽炉一香气徐熏弥满一室。章仓皇无措亟询婢婢笑曰:「既甘心来此何问为!」俄而屏后一丽人姗姗来既至前见章曰:「噫此非某郎也?」顾长婢曰:「汝亦不审耶?」婢曰:「此皆某误事今乃如此!」章木立不敢动见长婢向丽人耳语久之。丽人面微赧入屏风后数婢推章入他室。章此时渐已了解顾心尚微怯即听婢所为。婢为易衣膏沐历一时许始葳事。时丽人已低鬟微笑立堂前。婢持酒肴来令章就丽人同坐。章不能多食婢执壶力劝章勉饮数杯丽人亦微有酒意。婢撤肴馔送归寝衾褥华洁。章中夜醒酒渴思茶视丽人睡已熟床前一几上有水果数枚伸臂探取之。时灯已欲烬手误触一物坚且方疑为印章即纳枕畔更攫果。食方半闻叩门声丽人惊醒促章同起披衣即潜纳印章于囊中欲以为征。比出门婢仍幂之如前。登车至家天未明也。出印视之象牙小方形上刻某某启事章大骇汗。盖某某者满某部侍郎章即其部之郎中也。越数年某某没始敢以告人。  姚仪覆徐干学车  姚制府启圣尝佐康亲王平闽欲灭郑成功以绝民望。然与纳兰太傅明珠不睦明嗾徐元文劾之。徐故为顾亭林甥阴庇明裔亦嗛其所为遂周内其罪露章弹劾。幸圣祖察知不究其事。公子仪心衔之侦知其兄干学自某省学政归苞苴无算伺于芦沟桥俟其车数十乘至仪固具兼人力乃拽出车尾尽掀于巨浪中大言曰:「若辈所取赀财皆不义敢拉余鸣之官乎?」徐惧强忍而已。日久圣祖闻之大笑曰:「姚仪此举殊快人意。然有此勇力不可使闲置。」遂改授武职立功海上洊至云南鹤丽镇总兵官以善终。  拉车当差  平定寿阳里民无车拉客车当差。华州则里民敛钱交官官拉客车以当差。道光朝富阳孙子丹刺史衔尝作诗咏之诗曰:「拉车复拉车舆夫气不舒。掀公于道货弃地将军驱向县中去。有役狞然手执牌谓是兰州饷使来。朝廷驿递岁支几百万一鞘两夫驰以马。将军代夫事可行如何劫夺行李赴邮程。山西寿阳平定州陕西华州华阴县。两地相隔路五千不图夺车暴政不相远。我昔曾权平定事代庖两月事暂止。我今转饷皋兰来夺车载鞘心徘徊。一言愿告有司良厂夫工食费谁偿?治盗不能乃为盗驿卒度支充宦囊。吁嗟乎!役卒度支充宦囊。」  某宗室御耍车  咸丰时有某宗室者任诞自喜或谓即肃顺或谓乃其弟或谓即端华。一日值步军统领出巡某御耍车而以班中旦装蹻脚置车外下车帘伪饰妇女。及步军统领车行近高呼其名曰:「我送你。」即将蹻脚直送入车中步军统领亦无如之何。  刘梅轩御骡车  浮梁汪勉斋者于光绪甲午应礼部试。一日赁骡车至某处车夫且策骠且回顾至中途忽问勉斋曰:「老爷非姓汪乎?」曰:「然。」「非江西浮梁县人乎?」曰:「然汝何以知之?」车夫又曰:「老爷非乙酉拔贡以丙戌入都应朝考者乎?」勉斋答曰:「然然。异哉汝何以知之若此其悉?」车夫又曰:「然则小人曾尽地主之谊设筵宴老爷一次也。」勉斋益愕然曰:「汝为谁?姓名职业可得闻乎?」车夫曰:「小人姓刘字梅轩琉璃厂清华斋瓷器店主人翁也。贵人善忘不识我矣。虽然我如此面目即遇旧时同事恐识者亦罕。」  勉斋至是始忆及丙戌廷试后曾饮于清华斋其主人实为刘梅轩也。然其店固无恙疑车夫妄语乃佯谢曰:「余实不能忆矣请面我。」车夫反顾勉斋审之信惊曰:「果刘梅翁也。然则于何时改业且奚为而改业?瓷器店尚在今属谁?」刘乃叹曰:「是何必问荡子之末路耳。」勉斋曰:「固也盍详言之。」刘曰:「小人初设肆生涯颇不恶乃以饱暖思淫欲日作冶游置营业而不顾。曾几何时渐就衰落乃以店售于陈姓因旧牌号已驰誉遐迩故未更也。」勉斋曰:「君之车出自租赁抑自有?」曰:「此我所自备。」勉斋曰:「置此资本亦非微末君既穷困安得办?」刘曰:「我前者流连忘反时固早知有今日而先为之备虽挥霍逾万箧中犹储百金不肯用。至是则发金购骡及车而之市载客焉。当余发轫之始苦不识道路往往误客事。后乃购街道图一幅日夕展览于驱车时亦携之若指南针然。又尝驱空车往来各胡同以印证之不数日而九门内外纵横曲直信所之无稍误且知趋快捷方式矣。」勉斋曰:「一岁所获几何?」则曰:「约二百金差足自给不致饿死填沟壑而已。」勉斋闻之怅然。  包赶程之车  同治以前行陆路来往京师者有急事则千里长途驾骡车戴星而行数日可达谓之包赶程。  (车磊)(车磊)车  黑龙江向无各项车辆有达呼尔随意用柳条编造者。曰(车磊)(车磊)车轮不甚圆不求准直轴径如椽而载重致远不资毂輠且以山路崎岖时防损折动以斧凿随之。曳车者为牛。一人尝御三五辆载粮谷柴草类。然富人乘车亦用毡毳为盖以蔽风雪。间亦有用桦皮或如棺木者别号桦皮车东西布特哈多有之。  车围  嘉峪关外之西为伊犁、哈密和阗再西曰南八城。欲至其再西必经瀚海行旅必联合大车四辆路宿则以之作围。翌晨起视则四车中央之隙地沙厚数尺四围如壁而中则积沙也。苟不如是则入夜风烈车必倾倒人多埋于沙中窒息而死。瀚海无路车行需指南针。世传行必中道否则掉入沙中者误也。  台车  新疆有台车「谚语谓驿站曰台。」创始于左文襄西征时修筑马路以运辎重每台各备车数辆。其车如马车式曳以二马另备马若干匹以待更易。新疆底定遂为常法。行旅至乘车以赴彼台至彼台又易车马以达他台马不过劳客不淹滞其法自较驿传为善也。  柴车  柴车出蒙古取材于山不加雕刻略具轮辕以牛驾之。行则鸦轧有声如小舟之欸乃然。  驾竿车  驾竿车蒙古察哈尔之布尔哈苏有之。车前横木长丈余以绳贯于辕辕外二马木端置于鞍。二人跨马疾驰一小时可行六十里。长轴安于车尾绝无倾覆颠簸之苦。  上海之车  上海之有车始于同治初初惟江北人所推之羊角车而已。继乃有腕车行旅便之。然士绅商贾之小有财者每一出入仍必肩舆。已而马车渐兴肩舆渐废五陵少年硕腹巨贾每出必锦鞯玉勒驰骋康庄以为快。又有驾车往来于法租界之十六铺及三茅阁桥者载人货以行其制较陋称野鸡马车。光绪戊申以还公共租界及法租界皆行驶电车。旋又有黄包车出焉其车之形式类腕车惟稍低且为橡皮轮。其后又有摩托车则藉汽力以驶行而以一人为之司机捷于飞鸟有公司专赁之每租一小时须银币四五圆。脚踏车则必习其行驶之术始可乘之。塌车以板为之惟以载货。  电车为大众所附乘。摩托车有常年自蓄者有临时租赁者。马车、腕车亦如之。羊角车则除载物外惟为细民所僦乘非乡居鲜自蓄者。电车以取值廉乘之者不仅屠沽佣保虽达官贵人富商大贾亦群趋之漏网之外溢不计也。然若辈亦时乘摩托车与马车以自示其豪。  金奇中侨沪十余年矣时电车犹未通也每出惟乘人力车尝语海盐朱赤萌明经元善曰:「腕车贫民所恃以为生者也。既无工厂之建设不能容纳若曹自必有使其足以餬口者而后可否则流为盗贼吾辈不足论而达官贵人、富商大贾亦将首受其祸不得自保。其好乘电车也为一己一时之撙节计则得矣然亦何不为贫民计不自为久远计乎?且又何解于乘摩托车、马车之糜费也?」赤萌乃曰:「以吾所见世之达官贵人、富商大贾亦多矣。求其能稍知经济学者千百中殆无一二焉。其用财也无不略于大而详于小有时掷之如泥沙有时较之甚锱铢俗所谓大拚小算者是也。若辈之乘摩托车、马车而又乘电车者亦即大拚小算耳。其究也虽以贪吝之所得积至千万亦惟倾覆于其子孙之手而已且更有及身见之者不亦可为长太息耶!」  上海公共租界街市之繁盛以南京路之江西路转角处为最自晨七时至晚七时各车往来不绝于道约计其次数则电车四百五十次摩托车九百次马车一千次腕车一万八千次羊角车一千次有过之无不及也。  上海车夫之横狡  上海之车夫以电车、摩托车、马车之御者为最桀惊不驯横行于道。为其所撞者辄被蹂躏间与抗论则即恃其为巡捕所庇之人而殴詈随之矣。其可怜者惟羊角车夫而已。然亦有可憎者。盖常于外埠各小汽船抵沪之时手持工部局所给之照会招揽生意而客每苦行李之多必须多车始装惟因监视者少及至逆旅往往有缺少一二车者。其故在雇车时车夫必将其照会尽交之于监视者之手而监视者遂以为照会在手可不畏其逃逸即逃亦已知其号数可至捕房查缉也。以是监视疏忽而失事者比比皆是。不知羊角车非腕车可比腕车之照会须详开车主姓名、住址及殷实商铺担保方可领照而羊角车则不然故虽照会在手不啻得一废物也。  电车  电车以电力驶行之车也。特设发电所用蒸气力转动发电机以生电流由架空电线及车顶铁杆传达车底之电动机。电动机之轴由齿轮与电车轴相衔接故电动机旋转电车亦动。车之前后端有半圆筒状之物司机人转其把手调节电力可使车随宜以缓急进退。因供给电力之不同分为三种。  一为单线架空式用电柱架电线一条地上铺铁轨电流入车车分为二一燃电灯一通发动机复相合为一循铁轨以还至发电所。二为复线架空式上架二线不设铁轨电流由甲线而来作用既终由乙线还至发电所。亦有将电线埋于地下者欧美大都会多用之。三为蓄电池式不用发电所藉车中所备蓄电池之电流以行车与通常之摩托车同光、宣间天津、上海均有之。  上海电车乃西人所经营华人虽亦投资而实权皆为彼所握。车位分两等曰头等曰三等。初开时华人虑或触电类多望而却步头等座中则更绝无仅有。于是西人假优待妇女之名以为招徕于周行某处至某处之路所号称圆路者许妇女出三等车资而坐头等。殆亦揣摩华人心理意谓车有妇女则寻芳猎艳之男子自必相率偕来。自是不及一年其营业果日益发达而幽期密约之事亦出之于车中矣。  徐新华尝曰:「沪上通行电车始于光绪戊申此为缩短里程宝贵光阴而设繁盛之都会诚不可少。且上海租界日辟户口日增欧人创之宜哉!然吾国人之能知宝贵光阴者百不一觏乘客之众亦惟利其赁价低廉耳。同学某嗜读手不释卷然出行辄乘腕车若不知电车之可节日力者。余尝请其故某笑曰:「余不得已而侨居租界日用所需舶来品多矣奚有于电车!然吾伏案终日乘此腕车徜徉片时于光阴亦不为耗。况租界电车率为外人资本非衣食住各物之尚有国产也。且吾之乘坐腕车亦尚有深意存于其间。吾固不知社会主义者然当此时代工艺不兴游民日多无所托足尽人而乘电车则车夫失业皆将流为盗贼。吾乘腕车亦均贫富之一端耳。乘电车者亦未必皆有职业皆好求学于惜阴二字又何言焉。」」新华珂之女也。  国人之喜乘电车也固以无爱国心而然。惟一观于贫人之趋之若骛则又可知国人之怠惰性成不可救药矣。盖以粗足自给之人节衣缩食视一钱如性命而乃甘心舍此二三枚之铜币无所顾惜或且以工作往还晨夕乘坐谓非好逸恶劳夫谁信之!  有陶星卿者富人也喜乘电车常语金奇丁曰:「吾之乘电车也非节费也实以腕车之以人代马心有不忍不欲同人道于牛马耳。且宝贵光阴取其捷也。」奇丁曰:「然则君何不乘马车乎?且电车随在停顿不得自主较之马车行缓多矣岂未之见耶?」星卿闻之不能答。  摩托车  摩托车俗称汽车又称机器车日本谓之自働车京师、天津、上海多有之用挥发油涨力或蒸汽力、电力等以动之。用挥发油者最多其速度每一小时能行一百余里。  周湘云蓄第一号摩托车  鄞有周湘云名鸿荪者席父荫纳粟为候选道居上海公共租界牛庄路辟园于长浜路中曰学圃占地二十八亩。其出入也恒以摩托车。夕阳在地邻人闻汽笛声呜呜则必曰周观察归矣。  上海租界所有之摩托车不论其为自乘为出赁其置备时必纳税于工部局请领填有记号之执照。是车之初运华也为光绪丙午湘云首购之遂为第一号。而西人好胜耻第一号之为华人所得也宣统时使人言于湘云愿馈银币五千圆取消第一号湘云不允。  湘云之所以得第一号者以其时麾托车初行西人且尚未购也。而西人富虚荣心不欲落华人之后凡有记号者必自得之以裒然居首为幸。如电话「俗称德律风。」如马车其第一号皆西人也此所以不借重资而欲赎之于湘云也。  上海马车兜圈子  俗所谓之马车与北方之骡车偶驾以马者大异西人所创而吾国仿为之者也。有曰船式者制如舟。有曰轿式者制如舆。有曰皮篷者上有篷可张可弛。其轮或四或二四轮则二大二小二轮者轮甚大而车甚高译音曰亨斯姆。驾车之马普通为一两马者少。御者必二人皆华服或且诡异且有戴无顶带之礼冠者凉帽、暖帽惟其时。  兜圈子者沪人乘坐马车周行繁盛处所之谓也。初至沪者及青年之男女皆好之招摇过市藉以自炫曰出风头。其有女子同车者非尽眷属妓院之名姬及其佣亦或与焉。兜圈子者例于福州路登车自山东路之麦家圈进广东路之宝善街出北海路沿跑马场过中泥城桥至静安寺路之味莼园。归途由南京路经山东路之望平街转福州路沿跑马场进北海路由广东路之宝善街至河南路之棋盘街进福州路转东至黄浦滩路进南京路由湖北路之大兴街至福州路下车。如是而绕行一周所谓圈子者是也。  腕车  腕车者两轮两车柄一坐箱有幕可舒张以御风雨一人以手腕挽之使车前行故名。创于日本而输入我国商埠盛行沪尤多。一曰人力车言其专用人力不烦牛马驴骡也。而流俗不察呼之曰东洋车则大谬。盖吾国亦在太平洋不能以东洋二字代表日本此亦足见国人之无国家观念也。  有自制腕车者其形式类于轿式之马车居其中者可蔽雨可避风自安适矣。而车之重量亦必倍于寻常挽之而疾驰者犹一人也此诚同人道于牛马矣。金奇丁在沪每乘腕车辄悯之必优给酬资且不促其疾行而又告之曰:「方食不可疾行防肠痛也。」  腕车夫争载王子樵  王子樵客沪一日自梵王渡雇腕车至静安寺愿出铜币七枚以作车资。两车前迎争客至互詈乃问其乙曰:「车资减三铜元去否?」摇首不答。乃乘甲车去而仍与以足资。  周月生为腕车夫所绐  旅客初至沪恒为车夫所绐。有自绍兴至沪之周月生者居公共租界福州路某旅馆其地距青莲阁茶肆数十武而近以不谙路径乃觅腕车以代步。车夫欺其为乡愚也索赁资银币二角月生诺。车夫乃曳之至河南路向东经广东路仍折回福州路而始至阁前令下车犹谓途长值廉也。月生登楼啜茗遇其友林子安。少选子安送之回逆旅月生始恍然悟而恨车夫之狡矣。  俞理安不蓄腕车  俞理安侨沪久居城中以服务于天津路之敦大钱肆日夕往来蓄人力车以代步。未几而其子肄业于新闸之某校亦思蓄一车请于理安。理安不允。曰:「尔可宿于校。我若增一车则必有人知而来借者矣。却之则为人所怨许之则不胜其烦。而豢佣之费修车之资皆于我乎取我果何所为而为耶?怀献侯曰有车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羊角车  羊角车独轮小车也南北皆有之一人挽之于前一人推之于后亦有无挽而仅有推者行时其声轧轧然。两旁为乘客之座齐鲁间有铺以垫者乘之颇安适。唐时所谓羊头车子者是也。上海缫丝妇女之往来皆乘之。  塌车  塌车面积甚大以一寸强之厚木为板专以载物任重可数千斤前挽后推人数之多寡视重量以定之。轮在两旁适中之地以卸载时可使一端之物倾向于下随斜面而落也。谓之塌车者塌低下也堕也。或曰塌宜作榻故又有板车之名则以其板长广可睡人而有类于榻也。  洒水车  洒水车洒水于道时所用者也。车有方木柜可储水数十担柜后横铁管一遍凿细孔其管上通水柜内设枢杻。用时以索掣开水即从管孔喷出势如骤雨驱马疾行约可洒半里许。  脚踏车  脚踏车即自转车也。两轮前后直立前轮有柄夹持可左右以正方向后轮之侧附以钢炼与曲拐相联。乘者以脚踏曲拐使炼牵转后轮前轮亦随之而转以向前进行。虑妨行人则振铃以告。男子所用与妇女所用者异其式。又有用汽力者年少子弟辄喜乘之以其转折灵捷而自由也。我国妇女乘之者绝少。  龙尾车  华亭诸生徐朝俊承家学娴浑天理数。嘉庆己巳制龙尾车为灌田之用。一车以一童运之进水退水无立踏、坐踏之劳。  摇车  宁古塔人之生子也方弥月即置之摇车。车以柳丝作圈每端有两孔以长皮条穿之内外彩画且有响铃。其中垫薄板悬于梁离地三四尺。带缚婴孩使不得动哭则乳之乳之而犹哭则摇之口念「巴不力」三字如吴江之念嗄喏喏也。  囚车  刑人于市曹也以车载之往。车无盖曰囚车。有壮士挟刀夹之惧其逸也。车之无盖音意若曰汝之首且将落矣。  冰车  冰车俗名拖 一名凌 又名托 俗呼冰排子。其形方二1蚱1妆1口可容三四人高仅半尺余。上铺草帘底嵌鐡条取其滑而利行也。人坐其上一人支篙撑之捷于飞骑京师天津皆有之。撑者例备皮袄一袭无客则自衣以御寒有客则奉客铺垫。随地雇坐价甚廉。  天津城南地势洼下夏潦秋霖汪洋弥望冬则冰胶如镜居民以凌?往来。康熙时宛平查鲁存邀同人作冰泛之游鲁存得长歌一篇中有句云:「晶莹倒射天影白七十二沽无水声。」  扒犂  黑龙江布扒犂如凌 不施鐡条屈木如辕驾二马以行雪上疾于飞鸟。  送丧车送丧轿  丧家之出殡也其亲属送之所乘之车必围以白布曰送丧车。用轿者亦然。  山东沿海之车骑  山东沿海滨多淤沙不通舟楫故遵陆者必骑骑以驴或马或乘骡车或乘骡轿或乘小车。大抵即墨以南道路平坦骡车通行。即墨以北嶝路崎岖海滩泞滓跋涉稍艰非骑驴乘轿不可。河无桥梁浅者徒涉深者乘筏以渡。各村皆有小逆旅宿一宵费钱十余文惟多尘垢且黑暗耳越宿而仍车或骑矣。  京官乘舆乘车之沿革  王文简公士祯有赠南海程驾部可则诗有「行到前门门未启轿中安坐吃槟榔」句。时京师正阳门五更启钥专许轿入盖京官向乘肩舆也。杜紫纶太史诏始乘驴车后渐有之然帏幔朴素且少开旁门者。是易轿为车固在干隆、嘉庆间矣。  道光初京官复坐轿即坐车亦无不后档。后档者盖辟门于车旁移轮轴于车后取其颠簸稍轻乘坐安适也。至同治甲子则京堂三品以下无乘轿者以轿须岁费千金一品大员始有多金可雇轿役也。光、宣间贵人皆乘马车矣。然王公勋戚尚有乘后档旁门车者。  或曰雍正时京城已有驴车。干隆时刘文正公统勋之车则驾白马人见有白马车不问而知其为刘中堂来也。自川运捐例开骡车始出故其时又名骡车为川运车。然刘海峯云雍正时已有骡车矣。  骡车之有旁门则纪文达始创之。定制三品以上方得乘用。然光绪庚子后乘车者为欲安适咸争乘后档车。盖旧式车坐处正值轮轴之上颠播殊苦车底苟非编藤为之行十余里即困顿不堪言状。惟圉人坐处距轴最远所传摇动力少杀为一车最安处。故风日清和士夫命驾出游或纨袴子弟为竞车之戏皆好坐其处。特奔走权贵者不能以峨冠博带露于外耳。庚子后西式马车盛行风气又为之一变矣。  显轿  轿有二解:一小车也一竹舆也。今于凡为舆者皆呼之曰轿不必悉以竹为之矣。  显轿者可露坐其上下前后左右皆无障显而易见也一曰明舆。官吏乘之者为各省乡试入闱时之主考、监临、监试、提调郡邑迎春时之知府、同知、通判、知县、教官、县丞、典史。其时乘之者必朝衣朝冠端拱而坐。迎神赛会时则为神所乘。  八轿  京官无坐八轿者。外官为督抚、学政可于大典时乘坐将军、提督亦偶有乘之者。俗谓之八轿者以舆夫有八人前后左右各二曰开杠盖四人舁之为直杠八人舁之为横杠舆前无所阻碍古所谓起居八座者是也。轿之四周帏以绿呢。命妇之得其夫、其子之封典者亦乘之。  四轿  以舆夫四人所舁之轿俗呼之曰四轿前后各二。京官之得用舆者及外官自藩、臬以下及命妇之得有夫若子之封典者皆得乘。四周饰以蓝呢。  眠轿  长途跋涉之肩舆较普通者深而广。以常日危坐之易于疲乏也可偃卧其中且置应用各物耳俗呼曰眠轿。  福文襄役轿夫三十六名  福文襄王康安出行辄坐轿须用轿夫三十六名轮替值役轿行若飞。其出师督阵亦坐轿。轿夫每人须良马四匹凡更役时辄骑马以从。  轿中装烟斟茶  某督四川其轿甚大须夫役十六人始能举之。轿中有小童二人侍立为之装烟斟茶并有冷热点心数十百种随时可食之。  舆夫为太守之父  齐云舆夫有某者操北音其同伴亦不省所自来讯之旗人也住齐云者二十余年。适旗人有任徽州守者奉太夫人进香于齐云抵山腰遇舆夫某讯之得实情知为父遂迎归以终养焉。  某年二十许膂力方刚负气自豪与人鬬殴濒死惧罪潜逃窜身大江南北之各寺后之齐云终焉。方逃时妻有娠不知也。逾八月生男即徽州守也。为所殴者遇良医不死得末减亦不知也。后二十余年子以包衣进士知县洊擢徽州守时以不得父耗为痛。太夫人长斋绣佛一日进香于齐云为夫祈冥福也。憩山麓易山舆而太夫人舆适为某所舁。于时春仲气候已暖众舆夫以登陟劳顿汗流被体皆赤膊。某以肩太夫人舆未敢袒裼。太夫人在舆察其貌讶之聆其同伴话言若解若不解徒以在道中未便致诘。归而语守曰:「尔父出亡久矣存亡未卜即有之声音笑貌亦不能记忆然左胁下有黑毛一撮实为暗记。昨见齐云舆夫不知以何故而动心儿可徐辨之。」于是守亟命役唤某至太夫人垂帘坐于内太守堂上立俟之。既至命毋跪。亟命役去其衣。某立堂下大惧觳觫甚。及去衣而胁下毛见太夫人亟步出帘外先审其旗籍祖父次考其妻族父母次问其因何至此何罪而逃。某屏息不敢声太守下堂慰之曰:「毋畏有语可徐陈之。」某色稍定乃以次应对。语未半太夫人泫然出涕曰:「是矣。」太守趋跪其前某亦跪。太夫人指守而言曰:「彼是尔子也。」某战栗不知所答。太夫人携之上堂曰:「犹识吾否耶?」是时之某已若木偶或推之或挽之茫然莫适所从。太夫人挽之入内使沐浴易冠履而出大守扶之登堂。须臾丝竹竞奏水陆并陈飘飘乎若羽化而登仙矣。  王广荫舆被阻  通州工部尚书王广荫官京师时尝乘肩舆入朝行至正阳门见前有某世爵之旧呢后档车疲骡驾之从者亦寥寥按辔徐行阻王舆不得进。前驱者以鞭挥之曰:「某马疾且欲入朝君等权时落后何如?」从者大怒曰:「尔倚官势敢打世家仆耶?」言未已忽车中一戴珊瑚顶八团补服者搴帘露半面徐睨手挥从者退曰:「工部王大人红人也尔等不可犯避路让之。」便揽辔路左不行。王知某世爵贫而狡急降舆谢罪某亦拉手相问讯无怒容乃分道去。过午归有青衣持帖送一仆至云:「适在路获罪送府领责。惟此奴体羸为尊纪所捶伤咯血数矣祈药之可无恙也。」王知其诈顾无知何赠白金二十笏命从者致辞曰:「敬呈药资小价已痛惩矣。」事乃已。  王壮武临阵乘舆  湘乡王壮武公錱为湘军儒将帅师剿粤寇。其临阵也不策骑而乘舆辄端坐舆中指挥将士。  拉旺多尔济乘四马轿  额驸拉旺多尔济多膂力每扈跸乘四马轿驶行如飞。其法用四马扛之四仆别乘四马御之齐手一鞭马已驶数里矣。  马舆  干隆壬辰春金匮秦大樽太守朝釪游晋暮春自晋入都乘马舆以行。至正定时桃李盛开夹道绿杨如画数十里不绝大樽于舆中口占一诗云:「轻雷小雨涨山泉净洗桃花彻骨妍。一枕软舆蝴蝶梦春魂飞铙绿杨烟。」  骡轿  骡轿形如箱长四尺弱阔一尺强高三尺弱以二长杠架于前后二骡之背。杠上置轿颇宽大可坐卧其中并略载行李。其行较轿车为静稳而次于人所舁之轿北数省旅行多用之。  响舆  长沙之轿制亦普通惟舁行时辄有声格格然行愈疾响愈甚盖于机捩中膏以油也俗谓之曰响轿。纨袴少年之招摇过市者辄喜乘之。  泰山之舆  游泰山者必乘肩舆其舆与南方绝异仅有南方轿之上半而去其下半故两足下垂以一木板托之。坐椅之两旁贯以两木杠木杠之两端系以一皮条而舆夫之肩此皮条两肩不时更替。其行也非若南方轿夫之一前一后后者之面对前者之背也。乃两人同时面向所行方向以行故坐者为侧坐而行者为横行。盖泰山高四五十里独身步行数十武即已不支况曳百斤之重以升数十里之高乎。于是而两肩更替使舆夫不至过劳也于是而横行使舆自下而上不至倾斜也。  衡山之舆  衡山舆夫矫健冠天下走及奔马上峻阪走独木危桥舆在肩侧其足逡巡二分在外而舆平如衡曾无少欹仄也。  藤轿  藤轿以藤为之有左右前后皆无所障者。宣统辛亥始有人创之。且以其重量较竹制者为轻舆人易于举步遂能疾行其赁价亦较廉。  粤中之舆夫  广州肩舆大而华捷而稳或谓如置杯水于乘客之手中行百里不欹倾也。而舆夫亦甚倨值至昂如乘舆至西关「西关为广州最繁盛地富商大贾多在焉。」往返须银币二圆数角或至三圆。舆夫饮馔亦精白饭粲然非肉不饱。且每日得值可一圆有奇多者辄二圆约足一二日之用即徜徉归家非明日不再服役虽以重资雇之不应也。  凡官吏之长雇舆夫者本人之妻子乘之则可如媳、女及妾乘之则必须别给舆资之半虽与之严重交涉决不认可。其言曰:「此同行规则虽欲不遵而无如何也。」  长雇舆夫者每人每月仅工银十余圆较之短雇则为值廉矣。舆夫举步极速有飞轿之称。间有欲图廉价者则别有湘籍之舆夫可以雇用每月工资人约七八圆而出行之际稳步徐进不能速也。  病舆有四名夫三名夫之别。三名夫加一横木于舆门之前以绳系之。四名夫再加一横木于舆窗之后距离至近不开四「开四即现任官所乘之四人肩舆。」亦不换肩。其中以第三人为最难必老于此道者方可为之。以其地位接近舆后面向舆窗不能俯首视地以他人之迟速为迟速也。  八卦轿  粤西乡村妇女率多天足肩挑负贩与男无异。柳州、来宾一带时有舁肩舆为生者。世以阴阳爻象譬之如坐客为男二女肩舆则似坎卦坐客为女前女后男肩舆则似震卦以此类推则八卦全矣。  三丁拐轿  滇中有三丁拐轿轿以竹片编成以前二人后一人舁之。滇人名三丁拐盖滇省万山丛积道路崎岖行旅至艰俗有「路无三里平家无三分银」之谚。  南昌舆夫  南昌官绅所乘之舆舁之者皆奉新人。  庐山舆夫  有游庐山者谓在牯牛岭有肩舆可乘山南则无之。盖山南属南康府族法至严不许子弟充舁舆之贱役偶或犯之则削籍出族不若牯岭之属九江为舆夫产生之地也。  花轿  花轿娶妇家用之新妇自母家乘以赴夫家者也。晚近以来虽有以摩托车、马车代之者而顽固人家之闺媛犹守其旧习以不坐花轿自侪于妾为耻。轿以四人舁之四周皆绘人物花鸟罩帏于上。轿有小灯虽白昼亦燃烛。新妇坐其中而垂帘焉所谓闭置者是也。轿之前后各有导从且有奏乐之童子引之。  爬山虎  光绪时皇后、妃嫔侍孝钦后膳毕孝钦乘爬山虎还宫。爬山虎竹兜之类也。垫分黄红蓝三色皆绣繁花以两太监荷之行。  驮运  驮马负貌凡以背负物者不论人畜皆谓之驮。青海草地行程驮运最艰苦。牛马所载者轻而脚价与驼价则一。每驮每日之价有至银二两者。骆驼饲养最易行路最便草地一驼之费岁仅需银四两耳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81

《清稗类钞》鑛物类 物品类 舟车类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