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钱文军博客屋病床上看祭孔仪式

钱文军博客屋病床上看祭孔仪式.doc

钱文军博客屋病床上看祭孔仪式

selflocking
2018-09-0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钱文军博客屋病床上看祭孔仪式doc》,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

躺在病床上吊针于是挺无奈地观看了CCTV新闻频道现场直播的山东曲阜孔子诞辰年祭奠仪式。今日之祭孔仪式虽属官办山东省委书记、代省长率领“四大班子”莅临会场北京方面派来全国政协副主席率领几位副部长似乎只是应景。大概与孔子活着时差不多祭奠仪式也显示出某种尴尬。众所周知孔子一生并不得意正如他的一声叹息:“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纵观孔子的学说大抵离不开“参政议政”之宗旨然而始终无人理会终致“惶惶如丧家之犬”。到了秦始皇扫平六合天下一统之首先举措竟然是“焚书坑儒”!据说祭奠孔子的仪式首开于东汉缘由在于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以后各朝代层层加码孔夫子生前不能实现的抱负死去几百年后竟一步登天了算是了却了他活着时的心愿。然而无论“焚书坑儒”抑或“独尊儒术”都是文化专制是为“天下一统”服务的至于国家、民族将贻害几何那是无关大局的。鲁迅先生曾经写道:“中国的一般民众尤其是所谓愚民虽称孔夫子为圣人却不觉得他是圣人对于他是恭谨的却不亲密。但我想能象中国的愚民那样懂得孔夫子的恐怕世界上是再也没有的了。不错孔夫子曾经计划过出色的治国的方法但那都是为了治民众者即权势者设想的方法为民众本身的却一点也没有。”窃以为鲁迅这话是深刻的孔子其实只不过是权势者吹捧出来的神圣这神圣作用也有限在农耕文化笼罩世界时它无疑可以禁锢思想维系一统及至工业文明兴起它就只能“落后挨打”。这一点连李鸿章也意识到了所以他告诉诫西太后:“若旧法能富强中国之强久矣何待今日?”随后的“新文化运动”喊出“打倒孔家店”其本意并非灭掉孔学而是将孔子搬下神坛回归人世。暴力革命的本质是一种新式的改朝换代它只有服从于一个人的意志才有胜利的可能所谓“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就是这个意思。因此它需要更严厉的文化专制。在中国儒家的庙依旧只是换了匾额和菩萨孔子换成马克思了。至少“新文化运动”以后孔学只受利用而不被重用了“林彪事件”时孔子还有幸成为“篡党夺权”的工具可以视作偶像置换的需要。之所以说孔子是文化专制的符号是因为这个偶像是人为拔高的所谓“圣人”。其实古时文人也不是都买账的李白就高唱:“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杜甫也吼道:“儒术于我何有哉?孔丘盗跖俱尘埃!”孔子所处的先秦时代也称“诸子百家”时代杰出的思想家绝非孔子一人。如老子、墨子、孙子、庄子、韩非子等等堪称群星闪耀。至少孔子本人也坦承老子是使他“茅塞顿开”的老师直至岁时孔子自觉尚未“闻道”仍去求教于老子。归则“三日无语”弟子问及答曰:“吾乃今于是乎见龙。龙合而成体散而成章……”我们至少可以从中领会孔子师从老子的虔诚:“朝闻道夕死可矣!”然而史书记载说老子就批评孔子研究的那一套都是陈腐的东西。那么“废黜百家独尊孔子”人为地造成“月明星稀”局面本身就是一种“神圣化”也即专制的需要。如果说东西方文化差异西方文化就没有从古希腊诸先哲中选择一位加以“神圣化”并怠慢其他。或者民主与专制在源头上也只不过“失之毫厘”于此吧!孔子也好儒学也罢都不过“诸子百家”之一把他神圣化是后世皇权至上的需要。据介绍如今那座孔庙原本也只是泥坯草盖而已只是朱明王朝孝宗的恩赐才又重建起来而清雍正大兴土木始有今日之辉煌。那么当今重拾“圣化孔丘”的招魂幡来挥舞乃属不折不扣的“逆历史潮流而动”。我们有理由发问:这仪式究竟是祭孔子还是祭皇权恩赐?有趣的是据CCTV的介绍今年这场祭奠孔子的闹剧采用已经失传的乐舞它最后一次被采用在袁世凯称帝大典时。以后就失传了。如今经过抢救性发掘大致成这个样子还被权势机构认定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礼乐的死灰复燃是否是一种象征:当今那些热衷于“复兴孔子文化”的遗老遗少们与当年抬举袁世凯称帝的腐朽文人是同一路货色。说他们“弘扬中华文化”也是毫无根据的恰恰相反尊孔其实是在贬损“中华文化”因为“独尊孔学”必然要“贬损百家”假如中华文化竟然可以被孔子或者儒学所涵盖或代表并且还被演绎到如此不伦不类的地步那就太可悲了!仪式的最后征集了几句“国人必须知道”的孔子教导倘若孔子因这六句话而神圣证明我们确实可悲倘若孔子仅剩这六句话还可用那就意味着“恭维并阉割着”是我们的法宝。如今打着“孔子学院”的招牌汉文化正在“走向世界”我不知道它能走多远。因为当初基督教文化如此含辛茹苦忍辱负重地来到中国被抨击成“文化侵略”而且这老调子至今还在弹奏又怎能防止别人学我们的样把“孔子学院”当作“文化侵略”的罪证?“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似乎是难以奏效的。最后捎带着再说一次:那句“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是一句似是而非的错话。试问摩梭人的“走婚”会成为“世界的”吗?缅甸的那个“长脖子”一族会成为“世界的”吗?中东那些禁锢女性的“黑乌鸦”会成为“世界的”吗?非洲那些五花八门的部族陋习例如“巨唇族”、“割阴族”会成为“世界的”吗?曾经是“民族的”例如欧洲女性之“束腰”、中国女性的“裹脚”非但没有成为“世界的”而且已经灭绝了。这句话得反过来说:“只有世界的才是民族的。”也即只有被世界所认同适应人类发展潮流民族的文化才可能延续否则只有失灭一途。最有力的证据莫过于“奥林匹克”。古希腊的“奥林匹克”早就消亡了如果没有顾拜旦等人努力使之成为“世界的”只怕连希腊人也没几个知道“奥林匹克”是啥。中华文化的前途不能回到孔子那里去找只能向着开拓未来的方向去找祭祀是没有出息的。对孔子的崇奉其实只是“一统文化”的症状孔子应该回归“诸子百家”中去而不是继续高高在上当“圣人”。沿着旧时代“一统文化”的旧路是走不到光明境界里去的它只可能窒息我们民族文化中众多合理的部分其实只是致命的伤害。中华文化必须“多元化”必须扭转孔子一家独大的畸形状态否则将失去自身的发展也就失去未来。那时不要奢望什么“世界的”而只会应了老毛那句:“开除球籍!”(发老三届、华知百灵)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

钱文军博客屋病床上看祭孔仪式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