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历代笔记小说016《池北偶谈》清·王士礻真

历代笔记小说016《池北偶谈》清·王士礻真.doc

历代笔记小说016《池北偶谈》清·王士礻真

whiteflog001
2018-09-10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历代笔记小说016《池北偶谈》清·王士礻真doc》,可适用于语言、文化领域

  池北偶谈清。王士礻真  ●序予所居先人之敝庐西为小圃有池焉老屋数椽在其北。余宦游三十馀年无长物唯书数千卷庋置其中辄取乐天池北书库之名名之。池上有亭形类画舫曰石帆者予暇日与客坐其中竹树飒然池水清澈可见毛发游浮沈往来于寒鉴之中顾而乐之则相与论文章流别晰经史疑义至于国家之典故历代之沿革名臣大儒之嘉言懿行时亦及焉。或酒阑月堕间举神仙鬼怪之事以资け噱旁及游艺之末亦所不遗。儿辈从旁记录日月既多遂成卷轴。因忆二十年来官京师所闻见于公卿大夫之间者非甚不暇未尝不笔之简册散在箧中未遑编划。一日乃出鼠蠹之馀尽付儿辈总次第为一书区其条目:曰谈故曰谈献曰谈艺曰谈异其无所附丽者稍稍以类相从凡二十六卷。  藏之家塾示吾子孙大之可以畜德小亦可以多识贤乎博奕昔闻诸圣人之言矣。康熙辛未秋渔洋山人王士礻真序。  ●卷一。谈故一◎銮仪卫本朝銮仪卫銮仪使秩二品。朝制武臣不乘肩舆康熙六年銮仪使王鹏冲上疏陈请奉旨:“王鹏冲著与尚书等。”遂张盖肩舆视六卿矣。鹏冲精鉴别书画古器直隶长垣人前冢宰永光子也。  ◎特赐进士及第戊戌春世祖亲覆试江南丁酉贡士以古文诗赋拔武进吴珂鸣第一。是年礼闱榜后上谕特赐珂鸣进士与中式举人张贞生等一体殿试寻改庶吉士。同时昆山叶方蔼试瀛台赋甚工上深喜之逾年己亥秋复行会试叶中式赐一甲第三人及第。  ◎部曹入词林郎中与司业较俸升内院侍读自张允钦始。内院词臣与台省一体年例外转监司自宋之绳始。寻皆罢不行。吏部自十八年停内升与五部一例选郎金拱敬以加衔仅得太仆寺丞康熙九年始复故云。  ◎二程后康熙八年车驾幸太学后允御史傅世舟请求二程子后于河南。抚臣以明道二十一代孙宗昌、伊川□□□代孙延祀名上俱为五经博士如朱坤例。坤歙文公裔也。十二年衍圣公孔毓圻疏请以子张子裔孙颛孙好贤为博士某年湖南巡抚请以濂溪裔孙周冕为博士部议皆格不行。  ◎上考癸卯、甲辰之间更定内外官考满之例营竞纷然未数年辄罢。《因话录》载:裴充为太常寺太祝语卿长曰:“本设考课为奖勤劳若一以官高下为优劣则卿合上上考少卿合上中考丞合上下考主簿合中考协律合下考某等合吃杖。”语虽谐谑实切情事。古今一辙可叹也。  ◎配享宋初定帝王庙配享功臣多不惬人意者。如魏武以荀攸、程昱配文帝以贾诩、王朗配唐玄宗配享不及曲江、广平肃宗配享不及汾阳、邺侯皆不可解。  ◎经筵日讲康熙庚戌七月上召翰林学士熊赐履至瀛台进讲“道千乘之国”一章继讲“务民之义”一章上大喜随命取经筵成之一耳。  ◎银杏乡大夫有好为雅谈者问邻县一友人云:“闻贵乡多银杏然否?”友人不应问再三不已旁人皆匿笑终不悟。盖银杏淫行音同也。又江淮间一御史疏陈水患内云:“臣乡下流之下流”人亦传以为笑。  ◎赵康敏寿光赵康敏公(讷)故第为裔孙所鬻屡易主矣。居者每见朱衣人于堂中辄病。后某官张姓者居之初入宅复见朱衣人悲叱咄张设拜遥谓之曰:“公子孙自不肖不能守先业此宅且数易主人与某无与。公生为名卿何不达而屡此见祟耶?”言甫毕朱衣以袂掩面入壁而没。白是不复见。  ◎墨芍药馆陶人家有墨芍药与曹州黑牡丹皆异种。  ◎邵进士三世姻同年济宁邵士梅字峄晖顺治辛卯举人登己亥进士。自记前生为栖霞人姓高名东海。又其妻某氏死时自言当三世为夫妇再世当生馆陶董家所居滨河河曲第三家君异时官罢后独寓萧寺翻佛经时访我于此。后谒选得登州府教授一日檄署栖霞教谕暇日访东海故居已不存。求得其孙某为置田宅。已而迁吴江知县谢病归殊无聊赖。有同年知馆陶县因访之馆于萧寺。  寺有藏经一部寂寥中取阅之忽忆妻语随沿河觅之果得董姓者于河曲第三家。家有女未字邵告以故且求县宰纵臾遂娶焉。后十馀年董病且死与邵诀曰:此去当生襄阳王氏所居滨江门前有二柳树君几年后访我于此与君当再合生二子。邵记其言康熙己末在京师时屡为予及同年傅侍御彤臣()、潘吏部陈伏(言)言之。  ◎赛从俭文登人赛从俭卜地葬亲于黄山。南有邻某者阴图其地夜遗地主金老妪赴茔忽迷失道有二童子执炬前曰:“妪欲往赛氏茔乎?吾为妪导。”中途谓曰:“此地诚善但汝家不能有。赛氏当世科第天启之也。”言已忽不见。  妪乃在海港中及觅路至茔所则既葬矣。妪悔述其故。从俭曰:汝言果不妄吾子孙有仕宦者即以十金为赠书其言于券末。后从俭知三河县子孙多仕郡县皆不负约。康熙丙午元旦五更时近村人遥见茔前有二炬绕行曾孙玉以是秋举乡试明年登第。己酉元旦复然玉子璋以是秋举乡试明年登第。  ◎刘大成天启中文登生员刘大成以儒医耆德为乡党所推董修学宫。凿泮池得一石函启之有女骼钗钏为徙瘗北城隍上。次日复得一瓶中贮竹浆外勒八语云:“浜人花母刘支竹浆一匕济人广嗣功长南文焕发北屋城隍妥予之灵。”云云。自后刘以竹浆施病者辄愈。享年八十馀生六子诸孙科第甚众。  ◎二狠石京口北固山甘露寺有狠石临潼骊山亦有狠石皇甫涅《狠石铭》曰:“狠石苍苍骊山之旁。昔秦皇帝谋之不臧。七十万人兹焉遑遑。”是也。今人但知甘露寺矣。  ◎舞蝇虎《书》言百兽率舞。传记所载如舞马、舞象、舞鸾、舞鹤之属不一。《杜阳杂编》载唐穆宗朝(或云宪宗)飞龙士韩志和本倭国人于御前出一桐木合方数寸中以丹砂养蝇虎子其形尽赤分为五队令舞《梁州》。上召国乐以举其曲蝇虎盘回宛转无不中节。每遇致词处则隐隐如蝇声。曲终累累而退若有尊卑等级者然。又《续癸辛杂志》临安呈水嬉者以大斛贮水小铜锣为节。凡龟鳖鳅鱼之类皆名呼之即浮水面戴戏具而舞。观此则虫豸水族皆能舞不独鸟兽矣。  ◎水蚕吾乡山蚕食椒椿槲柘诸木叶而成茧各从其名。故相国益都亭孙公(廷铨)作《山蚕说》曲尽物性文多不录。唐小说载元和八年大轸国贡神锦衾水蚕丝所成。云其国以五色石池塘采大柘叶饲蚕于池中。始生若蚊睫游泳其问及长可五六寸。池中有挺荷蚕经十五日即跳入荷中成茧自然五色亦谓灵泉丝。山蚕、水蚕皆物产之异。  ◎热洛河《卢氏杂说》明皇射鹿取血煎酪赐哥舒翰及安禄山谓之热洛河。禄山帐下健儿名曳落河恐因字音相近而傅会其说。今齐鲁间以荞麦作面食名河洛俚名亦有所本。  ◎老神仙献贼军中有老神仙者本邓州陈氏子少游终南遇一道士授异术能生死人后为献贼所得。贼监军孙可望被酒刃其嬖妾以刀圭药投之立起于是贼中呼为神仙。既而献贼误刃其爱妾洞胁溃腹复俾陈活之纳其肠以针纫之傅以药夹以木版以绳约之七日而苏。献贼败入滇以病死。  ◎蹇少保明少保蓟辽总督蹇公(达)字汝上四川巴县人。自记前两世为某卫指挥以坠马死往生山西某府赵氏名某登进士官至重庆太守与邑绅蹇公来誉善。一日蹇设席召守饮守方坐堂皇闻吏白蹇公有使邀请即出就舆甫出门见大河阻路方异之若有人推坠河中惊而寤室庐非故而形躯已小在衤朋褓中。家人报蹇公入视曰男也。继又传报赵太守以痰病死矣。蹇公为出涕自往护其丧寻送夫人及二子归里。心皆了了然无可奈何以义断割。早成嘉靖乙丑进士自礼部郎出为故郡太守两子已长以通家礼来谒欲言不可姑隐忍之惟时时存恤其家。居三年迁山东提学副使乃诣故居致辞夫人请见不禁泣下夫人亦泣以通家故不知固即其夫也。及两子送至境始屏人告以前生事执手泣别而诀。  ◎贺相国明相国对扬贺公(逢圣)崇祯中枚卜诣京师舟至九江之鲟鱼嘴风浪大作公具袍笏拜祷舟上人忽见空中有绯衣神人执一黑鬼投水中风遽息。公设祭大王庙以答神佑自是香火益盛日宰羊豕无算。十三年蕲王欲兴复沩仰道场延三昧律师入楚过九江梦神告曰某九江神宋大王也。前生与师及贺相公三人同在山中修道师不昧正因今为大师贺以福缘为宰相唯某一念之差为血食之神。昨因鲟鱼嘴树妖欲覆贺舟某以前世因救之缘此宰杀日繁将来必堕无间地狱。师明日过此必至庙中为我授记更布其事于四方使来祷祀者戒宰杀幸甚。师如其言。自是鲟鱼嘴行旅坦然矣。此与《冷斋夜话》所记弄亭湖神托安息国王子建洪州大安寺事相类。  ◎张道人商丘高辛镇有道人尝周游归德属邑貌类少壮虽长老自童幼见之形容不改莫知其年。自云张姓鹿邑人居少林若干年武当若干年劳山若干年屈指百数十年矣。一日募修某祠庙需石灰千斤人问所出?曰自有之。忽至一寡妇姑媳门求布施以孀且贫辞。道人曰:“门前槐树旁有灰三千斤何云无也?”  如其言掘之果然。或问曰:“渠先祖建楼所馀我常见之其家不知也。”  颇能前知。有问之者则曰:“我是颠子我是颠子。”日可行三百里。崇祯末袁贼乱梁宋间致道人缚置地上驱所掠妇女裸体淫之遂败其道日行仅百五六十里亦谷食矣。语人曰譬桶子已破再箍便难。  ◎日者宜兴陈其年(维崧)年四十馀尚为诸生。一日过京口有日者谓之曰:“君年过五十必入翰林。”宣城梅杓司(磊)因赠以诗曰:“朝来日者桥边过为许功名似马周。”至己未果以诸生应博学宏词荐授翰林院检讨时五十六。  又有范来者字文园善相人。谓武进周清原、吴江徐钅九皆当不由科甲入翰林。己未皆授简讨。其言良验。范海宁人骧字文白之弟也。  ◎龙异康熙壬子岁吾邑李鹾副仲嘿(鸿雷)家日正午忽有一物蜿蜒数尺鳞鬣可畏遍体如金色烂然夺目。自院中入所居之室已复出形渐长大知其龙也。忽云雾浦然如烟云庭中晦冥遂不见。伊中丞翕庵(辟)石。  ◎荷兰刀剑康熙六年荷兰国入贡其贡物有刀剑八枚皆可屈伸萦绕如带。《剑侠传》载种谔畜一剑可屈置盒中纵之复直。张景阳《七命》论剑曰若其灵宝则舒屈无方。斯之谓欤。  ◎铜人闻西洋人钦天监管理监事加工部侍郎南怀仁言白大西洋入中国凡十万里。  海舶甚巨海口有铜人高不知其几由旬舶出其胯下或出其胁间乃入海洋不知何由铸造也?  ◎山溪烈妇旌德县地曰山溪有民家女某氏嫁甫数月夫死无子又无舅姑伯叔遂归母家誓不更适人。久之其父母私受乡人聘旦夕且娶。女觉之自请于父母父母不能隐遂告以故。女欣然曰嫁则嫁矣明日当一辞夫墓耳许之。  乃归房中晨起理妆易新衣内衣皆自缝纫。行至溪上时山水暴涨女顾之喜至桥半急踊身入水死。乘流数里岸树而止。有石工某见之欲褫其衣衣结不可解。忽以手自批其颊曰吾以父母欲夺吾节而死汝小人辄敢无状吾褫汝魄矣。语毕而死观者莫不叹异。父母为合葬故夫墓焉。  ◎张巡妾徐蔼字吉人会稽诸生。年二十五得瘕疾痛不可忍年馀瘕能作人言。濒死时见一白衣少妇问曰君识张睢阳杀妾事乎?君前生为睢阳吾即睢阳之妾也。君为忠臣吾有何罪?杀之以飨士卒。吾寻君已十三世矣君世为名臣不能报复今甫得雪吾恨。言讫妇不见蔼亦随逝。庚申在京师其门人范思敬说。  ◎童谣万历王子山东乡试济南童谣云:“三人两小太阳离岛。”是科解元乃长山徐海曙日升也。又某科有童谣云:“山佳木一旦挑。上天差我送羊角。”  是科解元平度崔桓也。康熙庚子又有童谣云:“一裹针三条丝。”是科解元新城李嗣真解副益都高三思也。天启辛酉朱纯领解亦有“一牛两尾”  之谣。  ◎赵廷钅龙顺治甲午有某生者应试济南濒入闱其仆忽死但胸前微暖。及出闱仆忽蹶然而起生问之云:“适随主人入棘闱见号舍有红黄二色旗主人所居之舍则红旗也。”生喜曰:“果尔当娶某氏女妻汝。”仆难之生曰:“吾既为孝廉何虑彼不嫁其女乎?”既入二场其仆又死如前比出复苏连呼“可惜可惜”。生急问之曰:“主人已中解额因昨日一言今易莱阳赵廷钅龙矣。”  生然疑且半私心悔之。及榜发榜尾一人即莱阳赵廷钅龙也。  ◎御马供奉周道言御厩有千里马毛色纯黑惟颅及四蹄白长可一丈腹有逆鳞高丽所贡也。  ◎顾东桥何元朗《丛说》载分宜尝邀顾东桥乐工盈庭六七十人东桥顾从人赏银五钱遣之。明日邀六卿则听命如小生赏赐各二三两。比年各省督抚中丞宴监司赏伶人多至四十金或六十金。视分宜当日不啻什倍矣。  ◎断肠草康熙庚申春有徽人方姓者商于都门与其徒八人合赀累千金往江南次河间之南腰ㄢ宿焉。其八人者与骡夫先食方以斋素独后。忽一人且食且语曰:“断肠草。”如是者三。方怪而问之曰:“君知食中有断肠草乎?宜勿食。”  其人曰然。随视骡夫已如中恶状仆地矣。方急呼众人皆停箸而身自走通衢呼集居人召医视之曰中毒也。急解之皆苏。而骡夫食独多遂不救。方因问某曰:“食时若有人在后告以断肠草者三听其语随出诸口初不自知也。”  诸商欲鸣之官居人力浼之仅以百金赂骡纲其主人竟漏网。道路间不可不知。  ◎恪妃世祖皇帝恪妃石氏滦州人户部侍郎申之女也。申父维岳明万历庚戌进士官某省副使。会王府中官某鸩其王反诬其妃某弑逆抚按以下皆纳其贿将具狱矣维岳独持不可力雪妃冤。至是申生恪妃竟入宫掖人以为妃之报云。  ◎河套喇嘛嘉禾谭舟石(吉璁)《延绥镇志》云套中最尚佛教距榆林三百里外为砑抱山山左有水曰河泥津古罗右有泉曰法儿乌苏中有寺曰堵王延袤可十里两水环其前而合流其地名曰板升社寺中住持则板地儿得喇嘛也。寺一门二殿门名哈刺哈殿亦覆以琉璃瓦。殿名撒藏中塑大喇嘛像傍皆供藏佛。  第二殿名堵王中亦塑大喇嘛像称曰补儿罕板弟子译言佛与祖师也。楹之东为莲花佛佛身高二尺。顶涌一菡萏长可五寸许制甚巧有机捩之开便成莲ョ上坐一三首佛花瓣中亦各有一佛卧焉。楹之西为马头佛一佛坐以俟。  马头佛颈中挂三十六鬼头数珠貌甚狞恶当面飞来若欲扑噬状。坐佛作欢喜容仰子舒臂迎之。复以两足钩出其后是曰佛度。而鬼头者皆以银凿成也。傍皆供小藏佛设木龛三层大小参差无数。四壁皆画天神及诸菩萨。而金刚者长不过二尺馀就次于东西墉下左刀矛右幡幢。少北皆ね置柱黄金涂梁间悬缨络结成花胜者四。殿立四柱空其中如楼不庋板垂四阿而室则十二开窗牖于上若重屋然。殿后有塔名苏婆儿哈即大喇嘛蜕骨处。山之半创一小殿名苏没。缭以周垣南启一门。东西与北皆有配殿殿中供者名瓦窑圣类牟尼左供阿赤尔马仪类普贤右供红胜拨帝苏类观音。其山无石而有石子套部长以洁白圆润者人各集一堆名阿保高丈馀列山上自王以下皆有。岁之初夏作醮或三日或一月前期以佛头如盂者银足承之盛水用酒或白糖供于殿上。佛头盂骨厚可寸许不类人之髑髅也。经有三卷皆梵文诵或以百计以千计亦时时作乐。乐器俱用银以人胫骨作管银筒承其上下吹之声如清角。诵经毕取佛头盂中水人以匙分之。自口至顶用手婆娑为获福矣。复用柏树一枝缀五色小旗并刻木作刀剑弓矢植于堆上。或其主有远行则以一矢告反亦如之。皆插于柏树之傍。其镞或以金银为之任其朽人不敢犯。时或旱涝亦往祈焉。旱则喇嘛首顶以瓷钵水祷于山以口巽之雨如期至。或雨时喇嘛曰此中不须雨亦以顶水巽之雨即分云而下。涝则左手指间一小红旗掌中托一小净水瓶右手捻诀而前至山上口诵梵语雨即止。或有病诵经以禳兼以小红丸药救之即愈。或其人中鬼以顶骨数珠压其顶或绕其中指是人即发颤自呼伏曰某鬼为祟。顶骨数珠者以高僧顶骨中取圆厚如棋者为之其数亦一百八云。其徒可三百人。戒行亦与浮图相似但所饮食者乳渔牛羊耳。  ●卷二十五。谈异六◎刘吏部诗刘公<甬戈>吏部在凤阳与其友苏懋<甬戈>(铭)孝廉往龙兴寺与某禅师扣击竟日晚归遂化去。是夜苏梦公<甬戈>来微笑吟诗云:“六十年来一梦醒飘然四大御风轻。与君昨日龙兴寺犹是拖泥带水行。”  ◎放生池京师沙窝门有放生池一区顺治中浙人范思敬者实创始焉。初范尝梦到一院旁有禅室檐际悬木刻作鱼形有人指示云:东坡先生居此。遂入伏谒东坡与语久之云:“吾有王文正公泥金书《法华》一部今予汝。”取授之经尾署名王旦也。坐侧有一人侍立云是何姓。觉而异之。既数年放生池成延一老宿居之。范一日至院中堂字宛与梦中相似禅室果有木鱼悬檐际。  既而与老僧坐语移晷老僧忽云贫道有一法宝藏之久矣今赠居士。视之即王文正公金书《法华经》也。室有募缘疏为何侍御某书岂僧即东坡后身耶?  ◎钓台郯城东南有台垒石为之甚峻而坚乡人传为钓台。或云大禹凿羽山通沭水作此台以镇水俗又呼为镇水台。明世宗时一县令毁台取石及其半有大石板下有一巨荷叶尚鲜好有古剑尺馀压其上。下则一水泓然池中二鱼鼓鬣游泳。令竟放鱼于河置剑于库而毁之。自是郯罹水患遂迁今治。  黄给事(六鸿)说黄尝为郯令。  ◎熊仙人楚人熊生者客某公家塾为童蒙师。一旦谓其亲某生曰:“我修真有年合得仙道有书若干卷当以授子。”逾日又谓曰:“昨子不合作某事不应得仙明日我午刻当逝矣慎无窥伺闻室中声响乃启户。”至期阖户入寂无所闻。  顷之忽闻霹雳一声发窗视之香气熊生已端坐化去现形云端挥手别众久之始没。崇祯年间事也海宁陆冰修(嘉淑)说。  ◎萧氏《钓矶立谈》载契丹使至江南云萧氏与耶律氏相为终始。谓江南诸萧虽享国日浅无大罪戾。是以辽之萧氏为梁后也。按《辽史》太宗以小汉为汴京留守赐姓名曰萧翰因称萧氏非本氏萧也。《立谈》失考。  ◎杞县状元明中州状元二人皆杞县人一正德甲戌孙襄敏公贤。一崇祯甲戌刘文正公理顺相距百二十年。礼部尚书汤公潜庵(斌)云。  ◎蔡侍郎睢州蔡侍郎石冈(天)弘治中进士方严正直生平遇鬼神事甚多。汤荆岘先生(斌)言其为山西宪使时行部至一驿驿有鬼为祟人不敢宿驿卒以告公叱之。比夜秉烛独卧堂中枕傍置一剑。三更时忽风起门洞开有一人被发跪床下。公起坐从容问之曰:“汝何人?果有冤枉当告我为汝理之。”鬼径起由廊下出公拔剑随其后。廊外皆荒草断垣至垣外眢井而殁。  公卓剑识之归而酣寝。及晓从者皆至公集众至其所缒视则有尸在焉。  讯诸驿卒云有某甲向开店于此移去数年矣此井其后圃也。公立令捕至至则具服某年月日有行客携重赀宿其家谋而杀之投诸眢井。家以此致富遂迁居。公立置诸法。自后驿遂无他。  ◎超然琅邪二台诸城李渭清(澄中)太史言超然台上旧有苏文忠公三大字嘉隆间知县颜某字琅邪秦人幼时尝梦登琅邪台因以自号后果筮仕诸令。秩满窃载苏书归而别以赝石易之今台上止存八分题名九字。琅邪台上秦碑高数丈形制甚朴无趺首今可辨者仅臣斯臣去疾数字。又台下入海十馀里复有一碑每海潮退时乃可见。  ◎荻港神顺治丁酉十月当涂荻港水忽涌丈馀有宋某者卧官舫梦神促之曰移船移船。遽惊起缆已解俄岸崩如雷他舟皆溺。  ◎女化男山东济宁有妇人年四十馀寡数年矣忽生阳道日与其子妇狎。久之其子鸣于官以事属怪异律无明文乃令闭置空室中给其饮食。戊午年事也。  ◎万眉山高学士(士奇)在内直一日理内府书见有明成化中大学士万安进房术书一册装潢精致署臣安进字尚宛然。  ◎剑术长兴人臧湘友少逢异人授以一卷书中有剑术臧颇得其传。海盐陆辛斋(嘉淑)云尝见其剑合乃以雷击木雕成有铁丸二即雌雄剑也。又方寸小戟一又金挖耳一又有白金二两许馀物尚五六件云炼剑须寒天乃可炼时时有雷电绕户逼人毛发云。  ◎岳阳改名《宋史》:秦桧既杀岳忠武以岳州与其姓同改岳州为纯州岳阳军为华阳军。其忮刻穿凿至此。  ◎洞庭神康熙十八年湖广总督蔡毓荣疏言舟至新祥倏遇暴风因虔祷君山龙神灵应甚著。得旨封为“洞庭湖之神”遣官致祭。  ◎韩湘像邯郸黄粱梦社会有道人疥癞遍体衣履垢敝见市中粥竹帘者辄卧其上。恶而逐之每一帘辄有一韩湘子像须眉宛然人竞市之粥者得利亡算。  ◎梦解元万历壬子山东乡试济南西郭有单叟者梦人告曰今科解元徐日升也。  明日见一士人徒行西来衣敝履穿彷徨市中。叟试叩之云东昌人徐姓叩其名即日升也。叟大惊异曰君必解元但留茆舍一切饮食洎场屋之费吾皆任之他日富贵毋相忘耳。徐惊喜不胜及榜发竟落第。领解则长山徐日升海曙也后累官佥事。  ◎尤生江南尤生者忘其郡县将赴乡试而苦贫无装具。夜梦人告曰市桥下有白金二锭重二十两五更可往取之。如其言而往无所见夜复梦如前。又往亦无所遇桥侧有银工某者怪其早行频数邀而问之尤告以梦且叹鬼神弄人如此。至夜复梦如前更促其早往。至则果有白金如其数。银工又邀而问之对以故出示果白金也。银工曰吾误矣。昨闻君述梦聊熔铅锡为之以戏君耳。不意误取箧中金以往然神先告之特假手于我此定数也。即举以相赠。  已而中式乃倍酬银工焉。  ◎李参政仆己未七月廿八日京师地震前河东道参政李元阳居采峪死焉。其二仆皆死逾二日一仆复活云:初地震时不知已死但见二伟丈夫各高丈馀驱出门顾视同行者甚众主人亦在焉。顷之伟丈夫顾某曰汝不合在此人数内可速回某曰某主人在是某将何之?又数里复顾曰汝未去耶?以杖击其背遂苏。  ◎泣笋《蜀寿杌》载蓬池人程宗雅母疾泣竹林得冬笋。则泣笋不止孟宗也。  ◎洞庭丐者洞庭山有丐者貌似狂易常行乞道上夜则卧庵寺庑下僧厌苦之驱去复来。汪钝翁尝记其数诗云:“不信乾坤大超然世莫群。口吞三峡水脚踏万方云。”又“有形总是假无象孰为真。悟到无生地梅花满四邻。”又“灯火辉煌庆此宵夜深儿女不相招。破蒲团上三更梦那管明朝是岁朝。”又“一杖穿云到上方湖光山色总茫茫。乾坤有我能担担明月清风底太忙。”  ◎宣城烈妇宣城北门内旧有某烈妇坊近许州守阮士鹏居宅污秽不治。一夜阮氏馆宾刘姓者梦烈妇来言曰:“吾苦节数十年蒙朝廷旌表建坊身后所得止此耳。今子孙零落属之他人潴潦秽杂何以堪之!”刘瞿然醒。白主人乃为重葺之。士鹏今侍御尔询父也。  ◎钱葆<香分>松江钱少司寇艰于嗣与夫人往天童祈子大师为集众僧问谁愿随钱居士往?众皆不答。一饭头老矣自言愿往。已而钱果得子名鼎瑞字宝汾后易名芳标字葆<香分>词华丽藻有名东南中康熙丙午顺天乡试宫中书舍人。既而假归。戊午以博学宏词荐值丁内艰不赴。一日方与客坐斋中有僧至门持一咸书云自天童来舍人启视之殊不骇谤。但云仓卒奈何?  明日晨起遍召亲故与诀索笔书一偈云:“来从白云来去从白云去笑指天童山是我旧游处。”微笑而逝。  ◎定数泰和萧太常伯玉(士玮)之侄孟家素封遭乱携珍货直千万至山中小庵。庵僻甚人迹罕到萧氏香火院也。有弥勒佛像直殿门项可启乃纳货其中人无知者。忽大兵将袭赣州取道山中途出庵前以其僻陋初无意但稍驻午炊即行。有卒系马弥勒像项上寻又一卒亦系一马于侧二马蹄啮遂曳像于地腹中珍货悉露。卒走告其帅遂尽取之。物之有定数如此。  ◎罗汉米紫来(汉雯)言知长葛县时有剃发待诏名罗汉者家卫辉貌甚寝。  一日方剃发米家僮有吹笛者罗忽曰:“误矣。”命作一弄甚妙。又令吹笙曰:“必和胡琴方可。”明日自制胡琴将来吹之迥异凡调。米素善南曲因与究极音律虽吴中曲师不能过也。时癸丑会试举人题传至长葛其孟子题则“尽其心者”一节米叹其难。罗汉为阐发传注名理灿然。又曰:“此章与宗门某某公案相发明。”因引诸尊宿语录如翻水米益奇之扣其所学颇记唐人诗数百篇亦晓篆隶。自言有母妹在河北今辞公去当复来一别即往五台不归矣。后亦竟不至焉。  ◎徐蓉米侍讲(汉雯)言前令建昌县有县署水夫文三郎者颇文雅不类俗人。  米谢事居南昌三郎亦随侍。一日见家僮辈两素扇一画梅一画兰竹又书唐人绝句二首。问之即文三郎妻徐蓉所作年才二十三。  ◎化鹤南昌府驿路旁有精舍去江不远溪水回绕修竹万个风景清幽。康熙初忽有伟丈夫仆被来宿貌甚雄奇居止旬日语操西音自言爱此地风土欲为僧。寺僧难之。曰:“吾橐中有百金装尽以相付但仰饣粥于此足矣。”乃从之。遂落发。每日粥饭外即面壁不语或竟夕不卧亦不诵经参禅如是六七年。初不解衣或窃视两臂皆有铜圈束之莫测也。一日与侪辈晚立江上有数人泊舟登岸望见之大惊。趋前揖则挥手止之耳语移时别去。戊申岁忽沐浴礼佛遍别寺僧云:“明日当涅。”众皆不信。至期登台敷坐少顷火自鼻中出烟焰满空有白鹤自顶中飞出旋绕空际久之始没。大众皆见。  周伯衡(体现)时为南昌宪副述其事作《化鹤记》。  ◎汤氏佣宋中丞牧仲(荦)言睢州汤氏有佣工人某者夫妇佣其家数年每闻主人与客谈诗文辄窃听。一旦扃门去留书千言文词博奥自叙悲愤援据古今多出意表。竟不知谁何也?  ◎裴还卿顺治中蒲州秀才裴还卿读书芮城与任公子者为友。任豪贵武断乡曲一旦为人击其首死。既数岁矣裴再馆芮城一日昼寝梦任至款洽如平生但云:“有一事在城隍处非兄不能为我直之。”不得已随之行倏至一公廨仪卫森肃庭上一官人冠冕坐睇视之即故友蒲阪王秀才也。裴直前语以任生云云。王作色而起转入厅事后。裴随入王以门扉拒之不得乃诘曰:“公堂何地而兄顾私语相属耶?然兄故人也当不辱命”。语稍洽。裴因问顺治纪年有几?王疾语曰:“十八。”亟挥出令人送归。既觉秘不敢示人。后顺治十八年辛丑世祖升遐裴始语人云。  ◎黄大王黄大王者河南某县人生为河神有妻子每瞑目久之醒辄云:“适至某地踢几船。”好事者以其时地访之果有覆舟者皆不爽。李自成灌大梁使人劫之往初决河水辄他泛溢不入汴城。自成怒欲杀之水乃大入。始贼未攻汴一日黄对客惨沮不乐问之曰:“贼将借吾水灌汴京奈何?”  未几自成使果至。黄至顺治中尚在。  ◎郑端清世子郑端清世于让国自称道人造精舍怀庆郭外居之。每出坐竹兜四人舁之。精邵康节之学。宫中有一柜手自缄每岁辄益一封遗令遇急乃开。及其孙寿平王值河北流寇之乱发柜得破布衫五一阔大四稍窄小。王躯干甚伟其弟四人则短小也遂衣而逃。某年乱定归王府一旧人忽遇端清于山中云:“传语诸孙当速去故里不可居也。”寿平兄弟以为妄不听未几及难。  ◎平阳僧平阳府南高河桥僧甚愿朴造桥工成遂结庵桥侧与一郡王交好。一日王坐厅事见僧从外来问之不顾径入宫去。未几报后宫得世子王心知其僧也。后袭郡王寿九十乃终。  ◎江河之异己未秋江南江鸣水立如山久之乃复其故。又顺天府东安县河水暴涨居人见水中有物如蛟龙而目赤色后有白马随之目亦赤随涨徐去。  ◎鄱阳湖异南安守孔兴训曲阜圣裔。一日渡鄱阳湖见有物约长十馀里许身有两翼自空中飞入湖黑质黄文掉尾波上。行数里犹仿佛于水中见之。时风日晴霁舟亦无恙。竟不知其何怪也。  ◎梦道士临清胡给事某夫人尝梦道士三人跪伏求救以告给事给事未之信。诘旦入署道遇市侩驱牛三头见给事舆过三牛跪于前若乞哀者。问之则将入屠肆矣捐白金九两赎之置放生池上。是夕夫人复梦三道士来谢。京师一妇人死见梦其女甥曰:“吾今为羊生某处汝赎我。”如言赎之置池上。后夕又见梦曰:“感赎吾命更劳诵经超度我当往生。”翌日延僧于池上诵经咒羊亦随僧徒拜佛佛事毕而羊死矣。  ◎帛白帛、白姓同。按帛道猷西天竺人居剡之沃洲。然《白氏长庆集。沃洲山禅院记》但作白。其词曰:“昔道猷肇开兹山寂然嗣兴兹山(僧寂然亦白氏)。  乐天又垂文兹山异哉!沃洲山与白氏其世有缘乎?“(《水经注》:水西有真人帛仲理墓仲理名护巴郡人。)  ◎石镜湖南祁阳县浯溪有镜石高尺五寸阔二尺五寸石色黝黑如漆光可以鉴:隔江竹木田塍历历皆见。曾有人窃去即昏昧无所睹还之如初。乔侍读石林(莱)言如此。  ◎老僧鹿邑张太室字松麓予兄西樵门人也。言顺治庚子年客京师长椿寺见一老僧深目长头略似世人图画寿星之状问张乡贯因曰去夏邑几何?张对日百四十里。僧曰彭嵩萝侍御亡恙耶?张讶曰此百年前人也。又问其子成立否?曰寿过八帙考终久矣。僧欷久之。又曰昔侍御与贫道为方外交其公子方在襁褓寄籍释氏为我弟子。曾几何时皆成古人。因携手入小院中指阶前牡丹曰此彭公手赠物植此百馀年矣。张云牡丹高六七尺大十五围。  曩见河南段凝之氏六十年牡丹不及其半信百年物也。因问其年僧曰忘之矣。  张又曰于京师骨董店中遇张翁者苏州人。自言与雍丘孟调之曾大父游历历能道其平生游猎处。孟氏兄弟严事之如曾大父行亦百五六十岁人也。  ◎玉簪韩城县相传有郭汾阳墓实非是。墓石往往崩陷出金玉之属。有诸生解某者得块玉如簪形簪之髻不知其何物也。有贾胡一见请售生云须二十锾乃可。贾即如数应之。生又云适相戏耳必欲售非三十锾不可。贾亦无难色。  既售问之曰:此字洗也。试以玉拂字字皆灭。后转粥之西安得百二十锾。  比部张莲峰(顾行)说。  ◎墓树张君又云韩城有苏属国、司马子长二墓苏墓树枝皆南向司马墓树枝皆北向验之良然(司马北向理不可晓)。  ◎张公洞树康熙十八年江南造战舰凡千百年古树多被斧斤之厄。宜兴张公洞有大银杏树数株相传数百年物也。巡抚下令苏松道方参议(国栋)亲往伐之树皆血出。方惊悸得疾旬日卒。方字干霄称廉吏又奉开府檄而竟死。鬼神之灵谓何?  ◎血影石黄侍中祠在金陵青溪之侧祠中有夫人血影石。有无赖子醉溺石侧石忽起击之立死。白廷评仲调(梦鼐)说。  ◎景公高座寺在长干雨花台台侧即景、高二公祠。顺治中一士人读书寺中月色皎甚开窗南眺戏语寺僧曰:“此景、方诸公尽节处魂魄应犹恋此吾乌得见之?”僧别去士人独坐室中未寝忽有紫衣伟丈夫立窗外曰:“吾景大夫也。”士人惊起伏地遂不见。亦白君说。  ◎李道甫妾李尚书道甫(三才)性豪侈姬妾数十人。道甫病将革呼诸姬问:“我即死谁当从我?”诸姬争言愿从死。一姬最少美而艳独无语众谯让之。  道甫既死姬更盛服靓妆。诸姬怪问之曰:“公之嬖我以色也将从公地下而毁其貌岂公意乎?”坐柩侧七日不食死。诸姬竟不能从。  ◎鸡公山神康亲王疏言大兵向驻永兴对垒之际鸡公山神示竖旗列队之异部议致祭。  允行。  ◎焦桂花曹升六(贞吉)舍人曾于内库检视书籍见库房柱上有嘉靖间一帖记乌玉、黄玉、绿玉、白玉、红玉各若干斤玉璞七万几千斤。后书答应焦桂花传。  ◎击砚图吴匏庵尝蓄一铜雀瓦砚甚珍之。一日出示其友某公恶曹瞒拔剑击之立碎。匏庵懊惜。时沈石田在座乃援笔于便面作《击砚图》匏庵大喜。崇祯间有都司胡琳者游吴中以十金购得之珍惜甚。病且革手握扇不可解家人遂以殉。琳武进士商丘人。所藏又有蒲廷昌狮子一轴亦神品。宋牧仲(荦)中丞说。  ◎高阳民高阳民家子方十馀岁忽臂上生宿瘤痛痒不可忍医皆不辨何症。一日忽自溃中有圆卵坠出寻化为石。刘工部()以一金售之治膈病如神。  ◎颍州道士刘进士祖向言颍州一少年为邪所侵病入膏盲。家人谓不可活置之路傍。  忽一道士过之自言善医命取铁锤重数十斤锤病者头面。父母泣谓病已至此铁锤下首立碎矣。道士笑曰:“无伤也。”锤下病者若无所知辄有一美妇人长二寸许自口中跃出而灭。凡百锤口出百妇人大小形状如一。少年立愈。  道士亦不复见。  ◎牡丹欧阳公《牡丹谱》云牡丹出丹州、延州东出青州南出越州而洛阳为天下第一。陆务观作《续谱》谓在中州洛阳第一在蜀天彭第一今河南惟许州山东惟曹州最盛。洛阳、青州绝不闻矣。  ◎客星光武与故人严光卧客星犯帝座。桓帝与河南尹邓万博客星亦犯帝座。  ◎老姜《继世纪闻》云李梦阳下狱祸且不测刘瑾家人老姜者告曰:昔公不得志时李主事管昌平仓曾许吾家纳米领价获利乃忘之乎?瑾遂释之令致仕。  此与王振欲杀薛文清公事相似。华亭宋澄《九集》讹为逆瑾欲杀文清误矣。  且救空同者不止康对山也。  ◎二相《贻谋录》载宋时试礼部士人皆祷于二相庙。二相谓子游、子夏。  游、夏二相之名亦奇。  ◎谨空黄鲁直云:太祝辨九拜。拜即拜也。三曰空手。拜头至手所谓拜手也。  唐人书末云“谨空”谓空手也。  ◎风异康熙丙辰五月初一日京师大风昼晦有人骑驴过正阳门御风行空中至崇文门始坠地人驴俱无恙。又有人在西山皇姑寺前比风息身已在京城内。  此灾祥之甚者。丁巳三月上谕谕礼部:“帝王克勤天戒凡有垂象皆关治理故设立专官职司占候所系甚重。一切祥异理应不时具奏。今钦天监衙门止于寻常节气尚有观验至今岁三月初霜雾及以前星辰凌犯应占奏者并未奏闻。皆由该监官蒙昧疏忽有负职掌尔部即行察议具奏。”以后钦天监占候本章内阁照例票拟批发。大哉王言谨备录之。  ◎涿州二生涿州有二生修州志偶削去二节妇不为立传。一日二人晚行恍惚见二妇在前直入城隍庙二人不觉随之入。见二妇跪诉于神云:“苦节数十年久载旧志今为狂生某某所削冤苦无所伸。”二生亦前与之辨妇人执益力。仓皇归家是夜皆卒。  ◎鱼腹书张生太室言顺治十三年渡河至荆隆口龙王庙下见堤夫买得大鱼长六尺许剖其腹得红锦袋一枚中藏珍珠一金约指四玉条脱一牛黄丸子一红甲二片香药一裹。又私书一纸半已烂词甚凄惋似是妇人欲寄所私不遂投河死而入鱼腹也。张赋《鱼腹怨》纪之。  ◎名字之异宋桑世昌《兰亭考》载三米兰亭本有米尹仁、尹知二跋。注:尹仁即友仁。  又范文度摹刻石本有温公跋:“旃蒙单阏厉陬壬戌晦涑水司马某公实观。”  注:温公曾字公实吴虎臣《漫录》载曾子固怀友一首其曰介卿者即王介甫少字也。《研北杂志》云:张曲江初名博物翟耆年《籀史》载李龙眠洗玉池篆款云:“元惟五年庚午正月初吉舒李叔时公麟。”韩文公慈恩塔题名称李翱翔之见本集。石守道有读安仁学士诗一篇《后村诗话》云:“石曼卿旧字安仁。”  ◎支机石《画墁录》:元丰未有人自两浙以昭陵玉匣兰亭与支机石同赍入京师欲上之不果。王钦若云:支机石予尝见方二寸不圜微剜正碧天汉左界北斗经其上。支机之说本诞妄不经此石不知何据?予在成都见西城石犀寺后严真观故址废圃墙隅有石粗如砂砾高六七尺许围如柱础蜀人相传为支机石。尤可笑也。  ●卷二十六。谈异七◎三僧繁昌魏康孙进士之父素封而无子。一日有僧造门乞施三百缗造桥不许。  僧遂然一指乞至再三终不许然三指始许之而僧死矣。桥成而康孙生手缺三指焉。  又宣城孙榜眼予立(卓)之父故给事中也。父孙翁艰于嗣。一日见市中一僧以火然指问之曰:“愿得一茅庵足供大士像旁可坐卧诵经足迹不出门而免持钵之苦。久之无一檀越办此者故然指耳。”翁曰:“吾为师了此愿。”僧即罢延至其家为结茅如僧言。居三年一日送客忽见僧入后堂问之则夫人临蓐得一子矣。方骇异庵中人来云僧已坐化。子一指然状宛然。  同年史状元立庵(大成)鄞人。其太公亦与一僧善一日见僧入宅觅之不见而状元生。生而长斋成顺治乙未进士后官至礼部侍郎。或云大成即僧之号。  ◎大将军小将军钱舜举《折枝牡丹》一卷有蜀郡桑门公实悟光题云:“三月江南媚景天姚黄魏紫斗争妍。那知十丈将军树却在青城古洞前。”自注云:“青城山丈人观前牡丹二株一高十丈名大将军一高五丈名小将军。”  ◎琅邪秦碑诸城琅邪台秦碑石壁俯临海岸高数十丈。海中复有一碑去岸数里潮上则没潮落则出。其上岁久皆蛎房所结不可辨识。又始皇鞭石成桥处石路长数百丈无寸土石罅皆生小松才数寸海上人鬻为盆盎之玩。  ◎孙真人三原民苟氏妇者病蛊胀诸医束手气已绝矣。逾二鼓忽苏家人惊喜问之曰:“适已出门若将远行者途遇一老人云吾已延孙思邈真人医汝可速返也。及入门见真人已先在年可三十许以连环针针心窍上久之遂醒。  不知身之已死也。“视之果有上下二孔七日始合又十一年而终。三原医士王文之说。  ◎盐山糖树予昔使蜀曾闻其地有油井火井。元人刘郁《西征记》云扫儿城有盐山如水晶状。方侍御邵村(亨咸)《怡亭杂记》云缅甸有糖树、酒树。酒树实如椰子剖之皆酒色莹白而甘能醉人。糖树细叶而柔干以刀刺其本汁涓涓不绝经一昼夜始止色味如饧食之令人饱。  ◎李子金李子金归德人诸生善钩股嘉量之术。尝与侪辈聚饮邻有高楼众谓子金能算此楼寻丈乎?子金曰诺。即用小尺就地上纵横量之良久自卧地睨视又久之跃起曰:得之矣。使一人缒上垂纟于地试之不爽铢黍。又尝渡河睨视水面即能知水浅深。  ◎石《猗觉寮记》辨苦矢石引《晋。肃慎传》魏景元以来供苦矢石。晋元帝时诣江左贡石其地有山出石其利如铁。《唐。黑水传》云云。予尝见吴江吴孝廉兆骞自塞外携来石形如蛎石色如蒸栗云是混同江所产。盖江边松脂入水所结非石也。  ◎黄莲县东三十里秦渡镇即文王丰邑故地有灵台址。傍有灵沼周数十顷沼中产黄莲花然不常见花盛则县士人多登科甲者。又有安石榴一株传为汉上林种不时结实士人亦以为科甲之验。即上林故地也。  ◎诗竹县多竹园有诗竹茎短而叶大坚厚土人以代笺幅。  ◎花仙花仙者居县终南山之圭峰。尝有武弁张某裹粮访之三日始至洞口鸟道险绝。与之言但劝以孝弟更无他语。故太保梁大将军(化凤)供养甚诚仙常往来其家每至则闻风作自庭树而下。唯啖果实不火食。自言在山中恒与康对山、王陂诸公相往还。其貌瘦健而长髯声甚尖利不类人殆猿ㄑ之属也。进士文登令王十洲(冉阝)说。  ◎行雹邑北苏王庄民某粥姜于平原。见主人次子昼卧不醒问之曰:病乎?主人曰:非也子昨往田间忽云阴风起不觉身入云中见神人数十辈形状诡异各驾一车。驾车者似羊而狞。车中皆冰雹教之以手撒雹雹寒甚令纳手羊毳间顿暖如火。方撒之顷或以蒲葵扇子障之须臾不知行几百里。雹尽恍忽已在原处矣归家困甚寝未觉耳。始知李卫公行雨非妄。  ◎两五鬼五代时南唐冯延巳及弟延鲁与魏岑、陈觉、查文徽等更相推唱时人谓之五鬼。后蜀鹿虔、欧阳炯、韩琮、毛文锡、阎选亦号五鬼。  ◎李学颜新城诸生李学颜闱后于历下候榜夜梦有人告云:“君名在第十八。”觉而喜甚。榜将发行过藩司街旧例自领解以下皆有官马候赴鹿鸣宴会按名雁行排列。李径至第十八匹前抚之曰:“明日即乘汝矣。”顾视圉人腰间有小牌书名乃李学颜也。大恶之果落第。  ◎空中妇人文登诸生毕梦求九岁时嬉于庭时方午天宇澄霁无云见空中一妇人乘白马华素裙一小奴牵马络自北而南行甚于徐渐远乃不见。予从姊居永清县亦尝于晴昼仰见空中一少女子美而艳妆朱衣素裙手摇团扇自南而北久之始没。  ◎济宁妇人康熙丙寅岁济宁南池侧居人王姓者与众约会武当山进香既再往矣归为其妻述{山参}岳奇丽之状妻亦欲往夫以道远艰费难之妻恚而自经。夫归惊懊言于众众为置榇殓之遂行。比至河南某邑忽见其妻在路旁大树下坐憩以为鬼也。曰:“若死矣胡为在此?”妻曰:“吾未尝死。昨以需众行期稍迟故先行至此相候。不谓君辈濡滞吾候且数日矣今当同行胡谓鬼耶?”  其夫疑惧不知所出。众曰:“吾等百馀人渠即魅何怯之有?”遂偕行。途中起居饮食皆无他异事竣归家登堂夫指榇示之曰:“尔既不死前日殓者何人?”妻曰:“吾实不死曷开视之。”及开视乃空棺耳。今妻尚在。  ◎山市文登昆嵛山有山市恒在清晨。遥望之山化为海惟露一岛。岛外悉波涛弥漫舟船往来山下人但觉在雾气中。淄川西焕山亦有山市每现城郭楼橹林木人马之状一如蓬莱海市。嘉靖二十一年县令张其协经山南麓始见之烟岚郁丽移时乃灭。自后往往见之。东郡恩县白马营茌平马令庄皆平原时于雨后见此异土人谓之地市。《老学庵笔记》云:“太原以北晨行则烟霭中睹城阙状如女墙雉堞者《天官书》所谓气也。  ◎黄连花《本草》:“黄连丛生一茎三叶。叶似甘菊凌冬不凋。四月开花黄色。  六月结实似芹子色亦黄。江左者叶如小雉尾正月开花作细穗淡黄白色。“  予闻蜀人云明时马湖府一缙绅应巡抚某之求求之深山丛箐中。凡一枝重可二两者仅得十枝。其一枝生绝壁间募人悬ㄌ倒垂取之重至三两。有老人云儿时即见之每春开花大如碗红如山茶。与《本草》所云不类。  ◎化虎江都俞生说曾署定番州事亲见方番司土官之母化为虎后旬日一至家旋入山去。又安顺府陶生有姊适人生子矣一旦随群虎入山形体犹人与群虎队行し腾绝壁如履平地。亦数日一至家抚视其子即去。久之渐变虎形不复至。又八角井一农家妇亦化为虎。皆康熙二十年间事。  ◎一家上寿康熙己巳春正月予同衍圣孔公翌辰(毓圻)、大学士李公邺园(之芳)、兵部侍郎孙公祚庭(光祀)送圣驾于济南府西之干石桥。见历城耆民刘子全者年八十五矣尚矍铄。自云:生母魏氏年百有三岁尚在一姑嫁郭氏年百有七岁一姑嫁夏氏年九十有八。子全有五子十三孙家药山下子孙有为诸生者群叹异之。又闻章丘堪舆聂翁言曾游巨野县至李家集见一老妪年百四十七岁尚能纺绩忘其姓氏。  ◎普陀石浙定海县有普陀岩石有大士像华天然竹林、鹦鹉、善财、龙女之形种种皆具。琴客程生曾见数枚。定海县今改镇海舟山置县赐名定海。  ◎鬼粥砚淄川王某大理卿筠苍公曾孙也。康熙己巳上元日游颜神镇城隍庙时方卓午遇一老叟持古砚自庙中出。王曰:“粥乎?”叟曰:“适已粥之矣。家尚有一砚与此类。明日幸过访当以相赠不须价也。”且告以家在某村正王归路必经处。翌日如言访之至村外一林墓侧有茅舍叟已候门。见王曰:“渴乎?有浆可饮。但所居湫隘不敢延入君候于此。饮毕当出砚相赠耳。”  少选出浆饮之饮甫毕王遂发狂奔走直上山巅虽涧壑荆棘不避。遇樵人数辈识之舁归其家迷不知人。卧病数月始愈。  ◎姓氏志董复亨《章丘县志》盖踵杨君谦《弘治志》而作雅有体裁末增《姓氏志》一卷。其所著异姓有恩、术(术虎高琪之后)、沙、弭、芊、信、訾、鬲、法、袭、隆、鉴、东、类、部、德、绳、句阝、勾、絮、楮、善、能、盈、匿、付、典、太、俎、杲、西、、书。  《新城旧事》云邑有仉姓、俳姓、其姓、见姓。  ◎物异三从兄士襄之妻张夏夕已寝榻忽离故处尺许四顾无所见。忽睹梁间有小人二寸许垂首下窥小冠缁衣须眉历历久之飞去遂失所在。遗其冠乃以木为之色黑如漆。  ◎忠勤祠神现康熙二十一年新城大水城不没者三版。先高祖太仆公忠勤祠在南郭外水已及阶势将入堂室司香火者张应祥晨往视水见一神人朝冠朱衣南面立水竟不入。  ◎白云湖白云湖一名刘郎中陂在章丘县西北七里许周围六十馀里有河泊所与泺氵育(即今绣江)二水会同入大清河邑乘载之甚明。而张中丞南溟(鹏)《重浚小清河议》乃云:“在浒山泺之东陶唐口之西。”按长山县无湖西距白云湖尚百里不知何据也?(章丘李中麓太常著《白云湖考》)  ◎五大夫河津人畅体元者少时梦神人呼为五大夫颇以自负。及流寇之乱体元为贼掠囚絷一室冬夜寒甚于壁角得五羊皮覆其身乃悟神语盖戏之耳。后以明经仕为雒南知县。  ◎贤妾益都西鄙人某娶妾甚美。嫡遇之虐日加鞭棰妾甘受之无怨言。一夜盗入其居夫妇惶惧不知所为。妾于暗中手一杖开门径出以杖击贼踣数人馀皆奔窜。妾厉声曰:“鼠子不足辱吾刀杖且乞汝命后勿复来送死。”贼去夫询其何以能尔?则其父故受拳勇之技于少林以传之女百夫敌也。问何以受嫡虐而不言?曰:“固吾分也何敢言?”自是夫妇皆重之邻里加敬焉。今尚在。  ◎心头小人安丘明经张某常昼寝忽一小人自心头出身才半尺许儒衣儒冠如伶人结束。唱昆曲音节殊可听说白自道名贯一与己合所唱节末皆其平生所经历。四折既毕诵诗而没。张能忆其梗概为人述之。  ◎天上赤字顺治乙未冬夜天上有赤字如火其文云:“白苕代靖否伏议朝冶驰。”  移时始散沂莒间皆见之。  ◎小猎犬八座某公未第时夏日常昼卧忽见一小人骑而入人马皆可寸馀腰弓矢臂鹰鹰大如蝇。继至一人亦如之牵猎犬大如巨蚁。二人绕屋盘旋久之甲士数千沓至星旄云缤纷络绎分左右盂合围大猎室中蚊蝇无噍类。  其伏匿者辄缘壁隙抉出之。一朱衣人下辇坐别榻众次第献俘获已遂上辇肃队而出甲士皆从如烟雾而散。起视一无所睹惟一小猎犬彷徨壁间取置箧中驯甚饲之不食卧则伏枕畔见蝇蚋辄啮去之。事见蒲秀才松龄《聊斋志异》。  又宋中丞牧仲(荦)曾于柏乡魏相国座间见一小鹿长二寸许双角崭然与大鹿无异。见中丞《筠廊偶笔》。  ◎白毫乐安人左某流寓淄川能日行五百里必攀援树枝数转始得止。足底有白毫长三寸许一日足痛毫落遂不能行。又济宁人某充总河承舍畜一驴日行五百里往返京师仅五日。二耳中有白毫各长五六寸行驶则挺出。一日拔去鞭策不复前矣。  ◎钱能《南园漫录》载太监钱能镇南有王姓者业卖槟榔致富人呼为槟榔王。能执其人曰汝庶民敢僭号二字王贿之方免。近江宁知县陈永吉者吴逆之甥恃势贪恣大吏莫敢问。常以迎上官至淳化镇主一富人家富人供奉极其丰腆冀得其欢。陈视堂中有联云:“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呼富人诘之曰:“今海寇猖獗汝乃谓海内知己是欲反耳。”富人大恐索千金乃释之。又过市肆见有以甘蔗为龙凤形者皆以僭逆吓诈或至破家。后升中书舍人为张俊升(登选)给事劾罢。  ◎曾祖父母今乡官称州县官曰父母抚按司道府官曰公祖沿明世之旧也。张司徒《南园漫录》言其非矣谓称布政司为曾祖父母则尤可笑。今不闻有此称矣。  ◎女侠新城令崔懋以康熙戊辰往济南至章丘西之新店遇一妇人可三十馀高髻如宫妆髻上加毡笠锦衣弓鞋结束为急装腰剑骑黑卫极神骏妇人神采四射其行甚驶。试问何人?停骑漫应曰:“不知何许人。”将往何处?又漫应曰:“去处去。”顷刻东逝疾若飞隼。崔云惜赴郡匆匆未暇蹑其踪迹或剑侠也。从侄因述莱阳王生言顺治初其县役某解官银数千两赴济南以木夹函之。晚将宿逆旅主人辞焉且言镇西北不里许有尼庵凡有行橐者皆往投宿因导之往。方入旅店时门外有男子著红肖头状貌甚狞。至尼庵入门有厅廨三间东向床榻备设。北为观音大士殿殿侧有小门扃焉。叩门久之有老妪出应告以故妪云:“但宿西廨不妨。”久之持朱封山门而入役相戒夜勿寝明灯烛手弓刀伺之。三更大风骤作山门砉然而辟方愕然相顾倏闻呼门声甚厉众急持械以待而廨门已启。视之即红肖头人也徒手握束香掷于地众皆仆比天晓始苏银已亡矣。急往市询逆旅主人主人曰:“此人时游市上无敢谁何者唯投尼庵客辄无恙今当往诉耳。然尼异人吾代往求之。”至则妪出问故曰:“非为夜失官银事耶?”曰:“然。”入白顷之尼出妪挟蒲团敷坐逆旅主人跪白前事。尼笑曰:“此奴敢来此弄狡狯罪合死吾当为一决。”顾妪入牵一黑卫出取剑臂之跨卫向南山径去其行如飞倏忽不见。市人集观者数百人。移时尼徒步手人头驱卫而返驴背负木夹函数千金殊无所苦。入门呼役曰:“来视汝木夹官封如故乎?”验之良是。掷人头地上曰:“视此贼不错杀却否?”众聚观果红肖头人也。众罗拜谢去。比东归再往访之庵已闭空无人矣。尼高髻盛妆衣锦绮行缠罗袜年十八九好女子也。市人云尼三四年前挟妪俱来不知何许人。常有恶少夜入其室腰斩掷垣外自是无敢犯者。  ◎僧三世报桐城诸生姚东朗有子三保生九岁忽病三日不食惟饮水念佛倏变中州之音告其父曰:“吾前世河南僧也与道侣某同居吾有三十金彼请贷之不许。遂中夜劫金及度牒而逃又杀吾以灭口。吾投君家为君弟字嵩少。  彼亦投君家为女今嫁溧阳潘氏者是也。彼六七岁时吾不忍杀。吾年十八阳禄终矣故再投君家为君之子。彼今远嫁吾不能报又须转世报之。君前世为河南县令纳彼贿不之究今来君家两世二十七年衣食之费与贿足相抵。吾往溧阳矣。东朗曰:“冤尚可解乎?”曰:“唯佛力可解。”语毕而逝乙卯六月事也。东朗往花山求见月律师忏悔师为礼水忏且令以三十金供僧忏罢而女孕堕胎矣竟无恙。前一夕女梦僧登堂而噪身有火光久之乃去。盖师力云。  ◎两戴逵《艺文类聚》载戴逵皇太子箴。《广弘明集》有戴逵与释慧命书此戴逵隋人非梁隐士戴安道。(二文梅氏采入《隋文纪》。)  ◎貂参从祖考功公门生孙中丞(元化)天启中自辽东迁登抚考功从索貂参。孙答书云:“貂不足参也鲁矣。”人传以为笑。  ◎甯尚宝《汝颍集》云甯尚宝中立字尔强万历癸未进士。家居不通宾客阒居一室人罕窥其户。或觇之但见纸幅积座侧上皆作墨点或环之累累如贯珠。人曰甯善羯鼓记柘杖之节耳。终莫测也。  ◎沧溟见梦施愚山(闰章)在济南时为沧溟先生作墓碑文且为立后奉祀。一夕梦三丈夫峨冠朱衣来谒一白髯者南面坐苍髯次之末坐者尤奇伟。旦日拜墓下则三墓累累相次问其裔孙云先生祖父三世葬此。始悟苍白髯者先生之祖父也。愚山适将往南山购石见墓道间有石仆地磨砻如新遂刻己文。此事与《研北杂志》所载嵇侍中谢赵子昂书庙额事正相类。  ◎吕鸿胪吕少卿(祖望)沧州人顺治壬辰进士。康熙乙巳冬病亟梦天帝召为东岳之神力辞不获因订后期遂引疾归里。舟过张家湾忽沐浴更衣端坐曰:“时日近吾将去矣。”遂瞑。舟中人隐隐见空中鼓吹驺从甚盛云。  ◎罗池碑柳州罗池庙碑“荔子丹兮蕉黄”一石尚存相传为苏文忠公书。估客过柳江者拓一纸即无风波之虞。乱后失去杂入筑城砖石中每当筑处城辄圮。  有司知其异物色出之今置庙中南礼部鼎甫(廷铉)尝理柳州为予言。  ◎祁侍郎明金坛祁西岩侍郎(逢吉)少为诸生有名。尝馆某氏适乡试东家之子已通关节于主司临期忽病。以与祁素厚善告之比入场立就七作喜甚自谓必售。及将誊写手忽反背不能握笔遂纳卷太息而出自谓不复有科第之望矣。下科竟中第官至户侍。  ◎西洋画西洋所制玻璃等器多奇巧曾见其所画人物视之初不辨头目手足以镜照之即眉目宛然姣好。镜锐而长如卓笔之形。又画楼台宫室张图壁上从十步外视之重门洞开层级可数潭潭如王宫第宅。迫视之但纵横数十百画如棋局而已。  ◎陈丈人陈丈人居彝陵沙地坡顺治初年百有四岁步履视听不衰。远安知县周惠隆延之询其所得曰“知事迟回头早耳。”予之钱帛弗受。  ◎起汕丫系彝陵风俗渔人春则起汕秋则丫系。每三月初八、十八、廿八三日相率扣拍令声振水面连歌彻昏晓必悲怆慷慨乃获多鱼。惟三游洞以下、十二碚以上数十里内为然谓之起汕。八月九日捕取鲟鳇先布网而后用叉自钉头镇以往地皆曰系或曰枋。有金钗系、丫髻系等名谓之丫系。亦如吴淞之起丛也。  ◎白牡丹高淳县花山有白牡丹岁开数枝种非人力亦无恒所有折者辄得疾。  施侍读愚山(闰章)诗云:“空山石累累独立天风吹。攀条莫敢折含芳贻阿谁。”  ◎九尾觥泰兴季御史家有古玉觥质如截肪中作盘螭。螭有九尾。作柄处螭首如血正赤。觥底有窍与尾通九尾皆虚空宛转相属注酒皆满。人以为鬼工。  ◎月中女子德州赵进士仲启(其星)尝月夜露坐仰见一女子妆饰甚丽如乘鸾鹤一人持宫扇卫之逡巡入月而没。此与予前所记二事相类。羿妻之事信有之矣。  ◎黄天应康熙十五年南海民黄天应年十四惟瞽母在堂。从兄天会者亡赖也欲并其产绐天应同往伐竹椎杀之而瘗其尸。既数月矣其母思子日夜泣忽夜半有叩门者告之曰:“尔子某月日为天会击杀瘗某处明日可往发之。”  开户则阒无人迹。如其言果得尸告之官实天会于法。  ◎李坤蔡典字玉汝闽人。以明经仕为粤东令罢官不归流寓山寺。一日于市肆独饮忽有道人虬髯伟干顾盼甚异蔡揖之坐询其姓名曰秦人李坤居华山数十年矣。因延至寺寓见蔡案上有《周易》曰:“颇读此乎?”蔡曰:“然。”试举一卦蔡为述其师说。曰:“全未全未。”蔡因拜求其学。曰:“可斋戒拜天四十九日拜老夫亦如之然后可教。”如其言乃为剖晰河洛精义皆出程朱之外。蔡因旁及天文、乐律、奇门、太乙、六壬诸术。曰:“此皆《易》之一端耳。”出一小箧随所问刺取诸家之书为蔡指示。书凡几百卷皆出箧中箧才方寸而书不穷竟不能测也。留止五年尽得其奥。将别去语蔡曰:“此后二十年癸丑岁汝必游京师是岁十二月二十日即当扃门户百日不见一人否恐不免慎之慎之。更几载某岁某日与汝相见房山。”康熙十二年癸丑蔡客京师如其所戒。是时果有妖人杨起龙之变都门戒严多所刑戮至二三月始定。又二年乙卯某月日忽有童子叩门云师在房山相待。蔡疾驰往道人独坐树下与语移晷别去云将归华山旧居。蔡以易卜垂帘都门同年子吴天章(雯)与之游云学《易》者率莫测其蕴也。薛廷尉大武(奋生)  云。坤字果成。  ◎骡生子释典有三必死:谓人抱病竹结实骡怀胎。然康熙某年旗下人家有骡生子竟无恙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19

历代笔记小说016《池北偶谈》清·王士礻真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